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65章 夏柔柔也是这样亲你的?/枭宠重生之盛妻凌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封尚集团,总经理办公室。

封逸尘站在大大的落地窗前,看着对面的夏氏集团。

他脸上依然波澜不惊。

即使在前一秒才被他父亲叫到办公室狠狠的骂了一顿。

他拿起电话,按下熟悉的电话号码,出现了一个熟悉的人名。

终究,在自己还未按下拨打键的时候,那个名字突然就跳跃在了自己的屏幕上。

他听到她平静的声音说,晚上一起吃饭,然后一起想想怎么破这则新闻的事情。

他想过让媒体把这则新闻删掉,当一切都没有发生过,显然,用夏绵绵的方法更好,逃避有时候并不能解决问题,反而会让人以为当事人在心虚,认定了这个事实。

昨天晚上……

昨天晚上他确实没有发现有人在偷拍。

昨晚上他从宴会上离开,夏柔柔跟着他的脚步,然后上了他的车。

她说麻烦送她回去。

他不想和夏柔柔纠缠就答应了。

没想到,反而会被偷拍。

也或许昨晚上本来就没有心情去注意周围的一切,导致,疏忽大意。

封逸尘一直站在大大的落地窗前,直到下班时刻。

他准时下班。

这段时间经常加班,为了做沃森集团的项目。

他父亲说得很明白,这次的项目必须拿下。

他确实会拿下这次的项目,但并非他父亲想的那样,占尽了便宜。

但他此刻没有想得特备成熟,所以暂时不能告诉夏绵绵他的考虑。

他走进电梯,往停车场走去。

身边都是封尚集团来来往往也准备下班同事的眼神,大多看着他,有些畏惧更多的却是好奇。

封逸尘的脸上永远都不会有任何反应。

他开着车到达夏氏集团,车子停靠在大门口,给夏绵绵发了个短信,“我到楼下了。”

夏绵绵看着短信内容,缓缓,她收拾办公桌上的东西,提着自己的手提包下班。

本来就忙得不可开交了,沃森项目的事情让她焦头烂额,此刻却不得不去处理封逸尘的风流事,她心里其实并没有自己表面上这么平静,甚至有些毛躁。

她控制住自己的情绪,在众目睽睽之下下班,直接走向了封逸尘的小车内。

坐在副驾驶室,拉过安全带。

她甚至没有看封逸尘一眼,眼眸一直看着前方的道路,“我们去哪里吃饭?”

“西甲牛排。”

“叫媒体了吗?”

“嗯。”

“好。”夏绵绵点头。

在她给封逸尘打电话的时候说商量怎么破新闻的事情,其实不需要商量,只要让媒体拍到他们亲昵举止,让别人知道他们关系很好,两个人并没有因为今天的新闻而影响到他们的感情就行。

车子一路走走停停。

封逸尘没有开口说话,总之也是不会给她解释的。

一天时间没给他打电话,这个时候也不会期待他能多说什么。

车内安静无比。

到达目的地。

夏绵绵眼尖的看到了驻点的狗仔,眼眸转移了视线。

封逸尘将车子停好之后,下车走向副驾驶室,为夏绵绵打开车门。

夏绵绵对着封逸尘一笑。

曝光在媒体下,她开始对他喜笑颜开。

她下车,亲昵的挽着他的手臂。

两个人看上去有说有笑的走进了西甲高档牛排餐厅。

餐厅环境优雅,很适合浪漫约会。

他们选择了一个靠窗边的位置。

餐桌上点了蜡烛,一顿烛光晚餐,显得甚是温馨。

“想要吃点什么?”封逸尘拿起菜单,一边询问夏绵绵。

“我都可以。”

“那就来两份至尊小牛排,开一瓶红酒。”封逸尘说,“再来一些你们这里的招牌小甜点。”

“好的,封先生。”服务员恭敬无比,拿着菜单离开。

突然又剩下彼此两个人。

这个餐厅人不多,非常的雅静。

夏绵绵眼眸随意的看了看,就看到了不远处的一桌狗仔。

她淡淡笑了笑。

笑着,在烛光下美得如梦似幻。

她说,“你安排得还很周到。”

封逸尘应了一声。

夏绵绵真的觉得两个人很容易冷场。

她只得又找了话题,“这些媒体都是提前说好的?”

“有些是,有些不是。”封逸尘直白,“联系了媒体,但媒体之间大多数都有内奸在彼此的媒体公司,一般一个媒体有了内部消息,很多媒体都知道了。这个餐厅里面的狗仔,应该不少于3家新闻媒体,而我只叫了其中一家。”

“也就意味着,我们现在的举动,如果太过生硬,还有人都看在眼里。”

“嗯。”

夏绵绵有时候这么蓦然一笑。

所以今晚的晚餐还得做足了戏。

她直白,“你找点话题吧,我没说的了。”

如果不说话,两个人这么看着彼此,饭局冷场,反而显得尴尬,反而让人更加确定,他们只是在做戏,倒是进一步确定了封逸尘和夏柔柔的关系。

“沃森集团的项目准备得怎么样了?”封逸尘开口。

找的话题……

夏绵绵承认,她确实有些打击过度。

其实她更希望封逸尘说说关于昨晚的事情,但仔细一想,有什么好说的,还不就是那样,封逸尘承认了,和现在他们这么看似甜蜜的吃饭,不是在自相矛盾,甚至在彼此打脸吗?!

她回答他,“正在进一步核算投标金额。我猜想你们封尚集团应该会拿出超过20亿的金额来参与这次的投资。”

“我父亲很看重。”封逸尘说,“在此基础上可能会增加,而且预算基本没有,特别的上限。”

“意思是我想要拿下这个项目,很难。”

“很难。”封逸尘点头,“夏氏集团的一个财务情况,我初步做了一个预算,上次市政项目开发案,应该垫资了30亿左右,当然这其中包括从你们手上拿到项目的承包公司的一些垫付金额,除去应该也还有20来亿的资金在流动,加上你们之前的其他项目牵扯,夏氏集团应该有100亿左右的资金还在市面上流转,也就意味着如果你们再拿出20个亿的流动资金出来运作此次项目,对你们夏氏的整体运作而言并不是好事儿。加上,国际温泉项目拿出来的投标书中明确说了,此时只是第一期的一个开发,后期开发项目如果再启动,还会在此基础上做更大的投资,一般情况这个投资应该会等到第一期的项目完工之后才会开始,但也很有可能,以沃森一贯财大气粗的做事风格,很容易在半途就启动下一个项目,如果这样,夏氏集团一再的投资下去,牵扯的资金太大,很容易面临企业最不想发生的事情。”

夏绵绵没想到封逸尘对夏氏的财政状况这么了解。

这段时间她基本都在核算夏氏的一个内部情况,只是因为需要才会去思考封尚会有多少投资,倒是没有想过这么深入分析过,只是很清楚,封尚现在的能够拿出来投资的资金流比他们夏氏大,就算是银行贷款,银行也会在了解两家公司的实际财务状况下,优先考虑封尚集团。

“我没想到你对夏氏这么了解。”夏绵绵笑了笑。

她貌似是斗不过封逸尘的。

封逸尘说,很直白的说道,“我建议你们夏氏放弃。”

“我也这么建议过。”夏绵绵也不想和封逸尘争执,在商业上,她需要向封逸尘学习更多,“我对我们夏氏的财务分析和你说的差不多,我不建议我们再拿出更多的资金来投资项目,项目太多,牵扯太广也不好管理,但夏政廷不同意,只因为见不得你们封尚得了便宜。”

“野心太大很容易翻船。”

“但就算这次投资,也还在夏氏集团的能力范围内。只是稍微有些力不从心,还没有到不能负荷的地步。”夏绵绵说,“所以夏政廷还敢去冒险,顶多就是,利润少一点而已。”

“我只是提出我的建议。”封逸尘说,“至于最后你们会怎么选择,那是夏氏的事情。”

“总之谢谢你的提醒。”夏绵绵笑了笑。

也算是今晚没有白白浪费这顿晚餐。

至少明白了她和封逸尘的差距。

封逸尘已经可以把夏氏剖析到这个地步,最后猜出他们的投标金额是多少,应该也不会难到哪里去。

她觉得这次项目,基本就是毫无胜算了。

正时。

服务员开始上晚餐。

两份牛排摆放在他们面前,一瓶高档红酒。

封逸尘让服务员给夏绵绵倒了一杯,自己喝了柠檬水。

两个人静静的吃着晚餐。

不远处的狗仔一直在有意无意的看着他们。

当然是听不到他们的谈话内容的。

彼此之间又剩下了刀叉的声音,变得安静了起来。

“封逸尘,说说昨晚的事情吧。”她抬头一笑。

本来就是为了表现的,总不能一直冷场下去。

刚刚谈了会儿工作,此刻是不是也可以谈点私事。

封逸尘切着牛排的手顿了一下,他抬眸,“你还有兴趣知道吗?”

“觉得可以聊聊。比如夏柔柔在床上的时候,是不是表现得比我更好,她身体摸上去比我的更加滑嫩?”夏绵绵微笑着,真的仿若在说别人的八卦一般,笑得还很好看。

从狗仔的角度看过去,他们吃饭的氛围就是温馨的。

两个的互动也没有可以做作,显得特别的自然。

时不时的,夏绵绵还笑得特别好看。

封逸尘敛眸。

夏绵绵就知道,这个男人什么都不会说。

绝对不会说。

其实也没什么不能说的。

“你喜欢夏柔柔床上的哪一点?”夏绵绵继续询问。

就是故意这般固执。

“故作清纯的模样?”夏绵绵继续笑道。

而她是不是太放荡了。

所以封逸尘才会这般排斥。

男人有时候也很奇怪,像封逸尘这么闷的性格,应该会喜欢在床上比较听话的女人。

夏柔柔的听话,她完全可以想象。

躺在封逸尘的身下,绝对半点都不会反抗。

想到那个画面……

她就真的吃不下了。

她放下刀叉,毫无胃口。

就不知道为什么,封逸尘会喜欢和夏柔柔上床。

夏柔柔被人轮奸的事情,他应该不知道吧,否则以封逸尘这种人的尿性,她觉得他可能会有精神上的洁癖。

所以上次让龙一的人去强奸了夏柔柔,封逸尘可能真的不知道。

知道了应该会阻止。

她还以为,他是在默许。

怎么可能默许她去这么陷害夏柔柔。

她转头看着窗外,看着驿城的城市夜景。

封逸尘对夏柔柔到底什么感情?!

就是因为小时候的温暖,让他就能够一直纵容,纵容夏柔柔做的所有一切,包括陪夏柔柔上床?!

她想不明白。

想不明白的是,封逸尘整个人。

“再吃点。”耳边,是封逸尘的淡淡的磁性嗓音。

她也知道,这个时候如果不多吃点,狗仔会怎么揣测,总之媒体绝对不会放过任何一个细节,然后加以描绘加以扩大宣传。

夏绵绵深呼吸一口气,回头,看着认真吃着牛排的封逸尘,又拿起了刀叉。

这次她吃得有些快。

喝了两杯红酒。

只想早点结束。

演戏不是她的专场,那是夏柔柔的。

而她真不屑和夏柔柔用同种方式。

吃过晚餐,封逸尘结了账,又开着车载着她一起回家。

车子开得不算快,但也不算慢。

车子开到地下车库。

连这里也顿了狗仔。

狗仔到底都是怎么进来的!

夏绵绵其实很好奇狗仔这个职业,真是无所不能。

车子停下,两个人却没有第一时间下车,就是彼此沉默着在车上坐了一会儿。

夏绵绵深呼吸一口气。

有些要做的过场,就是需要去完成。

她抽调安全带。

让封逸尘主动,不知道得等到什么时候,而她并不觉得他有那个耐心一直和他在一个空间里面,一直持续,他还半天憋不出一句话。

她靠近封逸尘,脸对这脸。

封逸尘低眸看着她。

看着她突然近距离的脸颊。

“夏柔柔昨晚也是这么亲你的是吗?”夏绵绵说,看着他好看的脸蛋,一直那张完美的唇瓣。

这一刻,突然就有点下不了口了。

她都不知道,封逸尘有没有刷牙。

万一还有夏柔柔的骚味怎么办?!

她怕恶心。

她鼓起勇气,正准备亲上去的时候。

只听到耳边封逸尘说道,“是。”

是?!

夏绵绵讽刺。

而下一秒,后脑勺突然被一只大手托住,“但没有这样。”

话音一落。

唇瓣紧紧相贴。

夏绵绵只觉得后脑勺一个用力,唇瓣就紧贴在了封逸尘的唇瓣上。

还是那个熟悉的味道。

她就感觉封逸尘今晚的主动,有些异常。

她甚至还未反应过来,他的舌头就霸道的伸进了她的唇舌之中,很深入的纠缠,让她那一刻几乎是无法抗拒的,必须间都是封逸尘的味道,还是他的味道。

他吻了她很久。

不放过她的唇瓣,不放过她唇齿舌的没有个地方,甚至一直在舔舐,一直是深吻,狭窄的车内空间在满是情欲,夏绵绵甚至还觉得封逸尘的身体都在变化,没有碰到任何地方,但就是恍惚觉得,他在变化。

他们的吻,貌似他一直在疯狂。

好久。

他放开了她。

那一刻她已经呼吸不过来了,对于封逸尘突然的野蛮和粗鲁,让她半响都没有反应过来,导致呼吸已经变得,急促不已。

而他就放开她那一秒,眼眸还深深的放在她的嘴唇上。

没有打开车门下车离开,没有像以前很多次那样,基本是上一秒和她吻得如胶似漆,下一秒就冷漠无比,就像刚刚接吻失控的那个人,不是他一样。

他修长的手指,轻轻的擦了擦她的嘴角。

嘴角上,还有他们彼此亲吻时的唾液。

所以她是不是也要礼尚往来的,帮他也擦拭干净。

这种言不由衷的接吻,不管过程多美好,但实际都是让人恶心的。

她甚至觉得应该那资金来擦。

念头刚起。

唇上又是一软。

软软的,这次还很温柔。

她就这么木讷的看着封逸尘突然又靠近的脸颊,就木讷的感受着,刚刚才激烈过的唇瓣上一轻,轻轻的,被人舔舐,轻轻的,那般温柔。

他舌头舔过她唇瓣的每一寸,缓缓,才又拗开了她的唇瓣,将自己的舌头又伸了进去。

这次的亲吻,变得很轻却异常的亲昵。

夏绵绵甚至觉得,这一刻的封逸尘让她急促的不再是呼吸,而是心跳。

心跳频率一直在她的胸口,持续不停。

她就说,封逸尘这个男人的美色没有人拒绝得了。

她觉得,如果封逸尘再这么下去,她可能真的会翻身直接把封逸尘压在身下,然后让狗仔直接拍一幕幕车震,可能最后更有说服力。

可最后的最后,她还是放弃了。

她还尽量压抑着自己不去回应。

任由封逸尘在她的唇齿在她的口腔中,纠缠不清。

终于。

封逸尘放开了她。

彼此看着彼此的时候,夏绵绵看到了封逸尘眼中的情欲,没有掩饰。

她这一刻反而在想,昨晚上他和夏柔柔是不是也是这么开始的。

而昨晚上封逸尘不用压抑自己,今晚上,面对她的时候,就会克制。

她说,“下车吧,戏都做足了。”

封逸尘看着她的眼眸在那一刻似乎是闪烁了一下。

他说,“我和夏柔柔没什么。”

这个时候突然解释。

夏绵绵也不知道该怎么去接受这个,到底是不是事实的事情。

她说,“嗯,都过去了,总之……”

夏绵绵觉得,她好像对封逸尘和夏柔柔之间的事情也没有那么大兴趣了。

“总之,你高兴就好。”夏绵绵直白。

她也不能要求封逸尘什么。

封逸尘眼眸直直的看着夏绵绵。

夏绵绵转身了。

整件事情就到此为止,不管是处于怎么样的心情,她都不想再纠结。

夏绵绵打开车门下了车。

一个狗仔立刻影藏在了一辆车之后,刚刚是看得太投入了吗?所以都忘了要躲藏。

夏绵绵睨了一眼,在封逸尘也下车后,两个人一起走进了电梯。

电梯关过来。

彼此又是沉默不语。

夏绵绵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和封逸尘的关系真的越来越远。

封逸尘对她越来越沉默。

她本来还打算让封逸尘爱上她,然后她再以牙还牙什么的,想想都很痛快。

但像是毕竟不是偶像剧。

电梯到达,两个人一前一后走进家门。

小南看着他们一起回来倒是有些吃惊,她看了一眼封逸尘,然后鬼鬼祟祟的跑到夏绵绵身边,有些话想问又不敢问。

夏绵绵看封逸尘已经上楼了,才转头对着小南,“你想问什么?”

“就是今天的新闻……”

“就是你看到的那样。”夏绵绵解释。

“所以小姐才会说今天心情不好让我不要惹你是吗?”

“总之你别惹我。”

“嗯。”小南猛地点头。

其实夏绵绵只是不想小南聒噪不停。

她起身直接上楼。

刚走了两步。

“小姐。”小南突然小声叫着夏绵绵。

那模样就怕真的惹到了她。

“怎么了?”

“你不是让我帮你把你房间有凌少爷的东西都收拾扔了吗?我都做了。”

“好。”以后她也不可能和封逸尘睡一张床上了。

“我还把姑爷房间里面你的东西都收了过来。”小南说。

其实今天本来没有打算这么做的,她还是希望小姐和姑爷能够睡在一起,但今天上午的新闻真的是太气人了,一气之下就全都做了!

“嗯。”夏绵绵点头。

小南做事情,倒是该细心的时候,很细心。

“然后在收拾房间的时候,我在姑爷的床头上发现了一盒避孕套……”小南声音有些小,脸蛋红彤彤。

夏绵绵脚步顿了顿。

正常两夫妻之间有避孕套很正常,比如不想怀孕的时候,自然得用这东西。

但在封逸尘的房间里面,倒真的是一件大新闻。

“我捉摸着这个东西可能是小姐的,所以我帮你放在了你的床头柜里面。”小南说,脸蛋更红了。

意思就是,所有人都看得出来,是她一直想要侵犯封逸尘。

她淡淡笑了一下。

也什么都没有解释,上了楼。

打开自己房门,拉开床头柜,里面真的放着一包还未开放的避孕套。

封逸尘准备这种东西,给谁的。

当然不会是给她的。

他明知道,她和他上床就是为了孩子。

她其实很淡定,想了想,起身走向封逸尘的卧室。

敲门。

是真的不想撞见不该撞见的画面。

房门打开。

封逸尘出现在门口。

那一刻,自然就看到了她手上的那盒避孕套。

夏绵绵说,“小南说在你房间找到的,以为是我的,所以就收回到了我的房间。”

“嗯。”封逸尘看着避孕套,点了点头。

“拿去吧。”夏绵绵把避孕套递给他。

封逸尘接过来,然后捏在了手心。

依然不作任何解释。

“是昨晚没有用完的,还是直接没用?”夏绵绵问。

问出来的时候,也觉得自己真的有点搞笑。

她说,“我随口说说。”

“夏绵绵。”封逸尘叫住她。

“嗯?”

“在你心目中,我的信任度在哪里?”

“没有。”夏绵绵直白。

封逸尘看着她。

夏绵绵说,解释道,“因为看不透你,所以压根不敢信任你。”

封逸尘薄唇紧抿。

夏绵绵回到了自己房间。

她躺在大床上,耳边恍惚还一直环绕着封逸尘低沉的男性嗓音。

问她,信任度的问题。

她没有骗他,也不是在故意赌气。

她看不透这个男人,所以从不敢相信。

反正,早晚分道扬镳。

反正,早晚阴阳相隔。

……

翌日一早。

夏绵绵起床,坐在马桶上看新闻。

她和封逸尘一起吃饭在车上接吻的新闻就被爆了出来。

又上了头版头条。

标题是,“力破不和传闻,封逸尘夫妻情比金坚。”

情比金坚,这都能想出来。

这些媒体人眼瞎吗?哪里看出来他们的感情比金子还坚固。

他们就是奔着金子去的。

她翻了翻一些评价。

有些人说是故意的,故意炒作,有些人说是故意秀恩爱,有些人说还是这对才是官配。

好的坏的都有。

夏绵绵看了一会儿觉得无聊了,就起身去洗漱,然后换好衣服化好妆出门。

门口处,封逸尘也正好从卧室出来。

“早啊,封老师。”夏绵绵一笑。

封逸尘眼眸顿了顿。

有时候,他甚至是害怕夏绵绵如此对他。

他连头都没有点,大步的直接走离她的身边,直接出了大门。

小南看着封逸尘的背影,回头看着自家小姐,“姑爷这也是怎么了?”

“谁知道呢。”夏绵绵伸懒腰,心情看上去还不错。

就是昨晚想通了一些事情。

觉得自己从醒来那一刻到现在,好像有点偏离了自己设定的轨道,想明白之后,就不那么纠结了。

还一身轻松。

她吃过早饭之后,去了夏氏大厦。

夏柔柔今天没有来上班,倒是稀奇。

夏政廷在上午时刻把她叫进了他的办公室,“新闻我看过了,效果还不错。”

“嗯。”夏绵绵点头,一笑。

“不管怎样,在你和封逸尘还是夫妻期间,尽量关系和谐一点,不要传出什么不好的绯闻,对我们夏家不好,特别是如果那个绯闻还和夏柔柔有关,让外界怎么看我们夏家!”

“好。”夏绵绵口上答应,心里却在想,封逸尘和夏柔柔的勾当,她能怎么阻止。

“我已经给你小妈说了,给柔柔安排了相亲,三个月内让柔柔嫁人。”

“这么快?”夏绵绵也有些惊讶。

夏政廷倒是真的不留情面,只要威胁到自己的利益,什么事情都做得出来。

对他而言,夏柔柔的婚姻幸福,就真的不值得他好好考虑吗?!

夏柔柔活得也不算很好。

想到这里,她当然不会可怜。

毕竟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

她只是有些痛快。

以前夏绵绵遭受到的一切,总算让夏柔柔自己亲身体会了。

夏柔柔确实体会到了。

她真的受够了。

她今天一早本来打算去上班,还未出门,就被她母亲堵在了卧室里面,强行让她重新换衣服,今天不用上班,今天直接去相亲。

凭什么啊!

凭什么。

她为什么要去和自己不喜欢的人相亲。

这个世界上除了封逸尘,她谁都不要。

“够了夏柔柔。”卫晴天一字一句,“从夏绵绵凭着自己的能力交给了封逸尘之后,你就没有资格再嫁给他了,就算封逸尘和夏绵绵离婚你爸也不会允许你再嫁给他,除非你想自己毁了自己。”

“但是我就是喜欢封逸尘,我谁都不喜欢,我就喜欢他。”

“夏柔柔,你到底还要不懂事到什么时候,是打算你爸把你真的撵出这个家门,我们再也见不到更好吗?!说直白一点,你终究是女儿,你没有夏以蔚可以传宗接代的资本,你爸说不要你,就能不要你。你还不知道自己现在处于一个什么立场吗?以夏绵绵现在的能力,你觉得你爸还会对你更好?!”

“可是妈……”

“妈也是为了你好。我给你安排的相亲都是你绝对看得上的门户。这也是我前段时间想了很久,而对方也考虑了很久才答应下来的。”卫晴天说,“我做的一切都是为了让你让以蔚可以堂堂正正的在上流社会生活下去,你不要走了妈的后尘,我虽然现在看似风光,但还是经常被人非议,这样的事情,我不希望还发生我自己亲生女儿身上。”卫晴天一席话说得夏柔柔,无法反驳。

她只能哭,一直哭。

“柔柔。”卫晴天温柔了些,“你也看到今天早上的新闻了,你费尽心思,买通了媒体跟了你一年多,就是为了让媒体拍到你和封逸尘在一起亲昵的画面,终于拍到了,结果好吗?不仅触怒了你爸,现在夏绵绵和封逸尘轻轻松松就能把新闻平息了下去,你真的何必要把自己陷入这样的泥沼之中,何苦呢?你听妈妈的话,好好去相亲,妈可以肯定,你绝对能够看上对方。”

“我不会的,妈。”夏柔柔哭着,委屈到不行。

为什么每次都是这样,不管她多处心积虑,最后夏绵绵就是可以这般轻松的迎刃而解,还会插她一刀。

她咽不下这口气,“妈,我实在是不想看到夏绵绵好过,她凭什么可以这般幸福,凭什么啊!”

“所以你的执着只是因为见不得夏绵绵现在的得意了?”卫晴天一字一句。

“是。我就算不能再嫁给封逸尘,但我也不想夏绵绵好过,我就和夏绵绵同归于尽,我也不想看到夏绵绵这么得意忘形的样子!我受够了,妈,我真的受够夏绵绵了,我恨不得杀了她,就算是一命换一命,我也想杀了这个女人。”

“你确定?”卫晴天一字一句。

“嗯。”夏柔柔坚定的点头。

“所以,这门婚事,你一定要答应。”

“什么?”

“就是为了让你打击夏绵绵的。”卫晴天邪恶一笑,“没有他更适合你了。”

“你说的谁?”夏柔柔蹙眉。

“封逸尘的堂弟,封逸睿,封尚集团封老爷子的排行老二的孙子。”卫晴天说,“嫁进封家,拿走夏绵绵在封家的锋芒,这是妈妈目前能够给你想到的最好的方式。”

夏柔柔沉默。

封逸睿,她连长得什么样子都记不清楚了,当然也肯定是见过的。

但让她嫁给封逸尘的弟弟……

“而这也是,让你离封逸尘可以更近的方式,你自己好好想想。”卫晴天引诱。

“好。”夏柔柔一口答应,“只要可以弄死夏绵绵,让我做什么都行。”

“这才是妈的乖女儿。凡是不要一味地执着某一件事情,我们可以换很多种方式,让夏绵绵不得好过。”

“嗯。”夏柔柔重重的点头。

……

封尚集团总经理办公室。

封逸尘坐在办公室里面,眼眸看着屏幕,却并没有处理工作。

沃森集团项目的投标方案基本已经确定,对他而言,想要做一份完整的项目投标稿,只要用心,一点不难。

从小给予他太多的教育和实践,让他比同龄人,优秀太多。

安静的办公室里面,电话铃声突然响起。

他看了看来电。

“BOSS。”那边恭敬无比。

“嗯。”

“夏柔柔和封逸睿在相亲。”

“好。”封逸尘点头。

“这段时间你让我们一直跟封逸睿一家人,是不是因为封逸睿一家对BOSS存在了威胁?”

“没有。”封逸尘说,“他们成不了我的威胁。”

“是我多虑了。”

“你们继续跟踪他们,有什么最新消息给我及时汇报,不要打草惊蛇。”

“是。”

挂断电话,封逸尘从办公椅上站起来。

项目不能丢,但要送夏氏一份大礼,这份大礼,由封逸睿来送。

……

一周过去。

夏绵绵终于将自己手上的项目做最后一次的工作汇报。

这次,选择的单独汇报。

沃森集团那边传来消息,说封尚和凌氏集团因为个人原因希望将投标的时间延期至两周之后,询问了夏氏集团的意见,夏氏当然表示同意,这个项目就多了点时间准备。

而准备得越充分,夏绵绵越是觉得,这个项目不能投。

“董事长,我对公司财务这一刻做了一个分析,如果我们拿出30亿的投资,按照沃森给我们的分成来算,我们最快的回本时间也需要7年及以上,但我评估了以前我们很多的项目,从近十年来看,最长的项目回本也不会超过5年,爸,这个时间真的太长,资金链对我们而言,拉扯得也太深了点,虽然不足以影响到我们夏氏的一个正常运作,但终究不是一个很好的投资方向。”夏绵绵直白。

夏政廷脸色黯然。

其实自己不是不清楚,就是无法接受封尚集团这般的欺压他。

夏绵绵看着夏政廷的表情,“我觉得我们可以猥琐一点。”

“猥琐?”夏政廷脸色一沉。

“我们可以抬高我们的投标金额,让封尚误以为我我们势在必得,实际上是故意让他们用高价来投资这个项目,真正得到项目之后,封尚根本就没有多少利润,反而让他们的资金压了上去,虽然看似从我们手上夺走了项目,但真正吃亏的到底是谁,明眼人都能够看出来。而且这么做除了给封尚集团一个教训之外,还能够给沃森集团一个人情。”

“怎么说?”

“沃森集团白白的捡了那么大一个便宜,都是商场上的人,他难道还看不出来是我们故意在做吗?!”

夏政廷眼眸一紧。

“这是我能够想到的一举两得的事情。”夏绵绵说,随后又说道,“但有一个实际问题也要考虑。”

“什么?”

“我们能够想到,封逸尘可能也能想到。”夏绵绵一字一句。

所以,她真的不知道封逸尘那天给她说的封尚预算无上限话,是不是也是在引诱她,入局!

------题外话------

月票,求月票,小宅歇斯底里。

再不投月票就过期了。

另外。

昨天的奖励,前天的奖励明天宅发。

今天大家继续评论,小宅挑选,明天一起。

这两天太忙了,爱你们么么哒!

爱你们……

月票月票月票~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