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78章 我看着你都嫌脏(持续爆发)/枭宠重生之盛妻凌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夏柔柔,你说我会默许吗?”夏绵绵冷冷的嗓音,狠狠的问道。

夏柔柔捏着手机的手一紧。

那种从骨子里面散发出来的寒气,让她内心一阵恐惧。

她咬牙,“你以为我怕你?!”

“久走夜路终会天打雷劈!”夏绵绵冷漠,“这是给你的警告!”

话音落,夏绵绵直接挂断了电话。

夏柔柔看着“通话结束”的字样,整个人憋着一股怒火。

仿若不管哪一次,她以为她可以好好打击一番夏绵绵,到最后生气的反而是自己,这种气还无处可泄!她真的很想看到夏绵绵生不如死的样子!

她今晚就是故意去参加慈善宴会故意去找封逸尘的。

她怀孕了。

她告诉了他。

封逸尘很平静,没有半点情绪波动,她以为,至少他们之间那么多年的感情,就算是不喜欢自己了,但念在彼此曾经互相有过喜欢的份上,就算是那么一点占有欲,封逸尘应该也会有点不一样的表现,然而,什么都没有。

只告诉她,让她想好。

甚至还没有问她孩子谁的,就让她想好要不要生下来。

她当然要生。

不生,怎么和夏绵绵斗!

而今晚她故意给夏绵绵打电话说得模棱两可就是为了让夏绵绵误会,就是为了让夏绵绵和封逸尘的矛盾更大,她巴不得夏绵绵离婚,就算她不再可能嫁给封逸尘,她也绝对不想便宜了夏绵绵!

……

挂断电话的夏绵绵,就这么看着面前的电梯打开。

打开。

她没有出去,那一刻就突然没有了任何情绪一般,蓦然的看着电梯又关了过来。

却在关过来那一秒,她又按下了开门的按钮。

她走了出去。

五雷轰顶的事情,确实让她有些接受不过来。

她一步一步走向家门口。

面前的大门,她在想,她是不是还应该回去。

她冷笑着,按下了指纹。

大门打开,房间内一片安静。

林嫂和小南休息得早,而封逸尘……说不定还没有回来。

她如往常一般,默然的脱掉鞋子,穿上拖鞋走进开着地暖的房间,如此温暖的感觉,心那一刻却凉得,透彻心扉。

她想这辈子可能都没办法再暖和起来了。

就这么冷下去吧。

她上楼,回房。

脚步在楼梯口处停了下来。

房间习惯性的会在楼梯走廊上留下一盏浅灯,所以即使灯光黑暗,她也能够看清楚,突然出现在自己面前的男人,封逸尘。看着他冷漠无比的模样,看着他这一刻,仿若看到了上一世自己的悲剧,而这一世,又在缓缓发生。

她告诉自己,忍耐吧。

慢慢忍耐。

她越过他的身体。

手臂突然被他狠狠的拉住。

今天是怎么推开她的?!

今天她主动靠近的时候,他是如何嫌弃的!

封逸尘,我宁愿你要冷漠就一直冷下来,别让我总是误以为……

误以为!

她讽刺一笑。

在封逸尘还未开口之时,她说,“放开我。”

封逸尘反而抓得更紧。

“封逸尘,放开我!”夏绵绵声音重了些。

这个时候,她只想要一个人静静。

刚刚接收到的信息量打击太大,她需要一个人去消化,然后慢慢当着笑话一般的冷眼旁观。

“我们谈谈。”封逸尘开口。

“谈什么?”夏绵绵问他。

“谈谈我们之间的问题。”

“我们之间还有什么问题?”夏绵绵笑,她想笑着的时候总比哭着的好。

她记得上一世,她主动求欢,带着满怀的希望想把自己的第一次给封逸尘,但他拒绝了,而后把她丢给阿某,那一刻她其实哭了,眼泪就是不受控制的往下掉,她其实想,就算你不喜欢,也不要把我推给别人,现在……

现在,似乎依然没有任何改变。

她还在想,下一秒封逸尘会不会说,龙一真的比他更适合她。

“你跟我到书房来。”封逸尘冷静道。

“不了。”夏绵绵推开封逸尘,用力的推开了他的手,“我不想谈,没什么可谈的。”

“夏绵绵。”

“说真的,我们之间最大的问题不过就是你不喜欢我,谈了你就会喜欢我了吗?”夏绵绵问他。

她此刻真的再让自己冷静,也不要发脾气也不要吵闹。

就是平铺直叙的说一些事情。

封逸尘似乎又有些沉默了。

一说到感情,他果然就无话可说。

“算了,早点睡吧。”夏绵绵挥了挥手,“有什么事情,明天再说,今晚确实没心情。”

“你喜欢龙一吗?”封逸尘突然问她。

在她打算回房的那一刻,突然问她。

她想,她如果回答喜欢,他应该就会拱手相让。

就是这样的,封逸尘总是喜欢把她推给其他男人,因为自己不喜欢,所以巴不得她走得远远的。

她咬唇,那一刻忍得身体都在发抖。

她说,无比肯定的声音说道,“我不喜欢!”

封逸尘那一刻明显有些愣怔。

“想用什么借口赶走我?”夏绵绵问他。

夏柔柔怀孕了,想用什么条件把她打发了?!

“不喜欢龙一就不要和他来往。”

“你喜欢夏柔柔吗?”夏绵绵觉得很可笑,但她不反驳,她就问他,喜欢夏柔柔吗?!

“不喜欢。”封逸尘也很直接。

说得那般毫不犹豫。

她又想要相信了。

封逸尘说的话,她总是会潜行默化的去相信。

“那么,你怎么让她怀上你的孩子的?”夏绵绵终究还是说了出来。

不想说的,有时候觉得两个人的关系没有必要说出来。

此刻,还是没忍住。

她直直的看着封逸尘,看着在昏黄的灯光下,封逸尘如此冷漠的一张脸。

甚至是,狰狞。

她说,“其实,我也不在乎。”

“我在你心目中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封逸尘问她,很冷冰的声音。

说真的,她也不知道。

知道了,就不会这般矛盾了。

“没有点可信度是吗?”封逸尘问她。

带着些逼迫。

她说,“没有。对于夏柔柔这件事情,一点都不需要怀疑。”

封逸尘脸色难看到低。

夏绵绵继续说道,“我倒是好奇,你是什么时候搞大夏柔柔的肚子的?上次夜不归宿那晚。早知道她怀了你的孩子,我们第二天辟谣什么,你直接给我一笔钱,我们离婚算了。”

“夏绵绵!”封逸尘咬牙切齿。

这一刻夏绵绵似乎真的看到了封逸尘的愤怒,毫不掩饰。

他的手猛地抓着她的手臂,一个用力,瞬间将她整个人压在了走廊上的墙壁上。

那一刻的猛劲,让夏绵绵身体直接摔在了墙壁上,甚至后脑勺直接装在了墙上,偌大的响声,夏绵绵有一瞬间觉得自己可能脑震荡了。

她有些昏眩的看着封逸尘,看着他紧逼的脸,“你疯了吗封逸尘!”

她还不想死。

好不容易活过来,她不想死!

“说够了吗?!”封逸尘狠狠的问道。

“没说够!”夏绵绵此刻真的忍无可忍了。

她不想和封逸尘吵架,也不想和他闹矛盾,她甚至还在想,她应该怎么学学居小菜拿走封逸尘一半的财产,但是封逸尘台面上的财产并不多,分到的还不够她塞牙缝,所以她得好好谈判,好好让封逸尘自觉自愿的掏出一笔昂贵的费用,离婚。

此刻,她果真没有了那份耐心。

她怒吼,“我其实想不明白,夏柔柔到底哪里好?!身材好?!叫声浪?!还是在床上可以让你享受到征服的快感!我和你结婚将近一年,我哪里比不上她,你居然要去搞大她的肚子!你他妈上都没有上过我,你怎么知道我就不如夏柔柔!”

封逸尘一怔。

被夏绵绵突然的暴怒怔了那么一秒。

“到此刻我也受够了!既然你不愿意,既然你觉得夏柔柔的骚更和你意,我们就好聚好散!”夏绵绵说,“你给我一笔钱,我他妈成全你们这对狗男女!”

封逸尘被夏绵绵骂得脸色铁青。

夏绵绵骂出来之后,自己心里也爽了很多。

她猛地推开封逸尘。

其实她力气真的不小,就算打不过封逸尘,想要从他的桎梏中离开也不难。

夏绵绵看着封逸尘往后退了好几步,说道,“最好滚得远远的,我看着你都嫌脏!”

话音落,夏绵绵大步往自己的房间走去。

关上房门的那一刻,一个强大的力气突然将房门强势的打开。

夏绵绵往后退了两步。

封逸尘靠近她。

夏绵绵眼眸一紧。

封逸尘直接打开了房间内的灯光,透亮的房间内,夏绵绵一脸怒气。

“想杀了我吗?”夏绵绵问他。

封逸尘杀人的模样也不过如此。

她见过,有一次执行任务的时候,她险些丧命,当时封逸尘救了她,她就看到他嗜血的模样,一枪暴毙,眼睛都不眨。

那个时候她想她对他还有感激的。

后来觉得,真没必要感激,因为她本来就是他养来杀人的,如果被杀了,他损失很大。

“很想上床吗?”封逸尘突然问她。

没有动手杀她,反而问了这么一个,让她本应该受宠若惊的问题。

她冷笑。

“我说想,你就会上吗?”

“你说句试试!”封逸尘狠狠道,声音中分明带着阴森。

那一刻她恍惚觉得,她回答了,就会死。

就会被他杀死。

她说,“我想!”

“好。”封逸尘应了一声。

下一秒,她看到封逸尘在脱衣服了。

身上穿得本来就不厚,在家里面就一件单薄的白色衬衣。

他在解开纽扣。

眼神一直看着她,手指在熟练的操作。

夏绵绵咬紧了牙齿。

她其实这一刻有些后怕,她不知道封逸尘要做什么!

是真的会上她,还是说,其实是想要杀了她。

她往后退了一步,“我后悔了。”

封逸尘的手指僵硬在衬衣的最后一颗纽扣。

此刻几乎全敞开的衬衣,能偶看到他坚实的胸膛以及,明显的腹肌。

“我讨好不了你。”夏绵绵说,“夏柔柔可能更能给你快感,你不用委屈了自己,我想睡觉了,有什么事情,明天再谈!”

她还不想死。

单枪匹马,她可以肯定她打不过封逸尘,她会死的悄无声息。

她一脸警惕的看着封逸尘,看着他僵硬的手指,甚至冷硬的脸部线条。

她以为他会转身离开,至少她期盼他会转身离开,下一秒却看到封逸尘直接将衬衣扯开了,分明最后一颗纽扣,那颗纽扣还是硬生生的从他衣服掉了下去,衣服也随之扔在了地上。

封逸尘如刀削般线条分明的身材,此刻也不知道是不是愤怒的原因完全充血,看上去轮廓似乎更加的带着杀伤力。

夏绵绵看着突然靠近的封逸尘。

封逸尘将她一把拽进了自己怀抱里,猛地一下将她压在了旁边的大床上。

夏绵绵咬牙。

她手上还抱着那个古董花瓶。

说真的,她都佩服自己,到这个地步,她还一直保护着,保护着250万的东西。

“放开!”封逸尘威胁,拿着她紧抱着的花瓶。

“不放!”夏绵绵咬牙。

“放开!”封逸尘声音大了些。

“不放!”夏绵绵说,“龙一送给我的,我为什么要给你!”

“龙一是吗?!”封逸尘眼眸微紧。

夏绵绵总觉得自己真的分分钟可能被封逸尘杀死。

她只觉得手臂一痛。

封逸尘猛地将她手上东西抢了过去。

抢过去那一秒,封逸尘直接将礼品盒扔在了地上,与此同时,花瓶从礼品盒里面蹦了出来,响起碎裂的声音。

“封逸尘你他妈疯了吗……唔……”声音,突然被一道嘴唇堵住。

狠狠的堵住。

夏绵绵被封逸尘压在身下,他半身裸体,狠狠的桎梏着她的身体。

她嘴唇上都是他唇瓣的力度,舌头都是强势的,直接拗开了她的嘴唇,疯狂纠缠。

“唔……”夏绵绵反抗。

不停的想要退缩,却不停地感受着封逸尘的逼近。

这种感觉和平时他们偶尔的失控完全不同。

偶尔的失控,封逸尘也没有这般的有杀伤力。

所以今晚是受什么刺激了?!

受刺激的到底应该是谁。

她牙齿一用力。

封逸尘明显的顿了一下,她咬的是他的舌头。

舌头被咬的滋味,所有人都体会过,很痛。

而且她力度不轻。

但是那个被咬了一口的男人,却半点没有将舌头伸回去,而是更加强势而疯狂的死缠着她的舌头,不停的吮吸,不停的纠缠。

夏绵绵受不了如此的封逸尘。

那一刻恍惚觉得,这个男人会把她吸引他的身体里。

她反抗,反抗着推开封逸尘。

封逸尘不仅没有离开,反而开始拉扯她的衣服。

她一向穿得不厚,今晚去参加宴会里面一件黑色小礼服,离开的时候穿了一件羽绒大衣,大衣被他解开,里面就只有薄薄的一条礼裙,岌岌可危。

“唔……”夏绵绵扭动着身体。

封逸尘的大手已经从下面的裙摆直接伸了进去。

一个用力。

衣服就被他撕裂了,她甚至听到了布料撕碎的声音。

与此同时,还感觉到一点清凉,后又贴到了一个暖暖的身体上。

她真的不知道封逸尘今晚到底是发了什么疯!

她一直以为,他是想要杀了她。

而不是想要上她。

她修长的双腿在封逸尘身上扭动,反抗。

越是这般用力,反而越是让封逸尘桎梏得更紧。

夏绵绵憋不过气。

每次的接吻,她都觉得自己有可能下一秒就会窒息而亡。

封逸尘一会在最后一刻,放开她。

放开她。

她看到了他嘴唇上的血渍。

刚刚那一口,已经让他流血了吗?!

她甚至已经紧张到,失去了味觉。

她说,“够了吗封逸尘!”

封逸尘说,“你觉得够吗?”

“我觉得你在发疯!”夏绵绵狠狠的说道。

“让你看看我更加疯狂的样子!”封逸尘说。

话音落。

夏绵绵只觉得身体又是一凉。

瞬间毫无安全感。

她身体想要缩起来本能的保护自己,那一刻却被封逸尘狠狠的压住,双腿间的互相抵触和欺压,她觉得一阵一阵的痛。

“封逸尘,原来你爱好这种!”夏绵绵讽刺,“之前我那么多次的主动,想来没有刺激到你的神经,你喜欢这种征服的快感是吗?!夏柔柔也是这样在你身下,所以你爽到了不能自己?”

“夏绵绵!”封逸尘叫着她的名字。

分明有着咬牙切齿的味道。

“没什么,你要上就上吧。”夏绵绵说,“大不了我就恶心那么一会儿。”

封逸尘逼近的脸,明显在发怒。

封逸尘直直的对视着他的视线,没有半点闪烁。

反正,封逸尘从来不需要考虑她的感受,而她也可以承受他的侵犯,毕竟,上一世做了不少春梦,不管在什么样的情况下发生,但至少,他们发生关系了,想来过程不那么美好,她也能死了那个色欲之心。

“怎么了?”夏绵绵看着突然停下来的封逸尘。

衣服裤子都被她扒光了,他现在不进攻了?

“还是,除了夏柔柔,你实在不敢上任何人?!”夏绵绵讽刺。

所以在临门一脚的时候,他还是会反悔,还是会起身。

“你想吗?”封逸尘问她。

似乎没有听到她在说什么,他突然变得很认真。

她甚至看到了他额头上豆大的汗水。

是在忍耐什么?!

她不知道,她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他再次问道,“你想吗?”

“我刚刚说反悔了,你还不是在上我,我现在说不想,你就离开吗?”

“我会。”封逸尘一字一句。

“我不想。”现在真的不想。

封逸尘起身了。

听到这么一句话,就从床上站了起来。

她甚至看到他根本没有留意脚下的陶瓷碎渣,赤脚站在了碎片中。

她看着他的模样。

他此刻依然上身半裸,下身穿着一条卡其色休闲裤,有些地方,明显到完全不能忽视。

他说,“你早点睡。”

“所以就这么走了?”夏绵绵搂抱着被子,看着他真的就这么踩着碎渣上,往她门外走去。

封逸尘脚步顿了顿。

“我在想,你是不是其实根本就不想上我,所以才会问我那种,明知道在这种情况下我会说不的话语!封老师,你有时候很残忍的你知道吗?”

封逸尘不说话。

她其实还挺怀念他刚刚那么狰狞的模样的。

至少,他知道他的情绪在哪里。

“我不想你后悔。”封逸尘说话。

终于,说了一句人话。

夏绵绵真的很想感激涕零,很想感谢玉皇大帝感谢观世音菩萨感谢上帝。

她特么真的是受宠若惊,她说,“你怎么知道我会后悔?!”

“因为我不可能爱你。”

“……”

好吧。

夏绵绵觉得那些玉皇大帝观世音菩萨那些上帝都可以去死了!

她怒吼,“谁他妈稀罕你的爱!你他妈给我脱光了衣服,躺好!”

------题外话------

昨日问题奖励:Liqingkong、霖霖妈咪、紫竹梦、就爱看书wo、莜翊燕子(为你们的脑洞点赞)

今日问题:唉,今日大家自己YY吧,宅随即抽选。

每日一次(今天二更所以两次),求月票,小宅求月票。

泪崩。

明天……明天,明天有好戏!

明天见咯!

爱你们!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