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67章 你不过就是我玩过的女人之一/枭宠重生之盛妻凌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幽暗的包房中,分明应该特别的吵闹,此刻却出奇的安静。

居小菜看着面前的凌子墨,看着他对她总是如此嚣张的模样。

她说,“凌先生说笑了,我们之间本来就没有什么交集,谈不上消失不消失。”

意思是,就应该老死不相往来。

凌子墨就这么瞪着居小菜。

听到居小菜好听的嗓音又说道,“我听说凌氏集团这次在投标沃森集团的国际温泉项目,所以是希望凌氏集团会有一个好的结果,提前恭喜,敬你一杯。”

一番话,倒是说得落落大方。

凌子墨听到耳朵里面却觉得讽刺。

“没想到居小姐还这么关心我们凌氏的发展。”凌子墨说,眼神依然没有任何收敛的,直直的看着居小菜。

“全驿城的人都知道而已。”居小菜解释。

凌子墨讽刺的笑了。

居小菜也不需要在乎他的任何情绪,说,“总之,我祝凌先生的项目马到功成,我先干为敬。”

话音一落。

居小菜抱着那一大杯啤酒就咕噜咕噜的喝了起来。

凌子墨看着她的模样,分明有股冲动想要阻止居小菜这么不要命的喝酒方式,但最终,却还是冷眼旁观,冷眼的看着居小菜真的一口气将手上一大杯啤酒全部喝光了。

喝光之后,她还能非常清醒的说话,也没有在意凌子墨手上那一大杯啤酒半点都没有动,她笑盈盈的对着所有人,总是这么一副,对谁都亲和无比的样子,她说道,“你们慢慢玩,我先走了。”

“居姐。”聂含蓝叫着她,“你没事儿吧。”

从来没有看她如此豪迈过。

“没事儿。”居小菜笑着。

笑着,拿起包就直接走了。

不想再说任何废话,因为……憋不住了。

她一口气跑出了包房了,跑出了国际鎏金会所。

一到大门口,忍不住,蹲在一个角落就哗啦啦的吐了出来。

不受控制的吐得撕心裂肺。

一口接着一口,停都停不下来。

她也不知道自己吐了多久,除了胃里面难受得厉害之外,脸头脑都是不清醒的。

第一次尝试这么酒醉。

她甚至都觉得自己不再是自己了。

她蹲在地上,隐忍了很久。

尽管胃里面依然一直不舒服,尽管头很痛很晕,她还是能够保持自己最后的一丝理智,理智的知道,此刻应该回家。

缓缓地,她让自己站了起来。

刚起身。

“吐完了?”身后,又传来,挥之不去的声音。

所以,凌子墨在后面,看她如此模样,看了多久。

他见不得她的好过,此刻该是很爽吧。

她深呼吸一口气,转身看着站在面前的凌子墨,看着他杵在她的面前,比她高了很多的身体,居高临下的看着自己的一身狼狈。

她越过他的身体,当没有发现他的存在。

手臂突然被凌子墨一把拉住。

喝酒后,居小菜觉得自己此刻真的没有了力气,全身都在发软,而就算她没喝酒,她也推不开凌子墨。

“放开我。”居小菜说。

“不放。”

“放开我!”居小菜声音大了些。

纵然是喝了酒,脾气爆发也有说服自己的借口。

“我不放!”凌子墨一字一句,狠狠的说道,“你能奈我如何?!”

我能奈你如何?!

居小菜真的觉得很讽刺。

是啊,她能奈何得了他吗?!

由始至终,她都在躲,小心翼翼的躲避他,而他却从未想过放过她。

她说,“凌子墨,你到底想怎样?”

“你觉得呢?”

“我不知道,我不知道你突然消失又为什么要突然阴魂不散。刚刚喝酒的时候你问我是不是敬你继续消失,我现在告诉你肯定的答案,是,我希望这杯酒是绝交酒,从此以后你走你的阳光道,我过我的独木桥,我们老死不相往来行不行?!”居小菜说得有些激动,甚至是吼出来的。

能不能就不要缠着她了。

她真的很厌烦。

是厌烦!

她现在连听到他的名字,浑身都觉得不舒服,每一个细胞都在排斥。

“妈的居小菜,你以为我真的很想看到你似的,你以为我麻痹真的舍不得你了?!我他妈那么多女人,还缺了你一个,别把自己看得太重要了,你他妈也不过是我玩过的女人之中的其中一个而已!”凌子墨气得真的很想掐死居小菜。

对,这个女人也不就是他上过的那么多女人的其中一个。

有什么好在他面前嘚瑟的!

这个女人就他妈不应该出现在自己眼前。

他不看到她屁事没有,他可以自己玩乐可以自己过自己多彩的生活,他过得很爽。

这个女人一出现,他就像突然中邪了一般,对整个世界都在暴躁不安!

这个女人果然有毒。

有病毒。

“那就请凌先生高抬贵手,别再玩我了。”居小菜说,说得真的很平静,“我没什么值得你玩的地方,你别再我身上浪费时间。”

凌子墨真的是一直在压抑。

他也不明白自己为什么对居小菜,会如此的不受控制!

其实这么多年,也不是遇不到拒绝自己的女人,对于那些不知好歹的女人他做了什么。

云淡风轻的一笑,反正他又不缺。

唯独对居小菜,唯独这个女人对他的态度,让他真的很想暴走。

他狠狠的看着居小菜。

狠狠的看着面前这个,分明已经酒醉到脸蛋红润,身体摇晃但说出来的话就是可以冷静得吓人的女人。

他刚刚看到居小菜跑了出来,什么都没管就跟着追了出去。

在夜场混了这么长时间,他一眼就能看出,居小菜喝多了。

果不其然,刚走到大门口,就看到她跑到一个角落,撕心裂肺的吐了出来。

他站在她身后站了很久。

好几次想要上前又退后了。

他就是来看笑话的而已,居小菜喝醉了管他屁事,他就是来看居小菜不得好过的。

他果然自己在给自己挖坑。

每次想要看居小菜狼狈不堪,每次都是把自己气得疯狂吐血。

“我先走了,麻烦请凌先生放手,同时希望你以后,再也不要出现!”居小菜一字一句。

一字一句说得清清楚楚。

“妈的,居小菜!”凌子墨觉得居小菜不说话还好。

一说话,又刺激到他的某根神经了。

你让劳资不出现,劳资偏要出现,还偏要,加深印象的出现。

他把居小菜拽得更紧。

那一刻手臂一个用力,一个回拉。

居小菜身体本来就没有什么力气,猛地一下撞进了凌子墨的怀抱里面,硬生生的撞在他坚硬的胸膛上,还未来得及感受反应,只感觉自己的下巴被凌子墨强迫性的抬起来,甚至手指狠狠的你捏得一疼,下一秒,一道薄唇印在了她的唇瓣上,粗鲁而疯狂的亲吻着她嘴唇,舌头直接伸进她的口舌之中,强势到无法反抗。

“唔……”居小菜排斥,本能的在排斥。

她受够了。

好像不管她说什么,凌子墨最后都会这样,都会不顾所以的亲她甚至,上她!

在凌子墨的世界,上床就是这么一件随便到和正常吃喝拉撒一样的事情。

而对她不是。

她只想跟自己喜欢的人,更或者说,自己觉得可以托付终身的人上床,她只想把自己的所有托付给另外一个她觉得可以一辈子在一起的人,这个人,绝对不会是凌子墨,绝对不是!

她用尽最后的力气,将凌子墨猛地推开了。

她真的很恶心,口腔中鼻息间,都是他的味道,都是他的气息。

她觉得脏。

不知道刚刚在夜场的凌子墨,他的嘴唇都亲过多少人,他的舌头都舔过些什么。

她自觉地反胃无比。

而那一秒的用力,确实让凌子墨后退了好几步。

凌子墨如此一个不能忍受被人拒绝,特别是被居小菜拒绝的人,自然又是大步向前。

他妈的。

他就不信,上一个居小菜还能这么难了!

他脚步靠近,狠狠的拽着居小菜,强势的将她直接抵触在了一边的墙壁上,压下身体就准备亲吻上去。

刚靠近。

“呕……”居小菜突然一下吐了出来。

脏东西吐了凌子墨一身。

凌子墨那一刻瞬间懵逼了。

还未发火。

“呕……”又是一口,不偏不倚,全部都吐在了凌子墨的衣服上,还顺着衣服往下流!

“居小菜,你不知道你很恶心吗?!”凌子墨身体一下就弹开了。

嫌弃的那个模样,简直恨不得想要杀了了他。

居小菜居然吐了他一身。

吐了他一身这么恶心的东西。

他麻痹的,最见不得就是这种脏东西了。

他也想吐。

居小菜其实也很想告诉他。

她也恶心。

恶心他的触碰所以才会忍不住反胃呕吐。

但她不想和他有任何纠缠,她只想远离,永远不想看到这个男人。

她提着裙摆,踩着高跟鞋,大步就跑了。

跑向鎏金会所停了一排的出租车那里,随便钻进一辆,扬长而去。

凌子墨狠狠的看着居小菜,看着那个女人将他吐了一身之后,居然就这么跑了。

就这么跑了……

他低头看着自己的衣服。

我滴个去。

他真的要杀了居小菜。

“表哥,你居然在这里,我都找了你一圈了。”耳边,突然传来凌小琳的声音,“刚刚怎么突然就跑了出去。”

说着,凌小琳小跑步过来。

一过来,就看清楚了凌子墨的身上的脏东西,吃惊道,“表哥你身上怎么了?!”

“没什么。”

“是谁吐了你一身。”

“不早了,回去了。”

“是不是居小菜?”凌小琳狠狠地说着。

想想刚刚表哥跑出来,不就是去追居小菜的吗?!

表哥对居小菜难道还有感情!

不。

她决不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绝对不。

“回去了。”凌子墨不想回答凌小琳,起身大步走向自己面前的出租车。

凌小琳连忙小跑步跟上。

表哥和居小菜之间,真的还在藕断丝连吗?!

表哥不是一个喜欢发脾气的人,但是这一刻,明显能够感觉到他的怒气。

表哥是在不爽居小菜吐了他一身,还是说,表哥其实是在生气居小菜的拒绝。

想到这里,凌小琳脸色也不好了。

居小菜那女人,她一定不能让她在靠近她家表哥了。

表哥从小到大,就只应该属于她一个人。

就只是她一个人的,谁都不能抢走!

而此刻,坐在出租车上的居小菜,一直不停的在擦拭自己的嘴唇。

真的都是凌子墨的味道,她本来酒醉就反胃,此刻更是分分钟都要吐了出来。

她实在受不了了,“师傅麻烦听一下车。”

司机有些不耐烦,把车子停靠在街边,说了句,“你别吐我车上了,洗个车都比你坐车的钱贵,干脆你就到现在付款好了,你再另外打车吧。”

居小菜虽然有些不愉快,但她一向不会为难了,也就真的付了钱。

一下车,出租车就扬长而去了。

居小菜再也忍不住,蹲在一个垃圾桶旁边,狠狠的吐了起来,吐得又是一阵撕心裂肺。

刚开始还能吐出一些今晚吃的东西,现在吐的,基本都是黄疸水了。

吐得整个人缩成了一团。

此刻已经有些晚了。

整个街道上人不多,偶尔会有几个人路过,看着她都是一脸鄙夷。

大概觉得她一个女人喝成这样,真的也不是什么正经人。

“小姐,你怎么样?”耳边,突然传来一个男性嗓音,貌似还有点熟悉。

居小菜隐忍着,用餐巾纸擦了擦嘴角。

她抬头。

抬头看着一个穿着交巡警制服的公务人员。

她眼眸一顿。

还未开口。

公务人员直白道,“居小姐?”

居小菜当然也认出来了。

这是上次处理她和凌子墨的小警察,后来遭凌子墨报复调了岗成了交警,此刻交警还不下班吗?!

“我们是交巡警,交警和巡警合成的一个部门,今晚我值班巡逻。刚看到你蹲在路边,就下车看看情况,没想到会是你。你是喝多了吗?”

居小菜苦笑了一下。

还不明显吗?

小警察问出来后觉得自己也确实问得有些多余,他又说道,“你住哪里,我送你回去,虽然这片治安不错,但也不能保证绝对安全。”

“不用了。”

“反正我也是为人民服务,走吧。”小警察倒是很热情。

居小菜想了想。

这个点打车,虽然不难,但万一又遇到刚刚那个司机,她也不想忍受那种白眼。

她勉强让自己站起来,“那就麻烦了。我住在翰林院小区,会很不顺路吗?”

“这么巧,我们的岗亭就在翰林院小区旁边。”小警察咧嘴笑了一下。

居小菜那一刻还能看到小警察嘴角浮现的一个大酒窝,笑着的时候还挺好看的。

她说,“是吗?我都没太注意。”

她很少注意到这些。

“走吧。”小警察笑着催促。

居小菜跟着小警察走进了巡警车内。

这还是居小菜第一次坐警车,感觉真的很不一般。

也有点无所适从,显得很拘束。

“你别怕,不是所有警察都是押坏人的。”小警察看着她的模样,安抚。

另外一个开着巡逻车的警察也笑了笑,打趣道,“小展,跟你一个班,你倒是哪里都能捡到人。”

那个叫小展的小警察也有些不好意的说着,“曾哥,一个女孩子一个人不安全。”

“是是是,知道你是热心肠。”那个叫曾哥的老民警笑道。

居小菜安静的坐在后面,忍受着胃里面的不适,听着前面两个警察的一些调侃。

车子很快就到了小区门口。

居小菜下车,礼貌的的对着他们道谢。

“不用,你早点回去休息吧。”小展说道,“以后一个女孩子还是少喝点酒,对身体不好,而且很不安全。”

曾哥坐在驾驶室看着他们,笑道,“小展,要不你把这姑娘送回去?”

“不用了不用了。”居小菜连忙说道。

小展看着居小菜的模样,忍不住笑道,“我不会送你回去的,你别紧张。”

居小菜低着头。

她只是不习惯,不习惯别人对自己好。

其实不是觉得这个小警察对她会产生危险。

反而这个小警察给了她一种说不出来的安全感。

“回去吧。”小展说道,“我继续去巡逻了,拜拜。”

说着,小展就直接坐进了巡逻车里面。

车内。

曾哥调侃,“小展,你是不是也应该考虑一下自己的个人问题了,27岁年龄不小,老展怕是一直等着抱孙子。”

“也没有遇到合适的。”小展有些脸红的说道,“其实都没想到自己一不留神就有27岁了。”

“你也是看着显年轻,特别是穿着这套警察制服,就跟刚毕业的大学生似的,好多人都问我你是不是才22、23岁。”

小展有些不好意思,“就是长了张娃娃脸。”

“单位女孩子虽然不多,但适龄的惦记你的也不少,你都没看上一个?”

小展没好意思开口。

曾哥又说道,“不喜欢同单位的也很正常,你知道你嫂子是法院的,有个才毕业的研究生,今年25岁,刚到他们单位实习,你嫂子说人不错,长得挺好的,找个时间你们吃顿饭认识认识怎么样,你爸都在我面前唠叨几次了,说我作为你的前辈,除了工作上对你要有帮助外,还得多关心关心你的私人问题。”

小展想要拒绝,又实在不好推掉曾哥的盛情。

“你明天就没班,就定在明天吧。明天中午在中环路西餐厅,那边离法院近,女孩子中午下班就好过来。你提前点去,别让人家女孩子等了。”

“嗯。”小展点头。

“就这么说定了。”

“好。”

小展也觉得,自己老大不小了,可能也到了该成家的时候了。

何况,家里父母都真的催得紧。

身边的同龄人,快一点的孩子都2、3岁了,慢一点的,也有稳定的伴侣了,就他,还是这么一个人。

……

翌日。

居小菜果真觉得酒不是个好东西。

晚上回去之后,又是这么吐了一个晚上,本来打算要写的备案,倒是一个字都没有写出来。

她看着镜子中白的毫无血色的女人,叹了口气。

以后真的不用去夜场了。

第一次去夜魅,碰到了凌子墨。

她捉摸着换一个地方,第二次去了鎏金会所,结果又碰到了凌子墨。

她果真不应该去凌子墨经常喜欢出没的地方。

她洗漱完毕,换了一套衣服,已经习惯了简单化妆了。

习惯了自己现在的模样,就不会再去习惯以前的模样了。

她穿了一套剪裁独特的黑色制服套装,稳重中又带着一些时尚干练,总之很适合律师的职业。

她开车去事务所。

事务所的员工好就好在,不管昨晚玩得多晚多疯狂,第二天绝对准时准点的上班,所以基本上她也不会提醒他们下班注意休息时间,今天也是如此,虽然早上有些无精打采的样子,到过了半上午就好了,事务所显得井然有序。

“居姐,中午大家说去外面新开的私房菜尝尝味道,你要不要一起,今天就不叫外卖了。”聂含蓝敲门,询问。

“昨晚喝了酒,现在胃里面还不舒服,私房菜辣的偏多,我就不去了。”

“那我也就不强迫你了,你让外卖点粥吧,好好养胃,喝醉了确实很难受。”

“嗯,好,你们自己吃开心。”

聂含蓝点头,走了出去。

中午时刻,事务所就突然空了。

事务所本来人就不多,大家相处久了,关系都挺好,吃饭聚餐基本都是一个都不会少。

她看了看时间,也在办公室坐了一天了,捉摸着还是自己出去吃吧。

她也没有犹豫,拿起包就往外走。

中环路算是经济比较发达的地方,这边的办公楼很多,市政大院法院都在这边,所以商铺也不少。

她犹豫了一下,走进了一间西餐厅。

上次请夏绵绵来吃过,当时无意看到西餐厅里面好像还有养生粥。

她走进去,随便找了一个靠窗边的位置坐下,点了一份粥,坐在那里有些无所事事的等待。

耳边突然听到一个陌生女人的嗓音,因为就在隔壁桌,中午餐厅人特别少,所以听得也特别清楚,她说,“虽然我们是第一次见面,但既然是相亲,我想我就应该把我们彼此的条件说清楚。说直白一点,相亲都是奔着结婚为前提的,你我年龄都不小了,也不想那些10多20岁的小年轻一样,还要去享受恋爱的激情。”

“嗯。”背对着夏绵绵的那个男人点了点头,应了一声。

“我们家就我一个女儿,自然是希望我嫁个好人家,所以从小对我要求特别严格,我现在刚研究生毕业,就考进了法院,虽然还在实习,但基本工作上会稳定了。我听王姐说你是交巡警,工资怎么样?”

“一个月算下来有一万来块。”

“不算太低,但也不高。”女人说道。

男人也没说话。

“你家父母是做什么的?”女人又问。

“我爸是警察退休,现在有退休工资,我妈是家庭主妇,现在有养老保险。”

“家庭条件一般。”女人说。

那个男人有没有说话了。

“那你们家现在住的地方在哪里?家里有多大?”

“是之前警局分的老房子,那个时候还有政策,集资建房,房子也有120平米左右。”

“是意思小产权了?”女人问。

男人点头,“是。”

“而且应该是很老的小区了。”

“嗯。”

“那你打算另外买房子吗?”女人问道。

“有打算。”男人说,“我现在正在存首付,也打算在新小区买一套房子,把我父母接过来一起住,以前的房子没有电梯,我家楼层又在6楼,我妈一天都说腿脚不方便了……”

“意思是如果我们结婚了,我们还有和父母一起住?!”

“不行吗?!”

“现在年轻人,怎么可能还有这种思想。现在男女平等,意思是你让你父母一起住了,我还得把我父母也接过来才算公平是吗?那我们一大家子人住在一起,你得买多大的房子?”

“……”男人居然哑口无言。

“何况了,你还是首付按揭,现在在逸城买套房子也得花一百多万,还不是特别好的小区,你按揭了,我还得当几十年的房奴。”女人有些不是滋味的说道。

男人似乎又沉默了。

“王姐给我说你各方面条件都不错我才来的。其实长得倒还好,比较符合我的审美,但你的条件确实有点太差了。”女人说得直白,“我需要找的老公,必须有一套属于他自己的房子,不管是自己赚钱买的还是父母赠送的,都需要有一套全付款可以供我们自己住的房子。还得有一辆至少中级轿车,我听说你开的还是国产的VT轿车,这车还不到十万吧。听说还是个手动挡。”

“嗯。”男人应了一声。

“展先生,确实不好意思,我想我们可能的相亲就到处结束,我们之间应该是不可能的。别怪我说得直白,就算是为了下一代着想,也应该有一个更好的环境。”女人一字一句,“更何况,展先生的学历也不够高,我是研究生,不说你和我一样,至少也应该大学本科毕业,但你是从警院直接毕业的,我怕以后我们没有共同语言。”

“嗯。”男人又点了点头。

“这顿饭我们就AA吧,我还有点事情要处理,就先走了。”说着,女人就离开了。

居小菜就这么一直看着,因为那女人正好正对着她坐,所以忍不住多看了两眼。

在女人离开时,眼神也没有收回,就这么撞见了背对着自己那个,突然转身看着他的男人。

她觉得有些尴尬。

连忙收回了视线。

毕竟,刚刚的相亲好像并不是很愉快。

她低头,喝粥。

“很巧。”头顶上,突然传来一个男人的嗓音。

居小菜一怔,猛地抬头。

看了一会儿,才认出来这个穿着便服的男人居然是昨晚上的拿过小警察。

换上便服之后,明显比他穿着制服的模样成熟了些,她刚开始一直觉得他年龄应该很小,这么一看,好像应该也和自己同龄吧。

她此刻觉得更加尴尬了。

刚刚好像都停了很多不该听到的东西。

“难得这么巧,要不要一起拼桌。”小展倒是没有半点尴尬,反而还笑了笑。

其实对方说直白点还好,否则勉强的相处,也是浪费大家的时间。

“额,随便。”居小菜连忙说着。

小展站起来,端着自己那份牛排,坐在了居小菜那桌的对面。

两个人吃着午餐。

居小菜觉得气氛有些尴尬,随口问了句,“你相亲吗?”

问出来就觉得自己有点蠢了。

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

“是啊,不太顺利。”

“额,慢慢来,你还这么年轻。”

“那你看着我多大了?”小展问她。

“也就24岁左右吧。”居小菜说,要是他现在穿着制服问她,她会说22岁。

“我今年27了。”

“啊?”居小菜惊呼,“我以为你比我小。”

所以心里一直都是默认的小警察。

“可能就是长了一张娃娃脸,才这么不讨女孩子喜欢,给人感觉没有安全感。当然,自身条件也是一个方面,现在女孩子为自己考虑得比较多。”

“也不是所有的女孩子都是这样的。”

“你会这么样吗?”小展突然问道。

居小菜又怔住了。

“哦,我随便问问的,你别介意。”

“没有。没有。”居小菜连忙摇头,“我都离婚过了,根本没有那些小姑娘计较得多。能找个对的人都不太容易了。”

“现在离婚的很多。”

“但终究并不是一件好事儿。”

小展笑了笑,也没再多说。

两个人吃完午饭。

小展坚持给居小菜付了钱。

居小菜说了谢谢,总觉得有些不好意思。

两个人走出餐厅,居小菜说,“我就在前面的事务所上班,以后你有什么事情可以找我,当然,希望你不会遇到什么事情来找我。”

小展也笑了笑,“同样的话,我也想给你说。”

两个人的职业都带着风险系数。

“对了,我叫展然。”展然说道,“大家都喜欢叫我小展。”

“嗯,你可以叫我小菜。”

展然笑了笑,“那小菜,我不打扰你上班了,拜拜。”

“拜拜。”

居小菜看着展然离开。

小展。

居小菜轻轻的动了动嘴角,莫名觉得,有些说不出来的亲切感。

……

夏氏集团市场部副总办公室。

夏绵绵伸着懒腰。

夏政廷还是没有定下最终方案,大概想的也比较多。

确实需要考虑的很多。

一方面,夏氏如果想要不顾一切拿到这个项目,就一定需要抬高价格,夏氏目前能够拿出来的最高投标是36亿,再往上超,夏政廷也不敢冒这个险。而这个价格如果成交了,意味着夏氏在市场基础上提高了将近百分之百的投资率,不划算自然是其中,更重要的是,万一是凌氏故意让他们抬高价格让夏氏积压资金,就得不偿失。

另一方面,夏氏可以不要项目,用同样的方式来对待封尚,故意发出烟雾弹让封尚去抬高价格做这么一个项目,这样可以让凌氏来吃这个哑巴亏,同时还能够给沃森集团一个便宜,一举两得自然是最好的方式,但这种方式也有弊端,万一封尚集团根本就没想过一定要抬高价格,或者是算准了他们会算计就按照一般价格比如20亿来投标,到头来夏氏自动弃权就让封尚集团得了更大的便宜,如果最后结果是这样,夏政廷大概会气得吐血。

而她的能力,自然会被他一口否定。

她现在这个位置坐得并不稳,更别说想要往上爬做出更好的成绩了。

她想的有些头大。

商场上的人,谁都是精儿,这个时候反而要看谁最沉得住气。

夏绵绵看着办公室的大钟。

不知不觉,又到了下班的点了。

夏绵绵伸懒腰。

正准备下班的时候,电话突然响起。

她看着来电,“龙一。”

“我捉摸着我如果不主动出现,你应该好长一段时间又想不到我了。”

“怎么会?”夏绵绵假笑。

“我在你公司楼下等你。你速度下来,晚上一起吃饭。”

“哦。”夏绵绵没有拒绝。

但答应得也不是那么心甘情愿。

毕竟龙一的攻势太强也她也有点招架不住。

她拿起包下班。

刚走进电梯,短信突然也响了。

她点开。

“今晚早点回家,有事儿商谈。”

这是封逸尘发出来的。

夏绵绵无语。

难得封逸尘这般抽风,主动找她。

很长一段时间两个人的关系都是不温不热,偶尔就是矛盾爆发一下,然后又不温不热。

这距离上次他和夏柔柔的花边新闻也有一个多星期了,一个多星期,新闻也平复了,他们彼此之间的距离,也平复得挺到位的。

她想了想,回了个短信,“晚上有饭局,会很晚。我建议如果不急,就明晚吧。”

她觉得封逸尘应该是不急的。

把手机放进包里面,习惯了上班的时候开的静音,也就没有再看手机了。

她走向大门口。

门口处,龙一依然非常的有气势。

拜托,现在上下班时间,能不能让你的黑色西装收敛一点。

她真的是捂着自己的脸走进龙一的轿车,然后然给司机赶紧开走。

龙一看着夏绵绵的模样,忍不住笑了笑。

“看样子绵绵是不想我来接你下班。”

“废话,我是有夫之妇,影响很不好的。”何况,你丫的还这么不检点。

这么大架势,就是不嫌事儿大吧。

龙一心情似乎还不错,他笑道,“你要是怕影响不好,就和封逸尘离婚,我们结婚了,就没什么影响了。”

“……”这货越来越直接。

“上次封逸尘都找小三了,你以为你们快离婚了。”龙一说,“没想到,等了一个多星期也没收到你的好消息。”

“那不会影响到我们离婚的。”夏绵绵直白。

“所以?怎么才会影响?等封逸尘把女人带回家了,才会影响到你们的的婚姻?”

“也不要说得这么直白嘛。封逸尘偷偷腥是很正常的,但不会笨到带回家,他比任何人都知道利益所在。”夏绵绵说。

“你到底和封逸尘什么关系?他都做到这个地步了,你还可以一脸坦然。说真的我其实不太懂,我一直以为,结婚应该就是定下终身,互相爱护对方一辈子的事情,如果我们结婚了,我会宠你一辈子。”龙一说得还很认真。

夏绵绵真的招架不住啊,招架不住啊。

她也想找这么一个宠自己的男人,但是谁让……谁让之前就走了这么一步。

要是刚重生那会儿龙一这货就能够这么对她,说不定也不用如此了。

她现在能怎么办?!

“离婚。”两个字,龙一说得斩钉截铁。

就跟知道她现在在纠结什么似的。

------题外话------

宅要慎重的告诉你们,今天是月票的最后一天,过了几天,这个月的月票就过期了过期了过期了!

心好痛。

小天使们,赶紧的都投了吧,宅要哭晕在厕所了!

昨日问题奖励:你应该是一场梦、不辜负i、yaya8916、睿宝麻麻、小雨的夏天

今日问题:小展配小菜,你们觉得可好?!

踊跃发言哦。

当然,小宅也是不会听你们的,啊哈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