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77章 龙一比你好很多(矛盾激发)/枭宠重生之盛妻凌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慈善宴会大厅。

龙一坐在夏绵绵旁边,封逸尘反而走了。

“不开心吗?”龙一顺着夏绵绵的视线,询问。

“没有。”夏绵绵笑了笑。

没有什么开心不开心,对待封逸尘,她能有什么情绪。

龙一说,“那我过去了。”

“不是要坐这里吗?”夏绵绵诧异。

“故意过来气封逸尘的。”龙一说得也够直白了。

“……”竟让她无言以对。

“我爸在那边。”

“你爸倒是经常出没这些场合。”

“毕竟新鲜。”

“嗯。”夏绵绵微笑。

以前的龙门神秘高深,从来不会参加类似于这种活动,这几年的频繁出现,倒是真的让龙门在大众的视野不再那么高不可攀,当然,也没有谁敢去轻易得罪。

龙一起身离开。

夏绵绵一个人坐着,封逸尘也不知道去了哪里?!

她也不在乎,就一个人喝着还算高档的红酒,一边看着今天可以拍卖的慈善品。

“我们坐这里,反正还有两个位置。”耳边传来凌子墨的声音。

夏绵绵抬头看了一眼。

凌子墨看着夏绵绵,“不可以吗?”

又不是她的地方,有什么可以不可以的。

“绵绵。”凌小琳也主动开口,看似亲昵。

夏绵绵应了一声,“嗯。”

显得很是冷漠。

凌小琳眼眸顿了顿。

有什么了不起的。

现在不过是嫁给了封逸尘而已,当年不少人看她笑话,还自以为是。

“小琳你就在这里,我出去应酬一下,你别跟着我了。”凌子墨吩咐。

“表哥。”凌小琳一脸娇滴滴的模样,拉着凌子墨的手缠着不放,“你把人家一个人放在这边,你是不是又去勾搭其他女人了。”

“不要乱说话。”凌子墨故作生气,“而且那是我的私事儿。”

“什么私事儿。”凌小琳不爽,说得也很直白,“表哥你不要去和那些不三不四的女人在一起了,她们都不干净。”

“好了凌小琳。”凌子墨严肃道,“你自己乖乖坐在这里,再多嘴我就把你先送回去了。都让你这样的宴会没意思不要跟着来了,你非要来!”

“人家舍不得离开你啊。”凌小琳撒娇,“一天到晚都见不到你的人影。”

凌子墨对凌小琳也真的无可奈何。

有时候是真的烦她,但转念一想这毕竟是他唯一的妹妹又会妥协着让自己对她好点。

总之很矛盾。

他摆了摆手,有些烦躁道,“我一会儿过来。”

凌小琳不开心的看着凌子墨离开的方向,很不开心。

夏绵绵就这一直听着两个人的对话。

怎么看怎么都觉得凌小琳对凌子墨的占有欲太强了点。

就如此刻。

凌小琳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在宽敞的宴会大厅应酬的凌子墨,看到有女人接近时脸色就变了,很明显,嘴里还会生气的嘀咕,“也不知道那些女人有什么好,看着就像是婊子,恶心又犯贱……”

夏绵绵回眸,依然拿着那份慈善清单看着,漫不经心的开口道,“凌小琳,你不觉得你对你表哥的感情有点越界吗?”

凌小琳一怔。

她都差点忘了身边还坐着一个人,都是因为看到他表哥和其他女人勾搭不清让她怎么都办法平复内心的情绪。

“我和我表哥从小一起长大,感情本来就好。”凌小琳回头对着夏绵绵,狠狠的说道,“又不像某些人的家庭那样,兄妹之间都是面和心不和,甚至互相算计!”

夏绵绵当然知道凌小琳在讽刺她。

她不在乎的说道,“面和心不和,也比乱伦的好。”

“夏绵绵你乱说什么!”

“我就是随口说说,没有针对凌小姐的意思!”夏绵绵嘴角一笑,笑得还很灿烂。

凌小琳一股恶气堵在胸口,她恶狠狠的说道,“像你这种政治婚姻的人,懂什么叫做爱情吗?爱情不会分年龄不会分性别甚至不会分彼此的关系!为了利益而结婚的人,才真的可悲!”

“凌小琳。”对于凌小琳的情绪波动,夏绵绵依然平静,“麻烦你好好在字典上查查乱伦的意思,乱伦的意思叫做破坏人伦道德,社会常规,甚至法律都是不允许的。而政治婚姻,法律明文禁止了吗?”

“你乱说什么!”凌小琳气得火大。

夏绵绵淡笑,“我就是提醒凌小姐一下,注意分寸,乱伦是会被人耻笑的,而且,还会很恶心!”

“夏绵绵!”凌小琳猛地一下从位置上站起来。

她喜欢她表哥到底哪里招惹夏绵绵了要这么来说她!

她也知道这种感情不好,但是从小到大她就是喜欢她表哥,就是很喜欢,因为身份不对所以才不敢表达,现在好不容易盼着她外公去世了,盼着凌子墨和居小菜离了婚,才让她又大胆了些,没想到居然被下绵绵说得这么不耻!

哪里不耻了?!

古代的时候,就是表兄妹之间结婚的!

“凌小姐慢走不送。”夏绵绵淡淡一笑。

就是可以三两句,气死人不偿命。

她猜想,这么气势昂扬的凌小琳,甚至喜欢着凌子墨的凌小琳,曾经不知道对居小菜做过些什么过分的事情?!

凌小琳咬牙离开了。

这种场合确实不适合和夏绵绵当众吵架,何况他表哥又在和两个女人聊天了,她看着更不爽!

夏绵绵往凌小琳的方向看了一眼。

果真,凌小琳是喜欢凌子墨的,而凌子墨那头猪,大概并没有发现。

她眼眸微转,看着封逸尘已经不知何时站在了自己旁边,在凌小琳离开后,漠然的坐了下来。

“你说凌小猪知道他表妹对他的感情吗?”夏绵绵觉得时间还早,所以找了话题。

她敢保证,如果她不开口说话,封逸尘绝对不会开口说半个字。

而她不习惯这样的气氛。

即使其实心里莫名憋屈。

真是憋屈。

她故意找的话题,封逸尘也是一脸冷漠。

夏绵绵却不屈不饶,“你不觉得恶心吗?乱伦不觉得恶心吗?封逸尘!”

封逸尘看了一眼夏绵绵。

夏绵绵也这么对视着封逸尘。

她觉得她今天很容易爆怒,不知道为什么,就是很容易发飙。

她抿唇,转移了视线,“不说算了。”

封逸尘真的什么都没说。

夏绵绵调整自己的情绪,喝了几杯红酒,两个人的气氛又恢复了如常,如常般冷疏又僵硬。

好在不多久,慈善宴会现场拍卖会开始。

主持人开始进行拍卖。

现场气氛很好。

夏绵绵一直处于观望状态,夏政廷交代了,就是拍卖那个古董花瓶。

“接下来,即使我们华夏大帝时期的古董花瓶,从色泽和形状能够看出,一定是出于当时名工之手,一般是皇族或者王爷府才能够用到的极品花瓶,30万起喊,一次5万,开始。”

“30万!”一个人聚了一下牌子,高呼了一声。

“35万。”

“45万!”

“50万!”

现场有些安静。

夏绵绵其实就是在观望,总不能浪费夏政廷太多钱。

她听到主持人说,“50万第一次,50万……”

夏绵绵拿起旁边的手牌,因为视线一直放在主持人身上,所以是凭着感觉去拿的手牌,却不小心碰到了同样放在餐桌上的封逸尘的手,那一刻她甚至还能够感觉在她挨到的那一刻,封逸尘手指突然弹开。

夏绵绵蹙眉。

她低头拿起手牌,也没多想,举牌,“60万!”

主持人一听60万,无比激动,“60万第一次,60万第二次……”

“70万。”又有人抬价了。

夏绵绵转眸看了一眼。

居然是龙一。

龙一看到他在看自己,眼神也看了过来,没笑,但能够感觉到他故意的挑衅。

这货,有时候堪称幼稚!

夏绵绵正欲持续举牌。

“80万。”封逸尘开口了。

“……”夏绵绵看着封逸尘。

“90万!”龙一继续说道。

“100万。”封逸尘不缓不急的声音。

“110万。”

“120万。”封逸尘面不改色。

龙一往这边看了一眼,说,“150万!”

封逸尘举牌,“160万。”

如此不动声色,就是很淡定。

龙一蹙眉,“200万!”

夏绵绵无语了。

一个破花瓶而已,虽说她不懂古董确实觉得这东西一文不值,但就算是懂古董的人也知道,这种东西,真的值不了这么多钱!

封逸尘持续举牌,“210万。”

“220万。”

“230万。”

“……”所以这是,杠上了。

她知道封逸尘很有钱,也知道龙门很有钱,但这种铺张浪费的方式,真的好吗?!

“250万!”龙一大声开口道。

封逸尘正想举牌的那一刻,夏绵绵一把拉住了封逸尘的手。

这次不是错觉。

封逸尘甚至是条件反射的直接将她推开了,动作很明显。

夏绵绵的手有些尴尬的立在半空,她咬了咬唇,“你不要和龙一抬价了,他要是喜欢,你就给他吧。”

“为什么?”封逸尘询问。

脸色阴沉,那一刻甚至连眼神都是冷的。

“就是觉得没必要为了一个破花瓶浪费,当然,封老师要是钱多我也不介意。”夏绵绵耸肩。

“怕浪费他的还是浪费我的?”封逸尘询问。

耳边听到主持人说,“250万第一次,250万第二次……”

封逸尘手腕微动,正打算举牌那一刻。

夏绵绵直接将他的牌子拿了下来。

封逸尘看着夏绵绵。

“250万第三次,恭喜龙门大少爷龙一!”主持人兴奋无比。

夏绵绵抿唇,她将手牌不动声色的递还给封逸尘,就这么一只感受着封逸尘的直勾勾的看着她,也不说话,就这么看着她。

显然,在生气。

这个人生气的样子就是这样。

她说,“我心疼他的钱。”

所以,你要气就气死吧。

封逸尘起身突然就离开了。

一句话不说,也不知道在想什么,走了。

夏绵绵其实心里也堵得慌,但她告诉自己不用计较,也就慢慢在恢复情绪,而且花瓶没有能够拿下来,她得提前给夏政廷报备,她发短信,描述了现场情况,然后把接下来还有的拍卖品给他说了一下,问需不需要拍卖其他。

夏政廷的回复虽然有些不开心,但似乎也没有太过的指责,又随口说了几样东西,让她任选拍下来就好,目的就是为了支持一下慈善提升企业形象和价值,做做样子而已。

夏绵绵也就根据自己的喜好开始竞拍。

而接下来半个小时的竞拍现场,夏绵绵就真的没有看到封逸尘的出没,她拍下来一把宫廷扇,还有一个古董茶壶,一共花了80万,给夏政廷汇报了一声,那边没再说什么。

她看着来来往往的人群开始离开,封逸尘依然没有出现。

她此刻到底是不是应该自己先走了?还是说封逸尘本来就已经提前走了!

“封逸尘呢?”耳边,传来龙一的熟悉嗓音。

“大概走了。”

“不会是真被我气走的吧。”龙一笑道。

“谁知道呢?”夏绵绵说,“我也准备走了。”

“我送你?”

“不用了,你父亲应该在等你。”

“回头我送你一样东西。”龙一说。

“嗯?”

“好东西。”龙一对着夏绵绵,笑得好看,“我把我父亲送回去之后,晚点来找你。”

“需要今晚就给我吗?”现在十点多,也不早了。

“东西还是热乎的时候送好,凉了就没意思了。”

“……”夏绵绵无语。

“我先走了,等我电话。”

“嗯。”

夏绵绵点头,看着龙一大步离开。

宴会大厅人越来越少。

夏绵绵在想,是不是真的不用等封逸尘了。

尽管她真不觉得封逸尘会丢下她扬长而去。

她想了想,走向了宴会厅连着的后花园。

刚出去,脚步就停了下来。

她就说封逸尘不会走的。

果然没走,就是在幽会而已。

这一个晚上大半时间应该都跟夏柔柔在一起吧,仔细一想,夏柔柔出现在宴会现场的时间也不多。

两个人这般浓情甜蜜。

她真不应该打扰了才是。

她转身走了。

后花园的夏柔柔,眼眸动了动,看到了夏绵绵的背影,封逸尘回头,也看到了。

夏柔柔暗自邪恶一笑。

面对着封逸尘却又是另外一幅模样,“我想她可能误会了。”

封逸尘没说话。

“回头我给她解释。”

“不用了。”封逸尘说,显得异常的冷漠,“早点回去。”

“逸尘。”夏柔柔拉着封逸尘的手。

封逸尘眼眸顿了顿。

夏绵绵离开那一刻又转了回来。

她想,她疯了吗?!

看着自己老公偷人她还要避讳,她特么就应该上去手撕小三。

所以她走了几步又回来了。

一回来就看到封逸尘和夏柔柔之间的拉拉扯扯。

刚刚封逸尘怎么对她的。

她都还没碰到就弹开了,就像她是毒蛇猛兽一般,此刻对待夏柔柔又是如何。

封逸尘到底还是喜欢夏柔柔?!

到底是喜欢,还是兄妹之情,她已经分不清楚了,也真的不敢相信封逸尘的一举一动一言一行,她搞不懂。

她现在只是本能的,本能的上前拉封逸尘的手臂。

本能的想要推开夏柔柔,然后带着封逸尘离开。

然而。

他的手刚靠近,封逸尘就避开了。

那个动作真的很明显,明显到,夏绵绵和夏柔柔都注意到了。

吃惊的可能不只是夏绵绵,连夏柔柔都差异无比。

很长一段时间,封逸尘分明对她排斥得吓人,这一刻却突然针对了夏绵绵。

夏绵绵就这么看着封逸尘。

封逸尘同时也推开了夏柔柔的手,表情依然冷漠无比。

她说,“你就告诉我,你今晚跟着她走还是跟着我走?”

封逸尘眼眸微紧。

“没什么,你要是真喜欢她,我成全你,我们拿交易来换!”夏绵绵说得直接,“我回去想想,我能在你身上拿到什么好处。”

封逸尘明显有些发怒。

“而后,我们和平离婚。”夏绵绵一字一句。

“绵绵你误会了,我和逸尘之间……”夏柔柔解释,故意解释,显得那么娇弱可人。

“有没有误会,和你也没有关系夏柔柔。”夏绵绵怼回去,“这是我和封逸尘的事情,你作为小三,有资格插话吗?!”

“夏绵绵!”夏柔柔被激怒。

任谁都不愿意听到被人这么骂自己。

“等你真的上位了再和我嘚瑟吧,至少现在,你名不正言不顺,所以闭嘴的好。”夏绵绵一字一句,说得那般不耻。

夏柔柔一肚子火气,但又碍于封逸尘在,不敢发了脾气,只得这么憋屈着,憋着憋着就哭了出来。

那般梨花带泪,楚楚可怜。

夏绵绵想,男人应该都好这一口。

杜文娜就是。

长得其实也不够漂亮,但就是因为会装模作样所以勾引了夏政廷。

而她不是。

她很难得哭,就算是哭也不愿意被任何人看到,这大概就是一个人的成长问题,杀手没有人教怎么撒娇卖萌。

“所以你现在走不走?”夏绵绵问封逸尘。

封逸尘的沉默,真的可以逼疯一个人,而她还很清醒,她的忍耐力够好。

又是一阵如窒息般的沉默。

夏绵绵说,“那你跟她走吧。”

她回去想离婚的事情。

她试过了,用这种方式没办法勾引得了封逸尘,也从封逸尘身上得不到过多的好处,有时候其实就是执念而已,仔细一想对她以后的发展没有大多作用,她真的是在浪费自己上辈子好不容易用死的代价积攒的运气换来重活一生的,宝贵时间。

她原本就不应该抱着试一试的心态去重新勾引封逸尘,还幻想着,老天既然重新给了她一个让她有资本嫁给封逸尘的机会,她或许就能够真的让封逸尘爱上自己。

想来,她果真低估了封逸尘,果真低估了这个男人……

她转身欲走。

封逸尘还未开口。

夏绵绵的电话突然响了。

她看着来电,“龙一。”

封逸尘轻启的薄唇,瞬间紧逼,甚至拉出了一道僵硬的弧度,那种突然冷冰的感觉很明显。

“我现在还在宴会厅。”夏绵绵说,“如果你方便可以直接到宴会厅来接我,正好,我一个人。”

那边自然是欣然答应。

夏绵绵挂断电话。

她转眸看着封逸尘。

封逸尘的脸色越发的难看了。

她说,“龙一真的比你好很多。”

封逸尘不自觉的握进了拳头,冷冰的气息,持续不断。

这次,她真的没有停留,转身就走了。

而封逸尘也意料的没有追上来。

追?!

他从来不会追她。

总是她在他屁股后面,而他连回眸都不会。

她大步走向大门口。

等了几分钟,龙一的轿车停靠在了她的脚边。

龙一依然绅士,他打开车门,下车,邀请夏绵绵上车之后,才又坐了进去。

车子扬长而去。

大门口不远处,夏柔柔看着夏绵绵离开的方向,回头看着封逸尘。

她从来没有看到封逸尘这般模样,就算是毫无所动就算是依然没有任何情绪,但那一刻却莫名的让她有些恐惧,甚至不敢开口不敢说话。

咬了咬唇,鼓起勇气,“逸尘……”

话刚起。

夏柔柔就看到封逸尘转身走了。

甚至没有注意到身边任何人,大步走了。

所以封逸尘其实是很生气的。

很生气夏绵绵和其他男人在一起。

既然很生气,为什么封逸尘又会默许?!

就是为了彼此赌气吗?!

夏柔柔眼眸一紧。

不管如何,知道封逸尘和夏绵绵感情不好就行了,她得不到的男人,她也不会让夏绵绵舒服的享受!

绝对不会!

……

黑色轿车行驶在驿城宽广的街道上。

现在不早了,车流量明显少了很多。

小车内有一会儿安静。

龙一看着夏绵绵的表情,“和封逸尘吵架了?”

“那么明显。”

“嗯,很明显。”龙一说,说着,把视线放在了窗外,“你总是会因为封逸尘情绪波动。”

夏绵绵哑然一笑。

仔细一想,确实。

恍若就是本能。

人果然是最犯贱的生物存在。

“送你一件东西,别想封逸尘了。”龙一突然换了一种轻松的语调,伸手拿出一个礼品盒。

夏绵绵蹙眉。

龙一将后排高级座位的车灯打开。

夏绵绵看着那个粉色的包装盒……

她能说龙一心里也住着一颗少女心嘛?!

她让自己笑了笑,伸手接过龙一的礼品。

拆开礼品盒。

里面躺着刚刚拍卖的古董花瓶。

夏绵绵一怔。

“不喜欢?”龙一对着她。

“不是,我捉摸着,这可是你花了250万竞拍的。”

“250这数字也够傻的。”龙一笑道。

“我没想到你竞拍下来是为了送给我。”夏绵绵真的没有想到。

“只要你喜欢的东西,花点钱也没什么。”龙一无所谓,“我钱很多。”

“也不需要如此浪费。如果你不喊价,封逸尘不会抬高价格。”

“给你的东西从来就没有浪费的,而且这样不更有成就感吗?!”

夏绵绵无语,随即说道,“你爸不会说你什么吗?”

“他比我还要不懂古董,我给他买一个破花瓶回去,我说是古董他也会相信。而且我敢肯定,就算我把这东西拿回去之后,我爸也是让佣人拿来插花。”

“你家可真壕。”

“所以嫁给我并不吃亏。”

“……”夏绵绵敛眸。

龙一看着她的模样,耸肩一笑,“有时候我控制不住我自己,你可以当没有听到。”

“嗯。”夏绵绵点头,缓缓,“我只是在想,我是不是不应该给你留下遐想。”

龙一眼眸微动。

“我想我可能真的没办法好好爱上你。”夏绵绵直言,“准确说,我很难爱上……其他男人。”

“除了封逸尘的其他男人。”龙一将她的话补充完整。

夏绵绵咬唇。

她本不想承认。

她一直用执念来解释自己对封逸尘的感情,却到头来,也是因为……或许就是,爱。

她刚死那会儿真的不爱了。

真的不爱了。

但后来的相处,她没有勾引到封逸尘,反倒又被勾引了。

那个男人就是那般神奇的存在。

不管有多恨,恨得有多撕心裂肺,最后还是会忍不住!

这大概就是命,很难用常理解释,但就是这么神奇的存在!

她说,“龙一,对不起。”

“比起谢谢,这三个字我更不喜欢。”

但她无话可说。

“我没要求你有任何回报,我说过我就是单纯的喜欢你,到我30岁的年龄,好不容易喜欢上一个女人真的不容易,所以只是很想珍惜,反正都是孤独终老,倒不如,我对这个我喜欢的女人,好一点。”龙一说得真诚。

夏绵绵也确实被感动了。

但有些感情就是这般的奇怪。

好感和情爱,就真的是两码子事儿!

夏绵绵有些沉默,只是将花瓶静静的抱在手里。

她这一刻反而有些理解封逸尘,理解封逸尘对她总是无话可说。

大概就是她对龙一的态度,因为实在爱不起来,所以无法回应。

陷入安静的空间,车子缓缓到达目的地。

夏绵绵也不知道自己还会在这个地方下车多久。

龙一陪着她一起下了车。

夏绵绵抱着那个古董,对着龙一一笑,“晚安。”

“晚安。”龙一回以一笑,不会说再多!

夏绵绵看了一眼龙一,咬了咬唇,也没有再多说什么,往小区走去。

她只感觉身后的龙一一直看着她,视线挥之不去。

终究,她想她会辜负龙一。

不管最后她和封逸尘的结果如何!

她走进电梯。

电话突然响起。

夏绵绵看着来电。

夏柔柔!

她眼眸一紧,接通,“夏柔柔。”

“很奇怪我会给你打电话是吧?!”那边传来夏柔柔有些讽刺的声音。

“不奇怪,因为对你做的任何事情都没兴趣。”夏绵绵冷眼。

夏柔柔脸色也很难看,“夏绵绵,你到底在自以为是什么?”

“没你的境界!”夏绵绵说,“毕竟你做人小三都能够做得这么高调的,我也是自配不如。”

“夏绵绵!”

“有什么事情就直说,如果只是想要炫耀一下你和封逸尘的感情,我会告诉你我没兴趣知道,也真的不会嫉妒。你要是有那个本事让封逸尘和我离婚,你要是有这个本事坐到封太太的位置,我恭喜你。”夏绵绵一字一句。

“你在讽刺我?”夏柔柔狠狠的说道。

“我在告诉你我的态度。”

“夏绵绵你真的不要太得意,真的不要以为我抢不过封逸尘,很容易被啪啪啪自大耳光的!”夏柔柔邪恶一笑,说道,“打电话只是想要告诉你,我怀孕了。”

我怀孕了!

夏绵绵拿着手机的手,顿了一下。

所以还真的有点晴天霹雳。

还真的有点……天崩地裂。

她狠捏着手机,依然把手机放在耳边,听到夏柔柔说,“你说封逸尘会默许我把这个孩子生下来吗?”

夏绵绵冷笑,阴冷的眼神,闪过一丝嗜血的味道。

她开口,阴森的嗓音一字一句,“夏柔柔,你说我会默许吗?”

------题外话------

达拉达拉,下午二更。

所以奖励什么的,所以问题什么的,二更的时候见!

小宅就是单纯的来求月票的,求月票。

感谢大家!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