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63章 正面交锋(2)猥琐发育,别浪/枭宠重生之盛妻凌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和龙一的饭吃了将近2个小时。

夏绵绵刻意的不再和龙一喝太多酒,龙一口上会说她,但实际上不会强行和她喝酒,大概也有点怕了她。

吃过晚饭之后,龙一送她回去。

也不太晚,那个时候顶多才8点多,不到9点。

夏绵绵坐在龙一的小车上,有些沉默。

“你在想什么?”龙一询问。

“没什么。”夏绵绵笑了笑。

就是偶尔不想说话。

也不知道是不是受到了封逸尘的感染。

龙一深深的看了一眼夏绵绵,转眸看着窗外的景色,整个人完全的靠在后座上,双手枕在自己的后脑勺处,“夏绵绵,你什么时候告诉我你的一切。”

“嗯?”夏绵绵一怔。

“你不是说你不是夏绵绵吗?而我对你的故事很感兴趣。”

“或许会有这么一天的。”夏绵绵说。

龙一脸色有些黯然。

大概是有些失望,她对他自然产生的排斥。

夏绵绵叹气,“龙一,我其实一直很好奇,你为什么会喜欢上我?”

“你是在嫌弃我吗?”

“没有。”夏绵绵毫不犹豫,“我甚至觉得你有一种熟悉感,会让我觉得很安心。但我很肯定,21岁来,我确信以前没有见过你。”

“能给你安心,我是不是也应该觉得欣慰,至少这次的项目,你想到合作的人是我,而不是封逸尘。”龙一直直的看着夏绵绵,眼睛都不眨一下。

龙一的眼眸,恍惚越来越有情感,而她有点接受不过来。

她深呼吸了一口气。

感情真的是一个复杂的东西,她屡不清了。

车子缓缓到达小区门口。

龙一绅士的为她打开车门。

夏绵绵下车,对着龙一暖暖一笑。

龙一喜欢夏绵绵的笑容,就是会让他觉得心安,午夜梦回之时总是会想起她的笑容。

他其实并非一个特别会观察别人的人,从小也习惯了冷漠对待身边的事物,不去揣摩任何人的心里,也没有兴趣知道别人内心在想什么,但莫名的就是会对夏绵绵小心很多,也因为那份小心,让他发觉夏绵绵很多时候的笑容其实很空洞,她真的是一个很有故事的女人。

他希望,她可以对他全盘告知。

他愿意帮她实现她的目的,不管是于公于私,他想帮到夏绵绵。

“我走了。”夏绵绵说,“晚……”安。

话还未说完。

夏绵绵就看到了龙一的眼神,已经越过她的头顶,直接看向了小区大门口。

她顺着方向看过去。

封逸尘。

封逸尘总是这么神出鬼没。

夏绵绵没太在意,那一刻却看到封逸尘从小区门口走了过来,停在了他们面前。

龙一的眼神带着挑衅,很明显。

这个男人,谁说不幼稚了。

这么大把岁数了,还这么不掩饰自己的情绪。

“劳驾龙少送我妻子回来,谢谢。”封逸尘一把揽过夏绵绵。

夏绵绵还真有些受宠若惊。

封逸尘难得会这么主动的去搂抱她的腰间,要知道这段时间一直的同床共枕,她连他的手指头都没有碰到过。

这是受什么刺激了。

“不谢,我也是送我的心上人而已,实在是对封少的感谢愧不可当,说直白一点,我也不是为了封少。是吗,绵绵?”龙一眼眸看向夏绵绵。

夏绵绵就知道龙一这货,不嫌事大。

封逸尘眼眸一直看着龙一,就真的毫无情绪,薄唇淡薄的吐出两个字,“慢走。”

不反驳不接受,这就是封逸尘的风格,没人知道他在想什么。

夏绵绵就感觉到自己的腰被封逸尘的大手搂抱着,带着她往小区内走去。

身后,传来龙一的声音。

他说,“封逸尘,你不会疼自己老婆,会有人帮你疼,你说是吗?”

封逸尘停了停脚步。

夏绵绵真觉得龙一这厮,就是在故意挑拨离间。

这挖人墙角可以挖到这么理所当然的地步,夏绵绵只服龙一。

她眼眸又看似无意的瞄了一眼封逸尘。

在他的脸上,从来都没有任何可以期待的。

两个人终究一起走进了小区。

身后龙一的眼神,好久才消失。

夏绵绵回头看了一眼,看着龙一的轿车离开。

“舍不得吗?”封逸尘询问。

夏绵绵一怔,是没想到封逸尘会突然开口。

至于他说话的内容。

她淡笑,“谈不上,就是觉得他人挺好的。”

封逸尘薄唇紧抿。

“你今晚在等我?”夏绵绵询问,也不想再继续这个话题,话锋直接就转移了,“还是说想要了解我的动向,看看我在做什么,好知己知彼百战不殆。”

意思说得很明白了。

沃森集团项目的事情,封尚和夏氏是死对头,作为封尚集团总经理,封逸尘的责任责无旁贷,而充分了解竞争对手的动态尤其重要!她还能想象,上次封逸尘把项目故意放水给了夏氏之后,封逸尘在封尚应该也顶着巨大的压力。

她昨晚虽然问他会不会对她放水,其实并没有因为他没有回答会而生气,或者有任何情绪,她完全能够理解封逸尘的立场,说直白一点,他们的婚姻本来就建立在利益之上,各自站在各自的立场上很正常的事情,而她的故意问起……大概也就是探探封逸尘的口风。

就如今晚,封逸尘想要知道她都在做什么一样。

然而,封逸尘并没有回答她。

两个人回到家里。

小南热情无比。

夏绵绵应付了两句,和封逸尘一前一后的上楼。

两个人住在一个房间,睡在一张床上,其实和当初住在两个房间睡在两张床上的感觉差不多,每天晚上封逸尘都会在书房待好长一段时间才会回到卧室,而那个时候的夏绵绵已经洗漱完毕然后躺在床上入睡,封逸尘才会去浴室洗澡接着上床。

整夜都是相安无事。

睡的时候彼此隔了两个人的距离,醒来的时候,还是这个距离,谁都没有越界。

今晚封逸尘却突然没有回到书房,和她一起走进了卧室。

她看了一眼封逸尘,觉得他的举动有点异常。

封逸尘也没有在卧室里面待着,他走向外阳台,将落地窗关了过来,似乎是阳台上抽烟。

夏绵绵看了他一眼,转身先去了浴室洗澡。

她出来的时候,封逸尘还站在阳台上,手上没有了烟,整个人显得特别的冷漠,还特别的孤寂。

夏绵绵推开落地窗。

封逸尘回头看了她一眼。

她站在封逸尘的旁边。

此刻就穿着一套纯棉的睡衣,已经入冬的驿城,真的开始冷了。

她有点哆嗦,但还不至于冷到不能接受。

她说,“封老师,我觉得你今晚有心事儿。”

“嗯。”封逸尘应了一声,大概是真的有心事儿。

“你在想什么?”夏绵绵觉得自己问了其实也是白问。

“没什么。”

果然。

夏绵绵淡笑了一下,她看着天空上,没有什么繁星闪烁,有些暗淡的天色,浩瀚无疆。

“封老师,我突然有个问题想问你。”夏绵绵认真的看着他。

封逸尘点了点头。

即使没有看她一眼。

“龙一说你曾经单枪匹马去过龙门。然后拖着重伤离开。”夏绵绵审视着封逸尘,“你去做什么?”

封逸尘冷硬的脸部线条,此刻似乎更加的僵硬了。

他回眸,看着夏绵绵。

“我只是有些好奇而已,龙一说这是他们龙门十大未解之谜,而我天生八卦,我捉摸着到时候还能够给龙一炫耀一番。”夏绵绵说得自然。

“我走错路了。”封逸尘说,如此的搪塞。

夏绵绵耸肩。

她能从封逸尘嘴里问出什么话。

“不早了,去洗澡睡觉吧,这里风挺大的。”夏绵绵转身。回到卧室。

封逸尘看着夏绵绵的背影。

回头依然看着苍茫的天际。

那个时候……那个时候去龙门,那年他才18岁,18岁,差点命上黄泉。

当时是为了什么?!

他其实不想去回忆,因为不是一个好的回忆。

不管是身体还是心灵,遭受过莫大的打击。

他缓了口气,从外阳台进来。

夏绵绵在他那边床头留了一盏浅灯,自己躺在自己那边的被窝里面,沉稳的睡着。

封逸尘就这么默默的看着夏绵绵,看着她睡觉时,满足的模样。

感觉到视线的夏绵绵,眼眸睁开。

睁开那一秒,那道视线就会莫名消失。

她看到的就是封逸尘的背影,冷漠的去浴室,隔壁了彼此的距离。

夏绵绵又闭上眼睛睡觉。

她认识封逸尘15年了,这么多年,从以前当杀手的时候遥遥相对到现在同床共枕,她还是不知道这个男人到底在想什么,到底要什么。

她捂着被子,不打算让你深想。

因为,想不通。

……

一周之后。

夏绵绵带着何源和夏以蔚,将沃森集团的投标书单独给夏政廷汇报。

带着何源,夏绵绵当然是有私心,希望何源可以在工作上突飞猛进。

带着夏以蔚……

还不明显吗?!

夏政廷要的就是夏以蔚的发展。

夏政廷看着投标内容,里面的营销策划基本都是一笔带过,唯独就是那个核算的金额。

夏政廷表情严肃,“十五个亿的投标金额,怎么盘算的。”

“都是按照沃森集团提出来的所有项目金额测算的。这个投标金额是我们可能中标的最大利润金额。而这笔金额真的只是可能中标,中标率可能也只有百分之五十,我不敢往上再把握。毕竟我不知道封尚的底线在哪里,而且我从封逸尘近段时间的一个情况而言,他应该不会放手。”

“这是当然!”夏政廷一字一句,“以封铭威的习性,上次在我这里受挫,这次断然不可能再拱手相让。”

“考虑到这一点,封尚集团在这次竞标里面的投资金额,可能比我们目前测算的这个金额要大很多。”夏绵绵说,“而以我目前的资质,我确实不敢大胆的把这笔金额往上抛,但我做了一个梯度分析图对比,提高百分之五,百分之十,百分之二十等投标金额我们的利润值会降到什么地步,这里有一份详细的数据分析。”

夏绵绵把一份支撑文件放在夏政廷的面前。

这一个星期所有的人都全部都扑在了核算数据上面,市场部数据中心和综合部财务室,几乎连续作战加班至深夜,好不容易才拿出了这个反复核算过几次的投标金额。

夏政廷看着面前的那份数据分析,有些沉默。

“说说你的建议。”夏政廷一边看着文件,一边询问。

“我是希望提高百分之十,也就是把15亿加大到16亿5千万。”夏绵绵说,这也是她觉得,企业能够容忍的最大一个利润点,否则,一不小心可能亏损会很严重。

毕竟谁都不知道最后这个国际温泉度假村的效果到底如何,按照人流量的消费核算,大约需要3—5年的时间才能回本,对企业而言,庞大的资金流很重要,这意味着如果有更多的商机摆在自己面前时,可以第一时间进行融资,所以企业是不能断了资金流,往往很多破产的公司,大多来自于投资失败,野心太大。

“太少了。”夏政廷一口咬定,“16亿5千万?!对封尚而言完全不能构成任何威胁。封尚至少会拿出20亿来做这个项目。”

夏绵绵看着夏政廷。

封尚有可能,但对夏氏而言有什么办法。

夏氏承接的市政开发项目就已经牵扯了几十个亿的启动资金,虽然政府一直在按照进度拨钱,但这个速度太慢太慢,谁都知道市政的项目资金流程复杂时间过长,一般情况都是企业垫资再慢慢结算,夏氏如果再投资20多亿出去,这笔资金流,对夏氏的稳定并不太好。

想到这里,夏绵绵直白,“董事长,我建议放弃这个项目。”

“什么?!”夏政廷一下就冒火了,“我要的不是这个答案。”

“对于封尚而言,他们目前没有一个大的资金流走向,拿出20多个亿去做一个大型的投资项目不难,但对我们夏氏而言,我们牵扯很多,不管是人力还是金钱,和封尚硬拼绝对都是得不偿失。”夏绵绵一字一句,“所以我建议,与其冒险做这个项目,倒不如把这笔钱留着,驿城还有很多开发项目,我们可以自己做。”

“我不喜欢半途而废。”夏政廷直接拒绝。

夏绵绵还想说什么。

夏政廷直白,“这件事情我不希望你有任何退缩,既然已经确定了要投标,就一定不要畏手畏脚,这在商场上是大忌,而这种话我不想再听到你说第二次。”

“是。”夏绵绵点头。

夏政廷的口吻这么笃定,她不可能再去反驳。

说多了,反而会让夏政廷反感。

但是,她诚心觉得这个项目夏氏不应该投,刚开始她也意气风发,一方面当然会纠结自己斗不过封逸尘,一方面又迷之鸡血的希望和封逸尘正面交锋一次,想要真正的看看自己在职场一年以来,自己的能力到底到了什么地步。

可随着项目进度的深入,对各方面企业资金的一个流向了解,她就越发的觉得这个项目不适合他们夏氏集团,和封尚硬拼,得不偿失,倒不如做个顺水人情,其实夏政廷很好下台,上次市政开发项目他已经有了炫耀的资本,这次大方的给封尚,口碑不是没有。

显然,夏政廷不会想到这些。

他要的就是眼前的利益,就是想要碾压到别人的舒爽。

“回去再好好盘算一下项目投资金额的数据分析,如果我们投资20亿及以上,对我们公司而言有什么大的影响。我建议你最好让综合部财务室再给你一个公司的所有财务报表,我会给综合部说一声,夏绵绵你一定要注意保密。”

“我知道。”夏绵绵恭敬。

“下周三我需要你给我一个明确的投标金额。”

“是。”

夏政廷先离开的会议室。

夏绵绵带着夏以蔚和何源走进电梯,回市场部的楼层。

“姐,为什么你会畏手畏脚,我们夏氏一向是驿城的龙头老大,难道还会在资金上怕了封尚吗?”夏以蔚说,“封尚集团这些年是发展得很好,但是想要赶超我们夏氏,完全是天方夜谭。”

夏绵绵看了一眼夏以蔚。

夏以蔚这么自大的性格,真是随了夏政廷。

但夏政廷多少在商场上几十年,就算刚刚说得笃定但依然还算稳重的一个人,没有拿到切确的数据分析,他也不会轻易下决定投标金额的事情,而夏以蔚在这方面就要浮躁很多,这大概也是夏政廷不敢轻易用夏以蔚的原因,就怕他年轻气盛,很容易冲动。

她笑了笑,“我只是站在企业求稳的角度上思考的,也没有想太多,想把董事长要求的做出来再说吧,这个时候真的不好下定论。”

“你就是太谨慎了,我们要是一直这样发展下去,早晚驿城的龙头企业就会变成甩尾企业了。”

“嗯,你说的有道理。”夏绵绵顺着夏以蔚的话,“这大概就是我的妇人之仁。”

夏以蔚得到夏绵绵的肯定,是真的有点洋洋得意,他说,“这次项目投标,我会全权帮助你的。”

“好。”夏绵绵一笑。

电梯到达。

夏绵绵走进自己的办公室,通知秘书让市场部参与此项目的员工半个小时后开会。

她坐在座位上,又想了想,对着秘书说道,“让何源进来。”

“是。”

不一会儿,何源出现在他的办公室里面。

“按照你的第六感,也不需要盘算那么多数据了,你觉得这个项目我们该不该投资?”夏绵绵问何源。

何源很冷静,“我觉得你的考虑比他们都成熟,如果我是企业负责人,我会放弃这次的投资。说直白一点,这是块肥肉,但不是所有的肥肉在自己肚子里面都能好好的消化。”

“嗯,和我的想法一致。”夏绵绵说,“但是董事长不这么认为,这里面也有一些私人恩怨。”

“你们豪门确实很复杂。”何源有些无语,“不是两亲家吗?”

“这些我就不多做解释了,你只要知道我们夏氏和封尚势不两立就行。”夏绵绵说。

“所以你叫我进来就是为了想要让人附和你心里面的想法吗?”

“大致差不多。”夏绵绵点头。

何源觉得这个女人说话还真不会拐外抹角。

“嗯,出去吧。既然夏政廷要搞,我就只能拼命陪他,最后结果如果不好,那也是他咎由自取。”

“……”何源也不太明白,夏绵绵和她的父亲有什么深仇大恨。

他起身准备离开。

离开的那一刻,突然想到什么,说道,“我这段时间在玩一款游戏。”

“嗯?”夏绵绵已经将注意力放在了笔记本屏幕上。

“当然,加班了一段时间都有点搁浅了,基本是全民都在玩的手游。”

“那啥荣耀吗?”夏绵绵问。

“就是那啥荣耀。”何源说,“我觉得里面有句话我一直都特喜欢。”

“游戏里面还能学到至理名言?”夏绵绵附和,其实没怎么听进去。

“猥琐发育,别浪。”

夏绵绵敲着键盘的手一顿。

“告诉我们,浪得太高容易被杀。”何源说,“不知道能不能劝劝董事长。我们现在可以猥琐发育。”

夏绵绵忍不住一笑,“我想想。”

“那我出去了。”

“何源。”夏绵绵说,“没想到你年纪轻轻倒是很有自己的想法。你让我转变了我对一件事情的处理态度。”

“谢谢夸奖。”

“出去工作吧。”

“嗯。”

夏绵绵看着何源的背影,也不再把自己投身在工作之中。

何源说得很对。

企业可以换一个角度去获取利润,不是一定要直截了当。

说直白一点夏政廷不就是为了想要让封尚集团不得好过,方式方法不只是抢下项目这一种,风险太大而且得不偿失,猥琐一点,慢慢发育,没什么不好。

她捉摸了一会儿,会议却还是继续。

夏政廷指令要的东西,她得全力做好,就算最后不用,企业需要的是一个工作态度。

她把项目的严峻性再次阐述,同时进行了工作布置和安排,规定了时限。

市场部一片哀嚎,最后还是井然有序,加班加点。

到下午三点左右。

夏政廷突然给夏绵绵打电话,“刚刚接到邀请,沃森集团今晚在驿城举办商业宴会,邀请了很多企业来参加,我们必须得去。今晚你打扮一下,跟着我一起去。”

“好。”夏绵绵点头。

“对了,叫上夏以蔚,以后都带着他出席各个场合。”

“我正有此打算。”夏绵绵说。

“嗯。”夏政廷直接挂断了电话。

夏绵绵放下电话,整个人有些乏累。

她虽然不像外面员工那样整夜加班,但心里承受的压力,真的不是一般人可以体会的,她这一刻反而觉得,杀手的职业挺好,没什么多的顾虑,只要确保自己活着就好。

她深呼吸一口气,强打起精神,出门给秘书交代了一番工作事宜,走向夏以蔚的办公桌,“晚上有一个商业宴会,爸让我和你一起参加,是沃森集团主办的,所以不能缺席。”

“好。”

“早点回家换套衣服,你的工作让其他同事亦或者让柔柔帮你处理一下。”

夏柔柔就坐在夏以蔚的旁边。

听到夏绵绵这么一说,心情真的极度不好。

凭什么他们去参加宴会她要留在办公室加班,凭什么他们可以这么花枝招展而她却要任劳任怨,现在还要她去帮夏以蔚完成他的工作,她都受够了,她来公司上班不是为了遭受这种待遇的。

她就听到夏以蔚对她特别大肆的说道,“我把我的工作传给你,还有最后一点小结,你帮我看一下。”

说完,直接丢了个文件过来,就和夏绵绵一起离开了。

夏柔柔看着他们的背影,真的气得都快从座位上跳起来了。

她突然把鼠标一扔。

办公室本来就安静,夏柔柔如此举动真的惊了很多人。

她压根就不管这些人的视线,拿起电话就往茶水间走去。

市场部的员工都习惯了夏柔柔的脾气,大家都不傻,相处久了,人怎么样,一目了然。

夏柔柔站在茶水间里面,打电话。

电话接通,她甚至是快要哭了,“妈,为什么夏绵绵要这么欺负我?!”

“又怎么了?”卫晴天对夏柔柔有些不耐烦。

“今天夏绵绵和以蔚都去参加什么宴会了,就把我留下来加班,凭什么啊!爸也太偏心了,妈,你不能对我也这么偏心!”夏柔柔哭嚷着。

她受够了。

自己什么时候这般不被待见了。

她分明才是在夏家耀武扬威的大小姐。

她才是!

“你想怎么样?”卫晴天虽然不耐烦,但也能够想到夏柔柔此刻的憋屈。

“我要参加宴会,妈你带我一起去!”

卫晴天犹豫了一下。

刚刚是接到了夏政廷的电话,让她打扮一下,晚上一起去参加一个重要的宴会。

但夏政廷没有说要让她带上谁,贸然的把夏柔柔叫上一起,会不会引起夏政廷的反感。

凡是,她都想得比较多。

“妈,你不是说让我多认识点人,让我考虑要考虑自己私人问题吗?你都不让我去参加这种宴会,我在哪里去认识优秀男士!”夏柔柔抱怨。

卫晴天想了想,“既然你想通了,那你现在赶紧回家,和我一起去挑选礼服。”

“好。”夏柔柔破涕为笑。

她就不信,自己还不能耍点小计谋。

不过倒是。

前几天她妈一直在说让她考虑自己私人问题的事情,她心里自然是排斥的,这个世界上如果不是封逸尘,她谁都不要,她总觉得自己一定会守到封逸尘的,一定会,但她母亲却开始让她半途而废,她自然不会同意,今晚也只是个借口而已。

她都不明白为什么她母亲要开始让她重新找人结婚,对她而言,对她母亲而言,封逸尘不应该是最好的吗?!

是觉得她抢不过夏绵绵吗?!

夏柔柔眼眸陡然一紧。

就算付出天大的代价,她也一定不会放弃!

……

驿城国际大商场,奢侈高端礼服专区。

夏绵绵坐在VIP厅享受着高等服务。

她今晚挑选了一条黑色小礼服,不想锋芒太甚,在这种商业宴会上,特别是自己有目的的宴会,还是成熟稳重一点的好。

她换上礼服,凹凸的身材,穿什么都好看。

正在大大的落地穿衣镜前打量着自己,身边突然多了一个男人。

夏绵绵透过镜子转眸看着他,说,“好看吗?”

“嗯。”

“我其实是怀疑你没有欣赏水平的。”夏绵绵对着封逸尘一字一句。

封逸尘敛眸。

夏绵绵说,“你也挑选衣服?”

“嗯。”

“那你慢慢挑选。”

“晚上我们一起过去。”封逸尘对着夏绵绵的背影。

“好。”

虽然立场不同,但还算是两夫妻。

夏绵绵坐进高级化妆间,化妆师在帮她上妆。

花了一个小时。

夏绵绵整理完毕,她踩着十厘米细高跟鞋出来,换上了黑色紧身小礼服,戴上了璀璨的钻石耳环和项链,在精心的化妆打扮之后,又美出了一个新高度。

现场的工作人员一片惊呼。

其实也不是那么夸张,特别是此刻封逸尘站起来,走到她的旁边。

封逸尘的盛世美颜,很容易让人变得暗淡无色,她的美貌也不过是刚好自保,其他女人真的很容易被秒成渣。

耳边传来工作人员一致的赞美声。

什么“郎才女貌”,什么“天生一对”等等。

夏绵绵挽着封逸尘的手臂,走出了礼服区。

夏绵绵坐进封逸尘的小车内。

看着封逸尘认真开车的模样,说,“封逸尘你知道你最吸引人的地方在哪里吗?”

封逸尘捏着方向盘的手,紧了一下。

“你长得确实很帅。”夏绵绵说,“是个女人都想要上你这张脸。当然,我相信如果那些女人还看过你身材,会更想,比如我。”

封逸尘一直认真开车,没有露出什么表情。

“我就是随口说说,你别放在心上。”夏绵绵淡淡然。

封逸尘终究不会主动开口。

两个人一起到了宴会大厅。

车子停下后,小厮开去停车。

夏绵绵挽着封逸尘的手臂,走进金碧辉煌的大厅。

大厅人已经很多,甚至夏政廷都已经带着卫晴天出现了,意外的,夏柔柔也在。

夏以蔚也提前到了,一直跟着夏政廷的旁边。

貌似,一家子人也是刚到。

夏绵绵带着封逸尘走过去,叫了声,算是报道。

封逸尘也恭敬了叫了夏政廷和卫晴天,和夏以蔚以及夏柔柔都打了招呼。

夏政廷看上去和蔼可亲,“逸尘你爸到了吗?”

“应该快了。”封逸尘说。

“好久没有和你爸叙叙旧了,倒是趁着这次商业案聚一次。这次又是我们两家企业竞争,别伤了和气才好。”

“一定的。”封逸尘附和道。

“不管怎样,在商言商,私底下我们都是一家人。”夏政廷说得冠冕堂皇。

封逸尘点头。

“主人来了,我先带着你小妈过去看看。”夏政廷看到不远方,说,“你们随后再过去。”

“嗯。”

夏政廷带着卫晴天走了过去,顺便带走了夏以蔚。

此刻很多人都从各个角落走了过去。

沃森集团国际大公司,目前世界富豪榜上前5的大集团,巴结的人自然不少。

夏绵绵看了眼那边,说,“轮到我们可能还有会儿,我去那边吃点东西。”

说着,放开封逸尘就直接走向了糕点区。

封逸尘看着夏绵绵的背影,回眸。

夏柔柔对着封逸尘柔声道,“逸尘。”

总是,脉脉含情。

夏绵绵一边挑选着食物,一边看着那边的两个人。

她真的够意思了。

她可是故意给他们留足了空间。

“怎么一个人?”耳边,突然传来龙一的声音。

夏绵绵一怔。

她回头看着龙一,笑道,“你也是一个人?”

“我不是一直是一个人吗?”

夏绵绵觉得自己又在给自己挖坑。

“有点饿了,找点东西吃。”

“我也是。”龙一总是特别配合他。

“你想吃什么,我帮你挑选。”

“对你我就不挑食了。”

夏绵绵笑了笑,从糕点区挑选了几个长得好看的糕点,递给龙一。

龙一接过,嘴角还带着笑容,“为了表示感谢,晚点我带你去单独见沃森集团的CEO丹木斯先生。”

“真的?”夏绵绵激动。

“当然,但前提是,带你一个人,你别带着封逸尘了。”

“我又不傻。”

“嗯,晚点我过来找你。”

“好。”说着,龙一三两口吃掉夏绵绵给她的糕点,往一边走去。

远远的,夏绵绵看到龙一回到了龙门当家龙天和秦薇身边,瞬间就变得恭敬有礼,一本正经,一脸严肃。

这货也挺能装的。

她嘴角会心一笑,转眸。

封逸尘都是这么神出鬼没的吗?

她看了看不远处,夏柔柔一脸哀怨的看着他们,大概是封逸尘又不懂风情了。

封逸尘到底懂什么?!

她说,“你要吃点什么吗?”

“不用了。”

“哦。”夏绵绵自顾自的吃着。

封逸尘就在旁边站着,也不说话,就跟柱子似得杵在她旁边。

过了好一会儿,封逸尘才说道,“我们过去见见主人。”

大概是第一批已经过去了。

夏绵绵放下手上的东西,擦了擦嘴角,点了点头。

两个人一起走向了沃森CEO,一个约莫50岁的中年外国男人,黄头发,白皮肤,蓝眼睛,还有些发福,但仪态气质很好,有点欧洲贵族的视觉感。

“丹木斯先生你好,我是封尚集团的董事长封逸尘,这是我的妻子夏绵绵,也是夏氏集团市场部副总经理,很高兴见到你。”封逸尘主动介绍自己,并伸手表示友好。

“久闻两位大名了!”丹木斯爽朗的开口笑道,“当初两位结婚的时候,我还有关注你们的新闻,没想到现在就见到真人了。”

“丹木斯先生过奖了。”封逸尘礼节道。

“说来,这次的项目和两位的家庭都有关系,不会因此影响到你们的夫妻感情吧?”外国人一般都比较直接。

“当然不会,我们结婚的时候就知道会有一些商业冲突,这很正常。”

“作为绅士,封先生不会想着让让自己妻子吗?”

“私人感情上,我当然想过。毕竟自己的妻子,自己不疼谁疼。”封逸尘说,还笑得好看。

夏绵绵难得见到封逸尘如此模样,果真是因为诱惑不够大。

倒是那句“自己的妻子自己不疼谁疼?”

她莫名的就想到了龙一,往远处看了看。

龙一似乎也感觉到了她的视线,在用眼神回应。

“但对于工作我们认真负责,能够给合作单位的都是我们诚心实意的东西,没有徇私,只想把最好的交给竞争伙伴。”封逸尘一番话说得对方自然是心服口服,还身心愉悦。

夏绵绵就这么淡淡的笑着。

封逸尘的重点,就是在“但是”上。

说明这次,他不会让她。

------题外话------

昨日奖励:喵了个汪S蜡笔小丸子天马行空2009浅蓝o感恩未来

今日就随便吧。

然后,求月票求月票,么么哒。

最后。

推荐大雪人文文《军爷谋婚:痞妻撩人》

【颜控毒舌撩人狂vs高冷腹黑闷骚男】轻松暖心婚恋爽文。

这是一个某女绞尽脑汁撩人的血泪史。

这是一个某男不动声色等着被撩的追妻史。

贝奕叶:骨灰级颜控腐女。

爱好:看个小黄文,欣赏个高清无码男男大战视频,外加调戏个英俊小哥,靓丽美女。

目标:用自己无与伦比的魅力将某男掰直。

结果:某个清晨,某女死鱼一样躺在大床上,妈蛋!说好的高冷基佬,无能不举呢?

人与人最基本的信任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