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83章 有本事你再让我三天不能下地!/枭宠重生之盛妻凌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夏政廷的办公室,夏绵绵有些沉默。

夏政廷也不着急,就这么淡淡的看着夏绵绵,等待她的回答。

夏绵绵心里确实想了很多,在面对夏政廷这只老狐狸的时候,自然得多一个心眼。

好半响。

夏绵绵叹了口气,她说,“这件事情我真的不能给爸做主,总觉得不管说什么好像都不是最稳妥的方式。”

“怎么说?”

“小妈跟着爸这么多年,一直照顾着爸的起居,也给爸生下了一儿一女,现在养大成人,如果爸真的抛弃了小妈,于情于理于公于私是说不过去的。小妈这些年的付出,不说爸感受得到,就我也深有感触,她是诚心的在为这个家庭着想。”夏绵绵一番话说得动容。

夏政廷点头。

夏绵绵说的,确实就是他想的。

按照再年轻十来岁,对女人他绝对不会有这份隐忍。

但人到了一定岁数之后就会习惯性的念旧,这段时间虽然杜文娜把他讨好得不错,他也承认他很喜欢杜文娜,希望把这个女人待在自己身边,终究,在卫晴天主动给他打电话说得如此委曲求全的时候,他还是心软了,仔细想想这些年,卫晴天在他身上确实付出了不少。

可就算是心软,他也绝对不可能一口答应了卫晴天。

想到卫晴天之前对杜文娜和他的孩子这般的下了狠手,加上杜文娜这段时间对他的好,两个人感情的升温让她每每想起都咬牙切齿,所以自然不会就这么妥协了,那一刻也好像成了习惯,习惯的给夏绵绵打了电话想要听听她的意见。

何况……

不得不说,夏绵绵一直都参与着这起事件的所有,他虽然什么事情都告诉了夏绵绵,心里深处对她还是存在深深的怀疑,所以总是不时的想要试探一下她的口风,看看她到底有没有什么私心。

“那绵绵的意思就是,我还是应该让你小妈回来。”夏政廷重重的叹了口气,显得有些为难。

“如果小妈真的可以容下杜文娜,我是觉得可以。”夏绵绵很认真,“但对杜文娜似乎又不是那么公平。”

夏政廷蹙眉。

夏绵绵说,“毕竟杜文娜干干净净年纪轻轻就跟着爸,爸给她一处地方你和她一起生活还能说得过去,让她接受和小妈一起居住在一个地方,特别是两个人之间还有些过节……这事儿杜文娜知道吗?”

“我暂时还没有告诉她。”

“哦,我觉得你也应该听听杜文娜的意思,看她愿不愿意跟着你回到夏家别墅居住,她对小妈可能有阴影。”

“我是想把她带回家里去,住在杜文娜那边她虽然什么都打理得不错,但终究还是不方便。”夏政廷说。

夏绵绵不再多说。

但其实,杜文娜肯定会去。

本来就是冲着夏家夫人的头衔去的,为什么要放弃这么大一个好机会。

“嗯。”夏绵绵重重的点了点头。

“我再想想。”夏政廷说。

夏绵绵冷笑。

夏政廷其实早就有了答案,但就是不会让人猜透他到底在想什么。

她说,“好,那我出去了。”

夏政廷微点头。

夏绵绵转身离开。

那一刻似乎突然又想到什么,“爸,柔柔和封逸睿的婚期将至了吧。”

“说到这个,也是为什么我让你小妈回来的重要原因之一。”夏政廷也没有对她隐瞒,“周五晚上约了两家人吃饭,就是说婚礼的事情。婚礼就在这个月,柔柔怀孕了,自然希望越快越好。”

夏绵绵就知道,卫晴天有很多种方式方法可以让自己回到夏家别墅。

那个女人,真的太精明了!

“婚礼的事情还是交给小妈最合适,她什么都能够打理得头头是道。”

“我也就信任她。”

夏绵绵一笑,“那我出去了。”

“绵绵,柔柔都已经怀上了封家的孩子,你和封逸尘之间,得努把力。”夏政廷再次提醒。

“……”她也想努力。

但是封禽兽……

她笑了笑,搪塞道,“好。”

走出夏政廷的办公室,夏绵绵回到自己的座位。

卫晴天又要卷土重来了!

这次绝对不会那么简单。

而这次,就真的必须把卫晴天一网打尽,留下任何后患都可能,枯草重生。

她直接拿起电话,“杜文娜,你进来一下。”

一会儿,杜文娜推门而入,坐在了她的对面。

“你不是今天请假了吗?”杜文娜诧异。

“夏政廷让我来有事儿给我说。”夏绵绵直截了当,“而说的事情和我倒是没有多大关系,和你关系很大。”

“什么事情?”

“卫晴天用了各种方法,现在夏政廷要让卫晴天回到夏家了。”

杜文娜脸色明显难看了些。

“而值得庆幸的是,卫晴天为了能够顺利回来,她让你爸把你接回夏家别墅一起居住,两个人一起伺候夏政廷。夏政廷明显动摇了,且几乎是既定的事实。”

“夏政廷倒是占尽了便宜,让两个女人在一个屋檐下伺候他。”杜文娜讽刺。

夏绵绵无所谓。

反正不是她的男人。

“那意思是,以后我都要和卫晴天在一个屋檐下生活。”杜文娜总结。

“对。所以你最好做好心理准备。卫晴天让你和她住在一起,说直白一点,就是为了让你在她眼皮子底下,滚走!”

“她太小看我了。”

“但你最好别小看她。”

“我知道。”

“夏政廷给你说这件事情到时候,你要表现出你的犹豫,又要让他觉得你很爱他舍不得他,别让他对你产生了什么怀疑。”夏绵绵提醒道,“总之,归根结底,你千万不能让夏政廷厌恶你。”

“好。”

“其他我不多说了。”夏绵绵看着杜文娜,“你能让夏政廷每天都在你的温柔乡流连忘返,自然有你的能力所在。”

“你爸也不过是,性欲所趋而已。”

“能让男人对你放纵也是你的能力。”

“我还不是现学现卖。”杜文娜说,“看了很多片……”

夏绵绵抿了抿唇。

杜文娜看着夏绵绵的模样,“别告诉我你没有看过。”

“当然不是。”她现场直播都看过。

以前当杀手的时候,什么都见过。

她只是突然想到了封逸尘今天下午在书房看着东西。

“想要让男人在你身上失控,就得有点技巧。”杜文娜说,“你要是需要,我可以免费传授给你,我不知道我技巧有多好,但我看你爸挺满足的。”

“我有需要我会请教你的。”夏绵绵应付着,“出去忙吧。”

杜文娜看了一眼夏绵绵,起身离开。

谁都没有想过,有那么一天,两个人还是会为了各自的利益,反目成仇。

夏绵绵看着杜文娜的背影,沉默了几秒。

毕竟说道男女之事儿,她才刚经历,有点说不出来的感触。

而自己的经历……

她也不知道该用什么词语来形容。

总之。

她还是强上了封逸尘,也算是了断了自己前世以及这一世的执念!

至于她在床上的技巧如何……

她想应该也不会差到哪里去。

要说封逸尘的……

还是不说了吧。

她转眸,同时也让自己转移了思绪。

她拿起何源的汇报材料,深入项目的根本,开始将自己的想法梳理了出来。

一直忙碌就到了下班时刻。

夏绵绵把工作对何源交代完毕,封逸尘的短信就传输了过来,“我在楼下等你。”

莫名好像总在受宠若惊。

她想了想,也没有什么需要再加班,就下了班。

到达公司大门口,封逸尘的黑色轿车无比显眼的停靠在那里。

夏绵绵打开车门上了车,坐在副驾驶室。

封逸尘将车子缓慢的开着街道上,上下班习惯了堵堵停停。

“凌子墨怎么样?”夏绵绵询问。

反正她不找话题,封逸尘很难主动开口。

“很好。”

“那他住院是……”

“抽风。”封逸尘薄唇微动。

夏绵绵实在不能理解封逸尘和凌子墨的感情。

但似乎,话题就到此结束了。

封逸尘就是三言两语能够让他们彼此,冷场。

夏绵绵也实在找不到话题,就靠在椅子上,看着窗外发呆。

“凌子墨大概是喜欢上居小菜了。”封逸尘突然开口。

在夏绵绵都已经习惯了这般安静而又僵硬的空间时,他居然主动说话了。

这几天封逸尘的举动,给她的完全是心灵的撞击。

突然好像就变了些。

她转头看着封逸尘,“他这不是在自讨苦吃?”

“而他似乎并没察觉。”

“他果然很猪头。”夏绵绵说着,又叹了口气,“居小菜是不可能再和凌子墨一起的。”

“嗯。”

“换成是我,被伤害到这儿地步,我也绝对不可能再和那个伤害我的人一起。”

封逸尘那一刻抓着方向盘的手似乎紧了紧。

他说,“都不值得原谅是吗?”

“任何原因都不值得原谅。”夏绵绵直直的说道,并没有听出来封逸尘这一刻似乎有些奇怪语调,“何况凌子墨那么渣,见到女人就摇着尾巴的小狼狗,以后就算和好了,万一他一个抽风又出去浪了,那小菜不得哭死。所以还是不要给他任何机会的好,凌子墨这个人的信任度太低了。”

“如果换成是我啦?”封逸尘问。

仿若是,脱口而出。

“你也经常滥交?!”夏绵绵诧异。

她多少觉得,他能上的女人也不过就是夏柔柔,不至于女人很多。

还是说……

封逸尘都是阴着来的。

但感觉封逸尘在床上的表现,就一野蛮到单凭感受从不会技巧的人而言,不太像。

封逸尘不再说了。

夏绵绵也不多说,她早习惯了封逸尘说话说一半,而她也没有那个精神去追根揭底。

他们之间的关系,好像也不会因为发生了关系,就发生了改变。

封逸尘,很难改变。

而后的两个人相处,也是这般,看似和睦总觉得搁着深深的距离。

这样的相处模式其实并不习惯。

身体的坦诚不代表心口的坦诚,但……总觉得还是有点改变的。

夏绵绵咬着唇。

一周了吧。

一周了,这货每天晚上例行检查。

她其实真没什么了。

刚开始2、3天确实生不如死,但现在已经好得差不多了,她自己有感觉。

而且她也不需要上药了。

不需要了。

她脸蛋慢慢变得红润。

每天晚上这个时候,身体都变得有些异样了。

想想如此修长的手指一直在帮你上药,是不是碰到点什么……

她深呼吸一口气。

药似乎已经上完。

她看着封逸尘,看着他其实也有些变化的情绪。

每晚昨晚这件事情之后,封逸尘都会习惯性的去浴室,之前她没太注意,多几天之后,她大概知道,他大冬天的洗冷水澡去了,每次回来一身冰凉。

今天似乎也不例外。

他起身准备离开。

“封老师。”夏绵绵叫他。

其实声音真的很平常,也有可能,自己微喘的气息,自己没有发觉。

封逸尘的身体明显僵硬了一下。

他看着她。

此刻因为刚上完药,两个人的姿势还非常的亲密且无比的暧昧。

她从床上半坐起来,勾着封逸尘的脖子。

封逸尘薄唇轻抿。

夏绵绵看着他性感的唇瓣,感受着他鼻息间暖暖的气息,说,“可以了。”

意思是可以上床了。

她想过了,得怀上孩子,自然得辛苦一点,她可以忍忍。

再加上,夏柔柔和封逸睿的婚期已经定了,就在下周,大概也怕夏柔柔出怀让人笑话。

而夏柔柔怀了封逸睿的孩子,对她而言确实有些危机。

她必须得快点怀上才行。

这么想着,唇瓣就主动送了过去。

她刚靠近,封逸尘的身体又硬了几分。

她的唇在他的唇瓣上纠缠,小舌头也不甘寂寞的一直在挑逗,小手非常不规矩的往他薄薄的睡衣里面伸进去,由上往下,抚摸着他细腻的肌肤。

她其实是有些嫉妒封逸尘的,皮肤如此光滑,反观自己的……惨不忍睹。

所以她勾引封逸尘的方式绝对不是让自己脱得精光。

她的吻又深入了些。

封逸尘的被动,也慢慢被他勾引得,开始了回应,甚至反客为主。

封逸尘将夏绵绵压在了床上。

床承载着他们的重力,棉被被他们狠狠的压在身下,彼此深深的纠缠。

“唔……”夏绵绵发出一丝不受控制的呻吟。

她小手往他身下而去。

封逸尘的大手反而很规矩,很规矩的搂抱着她的香肩,基本没有任何动作。

当然,这不代表他没有冲动。

冲动很明显。

夏绵绵其实那一刻是有点,心理阴影的。

她想起上一次,上一次也是她开始主动,到后来……三天没下到床。

她暗自打气,准备扒掉封逸尘的睡裤!

却在那一刻,封逸尘突然一把抓住了她的小手。

缓缓。

封逸尘离开了他们还在激烈拥吻的唇,从她身上坐了起来。

夏绵绵有些莫名其妙。

都上过了,封逸尘还在矜持什么!

而且他反应如此强烈。

她咬唇,不爽。

她都可以忍耐了,他还在高傲个麻痹!

“还不是时候。”封逸尘说,说着的时候,分明喘了了一口粗气。

“那么什么时候是时候?”夏绵绵问,“等夏柔柔的孩子都可以打酱油了,才是时候吗?”

封逸尘脸色一沉。

“和你生个孩子就这么难吗?”夏绵绵询问。

那晚上是做了很多次,但貌似并非她的排卵期,她怕错过了受孕时间,所以想着广撒网,封逸尘这货,又在拧巴个什么劲儿

“你再养养吧。”封逸尘从床上下去。

“养什么?”

“下面。”

“……”夏绵绵脸微红,那一刻却还是忍不住大吼道,“养得怎么样,你不是看得很清楚吗?!”

封逸尘那一刻也有些,不自在。

耳朵又开始泛红了。

“我不想再弄伤你。”

“那你就温柔点。”

“我怕控制不住。”

“……”这算是借口吗?!

夏绵绵咬牙,“我他妈不在乎!你有本事再让我三天下不了床!”

封逸尘显然是被夏绵绵的霸气给怔住了。

他直直的看着夏绵绵。

夏绵绵仰着头,一脸挑衅。

而最后的结果……

结果,封逸尘还是去了浴室。

王八蛋。

夏绵绵咒骂。

她捂着被子睡觉。

心里一肚子火,身体上却全部都是封逸尘的感觉,莫名还会搔痒难耐。

封逸尘是煞笔!

鉴定完毕!

接下来的好长一段时间,他们的房事都在如此斗智斗勇之中,不了了之,夏绵绵其实也没有特别的强迫,想着上次反正做了,说不定已经有了,在自己存在侥幸的那一刻,月事就这么来了。

有点欲哭无泪,但想着来日方长。

很快。

夏柔柔和封逸睿的婚礼,如期而至。

婚礼场面比较浩大,该有的环节一个都没有少,婚礼自然也很轰动,看得出来,封家对夏柔柔不薄。

婚礼过后,晚宴现场也是人来人往。

夏柔柔今天换了很多套衣服,各色各样的衣服,价值连城。

晚上也是穿了一条大红的旗袍,看上很是喜庆,也甚是好看。

据说整场婚礼的设计师,花了重金包机从国外请了过来,封逸睿对夏柔柔倒是大方得很。

来来往往的人流量还很多。

夏绵绵也作为夏柔柔的亲人一直在充当主人的角色招呼着客人,忙了一天,累得冒泡。

她看着封逸尘一直在大厅中应酬,也没有去打扰他,自己去了后花园,休息。

其实她到现在都还有些恍惚,恍惚着夏柔柔就真的嫁给了封逸睿。

脑海里面还会浮现曾经封逸尘和夏柔柔的浓情甜蜜,甚至还能够想起,当年封逸尘为了夏柔柔而将她抛弃在那片火海之中的绝情,到此刻,却全部都物是人非,封逸尘最后没有娶夏柔柔,夏柔柔嫁给了他亲弟弟。

“一个人在这里?”耳边,传来一个熟悉的嗓音。

夏绵绵不用抬头也知道是龙一。

龙一。

说不出来的感受,反而觉得对他有一丝内疚。

今天的婚姻他一直都在,两个人却没有说过一句话,其实是她在故意回避。

她嘴角扬着一个笑容,“嗯,有些累了,休息一会儿。”

“我陪你吧。”龙一坐在她椅子旁边。

夏绵绵想要说什么,又什么都没说。

“不太方便了吗?”龙一看着她的表情,淡淡道。

夏绵绵笑了笑,“不是。”

“不是就好。”

其实有时候真的可以有感觉的。

龙一似乎也感觉到,这段时间的夏绵绵和前段时间的夏绵绵有了区别。

两个人显得有些沉默。

“我爸让我相亲了。”龙一突然开口。

“啊?”夏绵绵一惊。

在以为彼此都要这般尴尬的时候,龙一就是可以分分钟调整彼此之间的气氛。

“说我老大不小了,该成家立业了。”

“确实。”夏绵绵非常认同他老爸的观点。

“你是巴不得我早点被人要了吧,就不能来缠着你了。”

“……”她没有。

她就是单纯的想要祝福他。

“哎,你说不是我会相信的。”龙一叹气,那一刻也有些无奈。

夏绵绵抿唇,是真不想给他希望。

她没办法给她承诺,她真的没办法。

“你知道相亲对象是谁吗?”

“谁?”夏绵绵本来不好奇的,听龙一这么一说,她好奇了。

总觉得应该是一个和自己有关系的人。

“是康沛菡,封逸尘的亲表妹。”

“……”人生要不要这么狗血。

“封老爷子是不行了吗?需要冲喜?”龙一诧异。

“……”有时候她觉得龙一也很毒舌,她说,“那你看上康沛菡了吗?”

“没看上。”

“哦。”夏绵绵点头。

也不知道能说什么。

“我不知道我爸为什么突然抽风的想要我们和封家联姻,两家人其实是应该老死不相往来的,但好像我爸有自己的打算。”

“强强两手,知己知彼。”

“大概是这个意思。”

“你爸会强迫你吗?”

“不会。”龙一说,“我们家有四房兄弟,年龄都差不多,现在最小的龙五都已经有24岁了。”

“所以……”

“那么多房兄弟,总有一个愿意娶康沛菡。”

“这算是任务吗?”

“嗯。”龙一毫不犹豫的点头。

夏绵绵其实对康沛菡了解不多,平时也只觉得是一个有些活泼的小女孩,当然从小的生活环境让她也有些优越感,带着些娇蛮,目前还未发祥有什么特别不好的秉性,典型的千金大小姐一枚。

如果配龙一……

说真的,她不知道什么样的女人适合龙一。

她说,“你也可以考虑考虑个人问题了,你30有余了。”

虽说男人三十一枝花,但终究早就超过了传宗接代的年龄了!

“我想再等等你。”龙一毫不掩饰。

夏绵绵抿唇。

一句话堵得他哑口无言。

龙一似乎也感觉到了夏绵绵的不自在,他笑了笑,“不早了,我要走了,回头见。”

“回头见。”

龙一看了一眼夏绵绵,起身走了。

刚走出几步。

迎面对上了封逸尘。

两个男人的四目相对。

龙一冷硬的说道,“如果你对她不好,我不介意照顾她。”

封逸尘眼眸微紧,那一刻却没有开口说一个字。

龙一也不屑得到封逸尘的答案,越过封逸尘的身体直接离开。

封逸尘站在不远处看着夏绵绵,看着她此刻似乎在若有所思。

他转身,又回到了宴会大厅。

“逸尘。”身边,突然想起了夏柔柔的声音。

封逸尘顿了顿脚步。

“我终究还是嫁给了你弟弟。”

“你都怀了他孩子了。”封逸尘语气冷漠,“应该的。”

“你是在生气吗?生气我最后却还是选择了他……”

“我祝你幸福。”

“逸尘……我已经很久感觉不到你的情绪在哪里了。”夏柔柔说。

好不容易现在封逸睿去应酬客人,好不容易她有一丝间隙,好不容易看到封逸尘单独一个人,故意用其靠近,却还是遭遇他的如此的冷漠。

“你不需要感受。”封逸尘丢下一句话,走了。

夏柔柔微咬唇。

封逸尘封逸尘!

我变成这样,全部都是因为你,全部都是你一手造成的!

我会让你后悔,后悔一辈子!

她狠狠的看着封逸尘的背影,那一刻因为太过气氛而忘记了收敛表情,耳边突然响起一个无比讽刺的声音。

“别告诉我你还在想着我哥。”封逸睿阴沉的声音,冷冷的说到。

夏柔柔回神,立刻盈盈而笑,“怎么可能?!”

“哼。”封逸睿冷声,“不是看在你怀了孩子的份上你以为我会娶你!夏柔柔你最好有点自知之明,也最好清楚自己的立场,要是我发现你有点什么……我们走着瞧!”

夏柔柔看着封逸睿冷漠的背影,心里也是极恨。

如果不是她母亲让她容忍,她怎么可能选择嫁给了封逸睿。

在没有发生之前的事情,两个人还有可能培养感情,现在绝对不可能!

封逸睿娶她就只是因为她怀了孩子,就只是因为想要用她肚子里面的孩子换取封尚的股份而已。

她咬牙。

心里说不出来的压抑,转身直接回到了之前的化妆间。

卫晴天老奸巨猾,一直在大厅中观察着人来人往,特别是怕夏柔柔有所失态,所以基本都看着她,看到她突然离开宴会大厅,也跟了上去。

好不容易她才因为夏柔柔的婚姻而回到了夏家背书,断然不能就这么白白断送了。

想到现在居然还和一个乳臭未乾的小丫头同住一个屋檐下,她还要腾出位置让她配合夏政廷起居心里就憋着一肚子火,她早晚会让那些让她不得好过的人,生不如死!

她跟着夏柔柔走进化妆间。

夏柔柔看着卫晴天出现,眼眶一红,“妈,我为什么要嫁给一个这么不爱我的男人,为什么?”

“嘘。”卫晴天一个眼神过去。

虽然是私人空间,难免隔墙有耳。

夏柔柔咬着唇,眼泪控制不住。

“你要想想以后的生活,别只顾着眼前。”

“我知道,可是……”可是她真的很难受。

“相信妈,妈给你的安排的道路绝对是对你好的。”卫晴天说,“妈都是为你你着想。”

夏柔柔擦了擦眼泪。

她母亲给她说的太多了。

她几乎都已经被完全洗脑。

“柔柔。”卫晴天也耐着性子,安慰道,“你要想到,你现在怀了封家的孩子,你就有了欺压夏绵绵的资格,这不是你一直想要的吗?”

“那万一夏绵绵也怀孕了怎么办?”夏柔柔担心道,“封逸尘毕竟是封家的长子嫡孙,如果夏绵绵这个时候怀孕了,说不定封爷爷会改变主意……而且妈明知道这个孩子……”

卫晴天也有些沉默。

当初只想到怀了孩子嫁给封逸睿,倒是没有想到,要是夏绵绵突然怀孕了怎么办?!

“妈,你要想个办法不要让夏绵绵怀上孩子!”不能便宜了夏绵绵怀上封逸尘的孩子,她不配!夏柔柔说得激动,“我们给她每天吃避孕药吧,最好吃到不孕不育。”

“夏绵绵现在又不和我们住在一起,怎么可能?!而且这种事情奉献这么大,夏绵绵这么聪明,万一发现了,那我们不是在自讨苦吃吗?!你千万别乱来!”

“但是我担心啊,我真的见不得夏绵绵一点好过,妈妈,要是夏绵绵怀孕了,我想我会疯的。”夏柔柔撕心裂肺的说道。

卫晴天自然也不想夏绵绵能够顺利怀孕。

她说,眼眸一紧,“就算夏绵绵怀孕了,我也不会让她生下来!”

“妈是想到什么吗?”

“姜是老的辣。”卫晴天阴冷一笑,“夏绵绵斗不过我。”

夏柔柔听她母亲这么说,看着她母亲如此胸有成竹的样子,不禁破涕为笑,“妈让我做什么都行,只要别让我看到夏绵绵好过,我做什么都可以。”

卫晴天有些宠溺的笑了笑。

心里却在想,夏柔柔终究成不了什么气候,倒可以是一颗有利的棋子!

……

夏绵绵在后花园坐了一会儿,进入大厅。

封逸尘还在应酬。

这货大概都不知道,她刚刚不在吧。

她表示很平静,自若的走过去。

封逸尘转眸看了她一眼,继续和面前的商业人士谈笑风生。

夜晚越来越深。

婚宴的宾客也在陆陆续续的离开。

到晚上12点,送客厅几乎就只剩下内部几个人了。

“不早了,亲家今天辛苦了,早点回去休息吧。”封铭严客气道。

“你也辛苦了。”夏政廷应付。

“大家都辛苦都辛苦,柔柔更辛苦。”封铭严又说道,“别影响到孩子才是,早点回家休息,逸睿多多照顾知道吗?”

“好会对柔柔好的。”封逸睿连忙答应着。

两口在在外人面前,恩爱无比。

这种作秀,夏绵绵和封逸尘也会。

所以两个人此刻很是亲密的挽着手站在那里。

“也辛苦逸尘和绵绵了,一天都在招呼客人。”封铭严又说道。

夏绵绵笑了笑。

封逸尘说了几句客气的话。

“倒是逸尘和绵绵得加把劲儿,弟弟妹妹都超过你们了,你们可不要落后。封家就盼着你们这一代,开枝散叶。”封铭严语重心长的说道。

“会努力的,谢谢二叔关心。”封逸尘说得冠冕堂皇。

夏绵绵翻白眼。

又是一番客气之后。

夏绵绵终于坐到了封逸尘的小车上,有些疲倦回家。

深夜的城市更加安静了。

今晚的天空也没有什么色彩,给人莫名冷寂。

她说,“夏柔柔结婚了,你什么感觉?”

封逸尘薄唇轻抿。

“不会有些不是滋味吗?上次好不容易才让夏柔柔和封逸睿没能顺利交往,这次就突然怀孕然后结婚了,心里多少有些不是滋味吧。”

“没有。”封逸尘说,说得那般直接。

夏绵绵也不知道要不要去相信。

“但夏柔柔和封逸睿结婚并不简单,你自己注意点。”

她当然知道不简单,夏柔柔见不得她好过。

但夏柔柔怀孕了,也不至于这个作妖,但凡聪明点的人也都知道,得把这个孩子生下来了再说,所以这段时间夏柔柔应该没什么威胁,倒是卫晴天,好不容易回到夏家别墅的卫晴天,可能会有所行动才是!

她靠在窗户上,眼眸就这么静静的看着封逸尘。

看着他冷冰又好看的的侧脸。

封逸尘眉头微动,“你要说什么?”

“你什么时候让我三天不下床?”

“……”封逸尘唇瓣又紧抿了。

夏绵绵想,封逸尘这种人就只适合,孤独终老!

……

夏家别墅。

夏政廷也是一身疲倦的回到了家里。

杜文娜在客厅等他。

杜文娜自然没有资格参加夏柔柔的婚姻,不管如何,影响不好。

她就一直乖巧的在家里等夏政廷回来,也没有任何情绪。

她上前,“政廷,你回来了,今天累坏了吧,我去帮你放洗澡水。”

夏政廷点头,对着杜文娜还笑了笑。

卫晴天就这么默默的看着两个人的互动,脸色很是阴沉,却随即笑道,“文娜这么晚了还没有睡觉,果然是年轻啊,我都已经熬不住了。”

口吻分明听上去,很温和。

已经搬到夏家别墅一周了。

一周时间,两个人看上去相处融洽。

其实杜文娜也心里蹭得慌。

卫晴天越是这般,她越是不知道她要做什么。

夏绵绵提醒得很对,这个女人确实不能小看了。

她说,“姐姐是今晚太累了。我猜想今天柔柔应该美翻了。”

“就你这小嘴会说话。”卫晴天笑道。

心里却冷讽。

就是靠这张嘴讨好了夏政廷的吧!

“不早了,你也早点睡了吧。”夏政廷开口,对着卫晴天淡淡道。

“好,那我去休息了,你们也早点睡。”卫晴天显得无比大度,又说道,“我明早早点起来给文娜熬点养生汤,争取早点把文娜的身体调养好,好再给政廷怀个孩子。”

杜文娜嘴角一笑,“姐姐太客气了。”

“哪里的话,当时你那孩子……不说了,说多了伤和气,不管如何,政廷还年轻,现在还能再给家里添个孩子热闹热闹,你什么都别想,好生养着自己就好。”

“嗯。”杜文娜只得顺成的点头。

心里当然也知道卫晴天绝不会这么好心。

她陪着夏政廷一起回了屋,给他放好了洗澡水,伺候着他洗澡。

夏政廷躺在浴缸里面,享受着杜文娜的服务,问道,“这几天卫晴天对你如何?”

“她对我很好,每天都变着花样给我熬汤,我都长胖了。”杜文娜笑道,“当初害怕她会排斥我,是我多想了。”

“她对你好就好,你自己也留点心,别净信了。”

“嗯?”

“总之,和卫晴天好好相处,我不会亏待你,要是你还能再怀上我的孩子……”夏政廷说,手也开始不规矩了起来,“我会对你更好。”

“政廷,嗯,不要……”

浴室内,一片春光无限。

隔壁房间,却冷清无比。

耳边不时还能够听到一些……声音。

卫晴天咬牙。

总有一天她会让杜文娜死得难看!

顺带夏绵绵一起跟着陪葬!

------题外话------

前日奖励:飘逸的雪520、kakaerni、Vivi77、陈玉颜、媚惑VS魅惑

昨日奖励:julyflower、紫色的云、紫色的云、心悦怡然、A流风之回雪

今日问题:封老师为什么又不上绵绵了?(这个应该简单吧,托腮!)

最后,小宅说一句,福利今天最后一天,进群(QQ群:378414307)找管理,记得哦,最后一天。

同时,恳求月票。

当然,其实花花草草什么的,小宅也是爱的。

小宅会被你们暖化的,绝对不是被热化的(重庆好热)!

么么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