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68章 正面交锋(4)和封逸尘合作/枭宠重生之盛妻凌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离婚,跟我。”龙一说,又加了一个后缀。

夏绵绵看着龙一。

这一刻是真的在考虑这个问题,是不是切合实际。

龙一倒还坦率,就这么坐着,让夏绵绵盯着他看。

似乎知道她是在深思这个问题,嘴角还挂着一丝笑。

其实龙一笑起来真的还挺好看的。

“长得没有封逸尘帅,但我可以保证,除了外貌之外,其他任何地方都比他好。要你实在是嫌弃我的长相,我也不介意,为你整容。”龙一说得很认真。

夏绵绵咧嘴笑了一下。

龙一每次说的话都能让她哭笑不得。

其实龙一长得也不算丑,他五官很好,每个五官都长得很好,就组合在一起看上去平凡了些,但他是属于耐看型,一举一动一言一行很有自己的魅力,会让人觉得这个男人越来越有味道,而且30岁的年龄,也确实多了一些城府,少了20多岁的浮夸,会让女人更有安全感,更想靠近。

她说,“龙一,我现在认真的回答你,我暂时不会离婚。”

“封逸尘有什么好?让你这么执着。”

“没有什么好,真的,他比不上你对我的一丝一毫,但我有执念,有时候也觉得自己很傻,这么多条轮,为什么一定要选择走上了这么一条,但既然已经选择了,我会坚持到底。至于我和封逸尘的结果,我可以非常明白的告诉你,我们之间没有未来,我和他不会这么一辈子,我们早晚会阴阳相隔,如果那个时候我还活着,如果那个时候你还没娶,我会选择跟你在一起。”夏绵绵这次是认真的。

从来没有过的认真。

很难找到一个这么爱自己的男人,她其实也觉得可惜。

但无论自己怎么劝自己,现在就是不能离婚,准确说不想。

封逸尘越是这般捉摸不透,她越是很想要知道他的内心,她越是会趋之若鹜,就算,这其实很愚蠢。

人生还不过就是如此。

重生一世,不是了断自己的执念,完成自己的所想,报复自己该报复的人,还能有什么?!

她本来就是一缕幽魂,她甚至觉得,有一天可能实现了这所有的一切,上天是会把她收回去的。

她原本不想祸害了任何人。

她对龙一,主动找上这个男人也只是觉得,她有那个资本可以给他相应的回报,而不是让他真的就这么爱上了自己。

“所以,如果我等,一定可以等到那一天的是吗?”

“你可以选择不等。”

“不,我选择等。”龙一很肯定,“我30岁,从未有过对异性的任何冲动,我怕错过了你,我会孤独终老一辈子。”

夏绵绵敛眸。

不感动其实都是骗人的。

她从来没有经历过被人这般追求,从有情爱意识开始,总是在追着封逸尘,而总是在拒绝。

原来被人喜欢着,是这种滋味。

有点负担,又有点甜蜜。

她不知道当年的封逸尘会不会有这么体会,大概,负担更多,甚至是厌烦。

她说,“龙一,我真怕你等到的是我的一堆白骨。”

“我会保护你。”龙一看着夏绵绵,“就算没办法保护你,我愿意和你一起成为白骨。”

夏绵绵眼眶有些红。

当杀手那么多年,那些生死离别真的已经见惯了,她杀过人也比人杀过,她从没想过,为有任何人愿意为了她一起去死,就算当初执行任务的时候,如果一方真的有危险而自己没有十足的把握可以救出伙伴,他们会义不容辞选择放弃,没有什么比自己的生命更重要,这是杀手的宗旨,也是人性的本质。

而这一刻,居然有个男人说,愿意和她一起,同生共死。

“而我答应你。”龙一看着夏绵绵,“在你没有真的放下封逸尘,在你没有决定和封逸尘彻底分手的时候,亦或者,就如你说的,当你们还没有阴阳相隔的时候,我不会再用感情来困扰你,我以后不再说任何让你为难的话语,我也不会对你做任何越界的事情。你也一定要答应我,记得我们的约定。”

“龙一。”夏绵绵说,“我一定。”

“嗯。”龙一又笑了。

他的笑容真的让她觉得何其的亲切。

这辈子见到的笑容真的很少,记忆中有很长一段时间都在杀戮,都在血腥,忘记了笑到底是什么感觉。

“吃饭吧,作为朋友经常聚聚餐还是可以有的。”龙一说道。

夏绵绵也这么笑了笑。

退一万步之后,他们还是朋友。

但和封逸尘不是。

退一亿步,他们也是仇人。

那顿饭在和龙一的说说笑笑中吃完。

龙一送夏绵绵回去。

到达小区。

龙一主动开门,夏绵绵下车。

两个人站在小区门口。

龙一说,“无聊都可以找我,我随时候命。”

“你怎么这么闲?”

“因为我出生好。”龙一笑道,“毕竟家财万贯,如日中天。”

“你嘚瑟。”夏绵绵盈盈一笑。

龙一想,喜欢一个人,就是喜欢看到她这么由衷的笑容吧。

他真的舍不得把她送进这个地方。

但他不会为难。

他喜欢她,不是因为一定要得到她,而是喜欢她可以过得更好更快乐,当然,得到她就更完美了。

所以他愿意等。

等下去。

他说,“绵绵,晚安。”

“嗯,晚安。”

夏绵绵笑着,笑着挥手。

龙一就这么一直看着夏绵绵的背影,看着她走进了小区大门口,直到身影消失,才打算离开。

刚准备坐进小车。

“龙少,我们谈谈。”耳边,突然听到一个男人的嗓音。

龙一转头。

封逸尘什么时候在那边的,一棵大树的阴影之下。

这个男人在这些年的成长,确实很让人惊叹。

“你跟我?”龙一面不改色。

对着其他人,脸上的笑容,瞬间变得冷硬无比。

“我跟你。”封逸尘给出了肯定答案。

“在这里?”

“嗯。”封逸尘点头。

龙一丝毫没有犹豫,手一挥,“你们在车上等我。”

身边的黑色西装迅速退回到车上。

宏伟的小区大门口,两个男人对立而站。

封逸尘说,无比直白,“别靠近夏绵绵。”

龙一冷漠,“你觉得我会听你的。”

“如果你想她生活得更好,就不应该把她拉扯到你的世界里,你觉得你有足够的能力报复她?”

“所以你觉得你有。”

“我没想过把她带进我的世界。”封逸尘一字一句,“所以也希望龙少离她远一点。”

“封逸尘你这是在威胁我?”龙一说,冷冰的声音,带着阴森,“你觉得我受你威胁吗?堂堂这么大的龙门,你觉得你那个不知名的小组织,就能够撼动得了的?”

“我那个不知名的小组织,到现在龙门都没有查出来,不觉得你们的能力也不过如此。”

“那仅仅是,不在乎。”

“我可以只身一人潜入龙门直捣黄龙,而你们奈我如何了?”

“封逸尘,你这是在挑衅我!”龙一脸色狰狞,“这些年龙门一直不想招惹是非所以尽量低调行事,对你的纵容只是因为不想,而不是不能,你最好记清楚。”

“龙少。”封逸尘说,完全不受威胁,甚至不搭理他的话语,再次直白,“如果我是你,我不会把自己喜欢的人带进一个血腥的世界,过着胆战心惊的日子。”

“你这是在说你因为喜欢夏绵绵才会把她推开?”龙一蹙眉。

“我的事情就不劳龙少操心了,这只是我对你的一点建议。”封逸尘说完,似乎是话到为止,“不早了,龙少慢走。”

话音落,转身离开。

封逸尘的作风就是如此。

从不喜欢拖泥带水,也不喜欢多做任何解释。

直白一点,惜字如金。

“封逸尘。”龙一叫着他。

他的脚步顿了一下,没有回头。

“如果我愿意为夏绵绵放弃整个龙门呢?”龙一说,看着封逸尘的背影,“你会拱手相让吗?”

“等到了那一天你就会知道。”

这次,没有停留,大步走了。

龙一看着封逸尘的背影。

确实,这个男人到底是谁?!

如此让人捉摸不透。

龙门不是不愿意查,而是真的没有查出来,而贸然的去杀了封逸尘……因为不知道底细,怕得不偿失。

龙门这些年确实在求稳,这么庞大一个家族,可以直接威胁到整个国家的家族,很容易崩塌。

所以,现在他们开始从商业经济上发展,就是为了给龙门更多的保障。

而对于龙门……

其实,他早晚会放手。

他倒是很期待,那个时候的封逸尘会怎么做?

……

夏绵绵回到家。

也才10点过,小南还坐在客厅看电视。

看着夏绵绵回来,连忙上前,“小姐,你回来了。姑爷等了你一个晚上。”

“哦。”夏绵绵点了点头,漠不关心。

她半途吃饭的时候,又拿出手机看了一眼。

看到封逸尘后来又发的那一条短信了,说等她。

她也没有再回复,反正封逸尘要等就等吧。

这辈子,他等她的时间,能有多少。

她说,“封逸尘在楼上?”

“不是,一个小时前就又出去了。”

夏绵绵笑了一下。

封逸尘对她能有多少耐心。

“嘿,小姐,姑爷不是去接你去了吗?”小南突然想到,“好几次姑爷都是这么早出去,然后和你一起回来的,我都以为他是在楼下等你。”

“……”她倒是没想过。

“我以为姑爷就是下楼等你了。”小南说,“你没见着姑爷吗?”

“没见着。”夏绵绵直白,“他不会等我的。”

除非,有事儿。

利益相关的事情。

“小姐,你要相信姑爷,姑爷对你真的挺好的,他就是不会表达,我都看得出来,姑爷很在乎你,总是默默的习惯你的所有习惯,你就没发现,家里面姑爷从来都没有说过一个不吗?只要是你觉得好的,他从来没有反对过。”

“那是他对任何事情都没有太多兴趣,他人生苍白的,活在这个世界上也真的是糟蹋了上帝对他的创造!”夏绵绵恶狠狠的说道。

是真的觉得封逸尘这种人真的不应该存在这个世界上。

上帝把什么好的都给了他,而他却这么白白浪费!

“你这么说姑爷,姑爷听到了会怎么想?”小南欲哭无泪。

封逸尘确实听到了。

就站在玄关处,听得很清楚。

小南话一说完,就感觉到了身后的异样,一转头就看到了封逸尘,整个人都不好了。

仿若每次小姐一说姑爷的坏话,姑爷就出现了。

当然这个时候,夏绵绵也看到了封逸尘。

看到他冷漠的脸,其实就算听到了,也不会有任何反应。

更何况,她说的事实。

不管是做杀手的时候,还是在商场上所向披靡的时候,她从来没有看到封逸尘真正的笑过,她从来没有看到封逸尘有特别想要的一件东西,仿若就如一个机器一般,不停的在完成,完成她也不知道他要完成的什么事业。

“你跟我到书房。”封逸尘换上拖鞋,先上了楼。

那句话是对夏绵绵说的,口吻不冷不热。

夏绵绵抿了抿唇,跟着上楼。

小南一把拉住夏绵绵,“小姐,你好好和姑爷说,你看姑爷的脸色……”

“他一直这脸色,你没发现?”

“……”好吧,小姐你赢了。

都说了姑爷是伪装,伪装。

说不定此刻的内心,早就哭晕在了厕所。

夏绵绵跟着封逸尘走进了他的书房。

书房中,一份蓝色文件摆放在夏绵绵的面前,“这是封尚最后的一个投标书,最终考虑的价格在22亿。”

夏绵绵看着面前的文件,那一刻本能的是想要接过来,但最终也只是冷眼看着,“我为什么要相信你?”

封逸尘看着她。

夏绵绵也直直的看着他。

封逸尘突然主动给她说项目投标的事情,她就是持怀疑态度。

她不相信封逸尘。

前几天还在说,他要势在必得,今天突然给了她投标书。

而且22亿这个数字,她不相信!

如果封尚真的有心,绝对会超过30亿的投资,而且以封逸尘这么聪明,早就算到了夏氏集团能够拿出来的最高投标数目,封尚如果势在必得,肯定会抬高价格去投标,22亿这个数字,说上不上说下不下,她完全get不到封尚的点在哪里!

“22亿这个数字,是有两个考虑。第一,夏氏最终会弃权,在此之前,会非常积极的准备这个项目,给外界的消息都是会全力以赴,但你父亲最后会选择弃权,目的就是为了让我们封尚抬高价格,从另一方面给我们封尚难堪。”

“我都不知道我父亲现在怎么想的,你会知道?”至少到目前为止,她没有收到任何消息。

她想过了,以夏政廷这么老谋深算的性格,不到最后一刻,他绝对不会把最终的答案给说出来。

夏政廷着只老狐狸,对谁都防备得很。

“他一定会这么做。”封逸尘肯定,“你父亲不傻,不会为了赌一口气赌上整个夏氏集团,而且夏政廷做事情比较沉稳,不是绝对把握的事情他不会随便投资,让他拿出30多亿的投资金额来做这件事情,他不会做。”

封逸尘对人心的揣摩倒是炉火纯青。

这也意味着,他可以把自己的人心保护得更好!

夏绵绵也不想纠结了,“然后呢?”

“而我们封尚不会跟,既然我能够想到他的考虑和打算,我肯定不会上了他的当。”封逸尘继续解释道,“所以我不会用30多亿去拿下一个不太划算的项目投资,而之所以在我能够核算的利润上增加2个亿,是我父亲给沃森集团的一个见面礼。”

“你家还挺大方的。”

“任何企业都会这么做,这是商场的一个人脉经济学,你以后也可以学。”封逸尘说得直白。

“你既然什么都考虑清楚了,连我们的动向都知道了,你还给我说这些是为了什么?”夏绵绵实在不明白。

但也确实佩服封逸尘的能力。

“我没想过拿下这个项目。”封逸尘一字一句。

“是吗?”夏绵绵带着质疑的眼神。

“我会给凌氏一个机会。”

“你打算把这个投资项目丢给凌子墨?”夏绵绵蹙眉。

“嗯。”封逸尘说,“这是唯一我能够考虑到,我们双方都不会受损的最好的方式,最后由凌氏来接下这个项目。凌子墨在商场上的时间不短了,也是时候应该让他自己去处理一个大项目,而以凌氏目前的状况来看,拿下这个项目好好经营,不难。”

“凌子墨这头猪,到底什么狗屎运,碰到了你。”夏绵绵忍不住嘀咕,心里还恶想着,还碰到了居小菜。

“所以我现在希望你配合我。”封逸尘说得直白。

“我为什么不可以怀疑,你和凌子墨有什么私下交易呢?比如你骗我和你一起都推给了凌氏集团,而凌氏集团又和你们有什么扯不清的商业关系,到头来,吃亏都还不都是我们夏氏集团。”

“我和凌氏没有私下交易。”封逸尘解释。

很难得听到他如此认真的解释。

但是夏绵绵不信。

不信,还是顺着话题,“你想我怎么帮你?”

“你上次问我,封逸睿和封逸浩为什么会出现在商业宴会上,我现在明确的回答你,因为我爷爷开始想要培养他们在商业上的发展,这样的举动也就意味着,我在封尚的地位存在一定威胁。”

“他们可以威胁到你?!”夏绵绵觉得简直是天方夜谭。

“我们家的事情很复杂。”

“那然后呢?”

“封逸睿现在在和夏柔柔相亲。”封逸尘说。

“什么?!”夏绵绵惊讶。

这都疯了吗?!

“我希望你能够通过夏柔柔的方式,把你们封尚集团预计投标的价格传给封逸睿。”封逸尘说,“让封逸睿为了取得业绩而擅自篡改了我的方案金额,从而让我可以顺理成章的打压封逸睿。”

“就为了打压封逸睿,你就放弃了这么大一块肥肉。”

“如果我们封尚拿下了项目,你父亲把责任怪在你的身上,对你以后往更高处发展,有阻碍。”封逸尘说。

“所以我可以理解成,封老师做了这么多,主要是为了我,顺便再打压一下威胁你的人?”

“嗯。”封逸尘点头。

夏绵绵笑了笑,“我怎么就这么不信任你?”

“我确实不值得你信任。”封逸尘说得面不改色。

“我要考虑一下。”

“嗯。”封逸尘点头。

“不早了,封老师晚安。”

“嗯。”

夏绵绵起身离开。

封逸尘就这么看着夏绵绵的背影。

他眼眸垂下。

如果我说,我会为了夏绵绵放弃整个龙门,你就会拱手相让吗?!

封逸尘薄唇紧抿。

……

夏绵绵回到自己的卧室。

封逸尘的举动真的让人觉得诧异无比。

她不得不怀疑,封逸尘到底是不是在给她使诈。

如果封尚集团真的是投标的22亿,那么她完全可以让她父亲直接投标23或者25亿,而她相信,凌氏集团的投标书里面,应该也会在20亿以下,这样这个项目就顺理成章的落到了夏氏集团的头上,但如果封逸尘是为了骗她的信任,给她说的22亿,实际上是25亿,那最后的结果反倒是成全了封尚集团,要是这样的事情发生,她想她也可以不用待在夏氏集团继续上班了,他父亲会把她直接撵走。

换一个角度,她要不这么做,就凭着封尚集团的招标书22亿,让他父亲依然用他原来的方式,故意放出风声说要全力投标,以为封尚集团会中招,结果没有步入这个陷阱,到头来还是封尚赢,但至少,这个项目的决定权是夏政廷自己决定的,就算对她不满也不可能真的对她做什么,她还能保住自己在夏氏的地位,虽然往上爬稍微有点阻碍。

综上,唯一最好的方式,确实就是无条件信任封逸尘,和他合作。到头来,两家都不中标,最后夏政廷就算有点不满但也绝对不会怪罪了谁,反而夏氏本来对这个项目的发展就不只是为了利润,更多的是为了针对,项目拿不下来,对方也没有中标,说不定夏政廷还会觉得很爽。

夏绵绵想得头大。

果真,商场上的人,都是以算计谋生的。

不会危及到性命,但真的是致命的痛苦。

她一个晚上几乎都弥漫在这个项目的阴影之下,好不容易才睡着。

第二天一早。

她顶着两个黑眼圈,面对着封逸尘。

“嗯,我答应和你合作。”夏绵绵一字一句。

封逸尘点了点头。

没有过多的惊喜也不会有任何情绪,似乎早就知道她会同意。

她就是会被封逸尘算得死死的。

反正就是这一次,如果封逸尘骗了她,她顶多不过,就是多一次教训而已。

她觉得在封逸尘的身上,发生什么事情她都能够坦然接受。

遭受过的打击,已经够多了,不差这么一个两个。

早饭之后,夏绵绵准点上班。

上午时刻,夏政廷叫她去办公室。

夏绵绵想了想,这次把夏以蔚叫上了。

夏政廷看着夏绵绵带着夏以蔚一起,顿了顿,随即也很释然,总之对夏以蔚的信任绝对比对夏绵绵多。

他说,“绵绵,我决定了,最终还是以37亿的价格去投标。”

“好。”夏绵绵点头。

封逸尘猜对了。

夏政廷会故意放出烟雾弹。

“这件事情我也会给董事会单独说,我核算过了,沃森集团的项目有利润的空间。可能回报率会稍微晚一点,但早晚会有利可图。”夏政廷一字一句。

“好,爸既然已经深思熟虑,那就都听爸的。”

“我就知道,我们夏氏绝对不可能怕了封尚集团。”夏以蔚很是高兴。

他的性格像极了夏政廷,有些喜欢显摆,不喜欢被人欺压,但又因为从小生活无忧,少了那份稳重。

“投标的事情要保密,不能被别人知道了。”夏政廷说,“这件事情关系重大,否则很容易让对方有机可乘!”

“是。”夏绵绵点头。

知道夏政廷当然是故意这么说的。

夏以蔚倒想不到这么多,赶紧说道,“爸你放心吧,我和大姐肯定都不会说出去的。”

“嗯,没什么其他事情了,你们出去工作吧,我就是通知你们一声。明天走上9点,你们俩跟着我一起去投标现场。”夏政廷吩咐。

“是。”

夏绵绵和夏以蔚走出夏政廷的办公室。

两个人走进电梯,“这次我们的项目一定势在必得。我倒是很想看看封铭威的又能这么嘚瑟,还想爬上我们夏氏的头上,做梦!”

“嗯。”夏绵绵附和了一下。

两个人从电梯出来。

夏绵绵看了一眼夏柔柔。

夏柔柔此刻坐在座位上,也看到了夏绵绵的眼神。

自然,彼此的眼神都不好。

夏绵绵回到了办公室。

夏柔柔居然会和封逸睿,这到底都是有多阴魂不散!

得不到封逸尘,就自暴自弃了吗?还是说,为了刺激封逸尘,故意嫁给封逸尘的亲弟弟。

转念一想,这指不定又是卫晴天的阴谋。

卫晴天这个女人想的比谁都远。

昨晚上她也认真想过了,封逸尘说通过夏柔柔的手去让封逸睿擅自篡改,这个方法真的很容易行得通。

卫晴天既然愿意把夏柔柔嫁给封逸睿,自然就是巴不得封逸睿在封尚发展得更好,而卫晴天要让封逸睿发展得更好,这就是一个契机,这个项目可以让封逸睿打击封逸尘,所以肯定会铤而走险。

卫晴天终究不是商业上的人,对商界还是了解不深,用自己那套宅斗的方式,行不通的。

而此刻坐在办公室的夏柔柔,看着夏绵绵的背影,赶紧从座位上走向了夏以蔚,“爸叫你们上去做什么?”

“说沃森集团项目投资的事情,已经定下来了。”夏以蔚胸有成竹的说道。

“投标的最终金额是多少?”

“这是商业机密,我怎么可能告诉你。”夏以蔚不屑。

夏柔柔脸色不好。

“总之你别管了。”夏以蔚不耐烦的说道。

夏柔柔心里窝着一股子气。

不说夏政廷现在对她不好了,连夏以蔚也开始狗眼看人低。

夏柔柔生气的离开。

她走向茶水间,说道,“妈,夏以蔚根本就不给我说投标金额。他现在怎么也对我这样!”

“你弟弟有你弟弟的考虑,你看你就是。”卫晴天安慰道,“放心吧,妈知道怎么让你弟弟开口的。我们这次给封逸睿一个甜头,到时候你在封家的地位才会更稳。”

“对逸尘会不会影响特别大?”夏柔柔担心。

“你说你傻不傻,现在还想着封逸尘,你现在要想的是,嫁给了封逸睿,怎么在封家地位高起来,才能够把夏绵绵打压下去!而让你地位高上去的最好方式就是想把封逸睿的地位升上来,你乖乖的听妈的话,早晚夏绵绵会被你狠狠踩在脚下。”

夏柔柔想了想,“好,我都听妈的。”

“这才乖。”卫晴天说道,又提醒了句,“封家现在盼着要孩子,就算是未婚先孕也好,你应该知道怎么做了?!”

夏柔柔拿着电话,好半响,“好。”

反正,早就不是黄花大闺女了。

只是可惜了她补的那张膜!

------题外话------

奖励见下午,二更见下午,爱你们么么哒!

求月票,月初就开始求月票,可想宅对月票的执念。

么么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