第061章 智斗卫晴天(4)一定加倍奉还/枭宠重生之盛妻凌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老旧的住房区内,绿化也不太好。

夏政廷是有些排斥这种老房区,奈何身上人贴得太紧,黏得他舍不得推开。

杜文娜装成半清醒状态把夏政廷带回了自己的公寓。

她没有和父母住在一起,她受不了她父亲对她的各种折磨,所以搬了出来,这里的价格算得上是驿城这么多小区中最便宜的,在夏氏上班,勉强也不会让自己过得太拮据。

公寓一室一厅,对比起外面的老旧,房间内倒是干净整洁,让夏政廷也少了些排斥。

夏政廷把杜文娜放在沙发上,喘了口气。

终究是老了,以前的体力哪里才这么点,他看着靠在沙发上的杜文娜,今天杜文娜穿了一条黑色的裙子,裙子刚到膝盖处,有点V领的设计让她看上去带着一丝不同于她年龄的韵味。

到了夏政廷这把岁数,就喜欢这种稍显成熟一点的女人,那些清纯气息反而入不了眼了。

他转身欲走。

毕竟杜文娜是自己的公司员工,他再随便也不会在公司随随便。

“董事长。”杜文娜突然叫着他。

夏政廷看了她一眼。

这一刻杜文娜的裙子不知道什么时候往上撩了一些,一直到了大腿处,隐约还能够看到里面大红色的底裤。

夏政廷有些怔住。

真是今晚喝了点酒,他也开始有点冲动了。

“董事长。”杜文娜扭动着细白的长腿,睁开眼睛看着他,眼神中的光芒迷离风情。

夏政廷说,“你好好休息,今晚辛苦了。”

“董事长谢谢你,我起来送送你……”

“不用了。”

“啊……”杜文娜刚起身,整个身体就因为太软而往地上扑了过去。

夏政廷眼疾手快,一把把杜文娜接住。

杜文娜躺在了夏政廷的怀抱里。

夏政廷抱着这具软软的身体,本来刚刚就很冲动,现在这一刻简直是让他的冲动在爆发。

杜文娜眼眸直直的看着夏政廷。

夏政廷喉咙微动。

杜文娜的小手摸着他的脸。

夏政廷身体一怔。

杜文娜身体在他怀里扭动,手还在他的脸上抚摸……

终究。

男女之间有些欢爱是不言而喻的。

一场风花雪月。

夏政廷离开杜文娜公寓的时候是已经过了2个小时了。

司机一直在车上等他,也不敢询问什么。

夏政廷直接让司机开车回家。

夏政廷有些累的靠在后座椅上,想到刚刚经历的一切。

杜文娜居然还是处女。

这让他有些烦躁,他从没想过要对这跟女人负责,这么多年,卫晴天在他心目中的地位很难取缔。

上过之后,此刻反而有了些排斥。

杜文娜最好别做出什么让他反感的事情。

车子一路到达别墅。

卫晴天热情的上前,“政廷,你回来了。今晚饭局还顺利吗?”

如此,贤良淑德。

夏政廷心里有些内疚。

卫晴天也跟了自己大半辈子了。

他说,“还好,我回房洗个澡。”

“我帮你放水。”卫晴天靠近夏政廷。

一靠近,卫晴天就闻到了夏政廷身上奇异的味道,不同于他身上的,其他女人的味道。

卫晴天不动声色。

夏政廷当然也不会主动告诉。

两个人回到卧室。

卫晴天给夏政廷放好了水,“要不要我帮你洗?”

“不用了,你去休息吧,也不早了。”

“嗯。”卫晴天温柔一笑。

夏政廷看了一眼卫晴天,这个女人未婚先育给自己生下了龙凤胎,无名无分的跟了自己好多年,现在终于名正言顺的跟在自己身边,也没有半点矫揉造作,给他把这个家里打理得有条不紊,这么多年,自然都看在了眼里。

卫晴天走出浴室,整个脸色一下就变了。

她看了一眼浴室的方向,走出了外阳台,确定夏政廷听不到她说话的声音,才拿起电话拨打,“小秦。”

小秦是夏政廷的专职司机。

夏政廷的一举一动,都在卫晴天的监控之下。

“夫人。”

“今晚董事长都去了哪里?”

“董事长去送了一个新员工回家。”小秦不敢撒谎,甚至已经习惯了什么时候都给卫晴天说。

“叫什么名字?”

“杜文娜。”小秦说道,“本来我打算下车送杜文娜的,但是董事长说不用我就只好在车内等他。”

“他去送了多久?”

“大概2个小时左右。”司机说道。

卫晴天已经心知肚明。

她说,“给我说的事情不要让董事长知道了。”

“放心吧夫人。”

“嗯。”

卫晴天挂断电话,脸色一下就变得彻底。

果然。

外面有了一个狐狸精。

她想了想,转身走向了夏柔柔的房间。

夏柔柔正在敷面膜,打算睡觉了,看着自己母亲,“妈,你找我。”

卫晴天把房门关了过来,上了锁。

夏柔柔诧异,“怎么了?”

“杜文娜是谁?”卫晴天直截了当。

“杜文娜,你干嘛提起她?”

“你告诉我她是谁?”

“还不就是一个穷人家的贱人。”夏柔柔说道,“上次应聘会的事情你还知道吗?我当时给了杜文娜一笔钱让她陷害夏绵绵,结果最后的她居然就被夏氏给录取了,真是气死我了,没有让夏绵绵一败涂地,反而让夏绵绵又在爸买去年邀了功。妈突然问起她做什么,还不就是一个小喽啰,我根本就没有放在眼里。而且她上班也听本分的,没听到什么传闻出来。”

“会咬人的狗不会叫。”卫晴天狠狠的说道。

“她惹到你了。”

“她勾引了你爸。”

“什么!”夏柔柔不相信。

杜文娜有天大的胆子吗?居然敢去勾引她爸。

而且她爸比杜文娜大了一倍还多。

“你别到处说。”卫晴天咬牙切齿,“这也毕竟关系到你爸的颜面。”

“我知道,我只是太惊讶了,杜文娜长得也就一般吧,怎么就能勾引到爸呢!我爸眼瞎呢,有你这么美的老婆不要,去要杜文娜那贱人!”

“我毕竟到了岁数了。”

“可你保养得当啊。”

“哪个男人不喜欢年轻的身体。”卫晴天说,“我今晚找你,就是让你帮我在公司留意到杜文娜,看她都在做些什么,如果有必要,把她撵出公司,我怕夜长梦多。”

“妈你就是太担心了,爸和你这么多年,就算爸偶尔犯点小错误,但这个家主母的位置每人改变得了你。不过杜文娜这贱人确实应该有点教训,谁不勾引,居然敢勾引到老虎头上了,看我不弄死她。”

“你小心一点,别做得太过让你爸反感。”

“我有分寸。”

卫晴天又不放心的交代了几句,才走出夏柔柔的房间。

回到房内,夏政廷已经洗完澡躺在了床上看报纸了。

他转头看了一眼卫晴天,“去哪里了?”

“柔柔房间坐了一会儿。”卫晴天说,“我捉摸着柔柔年龄也不小了,也应该交往交往男朋友了。”

“嗯。”夏政廷点头。

这个家里面的一切,卫晴天确实考虑比他多比他周到。

他说,“你也别太操心,累坏了自己,早点睡吧。”

“好。”

卫晴天乖巧的躺在夏政廷身边。

今晚发生的事情,她真的就可以这般的不露声色。

……

翌日一早。

夏绵绵坐在办公室处理公务。

市政的项目完成之后,市场部稍微可以喘口气,但听说董事会又在商讨下一个项目的事情,反正就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企业终究是以盈利为目的,所以不可能让人闲置着。

她深呼吸了一口气。

房门外响起敲门的声音。

“进来。”

杜文娜推门而进。

夏绵绵看着她的模样,看着她化了淡妆,昨晚的虚弱和苍白也被掩饰得很好,甚至还有些青春焕发。

她坐在夏绵绵的对面。

夏绵绵说,“我收到你昨晚发的短信了。”

昨晚上杜文娜说,“睡了。”

睡了的意思,当然不是晚安,而是和夏政廷睡了。

“嗯。”杜文娜点头,“你爸很不矜持。”

“男人遇到这种情况都会如此。”夏绵绵倒是看得很明白。

想了想。

这个世界上可能得排斥有一个叫做封逸尘的男人。

“我现在应该怎么办。”

“我劝你不用做任何事情,当成这件事情没有发生过。”

“为什么?”杜文娜诧异,她好不容易才和夏政廷发生了关系。

“原因很简单。第一,昨晚你和夏政廷上完床之后,他给你任何承诺了吗?”夏绵绵问。

杜文娜咬唇。

昨晚完事之后,夏政廷穿上衣服裤子就走了,根本什么话都没说。

“所以你觉得夏政廷是打算回家和卫晴天商量之后,再给你一个名分?”

杜文娜脸色有些难看。

“第二。”夏绵绵根本不需要多解释,又说出第二个原因,“我敢保证,昨晚上夏政廷在你家里的事情卫晴天第一时间就会知道,你要相信那个女人的能耐。你要是做任何举动卫晴天就可以立刻抓住你的把柄然后让夏政廷在默许的情况下把你赶走,你以后想要接触到夏政廷,难以上青天!”

杜文娜看着夏绵绵。

她确实考虑不了那么多,她以为男人上了床之后,就会有点不一样。

至少,有些不一样。

“我还是处女,昨晚夏政廷也看到了。”杜文娜脱口说道,“这样会不会有些不同?”

“当然。”夏绵绵点头,“这样会让夏政廷对你更反感。”

杜文娜惊讶。

“他反感的是你是处女,怕你去对他纠缠。他是嫌麻烦。”夏绵绵说,“但如果以后你真的上位了,这会成为夏政廷对你更好的资本。所以这就是不同立场不同的思考。如果夏政廷把你当成了自己人,你全部都属于他他会觉得很骄傲很自豪,但如果他没想过对你负责,你的处女就是他的负担,他会排斥。”

杜文娜点头。

夏绵绵说得有道理。

“还是那句话,卫晴天可以隐忍这么多年,你也可以。”

“好。”

“出去之前我提醒你一下,你昨晚上的事情如果卫晴天给夏以蔚或者夏柔柔说了,那两姐弟绝对不会放过你,你做好心理准备。”夏绵绵说,“我只能保证让你继续留在这个位置上,至于那两姐妹会对你做什么,我没办法阻止。”

“我可以忍耐。”

夏绵绵点头。

眼眸看着杜文娜走出她的办公室。

这女人不成功真的没有天理,但最后成功了对她而言是好是坏,现在真不好说!

她转眸把注意力放在了工作之中。

……

杜文娜回到自己的位置上。

袁正洪适当的关心了一下昨晚的饭局,杜文娜简单的说了些。

在公司里面,杜文娜还算是那种在同事之间人缘不错的,没什么架子,大多时候都是附和大家的想法,不会和任何同事起冲突,工作能力不算太出众也不就容易被嫉妒。

下午时刻。

杜文娜在座位上认真的整理一些公关档案,夏柔柔突然出现在她的办公桌面前。

杜文娜咬唇。

脑海里面响起了夏绵绵对她的提醒。

“柔柔。”杜文娜主动讨好。

“你跟我来一下,我有点事情找你。”夏柔柔冷声道。

“嗯。”

杜文娜心里有些忐忑的跟着夏柔柔走向了天台。

天台上没什么人,夏柔柔此刻还将天台的门锁了过来。

杜文娜看着门锁的方向,忍着没有暴露自己的情绪。

“怎么了,柔柔?”杜文娜尽量让自己笑着。

“怎么了?!”耳边,突然响起另外一个男性声音。

杜文娜转头,转头看到了夏以蔚。

夏柔柔今天一早让夏以蔚和她坐的一辆车,把昨天晚上卫晴天给她讲的事情说给了夏以蔚听,夏以蔚比她还要激动,说什么今天也要给杜文娜一个教训。

“你们找我有什么事情吗?”杜文娜不由得往后退了两步。

“昨晚都做什么了,嗯?!”夏以蔚逼近,冷冷的问她。

“没有什么……啊!”杜文娜被夏以蔚狠狠的拽住,与此同时,一个响亮的巴掌狠狠的扇在了杜文娜的脸上。

力度很大。

“啪”的一声,在天台上响起,杜文娜的脸颊瞬间红透,恍惚还能看到5个巴掌印。

“做婊子也得有分寸,我爸是你能随便勾引的吗?!你配吗?!”夏以蔚狠狠的说道,“你下次再敢做这种事情,小心我让人强奸你,你要想当妓女我送你去!”

“我没有,我没有……”杜文娜哭哭啼啼。

“你还敢狡辩!”夏以蔚又是一个耳光,打得响起无比。

杜文娜蹲坐在地上,脸蛋上疼痛无比。

她眼泪不受控制的大颗大颗往下掉。

夏以蔚狠狠的看着杜文娜,“你以后给我小心点。”

说着就打算走了。

夏柔柔拉住夏以蔚。

夏以蔚不耐烦。

他才不想花心思在这种女人身上,浪费他时间。

教训了一顿发泄一下就行了!

夏柔柔蹲下来看着杜文娜,“你现在告诉我,昨晚勾引我爸的事情,是不是夏绵绵让你这么做的?”

杜文娜一怔。

夏以蔚一听,嘴角蓦然就拉出了一抹邪恶的笑容。

夏柔柔这些年跟着他妈身边,也学到了不少东西。

“没有,不是的不是的……”杜文娜连忙摇头。

“别怕,我们不会再打你了,也知道你为了生活不容易。你家里条件那么差,我之前不是还给了你一笔钱给你母亲治病吗?说来我们也是朋友对不对?”夏柔柔故意说得亲近。

杜文娜当然知道夏柔柔的如意算盘。

可惜,她不吃这一套。

她想要的东西,夏柔柔给不了她。

而她发誓,现在经历的这些折磨,她一定要加倍奉还!

“你只要对我爸说,你昨晚做的一切都是夏绵绵让你这么做的,我们就放过你,我甚至还会再给你一笔钱,让你生活无忧,这笔交易应该不错的。”夏柔柔引诱。

“可是真的没有,是昨晚上我,我和董事长都喝醉了……”

“啪!”夏柔柔一个巴掌打过去,“贱人,给你好好说话你还真以为你有多大本事儿了!你以为本小姐会真的求你做事情吗?”

杜文娜被打得,眼泪直流。

夏柔柔狠狠的看着杜文娜,“我要捏死你别捏一直蚂蚁还要容易,杜文娜你最好小心点!”

杜文娜搂抱着自己的身体。

“走了!”夏以蔚不耐烦的叫着夏柔柔,“这女人也成不了什么气候,别指望她了!”

“蠢货!”夏柔柔丢下一句话,和夏以蔚离开了。

偌大的天台上,杜文娜坐在地上,心里真的很崩溃。

她的生活是不好,她家里很穷,她父亲甚至逼她去卖淫,但她却从来没有遭受过如此耻辱,被人说婊子,被人扇巴掌。

身体的痛真的不算什么。

她眼眸中散发出一丝狠烈,她一定不会让自己就这么过一辈子。

她一定要爬上去,爬上去让所有人知道,她杜文娜是谁!

她揉着自己已经红肿的脸蛋。

好半响才从天台上下去。

默默的回到办公室,尽量低着头不让任何人看到。

刚坐下座位,一个同事走过来,一眼就看到了杜文娜的脸颊,忍不住问道,“你脸怎么了?”

“啊,肿的很厉害吗?昨晚吃了虾子就过敏了。哎,这叫没口福,有时候又控制不住自己。”

“你也是醉了!”同事也没有多疑问,说道,“刚刚董事长的秘书过来找你了,说有事情,我说你是被夏柔柔叫去有点事情了,结果电话也忘了拿,她说如果你回来了让我给你说声去秘书室找她。”

“董事长秘书?”

“说不定是升职的事情,哈哈。”同事玩笑,“到时候可别忘了咱们公关室的兄弟姐妹。”

“你想多了吧,我要是被辞退了,以后你们得救济我。”

“好啦,赶紧去吧。”

“嗯。”

杜文娜咬牙走向了董事长秘书办公室。

秘书看着她,顿了顿,笑着问问她的脸颊怎么了,杜文娜也是以过敏蔚借口搪塞了。

秘书带着杜文娜去了董事长办公室。

杜文娜有些紧张。

“没什么,董事长人挺好的,特别是对基础员工。”秘书安慰。

杜文娜点头,走了进去。

夏政廷此刻坐在奢侈无比的办公室里面,他看上去如此高远,而她却不是想要逃跑,反而很想,靠近。

她表现得很拘束,拘束的站在办公室中央。

“过来坐下。”夏政廷吩咐。

杜文娜才战战兢兢的坐在了夏政廷对面,眼神都不敢看他。

“怎么了?今天开始怕我了?”夏政廷突然有些好笑。

昨晚上那么大胆,甚至在床上热情似火,今天怎么就突然变了一个人。

他昨晚上回去之后也仔细想了很久,先看看杜文娜今早的表现,会不会主动来找他,然后再根据她的情况,给她点好处打发了。

他倒是没想到杜文娜一个上午过去了,半点动静都没有。

所以才会让秘书叫她上来。

“董事长,我知道昨晚上都是意外,我昨晚喝醉了,我不知道我都做了什么。”杜文娜连忙解释,缓缓抬头看着夏政廷,很认真的说道,“请董事长也忘记。”

“哦?”夏政廷眉头一皱。

这倒是出乎他的想象。

像杜文娜这种家庭条件的女人,最低线应该也巴不得他给她点钱。

“董事长对我家有恩,我一直铭记心中,从来不敢忘记。我知道董事长家庭幸福美满,我不想打扰到了董事长,还请董事长不要责怪我,我以后一定会勤勤恳恳的在公司上班,我会努力工作的。”

夏政廷不禁又打量了一番杜文娜。

这意思是,不让他负责了。

他还以为……

他说,“既然如此,那你就去好好工作吧。工作上有成绩,公司不会亏待你的。”

“我一定会的,谢谢董事长。”杜文娜对着夏政廷甜甜一笑。

夏政廷倒有点想起了昨晚上杜文娜在床上对他妩媚的模样。

他说,“你脸怎么了?”

杜文娜一怔,摸了摸脸颊,“没什么,有点过敏。”

“过敏?”夏政廷看着她。

“嗯。”杜文娜声音很小,明显是在撒谎。

夏政廷脸色有些微变,但也没有深究。

他和杜文娜的关系,也就是公司老板和小职员的关系,员工私生活他没兴趣。

他说,“出去工作吧。”

“是。”杜文娜连忙点头,离开。

刚走了几步。

“杜文娜。”夏政廷突然又开口叫她。

杜文娜依然恭敬无比,“董事长。”

“你可以问我要一笔钱。”夏政廷直白。

“不,不,不用了……”杜文娜惊慌失措,仿若给她钱给的是毒药一般,“董事长给我的帮助已经很多了,我不能要的,我出去工作了,我会好好工作的……”

那般小兔乱撞的模样,急急忙忙的跑出了他的办公室。

夏政廷莫名笑了笑。

这个女人还真有点意思。

却也不会在他的考虑范围内。

他打电话叫秘书。

秘书连忙恭敬无比。

夏政廷说,“杜文娜昨天和我的饭局上,我觉得她表现还不错,你让综合部到注意她的业绩,看看能不能有所发展。”

夏政廷说得冠冕堂皇,实际上就是让综合部留意杜文娜,如果有升职的机会就要多考虑她。

这就是在走后门。

就当给她的一点好处,表扬她的知趣。

秘书连忙点头,“是的董事长。”

“出去吧。”

“是。”秘书恭敬。

“对了。”夏政廷突然想到什么,“刚刚你说杜文娜没有立刻上来是因为夏柔柔找她有事儿?”

“她同事是这么告诉我的。董事长是有什么吩咐吗?”

“没有。”

“那我出去工作了。”

夏政廷微点头。

点头那一刻,似乎是突然想到什么。

夏政廷毕竟在商场这么多年,老狐狸一只,很简单就能够想明白一点事情。

罢了。

他也不去追究了!

……

下班时刻。

夏绵绵准点下班。

市场部的员工似乎是习惯了领导走之后才敢离开。

她坐在小南的轿车上,习惯性的看着窗外的一幕一幕。

脑海里面其实在想一些事情。

杜文娜今天被夏政廷叫去了他的办公室,具体谈了什么,她没有问杜文娜,但从秘书室和综合部传来的内部高层信息里面听说,夏政廷有意要培养杜文娜,想来,杜文娜吸引了夏政廷的第一步。

而夏政廷这个举动,绝对也会让卫晴天放宽了对杜文娜的警惕,夏政廷既然是用金钱在弥补自然就没想过会把杜文娜带回家,卫晴天就会将杜文娜归纳到夏政廷外面的女人地位上,不会用“逼宫”的身份去对付杜文娜,也算是杜文娜的一种保护。

她捉摸着杜文娜真的要上位……

除非。

怀孕。

但怀孕这件事情,不说夏政廷现在的身体还能不能顺利受孕,很可能杜文娜孩子刚有,就被人恶意弄掉了,得不尝失。

她想得有些头大。

对付卫晴天还真的不太容易。

这么想着想着,就到了家。

推开房门。

凌子墨那二货又出现了。

这二货时不时的就会出现,都在他们家住了一个半月了。

这厮是没有家的吗?!

她眼神很不好的看着凌子墨。

凌子墨反正也看不出来被人对他的排斥。

“回来了。”凌子墨主动招呼。

“你不用上班的吗?”

“正好凌氏离你家好近,我每天上下班不花10分钟就到了。”凌子墨还特别惊喜。

夏绵绵翻白眼。

“夏绵绵,你老实说你有没有很感谢我。”凌子墨嘚瑟。

我感谢你大爷。

“每晚上和盛世美颜同床共枕,不觉得赏心悦目,不觉得心情愉悦?”

“好看不中用,你说呢?”夏绵绵说。

话一出。

大门打开。

这些话就这么淡淡的传入了封逸尘的耳里。

他面不改色,很淡定的脱鞋子换上拖鞋,走了进来。

甚至是瞄都没有瞄他们一眼,直接上了楼。

凌子墨看着封逸尘的背影,叹了口气,“哎,我都觉得可惜。其实封逸尘长得挺好的,你见过吗?”

“啊?”

“那里,见过吗?”凌子墨询问。

“哦。”夏绵绵反应过来。

这货就这么口无遮拦的吗?!

居然这么直白的和她说这些。

“上高中那会儿我撞见过一次,当时一起上厕所,要知道封逸尘这货上厕所都不屑和同学一起的,那次和他一起也是意外,然后无意就看到了。”凌子墨说,“作为男人,我都觉得还不错。”

作为女人,她也觉得还不错。

“所以你多点耐心,说不定有一天就能变成擎天柱了。”

“……”夏绵绵无语。

这么私密的事情,他怎么可以说得这么直白,她也会不好意思的好吧!

她转身上楼。

凌子墨看着夏绵绵的背影,“喂,哥哥在给你传授经验,你丫的跑什么跑!”

他捉摸着他还想把男人的敏感点告诉她。

说不定就能把封逸尘给激活了。

这妞,真是为好不得好。

夏绵绵有些脸红的走上2楼。

什么擎天柱……

她早就见过了。

封逸尘的问题不在此。

她脚步顿了顿,看着封逸尘从书房走了出来。

手上拿着一本书。

夏绵绵一顿。

“绝版了。”封逸尘递给她。

夏绵绵看着封逸尘。

绝版?!

------题外话------

月票月票求月票!求月票(* ̄3)(ε ̄*)

昨日问题奖励:ivychooi、婉薇ww、媚惑VS魅惑、M皌S、S蜡笔小丸子

今日问题:见二更吧!

达拉,有二更哦!

推荐好友佳若飞雪的新文《我欲成凰:师父劫个色》

云暖,云家新一代的天才。

却在一场意外之中,被堂妹算计,被二房追杀,手筋被挑断,自此成为一个废材!

只是,当琴音乍起,杀伐四方,这是怎么回事?

天朝最大的佣兵组织竟然也成为了她手下任意驱使的仆人时,又是怎么回事?

丰姿奇秀,神韵独超的绝色男子出现在她身后时,众人大为惊喜,总算是有人能收拾这个小魔女了。

孰料,云暖巧笑倩兮,“美男,来,劫个色!”

众人个个颤栗不止,那可是不能惹的大人物。

美男勾唇,“能被看上,是本尊的福气。”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