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71章 智斗卫晴天(6)鱼儿上钩/枭宠重生之盛妻凌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小车在街道上行驶。

小车内,杜文娜再次说道,一字一句,“嫁祸给卫晴天。”

夏绵绵在等待杜文娜继续。

“与其等那百分之五十的几率,倒不如,现在就做好决定,何况,到时候如果真的3个月后,对我的身体影响更大,我不想去冒险!”

“嗯。”夏绵绵点头。

“所以我们现在怎么做最好?”

“很简单。”夏绵绵直白,“想要嫁祸给卫晴天,只要让她发现你怀孕了就行。但这有风险,你应该知道,有时候流产不当,可能会导致你身体受到很大的伤害。”

“我什么都能接受,只要最后的结果是我想要的。”

夏绵绵看着杜文娜。

不知道杜文娜都经历过什么,但这份对自己的残忍,不成功真的很难。

她说,“好,我会想办法,这次之前,你最好接受夏政廷的所有安排,他说什么你就听什么,在他没有喜欢你之前,至少让他对你产生怜悯。”

“我知道。”杜文娜点头。

夏绵绵把杜文娜送回了家,接着和小南去看了最新的楼盘,经过夏政廷的同意,买了一套高档商业小区,精装可以直接入住,又去家政中心请了保姆,确定好了所有东西,夏绵绵打电话让杜文娜收拾东西,明天她送她过去。

做完一切,夏绵绵有些累的靠在了后座椅子上。

小南看着自己小姐的模样,忍不住问道,“小姐,杜小姐真的怀了老爷的孩子吗?”

“嗯。”

“老爷真残忍,如果不是男孩就不要。”

“每个阶层不一样,越是高档的阶层越是在乎传宗接代,就怕自己的所有东西被外人拿走了,这种思想根深蒂固,改变不了。你以后一定不要待在这种地方,否则按照宫斗剧的发展,你活不过两集。”

“小姐我也没有那么差吧。”小南无语。

夏绵绵淡淡的笑了笑,不再多说。

脑海里面一直在想着很多事情。

以前很多次都是卫晴天主动攻击,现在这一刻开始,她要让卫晴天知道,人外有人天外有天!

车子到达小区停车场。

夏绵绵下车,回去。

刚到家,就看到封逸尘已经坐在家里客厅,在看晚间新闻。

现在已经晚上8点多了,忙完所有事情,就已经到了这个点。

夏绵绵看了一眼封逸尘。

封逸尘眼神也往她这边看了看。

两个人对视了一眼,夏绵绵低头换鞋,笑着说道,“封老师今晚难得这么闲。”

封逸尘没说话。

林嫂从里屋出来,看着他们回来,连忙开口,“我和少爷在等你们吃饭,你们总算回来了,我马上去把饭菜再温一下,一会儿就好。”

“你在等我?”夏绵绵诧异,换好鞋子直接走向了封逸尘。

封逸尘应了一声。

夏绵绵有些受宠若惊。

也对,两个人第一次互相信任互相合作,不管结果对他们而言好不好,但至少,彼此没有出卖彼此。

她说,“可惜你不喝酒,要不然我们可以庆祝一下。”

“我可以喝饮料。”封逸尘说,还一本正经。

夏绵绵笑了笑,“我回去换套衣服下来,小南,开一瓶红酒。”

“好的小姐。”小南连忙说道。

好久都没有看到小姐和姑爷这么互动了。

总觉得就跟中了彩票似的。

夏绵绵也觉得封逸尘有时候的举动,真的就像是从天上掉馅饼。

她快速的换了一套衣服,下楼。

林嫂已经把饭菜摆放好了,所有人围坐在桌子上。

夏绵绵倒了酒,林嫂和小南也不喝酒,封逸尘也不喝酒。

“合作愉快,封老师。”夏绵绵主动举杯。

封逸尘也举杯了,“嗯。”

林嫂和小南附和。

夏绵绵因为喝酒了,所以吃饭吃得就比较慢,她就这么默默的看着对面的封逸尘,看着他低着头很认真吃饭菜的模样,封逸尘的教养真的奇好,吃饭不会发出一点声音,面前的饭菜看上去都很干净,有那么一刻夏绵绵觉得他整个人都那么美好。

此刻林嫂和小南都已经下了桌。

桌子上就他们两个人。

封逸尘一直在静静的吃饭,而她在默默的喝酒。

喝了大半瓶了,脸蛋都已经开始微微泛红。

“封老师,说实话吧。”夏绵绵拿着酒杯,眼神迷离的看着他。

封逸尘抬头看着她。

“这次做了这么多,追根究底,是不是为了夏柔柔?”夏绵绵笑道。

笑着的时候,满面桃花,甚是好看。

封逸尘没有回答。

夏绵绵又说道,“这样一来,封逸睿应该不会再和夏柔柔在一起了,谁也不会娶一个看上去是算计了自己的人不是?!”

封逸尘放下碗筷,“这和夏柔柔没有关系。”

“你不承认我也没办法。”夏绵绵把被子的红酒喝光,显得很无所谓。

“我说什么你都不会相信是吗?”

“选择性相信。”夏绵绵看着封逸尘,“否则我为什么会选择和你合作?!”

封逸尘放下了碗筷,“你慢慢吃。”

说完,就走了。

总是一言不合就板脸,就离开。

夏绵绵也没有拦着封逸尘,自己一个人面对一大桌子饭菜,有些沉默。

她之所以会选择和封逸尘合作,没有做任何手段也是因为她想通了这一点,封逸尘为了让夏柔柔不和封逸睿在一起,这是最好的方式,还能给封逸睿一个教训,何乐而不为,封逸尘能够想到的,永远都比平常人多。

其实就算封逸尘承认她也不会有任何情绪。

不承认就算了。

她对他本来也不够坦诚。

她将最后的小半瓶酒喝了,有些迷迷糊糊的上楼睡觉。

其实不是酒醉,就是喝了酒很容易打瞌睡。

这种毛病,怎么都改不了。

她刚上楼,楼梯口迎面碰到了封逸尘。

封逸尘看着她脸蛋红红的模样,也没有说话。

仿若,封逸尘对她总是沉默,越来越沉默。

她就不知道为什么,她会让封逸尘如此,如此的不愿意开口和她说话。

她重新迈开脚步,越过封逸尘。

那一刻,她甚至还敏感的感觉到封逸尘淡淡的吐了一口气,那感觉就好像,她是瘟神一般,而她终于走了,他松了一口大气。

心里莫名的烦躁。

她突然停下脚步,猛地跑到封逸尘的面前。

封逸尘正站在楼梯口的位置,夏绵绵跑过去脚步踩在了楼梯沿上,身体一个不稳。

下一秒,一双有力的臂膀一把将她抱住,毫不犹豫的将她一把抱进自己的怀抱里,速度惊人得快,很坚定。

夏绵绵有些心惊。

果然酒精并不是一个好东西。

她抬头近距离看着封逸尘的脸,看着他脸上还有未消散的一丝怒气,恍惚也带着一些紧张。

“小心点!”封逸尘冷声道。

说着,就打算放开她。

夏绵绵猛地一下搂抱着他的脖子,突然一个吻就这么印了上去。

封逸尘一阵。

夏绵绵一副,有本事你把我推下楼。

缺胳膊少腿,姐就没办法强迫你了。

显然,封逸尘比较理智。

他就站在那里不动,任由夏绵绵蛮狠的力气将他的脖子拉低,拉倒她垫着脚尖就可以亲吻到的距离,她柔软的唇瓣在他的嘴唇上寻找,小舌头伸进他的口腔之中,亲吻着他的唇舌。

她总是很投入。

吻得非常认真,非常深入。

而他,就是在承受。

承受她的主动,然后等着她就此结束,毫无所动。

就好像在纵容一个贪婪的小孩子一般。

夏绵绵放开了封逸尘。

她看着封逸尘嘴唇上还有她的口水,看着他的嘴唇被她亲得有些通红通红。

她说,“嗯,有时候喝醉了就是容易恍惚,你可以不用放在心上。”

封逸尘点头。

“我去睡了,晚安封老师。”

“晚安。”封逸尘说。

夏绵绵走了。

大概酒精的原因,所以她注意不到,某人的手指都在忍得颤抖。

……

翌日。

即使周末,夏绵绵依然起了个大早。

她要去把杜文娜安顿好,没让小南跟着,自己开车早早的就出了门。

帮杜文娜把东西收拾好了之后,带她到了精装房。

精装房中的保姆在收拾东西,杜文娜在默默的打量着这里的一切。

夏绵绵看着杜文娜的模样,直白道,“夏政廷对你挺好的,这套房子市值价280万,直接上了你的户头。”

“你知道我需要的不仅仅是如此。”

“但看得出来,他对你还算上心。”

“因为这个孩子。”杜文娜讽刺。

这个,早晚留不住的孩子。

“至少你有了这么一个资本。”夏绵绵开口道,“你先住下来,过着夏政廷想要你过的日子。接下来我会找机会让卫晴天来找你,然后在夏政廷面前演一出戏,你最好想清楚了,这个孩子万一是个男孩,你会有更好的资本进入夏家,你确定你现在就不冒这个险吗?!”

“我还很清楚,如果是个女孩,夏政廷会把我撵得远远的。更何况,要是个男孩,就一定能生下来吗?”杜文娜讽刺无比。

杜文娜确实想得明白。

如果是个男孩,卫晴天会更残忍。

她说,“我就是随口说说,你准备一下,也就这两天的事情。”

“好。”

“我先走了。”

“嗯。”

夏绵绵离开杜文娜的住处,直接回了夏家别墅。

去的时候,大厅中夏政廷和卫晴天在客厅,夏以蔚应该还在睡懒觉,夏柔柔现在也不爱出现在夏政廷的面前,知道自己不讨喜,所以经常故意避开。

就像当初的夏绵绵一样。

这种滋味,总算夏柔柔自己也深有体会。

而她的出现,让正在给夏政廷倒茶的卫晴天脸色一下就变了。

夏绵绵当没有看到,非常热情的招呼着,“爸,小妈。”

“今天绵绵难得回来,就你一个人吗?逸尘呢?”卫晴天亲切道。

“他有点事情还在上班,就我一个人回来了。我顺便找爸一点事儿。”夏绵绵说道,看着夏政廷。

夏政廷当然知道夏绵绵找她做什么。

他起身,“你跟我上楼来。”

“好。”

卫晴天看着夏政廷和夏绵绵的背影,总觉得这段时间,应该是好长一段时间,夏政廷和夏绵绵之间有了秘密,这种感觉非常不好,对她而言,唯一值得骄傲的事情就是夏政廷对她的绝对信任,现在反而,什么事情都找夏绵绵商量。

她有些不是滋味。

书房中的夏政廷和夏绵绵对立而坐。

夏绵绵说,“都安顿好了,杜文娜的情绪还算平静,也不知道3个多月还查孩子的事情。”

“先别说,我怕她有心理负担。”

“好。”

“杜文娜那边你帮我好好照顾到,我不方便出面。”

“放心吧爸,我会好好看着杜文娜的,不管如何,她怀的也是我们夏家的骨肉,我会绝不掉以轻心。”

“绵绵,还是你识大体,爸真怕给柔柔还有小蔚知道了,他们绝不会像你这般为这个家为我考虑。”

“毕竟我是大姐,体谅爸爸,应该的。”夏绵绵笑了笑。

夏政廷也是欣慰。

但凡交给夏绵绵的事情,就从来没有搞砸过,对她是放了一百颗心。

他说,“吃完饭再回去,你好久没有在家里吃饭了。”

“好。”夏绵绵也不推脱,“我先回我自己的房间待一会儿。”

“嗯。”

夏政廷点头。

夏绵绵走出夏政廷的房门。

迎面对上了夏柔柔。

夏柔柔看着夏绵绵,声音有些大,“你来这里做什么?”

“小声点,爸就在房间里。”

夏柔柔脸色难看到了极点,被堵得说不出一个字。

“虽然你很不待见我,但爸让我留在家里吃饭。”夏绵绵得意的直接走过夏柔柔的身边。

夏柔柔看着夏绵绵的模样,气得跺脚。

夏绵绵,夏绵绵!

真的恨不得想杀了这个女人!

夏绵绵回到自己的房间,想了想,“半个小时后给我打电话。”

“好。”

夏绵绵放下电话。

她要让卫晴天自己差距到夏政廷和她之间的,不对劲。

其实有时候她反倒是很喜欢和聪明人过招,这样不需要花太多精力就能够引得对方上钩。

她在房间待了一会儿,看了看时间,下楼。

楼下,卫晴天和夏柔柔在,两个人看着夏绵绵出现,脸色均是不好。

夏绵绵也没在意,自顾自的坐在了客厅沙发上,随手把手机放在了茶几上,看电视。

夏柔柔狠狠的瞪了一眼夏绵绵,不想和她说话。

卫晴天也没有搭理夏绵绵,大厅中还算安静。

突然。

夏绵绵的手机铃声响起。

夏绵绵看着自己手机屏幕上“杜文娜”的名字,整个人突然一顿,有些惊慌的拿起手机,连忙走向了一边。

卫晴天看着夏绵绵突然的模样,当然也注意到了刚刚夏绵绵屏幕上的三个字。

杜文娜的名字就像是触碰到了她的某根弦似的,让她忍不住多看了几眼夏绵绵,看着她小声的叫着电话,远远的根本听不到,一分钟不到,夏绵绵挂断了电话,往楼上走去,显然是去找夏政廷。

杜文娜的电话,为什么夏绵绵要去找夏政廷。

而不出一会儿,夏绵绵又急急忙忙下楼,这次直接离开了。

卫晴天觉得是有蹊跷。

夏绵绵和夏政廷之间到底在做什么!

夏柔柔看着夏绵绵的模样,心里很不是滋味的说道,“走了还不打声招呼,简直没有教养。”

“杜文娜和夏绵绵关系很好吗?”卫晴天询问。

“以前读书的时候很好,后来我也谈不上来,反正这几天杜文娜好像确实有照顾夏绵绵几次,每次从夏绵绵办公室出来似乎脸色都不太好,我也不知道她们之间到底关系如何。”

卫晴天越发的觉得不对劲儿了。

夏绵绵这么针对她,铁定是想要联合杜文娜对付她。

她现在甚至在怀疑,杜文娜可以勾引到夏政廷,肯定是夏绵绵搞的鬼。

现在……

她拿起手机,直接走向了一边。

夏柔柔完全不知道她妈为什么变了脸色。

卫晴天拿起电话,“你帮我跟着夏绵绵,看她现在去哪里?她现在从别墅出发,小心别被他发现了。”

“好的,夫人。”

电话挂断。

卫晴天脸色一紧。

她倒是要看看夏绵绵想要搞什么名堂。

此刻开着车从夏家别墅出来的夏绵绵,明显故意放慢了速度,为了让后面的那辆车不要跟丢。

她刚刚让杜文娜给她打电话,就是故意要引起卫晴天的注意,又拿着手机去找夏政廷,其实就是为了给卫晴天演戏,不过戏得演足,否则鱼儿怎么上钩,她就给夏政廷说杜文娜说有些不舒服,她要过去看看,夏政廷自然让她赶紧去,而她就理所当然的让卫晴天发现了杜文娜的存在。

她把车子停靠在了小区门口。

下车后,看到一辆小车也停了下来,然后一个陌生的人跟着她走了进去。

她走得不快,甚至还故意等着那个陌生人一起上了电梯,按下了楼层。

陌生人没有按楼层。

电梯到达,夏绵绵先走了出去,陌生人缓缓跟着。

夏绵绵走向了一扇门前,按下门铃。

陌生人看上去是路过,路过的那一秒,房门打开,杜文娜出现在门口,夏绵绵跟着走了进去。

陌生人看了看门牌号,转身走向电梯。

一边走进电梯,一边拨打电话,“夫人。”

“说。”

“夏绵绵到了一个小区,走进了一户家门。开门的是一个年轻女人。”陌生人一字一句,恭敬道。

“长什么样子?”

“长头发,皮肤很白,身高和夏绵绵差不多,可能稍微矮一点。”

“你等会儿,我发张照片给你,你看是不是那个人。”

“好的。”

卫晴天连忙把之前调查杜文娜时候翻出来的照片找了出来,发给对方。

“夫人,就是她。”

卫晴天脸色一沉。

她就知道,一切不是表面那么简单。

她狠狠的说道,“记住门牌号了吗?帮我查查,这套房子的户主是谁,谁去买的?”

“好的夫人。”

电话挂断,卫晴天脸色又难看了一分。

“怎么了,妈。”夏柔柔走过去,看这卫晴天的脸色。

“夏绵绵想要算计我?!”卫晴天一字一句。

“什么?”

“等查清楚了再说!”卫晴天的脸色,狰狞无比。

夏柔柔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到了晚上。

卫晴天收到了消息。

房子的户头是杜文娜的名字,而缴款的却是用的夏政廷的账户。

意味着,夏政廷和杜文娜一直在藕断丝连。

但这么长一段时间以来,夏政廷并没有出轨的迹象,而且她一直在夏政廷旁边安排了眼线,确信夏政廷和杜文娜没有联系,现在突然给杜文娜买了房子,还是昨天才买的,今天就拎包入住……除非,杜文娜怀了夏政廷的孩子!

想到这里,卫晴天真的有些忍耐不住了。

她怎么可能让这种野种生下来?!

怎么可能?!

夏绵绵想要打她的算盘,做梦!

------题外话------

二更求月票,二更求月票!

爱你们哦,爱你们!

月票,小宅的小心肝!~哎哎哎啊啊~

当小宅在抽风!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