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64章 我也才知道,做小三都能遗传/枭宠重生之盛妻凌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宴会大厅。

夏绵绵一直挽着封逸尘的手臂,盈盈笑着,温顺的站在他身边,安静的听着封逸尘和丹木斯交谈,两个人相谈融洽,封逸尘如此不善言语的人,在商业的正常应酬下,也变得能说会道,如鱼得水。

这就是现实吧。

在不同环境的影响下,每个人都会成长到适合自己环境的模样,物竞天择,历史所然。

“对了,封太太。”丹木斯把目光放在夏绵绵身上,“我听小龙先生提起过你。”

“小龙?”夏绵绵蹙眉。

难不成还有大龙。

“就是大龙先生的儿子。”丹木斯解释。

果然还有。

夏绵绵忍住笑。

对于外国人的翻译她也是醉了,她当然知道丹木斯说的小龙是谁了,不就是龙一嘛。

她说,“是吗?小龙先生都怎么给你提起我的?”

“说你天资聪明,是经商的天才。还说他唯一的择偶标准,就是你这样的。”丹木斯直言。

夏绵绵转头看了一眼封逸尘,看着他就算是在应酬,也就是应酬的模样,绝对在他脸上看不到任何,你以为可以看到的不同神色。

她淡笑了一下,“承谋小龙先生谬赞了。”

“事实上,你确实很让人惊讶。自从打算入驻驿城发展之后,至少已经有了半年时间在留意驿城的商业经济,当然也会留意到驿城成功的商业人士,你就是其中之一。听说你上班时间一年不到,却在夏氏集团大放光彩。上次拿下驿城市政项目的所有细节我都看过了,我很佩服你在如此短的时间能够想得这么周全,层层击破,从容不迫。”

夏绵绵对于丹木斯如此直白的一个赞扬,多少还是有些羞愧。

想想当初要不是封逸尘的刻意想让,市政的项目还不知道鹿死谁手。

她依然笑道,“很高兴能够在丹木斯先生心目中留下印象,我很荣幸。不知道这份荣幸,是否可以让丹木斯先生在咋选项目合作伙伴的时候,优先考虑我们夏氏集团。”

“哈哈。”丹木斯笑了笑,“虽然你能力很出众,但我觉得封先生的实力更强。当然,现在不好下定论,还得看双方集团的一个投标情况,我个人不偏袒谁,最终看你们的投标结果。”

商场上的人,从来不会主动得罪谁,说的话也都跟打太极似的,打得还很好。

夏绵绵也不再多说。

封逸尘也客套了几句。

两个人就离开了丹木斯,去宴会大厅一边的角落,两个人站在一起,有点无所事事,就这么看着人来人往的大厅,到处都是人,封逸尘的父母自然也到了,她甚至还看到了封逸睿和封逸浩,以前这种场合,他们出现的时间不多。

她转头看着封逸尘,是有些诧异,“你堂弟们在那边。”

“我看到了。”

“他们怎么来了?”

“不知道。”封逸尘摇头。

夏绵绵总觉得封逸尘不可能不知道。

不过转念一想。

夏以蔚不也开始频繁的被夏政廷带出来了吗?!

年龄到了,自然就要做家族想要他们做的事情,比如传宗接代。

她眉头一紧,那一刻突然想到什么。

夏以蔚开始活跃在商圈是因为夏政廷很想培养他成为自己的接班人,所以凡是资源都会给得很多。相应的,封逸睿和封逸浩也开始这般,是不是和夏以蔚一样的原因,从而,成为了封逸尘的威胁。

当然,一切都是她的揣测,封逸尘什么都不会给她说。

两个人就一直站在宴会一角,彼此也不说话。

夏绵绵就是这么适应封逸尘,不知道是从小给她的阴影太深还是怎样,她习惯他的一切脾性。

宴会进行到一半。

宴会大厅舞池中,已经开始有人在翩翩起舞。

夏绵绵转头看了一眼封逸尘。

“你想跳舞吗?”封逸尘居然主动问她。

夏绵绵说,“不想。”

她不过就是想要看看封逸尘到底对什么有兴趣而已。

显然他对任何事情仿若都是将就,没有任何主动的情绪。

她转眸,看着不远处龙一从那边走了过来。

龙一把脚步停在他们面前,看都没有看一眼封逸尘,对着夏绵绵就说道,“我父亲刚和丹木斯先生谈完话,现在我带你过去。”

“好。”说着,夏绵绵就提着裙摆走向龙一。

手臂,却猛然被封逸尘一把拽住。

夏绵绵蹙眉。

封逸尘说,“没什么作用。”

“我知道。”夏绵绵推开封逸尘,推得有些费力,“但多接触一下加深点印象没什么不好。有可能这次项目不能成,但或许还有下次项目,商人不都是不会错过任何一个可以让自己成功的机会吗?”

封逸尘脸色冷漠。

夏绵绵真的很容易感受到封逸尘不太明显的情绪。

但她没搭理,她还是跟着龙一走了。

她也知道就算是单独见了丹木斯也不会对项目有多大帮助,但也会一无所获。

夏绵绵就感觉到身后的眼神,一直一直放在自己的后背上,挥之不去。

大概还会经历很多年,很多年生活在封逸尘的阴影之下。

她默默的处理着自己内心的情绪,让自己看上去波涛不惊,一脸平静。

龙一带着夏绵绵穿过了宴会大厅,然后走向一个长长的花到走廊,走进了一间私人的高级会议厅里面,丹木斯坐在沙发上喝茶,大概是有些累了,在歇息,身边有一个他的助理在和他用外国话谈一些无关紧要的话题,丹木斯看上去心情不错。

“小龙先生。”丹木斯从沙发上站起来,表示友好,他转头看着夏绵绵,“封太太我们又见面了。这就是小龙先生刚刚给我说的,让我一定要单独见见的人吗?”

夏绵绵笑道,“承谋龙一对我的照顾,他是希望我可以多多在你心目中留下一些好的印象,为我们接下来的项目合作,提供更多的机会。”

“小龙先生为了你,倒是连后门都想到了。”

夏绵绵说,“只希望可以感动到丹木斯先生。”

丹木斯爽朗的笑着,“如果在封尚集团和夏氏集团之间不相伯仲的情况下,我会优先考虑夏氏集团,总得给小龙先生一个面子。”

“谢谢丹木斯先生。”龙一恭敬道。

“不用这般客气,你父亲和我关系匪浅,能够帮到的地方我一定会尽力。”

“谢谢。”龙一再次说道。

丹木斯邀请夏绵绵和龙一坐下一起喝茶。

夏绵绵也没有拒绝,就在高级会议室里面,和丹木斯以及龙一闲聊了起来。

而此刻的宴会大厅。

封逸尘依然站在刚刚和夏绵绵一起的地方,眼眸就这么看着那个消失的方向。

“逸尘。”耳边传来,夏柔柔的声音,“之前说你忙,现在忙过了吗?我在那边看你很久了,看你变成一个人才过来的,想要陪陪你,又怕你嫌我烦。”

封逸尘收回视线,他抿了一口手上端着的那杯五彩斑斓的饮料,应了一声。

不温不热。

夏柔柔也已经不在乎封逸尘对她的态度了,她现在单纯的就只是想要靠近封逸尘,至于封逸尘对她什么态度,她不在乎。

她只知道,不管是心里的喜欢还是容忍不下那口怒气,亦或者对夏绵绵的嫉妒,她都一定要和封逸尘在一起,就算被封逸尘厌恶了,她也不会放弃。

她又主动开口道,“绵绵呢?刚刚不是和你在一起的吗?”

封逸尘的脸色明显有些变化。

他把高脚杯放在来来往往工作人员的托盘上,起身突然往宴会大门口走去。

夏柔柔看了看,迟疑了一下,然后跟着大步跟上了封逸尘的脚步。

她今晚好不容易来参加宴会,但就像被人遗忘了一样,没有人记得她。

她父母一心培养夏以蔚了,就把她一个人丢在大厅,不闻不问,她也不喜欢和一般的人交朋友,这么多年除了唐沁也没其他朋友了,而和唐沁在很早之前两个人的关系就疏远得彻底,上次唐沁在她生日宴上闹得笑话就是导火线,她对唐沁这个女人有了有色眼镜,就越发的不能成为朋友。

她一个晚上都在无所事事,全部的视线都放在了封逸尘身上,好不容易看到夏绵绵和居然和龙门龙一一起离开了,两个人看上去关系还不错,夏绵绵倒是能耐,什么大人物都能够招惹得起,但龙一这个男人,她也根本就不放在眼里。

她只是站在原地等待,等了好长时间看夏绵绵都不在才鼓起勇气走向了封逸尘,只希望可以多出现在他眼前,多吸引点他的注意力,她没想到封逸尘说走就走,她也不需要顾忌,反正也没有谁在乎她的举动,跟着追了上去。

凌子墨来得比较晚,因为这种宴会他打心眼里不喜欢,但又奈何是必须要出现,以表示对主人的尊重。

他一下车,就看到宴会大厅走出来的封逸尘,后面还追着一个夏柔柔。

他眼眸动了动。

封逸尘很少提前离开的。

他上前拦住他,“去哪里?”

封逸尘看了一眼凌子墨,冷漠的直接越过他的身体走了。

这货。

要不要这么不近人情。

他看着封逸尘冷漠的背影,看着夏柔柔拼命地追上……

这又是闹哪样?!

夏绵绵呢!

凌子墨完全看不懂了。

他走进宴会大厅,还是保持着他的绅士和礼节,一一的和商场上的人笑着招呼,客套。

穿上西装出没在上流社会,他也能一本正经。

这么在宴会大厅走了一圈,终于看到了宴会的主人出现在大厅,身边还跟着龙一和夏绵绵。

凌子墨越发的看不懂封逸尘和夏绵绵这对夫妻了。

这是公开,彼此出轨吗?!

他觉得他的想象果真太大胆了。

他端着一杯红酒,走向了丹木斯。

此刻到了大厅的夏绵绵和龙一,就自然的离开了丹木斯的身边。

“你好丹木斯先生,我是凌氏集团凌子墨,很荣幸接到你的邀请来参加你的宴会,我敬你一杯。”凌子墨主动开口,交际上的客套话也能在他正经的情况下说得很是绅士教养。

丹木斯对着凌子墨一笑,两个人碰杯,“凌先生客气了,我一直以为年轻人城府不够,到了驿城才知道,都是年轻人撑起一片天空。很佩服你这么年轻轻就能够接过凌氏这么大的企业。”

“多谢你的肯定,只希望这次在项目投标上,不会让你失望才是。”其实心里是知道,在封尚和夏氏极力相争的项目中,凌氏基本是炮灰,而他也对这个项目兴趣不大,他接手凌氏集团虽然有段时间了,但凌氏不管在内部还是在外部都不太稳定,很多人对他不信任应该的,他年龄太轻,所以此刻凌氏需要的是求稳,而不是盲目的扩大自己的领域,选择去做新的投资项目。

“我相信你们的实力。”

两个人客套了一番,待有其他商业人士过来敬丹木斯的酒之后,凌子墨适时的离开。

他觉得自己脸部都是僵硬的。

所以说他不喜欢来这种地方。

他左右看了看,看到了夏绵绵一个人。

她走过去。

夏绵绵也看到了凌子墨,总觉得整个人都不好了。

好不容易这货好几天没有出现在他们家里面祸害她了。

“封美颜都走了,你还在?”

“封美颜?”

“你不觉得封逸尘就是行走的美颜相机吗?”凌子墨对于对封逸尘的这个绰号甚是满意,“而且这般盛世美颜,完全能够匹配得上我对他如此高的外貌赞美,可惜了就是中看不中用。”

夏绵绵忍不住笑了。

封逸尘这货活该被人诽谤。

她说,“封逸尘走了?”

“嗯,走了,我刚刚来他就走了,我还捉摸着和他叙叙旧,多少天没有回你们那休息了。”

“……”你最好别回来。

“我捉摸着我们三也算是竞争关系,三个竞争关系的人都住在一个屋檐下……怎么都觉得有些说不清道不明,想想还是应该避避嫌,所以我回凌家别墅了,你们也不用再想我了,我的法师也做完了,哥有自己丰富多彩的生活。”凌子墨说得还很得意的样子。

夏绵绵真希望凌子墨的丰富生活不要停!

一停下来,又不是会祸害谁了!

“哦,不是说到封美颜离开吗?”凌子墨又拉回话题,“他和夏柔柔一起走的。”

“是吗?”夏绵绵眉头一抬。

“算是吧。”凌子墨说,“你和封逸尘吵架了?”

“你觉得我们俩是吵得起来的吗?”

“所以在生闷气。”

夏绵绵不想解释。

“其实逸尘很好哄的。”

“你哄过?”

“我猜的。”凌子墨说,“我总觉得你一个眼神一个笑容,他情绪就变了。这是我在你们家住了一个半月深有的体会,你没发现吗?”

“没发现。”夏绵绵直接拒绝这个理由。

她还没有这么大的能耐。

“愚蠢的人类。”凌子墨丢下一句话。

眼眸似乎是看到了一个猎物般,直接就走了过去。

夏绵绵往那边看了一眼。

小狼狗,又发骚了。

她回眸,默默的打量着宴会大厅。

封逸尘果真是走了。

夏柔柔也果真是走了。

她表示很平静,总之,对封逸尘的一切,她觉得就算是天大的打击,她也能接受。

比如。

封逸尘一夜不归。

宴会结束后,夏绵绵坐的酒店专属接送宾客的奢华轿车回家。

那个时候封逸尘没有回来。

而后她洗漱洗澡,躺在床上睡觉。

封逸尘依然没有回来。

到第二天一早,夏绵绵睁开眼睛,封逸尘还是不在。

所以,果真是一夜未归。

夏绵绵伸懒腰,表示很淡定。

但明显的,今早起得比平常早了些。

所以说一个月就会养成一种习惯,果不其然。

她洗漱完毕,换了衣服化了淡妆,下楼。

楼下,正好看到小南此刻站在房门口,一脸惊讶的看着才回来的封逸尘,“姑爷你是出门散步了还是才回来啊?”

封逸尘没有回答小南,直接往楼上走来。

刚走了两步,就看到了站在2楼楼梯口上的夏绵绵。

对视了一秒。

夏绵绵那一刻居然还笑了一下。

她在想上次她夜不归宿的时候,封逸尘是一个什么感受。

会和她一样的平静吗?!

她一步一步下楼。

封逸尘一步一步上楼。

两个人交错的那一秒,彼此都停了停脚步,但彼此都没有说话。

夏绵绵先下楼了。

封逸尘唇瓣,轻抿了抿。

“小南,帮我把我自己的房间收拾出来,重新换床单,把凌子墨用过的东西可以扔了。”

“啊?”小南诧异。

“凌子墨说以后不用来了,所以我回我的房间。”夏绵绵解释,也知道小南笨到无可救药。

“哦,可是……”小南有些想不明白,“你和姑爷不是一起睡得好好的吗?”

“并没有。”夏绵绵一字一句。

一个多月了都没有睡到,她还能有什么期待。

封逸尘此刻上了2楼,耳边的声音渐渐消失了。

他回到自己的卧室。

卧室里面,因为夏绵绵住了一个多月所以还能够看到她的一些东西。

他坐在沙发上,身体其实有些疲倦。

没想到一待就是一个晚上。

当自己回神过来的时候,天色都已经透亮了。

他很长一段时间没有这般的想念了,真的很长一段时间没有去想过了!

……

夏绵绵吃过早饭之后,封逸尘都没有从楼下下来,是补眠吗?

昨晚太累。

想想也憋了太长时间了,确实应该很累。

她承认她有些不滋味。

除去所有七情六欲,就单单外貌而言,夏绵绵也比夏柔柔好看了几百倍,封逸尘真的是眼瞎吗?!

还是说,封逸尘忍受不了她身上那么多的伤疤痕迹!

越想越觉得讽刺。

夏绵绵有时候也觉得自己,不够淡定。

不足够淡定。

“小姐,你今天好像心情不太好。”

“被人绿了你觉得呢?”

“神马?!”小南诧异。

“没什么,认真开车吧,今天别惹我就是。”

“可是……”

“都说了让你别惹我了。”夏绵绵不耐烦。

很不耐烦。

小南嘟嘴。

小姐都是吃什么炸药了。

车子到达夏氏大厦,夏绵绵调整了一下情绪,走了进去。

大办公室内,夏柔柔坐在自己的位置上,看上去在整理自己的东西,很认真的模样。

她眼眸看了一眼夏柔柔。

封逸尘果真是眼瞎。

夏柔柔也感觉到了视线,她抬头,抬头看着夏绵绵,那一刻明显的带着挑衅还带着得意的笑。

居然还自豪?!

做小三还真的有遗传。

夏绵绵不动声色的回到办公室。

好在这几天事情巨多,她也没有那个闲工夫去多想什么,一回到办公室就一头扎进了工作之中,一直到上午十点过,还没喘气,连秘书给她泡的咖啡都冷了她也没时间喝一口,只听到办公室门外响起敲门的声音。

“进来。”

何源出现在她面前。

“有事吗?”夏绵绵眼眸都没有抬一下,就看着电脑屏幕。

“我想你今天应该很忙。”

“私事还是公事?”夏绵绵直白。

“你的私事。”

“什么?”夏绵绵蹙眉。

“本觉得这个时候不应该来影响到你的工作,但外面实在谈论得厉害,你自己看看新闻头条吧。”

“怎么了?”夏绵绵越发的诧异。

发生了什么事情需要何源这般主动的来提醒她。

她拿出手机,点开新闻客户端。

一进去……

她眼眸顿了顿。

何源说,“你自己消化还是要我陪陪你。”

“你先出去吧。”

“嗯。”何源点头。

夏绵绵就这么看着头版头条的一则新闻,“豪门情缘不断,疑是封逸尘和小姨子旧情复燃。”

标题下面很清楚的能够看到两个人坐在一辆轿车上上,头部交错的画面,总之从镜头的角度,夏柔柔就是在亲吻封逸尘。

夏绵绵还手贱的点开了照片集,一共有4张,都是在封逸尘的轿车上,光线有些昏暗,但不难看出两个人的举止亲密。

夏绵绵往下看了看具体内容描述。

内容中将封逸尘和夏柔柔的情事拔了出来,说原本两个人是心有灵犀,互相喜欢,奈何豪门规矩,封逸尘不得不娶了门当户对的大小姐夏绵绵,两个人的婚姻看上去和睦温馨,实际上貌若神离,文后面还有内部知情人透露,说两个人之间连正常的夫妻生活都没有,就是典型的利益联姻,现在为了双方的利益沃森集团的项目关系,更是矛盾到了白热化。

夏绵绵就这么看着新闻,想了想者知情人知道的还真的不少。

她又手贱的点开了评论区。

“封逸尘居然还迷恋着夏柔柔,我不相信自己的眼睛!”

“一直觉得封逸尘和夏绵绵才是天生一对,夏柔柔又出来捣什么鬼!”

“我说小编,你一天没事儿就扒人家的家事儿,你都不怕遭天谴吗?!”

“作为吃瓜群众我就只是围观一下,坐等后续发展,不嫌事儿大!”

……

夏绵绵看得无趣。

她退出了新闻客户端。

封逸尘也有被人这么算计的时候。

她是不是应该骂他活该。

她放下手机,把注意力放在电脑屏幕上。

看着屏幕上密密麻麻的一堆事情要处理,整个人也莫名变得有些毛躁。

她突然放下鼠标,让滑动办公椅往后推了一点,靠在办公椅上突然觉得自己要喘口气。

她深呼吸,拿起电话准备叫秘书帮她重新泡一杯咖啡,手机电话却突然响起。

她看着来电。

给她打电话倒不是封逸尘,而是夏政廷。

这种丑闻,夏政廷最不能见,而且是关系到自己的两个女儿。

她接通,“爸。”

“你叫夏柔柔一起,到我办公室来!”

电话猛地挂断了。

耳边似乎还回响着夏政廷愤怒的声音。

她真是不想去解释这种事情,有什么好解释的。

她打起精神从座位上站起来。

自己老公出轨了,她还得去给别人解释。

她走出办公室。

原本应该一直在加班加点做投标的大办公室,此刻分明热闹了些,私底下议论纷纷,看着夏绵绵突然出来,立马就安静了,然后非常好奇的用眼神去瞄着夏绵绵,看着她直接走向了夏柔柔。

两姐妹会不会直接开撕……

想象就觉得很激动啊。

夏柔柔也看到了夏绵绵,刚刚被爆出来的新闻她也看了,故意没有露出任何情绪,反而还一脸委屈。

此刻看着夏绵绵也是如此。

夏绵绵习惯了夏柔柔影后级别的演技,直白道,“跟我去一下董事长办公室。”

夏柔柔可怜兮兮的看着她。

夏绵绵转身,先走了出去。

所有人也都目送着夏绵绵,然后看着夏柔柔小跑步跟上。

这是闹家变了,夏绵绵是要在董事长的面前告夏柔柔的状吗?!

豪门是非多,果然感情纠葛都和平常老百姓不太一样。

此刻一前一后走进电梯的夏绵绵和夏柔柔。

夏柔柔脸色一下就变了。

夏绵绵真想讽刺的笑一笑,但她没心情。

“你都不问我什么吗?”夏柔柔说,这般自以为是。

“有什么好问的,不就是你们家遗传吗?”

“你什么意思!”夏柔柔当然能够听得出夏绵绵的讽刺。

“我也是现在才知道,做小三都可以遗传的。”

“夏绵绵!你……”夏柔柔突然激动。

“电梯到了!”夏绵绵说。

说完,直接走了出去。

夏柔柔忍着一口怒气,跟着夏绵绵一起走进了夏政廷的办公室。

董事长办公室内。

夏政廷突然放下手机,在课桌上响起剧烈的声音,“新闻是怎么回事儿!”

夏绵绵看着夏政廷,没有说话。

夏柔柔也没有说话。

此刻如此大的脾气,谁都没有那么愚蠢的往枪口上冲。

“爆出来这些,对我们夏家有什么影响你们不知道吗?!”夏政廷声音又大了些,把怒火转向夏柔柔,“夏柔柔,你告诉我昨晚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儿!”

“我,我……”夏柔柔被夏政廷的脾气惊吓到说不出一个字。

“说!”夏政廷暴躁无比。

“昨晚上去参加宴会,逸尘说走就走,我看他心情不太好就上去关心了几句,没想到他说他送我回去,我也不好拒绝就答应了,然后就……”

“夏柔柔你是猪吗?你难道不知道封逸尘是你姐姐的老公,是你姐夫!”夏政廷怒吼。

这般不知廉耻,居然这般不知廉耻!

“我……”夏柔柔眼眶一红,“我也不想的,但是爸你明知道,当初是我和逸尘在一起的,后来你说让姐嫁给她就嫁了,我一直忍到现在,我一直忍着就是怕自己做什么出格的事情,但是我们互相都有感情,越会这般忍耐,终究会爆发的!”

夏政廷气得说不出一个字。

夏柔柔说,“我也不想对不起姐,我也不想对不起这个家庭,但是我真的很喜欢封逸尘,从小就喜欢,喜欢了很多很多年了……”

“这个世界上除了封逸尘就没有男人了吗?”夏政廷冷声问道。

“我也试过忘记,但是都已经一年了,我做不到啊!”

“夏柔柔,你够了!”

“姐,你成全我吧,成全我和逸尘吧。”夏柔柔突然对着夏绵绵,楚楚可怜的模样,她真想拍下来给封逸尘,让封逸尘看到夏柔柔对他的深情,然后成全了这对狗男女。

但她心底不好。

也不觉得被人逼宫到了这个地步,她就应该拱手相让。

她不是夏绵绵那死去的母亲,不会这般懦弱。

她压根没有搭理夏柔柔,只是非常认真的对着夏政廷说道,“爸,这件事情我觉得可大可小,现在最主要的就是解释谣言的事情,否则被人这么一直非议下去,舆论真的是一个很可怕的东西,对我们夏家的声誉影响很大。”

夏政廷点头。

夏柔柔哭哭啼啼的模样他真是受够了。

还是夏绵绵会认清大局,在如此情况下,知道解决问题最重要,而不是一味地沉寂在私人感情上。

他说,“你有什么好的方法吗?”

“之前我和封逸尘结婚,当初对外宣传的就是我们感情很好,封逸尘对夏柔柔只是妹妹一般的照顾,我们也不能在一年时间就打了自己的脸。”

夏政廷认可的点头,“你继续。”

“我想爆出了这则新闻,封逸尘那边也会顶不住封家的压力,不可能就真的对着媒体承认了他和夏柔柔的感情,尽管我和封逸尘确实没有什么感情可言,终究而言,封逸尘是一个理智的人,他不会不顾及他们封尚的利益。”夏绵绵真的很冷静,她说,“所以我会主动联系他,一起想办法破昨晚上的不和传闻,极力否认他和夏柔柔的关系,并传递出去我们的夫妻感情很好,不管外界信不信,久而久之,也就会不了了之。”

夏政廷是对夏绵绵的处理方法非常的认可。

“如果我们现在不去澄清,就算这则新闻消退了下去,留在大家心目中的还是封逸尘和柔柔之间的关系,时不时可能都会被人提起,对我们双方家族都没有任何好处。”夏绵绵补充道。

说明澄清这件事情的重要性。

“好,这件事情我就交给你去处理。”

“嗯。”夏绵绵点头。

夏柔柔站在夏绵绵旁边,真的是对夏绵绵嫉妒到了骨头里面了。

夏绵绵怎么就能够这么平静。

她现在真的是巴不得夏绵绵暴躁,疯狂,甚至打她,至少她可以让自己更加委屈更加可怜更加受伤。

夏绵绵不仅没有如此,反而没有因为感情影响到她的理智,一切都站在大局观上,分明甩了她几十条街。

她不能容忍。

不能容忍。

“夏柔柔。”夏政廷突然叫着她。

夏柔柔很快收回自己的眼底的恶毒,依然哭得梨花带泪,“你和封逸尘的事情我不想再说第二次,不管你有多喜欢他,以后要是再爆出这方面的新闻,我会好不犹豫的把你送出国外,让你永远也回不了这个家!”

“爸……”夏柔柔叫着他,整个人也有些惊吓。

“我没有开玩笑。”夏政廷一字一句,“还有,这件事情绵绵在处理,你给我安分守己一点。”

夏柔柔咬着自己的嘴唇。

凭什么夏政廷就这么偏袒夏绵绵。

她狠狠地看了一眼夏绵绵。

夏绵绵都懒得去看夏柔柔了。

“你们都出去吧!”夏政廷脸色终究不太好。

“是。”

夏绵绵走了出去。

夏柔柔看着夏政廷不近人情的模样,也不敢再多说。

夏政廷看着两姐妹的背影。

都是她的女儿,差距怎么就能这么大。

夏柔柔真的谁让他失望透顶。

他拿起电话,“晴天。”

“政廷,怎么了?”

“新闻看了吗?”

“我也是刚刚才看到,我没想到柔柔和逸尘之间还会这般……”卫晴天有些欲言又止,又无可奈何。

“不管怎样,你给我管好夏柔柔,要是再有这些事情发生,我不会看在你的份上把她留下来。”

“我会注意的,我会好好给柔柔说的。”卫晴天连忙说道。

“昨晚上是因为你说带着柔柔为了让她认识其他男人,我才让你带上的,现在却爆出这么大的新闻出来,我也不想追究你的责任,你也说夏柔柔年纪不小了,三个月时间,我要你给夏柔柔定一门婚事。”

“政廷,需要这么急吗?”

“留着夏柔柔也没有什么用,反而给我引起不少麻烦。你看着家世一般般就行了,也不用太挑。”夏政廷说。

说得那么随便。

卫晴天只得应了声。

心里也对夏柔柔有些恨铁不成钢。

跟着她这么多年,她教了她这么多,还是拿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倒是夏柔柔的结婚的事情,确实可以考虑了,不管最后怎样,夏政廷都不会让夏柔柔在和封逸尘的,她得断了夏柔柔这个念想!

……

夏绵绵从夏政廷那里,回到自己的办公室。

夏柔柔一路上到再也没有说什么,想来应该心里憋屈得很。

求而不得的滋味,她其实也懂。

她从自己的办公椅上站了起来,走向大大的落地窗。

对着封尚大厦,淡漠的看着那金碧辉煌的的建筑。

封逸尘现在在做什么?!

从新闻爆出了这么长时间,他没有打来一个电话。

她可不会觉得,封逸尘到现在还不知道自己有新闻了,就算他不知道,周围很多人会告诉他。

或许和她一样,在想这么处理这个新闻。

彼此之间,利益永远都会排在第一位。

她站了一会儿,终究转身,走向办公桌,拿起电话给封逸尘拨打。

那边接通,“嗯。”

“今晚一起在外面吃饭吧,你订餐,什么地方都行,我们谈谈怎么破新闻的事情。”夏绵绵说。

“嗯。”封逸尘应了一声。

“拜拜。”

“拜拜。”

终究,只需要把事情解决了就好。

------题外话------

昨日奖励:

知若yi:没有一次中奖(大哭);作者语:现在还哭不哭?

赵赵996:尘尘没有亲绵绵至少你就甭想月票了;作者语:感觉自己别威胁了。

虫子迷:久没有留言了,居然每天都在举行活动,好吧,今天该我了吧,鼓励我冒泡,咕噜咕噜咕噜咕;作者语:鼓励鼓励。

13500628095:封老师的幽默与常人不一样“避雷”“绝版”;作者语:谢谢你对封老师的欣赏。

喜马拉雅超人:我有一张小月票,宅,你猜我投不投?作者语:我猜你投。

今日问题:封老师会不会主动解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