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72章 智斗卫晴天(7)卫晴天的教训/枭宠重生之盛妻凌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夏绵绵一直以为,卫晴天在得知杜文娜的事情之后,会第一时间行动。

然而没有。

一周过去。

卫晴天一直在按兵不动,这倒是让夏绵绵有些捉摸不透,当然她还算冷静,杜文娜却有些急躁不安,越是不知道未知的事情越是恐慌得厉害,因为不知道卫晴天到底要做什么。

夏绵绵让杜文娜千万不要轻举妄动,卫晴天最大的能耐就是有耐心,这点,谁都比不了。

和卫晴天斗智斗勇,最重要的就是不要急。

静观其变,等待卫晴天的行动。

杜文娜虽然心里忐忑不安,但终究还是听了夏绵绵的话。

所以一周之后,卫晴天开始行动了。

杜文娜吃完饭之后在楼下小区散步。

身边陪着自己的保姆。

刚走了两步,迎面对上一个穿着旗袍的女人,40多岁却保养极好,她雍容华贵,看上去就是养尊处优的模样,此刻正一脸高贵的看着杜文娜,对比起来,杜文娜的气势明显被秒成了渣。

“杜小姐,我想和你谈谈。”卫晴天直白。

杜文娜咬唇。

“怎么,别告诉我你不认识我?”卫晴天一字一句。

杜文娜对着身边的保姆说道,“你先回去。”

“是。”保姆离开。

卫晴天说,“你跟我来。”

杜文娜有些犹豫。

“你认为光天化日之下我还能对你做什么吗?放心,我就是和你说几句话,找个安静的地方。”卫晴天淡淡然。

终究,杜文娜跟上了卫晴天的脚步。

两个人走进了小区旁边不远处的一家咖啡厅,对立而坐。

卫晴天上下这般打量着杜文娜,按总部不懈的眼神,那种鄙夷的视线,真的如刀刺一般让她觉得难看无比。

杜文娜低垂着头,心里却在默默的起着变化。

总有一天她会让这个女人以同样的方式出现在自己面前。

“怎么了?做了还不敢承认吗?”卫晴天冷笑。

杜文娜打死不说话。

“说吧,你跟着夏政廷到底是为了什么?”卫晴天开门见山。

杜文娜不说话。

卫晴天脸色凌厉了些。

她狠狠地看着杜文娜,此刻真的恨不得马上杀了这个女人。

这一周来,她想了很多种方式,想着怎么对付杜文娜这个女人,找人神不知鬼不觉的把杜文娜的孩子给做了,或者让夏柔柔出面给她处理这件事情,她原本没打算自己亲自出面,也怕遭人算计。

但终究,她觉得这件事情,还是要她当面处理,她就是怕处理得不够干净反而打草惊蛇。

夏政廷这么多年,在外面不管怎样,从来没有带个野种回来,这倒是她生平遇到的第一次,她绝不可能让杜文娜这个女人好过!

卫晴天冷眼看着杜文娜,“哑巴了?”

杜文娜一直紧咬着嘴唇,一直不说话。

“杜小姐是不是只会在床上浪叫?”卫晴天的话语真的可以把人羞辱至死,她阴冷的声音继续说道,“别一副当了婊子还想立贞节牌坊的模样!”

杜文娜心里极恨。

但第一次面对卫晴天这种女人,她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去反驳。

她只能一直忍耐一直忍耐。

“你想要多少钱?”卫晴天似乎也懒得和杜文娜啰嗦了。

对她而言,想要跟着夏政廷不就是为了钱吗?

这些女人她见多了。

以前也用过同样的方式处理过很多人。

那个时候大多也都是她亲自出面,夏政廷其实都是睁眼闭眼,这种事情也知道是他在对不起她,所以两个人都很默契的,谁都没有提起,夏政廷默认她对夏政廷外边那些女人的种种行为,而卫晴天默认夏政廷在外面偶尔的风花雪月。

这样的婚姻持续了几十年。

到了这把岁数,她怎么还可能让这种事情发生在她卫晴天的身上。

居然还想给夏政廷生孩子,简直在自取其辱。

“我,我不要钱。”杜文娜一字一句。

“夏政廷给了你多少钱?”卫晴天直白,似乎是不想啰嗦。

“没有,没有的,董事长没有给我钱。”

“别给我装了,像你这种家庭出生的女人,恨不得巴到一个男人就不放了,好不容易钓到这么大一条鱼,你说没有要钱,你骗谁?!”卫晴天讽刺人的时候,就算和别人说的同一句话,说出来的语气和给人的感受却是几个段位的差别,卫晴天就是可以让人无地自容到崩溃。

杜文娜咬着唇,忍受着这些羞辱。

她告诉自己,总有一天她会加倍奉还,总有一天!

“还是不说话是吧。”卫晴天看着杜文娜的模样,“说直白一点,你这样的女人我见多了,比你长的漂亮比你身材好比你个方面都强的女人勾引夏政廷的不在少数,你觉得夏政廷最后会为了这些不三不四包括你在内的所有女人,放弃我,放弃这个家吗?你在做梦你知道吗?!”

杜文娜嘴唇都已经咬的发白。

卫晴天又说道,“见好就收才是生存之道。杜文娜,你现在就给我一个数字,你要多少,才能让你和你肚子里面的孩子,消失不见!”

“我真的不要。”杜文娜小声说道。

“不要?那夏政廷送给你的那套房子,你怎么没有不要?!”

“那是董事长在我不知情的情况下给我买的,而且董事长说是为了我的孩子,不是为了我,我才收下的,我真的不是为了钱。”

“不是为了钱?那是为了什么?”卫晴天眼眸一紧。

“我……”杜文娜战战兢兢,说不出来。

“为了爱情?”卫晴天讽刺。

讽刺的笑得很夸张。

杜文娜忍受着,忍受着卫晴天不停的羞辱。

“找一个比自己大了一倍的男人,你说你是为了爱情,你从小缺少父爱是吗?”卫晴天说得咬牙切齿,“杜文娜,我劝你见好就收,这些年能够让我亲自为夏政廷处理的女人已经不多了,你应该感到荣幸。你开个价格,把孩子做了,离开夏政廷,这件事情我们就此完结。”

“不,我真的不要钱……”

“杜文娜!”卫晴天这一刻也被杜文娜气得无法掩饰自己的情绪,“你给我适可而止!”

杜文娜紧咬着嘴唇。

“当人小三,也看看自己够不够格!你以为你可以母凭子贵,你最好想明白,你面对的人是谁!”卫晴天脸色狰狞。

杜文娜低垂着头。

“最后问你一次,你要多少钱?!”卫晴天狠狠的说道,“我告诉你,最好钱能够解决问题,否则我会让你知道什么叫着得不偿失!”

“我真的不要钱。”杜文娜鼓起勇气。

卫晴天看着眼前的女人,此刻的愤怒简直毫不掩饰。

“一千万!”卫晴天开下海口。

杜文娜一怔。

这真的是一笔大数目。

卫晴天看着杜文娜的模样,嘴角邪恶一笑。

没有哪个女人不爱钱。

特别是像杜文娜这种,从小生活就贫困潦倒的女人,很少不会对钱妥协。

这和她不一样。

她当年也同样经历过被人用钱威胁,但她是什么人,她看到的永远比现实的更远,她得到了夏政廷后,就能够拥有的好几十好几百个一千万,她为什么要受人威胁,到最后,她的坚持不是就得到了吗?!

但这个世界上,没有几个女人可以做到她这般。

她确信可以用钱打发一切。

夏政廷那么多女人,无一例外。

“怎么样?是不是觉得自己一辈子都不可能赚到的钱,现在就摆在了自己眼前。”卫晴天冷笑。

杜文娜没有说话。

确实被这一千万砸得有些脑袋空白。

一千万确实够她衣食无忧的生活一辈子了,还能够过上大多数人之上的生活,她确实被诱惑到了。

“如果一千万你嫌少,我还可以多给你一千万!”卫晴天一脸高高在上的模样,“只要你说你是受夏绵绵的指使,故意勾引夏政廷的,2千万就到了你的手上,何乐而不为!”

“不,不是的,这和夏绵绵没有关系……”

“有没有关系,还不是你的一句话。一句话就值了1千万,这都不叫一字千金了!”卫晴天诱导。

杜文娜看着卫晴天。

“我知道你也不容易,这么年轻,青春一大把,拿着2千万好好的找个同龄人谈恋爱结婚生子,以后的生活可以过得更加美好,何必浪费自己的青春把自己的人生给误了,你说何苦如此?”卫晴天突然又显得温和了起来,慢慢的循序渐进。

这个女人确实很有技巧。

也可能是,熟能生巧。

“杜文娜,你听我的,绝对不会吃亏。”卫晴天说,“你还应该庆幸,你比夏政廷的所有女人都要值钱。”

“但是我真的没有想过要钱,我真的没有,我很想把这个孩子生下来,就算你说我是恋父情结也好,我真的是喜欢董事长……”

“啪!”一个巴掌,狠狠的甩在了杜文娜的脸上。

她猛地捂着自己疼痛无比的脸颊。

眼神怒视着卫晴天,那种恨不得杀了卫晴天的阴森。

卫晴天有些恍惚,待想要看清楚时,却发现了杜文娜的眼神中,只有战战兢兢。

而刚刚那一丝错觉,让她似乎看到了年轻时候的自己。

不。

卫晴天绝不允许这种事情重蹈覆辙在自己身上。

她说,“杜文娜,不要给脸不要脸!我现在好好给你谈的时候,你就给我好好的听话。别让我用强的!”

“我……”杜文娜就是这般胆战心惊的模样。

卫晴天越看越来气。

“这是我的电话号码!”卫晴天突然拿出一张纸条,“你最好想清楚给我打电话。我的耐心也不够。”

杜文娜看着那张便签纸。

“提醒你一下,最好不要给夏政廷说,你以为,夏政廷会相信你还是相信我。你要是敢告诉他,我会让你死得更难看!”卫晴天一字一句威胁。

她放下一叠钱在咖啡桌上。

杜文娜看着她豪迈的模样。

卫晴天说,“我的生活,你这辈子都是望尘莫及。剩余的钱,当我施舍给你的见面礼。”

说完,起身就走。

杜文娜当然知道卫晴天的讽刺。

她看着卫晴天的背影,拿起钱走向卫晴天。

“夏夫人。”杜文娜小跑步撵上卫晴天。

卫晴天眼眸一紧。

“我不要你的钱。”

“不要,不要你可以扔了啊。”卫晴天冷笑,“你舍得吗?”

虽然不多,但一叠钱下来,也有一万来块。

“夏夫人……”

“让开!”卫晴天狠狠的说道,“好狗不挡道。”

杜文娜被骂得脸色苍白。

卫晴天是不想和杜文娜再纠缠了,她没那个耐心和这个女人多说。

既然杜文娜不会见好就收,她就会让杜文娜知道,什么叫做丢了夫人有折兵,她可以用很多种方式让杜文娜的孩子消失不见,可以让杜文娜彻底的消失在夏政廷的面前!

她冷笑。

今天的举动果然是多此一举。

这个女人如此不好打发,她有些后悔自己的铤而走险。

但她实在没有想到,杜文娜如此的油盐不进,多少女人拿着她的钱远走高飞,却碰到了杜文娜这么一个意外!

很好。

她觉得她确实应该让外面那些不三不四的女人明白,夏家主母的位置,她卫晴天雷打不动。

她不耐烦的直接推开杜文娜。

就是顺手把她往旁边推了一下。

杜文娜那一刻,却突然从2楼上的咖啡厅直接滚了下去。

卫晴天确信自己是往旁边推的,绝对不是往后。

而且她还没有这么愚蠢,这种事情要自己来动手。

她今天亲自来见杜文娜的原因很简单,如果用钱可以解决的问题,她犯不着让自己做触碰法律的事情,甚至她还想着,可以同时陷害一把夏绵绵,一举两的事情,何乐而不为。

她万万没有想到,她会被一个20岁出头的黄毛丫头反将一军。

她那一刻确实有些惊慌的看着杜文娜从2楼上突然就滚了下去,响起剧烈的声响,原本安静的咖啡厅有了一丝动静,有人尖叫了一声,而更让她想象不到的是,夏政廷突然出现在1楼的楼梯口,眼睁睁的看着杜文娜从2楼上滚了下去,从她面前滚了下去。

不。

她心里的惊恐在无限放大。

就是一瞬间,她突然就明白,自己聪明反被聪明误!

她还看到了夏政廷身边的夏绵绵,眼神分明挑衅了一下。

随即跟着夏政廷蹲在了地上。

地上的杜文娜,脸色苍白无比,一直捂着自己的肚子,“疼,疼……”

夏政廷看着面前的杜文娜,抬头看着卫晴天。

那种眼神何其的愤怒。

夏政廷狠狠的说道,“卫晴天你疯了吗?!”

卫晴天想要解释。

夏政廷直接说道,“要是这个孩子有个三长两短,我再和你好好算账!”

说完,夏政廷直接抱着杜文娜就大步走了出去。

夏绵绵也跟着跑了出去。

出去的时候,分明得意的笑了。

卫晴天气得全身发抖。

她居然上了夏绵绵的当。

这么多年,她居然会上了夏绵绵的当!

她想了想,大步跑下楼,看着咖啡厅门口已经扬长而去的那辆轿车,犹豫了一下,坐在自己的专用轿车上,“跟着前面那辆车!”

“好的夫人。”

她现在必须去看看,否则不知道夏绵绵会搞什么花样。

越想,越是有些心惊。

刚刚那一幕,明显会让人误会成,是她把杜文娜推下去的。

她咬牙,尽量让自己平静。

而此刻夏政廷车上的杜文娜,一直叫着肚子痛,脸色无比苍白,冒着虚汗。

“你坚持一会儿,马上到医院了,你坚持。”夏政廷难得会低声安慰。

杜文娜看了一眼夏政廷,咬着唇不再说话。

夏绵绵看着杜文娜的模样。

身体的疼痛确实不是装的,但这个女人却可以就这么,忍了下来。

她眼眸看向窗外,尽量的不动声色。

车子很快到达市中心医院,直接VIP通到,杜文娜被送进了急救室。

夏政廷站在急救室外面,一直在跺脚,来回走动。

夏绵绵看着夏政廷的模样,安慰道,“爸你坐会儿,应该不会有事儿的。”

“从那么高的地方摔下来,怎么可能没事儿!”夏政廷狠狠的说道,“卫晴天怎么找到杜文娜的!”

夏绵绵摇头,也满是疑惑,“我也不知道。按理,不应该被发现才是,我们都做得这般隐蔽了,小妈怎么还会知道杜文娜的存在。我要不是接到杜文娜的信息说小妈来找她了,问我怎么办,我们可能根本就发现不了,小妈在不知道什么时候就知道了一切!”

夏政廷脸色很不好。

他想了想,“你小妈太聪明了,我甚至都不知道她在我身边都安了些什么眼线!只要一有女人靠近我,她就全部都知道,这次也是我太掉以轻心了,我以为只要我不出面她就不会发现,没想到,她比我想的要聪明。”

夏绵绵也不知道如何安慰,她说,“先看看杜文娜怎么样吧。”

夏政廷点了一下头。

半个小时后。

一个医生走了出来,“夏先生,孩子保不住了,已经有了流血的迹象,我们现在要给她做清宫手术,还请夏先生移步签订手术同意书!”

夏政廷脸色一下就变了!

夏绵绵看着夏政廷,也终究没有说话。

夏政廷跟着医生去签了手术同意书,签完字之后,笔直接就扔在了医生的办公桌上,愤怒显而易见。

他带着夏绵绵走出医生办公室。

“我先走了,你打发了杜文娜。”夏政廷一字一句。

夏绵绵那一刻完全是惊讶的。

所以孩子没了,杜文娜就一点作用都没有了。

夏政廷就可以这般的,走了。

她说,“好。”

想了想,又说道,“可能小妈也不是故意的,别因为杜文娜伤了你们这么多年的夫妻感情。”

“她是不是故意的我清楚得很。”夏政廷狠狠的说道。

夏绵绵还想说什么。

“你好好处理好杜文娜的事情。”

“是。”

夏政廷转身就走。

走得那般坦率,甚至没想过看杜文娜一眼,直接就走了。

他坐在小车上。

卫晴天是一路跟着到了医院的,但最后没有上去。

她看着夏政廷从医院出来,连忙又让司机跟着夏政廷一起离开。

夏政廷这么快就出来了,而且是一个人,可想,孩子没有保住。

虽然上了夏绵绵的当,但总算孩子没有了。

以夏政廷的性格,绝对不会为了一个杜文娜和她彻底决裂。

她太了解夏政廷了,但这次的事情,夏政廷不可能不再追究!

她默默地在想着对策。

车子一前一后的到了夏家别墅。

夏柔柔在家里客厅看电视。

中午吃过午饭之后,她母亲就出了门,周末一个人在家,确实很无聊。

她没等到她妈回来,去看到他爸突然怒火冲天的从别墅外面走了进来,接着她妈小跑步跟上了。

“政廷,你听我解释。”卫晴天叫着夏政廷,有些急切。

夏政廷脚步停了停。

卫晴天站在他面前,“你听我解释好不好,真的不是我推倒的,我真的不知道她怎么就从上面滚了下来,我承认我今天去找她就是为了让她离开你,我们这么多年的夫妻感情,我真的很怕你离开我,我如此依赖你,我真的很怕失去你,所以才会去找杜文娜,我只是想要让她主动离开你,绝对没有害她的意思……”

“够了卫晴天!”夏政廷狠狠的说道,“你怎么想的我清楚得很!这件事情你确实触碰到了我的底线!你最好这几天都别出现在我面前,我怕我会忍不住让你滚!”

这么多年,卫晴天还没有被夏政廷如此骂过,且发了这么大的脾气。

她咬着唇,眼眶一下就红了。

夏政廷看着卫晴天的模样,心里一阵不耐烦,“你最好消失在我眼前!没有我的吩咐,你别回来了!”

“政廷,我真的没有,我真的没有……”卫晴天哭嚷着,“你别这样对我,我这么爱你,我们这么多年,为什么会因为外面一个女人就可以离间我们之间的感情……”

“要哭要闹,滚出去哭闹,我没心情和你说任何话!”夏政廷一字一句,咬牙切齿,“卫晴天,你应该庆幸,至少我还念在我们这么多年的夫妻感情上,不对你追究太多,识趣点给我好自为之!”

丢下这句话,夏政廷似乎半点都不想见到卫晴天,直接就上了楼。

夏柔柔完全是在客厅惊吓到了。

她看着自己的母亲,看着自己的父亲。

她母亲一向都很能讨他父亲欢心的,现在到底是什么情况,他父亲居然会对她母亲发这么大脾气,还有扫地出门的趋势。

她连忙上前,“妈,怎么了,爸为什么这么对你……”

卫晴天眼眶还通红。

这些年什么时候受过这么大的委屈,还被夏绵绵诬陷成这样,完全就是百口难辩。

她狠狠的说道,“这次上了夏绵绵的当。”

“夏绵绵?!到底怎么回事儿?”夏柔柔诧异。

“别问了!”卫晴天咬牙切齿,这一刻才再次坚定了,她一定要把夏绵绵弄死的决心,“我暂时要搬走一段时间,得让你爸消消气。”

“你要搬走?!”夏柔柔惊呼。

夏政廷都说道这个地步了,她不走,就是惹夏政廷的嫌。

“那我跟着你一起!”

“你给我在家好好待着,我会让你弟弟多在你爸面前说说我的好话,你也给我好好表现,让你爸觉得这个家不能少了我!”卫晴天交代。

“可是妈,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夏柔柔已经很长一段时间觉得自己,完全跟不上他们的节奏了。

卫晴天不想解释。

有时候对夏柔柔完全是恨铁不成钢的。

也不知道这么多年夏柔柔都在她身上学了些什么,到现在,对比起夏绵绵,夏柔柔根本连提鞋都不够。

她也不指望夏柔柔可以有什么能耐了,只要还有利用价值就好!

卫晴天眼眸一紧。

夏绵绵,今天的这笔账,我记下了。

我卫晴天一定要让你,生不如死!

……

市中心医院。

杜文娜从手术室下来,躺在了病床上,打着点滴。

“夏政廷走了?”杜文娜询问。

夏绵绵点头。

她就坐在杜文娜的病床旁边,有些事情不需要说得太明白。

“所以夏政廷根本就不把我放在眼里,闹了这么一出,还是对卫晴天没有任何威胁。”

“确实没有威胁,但至少给了卫晴天一个教训。”夏绵绵说,“而且我们还留有后招,慢慢来。”

“录音在我手机里。”杜文娜说。

这是夏绵绵之前交代的。

如果卫晴天亲自来找她,记得一定要录音。

她跟着卫晴天去咖啡厅,把他们的对话都录了下来。

“嗯。”夏绵绵拿起杜文娜的手机,将她的录音拷贝了下来。

杜文娜说,“你要是忙,就先走吧。”

夏绵绵看着杜文娜苍白的模样,她不知道这个女人心里都忍受了些什么,但确实心智强大,至少此刻还是冷静的。

她说,“夏政廷给你的那套房子你就先住着,公司上班的事情我会安排,不管如何,你为夏政廷流产了,他多少会对你有些施舍,留在公司不会太难。另外,夏以蔚和夏柔柔可能不会让你好过,你自己必须要忍受。”

“嗯。”杜文娜点头。

没有什么忍受不过来。

“你自己好好休息,有什么给我打电话。”夏绵绵起身。

杜文娜说,“夏绵绵,为了达成所愿,我愿意如初任何代价,所以希望你可以不计后果的帮我。”

“我知道。”

夏绵绵离开了医院。

为达目的不折手段。

杜文娜这种女人,也真的不是一个省油的灯。

她有时候都在怀疑,把卫晴天弄走了,是不是又会多一个杜文娜。

但现在无疑。

弄死卫晴天最重要。

她开车回家。

今天周末,但封逸尘不在。

她总是不在。

两个人住在一个屋檐下,甚至可以那么巧合的不碰面。

她早该习以为常。

第二天周一。

夏绵绵上班,开了早会,处理完手上的一些审批流程,去了夏政廷的办公室。

夏政廷坐在办公室里面,说,“杜文娜怎么样了?”

“她不太会吵闹,一个人安安静静的,也不知道在想什么。”夏绵绵说,“可能就是在忍受吧,每个女人遇到这种事情都不好受,也安慰不了,我想等过一段时间就好了。”

夏政廷似乎还是隐忍了一下,又问道,“接下来怎么安排她的?”

“我让她继续住你送她的那套房子,她没有拒绝。”

“给她钱了吗?”

“你又不是不知道她的倔强。”夏绵绵无奈,“她不会要的。”

夏政廷沉默了一下,没有多说。

“但她提了一个要求。”

“什么要求?”

“她说希望可以继续回来上班,她很珍惜夏氏这份工作。”

“你随她吧。”夏政廷这次倒是没有犹豫的,一口答应。

“嗯。”夏绵绵点头,“那等她做完小月子,我就让她回来。顺便,袁正洪也想回老家分公司了,杜文娜的人际能力还是不错,我让她阶梯袁正洪的位置,也算是给她一点补偿,爸觉得怎么样?”

“随你。”夏政廷虽然说得平淡,但心里面是认同夏绵绵的安排的。

不管多心狠,面对这种事情,多少还是有些心里内疚的,能够多弥补一点就多弥补一点吧。

“对了爸。”夏绵绵对着夏政廷。

“还有什么事情?”

“有样东西,不知道该不该给你?”夏绵绵有些欲言又止。

“什么东西。”

夏绵绵拿出一个U盘。

夏政廷蹙眉。

“这是杜文娜给我的,说当时因为害怕,不知道小妈要对她做什么,就把她们的对话录了音。我也是在她打算删除的时候,拷贝了下来,我想爸应该有知情权。”夏绵绵说道,“而在此之前,我也听了录音……小妈确实有点过分。”

夏政廷不用听也知道,卫晴天会对杜文娜做什么。

杜文娜一个社会新人,怎么可能是卫晴天的对手。

“好在杜文娜这个人单纯,想不到这么多,否则真的把小妈告上法庭,这还可以作为证据。”夏绵绵笑了笑,“我都已经在她手机上删除了,就只有这一份,爸要是删除就没有了。”夏绵绵说道。

夏政廷一边点头,一边犹豫着,终究还是把U盘插到了电脑上,点开了音频。

夏政廷越听脸色越难看。

在他没有见到的卫晴天,居然是这幅面孔。

有时候想象和亲耳听到是不一样的。

听完之后,脸色变得尤其的难看。

卫晴天在他面前那般体贴温柔,善解人意,背着他的时候,居然是这样!

他心里不禁又多了一丝对卫晴天的厌烦。

夏绵绵默默的观察着夏政廷的情绪变化,“我只是没有想到,小妈还想让杜文娜来陷害我,说是我让杜文娜勾引爸的……我一直以为小妈待我是好的……”

“别说了!”夏政廷脸色难看无比。

似乎是不想再听。

“嗯,那我不说了,爸我出去做事儿了。”夏绵绵说。

有些话点到为止,至于夏政廷怎么想,那都是他自己的事情。

她一离开办公室。

夏政廷就给卫晴天打了电话。

卫晴天今天一早就搬了出去,夏家产业很多,随便住了一处商业楼盘。

她有些受宠若惊,没想到夏政廷这么快就会给她打电话!

她说,“政廷!”

“卫晴天,我没想到你居然这么心狠手辣!你自己好好听听,你都对杜文娜说了什么!”夏政廷怒吼。

卫晴天一怔,不明所以,“政廷你在说什么?!”

“还给我装!居然还想要利用杜文娜来离间我和绵绵的父女关系,你平时扮演的慈母角装得可真是很好,差点把我都给骗了过去!”夏政廷声音暴怒无比,“要不是看着两个孩子的份上,我真想立刻休了你!你给我好好反省!没有我的允许,你别踏进夏家别墅一步!”

说完,猛地挂断了电话。

卫晴天拿着手机,整个人都在发抖。

她以为夏政廷是不打算在追究了,她没想到,接到电话又是一顿骂。

她还未控制自己的情绪,就看到手机信息里面,夏政廷传了一个语音文件过来。

她按下播放键。

一听,脸色一下就变了!

她和杜文娜的聊天怎么会有录音?!

怎么会有。

所以她说的那些话,全部都被夏政廷听到了!

她猛地一下将手机扔了出去。

手机被她摔在地上,四分五裂。

夏绵绵!

一切都是夏绵绵!

我一定要让你碎尸万段!

……

一周之后。

杜文娜就开始回来上班了。

她走进夏绵绵的办公室。

回来之前,袁正洪已经被调回了分公司,杜文娜坐上了袁正洪的位置,夏绵绵的办事效率就是惊人的快。

夏绵绵看着杜文娜,“好点了吗?”

“无碍。”

“好好工作,努力表现。夏政廷和卫晴天现在关系非常僵硬,这个时候你可以有机可乘。”

“所以前期的付出没有白费。”杜文娜难得笑了一下。

“今晚上沃森集团和凌氏集团以及龙门联合举办了一个商业宴会,主要针对上次项目的一个庆功宴,邀请了驿城很多公司负责人去参加,今晚我带上你一起,夏政廷应该不会带上卫晴天,可能会直接带上夏以蔚,所以你不会直接碰面卫晴天,但得防着夏以蔚,我会找机会让你见到夏政廷,但你不要表现得很积极,男人会反感。”

“我知道怎么做。”

“你自己去挑选一套衣服,夏政廷这个年龄喜欢纯一点的,别把自己弄得太放荡。”夏绵绵提醒。

“嗯。”杜文娜点头。

“没什么了,反正你都清楚该怎么做。”

“那我出去了。”

夏绵绵点了点头。

杜文娜走了之后,夏绵绵考虑再三,又去了夏政廷的办公室。

“来得正好,我正打算给你说今晚宴会的事情。我不打算带你小妈一起,你今晚跟着我一起出席。”夏政廷说到,“得给卫晴天一点教训,让她知道分寸。”

“爸不带着以蔚吗?”

“不了,也让卫晴天知道所谓的连带责任!否则她不会好好的反省。”

“好吧。”夏绵绵笑了笑,“总之爸和小妈也是床头打架床尾和。”

“这次可不是你想的那么简单。何况你小妈还这么诬陷你,你居然都不计较?”

“有什么好计较的。爸和小妈这么大半辈子了,能够找到一个可以过一辈子的人也不容易,我母亲没有那个福分,小妈陪着你也挺好的。”夏绵绵无所谓地说道,“只要爸过得好就行了。”

“你这样的性格,爸真的不知道说什么好。”

“那就不说了,晚上我跟着你一起出席。”夏绵绵笑了笑,“但在此之前,我也有件事情要给爸汇报。”

“你说。”夏政廷情绪还不错。

他低头拿起盒胃药,掰下来几颗,拿着白开水喝了进去。

夏绵绵蹙眉,“爸你生病了?”

“你爸老胃病了,以前你小妈养得好,现在她一不在就出毛病了,这些年果真是被你小妈喂坏了。”夏政廷无奈的说着,“好几天没有好好吃过一顿饭了。”

这份口气,让夏绵绵觉得,夏政廷已经有了想要让卫晴天回来的打算。

她眼眸一紧,断然不可能就这么如了卫晴天的意。

这个女人,果真聪明得吓人,至少会未雨绸缪!

------题外话------

周六奖励:婉薇ww、小清鸽(祝你考试成功)、迁扮、睿宝麻麻、saga624

周日奖励:15888263222、渔儿2888、安安yz521、QQ3a8099cea50e63、新新点灯啦(你们都答对了,且很肯定)

今日问题:今日就随便回答吧,小宅就随便抽取奖励。

最后,绝对不会忘记了求月票。

小宅的动力哦,小天使们!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