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73章 周末一起做饭(小甜)/枭宠重生之盛妻凌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夏氏集团董事长办公室。

夏绵绵等着夏政廷吃完胃药。

心里也在徇私着,卫晴天果真是不简单。

“你不是说有事情要汇报?”夏政廷询问。

夏绵绵回神,连忙开口道,“就是说今晚参加宴会的事情。”

“怎么了?”

“杜文娜开始到公司来上班了,也接替了袁正洪的位置。我想着,杜文娜这段时间也确实经历了很多,而她既然很想在公司发展,所以就打算给她更多的平台让她走得更好。也就捉摸着,今晚的晚宴,我带着她一起出席,让她能够接触到更多的人,特此询问一下董事长的意见。”夏绵绵说得恭敬无比。

在公事上,夏绵绵总是表现的特别遵从夏政廷的意见,从不果断的做出自己的决定,这确实让夏政廷有一定的好感。

他说,“杜文娜既然有兴趣好好在公司上班,就给她更好的资源,你安排了就是。”

“好的,那我马上给她说一声。”

“去吧。”

“是。”

夏绵绵走出夏政廷的办公室。

回到自己的办公室,又把杜文娜叫进了自己办公室。

“我爸同意让你参加宴会,甚至是没有犹豫。看来他心里对你还是有一定的内疚。”夏绵绵直白,“所以上次的事情,不是没有收获。至少卫晴天已经有一周时间没有回到夏氏别墅了。”

“嗯。”杜文娜嘴角扬起了一丝笑容。

遭遇了这么多,总算有了那么一点回报。

“但不得不说,这也并不是一件值得高兴特别庆祝的事情,卫晴天有的手腕比我们想的多得多,现在夏政廷是还在气头上所以没能开口让卫晴天回来,实际上,不出所料,不到一个月时间,我想夏政廷就会妥协。”

杜文娜脸色紧了一些。

夏绵绵说,“我说的一个月时间是我们不作为的情况下,如果我们有所作为,卫晴天就永远都回去不了。”

“我现在需要怎么做?”

“会做饭吗?”

“会。”杜文娜说,“像我这样的家庭,不会做饭不是很奇怪吗?”

“不仅仅是家常便饭,你最好学一些精致的菜系,最重要的是学会煲汤。卫晴天煲汤是一把好手,夏政廷基本上习惯了卫晴天每天换着花样煲汤给他喝,刚刚去他办公室,他胃病发了,应该是好多天因为没能喝到卫晴天的汤不习惯,胃口不好。你要知道,习惯一件事情真的很可怕,卫晴天就是有这份能耐在夏政廷在生活上依赖她。所以在发生了我们上次的事故后,卫晴天基本没有哭闹就搬了出去,是觉得自己要不了多久就会回去。”

“那我现在学煲汤还能行吗?”

“任何事情都不要嫌晚,动手做最重要。”夏绵绵说,“抓住一个男人的心,首先要抓住他的胃,这个道理真的不假。周末两天好好在家来练习,周一开始,你每天煲汤带到公司给我,我会转交给夏政廷。久而久之,如果他习惯了你的味道,你靠近他的机会就会更多。”夏绵绵一字一句,“到现在,我们唯一能够做的事情,就是把卫晴天可以帮夏政廷做的所有事情慢慢取缔,等夏政廷发现自己不那么依赖卫晴天的存在,就是我们得到的最大优势!”

“好。”杜文娜一口答应,深信不疑。

和夏绵绵接触越久,越发的觉得这个女人深藏不漏,甚至深不可测。

仿若不管遇到什么事情,在她面前都能够迎刃而解。

这个女人,早就已经不是当年在学校她能够利用的女人了。

现在这个女人,总有一天会爬到别人攀登不了的高峰,而杜文娜也不知道到那个时候,她们之间还会不会是合作互利的关系。

因为人在不同的立场,想要得到的东西就会不同。

而这份不同,就会导致,分道扬镳,亦或者,势不两立!

杜文娜离开夏绵绵的办公室。

夏以蔚和夏柔柔就这么看着杜文娜的身影从他们面前穿过。

两个人对杜文娜自然是恨之入骨。

如果不是杜文娜,他们母亲也不会被夏政廷赶了出去。

到现在,夏柔柔也总算是捋清楚了一周前所发生的所有事情,原来都是杜文娜这个女人搞得鬼。

不。

准确说是夏绵绵。

夏绵绵如此和杜文娜接触,是不是意味着夏政廷和杜文娜还在藕断丝连。

这几天夏柔柔和夏以蔚时不时的在家里提起卫晴天,没有卫晴天的别墅,什么事情似乎都是一团乱,两个人也故意在家里抱怨着佣人这也做不好那也做不好,夏政廷都知道,即使没有开口,但看得出来,夏政廷每天在家里吃饭的时候胃口越来越不好,心情越来越不好。

他们都以为,他母亲要回来就是这一个月的事情。

不就是等着夏政廷气消嘛。

反正早晚气消。

夏政廷这些年如此依赖卫晴天,本来就是显而易见的事情。

但看着杜文娜又回到公司,又这般频繁和夏绵绵接触,莫名的有些说不出来的恐慌。

夏以蔚想了想,直接走进了夏绵绵的办公室。

夏绵绵对着夏以蔚笑了笑,“找我有事儿吗?”

“我听说今晚有个宴会,是沃森集团和龙门还有凌氏举办的。”

“是。”

“爸没有通知我?”

“额……”夏绵绵有些难言之色。

“怎么了?”夏以蔚心里不爽,但表面上并没有表现出来。

“没什么,爸说今晚让我陪着他去,可能是考虑到……”夏绵绵欲言又止。

“大姐,有什么就直说。”

“我说出来,你也不要让你母亲知道了。”夏绵绵似乎是鼓起了勇气,“爸觉得小妈应该受点教训,因为上次的事情让他不太开心,这几天也一直没气消,就说为了让她知道他的脾气,今晚就不让你参加宴会了。”

“爸和妈之间的矛盾和我有什么关系!”夏以蔚有些火大。

夏绵绵叹气,说道,“爸应该是想到你是小妈的儿子,小妈一向最宠你,他是希望让小妈看到,惹到了他,你也要因为小妈而受到连带责任。”

夏以蔚心情很不悦。

他脸色难看到不行。

凭什么,他又没有做错什么,凭什么让他也受到惩罚。

夏绵绵看着夏以蔚的模样,心里冷笑。

她就是在故意挑拨离间。

她继续说道,“也就是爸这两天和小妈之间起了矛盾,你才会受到一点牵连,过几天他们好了没什么了。今晚的宴会也不太重要,都是些你以前见过的人,而且都是去祝贺别人的,我们也没有多大的荣誉,不去就不去吧。”

话虽然这么说。

但越是不让他参加他越是心里不是滋味。

夏以蔚很是不爽,说道,“爸还真的有点意气用事,我妈犯了错还会怪罪在我的头上。”

“暂时的,你别想多了。而且听爸的语气,应该也不会多久就会让小妈回来了。”夏绵绵充当好人角色。

夏以蔚当然也不会尽信。

他忍着心里的情绪,随口的问道,“杜文娜怎么又回来上班了?”

“以蔚。”夏绵绵语重心长的说道,“在这里,作为大姐的真的要给你一个好的建议。爸毕竟是我们爸爸,不管犯了什么错,他终究都是我们的父亲,没有子女会去指责自己父亲做错事儿,所以很多事情,我们只要知道就好了,至于要怎么做,那都是爸的事情,管得太多,并不是一件好事儿。”

“但是杜文娜这种女人……”

“你放心吧,爸对她没有什么的,一切都是意外。至于让她回来上班又给她岗位上升,也算是爸给她的物质弥补。你要明白,男人给人比给心好很多,只要是用钱可以打发的,都不用在意。”夏绵绵又说道。

夏以蔚点了点头,“嗯。”

“出去工作吧,爸终究还是最器重你,都给我说了好几次了,让我一定要多提拔你。”夏绵绵笑着,看上去真的特别友善,“你好好工作,早晚公司都是你的。”

“那我出去做事情了。”

“嗯。”

夏绵绵看着夏以蔚的背影。

夏以蔚真的是遗传了夏政廷和卫晴天的现实和自私自利。

卫晴天如果有一天真的不能再帮助他发展,她真觉得夏以蔚为了前程跳出来远离卫晴天的。

她不仅要让卫晴天尝到当年夏绵绵母亲经历的一切,她还要加倍奉还,让她感受众叛亲离的滋味!

夏绵绵深呼吸了一口气。

从自己的办公椅上站了起来。

每次一走向落地窗,就能够看到对面的封尚集团。

她总是在想,哪一天对面的景色,就会物是人非?!

心里有些讽刺。

她转身拿起电话,拨打了一个熟悉的号码。

那边接通,声音依然磁性而沉稳,“嗯。”

“我就是给你说一声,晚上的宴会我爸让我陪着他参加,今晚就不跟你一起了。”夏绵绵直白。

“好。”封逸尘绝不会强求。

仿若,他对她总是无欲无求。

对,任何时候都是无欲望无需求。

“拜拜。”心里万多情绪,对封逸尘就是什么都不用说。

毕竟他根本不在乎。

挂断电话,夏绵绵也不想自己那么感伤。

她将手上一些审批流程处理,下午的时候去了高级礼服区挑选了礼服,晚上7点,带着杜文娜准时出现在夏政廷的面前。

夏政廷淡淡的看了她们一眼。

今晚夏绵绵穿的一件淡绿色的晚礼服,比较清爽淡雅,贴身的礼服裙摆一直到了脚踝处,细细的10厘米高跟鞋让她看上去更加的纤细而高挑,清新脱俗而又落落大方。

而杜文娜则挑选了一条粉蓝色晚礼服,鱼尾的裙摆到她纤细的小腿处,脚上也是一双超高高跟鞋,和夏绵绵不相上下的身高让她看上去也是苗条而修长,她头发自然的垂放在锁骨处,又多了一些清纯,配上她总是一副害羞的脸色,有点矫揉造作,但就是会刺激到了成熟男人的意思软骨神经。

那一刻夏绵绵就看到夏政廷多看了几眼杜文娜。

杜文娜一直低着头,显得很拘束。

夏政廷自然也不会主动开口说什么,带着夏绵绵和杜文娜坐进了小车内。

车子到达目的地。

长长的红地毯上,夏绵绵挽着夏政廷的手臂走着,杜文娜跟在夏绵绵的旁边,跟着他们的脚步。

第一次参加这么大的宴会,杜文娜自然是紧张的。

来之前夏绵绵就跟给杜文娜交代了很多,最重要的不是让自己锋芒毕露而是不要让自己出丑,现在的目的就是为了频繁的出现在夏政廷的眼底,让他习惯她的存在,其他的事情,慢慢来。

走进金碧辉煌的宴会大厅,来来往往达官贵人已经很多。

夏政廷直接带着夏绵绵去了沃森CEO丹木斯那边,那个时候凌子墨和龙天还有龙一都站在一起,在谈笑风生。

夏绵绵倒是没发现,凌子墨真正在商业上交际的时候,其实也挺那么一回事儿的。

也不枉凌老爷子对他的悉心栽培。

“夏董事长,你终于来了。”丹木斯主动招呼。

外国人总是比较热情一些。

“来晚了一点,见谅见谅。”夏政廷连忙端了一杯酒,主动敬酒。

一番客套的话语。

夏绵绵也陪着夏政廷应酬。

杜文娜就在旁边默默的站着,带着微笑,显得很乖巧。

一番应酬之后,夏政廷带着夏绵绵走向了一边,杜文娜自然是紧跟着他们的脚步。

夏绵绵环顾四周。

就是一眼就可以看到不远处的封逸尘。

他其实穿得和所有参加宴会的男人差不多,笔直的黑色西装,但在人群中就是那么显眼,甚至是突兀。

她收回视线,对着夏政廷说道,“爸,我有点饿了,去那边吃点甜点,你要不要吃点?”

“不了,没什么胃口。”本来胃病犯了,现在又要应酬的喝酒,想来胃里面根本更不舒服。

“那我过去吃点。”

说着,夏绵绵就走向了一边。

实际上是故意把空间腾给了杜文娜和夏政廷。

杜文娜当然知道,但她现在不知道该怎么对夏政廷开口。

“今晚跟在我身边,多熟悉一下这里面的人,记住长相很名字,以后有很多机会会和这里面的人吃饭。”夏政廷突然开口。

似乎是在教她怎么做。

杜文娜受宠若惊,连忙答应着,“是的董事长。”

夏政廷看着杜文娜。

这个女人,他们之间都发生了关系,对她却还是毕恭毕敬,半点没有所谓的优越感,不像以前他那些女人,一旦爬上了他的床,就觉得自己比别人高了几等,简直是自以为是。

“董事长。”杜文娜小声叫着他。

夏政廷应了一声。

“我听夏副总说你胃不好,知道你今晚要喝酒,所以来之前给你买了点养胃的中成药……”杜文娜脸蛋通红,很不好意思的说道,“你要喝点吗?说效果很好。”

夏政廷看着杜文娜小心翼翼从手包里面拿出来一个小瓶子,有些无措的递到他面前。

难得的,夏政廷笑了一下,他把胃药接了过来。

杜文娜对着他盈盈一笑。

夏政廷那一刻反而有些恍惚。

恍惚觉得这个女人留在自己身边,也不是那么难以接受的事情。

夏绵绵就站在甜点区,时不时的看着自己的父亲还有杜文娜,买胃药的事情是她提醒杜文娜的,看来是博得了好感。

到夏政廷这把岁数,身体自然重于一切。

如果有个人能够万事以他身体为重,他不会感受不到。

“一个人?”身后,传来一个熟悉的嗓音。

龙一总是这么神出鬼没。

夏绵绵收回视线,“你想我几个人?”

“你别怼我,我很容易失控。”龙一对着她,淡笑了一下。

夏绵绵就喜欢龙一的笑容。

总觉得,这份笑容,只属于她。

这种优越感,承认吧,她其实也很虚荣。

“吃点吗?”夏绵绵询问。

“不用了,我看着你吃就满足了。”

夏绵绵无语。

“今天为什么没有和封逸尘一起来参加?”龙一拉开话题。

“我爸没人陪,我就陪着了。”

“我还以为你们俩感情有变故。”

“有变故的时候我会通知你的。”夏绵绵直白。

“嗯。”龙一又是这么一笑。

“今天恭喜了,听说温泉开发案已经开始投资实施了,这么大的项目,早晚赚发。”夏绵绵主动拿着酒杯。

“借你吉言。”

两个人又说了一些话。

缓缓离开。

身份不对,自然不敢太过深入的交涉。

夏绵绵又回到了夏政廷的身边。

杜文娜依然规矩的站在那里。

“你和龙一有交情?”夏政廷询问。

这只老狐狸,倒是什么都不会放过。

“有过几次交集,也就慢慢熟了些。他人比我想象的好。”夏绵绵说道。

“龙门的人,你小心一点,别真的得罪了。”

“放心吧爸,我自由分寸。”

“我也信任你。”夏政廷微点头。

宴会又持续了好久。

到了一半,夏政廷就准备离开了。

这几天胃不舒服,自然也没有好好休息,应酬到一半就有些力不从心了,夏绵绵本打算陪着夏政廷一起离开的被夏政廷拒绝了,说夏氏得有个人在这里,这是基本礼节,然后犹豫了一下,说让杜文娜陪他走就行了。

夏绵绵当然是欣然答应。

杜文娜看了一眼夏绵绵。

夏绵绵微点头,看着他们离开。

拿下夏政廷,以杜文娜的能耐,真的不难。

她回眸。

身后,突然就看到了封逸尘。

看到她出现在自己面前。

其实她和封逸尘真的见面时间很少,封逸尘不知道在忙什么,总是加班,大半夜的回来,大早上就走了。

“我是不是应该说好久不见?”夏绵绵主动开口。

封逸尘没有回答。

夏绵绵说,“等会儿如果方便,接我一起回去吧,我没开车。大半夜也不想小南出来接我。”

“嗯。”封逸尘点了点头。

“今晚你一个人来的?”

“我父母有点事情。”

“哦。”夏绵绵也没多问。

然后两个人就又沉默了。

他们总是冷场,直到宴会结束,也没能多说几句话。

她坐着封逸尘的车回去。

明天又是周末了。

总觉得不上班的日子,也很无聊。

她靠在副驾驶室的椅子上,看着深夜的夜晚,一轮圆月当空。

冬天还能够看到这么美好的月光,真是好难。

她看了好一会儿,才淡淡的开口道,“封老师,你有喜欢吃的菜吗?”

“没有。”

“我猜也是。”夏绵绵说。

她今天对杜文娜说,抓住一个男人的心,抓住他的胃很重要。

显然。

封逸尘不会给任何人机会。

这个冷血男人。

车子到达小区车库,两个人一前一后的回家。

各自回房的那一瞬间,夏绵绵询问,“你明天还加班吗?”

“有事儿?”

“没事儿,就是心血来潮想自己做顿饭,我明天会叫小菜到家里来做客,你要有事儿不在也没什么,礼节性邀请你一下。”

“嗯。”封逸尘应了声。

没有答应也没有说不答应。

她从来都get不到他的点。

总之,她也不会多想。

翌日一早。

夏绵绵就早早的起床了。

她给居小菜打电话,“小菜。”

声音,异常的高昂。

居小菜忍不住一笑,夏绵绵这是打了鸡血。

“怎么了,绵绵?”

“今天到我家来吃饭,我亲自下厨,让你尝尝我的手艺。”

“今天吗?”

“没空?”

“不是。我打算在家做清洁的。”

“你都不叫家政吗?”

“有时间就自己做。”

“哎,你要不要这么居家,总之不管了,清洁明天再做,早点过来,我把地址给你。”

“好。”居小菜一口答应。

“我现在要出门去买菜,你大概10点过过来最合适。”

“嗯。”还有人规定时间来的。

这妞对自己也真的太不客气了。

居小菜却莫名习惯她这般的自来熟。

“那我先挂了,回头见。”

“拜拜。”

夏绵绵快速的洗漱换了一套休闲服,素颜走出家门口。

楼下,封逸尘坐在沙发上看电视。

所以今天封逸尘是不加班吗?!

她也没多问,坐在饭桌上快速的吃着早餐。

“大少奶奶,你说你要去买菜?去超市吗?”林嫂惊讶。

“有问题?”

“我只是不知道大少奶奶会做饭。”

“哎,我也不知道我会不会,但今天请了客人到家,想要给她亲自下厨。”

“是谁有这么大面子啊,姑爷都没这么大的面子让小姐下厨。”小南也很惊讶。

说的话还特别的不经大脑。

封逸尘此刻正在慢条斯理的吃早餐,听到小南说的话,顿了一下,没什么特别的表情。

“你别多嘴了,你赶紧吃完了陪我一起出去。”

“可是今天我本来想要给小姐请假的。”小南有些为难。

“你有事儿?”

“我不是那驾照的时候有师兄师妹嘛,有一个师兄说让今天大家聚个餐,请师父一起吃个饭,我就答应了……我没想到小姐会突然说请客,你之前也没说。”

“算了你去吧。你也没什么朋友。”夏绵绵摆手,“等会儿林嫂陪我去就好了。”

林嫂也为难了,“我也正打算给少爷和少奶奶说,我女儿这两天就要生小孩了,让我回去照顾她一段时间,今天她开始住院了,我至少得照料着她出院,她婆婆那边始终不方便。”

“……”夏绵绵有些无语。

“你去吧林嫂。”封逸尘突然开口,“恭喜了。”

“谢谢少爷。”林嫂连忙说道,“那少爷和少奶奶这一周吃饭怎么办?”

“我们会自己解决,你不用担心,回去好好陪陪你女儿。”封逸尘说道。

“谢谢少爷,谢谢。”林嫂很感激,又说道,“以后要是少奶奶生了孩子,我也有经验照顾了。”

“……”夏绵绵总觉得这些人,三两句话会扯到她头上。

“吃完饭,我陪你去。”

恍惚中,夏绵绵突然听到封逸尘的声音。

夏绵绵一顿,回头看着他。

反正,免费的劳动力,她不要白不要。

吃过早饭之后,她就和封逸尘出门了。

两个人去了就近的超级市场。

夏绵绵第一次逛这种地方,她从来没有下厨过。

想来,封逸尘也是。

两个人都有些拘束的在超级市场里面,游走。

“买些什么好?”夏绵绵嘀咕。

之前一直想着小南会陪着自己一起来,小南在夏家别墅毕竟是佣人出生,多少会做饭,她也没有做什么功课,现在面对着琳琅满目的菜系,完全是傻眼的。

她转头看着封逸尘。

封逸尘此刻拿着手机,一边走一边看,如此事不关己的模样。

夏绵绵也不觉得在烹饪方面对他能有什么期待,能够陪她来买菜都是破天荒的事情了。

她想了想,推着推车准备走向肉品区。

正时。

封逸尘随手拉了她一下。

夏绵绵看着封逸尘的眼神往超级市场看了一圈,带着她直接走向了一个菜品区,拿下了一盒蔬菜,又回头看着手机,然后又拿了很多其他物种,包括各种肉类,骨头,龙虾,海鱼,作料等等。

夏绵绵基本上就是推着推车跟着封逸尘的脚步,不一会儿,推车里面就放满了很多东西,甚至还有新鲜水果。

“应该够了。”夏绵绵都觉得,好像听多了。

封逸尘也点了点头。

两个人走向收银台付款,排队。

队伍有点长。

夏绵绵才知道超级市场买菜的人真多。

放眼望去,都是一群女人,再放眼看去,极少数的男人之中,封逸尘还是最帅。

“先生,我们这里有新出的试用装,免费的,你可以体验一下。”一个穿着D蕾斯工作服的女推销员上前,推销。

女推销员看上去还很年轻,却如此的放得开。

封逸尘似乎是看了两眼,似乎才看清楚是什么。

“不用了。”封逸尘直接拒绝。

“这是免费的。”

“不用。”

“不要钱的。”女推销员执着。

封逸尘脸色有些难看。

夏绵绵莫名觉得有些好笑,她上前,询问,“真的免费的?”

“是的。”女推销点头,又看了一眼封逸尘,那眼神简直就是在说,中看不中用!

“那给我一只吧。”夏绵绵开口。

女推销员连忙把手上的给她,干净推销道,“小姐,我们公司现在搞活动,买二送一,很划算。”

“是吗?”

“是的。”女推销员拿出三盒,“不同口味的都有。”

“口味?”夏绵绵扬眉。

“可以吃的,真的。”女推销员得一本正经。

夏绵绵觉得真不能再深入了。

“苹果味的,香芋味的,柠檬味的,草莓味的……还有颗粒状的,现在都参加活动。”

原来D蕾斯真的这么不检点。

“小姐要吗?”女推销员眼睛里冒星星,一脸期待。

“额……”她能说她拿来真没用吗?

但拒绝不了女推销员的眼神。

她硬生生的答应了。

“小姐要什么尺寸的?”女推销员连忙在货架上找着货品。

夏绵绵有怔住了。

她怎么知道封逸尘什么尺寸!

她回头,对着封逸尘脱口而出,“你什么尺寸?”

“……”封逸尘抿唇,不说话。

夏绵绵捉摸着封逸尘也是不可能回答的。

她看都快要排到他们了,随口说道,“平均尺寸。”

“那就是XL。”女推销员拿了三盒,“谢谢小姐光临,谢谢。”

夏绵绵觉得做推销员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她把避孕套放进推车里面。

恍惚看到封逸尘看了几眼,然后还是一言不发。

结完账。

三大包的东西,封逸尘一个人提着。

夏绵绵本打算提一包的,看着封逸尘这般积极,她也就理所当然了。

两个人回到家。

刚走到大门口,就看到凌子墨那厮非常不耐烦的站在门口处,一脸不爽,“你们家都是没人的吗?我在门口等了十分钟了,电话也不接!”

夏绵绵习惯了静音模式,封逸尘一直提着大包小包,估计也没时间接电话。

“你来我家做什么?”夏绵绵并不太待见他。

“这么久没见到哥哥了,你不想吗?”凌子墨特不要脸的说道。

想你才怪了。

“啧啧啧,你们这是出门买菜了?!”凌子墨一脸惊奇,忍不住调侃。

封逸尘和夏绵绵似乎是形成了默契,完全不搭理这货。

三个人进了家门。

封逸尘将所有东西提进了厨房,然后分类拿出来。

凌子墨习惯性的跟着封逸尘的屁股后面,看着封逸尘的忙碌,然后看到了封逸尘将三盒避孕套放在了一边。

他随手拿起来,目测这里面这么多东西,就只对这个有兴趣。

他看了看,“逸尘,你就用这个尺寸啊?!”

夏绵绵正脱了大衣过去准备帮忙,就听到凌子墨无比惊奇的声音问道。

封逸尘没有搭理凌子墨。

倒是夏绵绵脱掉外套走了过来,准备大展身手。

听到凌子墨说的话,也有些好奇,“尺寸很奇怪吗?”

“没有很奇怪。”凌子墨说,笑的还很阴险。

夏绵绵难得搭理凌子墨,就觉得这个二货是没事儿找事儿。

凌子墨今天是有些闲。

周五签了合同,晚上举办了宴会,下周就会对项目进行拨款同时涉入到工程施工之中,这大概是接下来好长一段时间最为空闲的一个周末,本来打算在家里多睡睡懒觉的,也不知道凌小琳哪里来的他房间备用钥匙,在他睡得正香的似乎钻进了他的被窝。

他几乎是弹跳的从床上蹦起来,洗漱完毕直接就出了门。

他真是怕了他表妹了,时不时的就会来这么一出,关键是他姑姑也从来不管,说两兄妹感情好是好事儿。

想来,虽然是表兄妹,但真正意义上,两个人从小一起长大,身边也都没有其他兄弟姊妹,跟亲兄妹之间也没有什么差别。

但总觉得,好像又有那么一点不同。

凌子墨也想不明白到底是哪里不对劲,总之能躲就躲。

一大早也不能就去夜场厮混,他还没那么饥渴,琢磨了一下就跑来找封逸尘,反正他们家他也熟了,就过来了,没想到家里居然没人,在他都打算打道回府了,看着这两口子一起买了菜回来……

那画面,简直太惊人了。

意外的却半点没有违和感。

反而让他莫名有些感触。

他一向不是一个拘小节的人,很少会有这种个人感伤情怀,果真,人到了岁数,他也只能这么安慰自己了。

他坐在开放式厨房的吧台前,看着两个人的忙碌。

夏绵绵在一件一件把里面的东西整理出来,封逸尘在清洗,洗漱台的旁边放着手机,还能看到屏幕上的一些做菜步骤。

这是现学现卖?

他开始为自己今天中午的午餐感到忧伤了。

他来是为了吃林嫂的饭菜的。

“你那边去坐。”封逸尘突然开口。

凌子墨瘪嘴,“我又不是很想看。而且一点都不期待今天的午餐。”

“那你可以回去了。”夏绵绵说。

凌子墨不说话了。

反正他说什么都会被夏绵绵怼回去。

他一向秉着好男不跟女斗的原则,走向了一遍。

夏绵绵看了一眼凌子墨,回头看着封逸尘认真的模样,刚刚在超市应该就是在看教程,而因为他太高她根本就不知道他在做什么,还以为这货在事不关己。

她想了想,“要不,封老师你也去那边做着吧,我来试试。”

封逸尘从屏幕上的视线转移,而后继续手上的动作,“你不会。”

就是因为不会才学啊!

又不是让你学。

夏绵绵只得在旁边打下手。

凌子墨坐在沙发上翘着二郎腿看电视。

时不时的看了一眼厨房。

这两口子秀恩爱秀得这么夸张,真是辣眼睛。

他甚至还看到夏绵绵在帮封逸尘系围裙,而穿上围裙的封逸尘……

他还是不看的好。

他把视线放在电视上,这一刻却什么都看不进去。

怎么都觉得现在的自己如此的不是滋味呢?!

难道他喜欢上了夏绵绵?所以吃醋了?!

神经。

他对夏绵绵半点兴趣都没有,即使她各方面条件很好,但他也是有原则的,而且和夏绵绵真的不来电!

所以,他在不爽什么。

他手上还一直玩弄着那盒避孕套。

这真的就是封逸尘的尺寸了?

正无所事事的琢磨着,房门外突然想起门铃声。

夏绵绵听到门铃赶紧打算跑过去开门。

她知道是居小菜来了。

她本来也想过凌子墨在就让居小菜今天不来了,后又觉得,居小菜又不欠凌子墨什么,干嘛要这么怕他?!

她刚走向门口。

凌子墨已经条件反射的走向了大门口,打开房门。

房门外站着的居小菜就这么看着凌子墨。

凌子墨一怔,也很诧异。

居小菜的实现看了一眼凌子墨扬在手上的东西。

凌子墨回神,猛地说道,“这不是我的尺寸!”

“……”

------题外话------

昨日奖励:牡丹的叶子、13500628095、xiaojiejiejie11、dong佩佩、mei5011

今日问题:我家小菜该怎么回答这个二货?

求月票~

裸奔求月票~

好啦,小宅去裸奔了,爱你们么么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