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66章 正面交锋(3)不怕弄丢绵绵吗/枭宠重生之盛妻凌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们能够想到,封逸尘可能也能够想到。”夏绵绵说,说得直白无比。

她其实不知道封逸尘会不会,给她设局。

而在商业竞争中,这样的案例无处不在,且屡屡发生,别说是两亲家的关系,就连亲兄弟之间,两父子之间,这样的商业斗争也都是司空见惯。

夏绵绵的话确实让夏政廷也有些沉默了,沉默着似乎是在思考。

夏绵绵也不多说,就安静的等待夏政廷,等待他的吩咐。

“暂时先用30亿的投标金额,其他关于你说的那些,等我想清楚了,再通知你。”夏政廷说。

“是。”夏绵绵恭敬无比,“那我先出去工作了。”

“绵绵。”夏政廷有突然叫住她。

“嗯。”

“你和封逸尘之间的关系,现在还很差吗?”

“总之不好。”夏绵绵说得直白,“上次也爆出了封逸尘和夏柔柔之间的事情。说句实话,封逸尘可能对夏柔柔比对我更好,说不定封逸尘还能够给夏柔柔一个面子。”

“不会。”夏政廷一口否定夏绵绵的想法,“商人不会因为任何人而妥协,封逸尘虽然涉入商场的时间不够久,但商场上的交际和手腕,却真的是让人不得不忌讳。这点,以蔚不知道还要学多少年。对了,这次怎么没有叫以蔚一起!”

一说到夏以蔚,夏政廷就有些冒火。

“我不是没有考虑到要叫以蔚,我也是真心实意很想以蔚可以早点上手早点接过爸爸的工作,爸也能早点退休,累了大半辈子,你也应该歇歇了。”夏绵绵说得好听,“但我考虑到这次的项目保密性比其他项目都要重要,所以没有叫上以蔚一起,我不是不相信以蔚,但以蔚和柔柔是双胞胎,两个人从小关系就好,柔柔有时候比较没有理智,我怕以蔚一个心软就把我们的商业机密透露给了柔柔。爸,我不是针对柔柔,但我也不得不去担心,柔柔和封逸尘的关系,会不会把一些不应该给封逸尘说的事情说了出来。也当我自私吧,我不想我们辛苦做了那么多的东西,因为一点点外界的原因就被彻底的崩盘。”

“嗯,你的考虑也不是没有道理。”夏政廷点头,是觉得夏绵绵做事情越渐的成熟老练周到。

夏绵绵微微一笑。

发展到现在这个地步,针对夏柔柔绝对会得到夏政廷的认可,夏柔柔好长一段时间的表现确实让夏政廷彻底失望了,所以此刻说点夏柔柔的坏话,还能够有推波助澜的效果,当然更重要的是,她确实不希望这次和封尚集团的正面交锋是因为他们的机密泄露而导致的惨败,她不想留下遗憾,即使,她并不觉得自己有任何胜算。

“对了爸,你前段时间不是说小妈在安排柔柔相亲吗?事情进展得怎么样了?”夏绵绵关心道。

“具体我也没有多问。这段时间这么忙,哪里有时间管夏柔柔的事情。不过你小妈做事情我都是放心,说了三个月之内要定下来,就一定会定下来。”夏政廷对卫晴天的信任,倒是毫无掩饰。

夏绵绵笑了笑,“嗯,我也是随口问问,其实柔柔年龄也还好,早点晚点都不太重要。”

“我是想把她嫁出去了,在家里净给我惹麻烦。”夏政廷的口吻明显带着些不好的情绪。

夏柔柔终于也有这一天。

想当初,当年的夏绵绵,在夏政廷的心目中,可能也是如此。

所以,受尽欺负,受尽委屈。

她眼眸闪过一丝狠烈,转瞬即逝。

她说,“爸,那我出去了,我等你答案。”

“嗯。”夏政廷微点头。

夏绵绵回到自己的位置上。

夏柔柔近段时间都没有来上班,今天来了。

夏绵绵捉摸着,夏柔柔可能已经相亲成功,否则卫晴天应该不敢放夏柔柔到这里来,但卫晴天又没有主动给夏政廷说起相亲的事情,这之中一定隐藏了什么,现在的夏绵绵,面对着卫晴天那一对母女甚至连带着夏以蔚,她都带着有色眼镜,甚至不敢掉以轻心。

她回到自己办公室。

刚坐下。

门外响起敲门的声音。

“进来。”

夏以蔚推门而入。

夏绵绵对着他一笑,“以蔚,你找我有事情。”

不管任何时候,夏绵绵对夏以蔚都是一脸笑意,显得特别的温柔可亲。

夏以蔚当然也不相信夏绵绵对她完全的好,不过捉摸着他是夏家唯一的继承人,夏绵绵想要讨好他也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姐,你去找爸过项目投标书了吗?”夏以蔚口气也还算好。

大概是卫晴天教的,让他在台面上不能对她争锋相对。

毕竟现在她还是夏政廷面前的红人。

她笑了笑,“是啊,刚刚去给爸过了项目了,但最终结果依然没有定下来。”

夏绵绵有些叹气。

“为什么没有叫我一起?”夏以蔚口气并不太好,甚至有些咄咄逼人的感觉。

夏绵绵也不知道夏以蔚怎么就可以这般的理直气壮。

在职场上,夏以蔚就是一个小职员,夏绵绵至少是个二级经理,夏以蔚就仗着自己是夏氏集团的太子爷,理所当然的觉得所有一切事情都要经过他。

夏以蔚的自大总有一天会自食其果。

夏绵绵当然也不会和夏以蔚起了正面矛盾,解释道,“刚刚是有些着急就直接去找了爸,我谁都没有叫,其实就是一个投标金额而已,而且爸一直没定下来,我想叫着你也是浪费你的时间,等确定了,我会通知你的。”

“姐你明知道我这次很想帮帮你,下次你有什么工作,我希望你可以带上我一起。”说的话还算有礼貌,但口气却是无比强硬,那感觉就像是夏以蔚在安排夏绵绵似的。

夏绵绵不计较,一口答应,“好,下次我记得叫你一起。”

“嗯。”夏以蔚点了点头。

然后很坦率的出去了。

夏绵绵看着夏以蔚的背影,有些讽刺。

对她而言,夏柔柔夏以蔚都成不了威胁,就只有卫晴天。

想办法把卫晴天弄下去,才是正解。

这么一想,杜文娜和夏政廷之间基本又没有任何交集了,杜文娜在勾引夏政廷这条路上,走得真的不太顺,近段时间又在一直忙着沃森集团项目的事情,根本就无暇去管其他事情。

夏绵绵深呼吸一口气。

所谓商场如战场,她甚至觉得比战场更加的,折磨人心。

而此刻的封尚集团。

封逸尘也在一本正经给封铭威以及杨翠婷汇报沃森项目的事情,他说,“现在的情况,按照我们最优的方案,可以投标的金额在20亿,而按照目前现在的一个局势,夏氏集团的紧紧相逼,我预计他们会提高百分之五十的投标金额,也就是30亿。”

封铭威点头,“夏政廷那只老狐狸,绝对会这么干。几年前有过一次交手,当时夏政廷为了打压我们封尚集团,见不得我们的发展,硬是在一个投资项目上基本上零利润率硬生生的抢过了我们的投资项目,而夏政廷的狗屎运又特别好,那个项目大发,还让他狠狠的赚了一笔。现在想想都有些咽不下这口气。”

“最稳妥的投标金额是提升到38亿,我预估,夏氏集团能够拿出来的最高投标价格是35—37亿之间,超过这个数字,他们夏氏集团的财政会有危机,夏政廷不敢冒这个险。”

“那就38亿!”封铭威一口咬定,“前几年的事情我不想在发生。而且以现在沃森国际温泉项目的前景来看,投资38亿也能回本,甚至还有可能有利润的空间。”

“但也有一个需要考虑的点。”封逸尘说,“我们超过市场价格的达到几乎百分之百的投标,对我们企业本身而言,确实是一件不划算的事情,如果夏氏集团真的是势在必得,我们就算多花点钱,抢下这个项目也算是争了一口气,但如果夏氏集团是为了故意抬高价格让我们白白把这些资金积压在这个项目上,就有些得不偿失了。”

“很有可能。”夏铭威认同,“夏政廷什么都可能想得出来,为了不让我好过,怕我们封尚集团超过他们夏氏的地位,什么阴险狡诈的事情都做得出来。如果真的入了夏政廷的意,让我们白白浪费了十八个亿去拿下这项目,倒是在商场上,被笑话的又是我们自己!”

“嗯。”封逸尘点头。

“所以你现在有什么打算?”封铭威询问。

这些年,封逸尘在公司基本上能够独当一面,也是封逸尘这几年的能力,才让封尚集团的发展节节高升,企业价值紧逼夏氏这第一集团。

“我目前也在考虑阶段。”封逸尘说,“一方面考虑到项目的势在必得,一方面也会考虑是不是夏氏集团故意放出的烟雾弹,让我们把自己给陷了进去。”

“还有一周时间就要投标,你一定要拿出一个决定出来。”

“嗯,我会再想想。”封逸尘点头。

“你和夏绵绵之间的关系,就不能打听到什么出来吗?”封铭威突然开口道。

封逸尘说,“应该不能,夏绵绵口风很紧。”

“结婚这么久,你们之间的关系到底如何?”

封逸尘沉默了一秒。

“你别告诉我你还在想着夏柔柔!”封铭威愤怒,“你是一个理智的人封逸尘,你明知道现在我们家局势并不好,我现在虽然代理着董事长的位置,但实际大权全部都掌握在你爷爷手上,你爷爷想要把这个公司交给谁就是谁的,这些年你二叔一家也逼得紧,现在封逸睿和封逸浩也开始被安排着频繁出入商界之中,可想是有了行动。昨天晚上,你爷爷叫我到他的书房,又问了问你生孩子的事情,还顺便给我提了提说封逸睿现在开始在相亲了,也有打了成家的打算。甚至还让我在公司多提拔封逸睿。”

封逸尘默默地听着,承受着他父亲的怒气。

“你爷爷并不是一定要让我提拔封逸睿,就是在提醒我,你要是再不有点成绩出来,不管是工作还是生活,很有可能就会被其他人取缔。而你爷爷现在看重的倒不是我们这一辈的能力,反而是很看重你们这一辈的能力!”封铭威说得很是激动,“我就只有你一个儿子,我把所有希望都寄托在你的身上,你别让我对你太过失望,我和你妈废了好大的劲儿才坐上现在的位置,别到了你这里就功亏一篑了!”

“是。”封逸尘点头。

“你和夏柔柔的事情……”封铭威似乎一直耿耿于怀,“最好给我断干净点。当初你和夏绵绵的结婚我就给你说得明白,以后夏家会认的媳妇只有夏绵绵,就算是夏绵绵最后和你离婚了,也不再可能会是夏柔柔,我们封家不会让这种丢人现眼的事情发生。”

“嗯。”封逸尘又是点头。

封铭威习惯了自己儿子不多言的性格,但也明白他儿子想得比谁都清楚。

他使了一个眼色给自己妻子杨翠婷。

杨翠婷点头。

“出去好好想想项目的事情,下周5的投标,我希望我们能够有一个最好的解决方案。总之不能让夏氏集团得了便宜,绝对不能!也不能让他们算计了我们!”封铭威说道这里的时候,又是一阵咬牙切齿。

“是。”

封逸尘起身离开了封铭威的办公室。

杨翠婷跟着封逸尘一起出来的。

“逸尘,你跟我来我的办公室。”扬翠婷说。

她的办公室就在封铭威的隔壁。

封逸尘跟着走了进去。

他坐在杨翠婷的对面。

杨翠婷显得温柔了些,“你爸给你说的那些,你真的要好好考虑。”

“我知道。”

“妈清楚你对夏绵绵没有感情,但你不笨,一眼就能够看出来,夏绵绵比夏柔柔聪明了不止一倍,这也是当初你会答应最后娶夏绵绵的原因。到现在,既然已经娶了,就不要再想其他事情。你爸也说了,就算以后你和夏绵绵因为各种关系离婚了,最后也不可能还会让你和夏柔柔在一起,当然……我是无所谓,但看局势,夏柔柔可能也不一定会等你。”杨翠婷说。

封逸尘抿唇。

“你应该也知道,封逸睿和夏柔柔在相亲的事情。”杨翠婷看着他。

封逸尘点头,“嗯。”

“进度好像还不错。”杨翠婷说,“女人的心很容易变得,特别是一直等不到,就会真的变得彻底,相信妈,以后你能遇到更好的。”

“好。”

“其他我就不多说了,从小你就什么事情都想的很明白。”杨翠婷说道,“关于项目的事情,这次一定不能再有闪失了,你爷爷都看在眼里,而封逸睿这段时间的发展明显是在故意针对你,你自己要有分寸。”

“是。”封逸尘点头。

“出去忙吧。”

封逸尘离开杨翠婷的办公室。

他走进电梯,去自己的办公室。

习惯性的会站在落地窗前,看看对面的大厦,看着那烫金的大字,“夏氏集团”。

他就这么默默的站了好一会儿。

随手拿起电话,拨打。

“封美颜,你居然舍得主动给我打电话,你居然舍得主动给我打电话!”那边重复了两遍,看上去是真的兴奋过度。

封逸尘显得自然冷静很多,“这次沃森集团项目的事情,你们凌氏准备得怎么样了?”

“你是打算套我的商业机密了?”那边故意说道,又觉得很好笑的说道,“我能怎么准备,反正投标都是陪同,早晚是炮灰,我就随便准备了一下,你突然问我这个,要干嘛?”

“没什么。”封逸尘说。

凌子墨觉得封逸尘可能抽风。

“好好准备。”封逸尘又说,然后准备挂断电话。

“喂。”凌子墨叫住他。

当然,他对项目什么的没有多大的疑问,这等好事儿,目前局势看来是不会落在他的身上的,他就是很好奇前几天封逸尘的花边新闻。

他说,“你还在和夏柔柔藕断丝连吗?”

“没有。”

“那天的新闻怎么回事儿啊?我虽然一直没来得及问你,我捉摸着我问你你也不会回答我,但今天你既然都主动给我打电话了,我觉得我还是有必要关心你一下。”

“我和夏柔柔没有什么。”封逸尘的口吻冷漠中,带不耐烦。

“是借位吧,我这火眼金睛,一眼就看得出来。”

“嗯。”

“那你给夏绵绵解释了吗?”凌子墨说,“女人很在乎这个的。”

封逸尘捏着手机,没有说话。

“你别告诉我你都没有解释!”凌子墨惊呼。

他其实解释了,但夏绵绵并没有留意。

那句“但没有这样”,就是在说,他没有和夏柔柔亲吻。

“你不解释,夏绵绵一定会误会的。你这么喜欢夏绵绵,你就不怕把她弄丢吗?”耳边又是凌子墨大叫的声音。

“我还有事儿。”

“喂!”

凌子墨看着“通话结束”的字样,有些暴躁。

真是为好不得好。

倒是……

凌子墨邪恶一笑。

他刚刚说封逸尘那么喜欢夏绵绵,封逸尘居然没有反驳。

他就说封逸尘爱惨了夏绵绵,有时候夏绵绵的一个情绪变化,那厮都能因为而有所动容,这么多年,他从来没见过封逸尘对夏绵绵几乎是……小心翼翼。

越是小心翼翼,那货就越沉默。

搞不懂什么性格。

凌子墨放下电话,拿起面前的投标书。

之前封逸尘让他和他一起给沃森集团发一个函,说什么要推迟两周进行投标,他不明所以,总之哥们让帮忙他肯定会全力以赴,他这本投标书都准备好了这么久了,反正也就这样,他也不想管了。

他随意的又看了几眼,逮到下班时刻就打算准时下班。

“表哥。”办公室的房门突然被人推开,凌小琳一脸兴高采烈的模样。

凌子墨有时候甚至是看着凌小琳就跑的。

他这表妹粘人的功夫,简直让人受不了。

奈何他又只有这么一个表妹,又不能真的对她做什么,还得小心呵护着,这世上他也没几个亲人了。

“表哥,你打算下班吗?”凌小琳娇嗔着走过去,带着撒娇的口吻。

手很很自然的抱着凌子墨的手臂,整个胸口都贴了过来。

凌子墨有些无语。

凌小琳年龄也不小了,就算他们是兄妹是亲人,但男女还是授受不亲,他当然对她表妹没有任何冲动,不管在外面怎么乱来,基本的道德观还是有的,他就是特别不自在凌小琳这般的亲近他。

他们从小就住在一起,当初爷爷还在的时候,小姑和凌小琳也跟在一起住,有段事件,在他和居小菜没有离婚的时候,居小菜也住在那栋别墅里面,但他小姑和凌小琳都不喜欢她,他爷爷也偏心居小菜,就让他们搬了出去。

搬出去之后,其实凌子墨就更自由了。

他甚至经常夜不归宿,后来老爷子去世了,他和居小菜就彻底分了居,其实当初住在一个屋檐下也没睡一张床上,后来也不想装腔作势就又搬回了凌家别墅,搬回去和小姑以及自己表妹住在一起。

他小姑和表妹自然是欢喜得很,两个人都不喜欢居小菜,巴不得他们早点离婚。

但搬回去也存在一个特别实际的问题,就是她表妹经常在家不穿文胸就穿一条睡裙在家里到处乱走,他有时候都觉得尴尬,更尴尬的是,偶尔半夜凌小琳还会钻进他的被窝,故意抱着他睡觉。

拜托!

他特么也是男人,不会有想法但不代表不会有反应。

他每次把凌小琳撵走的时候,凌小琳还特别委屈,说小时候都是这样的,两个人还一起洗过澡。

小时候丁丁都没长全!

总之他对凌小琳是真的有些害怕了,到后来基本都是半夜回家,然后回去就锁门,都不知道自己在自己家还在防什么。

“表哥,你今晚也会很晚才回家吗?”凌小琳一直询问,不管凌子墨回不回答,都能够特别自若的拉着他的手臂,亲热无比。

凌子墨推开凌小琳说,“晚上我有局了。你先回去。”

“不要啦,除了上班时间,我都很少看到你了。我妈也在念叨,说你整天都见不到人影。在公司你也忙,我们也忙,根本就没时间和你好好说话,你就不能回家吃饭吗?”凌小琳撒着娇。

“我今晚真的有事儿。”就是本能的拒绝凌小琳。

“表哥。”凌小琳跺脚,有些生气。

“乖啦,你和小姑先回去。”凌子墨安慰。

“不要啦,不要。”凌小琳整个身体几乎是贴在了他的身体上,“我就是想和表哥在一起,我就是想要表哥陪着我。”

“小琳,你听话。”

“不听不听。”凌小琳一直在凌子墨身上扭动,带着娇嗔。

凌子墨无语。

从小凌小琳就跟着小姑一起长大,没有父亲,以前有爷爷照顾着,现在家里面就只有他一个男人了,所以对他比较依赖他其实也能理解,所以很多时候对凌小琳都是纵容,也不会给她发什么脾气。

就是着太粘人了,让他浑身不在。

“不管了,要是表哥不回家,就带着我一起出去吃饭,我也想认识认识表哥的朋友。”凌小琳说,“我妈说我年龄也不小了,也应该成家了,我到现在都没有男朋友。”

“你想得出来!”凌子墨突然声音很大,怒气十足。

“怎么了?”凌小琳诧异的看着他。

“我那帮猪朋狗友,除了会玩女人什么都不会,让把你介绍给他们,我又不傻!”凌子墨狠狠的说道,“你绝对不能和我那些朋友交往!”

“嗯。”凌小琳听着,笑得很灿烂。

她就知道他表哥是在乎她的。

“但是我还是很想和表哥一起去玩,你就带上我吧,我发誓我不会看上你的朋友的,我就是想要知道表哥都是怎么玩耍的,你就带上我吧,我保证我会乖乖的。”凌小琳又开始撒娇。

凌子墨又是一阵无可奈何。

他说,“那你跟着我去吃饭,吃完饭我就送你早点回去。”

“好。”凌小琳得逞,笑得开心无比。

凌子墨叹了口气。

算了,也就这么一个表妹,他不对她好,谁对她好。

等以后她嫁人了,他就摆脱了。

他带着凌小琳一起下班,然后和几个朋友一起吃了饭。

凌小琳长得还是挺可爱的,有点小家碧玉,还特别会撒娇,说话都是娇滴滴的,带着些上流小姐的矫揉造作,反而会让凌子墨的猪朋狗友些看多了夜场女人的风骚劲儿后,对这种又有了新鲜感。

凌小琳的人气瞬间就很高,大家都在给她献媚,让她优越感十足。

当然凌子墨放了话,他表妹谁都不能碰,这点,大家还是都懂,就不过是喝酒助助兴。

吃过晚饭之后。

凌子墨就打算送凌小琳回去了。

凌小琳死活不走,非要跟着他一起去,在几个猪朋狗友的起哄下,凌子墨又妥协了,想着反正自己的地盘,凌小琳也不会吃什么亏,就带着她去了国际鎏金会所。

凌小琳当然来过这些地方,她能玩的东西也很多,不过在自己表哥面前,能有多纯洁就有多纯洁,弄得凌子墨心里还内疚不已,他可不想凌小琳踏上他姑姑的老路,还是希望她找个正当人家嫁了最好,不门当户对也没关系,反正他有那个能力让她表妹衣食无忧。

“来来来,表妹,哥哥敬你一杯。”

“他不喝酒。”凌子墨直接说道,“她喝白开水,你要敬就敬,不敬就算了。”

“……”一个哥们无语。

这也太护短了。

“那我和你喝。”

凌子墨也不推脱。

所有要和她表妹喝酒的人,全部都和他大喝特喝了起来。

其实凌小琳想喝。

看自己表哥态度这么坚决,也不敢喝酒。

她陪在她表哥身边,看着他们喝酒,有些无趣,又唱了几首歌,还是觉得无趣,就走出包房打算随便逛逛。

这种地方不喝点酒助兴,真是无聊死了。

她刚走了两步。

突然就碰到了一个熟人,在走道上,正面相对。

“居小菜!”凌小琳看着面前的女人。

这女人真是阴魂不散。

居小菜也很无语。

她来夜场的时间这是第二次,第一次碰到了凌子墨,第二次碰到了凌小琳。

她是不是真的和凌家人八字不合。

“你居然来这种地方,你居然会来这种地方,你有事什么好货色!”凌小琳讽刺无比。

“你也一样。”居小菜声音平静。

凌小琳一怔,半响反应过来,居小菜这是在骂她。

她不爽,“我又不是一个人,我是我表哥带我一起来的。”

所以凌子墨也在这里了。

居小菜现在觉得,她就算是听到这个名字,也会莫名的烦躁,莫名的排斥。

她什么都不想说,去不想去洗手间了,她直接回了包房。

凌小琳看着居小菜如此冷漠的样子,真的是一肚子火气。

而且不得不承认,居小菜现在好像真的长好看了……

反正,表哥和她也已经离婚了。

反正表哥现在也对居小菜恨之入骨,她根本不把居小菜放在眼里,她也对自己构不成什么威胁。

此刻回到包房的居小菜,甚至是很想拿起包就走。

驿城这么大,她都能够在这里碰到居小菜,而鎏金国际会所这么小,说不定就撞到凌子墨了。

“居姐,你去哪里了?”聂含蓝上前叫着她,“大家都在等你喝酒呢,你可不要走。王哥又谈下了一个官司,大家都在给他打气,你作为老板可真的不能走。”

“但我真的喝不下去了。”居小菜说,“晚上回去还得做一个备案,你们继续高兴,账都记在我的头上。”

“居姐。”聂含蓝拉着她,“我们也不让你喝酒,你就坐坐不就好了吗?是不是?”

她问着其他人。

其实夜场玩乐,基本上多喝了点酒,就会不停的让人别走,不管这个人在这里面是不是合群,就是会拉着她不准走,大概是为了想要人多气氛更好,而她也就是凑足人气的角色。

如果今晚没有撞见凌小琳,如果今晚不知道凌子墨在这里,她一定会奉陪到底,就算是不喝酒也会陪着他们,还考虑到会把酒醉的他们都送回去,但是现在这一刻,她真的一秒都不想待。

凌子墨好不容易消失了两个月了。

她不想这份宁静又被破坏。

“居姐。”聂含蓝叫着她,还略带撒娇。

居小菜犹豫了一下,实在也不好一口拒绝,一想到凌子墨,她咬牙,“这样吧,我把这里的酒喝了,你们放过我行吗?”

其他人看居小菜都说到这个地步了,也都不好再多说。

而且从来没有看过居小菜这般豪迈过,她指着的那个大酒杯,可是一瓶啤酒的量,那是为了助兴拿来拼酒的。

“那就这么说定了。”居小菜看大家都没再多说。

她拿起那大杯酒,深呼吸一口气,咕噜咕噜的就喝了下去。

这种滋味……有苦难言。

居小菜喝完之后,差点没有当场吐出来。

她忍了又忍,放下酒杯。

在所有人正打算欢呼鼓掌的时候,身后突然响起一个熟悉的嗓音,“没想到这么能喝。我都以为你是滴酒不沾。”

居小菜有些无语,所以她刚刚喝了那么大杯啤酒,到底是为了什么。

她稳了稳自己的情绪,也在让自己缓冲很不舒服的胃部。

“子墨,你怎么来了?!”聂含蓝很是激动,她上前直接靠近凌子墨,显得特别亲热。

都有2个月没有见到凌子墨了,她以为凌子墨已经把她忘记了,心里还一直在愤愤不平,但也知道自己对凌子墨也奈何不了,只得放弃去主动找他。

凌小琳此刻站在凌子墨的旁边,看着这个如八爪鱼一般的女人缠着他表哥,眼神一下就不好了。

她狠狠的打量着聂含蓝。

长得也不好看,身材也没有自己好,居然还敢往他表哥身上靠。

而他表哥居然没有拒绝。

凌小琳心情很不悦。

刚刚不过就是出来走了一趟,还没回去他表哥就追了出来,让她不要乱跑,她就随口说一句刚刚碰到居小菜了,她没想到他表哥就丢下他那么大一帮哥们,直接找服务员查到了居小菜的包房就过来了,她刚开始还以为他表哥是为了居小菜,现在这一刻……

莫非是为了眼前这个丑女人!

居小菜没有转头去看门口已经走了进来的两个人,她拿起自己的包,说道,“你们慢慢玩,我就先走了。”

“我才来你就走。”凌子墨说,“这里不欢迎我?”

“怎么会?!”聂含蓝连忙说道,“大家都认识你,和你都很熟,怎么可能不欢迎,居姐是因为有事儿才会说想走。”

“我是真有事儿。”

“是吗?”凌子墨看着居小菜。

这是多久没见到了。

2个月有了吧。

他的生活又开始丰富多彩了,又开始回归正道了,居小菜在他心目中也不过如此嘛,看来还真的是法事有用!

他笑了笑,显得魅力无穷,“既然你有事儿,我也不会强留了你。”

“你玩好。”居小菜松了一口气。

“走之前……”凌子墨故意拉长语气。

居小菜看着他。

“走之前,居小姐是不是应该礼节性的和我喝一杯?”凌子墨故意说道。

居小菜咬唇。

她知道凌子墨是故意的,就是见不得她好过。

她酒量到底如何,凌子墨就算再不把她放在眼里,这么多年应该也知道。

她说,即使胃里面已经在翻滚了,还是开口道,“那我敬凌先生一杯。”

“还是刚刚那种杯子吧,我喜欢那尺寸。”凌子墨说,“你喜欢吗?”

尺寸这种形容词……

居小菜没多想,倒是一个屋里面的人都笑得故意。

“嘿,你们都想哪里去了!”凌子墨笑着。

整个房间都在笑。

污段子在夜场多么的司空见惯。

居小菜融入不了。

她蹲下身体开始倒酒。

倒完酒才发现,一杯居然就能装一瓶,她没怎么喝过酒,都不知道这些酒杯的容量,怪不得刚刚差点都没有当场吐出来,现在如果再喝下去……

她值得硬着头皮,端起两个酒杯,对着凌子墨说道,“我敬你。”

凌子墨看着面前两大杯啤酒。

他接过酒杯,没有立刻和居小菜干杯,反而淡淡然的开口道,“你敬我什么?”

“……”这不简单就是一句酒桌上的潜台词吗?!

“敬我在你面前消失了2个月?”凌子墨说,看着居小菜一字一句,说得不温不热,“然后喝完这一杯之后,再继续消失?!”

------题外话------

最后两天了,求月票!

前天奖励:Liqingkong、霖霖妈咪、市井小草、喜马拉雅超人、yldb

特别奖励:Mini冰可乐(毕竟我被月票收买了)

昨天奖励:

A流风之回雪:封绵这关系怎么一点进展也没有,而且越来越糟(小宅告诉你,暴风雨前都是这般宁静的)

刘碧云:我投了你好多次月票,作者大大也给我一个奖吧(好吧,我被收买了)

越越宝贝:每天追啊追,不够看,想着养上10天,一次看过过瘾,结果……?6张月票已奉上(宅谢谢亲的支持)

花瑾少年HELLO:今天又投了一张月票,不选我,我也不能咋滴!(好啦,宅选你)

qquser9224969:感觉要来点小高氵朝了(你的感觉是对的)

今日问题:小菜会怎么回答凌小猪?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