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80章 忘记做措施了?/枭宠重生之盛妻凌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夏绵绵真的很想死在床上。

她全身懒到半点都不想动。

身体就跟散架了一般,毫无力气。

而那个疯狂了一个晚上的男人,此刻却神清气爽的起了床,换上了西装革履的衣服,又是那般道貌岸然的样子。

昨晚上那只大禽兽到底是谁?!

她承认第一次是她用强了,但是第二次呢,但是第三次呢,但是后面很多次呢?!

封逸尘这个变态。

她奄奄一息的趴在床上,懒得脚趾母都不像动一下。

“你不起床吗?”封逸尘问她。

在昨晚那般虐待她之后,现在还好意思问她。

她扭头,直接把头转向一边。

“那我先出门了,还有点事情要去加班。”封逸尘解释。

所以吃干抹净之后,她就特么要被这种待遇吗?!

她不说话。

要滚滚远点。

封逸尘看了一眼床上的夏绵绵,那一刻恍惚是笑了一下,离开了。

房门被轻轻的关了过来。

夏绵绵面对着空荡荡的房间。

全身不适。

苦不堪言。

她迷迷糊糊的正进入梦乡。

“小姐!”小南突然从门外进来,声音特别高昂。

她特么的没有聋。

她睁开眼看着小南,看着小南一脸兴奋。

“小姐,我给你拿红糖水上来了。”小南把红糖水放在夏绵绵的床头,“你喝了,补血的。”

“……”谁稀罕补血啊。

“姑爷特别交代的。”小南贼兮兮的笑道,“昨晚上姑爷和小姐是不是……”

“别这么八卦。”

“就是那样的是不是!”小南笑得特别阴险,“以后小姐和姑爷就会相亲相爱了吧。”

鬼知道封逸尘怎么想的。

她勉强让自己从床上坐起来。

小南眼睛都瞪大了。

夏绵绵被单下什么都没穿,被子自然的落在胸口上,当然没有曝光,夏绵绵也会注意,就算是同性之间也会存在羞涩。

她就看到小南极具变化的眼眸,听到小南惊悚道,“昨晚上姑爷是虐待你了吗?”

夏绵绵低头。

低头,也看不出什么名堂。

“你脖子上和手臂上淤青好多,就跟我们小时候被鬼打了一样,不对,比鬼打了还要严重。姑爷昨晚上是有多粗鲁?!”小南完全是被惊吓道。

有多粗鲁?!

夏绵绵想了想。

该怎么形容呢?!

这么说吧,就像一头被困了很久的狮子,饿到两眼青光然后看到了面前放着的一块新鲜的肥肉。

而后就不用描述了,总之脱缰的马,一发不可收拾!

“小姐,你痛不痛?”小南心疼。

痛死了。

真的很痛。

封逸尘绝对没有半点怜惜,甚至没有节制。

她全身都他妈痛。

但她不想回答。

也不想去承认自己昨晚的算计,最后吃苦的自己。

她让小南把红糖水拿给她。

甜甜的味道倒是让她身体舒服了些。

她把一碗红糖水喝光,又躺在了床上。

“小姐那你休息一会儿,中午我叫你起床吃饭,你要是起不来我就给你送上来……姑爷太不会怜香惜玉了。”小南一边拿着空碗出去,一边嘀咕。

夏绵绵窝在被窝里面。

她突然有些沉默,沉默的在想,她以前为什么会那么期盼床笫之事,分明……就是在抢夺豪取。

哪里有电视小说里面描述的那么销魂。

以后也不用特别期待了。

她翻身,睡觉。

她发誓她再也不会去勾引封逸尘了,那男人……他特么疯狂了!

她招架不住!

然后那一天,她就真的窝在床上睡了一天,到晚上吃晚饭的时候,才勉强让自己起床,换了一套睡衣下楼。

下楼都特么的腿在打颤。

她好不容易下楼。

封逸尘刚好从外回来。

夏绵绵看着封逸尘,看着他穿着西装打着领导,头发梳得一丝不苟,脸蛋俊得倾国倾城的模样,想起昨晚上……算了,不想也罢。

她直接走向客厅沙发,坐下。

封逸尘放下公文包,也跟着坐了过去。

小南看着夏绵绵出现,热情道,“小姐你终于起床了,你睡了一天了。”

“嗯。”夏绵绵应了一声。

小南也只是过来招呼一下,又去厨房当下手了。

封逸尘转头看着夏绵绵,“你睡了一天?”

“有问题吗?”

封逸尘沉默。

夏绵绵也不多说,她打开电视。

封逸尘突然又问,“为什么睡了一天?”

这货是傻的吗?!

劳资全身都痛,就不能多睡一会儿吗?!

“昨晚上被某只禽兽一直不停的做禽兽的事情,你说我为什么睡了一天?”夏绵绵没好气的说道。

封逸尘喉咙微动。

那一刻耳朵貌似有些泛红了。

别用这种青涩的表情来懵逼我的双眼!

我丫的以后再也不信了!

她转头看电视,不再搭理封逸尘。

封逸尘也坐在她旁边,不再说话。

林嫂做好晚餐之后,招呼他们过去。

今晚吃得异常的好,仔细一看,还都是些大补的东西。

夏绵绵怎么都觉得林嫂有小心思。

林嫂被夏绵绵看得有些不好意思,说,“少奶奶你多补补,身体好了才好受孕。”

“……”所以,她和封逸尘上了个床,全天下人都知道了是吧。

她回头看了一眼封逸尘。

封逸尘带着高贵的教养默默的吃着晚饭。

小南忍不住偷笑了一下,转眸突然发现什么,开口道,“姑爷,你手腕怎么了?”

夏绵绵一顿,才发现封逸尘手腕上的淤青,很明显。

这当然都是昨晚上反抗的结果。

没想到会失血那么大一块。

封逸尘明知道自己反抗不了,还用这么大劲儿。

她转移视线。

只听到封逸尘说,“没什么。”

“昨晚上不会……”小南小脑瓜里面瞬间就不淡定了。

不会是玩了SM吧。

看看姑爷和小姐的伤……

她脸猛地通红,想象那画面,脑袋都快爆炸了!

“吃你的饭!”夏绵绵没好气的说道。

小南嘟嘴,还是默默的扒饭。

一顿饭吃得不快不慢,但就是异常的尴尬。

夏绵绵总觉得封逸尘在时不时的看她,但当她每次回头的时候,又看到封逸尘低着头在吃饭。

神经病。

吃过晚饭之后,又各自回了房。

夏绵绵想,应该又会回到以前的状态。

对,回到以前的状态就好了。

她洗了澡,就又躺在了床上。

明天还要上班,也不知道身体好点没有,腿还不会这么酸,那里还会不会这么疼。

她闭上眼睛想这些事情。

房门突然被人敲响。

夏绵绵一怔。

深更半夜的。

不会是封逸尘吧。

她起床打开房门。

所以,就是封逸尘。

封逸尘说,“以后不要锁门。”

“为什么?”

封逸尘不说话,行动很明显。

他直接上了她的床。

所以,封逸尘这货是打算以后和她一起睡了。

她慢吞吞的还是爬上了床,睡在了封逸尘的一边。

夜晚很安静。

彼此都很安静。

夏绵绵闭上眼睛睡觉。

她想,封逸尘总不至于今晚又来……

她在想……

想麻痹想!

夏绵绵就感觉自己整个身体被人压在了身下。

而后,某个人开始不规矩了起来。

“封逸尘……”

“嗯。”他应了她一声。

手上的动作,倒是丝毫没有停下来。

“我很累了。”

“嗯。”手,还是在动。

“我今晚真的不想。”

“嗯。”

嗯你麻痹嗯!

嗯了你就把手给我伸出去。

“封逸尘,我特么的很痛啊!”夏绵绵尖叫。

她痛死了,痛死了。

能不能让她歇几晚。

她捉摸着,要生孩子,以后避免不了,但不至于天天晚上都这样吧,她真的会吃不消的。

“哪里痛?”

“你傻吗?”夏绵绵狠狠的瞪着封逸尘。

封逸尘压在她身上,重得跟铁似的。

黑暗下,夏绵绵似乎看到了封逸尘眼神中的意思闪烁。

他突然起身,打开了房间的灯光。

夏绵绵猛地闭上眼睛。

这特么刺眼。

她捂着被子。

被子却被某人强行的掀开。

夏绵绵怒瞪着封逸尘,“你想上就上吧上吧。”

她认命了。

她特么怎么就要去强上封逸尘,她后悔了后悔了可以吗?!

封逸尘直接拔掉了她的裤子。

夏绵绵一副生无可恋的表情。

然而,意料中的疼痛感并没有,她只觉得一凉,看着封逸尘审视的眼光。

那一刻,夏绵绵的脸猛地一下爆红。

封逸尘你丫的能不这么色吗?!

她有些羞涩的将双腿紧闭,然后把一边的被子抱了过来,声音都没那么有底气的说道,“你做什么啊!”

封逸尘也没有再强迫她。

他突然起身,离开了。

夏绵绵看着封逸尘的背影。

这货,神经病啊!

好在走了就走了吧。

她还能睡个好觉。

……

封逸尘换了一套外出服,直接出了门。

他坐在小车上。

他没想到,她那么红肿。

昨晚上是太粗鲁了吗?!

他没能控制住。

即使很想压抑最后就还是鬼使神差的,做了很多次。

他启动车子离开,将车子停靠在了一件24小时的药房。

他徘徊在门口,却就是没有走进去,甚至抽了两支烟,好不容易进去走了一圈,就又出来了。

上夜班的是个小姑娘,看着这么大的大帅哥,忍不住少女心泛滥,就这么眼神一直看着他,弄得封逸尘连门口也不好意思站,直接回到了小车上。

他拿起电话,“凌子墨。”

“嗯?”那边正在夜生活开始。

无比疯狂的音响声,显然正玩得高兴。

“你过来一下。”

“哪里来?”

“我在惠民路的一间药房门口,我把地址给你,我在车上等你。”

“喂!”凌子墨莫名其妙。

电话就这么被挂断了。

接着收到了一条有着地址的短信。

他无语。

封逸尘大半夜的撞鬼了吗?!

他要不要把上次那个法师介绍给他。

“凌少,你在看谁的信息啊,这么不理人家。”一个娇滴滴的小女人贴近凌子墨的身边,恨不得将自己的整个胸都贴上去,如此主动。

凌子墨有些无语的推开了身边的女人,“爷今晚有事儿,不玩了。”

“凌少!”女人跺脚,娇嗔无比,“人家今天本来休班的,听说凌少回来才专程调班来伺候你,就又这么放人家鸽子,你都放人家多少次鸽子了,这次不要,死都不要啦。”

女人拉着凌子墨的手,娇媚到不行。

那呼之欲出的低胸,身上那件清凉的吊带都已经滑落到了两肩之下,甚是诱人。

凌子墨就这么看着,沉默了一下。

女人一看有戏,连忙有风骚了些,她拉着凌子墨的手,直接伸进了自己衣服里。

她是夜场出了名的胸大活好,凌子墨以前可是经常光顾她。

也不知道这段时间突然发生了什么,她已经好久没有让封逸尘上过她的床了,虽说小费更以前差不多,但那种感觉完全不同,何况凌子墨在床上也真是让女人久久难忘……

凌子墨又这么沉默一阵。

好久。

他的手从女人衣服里伸了出来。

这里的女人特别开放,现场直播都行。

他以前也特别喜欢玩这种把戏,这一刻……

这一刻他就是毫无兴趣。

刚刚沉默那一秒,也只是在想自己为什么突然就会没有了兴趣,以前这女人的胸他挺喜欢玩的,现在怎么都觉得这么腻,而且摸上去……毫无手感。

就是毫无手感。

他说,“爷今晚真的有事儿,你让其他人陪你。”

女人不相信的看着凌子墨。

凌子墨拿出一叠钱,“找个牛郎满足你也行。”

女人抱着一叠钱,懵逼。

讨厌!

不过看在钱的份上,又笑了。

话说……

凌少是不是有喜欢的人了,所以才会突然……为谁在守身?!

凌子墨走出夜场。

此刻也刚来不久,酒没有多喝,一点没醉,自己就开着车去了封逸尘指定的地点。

他把车子停靠在封逸尘的小车后面,下车走向封逸尘的小车。

这货是遇到什么事情了,窗外一地的烟头?!

发生什么大事儿了。

一向不喜欢严肃的凌子墨那一刻也严肃了起来,“发生了什么事情?”

封逸尘转头看了一眼凌子墨,没有开口。

“你别告诉我,你丫的得了什么不治之症?要死了!”凌子墨很激动。

封逸尘无语。

他将最后一根烟蒂熄灭,从车上下来。

“嘿,你到底怎么了?”凌子墨询问。

“问你一件事情。”

“什么事情这么严肃?”

“你有让女人……”封逸尘欲言又止。

凌子墨蹙眉。

“女人什么?”凌子墨看着封逸尘,“我有很多女人,你想问什么。”

“比如,把她弄疼,然后肿了。”封逸尘解释。

如此昏暗的灯光下,凌子墨似乎都看到了封逸尘脸上的不自在。

他冷静的思索了一下封逸尘的话语,什么弄疼,什么肿?!

他想了想,猛然一个激灵,“你上了夏绵绵?!”

封逸尘没有回答。

那一刻就是在默认。

“然后你还把人家弄疼了。”

封逸尘不说话。

凌子墨邪恶一笑,“最后,还……”

“需要买什么药比较好。”封逸尘直接打断凌子墨的话。

凌子墨觉得自己那一刻差点没有笑死。

话说封逸尘居然也会有这么无措的时候,居然也会有他不能解决的事情。

他说,“我可以帮你问问我的那些女人们,小姐可能会用到这些东西,我可从来不会这般的粗鲁。”

封逸尘转移了视线,不去看凌子墨。

凌子墨拿起电话给刚刚那女人拨打。

凌子墨说得特别的口无遮拦。

封逸尘在旁边听着都有些,不自在。

凌子墨打完了电话,说,“买一种叫做秘康的药,据说可以消炎止痛还能让其滑溜溜的……”

封逸尘瞪了一眼凌子墨。

凌子墨耸肩,不再多说,他笑道,“要不要我去帮你买,我看你这样子,也不好意思问服务员开口。”

“不用了。”

说着,封逸尘就突然走进了药房。

凌子墨就这么一脸好笑的看着封逸尘。

看着封逸尘如此拘谨的模样,然后还看到售药的服务员多看了他几眼,看得封逸尘耳朵通红。

一会儿,封逸尘拿着药走了出来。

显然松了一口大气。

封逸尘坐进自己的小车内,启动车子准备离开。

“嘿,就这么走了。”凌子墨站在封逸尘的驾驶室旁边,询问。

“不早了。”

“夜生活才刚刚开始。”

“那是你。”

“逸尘。”凌子墨叫着她。

封逸尘看了他一眼。

“对女人得温柔点。”凌子墨好心提醒。

封逸尘踩下油门的那一刻,突然收住了脚。

他转头看着凌子墨。

凌子墨说,“别只顾着自己开心了,也要考虑她的感受。”

封逸尘有些沉默。

“昨晚夏绵绵爽到了吗?”

他不知道。

因为昨晚,他几乎完全失控。

凌子墨一看封逸尘的表情就知道了。

他说,“有很多技巧,你要不要学。”

封逸尘看着凌子墨。

凌子墨得意一笑,“是不是没想到有这么一天,你还要请教我!”

封逸尘突然踩下油门。

凌子墨看着封逸尘的车子扬长而去,忍不住一笑。

男人啊,就是自尊太强。

他低头编辑了一条短信给封逸尘。

就是告诉他,有时候嘴比其他都好用。

懂不懂得起,就看封逸尘自己的慧根了。

凌子墨坐回到自己的小车上。

这一刻反而不知道要去哪里了。

夜场,也只是喝酒,每次都喝得伶仃大醉,第二天痛苦的又是自己,何况明天又上班了。

他靠在驾驶室,拿了一支烟抽了起来。

也不知道自己在惆怅什么。

脑海里面似乎就这么浮现了一个人的身影,挥之不去。

他想他真的魔怔了。

而魔怔那一刻……

是相思成灾产生幻觉了吗?!

他恍惚看到了一辆熟悉的轿车,然后看到轿车上下来一个女人,那个女人不就是居小菜吗?!

她这么晚了,去药店做什么!

他猛地下车,完全是本能的跟了上去!

药店里面的居小菜走向售药小姐。

“小姐需要买点什么?”售药小姐询问。

居小菜看着面前的年轻女人,她说,“我拿点胃药,顺便……”

售药小姐看着居小菜,嘴角一笑,“还需要什么吗?”

居小菜说,“再买一颗避孕药,效果好副作用不大的。”

“好的。”售药小姐点头。

其实都已经司空见惯。

就居小菜有些不自在而已。

好在现在是晚上,没有什么人,她也不会觉得太尴尬。

她等了一会儿,售药小姐拿了胃药和避孕药,推销道,“我们现在避孕套搞活动,买二送一。小姐需要买点吗?不管避孕药怎么好,但终究还是会有副作用,身体最重要。”

居小菜犹豫了一下,觉得这个售药小姐说得确实有道理。

她想了想,“拿给我那两盒吧,你要什么尺寸?”

“……”她怎么知道。

售药小姐也看出来了,很自然的说道,“给你标准尺寸吧。”

“谢谢。”

售药小姐一边装药,一边算着价格,“一共是208块,小姐是付现金吗?”

“嗯。”居小菜付了款,拿了小票。

她转身打算离开。

身后的男人让她脚步一顿。

她看着凌子墨就这么站在那里,看上去,不像是刚刚来!

她咬唇,不自觉的捏紧了手上的药品袋。

“忘记做措施了?”凌子墨问。

带着些阴冷的嗓音,一字一句。

------题外话------

好啦,昨天奖励和今天的奖励,宅明天再公布。

今天让宅休息休息吧,更新太多了,还有福利,真的好累哦。

话说福利,亲们知道的,要进QQ群哦。

群号是:378414307

不说多了你们都懂的。

另外小宅随便说一下小宅唯一官方剧透渠道,关注宅新浪微博“潇湘恩很宅”,抽风的时候就会剧透。

最后。

小宅说一下关于很多亲反应苹果手机无法投月票的事情,书院正在处理,当然小宅看到月票还是心痒痒的,你不投小宅寝食难安,所以要麻烦亲们登陆电脑网页端,小宅试过了,是可以投票的。

小宅万分感谢你的支持。

晚上咱们QQ“超级大豪宅”,不见不散!

PS:多留言哦,宅明天多奖励些,毕竟今天月票来得很猛,宅也高兴啦。

达拉达拉!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