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70章 智斗卫晴天(5)嫁祸/枭宠重生之盛妻凌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封家别墅。

封逸尘默默的坐在封文军的书房内。

耳边一直萦绕封文军在他耳边说的那些话。

说收购凌氏集团。

封逸尘知道,这是在给他教训。

他爷爷说找不到证据证明是他在陷害封逸睿,甚至相信他然后要惩罚封逸睿,实际上,在台面上确实会处罚封逸睿,但真正意义上是在给他教训,用了和他用样的方式,别人看不出来,只有自己体会。

书房外,响起敲门的声音。

封铭威带着封逸睿走了进来。

封逸睿的情绪明显很不好,还未等到封老爷子开口,就激动无比的说道,“爷爷,我真的是为了我们封家好,我没想到我反而被人摆了一道,我真的没有想到,我只是想要做点业绩出来,我只是想要让爷爷看到我的能力。”

“嗯。我知道。”封文军点头,显得很平静。

封逸睿也知道,封老爷子一向都是如此,不管发生什么天大的事情,都会这么云淡风轻,看不出来他的情绪在哪里,不知道他在想什么,而越是这般,越是让人忐忑心惊。

“但最终的结果你还是让封尚丢了一笔大单子。”封文军补充说明。

封逸睿终究找不到话语去反驳。

不管过程如何,他爷爷从来就只听结局。

“跪下。”封文军说。

封逸睿看着自己爷爷。

“跪下!”封文军再次说道,这次声音冷了些。

封逸睿猛地一下跪在了书房中央。

“看你是第一次犯这种错误,爷爷也不过于强处罚你。家训即可。下次,爷爷会考虑让你离开封家。”封文军说得很淡很轻。

封逸睿不敢再多言。

所谓的家训,真的可以让人丢了半条命。

已经很长一段时间,没有人遭受过这种待遇了。

他紧咬着牙根,不说话。

封文军从自己的实木办公椅上站起来,随手拿起家里的皮鞭,当着封铭威和封逸尘的面,一鞭一鞭的打在了封逸睿的身上,整整100鞭,封逸睿的身上血肉模糊,偶尔会有封逸睿惨烈的叫声,在书房中一直响起。

打完之后。

封文军也有些累了。

他喘了口气,“让李医生到家里来,这几天逸睿就住在这里养伤。”

仿若,刚刚打人的那个,不是他一般,他还在平静的交代接下来的事情。

封逸睿已经趴在了地上,看上去奄奄一息。

封铭威打开书房的门。

封逸睿的父母就冲了进来,看着地上的封逸睿,又看了一眼重新坐回到位置上的封文军,不敢说话,只得小心翼翼的扶着封逸睿离开了书房。

“你们也出去吧。”封文军说,“我也要休息一会儿,年纪大了,这么一会儿就有点遭不住了。”

“是。”

封铭威和封逸尘离开。

别墅中传来封铭严和俞静有些怒吼而焦急的声音,“快点把李医生叫过来,快点!”

封铭威和封逸尘走向大厅。

此刻封铭严还在大厅急躁不安的等着医生。

封逸睿被抬进了房间里。

封铭严看着封逸铭和封逸尘,脸色并不太好,还重重的“哼”了一声,怒火压抑在了喉咙处,转身直接越过了他们。

封逸尘看着自己二叔的背影,对着他父亲说道,“爸,我回去上班了。”

“嗯。”封铭威点头,点头看着封铭严离开的方向,“还是太便宜封逸睿了,我以为发生了这种事情,你爷爷怎么也会把他撵走,没想到就是家法伺候,虽然丢了半条命,但这种伤疤容易好。”

封逸尘没有说话。

封铭威又说道,“不说他了,反正也成不了什么气候,我没放在眼里。好在这次项目夏氏集团也因为聪明过度而没有拿到项目,也算是平过,你别太放在心上,你爷爷也不会太责怪你的。”

“嗯。”封逸尘点头。

至于他爷爷给他说了些什么,他习惯性不给任何人讲。

“去上班,我就不去了,封逸睿被打成这样,我还是要在家里。”其实就是做做样子。

“是。”

封逸尘离开了封家别墅。

其实他也没心情上班了,只是不知道能去哪里,所以只能去公司。

他把车子停靠在了封尚的专用停车位上,熄了火却一直没有下车。

他拿了一支烟,不缓不急的抽了起来。

一只接着又一只。

他扔了一地的烟蒂,拿起电话,拨打,“子墨。”

“封美颜。”那边兴奋无比,“是不是要恭喜我拿下了沃森集团的项目开发案,我特么也觉得我自己走了狗屎运。”

“一起出来吃个饭吧。”

“这是吃什么饭啊,中午还是晚上。”下午2点多,到早不玩的。

“都可以。”反正,他都没吃。

“虽然我觉得你有点抽风,但难得你主动找我,你想在哪里吃饭?”

“你定了就好。”

“好。”凌子墨一口答应,“我把地址发给你。”

“嗯。”

封逸尘发动车子,再次驶出了封尚大厦。

他刚到凌子墨指定的一家高档西餐厅时,凌子墨也风风火火的就到了,一边还说道,“这家牛排味道不错,我来吃过几次了。”

封逸尘淡淡的点了点头。

他没有戳穿,这家西餐厅就是上次居小菜请他们吃饭的那家餐厅,中环路这边,离凌氏集团以及凌氏别墅都有些远,而他却在这里吃过几次了……

“你怎么突然找我吃饭,我怎么都觉得你应该不是为了给我庆祝。”凌子墨开口道。

“嗯。”封逸尘说,“因为我早知道这次项目最后会是你得到。”

“我就知道,这是你和夏绵绵一起搞得鬼吧。”

封逸尘不瞒凌子墨。

凌子墨看上去吊儿郎当,其实很有分寸。

知道有些事情可以说有些事情打死也不会说出来。

“不管你们有什么阴谋算计,总之我还是感谢你,等某天你们有空,我请你和夏绵绵吃饭。”

“子墨,这对你而言可能并不是好事儿。”

“怎么说?”凌子墨看着封逸尘。

也知道,封逸尘主动找他,其实并不是表面上这么简单。

封逸尘冷是冷了点,但对他真的不错。

两个人从小一起长大,口上绝不提什么革命感情,但心里比谁都知道他们在彼此心目中的感情地位。

而且封逸尘是那种,朋友有什么好事儿他绝对不会蹭粉,反而会在困难中,无形的拉对方一把。

“我爷爷让我收购凌氏集团。”封逸尘直白。

“你爷爷的胃口还真的不小。”凌子墨显得很淡然,他说,“当年我爷爷和你爷爷的交情那么好,这才几年功夫,你爷爷就翻脸不认人了。”

“他是商人。”

“嗯。”凌子墨点头,“我爷爷还在世的时候就给我说过,如果哪天他去世了,第一个要防备的就是封尚集团,就是你爷爷。”

“所以你多注意一点。这段时间你刚拿下了沃森集团的项目案,牵扯到的东西很多,求稳更重要。凌氏集团在驿城也有百年基业,我爷爷也很清楚并不是那么好收购和撼动,能够拖延一年半载,我想办法保住你们凌氏。”

“好。”凌子墨也不多说。

他很清楚,如果封逸尘铁心要收购凌氏集团绝对能够做到,就是时间早晚问题,换成以前他爷爷在,可能不会有人窥视,但现在毕竟是他在管理,他能力当然有,可实际上确实太年轻,经历的东西太少,他难免有些问题,考虑得不够周全,从而成了别人的囊中之物。

“不说了,吃东西吧。”封逸尘低头吃牛排。

凌子墨吃过午饭了,现在实在吃不下,就拿着红酒在喝。

他说,“逸尘,我总觉得你生活得一点都不快乐,你能不能换一个方式活着?”

“暂时不能。”

凌子墨也不多劝说。

封逸尘不愿意说的事情,弄死他他也不会说出来。

而且他总觉得,自从封逸尘和夏绵绵交集更深了之后,封逸尘就越来越沉默,越来越沉默了。

到底,夏绵绵对封逸尘而言,是好还是坏,他也不知道,大概也只有封逸尘自己知道。

他转眸,看着西餐厅的落地窗,陪着封逸尘吃西餐。

眼眸突然一顿。

他就这么看到了高高的一栋办公大楼上的某一层,挂着“居小菜律师事务所”的招牌。

这个女人,怎么就这么阴魂不散。

他收回了视线,觉得还是眼不见为净最好。

……

夏家别墅。

夏柔柔听着电话,脸色非常不好。

卫晴天也听到了电话内容,让她故意开了免提。

电话中传来封逸睿咬牙切齿的声音,恍惚有些虚弱,但不难听出他的愤怒。

“夏柔柔,我们之间的所谓交往所谓婚姻,就到此结束了,我居然会上了你的当,你最好给我记住!如果有那么一天,我会让你死得好看!”封逸睿吼完,猛地挂断了电话。

夏柔柔紧咬着唇,脸色难看到了极致。

她看着自己母亲。

卫晴天脸色也很不好。

“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夏柔柔哭闹着,“你不是说这个价格是以蔚说出来的吗?绝对不会出错,我才告诉封逸睿,让她改了招标书的金额,到头来居然是这样的,夏氏根本就没有点打算投标,封逸睿现在被他爷爷打得要死,我怎么还有机会嫁入封家,妈,你也有被人算计的时候!”

“够了!”卫晴天情绪也很暴躁,“我也没想到,最后结果会是这样!按理以蔚肯定不会骗我,倒是我真的太低估了你爸的阴险,他居然连你弟都瞒着,我也算吸取了一次教训!”

“那现在怎么办,现在怎么办?!你不是说嫁给封逸睿是报复夏绵绵最好的方式吗?现在都泡汤了,你让我怎么办?!”夏柔柔说,“我居然居然居然……”

话没说出来,夏柔柔就哭得昏天暗地。

“怎么了?”卫晴天看着夏柔柔如此模样,心情本来就不好,现在更是厌烦到了极点。

“你说让我未婚先孕,我昨晚上和封逸睿做了!”夏柔柔大声吼道,“早知道,我何必把自己给了这种男人,我这不是在给自己挖坑吗?!陪护夫人有折兵!”

卫晴天眼眸突然一紧,嘴角突然邪恶一笑,“那可不一定!”

“什么?!”夏柔柔完全不知道她母亲在想什么。

“总会峰回路转的。”卫晴天狠烈一笑,“你听妈的,绝对错不了!”

到底她妈都在盘算什么!

而她仿若总是被牵着鼻子走!

……

夏氏大厦。

投标之后,夏柔柔回到公司上班。

她坐在办公室里面,因为投标结束,所以没有那么多紧急的事情处理,她也能够歇口气了。

她让秘书泡了杯咖啡,淡淡的喝着。

她在想,今晚回去要对封逸尘说什么,不管怎样,至少这个项目他遵守了诺言,而他们的第一次合作,算是马到功成。

这么想着。

房门外突然响起敲门的声音。

“进来。”夏绵绵说。

杜文娜从门外走了进去。

夏绵绵看着杜文娜。

这段时间因为项目的事情,倒是真的对这个女人忽视得彻底。

她说,“找我有事儿?”

“我怀孕了。”杜文娜一字一句,直白而明了。

夏绵绵整个人一顿。

好半响没有反应过来。

“我怀孕了。”杜文娜再次重复。

夏绵绵在捋自己的思绪,她说,“是夏政廷的吗?”

“是。”

“我最后问一次,是夏政廷的吗?”夏绵绵重复确定。

“是。”

“很好。”夏绵绵突然一笑。

有时候真是,山穷水尽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

她还在考虑怎么看似自然又不着痕迹的让夏政廷再次留意到杜文娜,现在杜文娜就给了她这么大好的一个消息。

她说,“你先不要告诉任何人。”

“好。”杜文娜一口答应。

她之所以第一时间先告诉夏绵绵,就是相信她可以有更好的方法,她怕自己的冒冒失失,就把这么大好的一个筹码给浪费了。

“我会先给夏政廷说此事,看他的态度,他有可能会让你不要这孩子,你做好心理准备。但在这之前,断然不能想让夏柔柔以及夏以蔚甚至卫晴天知道,否则这个孩子在夏政廷还未表明态度的时候,就可能不在了。”

“我知道。”

“你回去好好等消息。”

“嗯。”

夏绵绵让杜文娜先出去。

她坐在办公室里面想了想,起身走向夏政廷的办公室。

她本打算过两天再找夏政廷说此事,夏政廷今天心情非常不好,再说这事儿怕让他情绪更激动,反而达不到效果。

但转念一想,卫晴天这么阴险狡诈的人,很有可能在杜文娜身边安排了眼线,要是发现了杜文娜的一个身体不适……

为了避免夜长梦多,她觉得有些事情真的不能耽搁。

董事长办公室,夏绵绵敲门而进。

“找我什么事情?”夏政廷心情似乎一直不太好。

今天上午的投标吃了哑巴亏,现在还未平复。

她说,“是有一件事情想要给你汇报。”

“直说。”夏政廷显得不耐烦。

“杜文娜怀孕了。”夏绵绵开口,看着夏政廷的脸色变化。

“谁?”夏政廷似乎一时半会儿没有反应过来。

“杜文娜,就是上次跟着我一起去和市政吃饭的杜文娜。”

夏政廷猛然回神,脸色确实有些不一样,“你把你知道的说出来。”

“杜文娜刚刚来找我,说怀你爸你的孩子,我虽然不知道具体什么情况,但我想,既然她这么说可能就是真的。而她不敢直接给你讲,只好来找我。让我问问你的意见?”

“问我的意见?”夏政廷讽刺,“需要钱吗?”

“不是的爸。”夏绵绵连忙说道,“她说不需要钱,就是觉得这个孩子也有你的一份,要不要,也要得到你的同意。”

“我不过和她就是场意外,她凭什么能够给我生孩子!”夏政廷一字一句,说得冷血无比,“让她做了,我会给她一笔钱的。”

“好。”夏绵绵点头,“那我把话传给她。”

“这事儿别让你小妈知道了。”

“放心吧,爸,我也给杜文娜打了招呼了,她这个人其他我不说,但口风绝对很严。而且杜文娜……”夏绵绵欲言又止,“算了,不说她了,我这就带着杜文娜去医院。”

夏政廷反而被夏绵绵的欲言又止勾起了兴趣,“杜文娜怎么了?”

“没什么,我就是觉得她人其实还挺好的,刚刚我也问她要不要钱了,想着用钱把事情摆平,至少两不亏欠,她死活都不要,还说什么那晚上和你是自愿的,没想过会得到什么,还很感谢你那晚对她的照顾……”夏绵绵看着夏政廷的脸色,适当的说着一些话语,“总之,这件事情爸就不用操心了,我知道怎么做。”

夏政廷有些沉默。

夏绵绵当作没有看到,“那我出去了。”

夏政廷终究还是点头了。

夏绵绵走出夏政廷的办公室。

都说虎毒不食子。

夏政廷果真是心狠得很。

这也说明,卫晴天在夏政廷的心目中,确实地位难得。

她一边想着一边往自己办公室走去。

她刚刚当然不会劝夏政廷要这个样子,越是劝越是会让夏政廷觉得她在故意,她顺着夏政廷的意,说不定就能让夏政廷多想一点,而且夏政廷就夏以蔚唯一一个儿子,万一杜文娜怀的是儿子的话,夏政廷估计也会舍不得。

当然这些事情得夏政廷自己想通,她说,效果就会事倍功半。

她回到自己的办公室,让杜文娜进来。

“我爸让你做了。”夏绵绵直白。

杜文娜脸色有些苍白,但没有说话。

“我说过,想要进夏家真的不容易。”夏绵绵看着杜文娜。

“你也觉得我应该打掉这个孩子吗?”杜文娜询问夏绵绵的意见。

“我的意见是,如果我爸觉得不留,你就不要留,引起反感,后面会举步维艰。”

“那我听你的。”杜文娜点头。

夏绵绵沉默了两秒,想要多说什么,也觉得这个时候没有什么好说的。

她说,“准备一下吧,我现在带你去医院。”

“现在就去?”

“嗯。”夏绵绵说,“不要让夏政廷等太久,不好。”

杜文娜点了点头。

夏绵绵先离开了办公室,让小南把车子开了过来。

小南还很诧异,“小姐你今天这么早就下班了?”

“你不要说话。”

“……”小南就不知道自己怎么这么遭人嫌。

夏绵绵在车上等了一会儿。

杜文娜拿着包下来,脸色有些苍白。

夏绵绵看了她一眼,也觉得此刻没什么好说的,她转头对着小南,“去市中心医院。”

“小姐生病了吗?”小南激动。

“闭嘴!”

“……”

车内陷入安静。

夏绵绵想了想,拨打了电话,“爸。”

“嗯。”那边传来夏政廷低沉的嗓音。

“我现在带着杜文娜去医院,她坚持不要钱,完了之后我给她买点保养品送她回家。”

“辛苦了。”

“不会。”

“完了给我说一声。”

“好。”

夏绵绵挂断电话。

她回头看着杜文娜,杜文娜也看着她。

夏绵绵的意思很明显,夏政廷没有反悔。

杜文娜把头扭向窗外,一言不发。

夏绵绵也不知道杜文娜内心在想什么,但至少,不管任何女人,在此刻应该都不会好受。

车子终于到了医院。

夏绵绵陪着杜文娜走了进去,直接走向妇产科。

夏绵绵陪着杜文娜做了一系列的检查。

因为没有给杜文娜预约VIP通道,主要是怕被卫晴天察觉,VIP通道都有夏家熟悉的医生和护士,卫晴天很容易发现,此刻只得排队等候。

夏绵绵犹豫了一下,又给夏政廷打了一个电话。

“完了吗?”

“不是,准备进去了。”夏绵绵说,“人有点多,怕爸等得心急,所以给你汇报一下。”

“没有单独预约吗?”

“我怕小妈发现了,所以带着杜文娜走的普通通道。”

“嗯。”夏政廷也不再多说。

“就是杜文娜……”夏绵绵欲言又止。

“她反悔了?”夏政廷激动。

“不是,她选择的不是全麻。”夏绵绵说,“听说真的会很痛,我也劝不住,你要不要劝劝她一下?”

“都是她的选择,你随她吧。”

“嗯。”

夏绵绵有挂断了电话。

终究,夏政廷是心狠的。

杜文娜似乎也认命了,她默默地看着排号的队伍。

“杜文娜。”护士叫着她的名字,“下一个就是你了,你跟着我过来。”

杜文娜脸色瞬间又苍白了些。

她从椅子上站起来,跟着护士过去。

夏绵绵看着杜文娜的身影,低头看了看手机。

杜文娜已经走进了手术室。

夏绵绵的手机却一直没有响。

夏绵绵紧捏着手机。

突然,电话震动了一下。

夏绵绵看着夏政廷的来电,没有立即接通,而是响了好几声才接起,“爸,杜文娜已经进去了。”

“你去拦住?”

“什么?”

“快点!”那边突然激动。

“啊,可是已经进去了……”夏绵绵显得有些漫不经心。

“快去!”夏政廷反而情绪大了些。

“哦。”夏绵绵只得抱着手机冲进了手术室,“杜文娜在哪里?不做了!”

护士看着夏绵绵,说,“在里面。”

夏绵绵冲进去,杜文娜已经躺在了手术台上,医生还在准备。

“杜文娜,不做了。”夏绵绵激动的说。

杜文娜一顿。

“我们不做了。”

夏绵绵拉着杜文娜,穿上裤子,走下了手术台。

耳边还有夏政廷的声音,“怎么样?”

“刚拦了下来。爸为什么突然这样?”

“什么都别问了,半个小时后到我指定的地方,带着杜文娜来见我。”

“好。”

夏绵绵挂断电话。

夏政廷到底是在考验谁?!

她眼眸微紧,回头看着杜文娜。

那一刻的杜文娜也阴险的笑了!

两个人一起走出医院,让小南开车去了夏政廷指定的地方。

一间高档餐厅,一个高档包房中。

杜文娜看着夏政廷显得战战兢兢。

夏政廷看了一眼杜文娜,对着夏绵绵说道,“孩子怎么样?”

“保下来了。应该无碍。”夏绵绵说。

“你们俩坐下。”

夏绵绵拉着杜文娜坐在了夏政廷的旁边。

“这孩子是个意外,我本没打算留着。”夏政廷对着杜文娜直白。

“董事长,我知道。”杜文娜低着头,看上去真的楚楚可怜。

夏政廷多看了两眼杜文娜,说道,“但流产对女人身体不好,我也不是那么不负责任的人。你先养着,我会给你钱让你衣食无忧。”

“我不需要钱……”

“不是给你的,是给孩子的。”夏政廷说,“你最好别上班了,回头我给你买套房子,你住在里面好好养胎,我会让人专程照顾你。”

“董事长,我自己也可以照顾自己,而且需要工作……”

“我给你的钱可以让你一辈子衣食无忧。”夏政廷直白,“你不要和我讨价还价。”

杜文娜咬唇,显得很委屈。

夏绵绵给了一个眼神给杜文娜,杜文娜不再多说。

“这件事情就这么定了。杜文娜,你好好养着,但记得不要传播出去,否则你会得不偿失的。”

杜文娜点头。

“杜文娜你在门口等我一会儿,我给绵绵交代几句,等会儿让她送你回去。”

“好。”杜文娜起身走出了包房。

夏绵绵面对着夏政廷,“爸怎么突然反悔了。刚刚就差一点,太惊险了。”

“我们家也就以蔚一个男丁,确实单薄了点。”夏政廷说,“后来本来有打算和你小妈再生一胎的,你小妈身体不好,医生说很难受孕了,但是也是生柔柔和以蔚这对双胞胎时没有好好坐月子,怪我当年没时间陪着她,让她什么都亲力亲为落下了一些病根,这些年也就没再想过此事,也不想对不住你小妈,但既然阴错阳差有了这个机会,终究杀生不好。”

“嗯。”夏绵绵点头。

夏政廷也真是能耐,出轨都能够说得这么冠冕堂皇。

“虽然杀生不好,不过我和你小妈的感情也这么多年了,我犹豫再三,决定先看看杜文娜怀的是男孩还是女孩。听说3个月后就能够看到B超了,如果是男孩就留下来,是女孩就没必要了。”夏政廷说得清楚。

夏绵绵看着夏政廷。

所以夏政廷只是为了保住孩子3个多月,也就意味着……如果杜文娜怀的是女孩,杜文娜到那个时候就不是人流而是引产了!

这对杜文娜的身体更不好。

这就是男人?!

为了自己的利益的男人。

“我也不能为了一个女儿和你小妈把感情闹崩了,没必要。”夏政廷又说道,“这件事情,爸就交给你来做,柔柔和以蔚的立场都尴尬,爸信任你。”

“好。”夏绵绵只得点头。

“你把杜文娜安顿好,随时汇报她的情况。”

“是。”

“好了,你送她回去吧。这事儿一定要保密知道吗?”

“我知道。”夏绵绵再次保证。

夏绵绵走出包房。

杜文娜在门口等她。

两个人一起离开,坐在小车上。

夏绵绵直言,“夏政廷说,留3个月看看孩子是男孩还是女孩。”

杜文娜突然讽刺的笑了一下。

似乎,早就料到的结果。

她大概也不相信,夏政廷会真的对她有怜悯。

“你的打算是什么?”夏绵绵询问。

“我的打算……”杜文娜看着夏绵绵,“与其等到3个月后有可能的引产,倒不如现在,快刀斩乱麻!”

“所以……”

“这个孩子我不要了。”杜文娜直白,“但我要,嫁祸于人!”

夏绵绵眼眸一紧。

这就是杜文娜,心狠的手段,和卫晴天真的是半斤八两!

------题外话------

今天有二更,所以提前求月票求月票求月票。

今日问题:杜文娜想嫁祸给谁?

么么哒,月票啊,月票!

爱你们哦!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