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74章 封老师,你有反应了!/枭宠重生之盛妻凌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这不是我的尺寸!”凌子墨对着大门口,大声道。

居小菜其实是有些愣怔的。

有那么一秒,她以为自己走错了地方。

她看着面前的凌子墨,有些没有反应过来。

凌子墨看着面前毫无反应的居小菜,眉头皱得老紧,“我说这不是我的尺寸!”

其实她根本就没有看清楚那盒避孕套,所以压根没有发现什么尺寸。

她只想转身就走。

然而那一刻看到凌子墨身后的夏绵绵时,终究又忍了下来,“嗯。”

凌子墨觉得自己生平最讨厌的一件事情就是居小菜故意对他的爱理不理。

“居小菜,你听到我说什么了吗?”凌子墨堵在大门口,就是不让居小菜进去。

夏绵绵站在凌子墨身后,看不到这货的脸,但完全可以想象他幼稚到什么地方?!

她正欲开口。

只听到居小菜说,“你的尺寸对我并不重要。”

“……”凌子墨被居小菜一句话呛得无言以对。

夏绵绵忍不住一笑。

这种孔雀开屏的人,就是应该多受点打击。

她直接越过凌子墨,上前亲昵的拉着居小菜的手,“进来吧。”

居小菜还是看了一眼凌子墨。

看着他气大又无法发泄的模样,还是跟着夏绵绵走进了她的家门。

夏绵绵带着居小菜到家里客厅坐下,一边说道,“我也不知道他今天抽什么风来了这里,我没有邀请他。”

“嗯。”居小菜微微一笑。

从来不会让任何人感觉到为难。

“那你坐会儿,我去做菜了。”

居小菜看着开放式厨房的方向,看着封逸尘一直低着头,很认真在准备的模样,她说,“有需要我帮忙的地方吗?”

“不需要。”夏绵绵直白,“因为我也只是打下手。”

居小菜又是这么笑了笑。

她笑起来总是那般温柔而甜美。

仿若时间所有不开心所以痛苦都可以在她的笑容下,变得美好而璀璨。

凌子墨觉得自己可能又要中邪了。

他为什么会这么细心去看居小菜,为什么要去观察这个女人的一举一动,他才做完法事没多久,要是又做一次,又得经历一个月的无欲无求,简直是身心俱伤,折磨!

居小菜也发现了凌子墨的视线,她回眸看着凌子墨。

凌子墨那一刻反而有些心虚,他猛地收回了视线,看似自若的一屁股坐在了居小菜旁边的单人沙发上,翘着二郎腿,“你看大爷做什么!是不是发现大爷越来越帅了。”

居小菜直接将视线转移了。

她对凌子墨总是无可奈何。

她在想,这个男人从小到大可能从未遭遇过任何挫折,才会这般的狂妄自大。

她沉默着看着开放式厨房的两个人,夏绵绵说她和封逸尘是形婚,但实际上,他们给人的感觉,很恩爱。

有些感情当事人真的是感觉不到的,而外人可以看得很明白。

“你在看什么!”凌子墨又不爽了。

他不爽居小菜盯着封逸尘看。

封逸尘长得帅他承认,但居小菜也太浪荡了,毕竟对方是她好朋友的老公!

这女人,这般不知检点!

“没什么。”

“你在看封逸尘。”

居小菜不想反驳。

“封逸尘这种男人你以为你高攀得起。”凌子墨冷笑。

居小菜其实是有些讽刺的。

她从来没有想过高攀任何人,曾经嫁给他也真的以为是两情相悦,如果他早点告诉她他根本就不喜欢她,他根本就不想和她结婚,她绝对不会嫁给他。

她很有自知之明。

“我只是没想到封逸尘会做饭。”居小菜解释。

虽然并不在乎被凌子墨误会,但她怕她的沉默会让凌子墨发飙,而她终究是到夏绵绵家里做客,不想引起什么不必要的争吵和矛盾。

“你很喜欢会做饭的男人?”

“不是。”

“不是你惊讶什么?!”

“……”居小菜真的觉得自己和凌子墨没有共同语言,她永远都不知道他的点在哪里?!仿若她说什么,凌子墨都能横着掰。

她轻咬了一下嘴唇,从沙发上站起来。

“你去哪里?!”凌子墨甚至是有些激动地。

连他自己都觉得诧异,那一刻居然很恐慌居小菜会突然离开。

恐慌!

真是见鬼了。

他现在巨讨厌看到居小菜,看到这个女人心情就莫名烦躁,最好现在就走,消失不见,再也不见!

“我去洗手间。”居小菜总是能够很平静。

两个人的情绪永远都不会碰撞到一个点上,所以总是会产生很多矛盾。

居小菜走向洗手间。

其实也不是想上厕所,就是在让自己调整情绪,甚至是为了躲避凌子墨,面对这个男人,她总觉得力不从心。

她深呼吸了一口气,在厕所待了有点久。

出去的时候,凌子墨已经坐在沙发上看电视了,看综艺节目。

一个人在客厅笑得特别夸张。

她以前也和凌子墨在一个屋檐下生活过一段时间,她其实熟悉他的一切。

她没有再去凌子墨那边,而是很自然的走向了开放式厨房那边,看着夏绵绵有些手忙脚乱的样子,而封逸尘反而比较沉稳。

居小菜其实还在想,凌子墨和封逸尘,两个性格如此迥异的人,怎么成为朋友的。

“咦,你怎么过来了?”夏绵绵看着居小菜,询问。

“过来看看你们。”居小菜笑了笑,随和无比。

“我第一次做菜。他也是。”夏绵绵解释。

“你第一次做菜我看出来了,但是封先生第一次,我没看出来。”居小菜笑道,“很老练的样子。”

“大概他学什么都快。”夏绵绵也只是耸肩。

封逸尘做任何事情都是如此。

给人的感觉就是熟练而稳重。

“现在还很早,你们不用太着急。”居小菜说。

“嗯。”夏绵绵一直在打着下手,“你在家里随便点,至于家里那二货猪,你可以视而不见。”

居小菜当然知道她说的谁,笑了笑,缓缓还是走向了沙发上。

凌子墨看得出神,也没再搭理她。

居小菜就一直默默的坐在沙发上,看手机。

耳边都是凌子墨夸张的笑声,她当没有听到。

中午12点过。

家里饭桌上就摆放了5、6样菜,卖相很好。

如果真的如夏绵绵说封逸尘是第一次,显然这个男人的天赋极高。

夏绵绵招呼着他们过去坐在了饭桌旁边,说,“大家尝尝,我看着还不错。”

所有人拿起筷子。

居小菜也吃了一块铁板茄子。

味道真的很好。

她毫不掩饰的赞扬,“很好吃,可以和酒店的媲美了。”

她绝对没有夸张。

“是吗?”夏绵绵夹了一块红烧肉,放进嘴里。

细腻滑嫩又不油腻,还有点回甜味,她觉得她的小世界都在崩塌了,“封老师,你真的是第一次做菜吗?真的好好吃!”

要不要这么成功。

封逸尘被夏绵绵这般表扬,一向喜欢绷着脸色的人,居然有了半分的羞赧,他说,“嗯。”

还是这么简单的一个字,仔细就会发现他耳朵又开始有些红了。

每次封逸尘一红耳朵就特别的好笑。

夏绵绵也没拆穿,大口大口的吃了起来。

凌子墨一脸不相信的看着面前这两个夸张的女人。

有这么好吃吗?!

他嫌弃的夹了一块清蒸海鱼。

我滴个去!

凌子墨真想爆粗口。

封逸尘这厮是天才吗?!

这口感简直不能太好。

一定是他没吃早饭所以饿了,一定是这样。

他又吃了几口其他菜,味道确实很好。

他吃得还有点多。

中午没有喝酒,夏绵绵捉摸着一喝酒也是她和凌子墨喝,对着这个男人她实在没兴趣,也就没有提喝酒的事情。

凌子墨也没有提,尽管他无酒不欢,但因为没有对这顿饭抱多大希望所以不想喝酒。

而吃了几口又因为太好吃,不想让酒来破坏了他唇舌间的美感。

“你吃第二碗饭了。”夏绵绵提醒凌子墨。

凌子墨扒饭的动作停了一下,“有意见吗?”

“你不是说不期待今天的午餐吗?”

“我……还在发育。”凌子墨随便找了一个借口。

打死不承认很好吃。

“所以那盒避孕套的尺寸对你而言太大了吗?”

“夏绵绵!”凌子墨盛怒。

这种男人自尊的事情,怎么可以诽谤。

“哥的尺寸大着呢!”凌子墨狠狠道,“吓死你!”

封逸尘眉头微皱了一下,看了一眼凌子墨。

凌子墨毫不自知,“居小菜,你告诉夏绵绵,哥哥的怎么样?”

居小菜一直在安静的吃饭。

她咬了咬唇。

本来可以无视凌子墨的任何举动,此刻还是因为凌子墨的话而红了脸。

这种事情,她真的就不明白,凌子墨怎么可以说得这么理所当然。

凌子墨没有得到居小菜的肯定,正想发脾气。

封逸尘直接说道,“你要是不想吃了就下桌。”

凌子墨瞪了一眼夏绵绵。

又低头扒饭。

他才不会下桌,他要吃三碗饭。

他饿!

气氛一下子被凌子墨搞得有些尴尬。

居小菜也觉得自己此刻有些尴尬,她缓和气氛的说道,“封先生做的饭菜真的很好吃。绵绵有口福了。”

夏绵绵觉得,她应该也不会经常吃到,“你做的饭菜也很好吃啊,上次我也吃了很多。”

“是吗?”居小菜微微一笑。

“是啊,会做好吃饭菜的人真好,至少不会饿着自己。”而人以食为天,她觉得她应该也可以多学习一下烹饪。

“嗯。”居小菜重重的点头,至少她就可以很好的照顾自己,不管在任何时候。她又补充道,“有一个可以帮自己做菜的老公也很好,这样还不用自己动手也不会饿着自己。”

夏绵绵笑了笑。

是挺好,但也不知道这老公究竟最后是谁的。

两个人有一句没一句的闲聊着,饭桌上的气氛又恢复如常。

凌子墨难得安静了下去。

边吃边在想。

能做饭有什么了不起,大爷有钱可以请高级厨师,什么时候需要自己动手!简直可笑!

居小菜这种小鼻子小眼睛的人,就是没见过大世面,才会这般的鼠目寸光!

午饭吃完之后。

夏绵绵收拾碗筷去洗碗。

终究还是封逸尘在做。

居小菜怎么都觉得封逸尘是宠夏绵绵的。

极宠。

只是这份感情,封逸尘掩饰得很好。

因为他不善于表达。

有时候觉得封逸尘和自己很像,就像当年那么爱着凌子墨,却依然可以对他冷静而沉默,甚至心都痛得滴血的时候,还是可以一脸云淡风轻。

慢慢的,就习惯了,就习惯到,可有可无。

但她并不希望夏绵绵和封逸尘的婚姻会和她一样,至少,他们彼此相爱。

“你又在看什么!”凌子墨就不明白,居小菜老师盯着封逸尘和夏绵绵看什么鬼。

羡慕吗?!

嫉妒吗?!

有什么好看的,女人就是心眼多。

“会做菜有什么了不起,我有钱,我上哪里吃不到山珍海味,你们女人就是矫情。”凌子墨很不是滋味的说道。

居小菜想,凌子墨可能永远都不会懂,什么叫做情调。

准确说,他只懂怎么在床上调情。

她看着封逸尘和夏绵绵一起将厨房收拾了干净,回到客厅。

封逸尘走过来,对着凌子墨直白道,“你跟着我去一下书房,我有事情和你谈。”

凌子墨也没有拒绝。

封逸尘主动找他,一般不会是向他一样无聊。

两个人上了楼。

居小菜松了口气。

夏绵绵看着居小菜的模样,自然地坐在她旁边,问道,“凌子墨对你还产生这么大的影响?”

“是啊。”居小菜没有反驳,“很不想他出现在我的世界里,总觉得很压抑,但对他我又无可奈何,所以有时候真的只是想躲着就好。”

“他确实挺招人烦的。”夏绵绵同感。

居小菜笑了笑,“你和封先生就很好。”

“哦。”夏绵绵想了想,“表面的吧,平时我们关系很僵硬。今天……可能他抽风,他一向很排斥我。有时候我觉得可能他对我的感觉就像你对凌子墨的感觉,因为无可奈何在忍耐而已。”

“但是封先生很喜欢你。”居小菜很肯定。

夏绵绵摇头,“这种事情,我不会相信的。”

“为什么?”

“因为他只爱他自己。”

“我觉得不是。”

“你是对他了解不够。”

“也可能是旁观者清。”居小菜一字一句,“我看着封先生就是喜欢你的。”

夏绵绵有些愣怔。

是吗?!

她说,“如果我说凌子墨喜欢你,你会相信吗?”

“不会。”居小菜一口咬定,“他不会喜欢我,对我死缠烂打只是因为看不得我好过!”

“我突然有点相信旁观者清了。”夏绵绵笑道。

居小菜皱眉。

“好啦,不说这些了。”夏绵绵似乎不想多谈。

居小菜点头。

她其实也不想多谈。

两个人又说了些其他无关紧要的话题。

居小菜看了看时间,突然说道,“我回去了。”

“这么早就回去吗?”

“我终究不适合和凌子墨在一个空间。”

“你用不着回避他。”

“只是想自己好过一点。”居小菜说道,“不是怕他。”

“好吧,我也不劝你了。”夏绵绵耸肩,“总之你真的不欠他什么。”

“我知道。”

所以她生活得很坦然。

她真的只是单纯的不想见到凌子墨。

夏绵绵起身送居小菜到门口。

居小菜笑着说了些感谢,让她转达对封先生的谢意。

居小菜对她还是这么客气。

房门关过来。

夏绵绵一转身,就看到凌子墨从2楼楼梯上下来,看着房门的方向,“谁走了?”

废话。

楼下就两个人,她没走,还能是谁?!

“居小菜走了?”

“嗯。”夏绵绵不耐烦的应了一声。

“这么快就走了?”

“说今天见到了不想见到的东西,辣眼睛。”

“避孕套?”凌子墨蹙眉,“这东西不是司空见惯的吗?!”

想到上次居小菜家里面居然备了一盒避孕套,他都不知道是为了故意陷害他给他用的,还是给其他男人用的!

卧槽。

他居然又开始全身不爽了。

夏绵绵无语再和凌子墨多说。

反正凌子墨自大惯了,绝对不会想到她口中的东西只得是他自己本尊。

她就看到凌子墨突然也直接走向了大门,然后扬长而去。

总之,凌子墨也不是居小菜的对手,谁在这段感情上先付出,谁就会受伤。

显然,居小菜已经付出过了,所以要受伤,这次也轮不到居小菜!

她起身上楼。

自从和凌子墨一起看过综艺节目之后,她就对这些娱乐节目产生了反感。

凌子墨果然是害人不浅。

她准备回房睡会儿午觉。

刚踏进房门,突然又顿了顿,转身走向了书房。

书房中,她推门而入。

封逸尘坐在书房中,修长的手指在键盘上跳动,甚是好看。

她就这么看了一会儿,有些出神。

“你找我有事儿?”封逸尘开口,即使眼神一直盯着屏幕。

夏绵绵回神。

她走向了封逸尘,是直接越过他的书桌走到他身边。

封逸尘自然地将把笔记本电脑关了过来。

如此防备。

她其实对他聊什么毫无兴趣。

仿若封逸尘真的很排斥她用他的电脑,果真是有着什么见不得人的密码?!

“只是想要表示一下感谢。”夏绵绵开口,“今天的午餐很成功。”

“嗯。”封逸尘点头。

夏绵绵就站在他旁边,她说,“我本来是想要亲你一下的,因为实在找不到可以回报的方式,但好像……打扰到你工作了。总之,谢谢了,不打扰你了。”

话音落,夏绵绵起身就打算离开。

手腕突然被封逸尘拽住。

封逸尘说,“没有打扰。”

所以……

封逸尘薄唇轻抿。

他似乎很怕被人看到有些尴尬的一面,那一刻突然手心一个用力,夏绵绵就觉得自己猛地坐到了封逸尘的大腿上,他的脸近距离的靠近自己,缓缓,唇瓣贴在了她的嘴唇上。

夏绵绵一动不动。

她总是会因为封逸尘突然的温柔而心跳加速。

她甚至不敢像平常那边主动,对于封逸尘这样的亲吻,她怕自己把持不住。

她只是感觉到他的唇瓣一直轻咬着她的嘴唇,唇舌之间的碰撞,分明很轻很轻的触碰,也能激荡起心里的涟漪,一阵一阵,此起彼伏。

她真的都不敢闭上眼睛好好享受。

封逸尘技巧这么好,一不小心就沦陷了。

她公司睁着眼睛看着封逸尘,看着他闭着眼睛时,那上翘的睫毛浓密的在自己眼底,说不出来的搔痒难耐。

她手心握成了一个小拳头,心里一直在告诉自己点到为止,但却无法推开他。

直到。

他主动结束。

主动结束,唇齿间似乎都是他的味道。

而她清楚的看到他深邃的眼眸中,那一抹挥之不去的欲望。

两个人的心跳似乎都在加速。

她说,“封老师,你有反应了。”

因为坐在他的大腿上,当然可以感受明显。

封逸尘脸色微动,他将她从他身上拉了起来。

夏绵绵看着他的模样,看着他已经红透的耳朵,此刻故意自若的将笔记本又打开了,屏幕上就是一道锁屏的密码,他就这么看着屏幕,没有任何举动,恍若在缓缓呼吸。

“我在想,那盒避孕套的尺寸可能真的太小。”

“……”封逸尘喉咙微动。

夏绵绵看着他的模样,大概是猜对了。

“反正,也不会用,留着无聊的时候当气球吹。”夏绵绵说,“听说还有水果的味道。”

“你先出去吧,我要工作了。”封逸尘冷漠。

刚刚前一秒还可以柔情似水的。

夏绵绵习惯了。

她直接往大门口走去。

刚走了两步,脚步突然顿了顿,“封老师,居小菜说你喜欢我来着,她说旁观者清。你怎么看?”

封逸尘眼眸动了一下。

“如果你喜欢我记得告诉我一声。”夏绵绵笑,“因为这是一件很有成就感的事情。”

说完,夏绵绵就真的走出了书房。

当然不可能得到封逸尘的答案。

她回到自己的房间,躺在床上。

有时候她其实也恍惚,封逸尘喜欢她。

只是有时候!

……

居小菜离开夏绵绵的居所,刚坐进停靠在小区专用位置的小车上,就看到凌子墨突然出现在了自己的面前。

她蹙眉,启动车子就准备快速离开。

刚打算踩下油门。

凌子墨突然就站在了她的小车前面,让她根本就不可能开走。

她抿唇。

凌子墨走过车头,直接拉扯着她的副驾驶室车门。

她反锁了,但凌子墨明显没有妥协。

居小菜真想一脚油门轰下去,然后扬长而去。

终究她胆子很小,她怕出车祸。

她按下开锁键。

凌子墨打开车门后,一屁股坐在了居小菜的副驾驶室,还洗上了那安全带,“送我一程。”“

“你没开车吗?”

“没开。”凌子墨直言。

居小菜眼眸看着不远处那辆骚包的红色小跑。

刚刚来的时候真的没有注意到,现在走的时候,倒是一眼就可能够看到。

凌子墨顺着居小菜的视线。

“车子抛锚了。”

“你可以叫保险公司,你作为VIP客户,他们会用豪车送你回家。”

“居小菜!”凌子墨发火。

“你去哪里?”居小菜踩下油门。

她奈何不了凌子墨。

凌子墨得逞的一笑,“我回家。”

居小菜龟速一般的行驶在街道上。

凌子墨刚开始还算安静,此刻有些不耐烦了,“居小菜你能开快点吗?你这么慢是想和我多相处一点时间?!你要是舍不得我你可以明说,我也可以不回去。”

“……”居小菜咬唇,把速度稍微提快了些。

“你完全可以不用掩饰自己内心的渴望,真的。”凌子墨笑得得意。

心里其实,其实是莫名有种期待,期待居小菜说是。

居小菜只会沉默。

沉默得凌子墨真的很想掐死这个女人。

眼不见为净。

居小菜还是在超过自己时速的情况下将凌子墨送到了凌家别墅。

车子停下,凌子墨却没有打开车门。

居小菜转头看着凌子墨,“到了。”

“我又没有眼瞎!”凌子墨口吻不好。

居小菜抿唇。

他丫的就是不想下车,不想下车!

“我突然想到我回公司有点事情,你送我去公司!”凌子墨说。

居小菜又这么看着凌子墨。

她刚刚从凌氏大楼门前开过,他怎么不说他有事儿!

“我知道我长得很帅,但你这么看着我,我也会羞涩的行吗?”凌子墨故意调侃。

居小菜收回视线,她又重新启动车子,往凌氏大厦开去。

车子停到了凌氏大门口。

凌子墨还是不开车门。

“我想了想,事情也不是特别急,周一来做也行,你还是送我回别墅好了。”

居小菜忍耐着脾气。

她又掉头,往凌家别墅开去。

一路上,她的速度飙得真的有些快,完全超出了她的能够开的底线,那一刻只想早点把凌子墨送走!

车子又停到了凌家大门口。

“算了,这个时候到早不晚的回去也没有事情可做。”凌子墨嘀咕道,“你送我去鎏金会所吧,这个点应该开始慢慢要热闹了……”

居小菜又忍。

忍着把车子停到了鎏金会所。

凌子墨懒洋洋的说道,“今天好像贝贝不上班,没她不好玩,还是回去吧。”

居小菜紧抿着嘴唇。

凌子墨就这么看着居小菜。

刚开始他承认他只是不想下车,这一刻他反而也很想看看,居小菜到底可以忍到什么时候,这个女人不是挺能沉默的吗?他就要看看她会沉默多久。

车子又行驶在了驿城的街道上,来来回回的行驶着。

再一次停在了凌家大门口。

凌子墨没有下车,居小菜下车了。

凌子墨蹙眉。

居小菜转身直接往别墅外走去。

这边虽然人流不大,但偶尔也会有出租车经过。

居小菜就那么好运的撞见一辆,招手准备坐进去。

手臂突然被一股蛮力一把从车上拉了下去,出租车的车门猛地关了过去,凌子墨对着出租车司机怒吼,“给我开走!”

出租车司机无语,开着车子扬长而去。

凌子墨窝着一肚子气。

所以居小菜打算车子都不要了,直接就走了!

他狠狠的拽着她的手臂,力气大到,其实很痛。

居小菜承认自己此刻情绪也不太稳定,被人这么玩了一个下午,她也有脾气的。

她真的一秒钟都不想再看到凌子墨,一秒钟都不想看到!

“居小菜,你够了吗?!”

“你够了吗?!”居小菜忍不住了。

她也会爆发。

在一个实在无法忍受的瞬间,就会这么爆发出来。

凌子墨一怔。

她看着居小菜愤怒无比的模样。

这个女人生气起来,也是这般雄赳赳气昂昂。

那一刻他突然就没有了脾气。

他特么的真的又受虐倾向吗?!

“你到底想要怎么样?!”

他想要怎样?!

他也不知道想要怎么样!

“就看不得我过得好一点吗?!就看不得吗?!你那么多花花世界,就不能不浪费时间在我身上,我真的没有任何值得你可以玩的地方,我身体你也见过了,该玩的地方你都玩过了,我到底还有什么地方值得你这么的浪费精力!”居小菜怒吼。

听说不爱发脾气的人,一旦发起脾气来,真的是一发不可收拾。

凌子墨也被怔住了。

被居小菜突然的气势给怔得半天说不出话来。

“你到底想要什么,凌子墨,你告诉我!”居小菜一字一句,“钱吗?!要多少?!让我把从你那里拿走的全部还给你是吗?!”

凌子墨回神,又是火冒三丈的模样,“我他妈缺钱吗?!”

“那你缺什么,缺心肝肺吗?!”

“居小菜,你!”居小菜居然骂他!

居然骂他!

而他好像……并没有很不爽。

就是没有很不爽。

“你就不能远离我的世界吗?凌子墨,我们之间就不能干干净净的离婚干干净净的老死不相往来吗?!”居小菜真的不知道凌子墨到底要做什么,她仿若说什么都没用。

在她如此生气的时候,她似乎还看到凌子墨突然笑了。

她真的不知道他到底在笑什么!

笑她被他气到如此地步吗?!

“居小菜。”凌子墨叫着她的名字。

居小菜忍着,狠狠的忍着。

“你知道你发脾气的样子很好笑吗?”

是啊。

她是很好笑。

她做什么,在他眼里都是可笑之至。

不管当初结婚的时候她对他的关心,还是离婚时她要他的财产,甚至于到现在离婚后她对他的不耐烦和厌恶,都是可笑的。

在他心里目中,她到底那一点配得上他凌大少爷的高贵。

她深呼吸。

默默的在让自己平静下来。

她说,“既然凌先生已经到家了,我就回去了。”

她总是可以很好的控制自己的情绪,这么多年早就习惯了,心里无数爆发的因子,就是可以在一瞬间被她泯灭。

她起身走向自己的小车。

凌子墨看着居小菜的模样。

他甚至更喜欢居小菜把什么话都说出来的样子,就算是发脾气的时候,也比此刻这种恍惚拒人千里的感觉好很多。

他大步上前,又是一把抓住居小菜。

居小菜咬唇。

凌子墨说,“别走了,跟我回别墅。”

居小菜喉咙微动。

“我允许你重新搬回来。”凌子墨一字一句。

这样说得再明白不过了吧。

再明白不过了。

居小菜该感激涕零了。

他等着居小菜的回答。

等了两分钟。

凌子墨脾气不好,总是很容易爆怒。

在他正与爆发那一刻,听到居小菜无比冷静到甚至有些死寂一般的声音说道,“你想要几次?”

“嗯?”凌子墨一怔。

“想要上床几次?”居小菜问。

凌子墨眉头一紧。

所以居小菜以为,他让她搬回来只是为了想上她。

好吧,他承认这是一方面,但另一方面……

“我刺激到你作为男人的自尊了是吗?”居小菜一字一句的问他,“我其实很好上,你想要几次,我今晚就给你。”

真的已经到了晚上了。

此刻别墅区都已经亮起了路灯。

冬天总是黑得特别早。

“居小菜你什么意思!”凌子墨怒气冲天。

他有那么饥渴吗?!

“不就是你想的那样吗?!”居小菜说,“别去你家别墅了,我嫌……”脏。

那个字她没有说出来,她真的不想再和凌子墨吵架。

她直言,“去酒店。”

这样,才符合他们的身份。

凌子墨狠狠的看着居小菜。

居小菜推开了凌子墨的手,大步走向驾驶室。

她没有开车离开。

等着凌子墨上车。

她想过了,反正和凌子墨发生关系也不是一次两次了,他不过就是想要让她臣服而已,她太了解凌子墨了,他忍受不了她反抗他,更忍受不了,她可以生活得很好。

但凌子墨这个人的耐心有限。

过不了多久,就会性趣全无,他身边的女人从来没有超过一个月的。

她想,可能最多两个月。

这是极限。

而两个月对比起她这么长的人生,她愿意忍。

她安静的坐在驾驶室,等待。

等到两分钟。

副驾驶室的房门打开,凌子墨坐了进去。

居小菜有些讽刺。

凌子墨的目的一向简单明了,一点都不容易揣测。

她发动车子,开车。

“你一般去哪里?”居小菜问。

一般带女人去哪里开房?

凌子墨突然沉默。

居小菜也不多问,她就游走在大街上,随便停靠在了一间五星级大酒店门口,她想凌子墨这么讲究的人,一般的酒店她也看不上,她把车子停靠在酒店专用车位上,抽调安全带准备下车。

“居小菜!”凌子墨一把拽着居小菜。

居小菜想,要不是冬天穿得多,可能手臂上早就被他拧得青一块紫一块了。

她咬唇。

“你来真的?”

居小菜不说话。

这不都是他想要的吗?

“你真以为我不敢上你了!”凌子墨一字一句。

他有什么不敢的。

是个女人,来者不拒。

她说,“下车吧。”

凌子墨狠狠的看着居小菜。

看着这个他突然都觉得有点不认识的女人。

终究,放开了居小菜的手。

居小菜打开车门,直接走向酒店大厅的前台。

她从手包里面拿出身份证,“开一间高级商务房。”

凌子墨一直看着居小菜。

看着这个女人。

登记完毕,前台给了居小菜一张房卡。

居小菜拿着房卡,直接走向了酒店电梯。

凌子墨跟着她一起。

两个人走进偌大的包房中。

居小菜说,“一般需要先洗澡吗?”

凌子墨蹙眉。

“还是说,你其实根本不在意。”

“居小菜,你玩真的?”凌子墨看着她。

“那就直接开始吧。”居小菜很平静。

真的很平静的开始解开衣服。

她想,终究也就是忍耐一次两次而已。

没什么大不了!

------题外话------

昨日奖励:牡丹姐姐、泥絮123、旭总爱妻、城城W、mei5011

今日问题:凌子墨会不会上?!

求月票啊求月票……

小天使们,月票赶紧投了吧。

早投早好!

推荐《王牌军婚之持证上岗》爱吃香瓜的女孩/文

【给我一把狙击枪,我能征服整个世界!】



言曦的父亲是名狙击手。

言曦的哥哥是名神枪手。

言曦的伟大梦想就是打败她哥哥!

所以当接到给父亲的支援信,言曦像古代的花木兰那样,办了个假证就怀着荡漾的心直奔目标地。

但在她到了那里后,完全荡漾不起来。



这个军营有点黑:

没有电视里升国旗时帅得一塌糊涂的兵哥。

没有牛逼酷炫用眼神就让人下跪的指挥官。

没有和谐有爱无所不能上天入地的战友们。

当她好不容易成为Z国第一狙击手时,却栽在了她的长官手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