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75章 居小菜,你哭什么?!/枭宠重生之盛妻凌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五星级酒店的高级商务房。

居小菜低头在脱衣服。

她穿得其实很厚,她一向是一个很会照顾自己的人,所以从不会为了风度而少了自己的温度。

她把厚厚的羽绒外套脱了下来,解开了厚厚的围巾。

她脱掉半高领紧身羊绒毛衣,里面还穿了一件淡粉色秋衣。

年轻人之中,很少会有人穿秋衣秋裤,但天气一凉,居小菜就穿了。

她将衣服脱了一地。

沉默着拽着自己的秋衣。

脱掉秋衣,就只有文胸了。

她咬唇。

咬唇,将秋衣又脱了下来。

雪白的肌肤,凹凸的身段,在凌子墨眼里不停的反应。

他喉咙微动。

刚刚有一秒其实是拒绝的,他不爽居小菜这般模样,这般好像一副视死如归的样子。

他堂堂凌家大少爷,从小玩遍女人无数,想要和他上床的女人从街头可以排到街尾,他从来都不需要强迫了谁,但近段时间,好长一段时间,貌似他都在固执,固执的想要和居小菜发生关系。

他又是咽了一下喉咙。

看着居小菜没有脱掉文胸,而是低头开始解开自己的紧身牛仔裤,牛仔裤下,又是一条粉色的秋裤。

他从不穿秋衣秋裤,他觉得很傻。

居小菜就是这么出人所料的存在。

脱掉秋裤后的居小菜,就真的只剩下文胸和小裤了。

她莹白的身材让凌子墨本来就不矜持的男人,起了强烈的反应。

那一刻,真的就像魔怔了一般,凌子墨直接上前,将居小菜狠狠的抵触在了墙壁上,身体靠了过去,唇亲吻在了她的嘴唇上,柔软的嘴唇,让他那一刻几乎失控。

也不是很久没有女人,为什么就会如此饥渴难耐。

他的手非常不规矩的游走在居小菜的身体上,一边又在脱自己的衣服裤子。

他穿得不多。

就一件黑色的长款羽绒服,里面一件粗线毛衣,下身就穿了一条牛仔裤,上衣脱得很快,几乎是一瞬间的功夫,衣服已经落在了地上,露出他坚实的胸膛,他一直亲吻着居小菜,双手解开自己的皮带,裤子从他身上掉落了下去,身体靠得更紧。

居小菜被他狠狠的桎梏着。

脱掉了衣服后的凌子墨更加的疯狂。

他不留余地的抚摸着居小菜的身体,唇舌交织。

真的,控制不了。

那一刻的欲望他自己都被吓到了。

恨不得将这个女人压在身下,揉进自己的身体里。

而就因为自己在居小菜身上的反应太过强烈,心里的撞击太过疯狂,导致他半点都没有注意到被自己桎梏的女人,其实一点反应都没有,就是在忍受着,忍受着他的侵犯。

他的唇从她的唇瓣上离开,吻上了她白皙而滑嫩的脖子。

他很少给女人做这么多前夕,就算此刻想得要命,他还是没让自己直截了当。

他的唇纠缠着她的脖子,然后一直往下……

“……”凌子墨的举动突然一顿。

他恍惚感觉到了一丝湿润,滴落在了他亲吻她身体的唇边。

不是错觉。

因为不止一滴。

他喉咙微动,强忍着身体的渴望抬头,抬头,看着被他抵触在墙壁上的女人,平静的脸上,眼泪就顺着眼眶不停地落了下来。

她现在身体几乎一丝不挂,也因为他的举动而泛起了情欲的潮红,但眼神中……眼神中那种心如死灰的感觉,让他莫名暴躁,恍惚又带着一些说不出来的疼痛和惊慌,在心口处堵得慌。

“你哭什么?”凌子墨问。

我他妈那么卖你讨好你,你丫的哭什么!

居小菜不说话。

她甚至自己都没有意识到自己在哭。

她只是觉得很恶心。

恶心的很想推开面前的男人,但又告诉自己,要忍耐。

“你哭什么啊居小菜!”凌子墨暴怒,看着居小菜的眼泪就跟断线的珍珠似的,流得没完没了。

而且这女人哭得时候半点表情都没有,就只有眼泪顺着眼眶,一直不停。

“没什么,你继续吧。”居小菜很平静。

即使声音中带着一些哭腔,还是很平静的说着。

作为情场高手的凌子墨其实能够感觉到居小菜身体的变化,不会没有半点感觉,但在这个女人的脸上,却就是找不到,找不到那么一丝一毫的情欲。

他把视线转移。

他可以不用看居小菜的脸。

反正,身体有反应就好。

身体的反应就是本能的反应。

居小菜就是爱装模作样。

他直接把居小菜从墙壁上拉了起来,弯腰横抱起她,将她放在了酒店宽敞的大床上。

白色而柔软的床,将居小菜此刻裸露的身体,还有泪眼模糊的模样,映衬得无比情色。

凌子墨咧嘴邪恶一笑,“居小菜,你是故意的是吧?”

居小菜没有任何回应。

“就是故意的在床上来这么一出,你知道男人最喜欢柔软而脆弱的人儿了,这样会有征服的欲望,我一直以为你在床上就跟死鱼一样什么反应都没有,现在才知道,原来你会的技巧这么多,你让哥对你欲罢不能!”凌子墨眼神中的欲望,真的毫不掩饰。

居小菜干脆直接闭上了眼睛。

闭上眼睛那一刻,包裹在眼眶中的眼泪,流得更多,一瞬间就湿透了自己的脸颊,弄湿了枕头。

她想,也不只是一次心寒了。

久而久之,就会麻木不仁。

她沉默的感受着凌子墨的身体压在了她的身体上。

他的唇重新回到了她的唇瓣上。

她没有反抗,即使没有半点反应。

她感受着他的舌头急切的在她的唇瓣间疯狂的纠缠,身体将她紧紧的压在身下……

她其实也不想哭。

真的不想。

但眼泪这种东西,有时候真的是控制不住的。

“居小菜!”凌子墨亲了她一会儿,又开始狂躁了。

居小菜咬唇。

唇齿间,都是他的味道。

她现在很想漱口,还想买消毒剂。

“居小菜,你再哭!”凌子墨威胁。

威胁的那一刻,居然开始帮她擦眼泪。

有些粗鲁的举动,手指不停的在她眼睛上眼角处擦拭。

居小菜睁开眼睛看着他。

“你别哭了。”凌子墨看着居小菜的眼睛,有些不耐烦又莫名觉得他有些手忙脚乱,“你别哭了,你哭什么啊。”

居小菜依然不说话。

“你哭起来又不好看。”凌子墨一字一句。

在他心目中,她什么时候好看过。

她恍惚还记得有一次还和凌爷爷一起住在凌家别墅的时候,有一次加班回家,当时也不算太晚,但难得的凌子墨在家没有出去玩,其实不用感激涕零,深想就会知道是凌爷爷给他禁足了。

她推开卧室房门的时候,凌子墨站在阳台上打电话,她听到他说,“哥们,我也想出来玩,我这么大好青春也不想耗在一个丑女人身上,你丫的别给我发那些火辣照片过来引诱本少爷了,本少爷家里面对着的是一个超级恐龙,本少爷还不想在一个恐龙身上失身……”

那晚上也不知道凌子墨是不是真的被对方引诱了。

那晚上没有出去的凌子墨终究上了她。

简单而粗暴,就是为了发泄自己的欲望。

她记得那时他们结婚之后第二次上床。

第一次是他们新婚之夜,可能就是为了完成任务,那晚上他应付式的和她同了房。

至今难忘,因为很痛。

接着就是一年之后的这一次。

而那一次,她居然怀孕了。

“居小菜!”凌子墨没有得到居小菜的半点回应,甚至看不到她任何表情,心情很不爽,伴随着一丝不安。

这个女人就不能有点正常女人的表现吗?!

他阅女无数,却就是摆不平居小菜!

居小菜回神。

她说,“完事了吗?”

“居小菜!”凌子墨真的是火冒三丈。

他很想掐死这个女人。

他妈的他都还没上,什么完事儿了!

她刚刚都神游到了什么地方。

他那么卖你的在她身上如此,她到底都在想什么!

脑袋瓜里面都在想什么东西。

“居小菜你故意的是不是?”凌子墨身体还压在她的身体上,咬牙切齿的问道。

居小菜不想和他争辩。

“如果没有,你快点。”居小菜说。

别以为我不敢,居小菜!

别以为我他妈不敢上你!

凌子墨拉扯着居小菜的小裤……

居小菜闭上眼睛。

意料中的举动并没有发生。

身体却突然没有了任何重量。

她睁开眼睛看着凌子墨突然从床上起来,捡起地上的衣服裤子就开始往身上套。

其实他的身体很明显。

但她这一刻,让他大概是厌恶了。

“我真是疯了要来上你。”凌子墨说,说得无比嫌弃。

说完之后。

甚至连衣服都没有穿好,拿着外套就走了。

酒店中响起无比剧烈的关门声。

居小菜知道,自己有一次惹怒了凌子墨。

凌子墨这么高高在上的一个男人,怎么能够忍受女人对他的毫无反应。

她擦了擦眼泪。

擦了擦眼泪,却没有急着离开,而是在酒店清洗了自己。

全身都是他的味道,很恶心。

……

走出酒店的凌子墨,一个人站在酒店外的门口处。

晚上的驿城其实很冷。

他穿得也不厚,有时候就是为了风度,他现在甚至连羽绒外套都没有穿,就穿着一件空心粗线毛衣站在那里。

身体在冰冷下,慢慢就没了反应。

但心里的渴望,却跟疯了一般的还在强烈。

脑海里面全部都是居小菜泪流满面的样子。

有一瞬间甚至让他惊慌失措。

哭什么。

那女人哭什么!

他上她让她有这么难受吗?!

他都不明白自己为什么到了最后一刻却突然反悔了。

他觉得他不是疯了要去上居小菜,毕竟在他的世界里,上一个女人多么司空见惯多么平常无奇的一件事情,他疯了的是,他居然会这么在意居小菜的眼泪,他甚至很想哄哄她,让她别哭了,她要什么他都可以答应……

他果真是。

果真是,疯了。

他招揽了一辆出租车。

他想,他应该去夜场那种地方,那种地方才是他的归宿。

……

翌日一早。

夏绵绵一觉睡到自然醒。

周末的时光虽说是闲了点,但能够睡到全身舒坦也真的是一件幸福的事情。

她伸着懒腰,大大咧咧的走向洗手间,坐在马桶上,习惯性的看新闻头条。

刚点开客户端,整个人就这么顿了一下。

凌子墨这个不消停的男人,又上头条了。

“凌少夜生活不减,两女伺候共赴酒店。”

夏绵绵点开了狗仔拍到的有些昏暗的照片。

照片中凌子墨一手搂抱一个,走进了酒店。

不用想也知道是去做什么了。

这个不知检点的男人,还好和居小菜已经离婚了。

她看了看新闻内容,又翻了翻评论。

有些人骂凌子墨是小狼狗,有些人也羡慕凌子墨的艳福不浅,甚至还有些人提起了居小菜。

她八卦了一会儿,想了想,给居小菜拨打了电话。

那边应该是早就起床了,耳边还响起了吸尘器的声音,大概是在做清洁。

居小菜关掉吸尘器,开口道,“绵绵。”

“看今天新闻了吗?”

“哪条?”

“凌子墨这条。”

“哦,看到了。”居小菜说。

律师一向都会了解时事的,她不会专注于八卦新闻,但也不会排斥。

凌子墨上了头条,谁都注意得到。

而她看到那条头条的时候,内心居然是心安的。

凌子墨这么多女人,真的不用留恋任何人。

所以她神清气爽的起床,把昨晚的一切抛之脑后,认真的坐着家里的卫生。

“看到了就好。”夏绵绵说,“就是提醒你,凌子墨是个渣。”

“嗯。”居小菜点头。

“不说了,我起床了。”

“好。”

夏绵绵挂断电话。

凌子墨这种男人,早晚死在床上,亦或者,早晚……不举。

她暗自咒骂着,洗漱完毕出门。

刚下楼。

她看到封逸尘在厨房里面,做早餐。

从昨天中午被人表扬了之后,这货就对烹饪有了兴趣吗?

一边做着清洁的小南都时不时的看着封逸尘,大概觉得是火星撞了地球,就明白她就昨天一天不在家,家里到底都发生了什么。

夏绵绵直接走向了厨房。

封逸尘看了她一眼,说,“一会儿。”

意思是早饭还有一会儿。

其实她也没饿,刚起床胃口本来就不太好。

她越过厨房的吧台,直接走向厨房里面,突然双手搂抱着他的腰间,将自己的头靠在了封逸尘的后背上。

封逸尘身体明显的僵硬。

“就觉得对比起凌子墨,你还是好很多。”虽然有自己的青梅竹马,但至少不像凌子墨这种小狼狗,到处播种。

封逸尘脸色有些微变。

他当然也看到了今天的新闻。

“你去饭厅坐着。”封逸尘说。

“为什么?”

“我不好操作。”封逸尘直白。

夏绵绵翻白眼。

每次她的主动示好,他似乎都是莫名的排斥。

想了想,还没小狼狗好。

她气呼呼的坐在饭厅椅子上,小南也做完了清洁,规矩的坐在夏绵绵旁边,小声道,“姑爷会做饭吗?”

“你会尝到人间美味的。”夏绵绵得意的一笑。

“真的?”

“当然,封逸尘做的饭菜是我吃过最好的,一点都不假,比林嫂的弄得好。”夏绵绵毫不掩饰的说道。

话音刚落。

封逸尘就将煎好的鸡蛋和吐司放在了他们面前。

还是那么有卖相。

夏绵绵转头看了一眼封逸尘,那一刻恍惚看到了他嘴角的一丝笑容,即使转瞬即逝。

所以刚刚那货在笑什么!

小南吃着封逸尘做的早餐,一直在赞不绝口。

小南这个马屁精,比她还夸张。

吃过早饭之后。

封逸尘回到了书房。

夏绵绵在客厅看电视,小南出去买菜了。

书房中的封逸尘在给凌子墨拨打电话,“新闻的事情,你最好找人撤销了。”

“嗯。”凌子墨点头。

“这段时间,但凡对你有什么不好影响的新闻尽量都不要出现,很有可能,这是有人在故意针对,如果凌氏的股市有所动荡,很容易引起凌氏的崩盘,你最好注意。”

“我知道。”

“其他不说了。”封逸尘准备挂断电话,“最后,提醒你一下,节制点。”

“……”凌子墨无语。

这种话从封逸尘口中说出来,怎么都觉得是破天荒的事情。

这个男人一向都正经惯了,什么时候会谈这种私事儿。

挂断电话的凌子墨,坐在凌家沙发上,有些发呆。

他随手拿起茶几上的烟,抽了起来。

其实今早的新闻,他并不是没有发现狗仔的跟拍,那一刻却突然就默许了,或许就是想要给谁看到,他的生活真的不缺了谁,到此刻也发现自己有些意气用事,这段时间本来就是一个稳定期,他确实不应该有什么负面新闻。

他把烟蒂熄灭,打电话让那边将新闻撤了下来。

不出半个小时,有关他密会两女的新闻就消失在了各大新闻头条上。

他起身上楼,准备换一套衣服出门。

他姑姑这段时间总是不在,说出门旅游了,一去就是十天半个月的回来一次,偌大凌家别墅除了几个佣人就只有他和凌小琳在。

佣人毕竟是佣人,一般情况都不会频繁在别墅游走,相当于,别墅中就是他和凌小琳在独处。

而他确实想要躲着凌小琳,都觉得这栋别墅已经不是自己的家了。

他刚走上楼梯,就看到凌小琳穿着一件白色的丝绸睡衣从楼上下来,家里虽然开着足够的暖气,但凌小琳这种夏天的睡衣还是会觉得突兀,而且此刻凌小琳很明显可以看出她里面挂着空挡,她发育得不错,胸部很大,所以更加的明显……

凌子墨几乎是本能的将视线转移了。

“表哥。”凌小琳小步下楼,一把拉住凌子墨的手臂,将整个胸部都贴了上去。

在家里的凌子墨穿得也很少,所以触感很强烈。

“表哥,今天不会出门了吧?!我都觉得我好多天没有看到你了,没有好好和你一起吃饭了,妈又不在,你不能把我一个人丢在家里。”凌小琳撒娇。

凌子墨对他表妹真的是各种,不舒服。

就是很排斥她这么靠近自己,但又怕伤了她的自尊。

“表哥,你干嘛不说话。”凌小琳故意用自己的身体去磨蹭。

她就不相信,她那么澎湃,他感觉不到。

“我今天要去公司加班。要是自己在家不好玩就约几个朋友逛逛街,如果钱不够了给我说,我帮你转账。”说着,凌子墨用力的将凌小琳的手指掰开。

深呼吸了一口气,似乎终于摆脱了,就往楼上大步走去。

“表哥!”凌小琳看着凌子墨的背影,跺脚。

什么加班?!

一天都在女人乡里面,那些女人那么脏到底有什么好!

她表哥都注意不到她的存在吗?!

总有一天她会爬上他表哥床!

表哥早晚都是她的,都是她一个人的!

……

周末过去。

又开始了循规蹈矩的上班。

这段时间夏氏还算稳定,各个项目都在按照计划推进,夏绵绵也没有那么忙了。

上午时刻,杜文娜提了一个保温杯。

“你亲手煲的?”夏绵绵询问。

“嗯,找了很多教程,也跟着家里的保姆学了很多,添加了很多养胃的一些补品,我试过了,没什么药材怪味。”杜文娜说。

“好,放这里吧,我等会儿给我爸拿上去。”

“谢谢。”

“杜文娜,周五那天晚上我爸送你回去,你们没发生关系吧?!”

“没有,我才流产,我会知道怎么保护好自己的身体。”杜文娜说道,“而且夏政廷并没有对我有任何那方面的想法,就是送我到家之后就走了。”

“如果你能第二次爬上夏政廷的床,你们的关系会进一步。”夏绵绵直白,“第一次是意外,第二次,就是必然。我相信你懂我的意思。”

“我知道。”

“不说了,你先出去吧,我等会儿把汤拿上去。”

“好。”

夏绵绵看着杜文娜的背影。

她现在要做的就是绝对不能让卫晴天就这么回去了,如果回去了,卫晴天的手腕这么多,下次再想把她撵走,再想杜文娜进门就难上加难了,毕竟经过了一次教训,卫晴天也会更加防备。

她拿着保温桶,直接走向了夏政廷的办公室。

敲门而入。

夏政廷又在吃胃药,脸色也不太好。

“爸胃病又犯了吗?”夏绵绵关心道。

“周五喝了酒,周末一直不舒服。”夏政廷说着,“你小妈不在,我胃口也不好,真是习惯了她煲的汤了,佣人煲的怎么都觉得味道不对。”

夏政廷有些无奈。

不是因为心里还有点火,应该早就让卫晴天回来了。

她笑了笑,“小妈的手艺确实不错,煲的汤都是人间极品。”

“不说她了,你上来做什么?”夏政廷看着她提着保温桶,有些诧异。

“哦,对了。”夏绵绵说,“上次听爸说胃不好,我就让家里的佣人给煲了汤,里面有一些养胃的中草药,爸放心,都是选择的没有药材味道的,我喝着还觉得不错,就给爸带了点来。你中午吃饭的时候让秘书帮你再温热一下,看看合不合胃口,要是合胃口,我就每天都带点来。”

“难得你这么记在心上。”夏政廷欣慰。

夏绵绵微微一笑,“毕竟你是我爸,我也就只有你这么一个爸爸,我不关心你关心谁。”

“越老越会说话了。”夏政廷笑道,“放这里吧,我中午的时候试试。”

“好,那我出去上班了。”

“绵绵。”夏政廷突然又叫着她。

“怎么了?”

“你和封逸尘之间,不管有没有感情,但爸觉得应该提醒你一下,你们之间最好有个孩子。”夏政廷说。

夏绵绵故意吃惊地看着他。

“既然封老爷子说了生了孩子就给你们股份,你就应该把握机会。”夏政廷再次说道。

“但是封逸尘不想。”

“你自己多想想办法,男人不会那么矜持。”

夏绵绵笑着点头。

心里那一刻却有些讽刺。

那是你,不是封逸尘。

封逸尘是一蹲佛,清心寡欲,无欲无求!

她真的无可奈何!

她走出夏政廷的办公室。

这老狐狸,是想着通过她的手针对封尚集团甚至是想要纳为己有吧!

真的是想多了。

封尚只要封逸尘在一天,绝对不可能落在任何人的手上,绝对不可能!

除非,封逸尘死了。

但夏政廷应该等不到那一天。

夏绵绵回到自己的办公室。

夏柔柔这段时间是一直在观察夏绵绵和杜文娜的一举一动的,她母亲又特别交代,但不要让她擅自行动,上次吸取了教训,这次就不敢再轻举妄动了。

她看着夏绵绵的背影,想了想给她母亲拨打了电话。

“妈,我看到夏绵绵提了一个保温桶到给爸拿去,是不是煲的汤什么的?!爸这几天胃一直不好,佣人熬的汤爸都不爱喝,现在夏绵绵这样,是不是又在故意表现。”夏柔柔有些咬牙切齿。

夏绵绵怎么就这么能见缝插针。

“不只是表现那么简单!”卫晴天想得自然比夏柔柔多,“是不想让我回去。”

“什么意思?”

“你爸老胃病,从来都是我帮他养着的,所以早晚你爸会让我回去。如果夏绵绵煲汤可以把你爸的胃养好,你爸就不会想着我了,夏绵绵这是在打如意算盘。”卫晴天阴冷的说道。

“那怎么办?就让夏绵绵这样吗?!家里佣人也是故意交待才会让汤那么难喝的,万一夏绵绵刚好对了爸的胃口……”

“从明天开始,我每天上班从我这里经过,我把我煲好多汤给你,你送给你爸,话说好听一点,让你爸记得我!”卫晴天吩咐。

“好,我知道怎么做!”

“不说了,我去准备食材。”

“对了妈。”夏柔柔开口道,“杜文娜就任由她如此吗?要不要给她点教训。”

“我说了这段时间不要有任何行动,你爸现在在考验我,如果我们再去为难杜文娜,你爸会更讨厌我们。”

“我就是见不得她那样!”

“你就观察到她的一举一动就行。”

“哦。”夏柔柔只得咬牙点头,那一刻忽然想到什么,“对了,那个保温桶好像就是杜文娜给夏绵绵的。”

“是吗?”卫晴天阴冷的一笑,“夏绵绵想要联合杜文娜把我赶走,她简直在做梦!”

“那我们现在就真的坐以待毙吗?”

“我自有安排。”卫晴天狠烈无比,又突然说道,“之前给你说的事情,都准备妥当了,预约了医生,周三就可以了。”

“好。”夏柔柔眼眸一紧。

卫晴天挂断电话。

嘴角也是阴冷的笑着。

夏绵绵以为可以对付她,太可笑了。

她有万多种方法可以回到夏政廷的身边,所以她根本不仅,相对的,她反而可以利用这段时间,让她神不知鬼不觉的做更多的事情,早晚夏绵绵会后悔,和她对着干!

……

第二天。

杜文娜依然提着保温桶给夏绵绵。

夏绵绵依然给夏政廷。

刚走到夏政廷的门口,就看到半掩的房门内,夏柔柔站在里面。

“爸,我昨天就给妈随便说了一声,说你胃不好,我妈今天一大早就让我过去拿汤了,说是昨天熬了一个下午,今天早上很早又温了几个小时,妈就怕爸身体不好,让我务必要转交给你。”夏柔柔笑着讨好。

“不用了,拿回去给你妈,我不需要。”

“爸。”夏柔柔撒娇,“都是妈的一番心意,你就算不想原谅妈,但你也要照顾自己的胃啊。”

“都说了不用了!”夏政廷脸色阴冷。

夏柔柔脸上的笑容僵硬。

夏政廷直白道,“回去告诉你妈,自己做的事情自己的好好反省,不是一碗汤就可以解决的问题。出去!”

夏柔柔被夏政廷骂得脸色难看无比。

她咬了咬唇,终究还是不敢再多说。

她一走到门口,就看到门口处的夏绵绵。

夏绵绵故意扬了扬自己手上的汤,然后得意的走了进去。

夏柔柔狠狠地看着夏绵绵的背影。

早晚有一天你会死得很难看。

夏绵绵从不搭理夏柔柔的情绪,她推门而入,“爸,刚刚看到柔柔了。”

“她替你小妈给我送汤来。”夏政廷没好脸色说道,“大概是接到通知说你给我煲汤了,所以今天就开始献殷勤了,我之前胃痛了那么多天她没说要给我送汤,这个时候送过来,此地无银三百两。”

夏绵绵微笑道,“可能小妈真的是关心你。”

“她关系的是她的地位。”

“爸好像还在气头上,那我本不想再说小妈了,免得爸不高兴。但是……小妈怎么都知道爸的一举一动吗?”夏绵绵诧异,“上次找到杜文娜,是不是也是因为小妈了解爸的所有……”

“她在我身边安了眼线,这么多年她以为我不知道,其实我清楚得很,就是不想和她计较。你这么一说,我倒是觉得,我应该清理一下了。”夏政廷说道,“别以为她还能控制到我。”

“哦。”夏绵绵点头。

心里冷笑。

要是夏政廷把卫晴天身边的眼线都换了,卫晴天估计就开始真的要慌了,这段时间一直还处于风平浪静的地步,绝对以为夏政廷对她还在不舍。

她也不再多说,有些话说多了,就会适得其反。

她把保温桶放在夏政廷的面前,“昨天的汤还合胃口吗?”

“味道还不错,和你小妈的手艺有得一拼,我习惯了饭前喝口汤,昨天倒是因为这碗汤吃了点饭,胃稍微也好了很多。”

“那我以后每天都给你送来。”

“辛苦了。”

“不辛苦,爸身体好就行了。”

“嗯。”夏政廷欣慰的笑了笑。

“我出去工作了。”

夏绵绵离开夏政廷的办公室。

看来,是走了一步好棋。

接下来最重要的就是,如果让夏政廷到杜文娜的家,让杜文娜亲手给他做一顿饭,再顺理成章的……

一切不能做得突兀,否则就很容易穿帮。

可是,怎么才能够让一切显得很巧合。

她坐到办公室,想了想,叫了杜文娜。

一个人想得头大。

杜文娜进来,“夏政廷对我的汤喜欢吗?”

“还算满意。”

杜文娜松了一口气。

夏绵绵说,“现在有个问题,就是怎么让夏政廷自己发现汤是你煲的。”

杜文娜沉默,似乎也在思考。

两个人都这么安静了几秒钟。

“一个月后我生日。”

“嗯?”夏绵绵扬眉。

杜文娜果真还是聪明的。

“我邀请你到我家做客,你看有没有什么方式可以让夏政廷也到我家里来。”杜文娜说。

“好,我想想。”夏绵绵思索。

杜文娜点头。

“对了。”夏绵绵说道,“你最好把保姆辞退了。”

“嗯?”

“你现在不需要人照顾了,所以最好不要留保姆在身边,这样夏政廷会更加怜惜你。”

“好。”杜文娜点头。

“出去吧,好好准备一个月后的生日。”

“嗯。”

夏绵绵坐在办公室想着些事情,终究,卫晴天这段时间突然的安静也让让她有些说不出来的担忧,就算是怕引起夏政廷的反感,但也不至于无声无息到这个地步!会不会又在盘算什么阴谋诡计!

她承认她对卫晴天真的是半点都不敢掉以轻心。

这么一直想事情想到下午下班。

夏绵绵刚和小南回到家,就看到封逸尘已经出现在了厨房。

这都连续好几天了,封逸尘真的是爱上烹饪了,她能说她很受宠若惊吗?

封逸尘这么居家的一面,她真的无法和那个杀人都不眨眼的男人联系到一块,当然,前提是没看到他那张冷冰冰的脸。

她换上鞋子走过去。

小南很乐意吃封逸尘做的晚餐,所以非常兴奋的过去帮忙。

夏绵绵坐在吧台前就这么眼睛都不眨的看着封逸尘,看着他冷峻的一张脸。

“小姐,你是不是觉得姑爷做饭的时候很帅?”小南也注意到了夏绵绵的表情,忍不住问道。

封逸尘的薄唇似乎微抿了一下。

“没,我就是在观察封老师的心血来潮会维持多久?”

“当然会很久了,谁让小姐这么爱吃姑爷做的菜。姑爷每次看小姐吃得那么开心,都很满足。”

“有吗?”夏绵绵倒没发现。

“有的,是吧姑爷?”小南兴奋地说道。

“没有。”封逸尘一口拒绝。

小南无语。

姑爷,你这样真的会孤独终老的。

夏绵绵忍不住一笑。

她就喜欢封逸尘的语不惊人死不休。

她突然趴在吧台上,头伸过去一口亲在了封逸尘的脸上。

封逸尘明显愣怔了一下。

夏绵绵说,“我很满足。”

“……”

我的胃很满足。所以……”夏绵绵嘴角一笑,补充,“封老师什么时候可以让我的身体也如此?!”

------题外话------

昨日奖励:楊莱莱、你应该是一场梦、莜翊燕子、沙漠之海、知若yi(小妖已经哭晕在厕所)

今日问题:封老师会怎么回答?!

好啦,月票啦。

月票!

就是求月票而已。

小宅就是很想要……~(>_<)~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