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62章 正面交锋(1)她诚心待龙一/枭宠重生之盛妻凌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夏氏集团市场部副总经理办公室。

夏绵绵坐在办公室里面,手上拿着崭新的《职场管理方式》第二本,莫名有些发呆。

所谓绝版。

夏绵绵翻开书本,是作者不写了吗?!

想想也对。

这么好的书,理所应当的千金难买。

她翻了几页。

至少这一刻对封逸尘是心存感激的。

房门外突然响起敲门的声音,“夏副总。”

“嗯?”

“董事长有个积极会议,让你马上去董事长会议室开会。”

“现在?”夏绵绵蹙眉。

“对。”

“好。”

夏绵绵把书本放好,带着秘书就往董事长高级会议室走去。

此刻会议室里面,夏氏这栋总公司大楼的几个总经理包括市场部总经理,综合部总经理,集团部总经理,互联网中心总经理,工程部中心总经理及副总或总助都坐在了办公室里面,夏绵绵不动声色的坐在自己的位置上,将笔记本街上,等着开会。

5分钟后,夏政廷出现在最中间的位置。

“今天会议很紧急,是因为突然接到一个紧急的项目。”夏政廷直接开口,少了很多会议繁琐的议程,他直白,“国际公司沃森集团入驻驿城打算斥巨资和当地大集团一起开发一个国际温泉度假中心,高档次配备,定为消费在人均每晚2万元,打算打造驿城最高端的消费场所,里面包含温泉,SPA,高档酒宴,高尔夫球场,准6星级酒店,以及私人高档会议接待。”

所有人都看着夏政廷。

夏政廷说,“目前驿城接到邀请的集团有我们夏氏集团,还有封尚集团,凌氏集团还有,龙门。”

“龙门?”所有人开始窃窃私语。

龙门近段时间是在频繁的接触商业,也知道他们有想要做商业发展的趋势,倒是没有想到,这次这么大的项目,龙门说涉入就涉入。

“而沃森集团定位的四家公司,最后只会和两家公司一起合作。也就意味着,这次项目从四个大集团中,只会挑选2间。按照以前而言,沃森选择夏氏和封尚无需质疑,凌氏基本不会有多大竞争力,特别是现在凌老爷子去世,没有谁会把放心交给一个黄毛小子来做,反倒是龙门的出现是一匹黑马,而且据内部消息,龙门早就已经内定,如果真的是这样,那么最后的竞争结果就会是我们和封尚集团。”

话音落,会议室鸦雀无声。

所有人都不敢轻易发言。

“这次项目的事情,依然是市场部为主。其他部门配合。下周五之前,沃森集团需要我们的一个投标方案,具体国际温泉会所的情况我的助理会发送到各个部门,其他我不多说,市场部总经理和副总经理留下来单独开个小会,其他人散会。”

所有老总陆陆续续离开。

夏绵绵和市场部经理李昊留在会议室里面。

“这次的项目来得及很紧急,我也是刚刚接收到消息,沃森就已经派发了邀请函,让我也有些措手不及,甚至我连对方的董事长都没有见到,就要开始谈合作的事情。这对我们而言并不是一件好事儿,好在我也了解过了,封尚集团和沃森也没有任何交集,起点应该和我们差不多。”

“是。”

“上次市政开发项目,封铭威在我手上失了项目,这次封尚集体绝对不会轻易放过,这不仅仅只是商业竞争,还是颜面问题。”夏政廷说,“绵绵,说直白点,这次就是你和封逸尘之间的竞争,你自己做好心理准备。”

“嗯。”夏绵绵点头。

这一刻其实也有些崩溃。

她不想和封逸尘这么正面相对,最好的方式是两个人一起联合作战,至少前期需要如此。

但显然,夏政廷存心是想要让夏氏集团去碾压封尚集团,前些年封尚集团突然如黑马一般的发展起来,如日中天的气势让夏政廷屡屡受挫,特别是封逸尘当上封尚集团总经理之后,拿下了多个国际性的项目,得到外界一致好评。

奈何夏政廷的儿子夏以蔚年龄太小,又确实在商业上的发展不足,夏政廷一直心存嫉妒,处处和封铭威作对,脸和心不和。

“这次的项目我们只能胜不能败,对我个人而言,比上次的市政开发项目更加的重要。”夏政廷严肃无比,“其他我就不多说了,你们回去好好思考一下,本周五之前我需要一个初稿,这次的项目我亲自挂帅,项目的进度随时给我秘书,我需要知道项目的所有发展情况。”

“是。”李昊和夏绵绵连忙点头。

“去安排工作吧。”夏政廷说。

说着,三个人一起走出会议室。

夏绵绵准备跟着李昊回市场部时,夏政廷突然拍了拍夏绵绵的肩膀,“爸看好你。”

夏绵绵微微一笑。

她跟着李昊回到市场部,走进李昊的办公室。

李昊开口道,“这次的项目,我还是交给你主要来完成,行吗?”

李昊年岁不小了,做了市场部总经理很多年,在市场部的功劳也不小,但这些年从夏政廷开始当上市场部副总的位置之后,就渐渐把权利放了出来,大多数都是副总在主持市场工作。

“好。”夏绵绵点头,也没有犹豫的接下来了。

夏政廷刚刚说的话也很明白,这个项目早晚都会由她来负责。

“有什么需求直接告诉我,我尽全力支撑你。”

“谢谢李总。”

“出去忙吧。我也没几年退休了,你爸早晚会把整个市场部都交给你,加油。”

“嗯。”

夏绵绵离开总经理办公室,回到自己座位上。

又是和封逸尘对决。

上次的项目封逸尘故意帮她的,这次……她不能保证。

她捉摸着,或许另外一个人更适合和她合作。

……

封尚集团,代理董事长办公室。

封逸尘被封铭威直接叫到了自己办公室,单独谈话。

“刚刚在会议上我也说得很明白了,上次我们把项目丢给夏是集团,这次绝对不允许在落下了!”封铭威声音无比严肃,“你爷爷也说得很清楚,不要再有下次,如果你这次再失败了,我都不能保证你还能够留在这个位置上。”

声音有些激动。

封逸尘抿了抿唇,“好。”

“出去好好想想项目的事情!”

“嗯。”

封逸尘离开封铭威办公室,回到自己办公室,站在落地窗前,淡淡的看着对面的“夏氏集团”。

这次项目他确实不能丢,如果丢了,他的位置可能真的会被封逸睿或者封逸浩取缔。

他深呼吸了一口气,坐在办公室开始整理沃森集团的开发案。

忙完工作,已经是晚上9点了。

他动了动身体,从办公椅上坐了起来。

开车回家。

刚把车子停靠在停车场,看到夏绵绵的轿车也驶入了地下车库。

两个车库并肩而停。

小南从车上下来,夏绵绵也下了车。

小南看着封逸尘,连忙热情道,“姑爷,你也在加班吗?小姐也刚加完班下班,你吃过晚饭了吗?”

“没。”

“林嫂给你们都留了饭菜的。”

“嗯。”

三个人一起走向电梯。

小南站在旁边看着姑爷和小姐,总觉得两个人真的很不像正常的夫妻,现在不是都睡在一张床上了吗?!怎么还是这么拘束,甚至空间还有些窒息到无法正常呼吸。

电梯终于到达。

小南深呼吸了一口气,跟着他们走进家门口。

今晚凌子墨不在,家里突然还觉得有些冷清。

林嫂热情的去给他们温热晚餐,然后招呼着他们过去吃饭。

林嫂和小南都已经吃过了,现在就只有他们两个人的饭桌,异常的安静。

夏绵绵今晚也没什么胃口,今天的工作太忙了,人一般太累就不想吃东西了。

她放下碗筷,淡淡的看着面前慢条斯理吃着饭菜的封逸尘,总觉得这厮吃什么都是一个味,不会有任何不同的情绪。

“封老师。”

“嗯。”

“今天你接到通知了吗?”

“嗯。”封逸尘又是这么淡淡的应了一声。

夏绵绵也没有说得很明白,这货就是什么都知道。

她说,“目前最大的竞争就是我和你了。”

“嗯。”封逸尘点头。

“这次你会给我放水吗?”夏绵绵问得直白。

封逸尘看了一眼夏绵绵,缓缓放下碗筷,擦了擦嘴唇,却硬是没有回答。

夏绵绵也觉得这次应该不会了。

自从当上商人之后,夏绵绵就知道为什么封逸尘这么有钱还这么努力的原因了,商人都是贪得无厌的。

“我吃饱了,你慢慢吃。”夏绵绵直接离开了饭桌。

封逸尘看着她的背影,眼眸顿了顿。

第二天。

夏绵绵就开始正对项目的事情,做项目分工和安排了。

她坐在会议室,坐在最中间的位置。

“我相信大家应该都已经听到消息了,夏氏集团接到一个国际温泉的开发项目的招标邀请,这个项目董事会很重视,让我们势在必得,其他太多的话语我就不多说了,我们言归正传,步入正题。”

所有人都望着她。

“温泉开发案的项目坐落在驿城南郊地区,那块地皮是龙门的地盘,据说是龙门特意要求沃森集团到驿城来投资,并把这块地皮拿来做商业规划,沃森集团项目涉及的金额庞大,沃森需要招标集团一起合作,我们夏氏就是其中之一,而目前最大的竞争对手就是封尚集团。通过打听到的一些内部消息,沃森集团衡量我们的投标的标准主要是以价格为主。所谓的营销策划,沃森有自己的营销方式方法,不需要我们参与太多,重要的就是资金流和响应度的问题。”

“所以现在大家最重要的就是把我们需要投标的项目进行细化测算,算出我们的成本和我们能够盈利的最大化,不能出错,投标金额出来之后,再给董事会汇报,然后以最终的投标价格进行投标。这个项目的初稿需要在本周五进行第一次汇报,大家抓紧时间”夏绵绵说,“最后,这几天又要辛苦了,和之前一样的方式方法,按照加班时间三倍补偿,特殊需要调休的员工等项目结束之后可以单独申请,散会。”

夏绵绵直接离开了办公室。

夏以蔚和夏柔柔互相看了一眼。

两个人各怀心思的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

夏绵绵坐在办公室,整个人其实还有些毛躁。

以封逸尘的能力,她想要在这次项目上取胜,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

她想了想,直接拿起电话,拨打。

那边很快接通,“终于想起我了。”

“龙一。”夏绵绵叫他。

龙一一笑,知道这女人这个时候找他什么事情。

他说,“晚上我地盘吃饭,我给你讲项目的具体事情。”

“好。”夏绵绵一口答应,“这次我请客。”

“你知道我在乎的不是谁请客。”

夏绵绵又是这般无言以对。

龙一笑了笑,“晚上见。”

“嗯。”

夏绵绵挂断电话。

这次她只能联合龙一。

于情于理,封逸尘和她都不可能联合作战。

她一边在详细解读这次项目的具体,一边等着下班。

一到下班点,就直接离开了公司。

夏柔柔和夏以蔚又是这般看着夏绵绵。

每次他们加班,夏绵绵都能够走得这么理所当然。

夏绵绵坐到小车上,直接让小南去目的地。

小南实在忍不住,“小姐,你不要给姑爷戴绿帽子。”

夏绵绵无语。

她倒是想啊!

她下车,“你可以回去了,等会儿我知道回来。”

“哦。”小南点头。

她一边倒车离开,一边看着远处站在门口的男人。

她觉得姑爷会绿的。

夏绵绵奔向龙一,有些气喘,“你这么早就到了。”

“毕竟你很少呼唤我,一个激动,就早了两个小时。”

“……”夏绵绵总是无言以对。

“走吧,点了你爱吃的小龙虾。”

夏绵绵点头。

两个人坐进包房中,龙一的贴身保镖依然站在包房门口。

“我想问问沃森集团项目的事情。”坐定之后,夏绵绵连龙虾都没有来得及吃,自己开口道。

“你问。”龙一也不是喜欢绕圈子的人。

“我听说沃森开发的国际温泉项目,用的地盘是你们龙门的。”

“是。”龙一说,“我想你们也打听过了,沃森之所以到驿城来开发项目,其实就是我爸邀请的,当初在国外两个人有过几面之缘,我爸曾经给过沃森一些便利,所以沃森给我爸一个面子。龙门这些年在做正当生意,需要一些平台来打响自己的名声。”

“所以沃森招标的事情,你们是内定了是吗?”

“嗯。”龙一点头,“本来就是我们发起的项目,但因为担心在商场号召力不足,毕竟我们才起步,商场上的人对我们不信任也是正常的,才会让沃森来联合我们一起开发。地盘是我们免费提供的,而利润龙门和沃森55分。”

“那你们不是很亏。”将近十万公顷的地盘,这是多少钱。

“龙门不缺钱。”龙一说。

“你们可真是壕。”

“所以你跟着我,不会亏待你。”

“……”夏绵绵又无语了。

“没问题了我们就吃饭吧。”

“还有问题。”夏绵绵回神。

总是会被龙一给带偏。

这个男人到底哪里严肃了哪里严肃了。

那些说龙一是冷山的人,统统都见鬼去吧。

她开口道,“既然这个项目是你们和沃森一起联合开发,为什么你们还会议招标的方式出现?”

龙一说,“我爸说人得低调。”

“你爸可真无聊。”

“大概吧。”龙一耸肩。

“那你们龙门可以主宰这次招标商吗?”

“应该不行。”龙一想了想,“当初谈这个项目的时候,我爸就答应了沃森,由沃森来全权负责这个项目的规划和发展,招标集团一起开发是第一步,如果这个时候龙门就插手了,你让沃森情何以堪?”

“所以我让你走后门不行了。”

“如果你是我们龙们的儿媳妇,我敢保证,这个项目就算我们龙门不要,也会让给你们夏氏集团。”龙一说,“而绝对不像封逸尘那样,还要和你竞争。”

夏绵绵觉得龙一有时候说话,还真的挺让人,崩溃的。

她说,“不管如何我和封逸尘也不算正常的夫妻,他为他自己多留点利益也是应该的。”

“我实在不喜欢你为封逸尘辩护。”

“你不觉得这份辩护是因为,我和他真的没有所谓的夫妻感情吗?”

“当你安慰我了。”龙一一笑。

夏绵绵甚至觉得,现在的龙一笑起来,还挺好看的。

准确说这个男人,相处久了,越发的觉得耐看而可爱了。

她说,“没什么想问的了,吃饭吧。”

“绵绵。”龙一嗓音都温柔了些,“龙门和沃森这次的温泉开发项目,我爸内心深处其实是希望你们夏氏来接,你总该知道,龙门和封家一直以来势不两立,封逸尘的背景可不是大家看到的那么简单,当然到目前为止,龙门都没有彻底调查清楚他的背景到底在哪里,只知道他不简简单单是封尚集团长孙嫡子。”

“嗯。”夏绵绵点头。

“我以前和封逸尘还交手过,第一次交手的时候就让我特别的吃惊。他的身手完全超出了我对一个上流社会平常少爷的标准,当然最后自然是败在我手下,受了重伤回去。而那次封逸尘的惨败,我后来稍微总结了一下,其实并不是他实力不强,而是他单枪匹马的闯龙门。在龙门如此戒备森严之下,还能直接到达我爸的房间和我爸正面交手,最后居然还能在我的追击下,拖着伤逃走了。”龙一说,说着的时候似乎还忍不住嘲笑了一下。

“现在想来,要是当初我逮到了封逸尘把他了解了,你大概就不会成为他的妻子了,而我现在也并不用饱受相思之苦。”

“……”要不要这么三两句话让她哑口无言。

夏绵绵抿了抿嘴唇。

说道,“封逸尘为什么姚单枪匹马的闯龙门,是为了什么目的?”

“到目前为止都是我们龙门十大未解之谜的其中一个谜团。要说他只是为了探路,需要一个人闯进来吗?随便派其他人进来打探就好了,我实在也没想明白。”

夏绵绵咬唇。

封逸尘的举动确实让人觉得匪夷所思。

“综上,我爸还是希望你们最后是夏氏中标,至少目前你们占了一个小小的优势,当然,最后的决定权还是在沃森集团那边,我爸人特别耿直,毕竟是道上出生,说出去的话就会是一言九鼎,说不会插手就不会插手,而我也不能破了我爸的招牌。”

夏绵绵点头。

她不可能为难龙一,她一直很清楚,她和龙一的关系是互利互惠。

和封逸尘不是。

所以,她会诚心对待龙一。

------题外话------

啊,今天就不提问了,大家畅所欲言,宅就随便挑选。

好啦。

还是求求月票,求求月票。

爱你们哦,爱你们!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