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82章 谁让你麻痹的上床不带T!/枭宠重生之盛妻凌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小展,我妈常说,二婚的女人其实就是,二手货!”张倩冷声讽刺。

一开始对居小菜就没有好感。

她回国前就听她父母说展然一直单着,她心里想着展然这么多年肯定是想她的,但又因为她嫁人了所以没有给她联系,但却一直爱着自己,这次回来她本也有打算劝劝展然早点找个女朋友结婚成家,但真的看到展然带了女朋友又那么的不是滋味,关键是,展然的女朋友显然比她漂亮。

她今天刻意打扮,在居小菜面前居然显得太过俗套,面前的女人温柔大方,清新脱俗,怎么都有些不是滋味。

在整个饭席间,居小菜又时不时的打量着自己的外公老公,让她对这个女人更加无感,这么明目张胆的想要勾引自己老公了?!女人大多现实,展然一个小警察自然HOLD不住如此漂亮的居小菜。

而刚刚,在她炫耀着自己在国外的优裕生活时,居小菜居然开口说什么她去过沃欧妮的西餐厅。简直搞笑的吧,那种西餐厅哪里是他们这种平民可以消费的地方,就算她在国外那么多年,她也就只敢去了一次,还只是为了炫耀发个朋友圈,里面的饮食都不敢多点,居小菜说去过!

还说自己是留学生。

怎么都觉得居小菜在撒谎。

所以那一刻她起身去了厕所,然后在网上搜索了一下居小菜。

听说居小菜是律师,一般也都有注册自己的公众平台吧。

这一输,就真的吓了一跳。

她就说为什么居小菜看着有些面熟,这些年虽然在国外,却经常刷国内的新闻,有一段时间她分明特别关注了居小菜和凌子墨的离婚事件的,当时只是觉得像居小菜这种丑女人怎么好意思问凌子墨要一半家产的,结果最后凌子墨还真的给了。

万万没想到,新闻中的居小菜分明是其丑无比的,带着黑框眼镜,扎着老土的马尾,哪里像面前这个,披着柔顺的大波浪卷发,取下了黑框眼镜还化了精致的妆容,不怪她没有一眼认出来。

居小菜的变化让她觉得这女人整了容。

她讽刺的看着居小菜。

心里虽然有些嫉妒,但怎么着,居小菜也确实是二手货,也就有了一份自己得意的资本。

居小菜其实很淡定。

但是展然貌似有些不开心了。

其实更不开心的是居小菜背后邻桌的凌子墨。

麻痹的,这世界上除了他之外,谁都不能这么欺负居小菜!

简直找死!

他真的是火冒三丈的准备蹦起来。

刚站起来,就听到居小菜无比平静的声音说道,“小展,你没有给倩倩说过,我曾经有段婚姻吗?”

展然一怔。

居小菜也没有想要需要得到展然的任何回答,本来两个人也是做戏,展然当然没必要给对方说清楚她的情况,她婉约一笑,好听的声音再次开口道,“当初我确实有段不太愉快的婚姻,离婚也弄得满城皆知,影响不好。不过好在,我也就离过一次婚,你丈夫应该有过四次婚姻了。不知道男人这么多段婚姻,算不算二手货?亦或者,叫报废品。而你是……收破烂的?””

“居小菜你什么意思!”张倩声音大了些,“你在诽谤汉斯!”

“诽谤?”居小菜淡笑,“我刚刚一直在确认,确认你丈夫汉斯是不是就是当年我还在留学时接到的一笔家庭财产分割的官司。因为印象深刻,所以即使隔了这么多年,还是会认出来。”

张倩狠狠的看着居小菜,暴怒的情绪显而易见。

居小菜却但没有看到,淡淡的又说道,“当年我当事人是你丈夫汉斯的第三任妻子,她状告你丈夫汉斯家庭暴力,性虐待,甚至还虐待儿童,嗜赌成性,染上毒瘾。而最终这所有的罪证都成立,你丈夫在这场离婚风波中被分走了不仅仅一半的财产,还在监狱待了2年10个月。我想以你丈夫汉斯如此败家的行为,你们能够消费得起沃欧妮也真的是奇迹,当然那都是几年前的事情,说不定浪子回头金不换,你丈夫已经变好了。”

张倩被居小菜说得脸红一阵白一阵。

显然汉斯听不懂国语,所以并不知道他们在说什么。

“你别在这里乱说,汉斯是个好男人。”张倩咬牙切齿。

“当然,我说过,浪子回头金不换,不过……”居小菜拿起自己的手机,进入国际网站,说,“不小心刚刚点进了沃欧妮的新闻网页端,搜索了一下,你丈夫汉斯前不久才被邻居举报说他虐待儿童虐待妇女……想来,那应该不是对你和对你儿子吧。”

“居小菜!”张倩狠狠的看着她。

居小菜却突然转移了视线,用无比流畅的外国语和汉斯打了招呼,“你好,我是居小菜,还记当年我为您前任妻子做过法律顾问吗?”

汉斯原本就带着不耐烦参加自己妻子的聚会,此刻一听居小菜这么说,脸色一下就变了。

他狠狠的看了几眼居小菜。

猛然从座位上站了起来。

“汉斯。”张倩看着汉斯突然剧变的脸色。

汉斯根本就没有把张倩放在眼里,直接就走了。

张倩转头狠狠的瞪了一眼居小菜。

居小菜好心提醒,“别怕成为二手货,二手货至少不用收破烂。”

张倩被讽刺得脸色铁青,她拿起自己包,大步去追自己丈夫。

居小菜看着张倩和汉斯的背影,淡淡的呼了一口气。

她其实很少这么怼别人,今天也确实超出了她自己的意料之外。

她转头看着展然,带着一丝歉意,“抱歉,我没想过说到这个地步。”

展然回以一个大大的笑容,“我刚刚还在想怎么为你辩护,果然律师就是与众不同,我自愧不如。”

“你会介意我这么对你前女友吗?”

“不介意。我们之间其实早就没有感情了,而且她今天找我吃饭也就是为了炫耀而已,我带着你来也只是不想她太过嘚瑟,没想到她这么说你,你别介意才是。”

“没什么好介意的。”居小菜盈盈一笑,“本来就是事实,也不怕被人说。”

“嗯。”展然点头,那一刻心里也起了一些细微的变化。

其实这种变化很久了,只是不敢承认。

“不早了,吃完饭我要去上班了,明天的案件还在整理中,当事人下午要到事务所来找我谈细节。”居小菜转移话题。

是真的觉得有些事情没必要一直谈起。

她离婚那一刻就知道,她和凌子墨的婚姻不可能不被人讨论,她不可能不会被人骂,所以,真不觉得有什么。

两个人吃着午餐。

从头到尾都没有注意到,身后的凌子墨。

凌子墨就这么看着自己面前的牛排,一口没有动,听到居小菜和那个叫什么小展的男人一边聊天一边吃饭,和乐融融。

他现在脑海里面还浮现着刚刚居小菜的声音,说得不温不热但就是可以让对方哑口无言。

原来在他不知道的地方,在他看不到的地方,居小菜其实是这样的。

居小菜其实不是一个不善言谈的人,所以怎么可能成为律师。

居小菜的所有沉默只是针对他而已。

他也不知道什么感受,他就这么默默的坐在那里,毫无胃口。

他真的一直以为居小菜走到哪里都会被人欺负,居小菜这种女人一个人生活就是会很辛苦会很煎熬,她无父无母又是个孤儿,有没朋友,自己一个人生活早晚会被自己作死,想来……

都不是真的。

居小菜能说会道,居小菜能捍卫自己的一切,她生活得,比他想象的好很多。

他眼眸微动,看着居小菜和她身边的男人已经吃完了午餐,大概是真的有些赶时间,所以两个人吃得有些快。

结完账,他们就一起离开了。

他就坐在他们身后。

他们离开的时候会越过他的餐桌,但那一刻,居小菜没有发现他。

从他身边走过去,和另外一个男人一起!

他想,他从小就不是一个耐得住性子的人,他从小就不是一个能够好好管控好自己脾气的人,所以那一刻,在居小菜从自己面前走过去的那一刻,他猛地从座位上跳了起来。

跳起来那一刻,压根没有拉住居小菜,而是猛地一拳,狠狠的打在了居小菜身边的男人脸上。

而那个举动,才让居小菜以及那个男人发现他的存在。

居小菜明显是楞怔了一秒。

那眼神可以看得出来,他的出现对她而言,多么的突兀。

展然也有些莫名其妙,他捂着自己的脸,抬头看着面前的男人。

凌子墨。

他蹙眉。

凌子墨揍了展然一拳之后似乎还不泄气,他又上前,一拳打过去。

展然眼眸一紧,一把抓住凌子墨的拳头。

凌子墨动了动,无法动!

他另一只手又出了拳头。

展然身体灵活一转,退了几步,瞬间拉开了两个人的距离。

“凌子墨,你发什么疯!”居小菜毫不掩饰的愤怒,直接冲他吼着。

他发什么疯。

他眼神直直的看着展然,他直直的看着这个平凡得半点都没办法和自己媲美的男人,愤怒的冲了上去,“让你麻痹的上床不戴套!”

“……”展然完全听不懂凌子墨在说什么。

但看着凌子墨这么来势冲冲,也开始还手了。

凌子墨确实打不赢展然。

展然是警察,再不济也有点拳脚功夫,凌子墨确实有一身引以为傲的肌肉,但真如夏绵绵说的那样,中看不中用。

没几分钟,凌子墨就被展然打趴在了地上。

展然此刻也出着粗气。

居小菜上前看着展然,看了一眼地上的凌子墨。

就一眼,她把视线放在展然身上,“你怎么样?!”

凌子墨怒火冲天。

没看到劳资受伤更严重吗?!

“我没什么。”

“你脸上都肿了。”居小菜关心道。

“不碍事。”

“我陪你去医院。”

“不用了。”

“走吧。”居小菜主动的牵起展然的手。

展然心口一动。

凌子墨看着居小菜如此主动的模样,眼睛都鼓圆了。

“居小菜,该送医院的那个人是我!”他狠狠的吼着。

全身都痛。

全身麻痹都痛。

他发誓他要去学拳击,他要去学格斗!

龟儿子,太能打了!

他趴在地上,简直不能太狼狈。

居小菜拉着展然的手那一刻停了一下,她说,“小展,如果你要告凌子墨,我可以免费做你的辩护律师?!”

“居小菜!”凌子墨真的差点没有从地上弹起来,弹起来掐死居小菜。

她麻痹的真的想要把他气死是不是!

展然看了一眼凌子墨,说,“不用了。”

那句不用了,听到凌子墨耳朵里面,怎么都觉得带着胜利者的骄傲,仿若就是胜利者给失败者的,施舍。

麻痹!

凌子墨强忍着站起来。

站起来那一刻,就看到居小菜拉着那个男人走了。

手牵手的走了。

他青筋暴露,狠狠的看着他们离开的方向。

服务员不敢靠近,此刻才战战兢兢的走过来,“先生,需不需要给你叫救护车……”

“你他妈看我有这么弱吗?!”

“……”看着是不强。

“给老子叫救护车!”说完。

凌子墨一屁股坐在了餐桌沙发上,躺了下去。

身上真的很痛。

全身都痛。

但真正最痛的地方,好像在……其他位置。

……

居小菜开车送展然去医院。

此刻脸越来越肿了。

凌子墨那一拳在展然毫无防备的时间打在了脸上,力气显然很大。

她心里有些内疚,把车子开快了些。

展然看着居小菜的模样,也知道她心里在想什么,他说,“不用开这么快,我还好。”

居小菜听展然这么说,更加内疚了。

“真的还好。”展然解释,“凌子墨应该更严重,我刚刚也没有控制好自己的力度。”

“他活该。”居小菜直白。

展然打量着居小菜,嘴角突然笑了笑。

居小菜感觉到展然的笑容,忍不住看了他一眼,又认真地开着车,“你在笑吗?”

“没什么,就是觉得今天这一天还挺精彩的。一会儿是我前女友,一会儿是你前夫……”

居小菜咬了咬唇。

她不知道为什么凌子墨会这般的阴魂不散。

“凌子墨比较幼稚,他经常会做一些出格的事情,我也不知道他今天中什么邪了。”居小菜开口道,“总是,时不时的就来这么一出。”

“他还是经常来找你吗?”展然询问。

想起上一次居小菜因为凌子墨的纠缠还报了警,而后,他们就突然有了交集。

“有时候吧。”居小菜认真的开车,回答道,“有时候好像又只是巧遇,其实我也不知道,有可能他故意找人跟踪了我。”

展然抿了抿唇。

“但凌子墨耐心不好,他对我的纠缠应该也要不了多长时间就会没趣了,他一直很介意当初我分走了他一半的家产,所以时不时的就会来让我不爽那么一下,我差不多都习惯了。”

“你真的以为他只是很介意你分走了他一半的家产吗?”展然很认真地问道。

以一个男人的角度,就算再幼稚的人,也不会幼稚到这个地步。

而且……

凌子墨表现得也不算隐晦。

他大概是喜欢居小菜,而又不知道怎么表达。

想到这里。

展然心里也有了些莫名的低落。

就好像,突然有什么不开心的事情,堵在心口一般。

“否则还能因为什么!”居小菜回答着展然,“他身边女人很多,大多数人都顺承着他,宠着她,从没想过有一天被人这么算计,他就是在心里不平衡。”

展然笑了笑。

就当居小菜说的是真的吧。

两个人聊着天,车子到达医院。

展然让小菜回去上班,别耽搁了她的正事儿,小菜始终觉得今天的事情是她引起的,所以坚决陪着展然去看了医生,又拿了药。

走出医院的时候,展然死活都不让居小菜送了。

居小菜还是很内疚,“那你早点回去休息,如果可以,多请两天假,医生说虽然是皮外伤,但还是要注意休养。”

“我知道。你去忙吧。”

“那我走了。”居小菜不放心的看着展然,才转身离开。

“小菜。”

刚走了两步。

展然突然叫着她。

居小菜回头看着展然,“怎么了?”

“做我女朋友吧。”

“……”居小菜整个人一下懵逼了。

突然就好像,脑袋一片空白。

随即,脸蛋猛地一下爆红。

展然太喜欢居小菜这般模样了,分明可爱到不行。

他上前,走到居小菜的面前。

他比居小菜高了半个头,低头深情的看着居小菜红彤彤的小脸蛋,笑着说,“不需要立即给我答案,但这个想法在我心里那很久了。”

居小菜咬唇,手指无措的将自己的手提包紧紧抓着。

“你忙完了,我来找你。”

“小展,我其实……”

“我知道。”展然直接打断居小菜的话,“但我不想放弃,你去上班吧。”

居小菜又抬头看了一眼展然。

展然笑着,看上去如如此开朗的一个大男孩。

那一刻莫名有些说不出来的变化在心里起了一丝涟漪……

她转身,甚至是有些仓皇而逃。

她回到自己的小车上,心跳就在不规律的急剧跳动。

从来没有被男人表白过。

她捂着自己的脸,说不出来什么感受。

而且在此之前,她一直以为她和展然只是朋友,他们只是巧合的遇到很多次,然后巧合的比较谈得来……

她没想到,展然会让她当他女朋友。

他难道不知道,她离过婚吗?!

还是,一点都不介意。

她咬唇,好不容易发动车子离开。

整天都因为展然的那句话,面红耳赤……

……

而此刻。

躺在医院里面分明就只是一点皮外伤但死活一定要住院的凌子墨,无聊到已经快要爆炸了。

他拿起电话,拨打。

那边接通。

“逸尘,我住院了。”

“……”吃过午饭,刚坐在书房中准备继续处理文件的封逸尘眉头颤抖了一下。

“我住院了,你都不关心我吗?”

“什么时候会死?”封逸尘一字一句。

“不带这么诅咒人的!”凌子墨不爽透顶,说道,“我跟人打架了。”

“哦。”封逸尘应了一声。

“跟一个贱人!跟一个上床都不戴套的贱人!”凌子墨咬牙切齿。

“……”封逸尘真的很忙。

他没时间应付凌子墨。

他说,“如果没有缺胳膊少腿,就不用给我打电话了。”

“你到底是不是我朋友!”

“缺了胳膊少了腿也不用给我打电话了,我无能为力。”封逸尘又说。

凌子墨看着天花板。

他今天已经遭受到了天大的暴击了,能不能给他点温暖。

他说,“再见。”

“喂!”凌子墨叫着他,“虽然你对我没心没肺,但我还是要提醒你,我给你的文件发你邮箱了,别忘了去看。”

封逸尘直接挂断了电话。

凌子墨就知道给封逸尘打电话就是自找罪受。

但他真的很无聊。

无聊到,就算是被封逸尘那冰山男冰冻也乐意。

他的人生到底什么时候变成这样的!

他曾经的多姿多彩去哪里了?!

他到底什么时候变得这般的,了无生趣。

他想,他果然要死了!

被自己无聊死了!

……

书房中的封逸尘,放下电话后,这一刻却突然不想处理工作了。

他看着OA待办文件里面的一大堆,有些累得让自己靠在椅子上放松。

今天事情确实有些多,昨天加班吩咐了很多今天需要得到结论的工作,却最后,他没有去上班,只能通过OA的方式来审批,效率低了很多。

他深呼吸一口气,正打算重新投入工作之中时,突然想到了凌子墨说的文件。

他其实对凌子墨给他发的东西半点兴趣都没有,这一刻却又莫名想要去看看。

他登陆邮箱,下载林子墨给他的两个超大视频软件。

他随手点开。

一点开。

“啊……嗯……啊……还要……”封逸尘那一刻完全石化了。

太过惊讶,惊讶到看着屏幕上白花花的一幕,半天没有反应过来。

当反应过来之时,就突然看到了夏绵绵出现在了书房门口。

她即使没有看到他的屏幕。

如此淫浪的声音,也完全知道他在看什么。

他猛地拿起鼠标准备关了。

却在那一刻有些手忙脚乱,手忙脚乱的,关了好久才关上!

夏绵绵其实是有些尴尬的。

她在捉摸着她此刻应该是进去还是应该是离开,显然,她最后选择了留下,站在原地不动,看着封逸尘难得会有的情绪,带着窘迫。

这也是千载难遇的表情。

所以她眼神就这么直勾勾的一直看着封逸尘,看着他终于关掉了声音,然后猛地一下将笔记本关了起来!

而后。

两个人四目相对。

封逸尘紧抿着唇瓣,当然不会解释什么。

倒是夏绵绵有些好奇,“封老师,是在看动作片吗?”

“……”封逸尘眼眸微转。

耳朵又红了。

“男人看这东西不是很正常的事情吗?只是下次封老师观看的时候,记得带上耳塞。”夏绵绵好心提醒。

不过心里也确实是有些惊讶。

惊讶于封逸尘居然会看A片。

她一直以为这个男人清心寡欲……

不。

他是禽兽。

他看着这种片子,太正常不过了。

封逸尘不知道夏绵绵在想什么,他声音冷漠,“你找我有什么事情?”

夏绵绵不爽。

不就是撞见了他看A片嘛,又摆了这么一副死鱼相。

她说,“我爸说下午有点事情找我,问我身体怎么样,如果没事儿了让我去一下公司,给你说一声。”

早知道他在看这种片子,也不用给他说了。

她直接走了就是。

“我送你。”封逸尘说。

说着,突然从椅子上站了起来。

“你不继续?”夏绵绵指了指电脑。

封逸尘脸色微沉。

“我随口说说。”夏绵绵转移视线。

转移视线那一秒,忍不住看了一眼封逸尘的下面。

封逸尘脸色更不好了。

他大步走出书房,“在楼下等我。”

“……”

夏绵绵转身下楼。

又休息了大半天,身下似乎就真的没有那么痛了,也不知道是不是药效的原因,总之身体瞬间就好了很多。

她站在客厅等了一会儿封逸尘,看着他西装革履的模样。

想起刚刚封逸尘一个人坐在书房看片……

她承认她这一刻无法把两个人吻合起来。

她跟着封逸尘出了门。

车子行驶在驿城的街道上。

封逸尘还是不爱说话。

在床上的时候也不说话,就不停的……律动。

上完床还是不爱说话。

偶然能够憋出一个屁。

她有些压抑得慌,主动开了口,“封老师也要去加班吗?”

“不了。”今天没心情处理公务了。

他刚刚给助理发了短信,让他把所有的工作项目汇总,明天一早给他汇报。

今天,不想处理了。

“那你专程送我出来?”夏绵绵有些受宠若惊。

她一直以为封逸尘也会回公司的。

“我去看看凌子墨。”封逸尘说。

说完之后,怎么都觉得有些咬牙切齿的味道。

“他怎么了?”

“和人打架住院了?”

“严重吗?”

“应该不严重。”封逸尘说。

夏绵绵忍不住笑了笑,“凌子墨笨得跟头猪似的。”

封逸尘看了一眼夏绵绵。

嘴角那一刻似乎也微微上扬了些。

所以封逸尘这是在笑吗?

她也看不明白。

两个人又聊了些无关紧要的话题,封逸尘将车子停靠在了夏氏大厦,“下班的时候我来接你。”

“需要这么麻烦吗?”

“顺路。”

“……”别骗她,市中心医院离夏氏,山远水远的。

封逸尘在夏绵绵的审视下,已经开着车走了。

他把车子停靠在了市中心医院,去了凌子墨的高级病房。

病房中,凌子墨趴在床上,一副生无可恋的表情。

听到房门声也没有抬头看门口,依然撅着屁股趴在床上,喃喃道,“又要输什么水?”

门口没有回应。

凌子墨转头。

转头看到了封逸尘。

两眼睛里面瞬间放满了星星,何其感动。

“逸尘,你还是来看我了。”

封逸尘看了一眼凌子墨,走了过去,上下打量。

凌子墨连忙装虚弱,刚刚那一秒的精神瞬间消失。

封逸尘转身坐在了病房沙发上。

凌子墨虚弱的躺在床上,还咳嗽了几声,“我以为我都快死了你都不来。”

“我来只是想要告诉你,别给我发邮件了。”

“你看了?”凌子墨邪恶一笑。

封逸尘脸色不好。

“你在不好意思什么啊,这种东西不是很正常的吗?!”凌子墨笑道,又恢复了他的神采奕奕,“我就是靠这些东西让我的活儿变得好起来的,相信过来人!至少我不会弄肿了别人啊!”

封逸尘脸色更不好了。

他真不应该好心来看凌子墨。

“话说逸尘,你一直很好奇,你为什么和夏绵绵结婚这么久了,现在才和她上床?之前我一直以为你是不行。”凌子墨突然很认真地问道。

封逸尘抿了抿唇,没有说话。

“你怕夏绵绵不喜欢你?”凌子墨询问。

封逸尘依然不说话,“我的事情你不需要操心。”

“我也就是随口问问。”凌子墨耸肩,“而我觉得,夏绵绵其实挺喜欢你的。你多在床上讨好她,她会更喜欢你。我之前给你说嘴好用的事情,真不是骗你的,而且女人的味道一点都不会像想象的那样难以接受,反而出奇的……满足。”

“我先走了。”

“喂,你这么快就走了!”凌子墨不爽,每次一说到这些就板脸。

他都是在给他传授经验好不好。

而且那味道……他在居小菜身上尝试过,真的不会有半点排斥,反而还会想要更亲近,更亲近。

麻痹。

他为什么还要想着居小菜那个坏女人!

那个坏女人!

他转眸看着面前打算离开的封逸尘,心情又很不好了!

封逸尘要不要这么冷血啊。

没看到他一个人孤苦伶仃的吗?!

“我还有事儿。”封逸尘冷漠。

“你一天都有事儿,都不知道夏绵绵怎么忍受你的!”凌子墨嘀咕,“而且来看望病人,居然都不带水果!”

“……”封逸尘看着凌子墨。

“要走就走吧。”凌子墨破坛子破摔,将自己捂在被子里面。

封逸尘看着凌子墨的模样。

缓缓,“你为什么要和别人打架?”

“现在关心我已经晚了。”

“如果是为了居小菜,你的行为很幼稚。”

凌子墨猛地从被子里面翻出来,“你怎么知道?”

“很明显。”封逸尘直白。

凌子墨翻白眼。

“如果你真的喜欢居小菜,就收敛一下你自己的性格。否则,你还是别祸害她了。”

“我性格怎么了?”凌子墨不爽。

而他更不爽的是,他居然没有反驳封逸尘那句“你如果真的喜欢居小菜”!

他咬牙,死都不承认。

“你说呢?”

“我性格这么好。”凌子墨固执。

“幼稚。”封逸尘一针见血。

凌子墨觉得,封逸尘还是不要来看他的好。

让他自生自灭吧。

“其实,我更觉得你应该放弃居小菜。”封逸尘说,“她不会和你在一起,趁你还没有陷入太深,死了这条心。”

“我什么时候说过我要和居小菜一起了,当年我好不容易才甩开她,我疯了吗我还要追回来!”凌子墨怒吼,就是死都不承认,“别说笑了。”

封逸尘看着凌子墨的模样。

早晚,死得很难看。

他踏起脚步离开。

“封逸尘。”凌子墨叫住她。

“嗯。”封逸尘应了一声。

“你真觉得居小菜不会和我在一起了吗?”凌子墨问。

刚刚分明还雄赳赳气昂昂。

“从我的视觉观而言……”封逸尘薄唇微动,“是的。”

房间突然就安静了下来。

封逸尘不再多说,离开了。

离开后,病房中又只剩下凌子墨了。

他怎么会突然觉得这么冷啊!

冷得透彻心扉!

他果然是生病了!

……

夏氏大厦。

夏绵绵走进大办公室,走向自己的办公室。

何源看着她出现,跟着她走进去。

他手上拿着文件,自然是有工作要汇报,却在看着夏绵绵坐在自己办公椅的那一刻,眼眸顿了顿。

“不是有事儿?”夏绵绵对着何源扬眉,“我一会儿还要去董事长办公室。”

意思是让他快一点。

“嗯,就是之前一个项目的事情,目前的进度基本符合对方的一个要求,但对方突然要求我们提前半个月完工,这显然有些不太可能,所以给你汇报一下,看是增加人手,还是委婉拒绝。”

“你把所有的进度和一个基础情况放这里吧,我去了董事长办公室看了回复你。”

“好。”何源将文件放下。

何源做事情非常的严谨,基本上汇报工作的时候,都会准备全套。

她起身和何源一起走出办公室。

何源的脚步顿了顿。

夏绵绵看着他。

“你今天的走姿有些奇怪。”何源说。

夏绵绵脸不自觉的爆红。

这货,火眼金睛的吗?!

“看来说了不该说的事情,我去上班了。”何源大步离开。

夏绵绵咬牙。

都快封逸尘那只大禽兽。

她平复心情,也尽量让自己的走姿看上去正常了些。

她敲开夏政廷的办公室。

走进去,夏政廷让她坐在了他的对面,说道,“其实不是工作上的事情,但爸觉得这里说比较好。”

“嗯。”夏绵绵点头。

下午接到电话听夏政廷的口吻,应该也不是谈工作的事情。

“关于杜文娜的。”

“嗯。”夏绵绵点头,她猜想也是。

“你小妈知道我和杜文娜在一起了,我几个晚上没有回别墅了,一直住在杜文娜那里。”夏政廷看着夏绵绵。

这么明目张胆,自然会被发现。

话说杜文娜还真有手腕,居然可以让夏政廷一直住在她那里。

“你小妈今天给我打电话说,她不介意我和杜文娜的事情,甚至说可以让杜文娜回到夏家别墅一起生活,你小妈说她知道自己年龄大了,而我正直壮年,只希望我给她一次机会,让她回到家里面照顾我,照顾这个家庭。毕竟,家里面还有她两个孩子。”

夏绵绵一边听着,心里也在暗自盘算。

卫晴天为了回到夏政廷身边,倒是真的把自己委屈到了这个地步。

她说,“爸是怎么看的?”

“我就是想问问你的意见,我和杜文娜的事情,和你小妈之间的事情,除了我自己也就你最了解了,所以我想听听你的看法。”夏政廷说得直白。

那一刻夏绵绵却有了一点心思。

她捉摸着,这是不是卫晴天又在耍的计谋算计。

而夏政廷此刻在试探她。

她抿唇。

回答得不好,说不定就会毁了她的一步好棋。

还毁了杜文娜的所有豪门梦!

------题外话------

昨日奖励明天公布。

今日问题……

今日问题:小菜会答应小展吗?

最后。

疯狂求月票,疯狂求月票。

爱你们么么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