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84章 凌氏危机(1)居小菜离我远点/枭宠重生之盛妻凌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开完会,听完汇报工作。

坐在办公室里面的夏绵绵有些惆怅。

倒不是惆怅工作的事情,现在夏氏的一切还算太平,项目全部都在井然有序,所有人也都回归了到正常的上班作息之中,一片和谐。

她不过是在想,为什么那晚上之后,这又过了大半个月后,封逸尘为什么又开始不上她了!

她其实也可以不着急,毕竟那晚上并不是一个很好的回忆,但终究而言,不上床哪里能蹦得出猴子!

夏柔柔现在顺利嫁给了封逸睿,现在挺着封家的骨肉在封家耀武扬威,据说封老爷子为了让夏柔柔好好养胎,叫夏柔柔和封逸睿回到了封家别墅居住,可想封老爷子对夏柔柔这一胎的重视。

如果夏柔柔真的生下了男婴,不说男婴,就算是生下了封家的第一个孩子,地位自然也是不言而喻的。

她咬了咬唇。

并不是见不得夏柔柔好过,而是夏柔柔一好过,就绝对不会让她有好日子过。

何况,封尚百分之三到百分之八的原始股,确实让她心动。

她眼眸微转,听到房门外的敲门声。

夏绵绵回眸,“进来。”

“大姐,今晚下班后有空吗?”夏以蔚从外走进来,询问。

“有事儿吗?”

“就是事业部的同事说晚上聚餐吃饭,其他很多部门都会去,大概有三桌人,很多部门领导都会参加,我捉摸着你也应该去,所以特此来通知你一声。”

“怎么突然想到聚餐了。”

“你我来夏氏的时间都不长,这其实是夏氏基层员工一个民间传统了,每年这个时候都会自发的聚餐一次,有空的就都会去,不过一般去的人不会太多,不过部门领导大多会抽出时间陪同,所以我让大姐一起,我今晚也会去。”夏以蔚开口道。

你有还算充分。

夏绵绵想了想,答应了,“好,那晚上我们一起去。”

“下班后我来找你。”

“好。”

夏绵绵看着夏以蔚离开。

她其实不相信夏以蔚会这么好心的叫她一起去拉拢人心,但又因为不想和夏以蔚引起任何矛盾所以顺从他,至少让夏政廷能够看出来,她对夏以蔚是真心的,否则一旦威胁到夏政廷这只老狐狸,她的地位就岌岌可危。

她想了想,给杜文娜打了电话。

杜文娜走进夏绵绵的办公室,“你找我?”

“现在和卫晴天关系如何?”夏绵绵直截了当。

“关系肯定好不了,但她没有明显要害我的意思。”

“如果我是卫晴天,我这个时候也会不动声色的。”

“我猜想也是。”杜文娜说,“所以其实这段时间我一直处于有些恐慌的地步,我完全不知道卫晴天的计划在什么时候会爆发。”

“你多观察就是,最重要的还是要讨得夏政廷的欢心,不管卫晴天最后怎么害你,只要夏政廷舍不得你,你就不会有事儿,还有可能反将一军。”

“我知道。”杜文娜点头。

点头那一瞬间,似乎又想到什么的说道,“对了,卫晴天这段时间在家里熬粥,说是很内疚我上个孩子的流产,想给我补补,希望我能够给夏政廷再怀一胎。她的话我自然不敢相信,但每天给我的汤都是当着夏政廷的面,我不敢拒绝,我真怕她在我汤里面放了什么不干净的东西。”

“你现在最应该做的事情就是,怎么把家里的佣人换掉。”夏绵绵提出建议。

杜文娜看着夏绵绵。

夏绵绵解释,“卫晴天在夏家这么多年,一直以来都是她管理着家里的内务,所有用人都是她亲自挑选留下来的,忠心耿耿的跟了卫晴天很多年,甚至还有些卫晴天说不出来的远方亲戚在里面,都是卫晴天的爪牙,就算她在你饮食里面做点手脚你也发现不了,甚至查不出来。”

“好,我知道了。”杜文娜眼眸一紧。

夏绵绵总是能够一针见血的看到事物的突破口。

她其实想都没有想这么多。

夏绵绵微点头。

想要换掉佣人什么的,对杜文娜而言应该不会太难。

只是这明显就是在对卫晴天进行挑衅,但愿杜文娜能够坚持下来。

她看着杜文娜离开,伸了伸懒腰起身走向了落地窗。

落地窗外,远远的又看到封尚集团的几个烫金大字。

封逸尘此刻在做什么?!

还能做什么。

至少绝对不会想起他。

而此刻的封逸尘确实在忙,在被他父亲叫进了办公室,他母亲也跟着一起。

三个人在封尚集团都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但实际上,也都只是封文军的一句话,三个人所有的一切都会化为泡沫。

所以,办公室里面的气氛有些压抑甚至是紧绷。

封铭威没好脸色的说道,“这段时间倒是让封铭严一家人出尽了风头。封逸睿娶了夏柔柔,因为又是和夏家的联姻所以大大吸引了媒体的关注,即使都已经结婚了一周有余,新闻上还能看到封逸睿和夏柔柔结婚的新闻。”

封逸尘和杨翠婷沉默着没有接话。

封铭威又说道,“夏柔柔现在还怀了封逸睿的孩子,你爷爷是有多器重是有多高兴,我想你不是感觉不出来。他甚至把封逸睿和夏柔柔都叫回了别墅,要知道你爷爷一向是个清静之人,不喜欢家里人太多打扰到他的生活,这样的举动显然说明了什么,我想我不需要给你提醒。”

封逸尘点头。

封铭威冷声道,“封逸严现在一家人,内外都是风光。这些都不说了,这么多年也不可能让我们一家一直压着封铭严一家,风水轮流转的额道理我也不是不懂。我当封铭严走了狗屎运。我唯一无法接受的就是,你爷爷当初给你说了让你收购凌氏集团的事情,你为什么没有给我提起过!”

“因为暂时没有什么进展,所以……”

“所以就让封逸睿捷足先登了!”封铭威突然盛怒,一巴掌狠狠的拍在桌子上,那个响亮。

封逸尘抿唇。

杨翠婷看了一眼自己老公,又看了看自己的儿子,也没有说话。

“这还是理由吗?!这么多年,从你十几岁我就带你在商场上来打拼,什么都教你让你发展到现在的地步,这就是你给我的答卷,这就是你屡次让我失望的答卷吗?!”

封逸尘沉默不语。

杨翠婷想要开口劝说,看着自己老公如此愤怒的模样,终究闭上了嘴。

“现在凌氏处于财政危机的状态,你打算怎么做?!还是坐以待毙,让封逸睿来出尽风头吗?!封逸睿现在已经暗自收购了凌氏百分之七的股份了,你是打算等他完全收购了凌氏集团,才能有所反应。”

封逸尘不说话,此刻也没什么可以解释的。

“上次让封逸尘遭受了你爷爷的家规处罚,本以为你二叔一家会稍微收敛,现在看来,不仅没有收敛反而发愤图强。你二叔现在一家在你爷爷心目中的地位已经完全可以威胁到我们一家!你果真太让我失望了!”封铭威又忍不住发起脾气。

封逸尘看着自己父亲,半响,“我会想办法在封逸睿之前,收购了凌氏集团。”

“你别再给我出幺蛾子了!”封铭威脸色极度不好的说着,“以前对你我是放了一百颗心,现在我简直不敢太相信你!这次如果你失败了,我可以明确的告诉你,你总经理的位置可以让贤了,让封逸睿来取缔你吧!”

“我知道。”

“出去好好想想!”封铭威脸色难看到极致,说话也没有半点婉转。

封逸尘起身走出封铭威的办公室,他母亲跟着他一起。

杨翠婷把封逸尘叫回了自己办公室。

杨翠婷说,“为什么凌氏的财政危机,你没有及时发现,反而让封逸睿先发现了?!你一向不是这么没有洞察力的?你的敏锐哪里去了?”

封逸尘对着自己母亲,说道,“凌氏的财政一直很好,之前因为投标了沃森集团的温泉开发案所以凌氏一直在求稳,凌子墨看上去吊儿郎当,其实对管理企业有自己的方式,而且出奇的稳重,我一直有观察凌氏集团的动向,并没有找到任何契机可以让凌氏的财产出现危机甚至开始撼动凌氏的股份。”

“那现在的情况是怎么回事儿?”杨翠婷不会像封封铭威这么愤怒,她只是在询问事情的原因。

“我怀疑,这是封逸睿搞的鬼。”

“你的意思是?”

“凌氏的财政危机应该来自于封逸睿的故意,否则以我对他的了解,他应该不至于会这么早的知道凌氏集团现在的一个情况,甚至在业界连凌子墨自己都没有察觉到的情况下,先下手为强!突然就不动声色的收购了凌氏百分之七的股份在手上。”封逸尘说,“而目前,我还没能够查出来,封逸睿对凌氏集团都做了什么手脚。”

“封逸睿什么时候这么聪明了?”

“可能也并非太过聪明的举动,只是避开了我们的眼线而已。”封逸尘想了想,“我会最快的时间查清楚。”

“嗯,妈相信你。”杨翠婷俨然充当的是红脸的角色。

封逸尘微点头,起身准备离开。

“对了,夏柔柔怀了孩子,这对我们而言真不是一件好事儿。”

“我知道怎么做。”

“去忙吧。”

封逸尘走出杨翠婷的办公室。

心里面万多事情,但此刻却不能让自己发泄。

从小,也没有人告诉他,怎么去发泄自己,只不停的有人告诉他,解决。

不管用什么方式,一一解决!

他坐在办公室的椅子上,沉思了一会儿,拨打了凌子墨电话。

“查到什么原因了吗?”封逸尘询问。

凌子墨也是突然才发现凌氏的财政出了问题,甚至股市也开始在细微的动荡,而当自己察觉的时候,就发现凌氏的股份已经有百分之七落到了一个陌生人的手上,如果不是封逸尘给他说,他都不知道是被封逸睿给收购了,如此的始料不及。

“查到了。”凌子墨说,“因为是我姑姑做的,所以我没有对她产生怀疑,所以不知道原来凌氏现在腾空了一半。”

“什么意思?”

“你知道我姑姑展琳,一直在凌氏上班,之前我爷爷还在的时候,我爷爷一直管辖着她她还算规矩,我也没想到,我爷爷离开之后,她做了这么多荒唐的事情!”

“怎么说?”

“她染上了赌瘾,前段时间一直给我说是去国外旅游,实际上,是去开了赌坊,在里面输了自己所有的积蓄。你也知道赌徒不可能真的戒赌,特别还有人故意引诱,她就一次又一次的陷了进去,想着这次回本了就不赌了,这次回本的就不赌了,结果不只是把自己的积蓄全部赌光,还利用自己的职务之便挪用了凌氏的公款8千多万,这还算是好的,她把自己原本手上持有的凌氏百分之七的股份售卖了,换了一笔筹码,结果又多输了三倍的钱,也就是说,她在赌场还抵押了我们凌氏百分之二十一的股份!”

封逸尘沉默。

凌子墨又说道,“我现在手上也不过持有百分之五十二的股份,除去百分之二十一,我也就剩下百分之三十二。如果那抵押的百分之二十一的股份是你弟弟一手策划,那么他现在就相当于拥有了百分之三十一的股份,比我少了一个百分点,而以现在我们凌氏的财力以及大众对我个人的评价,你们封尚集团想要从其他股东手上收购更多的股份,比我更有优势!”

封逸尘从来不怀疑凌子墨在商场上的能力。

他能够在如此短短时间将所有来龙去脉弄清楚甚至清楚的明白现在的一个局势,一般人也不一定做得到。

但弄明白了,凌子墨却不代表可以好好解决。

遇到亲情,几乎是凌子墨的短板。

封逸尘不觉得封逸睿此次的收购有多高明,但他佩服封逸睿对凌子墨的一个了解,认定了封逸睿会为了凌琳将股份拿出来,所以从比较好把控的凌琳处下手,倒是真的取得了意想不到的结果。

他说,“你打算怎么办?”

“我不能不管我姑姑。”凌子墨直白。

封逸尘似乎也料到会是这样的结局。

“我暂时也没有想到更好的方法,回头联系你。”封逸尘说。

“你也不要太为难。”凌子墨说道,“如果凌氏早晚会面临破产,我会将我手上的股份全部转交给你,至少不会便宜了封逸睿。”

“暂时不用这方面的考虑,我想想办法。”

“嗯。”

凌子墨挂断了电话。

很多事情不需要多说,他就是无条件的信任封逸尘。

退一万步,就算是被封逸尘算计,他也认命。

他坐在办公室沉默了很久,想着凌氏是他爷爷一手发展起来的,才交给他几年时间,就突然面临了财政危机,就突然面临了被人收购的惨剧,说没有情绪都是骗人的,他原本打算,好好的给老头子经营者凌氏,至少不会让老头子从棺材里面爬出来掐死他。

显然。

他果然还是能力不够强。

他从椅子上站起来,走向大大的落地窗,看着街道外的人流不息。

今天一天,他把所有的来龙去脉搞清楚了之后,就知道这次凌氏并不是那么容易保住了。

财政上因为之前对沃森集团的投资根本就不可能拿出更多的钱来周转,银行也都是现实的,看到他目前的状况,特别是如果还有人特意使坏,他想贷款也是难上加上,所以想要让凌氏起死回生,简直是天方夜谭。

他现在唯一能够想到的,就是把自己手上多余的股份全部拿给封逸尘,给封逸尘,至少让他心里稍微好受一点点,尽管是在自我安慰。

他深呼吸了一口气,看了看时间。

此刻也到了下班时间,他也该下班了。

留在公司,起不了什么作用,今天已经让公司所有高层开了会,最后的结论,就是他想到的所有结果。

他刚打开房门。

房门外,突然出现了一个女人。

此刻似乎是正准备敲门。

两个人就这么突然始料不及的看到了对方。

居小菜咬了咬唇,“我想找你谈谈。”

凌子墨倒是受宠若惊,此刻找他谈谈。

讽刺他吗?!

讽刺他不过几年时间就让凌氏败落到这个地步。

他却还是点头,“进来吧。”

居小菜跟着凌子墨走进了他的办公室。

她坐在他对面的位置。

她今天才打了一场官司,赢了。

还没来得及喘气,听说凌氏出现在无法弥补的财政危机,居然面临被收购,被破产的地步。

她想了想,就直接到了凌氏,来找凌子墨。

不管如何,她不管对凌子墨的态度如何,凌氏是当年凌爷爷的心血,她想要来了解一下情况。

两个人的气氛有些尴尬。

居小菜此刻还穿着一套黑色的制服,看得出来,应该是刚上了庭就直接过来了。

她咬了咬唇,看着凌子墨,看着这个男人似乎并没有半点情绪,并没有因为自己将丢掉凌氏百年基业而有任何慌张,她不知道凌子墨是不在乎还是在故意隐藏,她想第一种的可能性应该比较大。

她说,“我想知道凌氏为什么会在财政上出现在这么大的危机?”

“你为什么想要知道?”凌子墨嘴角一笑,“关心我?”

居小菜眼神中的不耐烦如此明显。

凌子墨看得清楚明白。

他听到居小菜似乎是压抑着自己用无比平常的声音说道,“你还欠我很多钱。”

“就算我破产了我也能够还得起。”凌子墨说。

百分之三十二的股份卖给封逸尘,还了居小菜还能有点剩余。

居小菜抿唇,是真的不想和凌子墨这么兜圈子,她直白道,“凌爷爷对我有恩,在我能力范围内,如果我可以帮你的地方,我可以帮你。比如,需不需要法律顾问,需不需要打官司?我不太懂商业上的竞争,但我觉得,凌氏突然出现在这么大的财政危机,应该并不是表面看上的这么简单。”

“所以你是为了我爷爷。”凌子墨喃喃道。

不管他怎么引诱,她绝对不可能说一句,为了他。

他笑了笑。

这一刻也真的很诧异自己还是笑得出来,他说,“我姑姑染上赌瘾,输掉了凌氏一大半的资产,而这似乎是有心人所谓,而那个有心人有足够的实力在算计了我姑姑算计了凌氏之后,收购我们。事情就是这么简单。”

居小菜当然有听出来凌子墨的应付。

她却显得很认真,“所以是你姑姑的原因,导致现在凌氏的一个财政危机?!”

“事实如此。”凌子墨说,“我姑姑抵押了我百分之二十一的股份。”

居小菜沉默,那一刻看得出来在认真的思考。

她说,“你姑姑有什么资格抵押你的股份?!”

凌子墨蹙眉。

“百分之二十一的股份,你姑姑说抵押就可以抵押吗?”居小菜一字一句,“按照法律条约,没有人可以在没经过当事人的同意用当事人的东西作为欠款或者抵押品,这在法律上完全没有法律效应。你可以不用支付这笔费用!”

“所以我就应该眼睁睁的看着我姑姑被送进监狱,亦或者,被断手断脚?!”凌子墨冷言。

“既然是你姑姑做错了事情,她就应该负责,不需要你去为她买单。”居小菜说,“就算你姑姑状告你,我也可以明确的回复你,在法律上她没有任何可以控诉你的条件!”

“你除了会法律,还会什么?”凌子墨讽刺。

居小菜看着他。

凌子墨说,“对了,你还贪财。”

居小菜抿唇。

凌子墨对她的嫌弃,她其实已经司空见惯。

“我在给你提建议。”居小菜很平静的说道。

作为律师,被当事人被对方当事人咒骂否定比比皆是,律师这个行业就是如此,赢了满堂喝彩,输了身败名裂,她早习惯了流言蜚语,所以她真的习惯了。

她听到凌子墨说,一字一句语气很重的说道,“你根本不懂什么是亲情。”

是啊。

她不懂。

因为她是孤儿。

她从小就不知道亲情是什么,她没有父母没有亲人。

她就这么看着凌子墨,就这么看着他。

凌子墨说,“算了居小菜,你也没有什么可以帮我的。”

“我想也是。”居小菜从他办公椅上站起来,“但如果我是你,我会选择保住百年基业!”

凌子墨讽刺的笑了一下。

居小菜就这么淡然的接受他对她的轻蔑。

她转身欲走。

脚步还未踏出去,手臂突然一个用力。

居小菜身体猛地一下倒在了面前偌大的办公桌前,被凌子墨狠狠的桎梏。

居小菜身体一阵疼痛。

疼痛的怒视着凌子墨。

“我在想,以后我身无分文了,你应该就更不会正眼看我了。”

居小菜咬着唇,承受着凌子墨的怒气。

“突然就很想在这里强上了你。”凌子墨说,“否则以后我可能是连你的眼都入不了了,更别说……”

所谓的追回。

“你果然是,不管在任何地方不管遇到任何事情,都可以发情的。”居小菜冷讽。

“你才知道吗?”凌子墨说,“才知道,还要送上门,你不是傻吗?”

居小菜冷笑。

她确实很傻。

她以为她可以帮到他,结果被他怼了一句,说她根本不懂亲情。

到此刻,还要遭遇他的身体蹂躏是吗?!

她情绪在波动,在缓缓的波动又在缓缓的冷静。

凌子墨那一刻是真的想要不顾一切的上了居小菜。

上了这个女人至少爽一次再说。

他很长一段时间,想疯了似的,想得都要发疯了!

反正不管他现在上不上她,以后在居小菜的世界里,都没他什么事儿了。

他为什么不能在让自己最后爽快一次?!

他为什么不能呢?!

他狠狠的看着居小菜,心里一直在劝服自己,一直在找万多个理由让自己去放纵,最后的结果却还是,根本就没有越界半步,根本就迈不出那一步,他果真被居小菜搞疯了,不停的遭受着各种身心的折磨。

他猛地放开了居小菜。

居小菜从办公桌上起来。

衣服被凌子墨拉扯得皱巴巴,但意外的完好无缺。

“看到你这张脸就做不下去了。”凌子墨说,说得那般厌恶。

居小菜咬牙离开。

离开的那一刻,听到凌子墨说,“以后离我远点,最好别再靠近我,我这个人上了就上了,不会负责的。”

房门被狠狠的关了过来。

凌子墨坐回到自己的办公椅上,是觉得自己都好笑。

分明很想让居小菜留下来陪自己,分明很想让居小菜就留在自己身边,但说出来的话,就是会让居小菜离自己更远,说出来的话,就是会让居小菜厌恶,厌恶,再厌恶。

大概就是自尊心作祟,他接受不了居小菜可以在他的世界,耀武扬威。

他起身离开了公司,车子快得很快。

疯狂的行驶在街道上,回到了凌家别墅。

别墅内,他姑姑已经哭得眼睛都肿了,大概没有想到最后会发展成这样,她一直以为自己只是有些豪赌而已,只是赌点钱,不会影响到任何人,没想到,就突然让凌氏面临了这些。

她看着凌子墨回来,又是眼泪不停地扑了过去,拉着凌子墨的手,“子墨,都是姑姑不好,你骂姑姑吧,你骂姑姑吧,是姑姑把你和你爷爷辛辛苦苦经营下来的产业弄成了这样,但是姑姑真的不想,姑姑真的不知道会这么严重,姑姑只是想要赌点小钱打发时间,没想到,没想到啊……”

凌子墨看着凌琳的模样。

现在也说不出什么责怪的话,事情都已经发生了,他责怪她还能有什么用?!

他姑姑一向对他不错,从小因为父母早逝,他姑姑虽然从小不争气,但却视他如己出,此刻他也说不出重话,反而影响了他们的亲情。

他挥了挥手,“没什么,让我静静。”

“现在凌氏是什么情况?”凌琳问道。

“就是外界传的那样,明天的凌氏的股市就会大跳水。”凌子墨说,“我没有很多钱去挽救。”

“那怎么办?我们就应该白白的看着凌氏破产吗?”

“亦或者被人收购。”

“别无他选?”凌琳也真的被吓到了。

是真的没有想过,居然已经到了这么严重的地步。

“嗯。”凌子墨点头。

“对不起,子墨,对不起,都是姑姑不好……”

“别想了。”凌子墨还安慰了一句。

凌琳更内疚了。

凌小琳今天一直陪着她母亲,也是她表哥交代,怕她母亲想不开。

她母亲倒不会想不开自杀。

不过她还是听话的陪了她母亲一天,想着她母亲居然败光了凌氏,也有些不是滋味,却没想到她表哥一句怪罪的话都没有,这让她对她表哥的感情,又深了一些,总觉得她表哥是这个世界上最重情重义的人,换成其他人,早就把她们母女赶出家门了。

她说,心疼的说道,“表哥,你去休息一会儿吧,你今天肯定累坏了。”

“嗯。”凌子墨点了点头。

他走上楼,回到自己的房间。

以现在凌氏的资产,根本不足以应付明天的一个股市下跌的情况,而股市的下跌就会导致对方更容易收购,这就是商场,一不小心,万劫不复!

……

居小菜离开凌氏。

她其实不应该来找凌子墨。

找他并没有什么作用。

反而……

算了,她习惯了凌子墨的各种讥讽。

她想了想,给夏绵绵打了电话。

那边有些受宠若惊,“怎么舍得主动联系我。”

“其实是有事情找你。”居小菜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

总觉得好像辜负了夏绵绵的热情。

夏绵绵一笑,“说吧。”

“凌氏目前的情况你清楚吗?”

“刚了解了一下,大概清楚了。凌氏现在的危机还有些严重,我听说,凌氏目前的财政几乎空虚,按照目前爆出来的新闻,明天凌氏的股份下跌是必须的,而如果持续下跌,宣布破产早晚的事情。当然,即使不破产,如果有心人想要收购,也是最佳时期。也就意味着,凌氏早晚都不会再是凌子墨的。”

“原来真的这么严重了。”居小菜喃喃道。

而凌子墨居然还可以这么吊儿郎当。

她说,“有什么办法可以挽救凌氏吗?”

“你还在想着凌子墨。”

“不是为了他。”居小菜一口否认,“只是不想凌爷爷辛苦了一辈子,到死那一刻都还坐在办公室的基业,被凌子墨这么毁了去。”

“你终究还是一个心软的人。”夏绵绵感叹。

换成是她,她应该会拍手叫好了。

她想了想说道,“股市动荡其实也不是那么吓人,只要有资金可以去挽救股市,挺一挺,可能还有翻身的机会。”

“所以是还有得救吗?”

“凌子墨手上的股份多,如果资金充裕,至少不会用最不得已的方式将股份卖出去救股市,这样一来,股份都在凌子墨的手上,凌氏不管破产不破产都是他的。而公司是他的,钱够的话,没破产自然凌氏就得救了。”夏绵绵尽量用最通俗的方式解释了商业复杂的关系。

居小菜一听就懂了。

“但问题是,现在凌氏钱不够,之前也投资了大量的资金出去,银行在这个时候也不会可能伸出援手,谁都不敢冒这个险,更何况,凌子墨还算是商场新人,当年凌爷爷走得唐突,很多人就意料的盼着凌氏倒闭,能够支撑这么多年,大概很多人都觉得是奇迹了。所以,按照这种人心所向的趋势下去,凌子墨在商场上不会有任何号召力,也就不会有人帮他。”夏绵绵说得直白,“当然,凌子墨还有一个朋友叫封逸尘,封逸尘如果帮他可能还有挽救的可能,但据我所知,封逸尘这种奸商,封家人这么奸商,他可能也无能为力。”

居小菜咬了咬牙,说道,“我想凌氏的危机还不只是你说的,我刚刚去找了凌子墨,还有一个具体的问题。”

“嗯?”

“凌子墨有百分之二十一的股份被抵押了出去。”

“那凌子墨可以宣布放弃了。”夏绵绵直言,根本就没有任何可救的可能性。

倒不如趁着现在股市还没有下跌得太过分,早点把股份卖了,还能多留点钱。

“但是我希望凌氏还是可以好好的,不破产不被人收购。”

“小菜,这并不是你说了算的。”夏绵绵有些无奈,是真的对这个女人的执着有些无可奈何,“如果我现在掌管了夏氏,如果我有那么一笔丰厚的资金,我倒是可以帮帮你,问题是,我现在什么都还没有。”

当然她不觉得她进度太慢,一切还都在她掌控之中。

“我有钱。”居小菜一口咬定。

夏绵绵蹙眉。

“当初和凌子墨离婚的时候,得到了很大一笔钱。”居小菜直白,“本来凌子墨是打算给我一半的股份的,我实在是不想再和凌家人有任何瓜葛,所以没要,让他付了现款。凌子墨当时对我比较厌恶,所以本打算按照每年结算的方式给我汇钱的,结果刚离开那一个月,就意气用事的提前给我打了20亿!”

夏绵绵忍不住感叹。

封逸尘能有凌子墨一半的大方就好。

“我没动过那笔钱,以前自己也还有些积蓄,而且凌爷爷曾经对我也大方,在凌子墨都不知道的情况下,私下给了我百分之五的凌氏股份,加上我现在的20亿和百分之五的股份,能不能有希望帮助凌氏起死回生。”

“我不知道。”夏绵绵说,因为没有做更深入的研究,不知道凌氏的财政需要多少钱去填充。

“能帮帮我吗?我对商业一点都不了解,只会一些法律知识。”居小菜诚恳。

夏绵绵抿唇。

别说居小菜用这种语气了,就算是居小菜命令她,她也会答应。

她只是有些想不明白,她说,“小菜,你最好想清楚了,你手上的钱不是一笔小数字,这笔钱可以够你逍遥一辈子了,而且你想想当初是多不容易才从凌子墨手上拿过来的,何必为了这么一个渣男就奉献了出去,凌子墨真的不值得你如此。”

“我真的不是为了凌子墨。”居小菜很肯定,重复道,“真的和他没有关系,我只是念在以前凌爷爷对我的养育之恩上,才会如此,我不想看到凌氏企业就这么倒闭了或者成为了别人的私有品,我怕凌爷爷会死不瞑目。”

“好吧,反正我说再多都没有用。”夏绵绵决定放弃劝说。

“那我今天预约银行马上打钱给你,你把帐号给我,麻烦你了。”

“傻瓜。”夏绵绵无语的一笑。

这世上,也大概只有居小菜才能够让她体会到所谓的,人间真情吧。

------题外话------

昨日奖励:By阿然、新新点灯啦、helena728、QQ3a8099cea50e63、摩尔充满

今日问题:你们说小菜是不是傻?

好啦,每人必求月票!

求月票,么么哒!

话说亲们能多冒冒泡吗?小宅迫切的希望感受到你们的存在,爱你们!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