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79章 终究,她强上了封逸尘。(羞)/枭宠重生之盛妻凌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谁他妈稀罕你的爱!你他妈给我脱光衣服,躺好!”夏绵绵怒吼。

他能爱谁!

她能奢望他爱谁!

封逸尘眼神变了,变得那般深不可测。

连身体也在此刻,慢慢的恢复了如常。

他怎么可能躺好让他上。

他总是喜欢把她撩到一定境界,然后全身而退。

她看着封逸尘半响的沉默之后,走了。

走之前说,“你终究会后悔!”

我他妈后悔我就天打雷劈!

夏绵绵眼睁睁的看着房门被关了过来。

所有一切恍惚那一刻全部都安静了。

地上还有被他撕碎的衣服。

地上还有被他打碎的花瓶。

她特么能说她很心疼吗?!

250万的东西,250万!

龙一送给她的,250万的花瓶!

她起身,从床上坐起来。

她真的奈何不了封逸尘,不管多么努力,最后还是遍体鳞伤。

她去浴室,清洗自己的身体。

封逸尘,不想碰我,就不要在我身上留下你的味道留下你的任何东西,她嫌恶心。

她狠狠地冲洗自己,将自己里里外外洗了很多次。

她换了一套干净的外出服。

对。

她要出门。

她受够了在同一个屋檐下,如此的相处模式。

她打开卧室的房门,直接下楼走出了大门。

她没有看到,大门关过来那一刻,2楼上的封逸尘就这么一直看着她的背影,消失不见,却突然如蹲佛一般一动不动,持续好久好久。

夏绵绵拿了车钥匙,自己开车游走在深夜的驿城街道。

现在这么晚了,去哪里?!

她想给龙一打电话。

因为她打碎了他送给她的花瓶,她心里都是内疚,她甚至一想到今天龙一如此兴高采烈的将花瓶送给她时模样,就会莫名难受。

她不想任何人辜负自己,也同样不想辜负了任何人。

她咬了咬唇。

有时候是真的不明白,人世界为什么会有这么多的感情纠葛。

其实,杀手挺好的。

没有那么多牵扯,也没有那么多牵挂。

她终于还是没有给龙一打电话,其实她连电话都没带,但归根结底,她不想辜负他,所以不想给他留下遐想。

她很难爱上任何人。

真的很难。

她不知不觉,将车子停靠在了一个荒芜的海湾,等真的停下来那一刻,才恍惚过来,原来又到了曾经9岁那年,封逸尘将她捡到的地方。

她哑然。

上一辈子的执念,在这一辈子,还是不停的蔓延。

她下车。

冬天的驿城真的很冷,好在,她今晚出门穿得很厚。

她感受着海风呼呼的在自己脸颊上刮个不停,大概连鼻子都已经冻得通红。

她还是走向了海边,坐在了离海水有点距离的杂草沙堆上。

她不知道自己的骨灰是不是留在了这片海域,她不知道阿九的骨灰是不是在这里生了根,她曾经还一度幻想过,幻想封逸尘娶她,就在这片海域,满遍大海上都升起五彩斑斓的烟花,那场景一定很美,一定很壮观。

她总是对封逸尘存在幻想。

而他总是,让她的幻想,灰飞烟灭!

她搂抱着自己的双腿,默默的看着这片海域,听着海浪的声音,感受着海风的呼啸。

耳边。

突然听到一丝异响。

夏绵绵身体一顿。

有些本能猛地让自己警觉了起来。

与此同时,一个黑影突然靠近,动作很快,速度很猛。

夏绵绵翻身,一个后退。

与此同时,一脚狠狠的反踢了过去。

那个黑色身影和她一脚一拳打了起来,招招致命。

夏绵绵一直在防御,很从容的将他的进攻全部避开了。

黑色身影似乎带着诧异,动作又猛了些,强硬了些。

夏绵绵也一直在退缩,故意没有和他正面相对。

两个人这么打了一阵。

夏绵绵一个灵巧的转身,退出好几步。

黑色身影没有停下,起身攻击。

“阿某!”夏绵绵叫着他。

那个黑色身影突然顿了一下。

“别打了。”夏绵绵说,“你打不过我。”

准确说,是捉不到她。

他们杀手都是单独培训的,自然培训的内容各异,阿某的每个招式她都会一一防御,据说每个杀手都会有一个人克制自己,而她克制的是阿某,至于谁克制她,她不知道,那么多年一次都没遇到。

那个叫阿某的男人突然停了下来。

他看着夏绵绵。

夏绵绵也喘了口气,说,“我是夏绵绵。”

其实,她想告诉他,她是阿九。

但她怕把他吓到。

深更半夜,大概就是幽魂了。

“夏绵绵?”阿某冷硬的声音重复了句,“BOSS的……”

“嗯,封逸尘暂时的妻子。”夏绵绵点头。

阿某还是一直警惕的看着她。

看着她好半响没有说话。

“一起坐坐吧。”夏绵绵开口道,“反正你也打不过我。”

“你的身手和我一个同伴很像!”阿某直言。

“对啊,就是跟她一模一样。”

“为什么?”

“鬼知道为什么。”夏绵绵笑道,又重新坐在了沙滩上。

就是知道,阿某不会在对她怎么样。

不说其他,仗着她是封逸尘的妻子,阿某也不会动她。

她就这么看着阿某有些想不明白的杵在那里,招呼道,“你坐下来吧,我这么看着你很吃力。”

阿某犹豫了半响,缓缓地坐在了夏绵绵身边。

此刻夜晚真的很晚了,周围都是黑不溜及的一片,阿某也不是一个聒噪的人,所以整个空间又陷入了沉默。

夏绵绵转头看着黑暗下的阿某。

其实看不太清楚,她说,“你怎么来这里?”

阿某回头也看着夏绵绵,没有回答。

“是为了纪念你的同伴吗?”夏绵绵问。

“你为什么知道这么多?”

“我说是封逸尘告诉我的,你信吗?”

“BOSS会给你说这些?”阿某不相信。

夏绵绵笑了笑,“那我说我是你同伴,你宁愿相信哪一个?”

“……”阿某无言以对。

人死不能复生。

他记得很清楚,当时阿九死的时候,BOSS亲自将她的骨灰洒向了这一片大海。

他没能来得及看她最后一面,因为当时他去国外执行一个任务,时间太长,他想如果不是因为太长时间,阿九去营救夏柔柔的时候,就不会让其他人来和她一起完成,也不会发生阿九葬身火海的悲剧。

很长一段时间,他都处于极度低沉的状态,挥之不去阿九的模样,挥之不去作为杀手的阿九,却嗜酒如命!

两个人又陷入了沉默。

夏绵绵其实有很多话想要说,但也不知道应该从何说起。

杀手都会对外来人自然的排斥,所以阿某绝对不可能和她说太多的话,只会一直沉默。

天,也不知道何时,就这么开始亮了起来。

夏绵绵生平第一次看到日出。

还好,陪在自己身边的人是阿某。

她转头,转头看着阿某无声无息的准备离开。

“阿某。”夏绵绵叫着他的身影。

其实动作很轻,基本很难留意。

阿某也在怀疑夏绵绵的身份!

会不会也是组织的一员,只不过被BOSS保护得紧。

“你是不是经常到这里来?”夏绵绵询问。

阿某没有回答。

“如果我想找你了,是不是可以在这里来找你?”

阿某看着她。

“以后,我会经常到这里来找你。”夏绵绵并不需要得到答案,就直接阐明自己的观点。

阿某转身走了。

速度很快。

夏绵绵看着他的背影,嘴角蓦然一笑。

阿某。

可能是作为杀手的阿九,唯一可以信赖的人。

毕竟,他对封逸尘也不是那般衷心,否则不会说想变成封逸尘!

他大概也厌恶了现在的杀戮,不停的杀戮。

她伸了伸懒腰。

天就真的已经透亮了。

她也夜不归宿了,却没有封逸尘那般好命,有那么一个温柔乡等着他,她冻得都快成冰块了。

她发动车子,让暖气开了还一会儿,才踩下油门离开。

回到家里的时候,不早不晚,刚好8点过。

今天周末,也不用急着上班,她捉摸着回家好好补瞌睡。

她打开房门,家里,所有人都在,连封逸尘都在。

按照以往封逸尘的尿性,今天早该消失不见了,她还盼着眼不见为净。

但此刻看到了,就看到了。

她很自若的脱掉鞋子走进家门。

“小姐。”小南跑出来,看着她都快哭了,“你昨晚一个晚上去哪里了?我今早起床看到你房间空空如也,给你打电话你电话又没带,你知不知道你这样很吓人的。”

夏绵绵淡笑道,“我不是平安回来了。”

“你以后不要这样了,你昨晚都去哪里了?去夏家别墅了吗?”

“去了一个好地方。”夏绵绵又是一笑,“不说了,困得慌,我要上楼补觉了。”

“小姐你吃完早饭再睡吧。”

“没胃口。”

夏绵绵摆了摆手,直接走上了楼。

也不需要和客厅沙发上的封逸尘打招呼了,他都可以对她视而不见,她也可以。

她疲倦的回到房间,正准备关上房门那一刻。

房门突然被人狠狠的撑住。

夏绵绵看着封逸尘,看着这个男人就是会这么唐突的出现在自己的面前。

她放弃了反抗。

反正封逸尘也不会对她做什么。

她懒洋洋的转身走向自己的卧室。

房间里面的花瓶碎渣已经没有了。

她捉摸着可能是小南已经处理清洁了,她要是告诉小南她扔掉的那些碎渣值250万,不知道那小妞的表情会变成这样!

她坐在自己的床边,看着封逸尘站在门口,“有什么事情吗封老师?我知道昨晚你有事请找我,我也答应了今天好好谈,但你也看到了我一夜未归,真的没有好好睡觉,如果你实在要谈,半个小时可以吗?”

她觉得她最多能够忍耐半个小时。

她是真怕谈着谈着,自己就睡着了,当然这样的事情发生几乎为零,毕竟她还是职业杀手。

封逸尘冷漠的眼神看着她,说,“一会儿要回封家别墅。”

“一会儿?一会儿是多久?”

“上午十点前。”封逸尘一字一句。

日了狗了。

除去梳妆打扮的时间,她还有一个小时的睡眠时间。

一个小时对她而言,连塞牙缝都不够。

但她没有拒绝,她说,“好。”

封逸尘又这么看着她。

“我去洗个澡清醒一下,顺便你昨晚不是说有事情和我谈吗?一会儿我到书房去找你。”夏绵绵开口。

“不用了。”封逸尘转身,“不用谈了。”

夏绵绵看着他的背影。

对啊,还有什么可谈的。

能谈的,最多就是离婚相关。

她起身去洗澡。

其实就是为了让自己清醒一点。

洗完澡之后,又精心打扮了一番,反正不能睡觉,倒不如把自己弄得漂亮一点,也不辜负了夏绵绵这么绝美的一张脸。

她打扮完毕之后,差不多也要到10点了。

她走下楼。

封逸尘在客厅等她,看着她此刻的模样,眼眸顿了顿。

夏绵绵长得真的比夏柔柔好看多了,封逸尘不是眼瞎就是脑袋有毛病。

“我准备好了,可以出门了。”夏绵绵说。

封逸尘点头。

她跟着封逸尘一起出门,坐在了他的副驾驶室。

今天阳光明媚,整个城市都被笼罩在一片灿烂之中,在冬日里显得如是的生机勃勃,加上周末,今天街道上的人流车辆明显多了很多,封逸尘开着的轿车,就一直在走走停停。

“封老师。”夏绵绵看着前面的红灯,突然开口。

封逸尘捏紧着方向盘,应了一声,“嗯。”

“今天如果你母亲又问我们怀孕的事情,我应该怎么回答?”夏绵绵询问。

总觉得,这是不可避免的。

“我会解释。”

“说你J子活跃率低,还是说已经有人帮你生孩子了,轮不到我。”夏绵绵淡笑。

笑着的时候,正好一缕阳光照耀进了车里,白皙的皮肤,晶莹剔透,还觉得璀璨无比。

封逸尘收回视线,唇瓣紧抿。

夏绵绵也不再多问。

车子缓慢到达了封家别墅。

别墅门口停了好多辆车,大概夏家的所有人又都回来了。

这么一大家子人就围着封老爷子一个人转,封老爷子也真是够有能耐的。

封逸尘停好车。

夏绵绵打开车门下车。

封逸尘也下了车,走到她旁边。

两个人的脚步都顿了顿。

夏绵绵说,“需要挽着你的手臂吗?”

说真的,她怕封逸尘推开,有时候还是会很尴尬的。

而且还要不要继续做戏,她也不知道封逸尘的想法。

封逸尘抿唇看着她,就这么看着她。

夏绵绵终究伸手挽了上去。

在没有离婚前,偶尔还是会这么装腔作势的。

封逸尘什么都没说,连表情都没有多余的,带着夏绵绵走进了封家大厅。

果不其然,封家能够来的人都来了。

大家喜乐融融的坐在沙发上聊天,看上去真的是一个无比温馨的大家庭,所有人看到她和封逸尘出现也都热情的招呼着。

夏绵绵嘴角挂着的笑容在看到夏柔柔的那一刻,还真的是僵硬到自己都伪装不了。

她甚至是条件反射的就想把从封逸尘手臂上的手伸回来。

却在念头刚起的那一刻,封逸尘一把抓住了她的手。

夏绵绵转头看了一眼封逸尘,眼眸紧了紧。

这是打算现场摊牌吗?!

所以昨晚上找她谈事情,是不是就是准备谈他们三人之间的事情,而现在就直接当众谈了吗?!

话说卫晴天呢?!

这种情况,怎么少得了卫晴天。

“姐。”夏柔柔从沙发上站起来,乖巧的一笑。

夏绵绵在想,她是怎么笑得得出来的,是怎么笑出来的,还这般清纯真诚。

“你和姐夫来了,等你们很久了。”夏柔柔亲昵的拉着夏绵绵的手。

夏绵绵手指微动。

她能说她很想一巴掌打过去吗?!

但她忍了,忍着笑得虚伪,“柔柔今天怎么来了?”

“我……”夏柔柔羞涩的红了脸。

“逸尘,你和绵绵过来。”封老爷子开口道,声音听上去特别的和蔼可亲。

夏绵绵眼神看着封老爷子,跟着封逸尘走了过去。

“今天你堂弟第一次带女朋友回家,所以把你们都叫了回来,特别是柔柔又是绵绵的亲妹妹,有你们在柔柔也不会这么不自在。”封老爷子解释,声音温和。

夏绵绵一怔。

堂弟第一次带女朋友。

“哥肯定想不到,我会和夏柔柔交往。”封逸睿开朗一笑。

一家人看上去如是的和谐。

所以。

夏绵绵转头看着封逸尘,此刻封逸尘也这么看着她,缓缓转移了视线,对着封逸睿说,“确实没想到。”

“我也没想到我会和柔柔一见如故。当时爷爷不是随口一句说让我们考虑成家的事情嘛,我妈就急着给我安排了相亲,结果就碰到了柔柔,然后就……觉得挺好的。”封逸睿说道,“我们都交往快两个月了。”

“嗯。”封逸尘点头。

“而且一不小心……”封逸睿欲言又止。

“三个月前不要说。”封逸睿的母亲俞静连忙说道。

这样的话就太明显不过了。

夏绵绵觉得自己还处于有些懵逼的状态。

她眼眸直直的看着封逸尘,耳边又听到杨翠婷的声音笑道,“没想到逸睿还快一点,你看绵绵和逸尘都结婚一年了,现在还没有个好消息,也是恭喜你们了。”

“这种事情急不来的,都是机缘巧合,大嫂你也不要太着急。”

“是啊,不着急,小两口感情好最重要。”杨翠婷附和道,听不出半点不好的情绪,一家人看上去如此的和蔼可亲。

夏绵绵咬紧了嘴唇,她觉得此刻,还是不动声色的好。

封文军突然开口说道,“既然逸睿和柔柔的感情这般稳定了,你们也早点安排了他们的婚事儿,别拖久了,到时候惹人笑话。”

“好的,我正在找时间和柔弱的父母谈谈,相信那边也会同意的,不说柔柔现在身体情况,就凭着亲上加亲,也不会太多阻拦。”

俞静连忙附和道。

封文军点头,“总之,不要亏待了柔柔。”

“一定不会的。”

所有人又一起说了婚礼的事情。

夏绵绵坐在其中,就听着。

封逸尘也听着,基本没有怎么插话。

家里面仿若就弥漫在了又要办喜事儿的兴奋之中,夏绵绵甚至还仔细的观察了杨翠婷和夏铭威,两个人真的是在恭喜,半点都没有能够看出来的不是滋味。

这一家人,也真的是绝了。

吃过午饭之后,封老爷子带着自己的妻子回房休息。

人到了一定岁数,作息会非常规律。

封老爷子一走,杨翠婷也叫着夏绵绵回了房间。

夏绵绵想,杨翠婷应该不会那么温柔了。

果不其然。

关上房门后的杨翠婷脸色瞬间就冷了下来。

夏绵绵不动声色的跟着杨翠婷坐在外阳台的椅子上。

她听到杨翠婷说,“果然让你二叔家捷足先登了。”

夏绵绵咬唇。

她也没办法,封逸尘不碰她,她能有什么办法。

“绵绵,你和逸尘到底怎么样了?”

夏绵绵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这种事情,你问你自己儿子,问我做什么啊!

“逸尘又吃药吗?”杨翠婷看夏绵绵不说话,又问道。

吃什么药啊。

夏绵绵说,“妈,我会和逸尘努力的。”

“哎。”杨翠婷叹了口气,也没有对夏绵绵有过多的脸色,整体还算温和,“现在只能盼着夏柔柔肚子里面的孩子是个女儿,你们赶紧点生个儿子,还有胜算。”

“嗯。”夏绵绵点头。

“这事儿妈也知道逼不来的。”杨翠婷说,似乎是突然想到,“要是真有问题,试管试试?”

“我给逸尘建议过了,但他好像不太乐意。”夏绵绵无奈,“妈,要不你劝劝他吧,我愿意尝试。”

“逸尘的性格我知道,认定的事情很那改变。”杨翠婷叹了口气,“回头我劝劝她,在这期间,你们一定要多努力知道吗?”

她也想努力。

“你要是真的怀上了封家的孩子,妈保证不会亏待你!”杨翠婷说得直白。

夏绵绵看着杨翠婷。

“不说你爷爷给的股份,妈单独奖励你一笔钱。”杨翠婷说,“我和你爸都商量好了,你要是生下了封家的长子嫡孙,爸妈给你五千万。”

我滴个去。

这还真的让她有些心动。

5千万可以做好多事情了。

当年阿九拼死拼活的在刀刃上这么久,每次都是用命搏最后死了那一刻都没能赚到这么多钱,就生个孩子就可以得到5千万,果真让她心动不已。

杨翠婷看着夏绵绵的表情,温和道,“这都是你应该的,要是真的是个儿子,你能够得到的奖励更多。”

“嗯。”夏绵绵点头,“我会回去好好努力的。”

“其他妈就不多说了。”杨翠婷微笑道。

夏绵绵也笑了笑。

两个人又说了一会儿话,夏绵绵离开了杨翠婷的卧室。

刚下楼,迎面对上了夏柔柔。

夏柔柔此刻应该去上了洗手间,客厅中封铭严一家人还坐在沙发上谈事情,看得出来气氛很好,应该是很高兴。

“你跟我来。”夏绵绵开口。

就是不需要得到夏柔柔的回应,她也知道夏柔柔会跟上。

两个人走向了封家的后花园。

后花园很大,花草树木很多,夏绵绵带着夏柔柔走向了一个凉亭。

夏柔柔说,“你叫我做什么?”

“孩子是谁的?”夏绵绵直白。

“你说呢?”

“你给我说是封逸尘的!”夏绵绵冷眼。

“我没说,我只说我怀了孩子而已。”夏柔柔邪恶一笑,“是你不放心封逸尘会和我生孩子。你们夫妻之间的信任度也不过如此嘛?!”

“夏柔柔你果真是有毛病!你以为嫁给封逸睿就能够对我有任何威胁了吗?”夏绵绵讽刺。

她确实以为,夏柔柔怀的孩子是封逸尘的。

甚至没有半点怀疑。

而封逸尘昨晚上从头到尾都没有解释过。

她就更加坚信。

今天却突然又说,孩子是封逸睿的。

她很好耍是吗?!

封逸尘说句话会死吗?!

“我不知道对你有没有什么威胁,但我知道,封爷爷说了,生下封家的长子嫡孙,可以得到一定股份,那笔股份也应该可以够我在你面前嘚瑟一阵子了。”

“你真以为你的孩子能够顺利生下来?”

“你想威胁我!”夏柔柔脸色一沉。

“我祝你好运!”夏绵绵丢下一句话,什么都不想说了。

对她而言,夏柔柔生孩子得股份管她屁事,她只是弄明白,孩子到底是不是封逸尘的而已。

她直接走向大厅。

封逸尘似乎是在等她,就站在后花园的门口处,看着她大步走了过来。

夏绵绵顿了顿脚步。

封逸尘说,“我们走了。”

“走了?”

“嗯。”

夏绵绵也没多说,她昨晚没有休息好,现在也不过在强打着精神。

两个人分别给长辈说了一声,封逸尘开车带着她离开。

车内依然安静,但夏绵绵思绪却很多。

她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封逸尘,看着他完美的侧脸,看着他认真开车时的模样。

她说,“夏柔柔怀的是封逸睿的孩子。”

说的是肯定句,但带着一丝不确定。

“嗯。”封逸尘点头。

“你昨晚为什么不说?”

“我想说的,但你不想听。”封逸尘直白。

“你给我说的是有事情谈。”

“就是谈夏柔柔怀孕的事情。她怀孕了,自然就会嫁进封家,而她的目的不单纯,封逸睿的目的也不单纯,本想提醒你小心点防备。”封逸尘难得这么多话。

夏绵绵真是服了封逸尘了。

她说,“你就不能好好解释吗?”

非要她如此误会吗?!

“你今天也知道了。”封逸尘说得淡漠。

反正她早晚会知道,所以就不用解释了是吗?!

“何况,我的信任度不是为零吗?”封逸尘突然补充。

夏绵绵一怔。

所以他是在用行动表明事实?!

她咬唇,那一刻也不想承认自己对他的偏见,她固执的将头扭向一边,看着驿城的景色,缓缓道,“夏柔柔怀了封逸睿的孩子,你难受吗?”

封逸尘抿了抿唇。

所以,他又不会解释了。

她也觉得自己问这些问题有些多余,她转移话题,“你妈今天又给我说生孩子的事情了,说让我们做试管婴儿。”

封逸尘眼眸微动,就是不开口。

“我也觉得这个方法可行。而且……”夏绵绵又回头看着封逸尘,直直说道,“你妈说生了孩子给我5千万,我心动了。”

封逸尘将车子稳稳当当的停在一个红灯前,转头回视着夏绵绵。

夏绵绵莫名觉得那一刻,心跳有些加速。

有时候封逸尘的一个主动,就算是一个主动的表情一个主动地眼神,都会让她……受宠若惊。

她咬唇,看着他。

看着他看了她好一会儿。

绿灯亮起。

身后响起了其他车辆催促的声音。

封逸尘踩下油门,那一刻她恍惚听到封逸尘在说,“鼠目寸光。”

“……”

她怎么鼠目寸光了!

5千万对他不算什么,对她就是巨款。

她心里有些不爽。

车子停在了小区车库。

现在下午4点多,夏绵绵的瞌睡已经到了巅峰,她也不想再和封逸尘有任何争执,回到房间捂着被子就呼呼的睡了过去。

一觉睡到,晚上8点。

她迷迷糊糊的起床,饿得头重脚轻。

她下楼觅食。

封逸尘坐在客厅沙发上看新闻,小南和林嫂分别在坐着清洁。

“小姐,你终于醒了。”小南说,“我都差点忍不住上来叫你起床了,姑爷不让……”

说着,还看了一眼封逸尘。

夏绵绵也转头看了一眼封逸尘,她说,“我饿了。”

“我也饿了。”

“嗯?”夏绵绵蹙眉。

“等你一起吃饭。”小南直白。

夏绵绵又看了一眼封逸尘。

林嫂已经去迅速炒菜了。

夏绵绵想了想,走向封逸尘。

封逸尘转眸看着她。

“你在等我?”夏绵绵直白。

“只是不想林嫂麻烦。”

口是心非。

林嫂很快将饭菜做好,四个人一起吃着晚餐。

“我想喝点酒。”夏绵绵说。

“小姐你一个人喝酒啊?”

“嗯,庆祝一下。”夏绵绵嘴角一笑。

“庆祝什么?”小南诧异。

庆祝……

庆祝封逸尘没能搞大夏柔柔的肚子。

夏绵绵不说,只让小南去拿了酒。

一有酒,她就吃得比较慢了。

林嫂和小南先下了桌,封逸尘坐在饭桌上陪她,他吃得慢条斯理,夏绵绵就这么直直的看着他。

封逸尘抿唇,“你好好吃饭。”

“你酒精过敏?”夏绵绵扬眉。

封逸尘点头。

“会怎么过敏?”夏绵绵执着的询问。

封逸尘就是不会说话。

但封逸尘滴酒不沾……

之前辣椒过敏,她喂他他还会张嘴,但酒精似乎是半点都不会碰。

“你慢慢吃。”封逸尘放下碗筷,走了。

夏绵绵翻白眼。

有什么见不得人的不能说。

还是说,封逸尘喝了酒其实不是过敏而是会发骚!

她为自己的脑洞点赞。

一个人喝了大半瓶,吃了点菜下了桌。

封逸尘此刻已经上楼了,小南和林嫂也把家里的清洁做得差不多了,整个家里就又安静了不少。

夏绵绵一个人坐在沙发上看电视。

看了一会儿,觉得无聊,又把剩下的半瓶酒拿了出来,自己坐在沙发上慢慢的喝了起来。

喝着喝着。

夏绵绵上了楼。

她敲开封逸尘卧室的房门。

封逸尘看着她。

看着她因为酒精而有些薰红的脸颊。

“找我……”有事儿?

话还未说完,脖子被人紧紧的勾住,努力压下他的身体垫着脚,一个吻就印在了封逸尘的唇瓣上。

唇齿相贴。

那一刻仿若还有一丝酒精的味道。

封逸尘正准备推开,却在下一秒,夏绵绵张嘴伴随着舌头一起,直接送了他一口红酒,他并没有预料,在想要吐出来的那一刻,嘴唇却被夏绵绵使劲的堵住,堵住那一刻,她如此火热的亲吻让他本能的一个喉咙吞咽……

一大口酒精,就这么咽了下去。

夏绵绵放开他,得意的看着封逸尘。

封逸尘脸色冷冰。

被人算计了,大概心情也好不到哪里去。

“我就是好奇,封老师酒精过敏是什么样的?”夏绵绵笑得灿烂。

她其实,还有目的。

但她不说,她就观察。

观察着封逸尘,面不改色心不跳。

所以……酒精过敏麻痹的,都是骗人的了?!

她看着封逸尘直接转身了,转身的那一秒,如此高大的一个身影“哐”的一声,直接倒在了地上。

真的是直接倒下去的,夏绵绵看着都疼。

而那一刻,她也真的懵逼了。

懵逼的看着倒在地上一动不动的人。

不会是死了吧。

她猛地上前,用手放在他的鼻息之间,再听了听他的心跳。

深呼吸一口气。

封逸尘是真的想要吓死她吗?

一口红酒而已,至于这么夸张吗?!

她嘴角邪恶一笑。

拖着封逸尘沉重的身体,往自己的房间走去。

封逸尘看上去不胖,但是身体沉得跟铁似的,好在她力气也不少。

她把封逸尘扔在了她的床上,然后找了自己的四条皮带,居然刚刚好!

她都为自己的机智点赞。

把封逸尘手脚捆绑在了她的十个床头后,夏绵绵走进浴室洗澡去了。

她洗得比较慢。

毕竟,要做一件大事儿,她也会心慌。

她深呼吸一口气,穿上比较暴露的丝绸睡衣,走出了浴室。

浴室打开。

那个躺在床上的男人就这么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她。

夏绵绵深呼吸一口气。

这么快就醒了?还好她动作快。

她走过去,走到封逸尘的面前,“我说了,我心动了。”

封逸尘眼眸一紧。

“5千万对我实在不少。”

“夏绵绵!”封逸尘咬牙切齿,再不济也知道此刻她想要做什么了。

但是威胁我也没用,她铁了心了。

其实今晚的一切她真的早有预谋,她不知道封逸尘喝了酒会直接倒下,她其实在想封逸尘喝酒一喝就醉,然后她还有机会打过封逸尘,她甚至在自己上楼前其实有给小南和林嫂交代,晚上听到什么响声都不要上楼,她怕他们的打斗吓到他们。

然而……

封逸尘居然就倒下了。

就这么直直的倒在了自己面前。

这么好的机会,她岂能就此放过。

“你也别挣扎了,弄不开的,限量款牛皮皮带,我试过了,很结实。”夏绵绵说。

其实注意到封逸尘的手腕和脚腕处通红一片,想来已经反抗过了。

她作为杀手,怎么绑架人,还不是手到擒来的事情。

封逸尘应该会悔死了,当初培养了这么一个杀手,最后拿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

“当然,其实你也可以条件反抗的,比如……”夏绵绵看着他的下面,“没反应的话,我就算是做太多,也无济于事,封老师就可以留守清白了。”

说着,夏绵绵就直接翻身坐在了封逸尘的身体上。

她帮他解开衣服。

封逸尘喜欢穿白色衬衣,衬衣的尺寸刚刚好,所以胸肌非常明显,还很带感。

她一颗纽扣一颗纽扣的解开。

解开之后,就看到了他解释的胸膛。

“夏绵绵,想要多少钱?”封逸尘冷声。

夏绵绵的视线从他的胸肌处往上,看着他的脸。

她瞬间又垂下了眸,还是觉得他身体比他脸更好看。

她说,“你妈先出了价格,你就不用费口舌了。”

“一个亿,放开我。”封逸尘直白。

麻痹。

她手放在他的裤子拉链上。

她为什么会如此贪财。

但是……

她笑道,“万一我放开了你你就不给我了呢?”

“我会给你!”封逸尘一字一句。

“不相信。”

“夏绵绵!”

“我说过了,你可以守身如玉的,只要你没有反应,但显然……”夏绵绵看着封逸尘,“我都什么都还没做,小封封就如此兴奋了!”

封逸尘咬牙。

夏绵绵脱掉了封逸尘的裤子,因为捆绑着,所以她是把部分减掉的。

昨晚他撕碎了她的衣服,今天她也会以牙还牙!

裤子剪碎了,她把见到放在他的小裤上,抬头看了一眼封逸尘,说,“你别动,我怕不相信伤到了你。”

封逸尘脸色冰冷。

好了。

夏绵绵解锁成功。

她看了一眼,咽了咽口水。

她抬头,抬头看到封逸尘忍耐到极致的表情。

她说,“虽然你不能动,但我们还是从头开始吧,太直接了我怕……你接受不了。”

其实,她接受不了。

她爬到他的面前,低头想要去亲吻他的嘴唇。

刚靠近,她又顿了顿,“算了,我怕你咬我。”

封逸尘狠狠的看着夏绵绵。

她将头埋在了他的脖子处,亲了一口。

封逸尘隐忍,隐忍的那一刻。

夏绵绵突然笑了,“封老师,你鸡皮疙瘩了你知道吗?”

很明显,小绵绵摸着封逸尘的手臂,上面都是。

封逸尘喉咙一直在波动,忍着没有说话。

夏绵绵真觉得封逸尘的反应很强烈,她就亲了一下,就是淡淡的亲了一下,他就把持不住了?!

她说,笑对着封逸尘说道,“你要是喜欢,我可以给你做足前戏。”

“夏绵绵,你放开我!否则……”

“否则你会杀了我?”夏绵绵托腮趴在封逸尘的身上,打量着封逸尘,就是一副不怕死你又能奈我如何的模样。

封逸尘怒视着夏绵绵。

“昨晚上让你躺好你非不要,现在还不是乖乖的躺好了。”夏绵绵反而在嘚瑟。

“夏绵绵!”

“别叫了。耳朵都听出茧子了。”夏绵绵说,“叫也没有用。”

话音落。

夏绵绵又埋在了他的脖子处,这次,亲吻的同时,还用牙齿咬了一口。

她想,既然要做了,就应该留下痕迹。

让封逸尘看着厌烦几天也好。

“嗯……”封逸尘发出了低沉的嗓音。

是在忍着痛,还是在忍着……

夏绵绵的唇,一点一点的从上往下。

一点一点,不留余地。

好久……

“夏绵绵!你给我起来!”封逸尘威胁。

夏绵绵用力。

“封老师……”夏绵绵说,“已经起不来了!”

终究。

她强上了封逸尘。

不知道多久。

她从封逸尘的身上起来。

果真,有点痛。

但她没落红,也真是奇怪。

是夏绵绵曾经已经和谁谁谁发生过关系,还是说,小时候不小心弄掉了,亦或者车祸让处女膜破损。

总之,没有落红,但却还是痛。

那种痛,她也形容不出来。

她爬过去解开了封逸尘的手。

封逸尘就这么看着她。

脸色真的很不好。

她也不知道他在不爽什么,他应该比她爽才是,至少他发泄了啊。

解开封逸尘之后,她起身去了浴室。

她躺在浴缸里面。

虽说过程有点痛,但好在,上辈子这辈子的遗憾弥补了。

她心情还莫名有点好。

她躺在按摩浴缸里面,身体在默默放松,闭上眼睛突然想到一首歌,就非常愉悦的唱了起来,“太阳当空照,鸟儿对我笑,小花说早早早,你把歌词唱错了……”

就是鸟儿对她笑啊!

她一边唱着,一边享受。

身边气压,突然变低。

她咬唇,缓缓睁开眼睛,看着面前的裸男。

其实也不是全裸,还穿了一件白色衬衣,这是她刚刚上他都没有脱掉的,现在就这么松松散散的挂在他的身体上,她能说其实很诱人吗?!

而刚刚她只是帮他解开了一只手,所以封逸尘还得自己解开另外的一只手和另外的两条腿,此刻才得到自由,就进来了!

进来干什么?!

她重新闭上眼睛,也是一脸坦然的模样!

要杀就杀吧。

她也打不过他。

她继续唱歌。

死的时候笑着应该会更好看。

她身体突然猛地腾空。

夏绵绵被封逸尘一把捞出了浴缸,那个轻巧。

她本能的搂抱着封逸尘的脖子。

身体贴近。

封逸尘脸色暗沉,将她抱了出去,然后狠狠的扔在了她的大床上。

不怕,其实都是骗人的。

封逸尘杀人都不眨眼,杀她也会如此。

她说,“我想死得好看一点!”

“是吗?”封逸尘冷笑,逼问。

甚至那一刻,她看到他突然也上了他的床,一点一点在靠近他,青筋暴露,但又意外的性感。

到现在她居然还在被他勾引。

她说,“是。”

刚说完,身体就被封逸尘直接压在了身下。

她惊慌,“封逸尘,你要做什么?”

“让你看看我发疯的样子!”封逸尘阴森而冷血。

夏绵绵还在思索这句话怎么那么耳熟。

“唔……”

嘴唇突然被强势的堵住。

与此同时……

身体承载着他的重量以及他的急切。

整个房间,惊天动地!

……

天微亮。

夏绵绵趴在床上。

她看着窗外若隐若现飘进来的一丝阳光。

脑海里一直重复的唱着,“太阳当空照,花儿对我笑,小鸟说早早早……”

早你麻痹早!

她忍受了一个晚上了,刚睡着,刚睡着。

她都不知道封逸尘精力为什么会这么好!

他真的不用动手杀了她。

做死她就行了。

她身体被某个男人紧紧的抱住。

而后。

终于完了吗?!

她转身看着封逸尘,看着他起身,然后将她一起带进了浴室。

她已经不知道进进出出多少次了。

她很累。

真的很累。

全身还痛,就跟散架了一般。

所以……

封逸尘发起疯来,真的很恐怖!

她终于,领教了!

------题外话------

快说你们爱宅,快说!

哈哈!

好啦。

大家都懂的。

福利在群里,O(∩_∩)O~。

大家进验证群378414307,然后再进入正版群。

今晚双手奉上,不见不散。

至于今天下午的二更……

时间待定。

毕竟这一更已经写得宅筋疲力尽了。

好啦。

都这么有诚意了,亲们是不是应该给宅月票给宅动力!

小宅感激不尽!

爱你们哦!

粉爱。

(づ ̄3 ̄)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