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81章 我他妈走路都痛!/枭宠重生之盛妻凌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忘记做措施了?”凌子墨的声音,阴冷无比的在居小菜耳边响起。

居小菜看着凌子墨,是真的没想到在这个地方会撞见这个男人。

她以为,他们可以撞见的地方只有夜场。

而她如果不出现在夜场,也就不会有巧合。

她紧捏着手上的药品塑料袋,就这么看着凌子墨,看着阴沉的一张脸。

“不说话?”凌子墨眉头一扬,怒气显而易见。

居小菜咬唇,“我没想到会在这里碰到你。”

“那你想在哪里碰到我?”凌子墨冷笑。

哪里都不想。

“医院吗?妇产科?做流产手术。”

居小菜能够听出来凌子墨的讽刺。

而她也实在不想解释更不想和他纠缠,她说,“我走了。”

“居小菜!”凌子墨一把拉住居小菜的手臂。

居小菜咬牙。

凌子墨就不知道为何会如此大的怒气。

为什么真的很生气。

他想到上次居小菜脱光衣服在他面前的时候,他居然忍了,只因为莫名的不想看到这个女人哭,不想她哭那么撕心裂肺,但此刻,此刻得到了什么报应,居小菜还不是滥交,居小菜还不是如此滥交!

居小菜完全能够感受到凌子墨的暴怒情绪。

她自觉地手臂被他拉的生疼,然后蛮力将她带出了药房。

此刻街道已经冷清,居小菜觉得就算凌子墨现在杀了她也没有人会看到。

“凌子墨!”居小菜甩开凌子墨的手。

怎么甩都甩不开。

凌子墨桎梏得越来越紧,手心力度越来越大。

居小菜忍着痛。

她真的不明白,她为什么每次和凌子墨都要这么争锋相对如此水深火热,他们就不能和平的巧遇,淡漠的分开吗?!

“你到底要做什么!”居小菜被凌子墨一下扔进了他的小车后驾驶室。

凌子墨也坐进了后驾驶室,逼近居小菜。

居小菜心里一紧。

凌子墨这个用下半身思考的动物,还能做什么。

她以为上次之后凌子墨就停歇了,她以为上次之后至少凌子墨很长一段时间不会再想到她。

事实上,真的有这么一个月她没有看到凌子墨了,没有看到这个人如此的阴魂不散。

“怎么了?”凌子墨今晚异常的阴冷,“可以和其他人上床,就不能和我了?!我至少比你那些男人强,我至少不会让你去吃避孕药,我有套。”

说着,凌子墨还真的从车里拿出了避孕套。

居小菜真的已经不想去思考凌子墨为什么在车里都会有这种东西了,因为不用思考也能得出答案。

这个男人在哪里不是做。

在哪里都可以做。

她说,“够了凌子墨!”

“对我就够了,对其他人不满足?”凌子墨狠狠逼近,两个人的脸颊靠得很近,这一刻却居然没有对她做任何举动,就是这么狠狠的瞪着她,“我技术哪里比不上那些男人,你要这般排斥我?嗯?!还是说,你在故意报复我,就因为我对你以前的爱理不理,所以你想报复我!”

她要怎么解释。

她觉得她怎么解释都解释不了。

她咬牙,伸手去打开车门。

车门被关得紧紧的,她当然打不开。

而如此举动,似乎又再一次刺激到了凌子墨。

他甚至很想掐死居小菜,掐死这个女人算了。

他说,“为什么这么排斥我,为什么!”

他妈的受够了。

他哪里都强,居小菜为什么就要拒绝他!

以前不说了,他对居小菜不够热情,居小菜感受不到人间美好。

但上一次。

上一次居小菜的反应根本就偏不了人。

她绝对绝对,爽到了。

“你很脏。”居小菜说,一字一句。

凌子墨逼近的身体,那一刻仿若石化了一般。

凌子墨直直的看着居小菜。

他能掐死居小菜吗?!

他真的可以动手掐死吗?

“你很干净?”他反问,带着厌恶,“被人上到需要买避孕药,你很干净?!你他妈装什么纯!劳资都没说你脏,你好意思嫌弃本大爷!”

“我是很脏。我和很多男人都发生了关系,我就是很不干净了。”居小菜破坛子破摔,“所以别碰我,我怕你得病!”

“居小菜!”凌子墨气得身体都在发抖。

居小菜咬牙。

她真的不想和凌子墨这般对话,她宁愿两个人见面当陌生人,彼此看着彼此,转身就走。

沉默而窒息的空间。

凌子墨突然沉默了,沉默着生气,很生气。

居小菜安静的坐在那里,警惕的看着凌子墨,不发一语。

不知道过了多久。

不知道这种分分钟都可能爆发的尴尬气氛维持了多久,凌子墨说,“你这么气我,你很爽吗?”

居小菜咬唇。

她没有气他。

她只是单纯的想要他远离自己。

“很爽吗?”凌子墨固执的问她。

“没有。”居小菜摇头,“我只想你离我远点。”

“你果然想气死我。”凌子墨冷笑,冷笑着感受着自己内心要发了疯似的狂躁,脸上却突然没有了那份无法掩饰的暴怒,嘴里还喃喃道,“气死我算了。”

居小菜垂下眼眸。

他们总是这么箭弩拔张,其实她脾气很好对谁都很好,却总是被凌子墨逼到爆发。

她咬牙,将身体伸向驾驶室,按下了解锁,然后回身打开了车门。

意外的,她做了这么一系列动作,凌子墨居然没有半点反应,而她也没有半点停留的,甚至是跑下了他的车,然后回到自己的小车上,一脚油门,速度甚至是超常的快。

凌子墨就看着车尾灯,看着那辆熟悉的轿车,扬长而去。

他心就这么冷着。

冷着想要发狂,又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他点燃一支烟,猛烈的抽了起来。

他就说他这一辈子,虽然没什么亲人虽然少了很亲情,但想来还是一帆风顺的,所以上帝太过嫉妒,给他弄了一个劫,遇到了居小菜这个大劫!

他把烟蒂扔掉,回到驾驶室,开车离开。

本打算继续去夜场的,心情不好就想喝点酒,却将车子开回了别墅。

那个时候对他而言还早。

连凌小琳看到凌子墨这么早回来都是惊喜万分。

“表哥,你今晚怎么回来得这么早?!”

他没有搭理凌小琳,莫名有种排斥。

说不出来,却因为是自己唯一的妹妹所以就一直忍着。

他直接上楼回到自己的房间,然后脱光了衣服站在浴室偌大的全身镜面前。

他就这么看着自己的身材。

他哪里比不上居小菜那些野男人了!

他什么地方比不上!

胸肌,腹肌,大腿肌,还有……

他转身去淋浴,洗澡。

他习惯性的洗战斗澡,几分钟就好。

今晚洗了之后,却突然又顿了顿脚。

他又重新洗了一次。

里里外外,洗得特别仔细。

一次又一次。

他麻痹的哪里脏了?!

他一身洗的香喷喷的哪里脏了!

居小菜这女人是有毛病吧。

她就是有毛病。

他把自己身体都搓得红肿了,才放弃了疯狂的洗澡,大大咧咧的穿了一件睡袍,头发也没吹就躺在了床上。

身上莫名还有些火辣辣的疼。

他眼眸直直的看着面前的天花板。

麻痹的。

果然是太早了,他半点睡意都没有,半点睡意都没有!

……

从凌子墨身边逃走的居小菜,真的是一鼓作气的将车子开了出去,速度很疯狂。

她真的很怕凌子墨。

她甚至怕他突然就出现在自己面前,而她每次面对他的时候,比她打一场官司还要让她疲倦,还要让她力不从心。

她透过后车镜,看凌子墨没有追上来,才稍微松了口气。

以后不要再撞见了。

她将车子的速度减了下来,恢复到她正常的速度。

正认真的开着。

耳边突然听到了警车鸣笛的声音。

她一怔,转头。

一转头就看到巡警车上,展然伸出头来给她打招呼。

展然的巡逻领域在这边,时不时还能够遇到,而且他们的治安亭就在他们小区的对面,她有时候回来还能看到展然在治安亭里面忙碌,两个人彼此见面的时间多了些,也自然而然熟了很多。

“你现在才下班吗,今天不是周末?”展然询问。

“对,整理过两天要上庭的案子,所以就加班了,一不小心就到了这个点。”居小菜打开小车窗户,回答道。

“吃过晚饭了吗?”

“还没有。”

“回家有东西吃吗?”

“自己随便做点。”居小菜回答。

巡逻车的后座位的窗户也被按了下来,里面还坐着一个警察,打趣道,“小展其实是想要约你吃夜宵,他刚好换班了。”

居小菜一怔。

展然骂了自己同事两句,回头,“一起吃夜宵吧,我知道一家很好吃的养生粥,24小时营业。”

同事调侃着展然。

居小菜有些不好意思,本想要拒绝的,但看着展然的如此热情的脸就是怎么都拒绝不了。

“好。”她点头。

展然心情很好,他说,“你把车停下来,我坐你的车过去。”

居小菜将车子停靠在了街道边。

巡逻车也停了下来。

展然从车上下来,和同事说了几句,大概是交接班的一些事情交代。

而后,很快坐进了居小菜的副驾驶室。

居小菜当时是把药品袋直接放在副驾驶室的座位上的,此刻展然坐进来,自然的就把那包药拿了起来,然后坐下,系上安全带。

居小菜一时没有反应过来。

看着展然突然有些沉默之后才猛然想起。

她脸通红。

即使此刻夜晚接到的灯光已经不太光亮了,但透过路灯的昏黄还是能够看清楚,药品袋里面的东西。

毕竟胃药很小一盒,倒是避孕药和避孕套很明显。

而且男人应该一眼就能够认出避孕套。

她连忙将那盒塑料袋抢了过去。

展然看着她的模样,也觉得此刻有些尴尬。

尴尬中,居小菜踩下油门开车。

展然也不知道如何开口。

好像说什么都会让气氛变得很不好。

在他在想着怎么打破着僵硬的气氛时,就听到居小菜有些慌忙而小声的声音解释,“这不是我的。”

展然一怔。

“我们事务所有个小姑娘,和男朋友不小心发生了关系,因为是第一次所以也忘了做保护措施,本来她是今天要去买避孕药的又被我叫来临时加班,她陪着我一直整理到刚刚不久,她最后一班地铁了,我就答应帮她买了,明天一早给她。那些避孕套正好药房打折,我就给小姑娘买了几盒,让她也不至于一直吃避孕药。”居小菜解释。

脸羞红到都能滴血了,但还是把事情说清楚了。

她其实可以解释的,但面对凌子墨,就是不想解释,也懒得解释。

解释了,他可能也不会相信。

展然嘴角突然扬着一道好看的笑容,“还好不是你的。”

居小菜总觉得这句话话中有话。

但刚刚才经历了那么尴尬的一瞬间,此刻也不想说太多反而让彼此又尴尬了。

车子停靠在展然说的目的地。

地方很小,但里面装修得很温馨。

居小菜和展然选择了一个靠里的位置,暖气很足。

两个人点了一份虾仁养生粥,点了些蒸饺带了些小菜,静静的吃了起来。

“小菜。”展然突然叫着她。

“怎么了?”居小菜抬头。

“其实今晚,有个不情之请。”

“嗯?”居小菜看着展然有些欲言又止。

“明天有空吗?我想请你吃饭。”展然说。

“明天要上班啊,而且过两天我有个案子要上庭了,手上事情有点多,我怕就算是晚上,可能也会很晚才会下班。”居小菜看了看手机的时间,“应该会跟现在的时间差不多。”

“中午可以吗?就耽搁你一个小时。”

“是遇到什么事情了吗?”居小菜其实习惯了为别人多考虑。

展然点头。

“你说吧,我们不是朋友吗?”居小菜微微一笑。

展然总是会被她的笑容打动。

他说,“我前女朋友从国外回来,和她丈夫一起回国探亲。然后说想要请我吃饭,会带上她丈夫。这么多年她孩子都生了,我却连个女朋友都没有,所以希望你明天可以暂时充当我一天的女朋友,就是做做样子就好。”

居小菜没忍住笑了笑。

展然被居小菜笑得有些不好意思,他解释道,“当年我和她分手并不愉快。我们从小就认识,以前住一个大院,她父亲和我爸是同事,我刚从警校毕业我俩就在一起了。她当时进的是一家外企,有可以去国外发展的机会,她就报名去了,我当时挺生气的,让她别去,她说我没大志,一辈子就只能当一个小警察。”

居小菜默默地听着,想着很多人,原来都经历过这么多的悲欢离合。

“我当时也很生气,就说你要是去了国外我们就分手。”展然哑然一笑,“结果就分手了。后来没多久就听说她嫁给了一个老外,还生了一个儿子。这是她离开这么多年第一次回来,给我打电话了,说想见见我。我没有拒绝,但……”展然有些难以启齿的说道,“不想让她看到我还孤家寡人一个。”

“我能够理解。”居小菜笑了笑,“要是我遇到这种情况,我也不希望前女友看到我还这么单着。”

“那你答应吗?”

“嗯。”居小菜点头。

帮朋友,其实也不难。

她说,“明天中午在哪里吃饭?”

“我想好了,我就是怕你太忙太耽搁你时间,就在上次我相亲然后我们遇到的那个西餐厅怎么样?环境也不错,离你上班的地方很近。”

“好,明天你记得打个电话提醒我一下,我中午下班就过来。”

“谢谢你,小菜。”展然真诚的说道。

居小菜回以一笑。

其实就是举手之劳而已。

……

幽静的夜晚,夏绵绵也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睡着的。

她也不知道自己这么睡了一天,为什么还是睡着了。

睡得还很好。

当然前提是,没有感觉到身体的一丝异样。

她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

现在是什么情况。

她懵逼。

懵逼的突然感觉到下身一凉。

夏绵绵猛地起身,想要逃离。

“别动。”

被窝下,突然传来一个男人的嗓音。

夏绵绵欲哭无泪。

封逸尘又是什么时候回来的。

他走了就走了吧。

他为什么要这么阴魂不散。

此刻更是强制性的将她的双腿分开,然后……

然后,她真的不好形容。

被单下,封逸尘把自己捂在里面,她隐约还看到手机电筒发出的亮光,一直照耀着。

封逸尘你丫的别这么色好吗?!

别这么色。

以前不是挺能忍的吗?

以前她撩他的时候,他特么的不是坐怀不乱吗?!

这个男人真的有人格分裂吗?!

她身体一怔。

亮亮的触感,又伴随着他指腹的温度。

“封逸尘……”

“我在帮你上药,你忍忍。”

“唔!”夏绵绵咬唇。

上药。

上什么药。

你丫的别碰我就万事大吉了。

她忍受着,忍受着,难得的温柔。

比起昨晚上那个禽兽,不,那个野兽的男人,温柔了何止一百倍。

安静无比的房间,仿若只有彼此呼吸的声音。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

封逸尘大概是完事儿了,他从被窝里面钻出来,起身去了浴室。

夏绵绵捂着被子睡觉,狠狠的把自己包裹起来。

脸却莫名的发烫得厉害。

而那个去了浴室的男人,却一直一直站在浴室里面。

他默默的调整呼吸,然后洗手。

一边洗手,一边在让冷水的触感来放松自己。

他薄唇轻抿,耳边响起凌子墨说的温柔。

昨晚上……

他完全失控。

就是不停的想要,不停的想,想到,完全忽视了身下的人是不是能够承受。

而他并不知道,他的不节制会导致她今天这么严重。

他刚刚帮她上药的时候,都不敢用力,就怕又弄疼了她。

此刻,却突然,喉咙波动。

他脱掉衣服,洗了个冷水澡。

等洗完澡出来的时候,看着夏绵绵缩在床单一角,并没有睡觉,眼神哀怨的看着他。

封逸尘说,“早点睡。”

说着,身体也上了床,拉过被单,和她躺进了一个被窝。

夏绵绵一脸警惕。

“我不会碰你,你睡吧。”封逸尘开口。

夏绵绵有些不相信。

封逸尘昨晚上是怎么做的。

昨晚上她说了不要了,他又是怎么对她的!

她咬牙,突然靠近封逸尘。

封逸尘身体一僵,一动不动。

夏绵绵把手直接伸了进去。

封逸尘咬唇。

这女人果然很喜欢惹祸。

“好吧,相信你。”夏绵绵把手伸了出来。

感觉封逸尘整个身体都凉凉的。

而且没有攻击力。

殊不知,在她手刚刚退出去那一刻,其实某人就开始急剧的变化了。

夏绵绵放松的闭上眼睛,屁股对着封逸尘准备睡觉。

刚换好这个动作,瞬间又翻身面对着封逸尘。

昨晚上就是这样被一次又一次碾压的。

总觉得那个姿势,毫无安全感。

还是面对着封逸尘睡比较。

她这么想着,就又闭上了眼睛。

而身边那个男人,却久久无法入眠!

……

翌日。

夏绵绵被闹钟吵醒。

封逸尘也从床上坐了起来,貌似,也是因为闹钟才醒。

两个人迷迷糊糊的看着彼此。

这种感觉……

夏绵绵真的无法形容。

就好像两个陌生的人,突然变得亲密了起来。

她说,“我先去洗漱。”

“嗯。”

夏绵绵先走进了浴室。

刚脱了裤子坐在马桶上。

浴室的房门突然被人推开。

夏绵绵拿着手机准备看新闻的手一僵。

封逸尘说,“你继续。我洗脸刷牙。”

“……”你特么在搞笑的吗?!

她怎么继续,怎么继续!

而且家里就这么一个浴室吗?

这么多浴室,他非要选择这一个吗!

“会不自在吗?”封逸尘拿起他不知道何时放在这里的牙刷,问道。

“你试试。”夏绵绵说,咬牙切齿的说道,“你来尿尿,我来看,你试试。”

封逸尘抿了抿唇。

而后,终究拿起牙刷走出浴室。

走出去的时候,他还丢下一句话,他说,“其实都看得很清楚了。”

乌龟王八蛋!

你丫的变态!

她气呼呼的上完厕所,也没心情看新闻了。

三两下洗漱完毕,然后换了一身衣服。

封逸尘也换了衣服出门。

夏绵绵看着封逸尘衣冠禽兽的模样,真的为天下想要上他的女人叫屈。

她眼眸微转,看着他手腕上的痕迹。

其实不只是手腕,身上也都是她的咬痕,很多,但好在都遮住了,就连脖子上的吻痕,她也很有技巧的,挡在了他的衬衣里面。

倒是手腕,明显得很。

封逸尘似乎也注意到了夏绵绵的视线,他低头看了看,“过几天就好。”

废话,她也会知道过几天就好。

但这样被人看到,总归会让人遐想的吧。

算了,他不在意,她干嘛要去在意。

她仰着头,抬起脚步大步就往楼下走去。

刚下楼梯。

我滴个去。

腿那一刻差点没有直接软了下去。

都休息整整一天了,一天了,双腿为什么还那么不听使唤。

“怎么了?”封逸尘一把拉住她,看着她不稳的模样。

“没什么。”夏绵绵咬牙切齿的回答。

封逸尘审视着夏绵绵。

“你怎么了?”封逸尘莫名固执。

夏绵绵本来心情就不好,此刻心情更不好了,她转头怒吼,“怎么了怎么了?你他妈那晚上这么没有节制,你说我怎么了,我他妈走路都痛!”

“……”封逸尘抿唇。

夏绵绵懒得再搭理封逸尘,扶着栏杆下楼。

刚走了两步。

身体突然腾空。

夏绵绵惊吓的搂住封逸尘的脖子。

两个人的脸颊靠近。

夏绵绵倔强的将头扭向一边。

小南在客厅,一眼就看到封逸尘把夏绵绵抱了下来,笑得特别的狡诈,她走过去,“一大早姑爷和小姐就在秀恩爱。”

秀你妹!

夏绵绵被封逸尘抱着放在桌边。

所有人静静的吃着早餐。

吃着吃着。

“今天别去上班了。”封逸尘突然开口。

“为什么?”

“不是疼吗?”

“……”夏绵绵汗颜。

小南瞪着眼睛看着他们,嘴角笑得何其阴险。

夏绵绵说,“没什么。”

“我在家陪你。”封逸尘开口。

夏绵绵不相信的看着封逸尘。

“我陪你。”封逸尘说,说完就又低着头开始吃饭了。

小南怎么都觉得两个人,猫腻味好重。

终究。

周一还是没有上班。

她就和封逸尘大眼瞪小眼的在家里待着。

但不得不说,如果就这么去,她也不知道自己身体的异样会不会被人看出来。

怎么都觉得,很丢人。

她又躺回床上。

睡觉倒是不想了,就是习惯性躺在床上,玩玩手机也好。

正看着一些八卦新闻。

夏绵绵看着封逸尘从外走进来。

她睨了一眼,没搭理。

封逸尘说陪他,还不是在书房处理公务。

倒是她,就打了一个电话给夏政廷,然后一直这么颓废着。

她将注意力又放在手机上。

突然就觉得又有些不对劲了。

“封逸尘!”

“别动,我看看情况。”

“谁让你看了!”夏绵绵死拽着自己的裤子。

封逸尘薄唇微抿。

“出去。我要睡觉了。”

“我帮你上药。”

“不要。”

“夏绵绵!”封逸尘叫着她的名字。

别威胁我。

“听话。”封逸尘那一刻声音很冷漠,但语气,语气总觉得带着一丝……

死都不会承认的宠溺。

而后。

而后她还是被封逸尘扒了裤子。

她真的不应该勾引封逸尘的,真的不应该勾引。

上完药之后。

气氛又变得有些尴尬。

封逸尘几乎是上完药就走了。

冷漠得跟鬼一样。

而走出卧室的封逸尘,那一刻却在微微喘气。

他回到书房,打开电脑。

今天周一,事情很多,他本在一一处理审批流程,却在某一个瞬间,想要看看夏绵绵如何。

而他看了,出来就变得,有些不淡定。

他深呼吸一口气,继续办公。

刚把注意力放在工作上,聊天软件突然弹出来一条信息。

“怎么样,有没有听我的建议?”凌子墨传来的。

封逸尘不想搭理的,本能的准备屏蔽凌子墨,缓缓,却将手指放在了键盘上,“还不是时候。”

“确实不是时候。”凌子墨还打了好多个大笑的符号。

封逸尘脸色阴沉。

“你怎么弄人家的把人家弄成那样!”凌子墨打下文字,“何况……夏绵绵是第一次吗?”

“嗯。”因为他看到落红了。

即使不那么明显。

“第一次就给留下了不要的印象,你有得受了。”

封逸尘看着凌子墨的文字内容。

缓缓,又看到凌子墨发来信息,“这两天夏绵绵对你应该会很排斥吧。”

“嗯。”他打了一个字过去。

“给你说了哥们,学点技巧。”凌子墨写道,“你这样蛮狠是不行的。”

封逸尘放在键盘上的手僵硬着。

凌子墨一直在发送信息,“我有些好东西,给你分享一下。”

“什么东西?”

“就是好东西啊,我挑选了,都是特别有技巧的,你只要照着学,以你的盛世美颜加上你的擎天大柱,我都可以想象夏绵绵会怎么的爽到爆炸。”

封逸尘无语,“不说了。”

“脸皮那么薄,都不知道你怎么上到夏绵绵的。”凌子墨贼笑,后又想到,“话说,不会是夏绵绵主动的吧?!”

“我很忙。”说完。

封逸尘直接点了下线。

凌子墨看着封逸尘黑色的头像。

他都还没有把好东西分享给他,他就挂黑什么啊。

他好不容易昨晚半夜睡不着起床给他在那么多云端里面找到的两部好教程,半点感谢都没有,居然还给他黑脸,这男人真是为好不得好。

他上邮件,将东西压缩大包。

发出去之后,凌子墨靠在自己的办公室椅子上。

那一刻突然有些莫名的惆怅。

他一天怎么这么无聊。

无聊到要去教封逸尘技巧。

他是缺女人缺疯了吗?!

他看了看时间。

又到了中午午餐时间了。

他能吃什么?!

公司食堂的东西他没兴趣吃,而且他真是怕了凌小琳了,每天都在堵他让他陪她。

他拿起外套,拿起钥匙,直接走出了凌氏大厦。

他漫无目的的开车在街道上游走。

游走着游走着,车子就停靠在了一间高档的西餐厅,恍惚才发现,这他妈不是居小菜事务所的那间西餐吗?!

他果然是中邪了。

他是不是应该请一个更高级的法师帮他做法事啊!

他停好车,就这么鬼使神差的进去了。

一进去……

他看到了居小菜,看到她坐在那里,身边还坐着一个有些眼熟的人,但一时半会儿也想不起来,而她此刻盈盈微笑,微笑着在和面前另外的两个人聊天。

居小菜今天确实是一到中午下班时间就过来赴约了。

展然今天穿了一件比较正式的衣服,看上去貌似又成熟了点。

居小菜因为想到今天要帮展然做戏,也细心打扮了一下,所以看上去真的美了不少。

她温顺的坐在展然的身边,面对着展然的前女友张倩和她的外国老公汉斯。

“展然,我都没想到,你居然交往女朋友了,我听叔叔阿姨说,你还单身来着。”张倩笑道,脸上化着过分浓艳的装扮,有点艳俗。

“我们才交往没多久,还没给我爸妈提起。”

“是吗?我就说。”张倩看了一眼居小菜,也觉得这个女人有些眼熟。她开口道,“那天碰到叔叔阿姨,他们还让我劝劝你早点成家,现在看来,不需要我劝了才是。”

“呵呵。”展然有些憨厚的笑了笑。

居小菜也这么淡淡的笑着。

面对前女友,男人多少会有点纵容吧。

“对了,今天我请客,你别浪费了,这里的环境也不差,你一个月工资也不高。”张倩说道,又回头用英文给她老公说了一声。

他老公笑着答应了,那表情相当的自豪。

其实张倩的老公年龄不小了,大了张倩可能一倍。

居小菜忍不住多看了两眼对方。

张倩眼神一紧,脸色一下就变了。

这女人盯着她老公看什么!

居小菜也感觉到了不友好的目光,将视线转移。

“你难得回来,我请客应该的。”展然说,“下次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再能看到你。”

“你不舍吗?”张倩直白。

展然一时有点哑口无言。

张倩说,“在国外我倒是经常想起你,可惜……”

展然笑了笑,“你过得好就行了。”

“我老公真的很宠我,虽然比我大了很多,但经济条件很好,对我和孩子都很好。”

“嗯,那祝福你。”展然点头。

“谢谢。”张倩应了一声。

正时,服务员上了餐点。

张倩拿着刀叉吃着自己的牛排,“这里西餐怎么都比不上国外的。完全没有嚼劲。”

居小菜不动声色的吃着。

其实也知道,一般这种前男女见面,多半都是要炫耀自己过得更好。

展然不介意,她自然也不会介意。

“小展,以后有机会,你到国外来找我,我带你吃高档的西餐,保证你没有吃过。”张倩得意的说道。

展然应付的点了点头。

居小菜却突然开口了,“是说沃欧妮那件山顶西餐吗?”

“你怎么知道?”

“我以前去吃过。”居小菜说。

正好,她当年留学的地方就是在张倩和他老公的现居地,她其实是舍不得去那种地方的,但有一次凌爷爷到学校来看望她,就带她走遍了沃欧妮那桌城市最高档的地方,她还记得当时凌爷爷说,说他很忙,只能这么弥补对她的照顾,还说,对他孙子也是如此。

那个时候她还想着,以后她有时间一定要多陪陪他的孙子,至少不让凌爷爷这么遗憾。

“你会去那种地方?!一天的消费可以当你们一个月的工资!”张倩有些激动,“你不是律师吗?一个月顶多也就1、2万的收入吧。”

“我以前在那里留学。”

“你是留学生。”

“嗯。”

张倩依然似信非信。

“那里的牛排确实味道很好,小展,下次有机会我们真的可以去尝尝。”居小菜说,“顺便我们可以去看看倩倩。”

展然嘴角一笑。

他没想到居小菜还会给他解围。

其实他是不知道,张倩叫他吃饭是为了什么,张倩从小就爱慕虚荣,他太了解她了。

“好。”展然点头。

张倩有些不爽的看了一眼居小菜。

她怎么都不相信居小菜说的话。

她吃了两口,说要去上个洗手间。

居小菜看着张倩的背影,又回头看了一眼面前的外国人。

好半响。

张倩又从洗手间回来。

张倩嘴角带着邪恶的笑容,她对着居小菜一字一句,“我倒是没想到,小菜居然就是之前和凌氏集团凌子墨闹离婚闹得天翻地覆的居大律师,我还以为你在撒谎说去过沃欧妮,我果然是有眼不识泰山,那么大的凌氏当然能够让你去那地方消费了,何况,据说离婚的时候你还拿走了凌子墨一半的家产,应该也是家底丰厚!”

居小菜微咬唇。

“只不过小展,这样的女人你不觉得有点心机太重吗?何况!她是二婚耶。我妈常说,二婚的女人其实就是,二手货。”

------题外话------

周六奖励:跨越彩虹、观水思文、vian0915、红中發财样样来、冰萱影

昨日奖励:我不素伟人、小清鸽saga624、紫竹梦、一半明月n、Michelle敏、helena728、睿宝麻麻、楊莱莱、珈羽宝贝、□゛Tiлɡ、小兔子的玻璃心、做个安静的女汉子(是不是你们月票猛,宅的奖励也多,啊啊哈哈!)

好啦,今日问题:算了,你们还是畅所欲言吧!

最后,求月票求月票!

疯狂求月票!

还有那啥。

总之,进群吧:378414307,福利等着你!么么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