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76章 夏绵绵,不要对我太执着/枭宠重生之盛妻凌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的胃很满足。所以……封老师什么时候可以让我的身体也如此?!”

“咳咳。”封逸尘还未回答,小南突然被口水呛了一口。

夏绵绵一个眼神过去。

小南猛地捂住自己的嘴,自觉地退到一边,去了客厅。

他们家小姐果真好大胆。

这种话居然问得这般的直白。

开放式厨房中就剩下封逸尘和夏绵绵。

夏绵绵直直的看着封逸尘,那一刻恍惚是有些固执的想要听到答案。

安静的空间。

夏绵绵有些妥协了。

她从来都无法强迫得了封逸尘,这个男人就是可以闷得,葫芦都没办法和他媲美。

她转身欲走。

“夏绵绵。”封逸尘叫她。

声音低沉,富有磁性。

封逸尘的能耐就是在于,不管你前一秒有多讨厌他,有他生气有多委屈有多憋屈,但只要他一开口,瞬间就可以,乌云散开。

她想,这辈子,果然很难逃离有他的阴影。

她眼眸依然看着封逸尘,看着他毫无情绪的脸颊,看着他完美的唇瓣轻启,“不要对我太执着。”

所以这个回答就是在拒绝吗?!

她笑了一下,有些讽刺的笑容却终究情绪没有特别大的波动,“如果我会一直这么执着呢?”

封逸尘说,“你会失望。”

失望,也不是一天两天了。

甚至不叫失望吧,叫绝望。

她不再多说什么。

说再多,也不过如此。

封逸尘就是可以在你以为的某个瞬间,他可能喜欢上了你,而下一个瞬间就会给你一盆冷水告诉你,爷有着金刚不坏之躯,刀枪不入,谁都无法近身,更不可能腐蚀,别做梦了。

她转身离开。

客厅中的小南没有听到他们的对话,但看小姐的表情就知道,两个人应该谈得不够愉快。

她都不明白,姑爷为什么就是对小姐忽冷忽热的。

分明,很爱小姐啊!

那顿晚餐终究在美味中吃得并不愉快。

而后的一个月时间,也基本都是如此。

林嫂回来之后,封逸尘就不再做晚餐了,其实夏绵绵也没有特别期待封逸尘会一直做下去,心血来潮那几天,每个人都会有,而且封逸尘也实在是忙,没有那么多时间可以准时下班,就算准时下班回来做饭也会太晚,所以终究最后还是林嫂,终究最后,又回到了最原始的相处模式。

他们之间没有很融洽但也没有很矛盾,一种特别神奇的相处方式,就是相处了下来。

夏绵绵真的不知道这样的日子会维持多久。

但看情形,应该还有很长。

一个月时间,夏绵绵每天从杜文娜手上拿过养生汤送给夏政廷,夏政廷每天都喝,似乎也习惯了这样的味道,时不时的还会赞扬几句。虽说是很好的开始,却让夏绵绵越来越觉得心慌,卫晴天真的太安静了,过了整整一个月时间,她居然没有采取任何行动,夏政廷没有松口让她回去,她就真的这般老实吗?!

她持怀疑态度。

但一时半会儿也不知道卫晴天又在搞什么鬼。

而一晃到了今天,就是杜文娜的生日了。

杜文娜坐在夏绵绵的办公室,两个人都有些沉默。

“按照公司规定,生日当月可以挑选一天请生日假,而生日当天可以提前半天下班,你下午早点回去准备。”

“上个周末我就把可以准备的都准备好了。你能保证夏政廷一定会来吗?”

“不管能不能保证,你先做好你自己的。”夏绵绵说,“我只得尽力。”

“好。”

杜文娜出去。

夏绵绵其实是有些犹豫的。

夏政廷是真喜欢上杜文娜了就不说了,如果没有很喜欢,她这样故意撮合就是在破坏夏政廷和卫晴天的感情,夏政廷如果发现了,不只是对她的印象减分,还很有可能因为对她的厌恶而导致对杜文娜的不待见,一切就会功亏一篑。

她坐在办公室想了想。

好半响才起身去夏政廷的办公室。

夏绵绵路过大办公室的时候,脚步顿了顿。

夏柔柔是有好长一段时间没来上班了?!

她蹙眉,有些莫名其妙。

看着夏以蔚,走过去问道,“以蔚,柔柔很长一段时间没上班了?”

“嗯。”夏以蔚点头,“她这段时间身体不太好,一直在养病,所以没来上班。”

“怎么了?”

“好像也就是一些小毛病吧。”夏以蔚说,“我也没有怎么问?!但看样子应该没什么大事儿。我猜想可能就是因为不想上班所以才会装病的。”

夏绵绵笑了笑。

夏以蔚也笑道,“反正她在工作上也没有什么成就,早点认清现实,还不如安安分分的嫁人做个家庭主妇。”

“嗯。”夏绵绵附和的点了点头。

又说了几句走向了夏政廷的办公室。

一路上想了些事情,当然不会认可夏以蔚的观点。

以夏柔柔的性格,绝对不可能就真的屈就成家庭主妇。

她的脚步停在了夏政廷的办公室,敲门而入。

“董事长。”

夏政廷低着头在处理审批流程,没有抬头,直白道,“你把汤放在桌子上就是。”

“今天没有汤。”

夏政廷抬头,“家里佣人有事儿?”

“不是。”夏绵绵说,想了想,“也算是。”

“没什么。”夏政廷也不太在乎,“有事儿不做就行了,找我有其他事情?”

“今天杜文娜生日。”夏绵绵看着夏政廷。

夏政廷放在键盘上的手顿了一下。

夏绵绵看着他的表情。

杜文娜这一个月时间其实很频繁的在夏政廷的眼皮子底下,偶尔一次的饭局夏政廷也会把杜文娜带在身边,但也就是很公式化的对待,没有半分越界,杜文娜自然也不敢主动,两个人的关系就这么毫无进展。

夏政廷开口道,“你想我做什么?”

“物质上的东西,她真的都不要。”夏绵绵说道,“我当时也以为杜文娜是故意装的,女人多少都会矜持,一次不要,多说几次就会要了,但这么长一段时间,她却是一直在拒绝。”

“嗯。”夏政廷应了一声。

“今天她给我请了半天假,公司有规定,生日当天可以提前半天下班。”夏绵绵一直看着夏政廷的表情。

夏政廷没什么特别的表情。

“她邀请我去她家里做客,说家里也没有什么人还记得她的生日。她母亲身体不好,基本在家足不出户,她父亲从小对她都不好,嗜赌如命,自然亲近不起来。加上家里条件不好,其他的亲戚姐妹都不太想要和他们家有关系,导致身边也没有什么亲人和朋友。”夏绵绵说得有些无奈。

夏政廷这一刻似乎有些沉默。

“她刚刚到办公室来邀请我去她家吃饭,有些欲言又止,最后还是鼓起勇气说希望我能转达你一声,如果你愿意她也想邀请去她家里,她说房子是你送给她的,她很想感谢你。”

“她都不知道那房子是因为什么送给她的?”

“好像在她心目中,你就是他的大恩人。”夏绵绵笑了笑,那表情似乎也在说杜文娜很单蠢。

夏政廷开口道,“今晚我就不去了,你到时候代我送份礼给她就行了,让她不需要对我心存感激,自己做好自己的,好好工作就行。以后在工作上的发展潜力还会很大。”

“嗯。”夏绵绵点头。

夏政廷这只老狐狸,绝对不可能就三言两语的答应任何事情。

她回到自己办公室。

拿起电话,“杜文娜。”

“怎么样?”

“夏政廷拒绝了。”

“……”杜文娜咬唇。

这么辛苦的靠近,夏政廷还是对她,视而不见吗?!

说直白点,她也有自尊,她也没想到,勾引夏政廷是这么难的一件事情。

“但夏政廷整个人一向老谋深算惯了,不管任何事情,就算很想要很开心的事情,他也不会立刻表现出来,而且做的任何决定往往都是相左的,比如上次你流产的事情,到最有一刻夏政廷还是反悔了。”

杜文娜点头,那一刻却还是说不出一个字。

“你先按照计划把所有都准备好了,不管他来还是本来,戏得做足。”

“嗯。”杜文娜点头,即使心里很不是滋味,也知道夏绵绵说的是对的。

“不说了,你下午早点回去。”

“好。”

夏绵绵挂断电话。

夏政廷这只老狐狸,经过这么长一段的时间相处,不管在处理工作上还是私事上,为了不让人揣摩到他的心思,往往口上说的和心里想的是两回事儿。

比如上次的投标。

夏政廷一口咬定会投标37亿,最后却选择了弃权。

比如杜文娜流产。

夏政廷先是让杜文娜去把孩子做了,却在最后一刻突然反悔。

现在捉摸着,也不是突然了,就是早有预谋。

这就是他的风格。

不想被任何人知道他内心的想法。

奸诈得比狐狸还要阴险。

到了下午下班。

夏绵绵准时下班,给杜文娜发了短信,说准备过去。

没有提到夏政廷,那边自然就已经明白了。

她坐着小南的车去杜文娜的公寓。

小南一边开车一边八卦道,“小姐,老爷和杜小姐之间就没有再藕断丝连了吗?”

“没有。”

“哦。”小南点头,“老爷真狠心。”

“是啊。”夏绵绵难得应付着。

“那夫人现在还没有被老爷叫回去吗?”

“没有。”

“老爷是怎么想的?”小南不明白。

夏绵绵倒是很明白。

夏政廷习惯了一切都主导在自己的手上,卫晴天这个女人触碰了他的底线,他自然会给予教训,绝对不会轻易手软,至于夏政廷对杜文娜,纯粹没有半点想要把杜文娜留在自己身边的打算,他心里应该还是认定卫晴天的地位。

“小姐,今晚就不回家吃饭了吗?”小南又转移了话题,有她在的地方,基本不用考虑寂寞的事情了。

“嗯。”

“哦,好吧,反正姑爷也好长一段时间早出晚归了。”小南耸肩。

想来,封逸尘真的是,时不时的就会这般不见踪影,神出鬼没。

车子到达目的地。

夏绵绵去了杜文娜的居所。

房间被收拾得很干净,此刻杜文娜也已经做好了所有炒菜前的工作,看着夏绵绵到来,还是往外看了看。

“没来。”

“嗯。”杜文娜点头,难掩的失落。

“我说过,有些事情需要耐心。”

“我知道。”杜文娜暗自咬牙,“我去炒菜。”

夏绵绵点头。

杜文娜回到厨房,夏绵绵坐在客厅看电视。

显然两个人谈不上什么感情,自然也没有什么多余的交谈。

杜文娜刚把饭菜做好,将浓郁的汤盛了出来,桌子上摆满了一桌子菜,招呼着夏绵绵过去时,房门突然响起了敲门声。

夏绵绵一怔。

杜文娜也有些诧异。

两个人都不敢保证是谁出现在门口。

杜文娜走过去,走向门口。

通过门外的视频,她转头看着夏绵绵,口型在说,夏政廷。

夏绵绵嘴角一笑。

夏政廷果真就是这样,心里想的和实际表现的,截然不同。

杜文娜打开房门。

那一刻显得非常的吃惊,又带着一丝羞涩,“董事长,您来了……”

夏政廷看了一眼杜文娜,看着她如此模样,就这么被逗笑了。

其实今天夏绵绵说的时候他就想好了要来,但又不想表现出来,这段时间杜文娜的安分守己倒是让他对她有些另眼相看,也自然,多了一份好感。

“不请我进去?”夏政廷被堵在门口。

杜文娜脸猛地一下红了,连忙蹲下身体,打开鞋柜找了一双男士拖鞋,“董事长,这是干净的,一次都没有用。”

“我没有那么挑剔。”夏政廷随口说道。

杜文娜点头,显得很是拘束。

夏政廷走进杜文娜的家。

这是第一次来,之前只知道一个地址,虽然房子小了点,但装修还算不错,也收拾得很干净。

“爸。”夏绵绵也连忙走过来,“你来了。”

“想了想,还是过来看看。”

“我们正打算吃饭。杜文娜做了一桌子饭菜。”夏绵绵笑道,“我就说我们两个人怎么吃也吃不完,爸来了正好。”

“嗯。”夏政廷点了点头。

表现出来的,依然是不温不热,成熟稳重。

夏政廷这把岁数,自然也不会有20、30岁小伙子的轻浮和激动。

三个人围坐在不大的桌子面前。

“文娜,你帮我爸盛点汤,他习惯了饭前先喝汤。”夏绵绵提醒。

杜文娜连忙起身,“董事长……”

夏政廷将汤碗递过去,“谢谢。”

杜文娜又是一阵脸红。

夏绵绵明显的看到夏政廷多看了几眼杜文娜。

杜文娜把盛好的汤恭敬的放在了下政廷面前。

夏政廷用汤勺喝了一口。

味道,出奇的熟悉。

他看着夏绵绵。

夏绵绵说,“也不瞒爸了,是杜文娜坚持要我每天给你的,然后又让我不要说出来,文娜,我爸味觉特别的敏锐,我真的瞒不住。”

“董事长,我我我只是听说你胃不好……”杜文娜想要解释,又不知道何从说起。

“挺好喝的。”夏政廷当然不会有什么情绪,但简单几个字,就算是肯定了。

杜文娜喜笑颜开。

那份带着娇柔的笑容,让夏政廷又有些晃神。

他是很多年都没有了所谓“爱情”的感觉了,人到了一定岁数,就习惯了身边的稳定。就算有时候身体有点想法,但也绝对谈不上任何感情,这一刻倒是被杜文娜如此模样弄得有些心跳不规律,还真的让他有些诧异。

诧异归诧异,但夏政廷绝对不会被自己的感觉牵着鼻子走,他表现出来的,依然是淡淡的,不宜靠近。

吃过晚餐之后。

夏绵绵和夏政廷坐在沙发上看电视,杜文娜在洗碗。

“不是请了佣人吗?”夏政廷看着厨房的方向,似乎才想起。

“原本是请了,但杜文娜说没有必要,自己能照顾自己就辞退了。她好像总是很怕麻烦到别人。”夏绵绵说道,“今天叫我来家里吃饭也是,她很怕打扰到我们,所以即使很想,也根本不敢当面邀请你。”

夏政廷点了点头。

夏绵绵又说道,“其实杜文娜这个女人一个人真的不容易,家里条件差,自身在公司的能力也不是很强,想要发展起来真的很难。”

“你多照顾照顾她。”

“我知道的爸。”夏绵绵点头。

“不早了,我该走了。”夏政廷起身。

“这么早就要走了吗?”

“本来也没想过过来吃饭,就是路过,也就上来了。”夏政廷说,“我和杜文娜之间也就没什么关系了,她不要物质弥补,也只能在工作上多给她点机会。”

“好。”夏绵绵从不为难。

其实很怕自己做得太过,反而让夏政廷起了排斥。

她起身,走向门口送夏政廷。

房门关过来。

杜文娜从厨房走出来,看着房门的方向。

“嗯,他走了。”夏绵绵说,“但他能够来,就已经是一大进步了,即使,离我们的想象差了一段近距离。”

想象的是,他应该留下来。

“没什么。”杜文娜反而安慰夏绵绵,“我能够感觉到,他对我不是那么冷漠。”

“你的感觉是对的,但夏政廷这个人就是老谋深算,绝对不会让人发现他心里在想什么,越是很喜欢的东西,可能表现出来的越是不在乎。”

“嗯。”杜文娜点头。

“不早了,我也回去了。”夏绵绵说。

反正一切都是做戏。

“好。”

“走之前……”夏绵绵从包里面拿出来一个礼品盒。

杜文娜看着她。

“不管如何,生日快乐。”夏绵绵送给她。

杜文娜看着那个礼品盒,好半响没有反应过。

“拿着吧,对我而言都是小钱。”夏绵绵放在她手上。

“嗯。”只是,从小到大,从有记忆开始,从未收到过生日礼物。

很长一段时间,甚至都忘了还有生日的存在。

她喉咙微动,眼眶其实有些红。

夏绵绵注意到了,此刻也不会多说。

她把礼物拿给了杜文娜,就转身走了。

有些感情,真的没有那么必要说出来,而且本来也只是暂时的一点小感动,没那么深厚没那么值得歌颂。

夏绵绵前脚刚走。

房门外突然又响起了铃声。

杜文娜打开房门。

夏政廷站在门口处。

那一刻不激动真的是假的。

杜文娜一直在控制心里的情绪,带着惊讶的表情,“董事长,您又回来了。”

“不欢迎了?”夏政廷嘴角一笑。

他刚刚是故意先走了。

走到楼下,却没有急着离开。

坐在车上,看着夏绵绵没多久也离开了。

那一刻终究又饶了回来。

不得不说,杜文娜在他心里确实产生了一点影响。

而他一向不想拒绝自己的身体反应。

本来,他今晚也没打算走。

但不想被夏绵绵发现。

对谁都存在芥蒂,习惯了。

“不是的,不是的。”杜文娜连忙解释,又是小脸通红。

曾几何,卫晴天也会面脸通红天真浪漫,现在……

不提也罢。

时间催人老,不得不承认,卫晴天也到了岁月沉淀的年龄了。

他说,“我把手表落在你洗手间了。”

当然是故意落下的,为的就是可以回来得理所当然,他绝不会让杜文娜以为他对她有任何不舍。

“那我马上去帮你拿。”杜文娜连忙转身走向家里。

夏政廷那一刻其实是有些失落的。

却就是不会表现出来。

杜文娜把手表拿了出来。

其实转身那一刻就笑了。

夏政廷绝对不只是把手表落下了那么简单,就算是真的无意落下了,那么他也用不着亲自回来拿,司机可以,让她送下去也可以,甚至明天上班再给他带去也可以,偏偏,他选择了自己回来这种方式,明知道孤男寡女,还特别巧合在夏绵绵离开之后……

杜文娜其实心里已经很明白,但为了表现自己的清楚,就是可以装得那般无知和单纯。

她把手表拿出来,走向门口。

夏政廷从她手上接过来,转身欲走。

“董事长……”杜文娜突然拉着他的手。

刚碰到他的手,又猛然缩了回去。

夏政廷没有任何反感,反而这么看着她。

杜文娜心里一阵冷笑。

所以果真和自己想的一样。

“我其实买了生日蛋糕,本来是打算和绵绵一起吃的,但她刚刚有事儿先走了,现在如果董事长方便,可以留下来陪我吃蛋糕吗?就一会儿就好,我太长时间都是一个人了,我父母甚至很难记得我的生日……”

“嗯,那就陪陪你。”

“谢谢董事长。”杜文娜难掩高兴。

这般青春不做作的模样,确实让夏政廷心里有了变化。

杜文娜连忙带着夏政廷进来。

她从房间里面拿出蛋糕,放在了客厅茶几上,又插上了蜡烛,点燃。

她将房间的灯全部都关了过来。

黑暗中,就只有蛋糕上的那么一点点亮光,让气氛瞬间有了一丝情欲的味道。

“许个愿吧。”夏政廷说。

“嗯。”杜文娜闭上眼睛。

那般真诚的在许愿。

夏政廷觉得自己已经好久没有陪人这么玩过了,过生日都成了应酬,难得这般的舒服。

杜文娜许愿完毕。

她一口将蜡烛吹灭。

突然黑暗的空间,杜文娜摸索着去开灯。

身下突然一个故意不稳。

不稳的就跌进了夏政廷的怀抱里。

柔软的身体在自己的身体内,夏政廷将杜文娜顺势的抱在了怀里。

杜文娜扭动了一下身体,却因为那个举动让夏政廷反应更加的强烈。

他将杜文娜压在了沙发上。

杜文娜有些惊吓,“董事长……”

“听话。”

“可是……”

“不会亏待你的。”

房间中,又是一阵春光无限。

……

夏绵绵从杜文娜的家里离开。

她捉着出租车回家。

小南看着她回来很热情,然后说,“姑爷还没回来。”

他回不回来管她什么事情。

她直接回房洗漱,洗澡。

正捉摸着怎么制造下一次机会让夏政廷和杜文娜单独相处,就收到了杜文娜的短信,“睡了,晚安。”

又是睡了。

所以……

夏政廷在她走了之后,就又回去了?!

果然。

那个老头子,就是不想被人发现他的任何举动,心里面不管怎么想的,口上绝对不会多说。

但既然又睡了……

夏绵绵邪恶一笑。

杜文娜在夏政廷心目中自然就起了天翻地覆的变化。

她心情难得的舒坦。

好长一段时间,总觉得没有一件让人觉得顺利的事情!

翌日一早。

夏绵绵也觉得整个人都是神清气爽的。

她伸懒腰,洗漱。

出门。

对面门,封逸尘也刚出来。

封逸尘似乎也发现了夏绵绵的精神,难得主动开口,“遇到什么开心的事情了?”

“当然。”夏绵绵毫不掩饰,“比被你上了还开心。”

“……”封逸尘抿唇。

夏绵绵就是可以一句话让彼此的对话,僵持。

封逸尘下楼,离开了。

夏绵绵也没在意封逸尘,心情很好的吃过早饭,上班。

刚坐到办公室不久,杜文娜依然提着保温杯走向夏绵绵的办公室。

夏绵绵说,“恭喜了。”

“谢谢。”杜文娜难得也笑了,“昨晚上你爸很没节制。”

“这种私密话题,还是你们自己知道就好了。”

“我只是想要告诉你,他在我身上很失控。”

“嗯。”夏绵绵点头。

这也算是一件好事儿。

“而且昨晚上很晚了才离开。”杜文娜说,“我能感觉到他从我身上离开时的不舍。夏绵绵,你觉得夏政廷对我是不是有些不同了。”

“是不舍了,但你要把握分寸,男人有时候就是心血来潮。”夏绵绵直白。

“我知道,就是很想把一份好的心情给人分享,而我不知道能对谁说。”杜文娜很直接。

夏绵绵点头。

这种感觉她也有过。

就像当年,她也不知道在自己的什么年龄突然喜欢上了封逸尘,那个时候她也很想把自己的这份心情分享。

“我把汤放这里了,还是由你去送吗?”

“男人很怕得寸进尺的女人,你最好不要自作主张。”

“好。”杜文娜也不多说,“那我出去了。”

“等等。”夏绵绵叫住她。

杜文娜诧异。

“床上是你在主动还是夏政廷?”夏绵绵突然询问。

“……”杜文娜吃惊。

不是说这么私密的话题不要说吗?!

“不方便回答就算了。”

“没什么什么不方便的。夏政廷比较主动,男人喜欢征服女人,但……”杜文娜说,“后期的时候男人会更喜欢女人主动,所以每次都会让夏政廷欲罢不能,而且到了他这把岁数其实次数多不起来,甚至都不行了还让我……”

夏绵绵看着杜文娜。

杜文娜终究脸红了,“不说了,你也结婚了,床笫之事应该很明白。”

她丫的要是明白,也不会问你了。

算了。

这种事情都是见仁见智的。

何况她以前的理论知识也很足,不需要吸取经验。

她说,“嗯,我就是随口问问,你出去吧。”

杜文娜走出她的办公室。

怎么都觉得女人要勾引男人是一件很容易的事情,在她身上,怎么就那么难!

她不多想,提着保温杯就去了董事长办公室。

夏政廷今天的心情似乎也不错,就算看上去有些疲倦。

“爸没睡好吗?”夏绵绵随口问道。

夏政廷应了一声,当然不会解释。

“这是杜文娜让我转交给你的汤,你记得喝。”

“昨晚上那么累她还熬汤……”夏政廷说,说出来就顿了一下,随即又很释然。

夏绵绵笑了笑,“杜文娜给我说了。”

“罢了,她也就你这么一个朋友。”

“其实……”夏绵绵说道,“我一方面不想爸和杜文娜在一起,一方面也觉得,杜文娜是真的对爸诚心的好。我不知道怎么劝阻。”

“不用劝阻。杜文娜是个好女人,我不会亏待她的。”

“但是小妈……”夏绵绵提到卫晴天。

夏政廷脸色难看了点,“她这般不知趣,不懂得珍惜,活该受到教训。接下来如果表现好我还能够让她回家,表现不好,她就自生自灭吧。”

“额,其实小妈也是因为太在乎……”

“这不是借口。我需要的是贤良淑德的妻子,不是卫晴天这般心狠手辣的人。”夏政廷一字一句。

夏绵绵笑了笑。

心里却在无比讽刺。

男人就是如此现实。

喜欢的时候什么都好,不喜欢了,就全是草了。

她说,“总之,这种事情爸自己做决定,我不多嘴。”

“嗯,你做你自己份内的事情就好。”

“是。”

“出去吧。”

“好。”

“对了。”夏政廷突然想到什么,“今晚是每半年驿城上流社会都有的一个慈善捐赠晚会,我身体不舒服就不想去了,你代替我去!拍卖的慈善品我都看了,就那个花瓶还有点用,你到时候拍下来就行了,其他就随便做做样子。”

“好。”夏绵绵点头,“那我去参加。”

“你做事情我很放心,出去忙吧。”

“是。”

夏绵绵回到自己的办公室,想了想,拿起电话,“杜文娜。”

“嗯?”

“刚刚把你的汤给了夏政廷。”

“他说什么了没?”

“没说什么,但不反感我知道你们的事情。”

“是不是说明已经默许了我的存在。”

“应该是。”夏绵绵开口,“甚至但我提到卫晴天的时候,他满脸厌恶,你注意把握好机会,我捉摸着今晚他还会到你这里来,他甚至推掉了今晚的慈善晚会,你多准备一下。”

“好。”

夏绵绵挂断电话,想了想,又拨打了号码,“封老师。”

“嗯。”

“今晚的慈善宴会你会去吗?”

“你要去?”那边反问。

“嗯,我爸让我去。”

“好。”

“好什么?!”夏绵绵最烦封逸尘的惜字如金了。

总是不会给她一个肯定的答案。

“我会去。”封逸尘回答。

会去就直说啊!

每次都让她火冒三丈。

她猛地挂断了电话。

想到杜文娜也就花了不到半年时间就把夏政廷给勾引上床了一次又一次,她麻痹的都勾引一年了结果还在原地踏步。

莫名今天就被刺激了。

她不爽的处理手上的一些工作,告诉自己,有些人只是眼瞎而已,并非自己魅力不够。

下午时刻,夏绵绵去礼服区挑选的晚礼服。

6点左右,夏绵绵和封逸尘汇合了。

夏绵绵坐在封逸尘的副驾驶室,两个人一路沉默无语。

以前都是夏绵绵主动开口说话,今天她不说话,就会一直安静。

安静的到达宴会大厅。

夏绵绵挽着封逸尘的手走了进去。

宴会厅人不太多,但大多熟悉的面孔都已经来了。

难得凌子墨来得很早,他一向习惯了很晚才来,来一会儿就走的。

而他身边今天跟着的人也很不一般。

凌小琳。

这个女人以前应该不少欺负居小菜吧。

她不动声色的笑了笑,依然挽着封逸尘的手臂,来来回回的在宴会厅中穿梭,和不同的人打着招呼。

一圈下来。

封逸尘带着夏绵绵坐到了下面的拍卖席上。

此刻还早,离拍卖还有点时间。

夏绵绵不动声色的打量着慈善拍卖会现场,来的人明显越来越多。

因为是慈善宴会且半年就会有一次,门槛似乎并不高,所以夏政廷对于这种不能凸显自己身份的宴会自然不会特别在意,恍惚发现很多来参加的都是年轻一辈,老一辈基本都不用出面。

所以夏绵绵那一刻似乎还看到了好久不见的夏柔柔,夏柔柔这不是生病了吗?!

突然这般花枝招展的出现,为了勾引谁?!

没用错词,就是勾引。

她现在出现在这种场合,明显是有目的。

她收回视线,回眸看了一眼封逸尘。

封逸尘一直很安静,安静的等待拍卖开始。

夏绵绵说,“封老师,夏柔柔来了。”

“我看到了。”

所以他的视线都麻痹的到底在哪里?!

她说,“要她过来一起坐吗?反正还有两个位置。”

封逸尘转眸看了一眼夏绵绵。

“否则,我腾位置?”

封逸尘脸色一沉。

夏绵绵就是故意的。

有时候就是故意为了刺激封逸尘,以解自己心头之不爽!

“方便我坐下来吗?”耳边,突然响起一个熟悉的嗓音。

夏绵绵一怔,回头看到了龙一。

“我看了看,这个位置甚好,风水好。”龙一再次说道。

然后就自顾自的坐到了夏绵绵的旁边。

夏绵绵嘴角笑了笑,“你还会看风水?”

“并没有。”龙一回以一笑,“有你在的地方,风水就好。”

“……”夏绵绵尴尬。

不是说了,不说这些话吗?!

而她还没有来得及反应,封逸尘突然起身离开了。

夏绵绵看着封逸尘的背影。

龙一说,“能够这么气到封逸尘,心情真不错,你呢?!”

“……”

我特么能说啥?!

------题外话------

昨日奖励:爱梦梦、我是阿凉姑娘、15888263222、飘逸的雪520、查查檬

今日问题:绵绵怎么才会上到封老师?大家赶紧脑洞起来!

月票,求月票,就是求月票!

小宅求月票,哒啦啦!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