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69章 正面交锋(5)渔翁之利/枭宠重生之盛妻凌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周五。

推迟了两周的沃森集团项目,今天正式投标。

夏绵绵里面穿着一条冬季的黑色连衣裙,下身穿着黑色的丝袜,一双单跟鞋,面上还穿着一件卡其色的风衣,看上去时尚又不失沉稳,她脖子上围了一条咖啡色毛巾,毕竟已经到了冬天了。

整体而言,她穿得其实很单薄。

而对面房间,一样穿戴整齐的封逸尘,里面是一套黑色的西装,打着黑色的领带,一丝不苟。身上也穿了一件深蓝色呢子大衣,此刻手上提着公文袋,夏绵绵真觉得电视上的那些成功人士,没有封逸尘的一般帅。

这个男人,太帅了。

不去当明星可惜了。

不去当AV男性更可惜。

她说,“早啊,封老师。”

封逸尘下颚微点,大步向前。

“到时候沃森集团见。”夏绵绵跟上他的脚步。

封逸尘依然只是点点头。

两个人一起吃过早饭之后,出门。

夏绵绵刚走出门口,一阵寒风吹来。

好冷。

夏绵绵哆嗦了一下。

果然要风度不要温度的事情,很难受。

封逸尘似乎也注意到了她的模样,直白道,“多穿点。”

“室内就不冷了,有暖气。”

封逸尘看了她一眼,终究也没有再多说。

两个人分别坐着自己的轿车。

夏绵绵来到办公室。

刚坐下,就接到董事长秘书室的电话,“夏副总,董事长说提醒你一声,上午十点准时从公司出发去沃森集团,并让你提醒一下夏以蔚。”

“好,谢谢。”

“不客气。”

夏绵绵挂断电话。

封逸尘的计谋到底能不能实现,就看今天了。

她眼眸微转,靠在自己的办公椅上,等待。

此时的封尚集团。

封逸尘坐在封铭威的办公室,还在做最后一次的工作汇报。

“你最后确定就用这个价格?”封铭威说,“如果夏氏集团真的用高价钱拿下了项目,我又怕经历上一次的事情,夏政廷一向狗屎运都好,万一这次项目用赚钱了,让我们的脸面往哪里搁,你爷爷对你我又会怎么看待?!”

封铭威还在纠结。

22亿,确实太少了。

封逸尘肯定道,“这个价格一定可以了。夏政廷这个人我太了解了,他绝对不敢拿这么多钱出来,而且陆续这几天都有消息传出来说夏氏集团势在必得,越是这样,越是为了引起我们上钩,我确定就用这个价格。”

封铭威多少还是对自己儿子是信任的。

他叹了口气,“这次就听你的。”

“那我让人盖章密封了?!”

“好。”封铭威点头,“速度快一点,10点一到就出发。”

“嗯。”

封逸尘走出封铭威的办公室。

他自己把文件交给了综合部,“里面的文件盖章,密封。”

“是的总经理。”

“弄好了之后,拿到我办公室来。”

“是。”

封逸尘直接回到了自己的办公室,没有特别交代。

刚离开综合部,封逸睿就跟着走了进去。

她对着做合同封条的员工,说,“这个是总经理让你盖章的吗?”

“是的,封经理。”

“给我看一下。”

“啊?”做密封的员工一怔。

“有意见吗?”

“不是,我只是……”员工有些为难。

虽然封总没有特别交代,但看这个文件也知道不是一般的投标文件。

“给我吧。”封逸睿直接拿了过来。

员工看着,也无可奈何。

封逸睿拿在手上。

他打开里面的投标书。

22亿。

封逸尘还真的以为夏氏集团会弃权吗?!

可笑。

“对了。”封逸睿像是突然想到什么,对着员工说道,“你到财务部那里去帮我拿一份我要的财务报表,我在这里等你。”

“哦。”员工只得点头。

封逸睿看着员工离开,将自己手上准备的那份38亿的投标书换了。

把原来那一份直接扔进了垃圾桶。

员工把财务报表拿了过来,“封经理,你要的资料。”

“谢谢。”封逸睿将手上的文件递给员工,“密封做好,别乱七八糟的,坏了封尚集团的形象。”

“是的,封经理。”

员工连忙低头,把投标文件打开,盖章,又做了密封,再次盖章。

封逸睿看着员工做好的文件,嘴角邪恶一笑,转身离开了。

员工将手上的封条文件弄好之后,拿到封逸尘的办公室,“封总,您要的文件。”

“好,放这里,谢谢。”封逸尘一直看着屏幕,应了一声。

员工将文件放在他的办公桌上,转身准备离开。

“刚刚做密封的时候,有谁看过这个文件吗?”封逸尘随口问道。

“刚刚封逸睿经理过来看过一眼。”

“说什么了吗?”

“没有。”

“嗯。”封逸尘点头。

封逸睿终究还太年轻。

“出去吧。”

“是。”

员工离开。

封逸尘看了看时间,拿起那份密封文件,起身走向他父亲的办公室。

两个人一起到达了沃森集团。

沃森集团偌大的会议室里面,夏氏集团夏政廷带着夏绵绵以及夏以蔚已经提前到了,凌氏集团凌子墨和他的助理一起出现,龙门龙天和龙一,也坐在其中。

封铭威礼节性的和所有人都一一打了招呼,然后带着封逸尘坐在了指定位置。

会议室中,所有人彼此问候着,看上去特别的融洽。

一会儿,沃森集团负责招标的经理出现,“不好意思,让你们久等了,现在我们开始收投标书,麻烦请各贵公司将投标书放在这里,半个小时后,我们将对各位的投标书进行现场拆封,并现场确定最终投标的公司。”

所有人将自己的那份投标书放了上去。

夏绵绵看了一眼封逸尘,封逸尘也看了她一眼,两个人沉默无语,回到自己的位置上。

大家又在热烈的交谈之中。

不到半个小时,沃森集团的CEO丹木斯出现。

“不好意思,让大家久等了。”丹木斯坐在最中央的位置,“按照流程,我们还有最后两分钟进行拆封,在此之前,我真心感谢各位对沃森集团投资项目的支持,不管最后结果如何,希望大家的交情都还在。”

所有人附和了几句。

“杰克,所有都准备好了吗?”丹木斯询问助理。

“是的,总裁。”

“OK。”丹木斯从座位上站起来,“现在开始现场拆封。”

沃森集团的工作人员出现,准备开始对四份投标书进行同时的拆封。

封逸尘突然站起来,“抱歉。”

所有人都看着他。

封逸尘说,“不好意思,我刚刚接到一个紧急通知,决定对这次的招标选择弃权,给贵公司,给沃森集团带来的不便敬请谅解。”

丹木斯一顿,随即大方的笑了笑,“小封先生确定吗?”

“逸尘,你在做什么?”封铭威小声叫着封逸尘,“是你爷爷突然交代的。”

封逸尘看了一眼他父亲,没有解释,直接走向前,“实在抱歉,我能现在收回我的投标书吗?”

“当然可以。”丹木斯直白,“在没有开封之前,贵公司都有可以弃权的权利。我最后问一次,是真的决定弃权吗?你只要一旦拿回去,就相当于,你已经失去了这个投标的资格。”

“我确定。”

丹木斯耸肩,“好。”

他让工作人员将封逸尘那份投标书还给了封逸尘。

夏政廷脸色一下就变了。

夏绵绵咬唇。

封逸尘是在准守约定?!

如果她当初算计封逸尘,强烈建议他父亲投标22亿,是不是就能顺理成章的拿下这个项目?!

“这个时候打退堂鼓,封尚这么大个集团,也未免太失态了,要是早就对这个项目没有兴趣,早就应该说出来!”夏以蔚不大不小的声音,刚好所有人都听得到。

“别说话。”夏政廷脸色一沉。

夏以蔚一怔。

他父亲很少对他这么黑脸的。

他不过是想要讽刺一下封尚集团而已。

反正这个项目不管如何,都是他们夏氏拿了下来,还不能提前得意一下吗?!

封逸尘对于夏以蔚说的话,当没有听到。

他把投标书拿了回来。

封铭威脸色倒是难看了很多。

这个时候封逸尘到底在想什么。

就算不能中标,但也不能突然反悔,这让企业的颜面何存。

他口气很不好的说道,“封逸尘,如果不是你爷爷的吩咐,你最好给我一个让我能够接受的理由。”

封逸尘沉默,此刻当然不是解释的时候。

封铭威也没再多说。

丹木斯笑道,“没关系,合作的机会还有很多,相信封尚集团突然反悔,肯定也有贵公司的考虑,虽然很遗憾,但合作更需要的自愿原则。接下来,我们就开始拆封其他公司的投标书,请工作人员现场拆封。”

偌大的高级会议室里面,无比的安静。

一个工作人员,拿出了凌氏的投标书,“凌氏集团的投标价格20亿元。”

一个工作人员,拿出了龙门的投标书,“龙门集团的投资价格15亿,同时赠送温泉开发区的地皮进行开发建造。”

一个工作人员,拿出了夏氏的投标书。

说是投标书,倒不如说是一张白色纸条。

工作人员将纸条有字的一面写了出来,“夏氏集团,选择弃权。”

整个大厅突然更加安静了。

凌子墨一脸懵逼。

这么一看,四家公司中标,最后咋选2家,不就落在凌氏和龙门身上了吗?!

我滴个去。

这是什么个情况!

他居然坐收渔翁之利了?!

丹木斯也有些诧异,“夏氏集团也弃权吗?”

夏政廷沉着脸,还是解释道,“经过再三考虑,夏氏集团确实没有多余的资金对贵公司的项目进行再投资,所以选择了弃权,而这份弃权书也是今天才确定,为了不影响到贵公司的一个正常招标,才以此方式,希望贵公司不要介意。”

“当然。”丹木斯在商场上这么多年,不管怎么样的情绪,自然是不动声色,“一样有些遗憾,但我公司完全理解贵公司的难处。也就意味着,这次的项目最终由凌氏集团的20亿投标书和龙门的15亿加一块地皮中标,恭喜你们。”

凌子墨真觉得自己捡了好大一个便宜!

“如果没有问题,谢谢大家的参与,中标公司,我们将在一周之内将合同整理并邀请各位负责人当场签字。今天的投标会正式结束,再次感谢大家。”

所有人从自己的位置上站了起来。

封铭威和夏政廷言不由衷的恭喜了中标的凌子墨和龙天,几个人一起离开了沃森集团。

“怎么回事儿!”封铭威在车上发脾气,“封逸尘,我们分明可以通过20亿拿下这个项目的,你在做什么!”

封逸尘把那份未开封的招标书当着封铭威的面前拆封,“爸,你看看。”

封铭威接过来,整个人顿了一下。

“怎么改成了38亿!”

“我也是刚刚在现场准备开封的前一秒才确定。”封逸尘说,“上午我们最终商量之后,我把这份文件交给了专业人员密封,当时有点事情处理就没有亲自看着,让她直接给我送过来的。我随口问了句有谁看过没有,她说封铭睿看过。”

“是封铭睿改的?!”

“嗯。”封逸尘肯定,“我当时没有在意,刚刚在会议室里面,总觉得有些不放心,就给刚刚密封的员工发了短信,问她有没有注意到盖章的文件上的投标金额是多少,她说是38亿,我才义不容辞的将投标书拿了回来,否则就真的上了夏政廷的当了!”

“封逸睿这是疯了吗?!”封铭威怒吼,“你现在马上给我一起回家里面,把这件事情给你爷爷汇报。”

“好。”

车子直接往封家别墅开去。

另外一辆黑色轿车内。

夏政廷一直黑着一张脸。

“我们不是投标的37亿吗?怎么最后选择了弃权?!”夏以蔚有些不爽的询问。

他才不管多少钱拿下来的项目,他就是要让人知道,只要他们夏氏要的东西,多少钱都要到手,现在反而便宜了别人!

夏绵绵当然知道。

夏政廷就是故意想要摆封尚一道。

没想到最后,封尚在紧要关头收住了。

夏政廷确实考虑了很久,不时的对外放出了假消息,按照以前封铭威上过他一次当的经验,封铭威一定势在必得,他其实也对这个项目兴趣不大,不管投标金额在多少,经过具体分析,他认同夏绵绵的观点,没必要在这个非常时期去搞这个项目。

而他不要这个项目,就算是给封尚集团,他也要让封尚集团花一倍的价格来买!

实在没想到,封尚在最后一秒会突然松手!

果然是老狐狸!

“爸,到底是怎么回事儿啊?”夏以蔚没有得到答案,不停的问着。

“别问了,这件事情就这么到此为止!”夏政廷只得吃了这个哑巴亏。

毕竟最后要这么做的是他个人的决定,谁都没有告诉,也没有商量。

现在让封尚逃过一局,算封尚走运。

夏以蔚也不敢再多问。

夏绵绵就这么安静地待着。

至少最后封尚集团也没有得到项目,要是封逸尘真的用22亿拿下了项目,估计此刻的夏政廷会气吐血。

封逸尘果然比这群老狐狸,还有老奸巨猾。

她怎么都觉得自己以后的路,越来越难走。

……

封尚别墅。

封老爷子书房。

“所以,事情就是封逸睿将投标金额改了,然后你们选择了弃权,最后的结果是,凌氏代替我们和夏氏,中标了?!”封老爷子淡淡然,口吻听不出来任何情绪。

就是这般,让封铭威心里忐忑不已。

实在不知道他父亲到底在想什么。

他小心翼翼的开口道,“本来势在必得的,还会让夏政廷那只老狐狸聪明反被聪明误,吃个哑巴亏,没想到最后是败在了逸睿这里。”

“有什么证据吗?”封老爷子说,“说明是逸睿做的。”

“爸,公司有监控,我刚刚已经让人拷贝了下来,虽然密封那里没有,但可以看得到,在逸尘离开后,就只有逸睿一个人去了密封文件的地方。不仅如此,我还让人打开了逸睿的工作电脑,电脑桌面上就有一份38亿投标书的电子档。”这是在来这里之前,封逸尘就已经让人取了证据。

“逸睿为什么会突然这么做?”封老爷子继续问道,声音依然不温不热。

“据我所知,逸睿这段时间在和夏氏集团的二千金,也就是夏柔柔交往密切。”封铭威恭敬道,“我不知道具体情况,但我怀疑,可能和这有点关系。”

“嗯。”封老爷子点头,“我不怀疑你们。”

封铭威却不敢松口气,等待封老爷子的吩咐。

“把逸睿叫回来。”

“是,我马上叫他回来。”封铭威答应着。

“铭威你先出去,等会儿领着逸睿一起进来,逸尘你留下来,爷爷有话对你说。”

封铭威点头,给了一个眼神给封逸尘,才不放心的走了出去。

封老爷子对着封逸尘,“这次项目的失职,你觉得最大的责任人是谁?”

“是我,我没有监督好密封的过程。”封逸尘一字一句。

“不,从表面看,应该是封逸睿。”

封逸尘抿唇,知道他爷爷话中有话。

“你在故意陷害你堂弟。”封老爷子突然直白。

封逸尘看着自己的爷爷。

“虽然我找不到证据。”封老爷子还笑了笑,即使笑容毫无温度。

封逸尘只是沉默。

“因为找不到在证据,所以我只能相信你,相信这起项目招标案,最大的责任是封逸睿。我会给他惩罚。”

“谢谢爷爷。”封逸尘没有任何反驳,就是顺承的恭敬道。

“逸尘。”封老爷子叫着他,“你最好清楚你现在都在做什么。”

“是。”

“最后。”封老爷子开口道,“凌氏集团中标了?”

“是。”

“凌家老爷子也死了有两年了,这些年的都是凌子墨在管理着公司。”

“嗯。”封逸尘抿紧了唇瓣,不好的预感随即而来。

“我看公司发展得还可以,倒是超乎了我对凌小子的想象。我以为2、3年就会破产,没想到他还有点能力。”

“他很努力。”封逸尘说。

虽然看他大大咧咧玩世不恭,但在对待工作上的事情,绝对是严肃认真的。

“我猜想也是。”封铭威淡淡道,“否则也不会稳定这么长之间了。”

封逸尘看着他爷爷。

“封尚这些年发展不错,你功劳不少,爷爷也很欣慰,但这些年一直都在夏氏的尾巴后面,这不是爷爷想要看到的结果。”

“是,我会更加努力的。”

“这和你的能力没有关系,夏氏根基早,而且二十年前和颂文集团联姻,用了不到十年时间就吞并了颂文集团,两个大公司的合并才有了今天的夏氏,不是哪个企业可以轻易超越的,我们封尚想要赶超,也不是一两天的事情。”

“嗯。”

“所以,爷爷觉得,你可以不用那么急着对付夏氏集团,就先收购了凌氏。”说得,那般的云淡风轻。

封逸尘紧眸。

“我知道你和凌子墨从小一起长大,这么多年我看你身边也就只有他一个人朋友。但在商言商,还是以利益为主。”封老爷子一字一句,“而你,从小就不会让我失望!”

------题外话------

二更求月票月票月票,码字的动力所在!

啊啊啊啊~

小宅实在周末更忙。

小宅决定把昨天的问题奖励公布放在周一,同时上周五,今天和明天的奖励潇湘币放在周一再奖励。

今日问题:封老师才是最悲剧的那个,你们说是不是?!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