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85章 凌氏危机(2)当被狗看了!/枭宠重生之盛妻凌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给夏绵绵打完电话,居小菜其实还是有些不好意思的。

总觉得她在麻烦夏绵绵,但认识那么多人之中,不知道为什么,就是会无条件的相信夏绵绵回去帮她。

她深吸了一口气,给银行打了电话。

即使此刻已经下班,但作为超级VIP客户,银行也会有高级经理甚至分行领导的接待,听说居小菜马上要用钱也是非常积极的在配合,就算无法一次性将20亿直接提现出来,也保证了立即的转账,同时也保证了每天可以分批提取的金额,然后在一周的时间内全部提取完毕。

她完善了银行的所有手续之后,又给夏绵绵打了电话。

夏绵绵是真觉居小菜傻得可爱。

她就不怕,自己的20亿到头来被自己吞了吗?

她怎么也算是一个见钱眼开的人。

这种女人,就是没办法让人拒绝得起来。

夏绵绵挂断了电话,无奈的笑了笑。

“大姐,你躲在这里啊。”耳边传来夏以蔚的声音。

夏绵绵看着夏以蔚。

下班后就跟着他一起来聚餐了,人确实不多,偌大的夏氏集团也就到了20、30人,但确实是每个部门都有人呢在,各个部门的领导也都有代表出席,气氛还算不错。

“嗯,接了个电话。”

“大家吵着说要去酒吧喝酒,你应该不会提前走的吧。”

“我确实想走了。”

“大姐,不带这么扫兴的。”夏以蔚劝道,“刚刚气氛多好,你一走大家必定得失望,明天反正还要上班,你就象征性的去坐坐就行,到一半我保证掩护你溜走。”

夏绵绵很想拒绝。

就因为知道夏以蔚和卫晴天一样的老奸巨猾,说不定今晚这么积极也是受了卫晴天的指使,在筹划什么阴谋。

“别这样。”夏以蔚又是一阵劝说,“不超过10点,我保证让你离开。”

说到这个份上了,而且好长一段时间她和夏以蔚相处都还算融洽,她确实不想和夏以蔚至少表面的关系被撕破。

她笑了笑,“你可保证了10点前要掩护我离开哦?”

“我保证。”夏以蔚一口咬定。

心里却在冷笑。

夏绵绵也知道夏以蔚心怀不轨,却也并不觉得夏以蔚能够对她做什么让她出丑的事情。

她跟着大部队到了夜场。

抱了偌大的一个至尊包房。

包房特别大,容纳20、30号人,绰绰有余。

所有人一道包房就开始兴奋就开始更加嗨皮了起来。

没有那么多主次之分,大家玩得很嗨。

夏绵绵一直在想,大多数人都喝得酩酊大醉,明天真的可以准时爬起来上班吗?!

显然,在这样的场合问这样的问题,纯粹是在找茬。

她也就还算合群的和所有人热闹起来。

她本来酒量就好,应付这些小喽啰还是不成问题的。

又是一番应酬。

夏绵绵起身去洗手间。

快10点了,她确实想走了。

今晚回去还得帮居小菜深入了解凌氏的情况,不能太耽搁。

她起身打算去上个洗手间就走。

包房中的洗手间早就被人霸占了。

夏绵绵只得走出去,刚上完厕所补了妆出来,就看到洗手间的门口处站着一个男人。

夏绵绵对这个男人其实是非常不屑的。

白梓冉。

如果不是今晚突然看到他的身影,她几乎忘记了这个世界上还有这么一号人,甚至忘记了这号人还在凌氏上班,当然他的发展就不见得很好了,在其他部门做着最基层的工作,听说一直以来也不太被领导重视,对不起何源被她如此的器重,就是天壤之别的差距了。

他似乎是在故意等她。

而夏绵绵真觉得,白梓冉会和么出现在她面前,非奸即盗。

她当没有看到。

“绵绵。”白梓冉堵住她的去路。

夏绵绵顿了顿脚步,“我们不算熟,何况,我虽然不是你的顶头上司,但也算你的领导,你叫我夏总就好。”

白梓冉脸色有些尴尬。

那一刻明显是被讽刺了。

想起当年还在学校的时候,夏绵绵对他那般的喜欢那般的小心翼翼那般的讨好,不就是经历了一场车祸,她就大变了样,她就变得他真的高攀不起,甚至是望尘莫及,而她在公司一点点发展起来的能力,也让他更是觉得,夏绵绵和他完全成了两个世界的人,他们在一个公司,但他却没有资格去见她。

当年他为什么要听夏柔柔的指使,就为了一个学生会主席就去如此陷害夏绵绵,当年如果他不去陷害夏绵绵,答应了和夏绵绵在一起,现在所有一切的荣誉是不是都属于他了!

他也不用在基层做着呼之则来挥之即去的事情了。

他现在可以坐在办公室里面,喝着上好的龙井,指使着其他人,享受着被人恭维耀武扬威的日子。

他做梦都在想象那个画面,做梦都在后悔自己曾经做的一切。

“麻烦请让让。”夏绵绵显得有些不耐烦。

也不想去揣测白梓冉内心在想什么。

对他而言,这个男人就真的如空气一般,她甚至都懒得去搭理。

因为完全构不成任何威胁也完全没有任何利用价值,更不可能成为朋友。

“绵绵,你别这样。”白梓冉突然一把拉住夏绵绵。

夏绵绵眼眸一紧。

白梓冉说,“我没有恶意,只是单纯的想要和你说几句话。”

“很显然,我单纯的不想听。”夏绵绵淡淡一笑,那笑容还显得倾国倾城,特别是在如此微妙的灯光下,更是美得惊心动魄。

他以前怎么就那么蠢,那么蠢的会拒绝夏绵绵。

他为什么就没有看到夏绵绵如此璀璨耀眼的一幕,反而被一个小小的学生会主席所蒙蔽了双眼!

悔不当初,却也改变不了夏绵绵讨厌他的事实。

他感受着夏绵绵对他的排斥,感受着这个女人如此高高在上的模样……

“请让开。”夏绵绵一字一句。

白梓冉却纹丝不动。

夏绵绵眼眸一紧。

她实在不想把自己的时间浪费在这么一个人身上。

她上前,猛地推开白梓冉。

力气很大。

白梓冉自己都没有反应过来,就被狠狠的撞在了墙壁上。

女人的力气怎么会大到这个地步。

他根本无暇思考这个问题,上前直接将夏绵绵一把拽住。

夏绵绵正欲反手推开,白梓冉那一刻的力气也很惊人。

夏绵绵唇瓣一紧。

本能的一个前脚踢踢了过去。

一脚踢在了白梓冉的肚皮上。

肚皮上一痛。

白梓冉本能的放手。

夏绵绵得到自由,冷冷的看着白梓冉,看着她有些狼狈的样子。

她冷笑。

对于这种男人,她根本就不需要有任何停留。

她转身欲走。

刚转身那一刻,突然觉得一丝危机靠近,敏捷的打算回击的那一刻,脖子处突然一疼……

那一刻,她从未想到,居然会被这般暗算了。

她咬牙,身体却不受控制的,眼前一黑,倒了下去。

倒下去后,夏以蔚就从另外一个走廊口走了出来。

他看着面前的白梓冉,果然不能对这个男人有任何期待,他根本就不是夏绵绵对手,还好他找了职业雇佣兵,今天伪装成路人甲然后对夏绵绵进行了偷袭,他母亲说得没错,夏绵绵这种女人确实不能掉以轻心。

今晚做了这么久的戏,才让夏绵绵一个不留神被他算计了,他冷冷的看着地上的夏绵绵,抬头对着白梓冉说道,“知道怎么做了吧。”

白梓冉看着夏以蔚。

“事成之后,你拿着钱就可以到处逍遥了。”夏以蔚讽刺,“你要知道,以你的水平就算是在夏氏工作一辈子都不可能赚到这么多,你最好别搞砸了,否则……别说得不到对你而言是巨款的钱到你手上,你还要吃不完兜着走,夏氏也不可能还会有让你待的位置。”

“放心吧。”白梓冉连忙点头。

对,他就是见钱眼开。

他在夏氏真的受够了,以前在学校还能够装装样子,但真正出生社会真正在职场上面对所有优秀的员工,他遭遇到了人生前所未有的打击,他真的算个屁,他在工作上的能力,直接就可以忽略不计了,他真的很想逃避,又很想自己突然有一天变得很强大,强大到可以把所有人都碾压在脚下。

而这个时候,夏以蔚突然来找他了,让他帮他做一件事情,事成之后,给他一大笔钱让他好好逍遥。

他想都没有想答应了。

何况,他对夏绵绵也开始有了一种执念。

这个女人太光芒万丈了,他恍惚还记得当年夏绵绵在学校时说他高攀不起,现在,他才深有体会。

夏以蔚看了一眼白梓冉,“不知道几点会醒,你动作快一点!”

而且为了怕引起夏绵绵的怀疑,都没敢在她酒里下药!

他交代完毕,就带着雇佣兵走向了一边!

白梓冉蹲下身抱起软软的夏绵绵。

一靠近这个女人,他全身都在叫嚣了。

这个女人如此安静的模样,身体的每一处似乎都可以让他,发狂。

午夜梦回,不知道在梦里面在思想里侵犯了她多少次了。

他抱着她直接走进了男厕所,走进一个单间,将她放在马桶盖上!

那一刻他甚至是猴急的,直接就把夏绵绵的衣服拔掉了。

如果不是白梓冉让他拍照,他甚至是想马上就上了夏绵绵。

他忍住欲望,脱光了他们彼此的衣服,然后拿着手机,开始拍照,各种姿势的拍照,此刻身体早就按耐不住,喉咙干涸。

拍完照。

白梓冉将照片发了过去。

发完,就再也按耐不住了。

他压在夏绵绵的身上,正欲进攻。

夏绵绵眼眸突然一紧。

她身体猛地避开了一下,在还未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事情之后,本能的保护着自己,也避免了白梓冉的侵犯,而就在下一秒,她发现了现在的情况,其实在昏倒前一秒就想到了这件事情的可能性,也就在醒来这一刻有了反应。

看样子,似乎还没有真的发生。

夏绵绵咬牙,一个用力,猛地一脚将白梓冉直接踹在了单间的门上,响起剧烈的声响。

白梓冉没有防备,是没有想到夏绵绵这么就醒了。

他知道这种昏迷是暂时的,料想不到会这么快!

她刚刚分明还在熟睡。

醒了这一秒,为什么就会变得如此强势。

他身体撞击在门上,昏眩着似乎脑淤血般半天东部了。

夏绵绵顺手捡起地上的衣服挡住了自己的身体。

而且因为在厕所,并不是那办法方便,她内裤和裤子在自己脚边,只是衣服被脱在了地上。

她此刻能够感觉到身体没有异样,但她不知道白梓冉在没有进入之前都对她做什么,那种厌恶和恶心简直不言而喻。

她一只手抱着衣服,就用了另外一只手,单手和双脚,在白梓冉没来及反应甚至没有来得及说一句话的时候,在如此狭窄的单间中响起了剧烈的声响,直接将他打趴在了地上,狠狠的踩着他的背,桎梏着他完全不能动弹。

她甚至很想此刻就杀了白梓冉。

被这种男人看光了,她觉得恶心。

恶心无比。

“都对我做了些什么?”夏绵绵阴森无比。

“没有做什么,什么都还没有做!”白梓冉连忙说道。

这一刻就感觉夏绵绵突然变了一个人似的,突然就变得不是以前的夏绵绵了,她伸手如此敏捷,眼神中的阴森仿若带着嗜血的味道,有一刻他这怕自己会被她杀了。

而他居然打不过一个女人。

完全无任何还手之力!

“是不是夏以蔚指使你这么做的!”夏绵绵咬牙切齿。

白梓冉眼眸一紧。

夏绵绵果然很聪明。

“我只是单纯的喜欢你,单纯的还喜欢你,才会对你有这种龌龊的想法,和其他人没有关系。”

白梓冉越是这么说,夏绵绵越是可以肯定。

夏以蔚。

夏绵绵咬牙切齿。

别真的招惹了我!

“我下次再也不敢了,夏绵绵你放开我。”白梓冉请求。

全身都痛。

此刻背还被夏绵绵的高跟鞋狠狠的踩着,仿若高跟鞋都要陷入他的皮肤里面,痛得他完全不敢动。

夏绵绵眼眸又是一紧。

她的脚抬起来,抬起来那一刻,猛地一个用力往下。

“啊!”白梓冉尖叫。

痛苦声,震耳欲聋。

肋骨没有断两块,她都不信。

如果不是因为现在身份不对,她会直接杀了这个男人。

她快速地穿好衣服,完全不顾白梓冉在地上的惨叫,直接打开厕所的门走了出去。

此刻的白梓冉在地上完全不能动弹,自觉地胸口处倒抽了一口气,有瞬间觉得都快呼吸不过来了,他全身都还裸着,连穿衣服的力气都没有……

夏绵绵走出了男厕所。

刚走了几步。

她看到了夏以蔚。

夏绵绵眼眸微紧。

夏以蔚在稍微的愣怔之后,大步的上前,“大姐,你怎么从男厕所出来,我说一会儿工夫去了哪里,不会是喝醉了吧!”

夏绵绵狠狠的看着夏以蔚。

夏以蔚有些心惊。

夏绵绵在怀疑什么吗?!

“我走了。”

“大姐。”

夏绵绵已经直接离开了。

夏以蔚看着夏绵绵的背影,眼眸一紧。

转眸,邪恶的笑了。

反正该得到的,都得到了。

他连忙跑进了男厕所,看着躺在地上狼狈无比的白梓冉,“上了吗?”

这么短时间,又要拍照又要脱衣服,哪里可能真的上了。

但白梓冉怕夏以蔚反悔,忍着剧痛连忙说道,“进去了,没几下她就醒了。”

夏以蔚笑得更加阴险了。

上没上不是重点,重点是他拿到照片就好了,当然上了他更痛快,好意思在他面前耀武扬威,弄死夏绵绵,弄死一个女人而已,简单得很。

他转身直接离开。

“夏以蔚,麻烦你帮我叫下救护车。”白梓冉艰难的说出来。

夏以蔚讽刺。

他没这么好心。

他直接你开了夜场。

用手机把钱转给了白梓冉,至于白梓冉要死要活,管他屁事儿。

他回到别墅。

别墅中,所有人都已经各自回房了。

夏以蔚直接走进卫晴天的房间。

从杜文娜搬进来之后,卫晴天就和夏政廷分了房,夏政廷和杜文娜住在了一个房间里,就在隔壁。

卫晴天看着自己儿子回来,急切道,“怎么样?”

“你儿子出马,什么时候失手过,你以为是你那不成器的女儿吗?”夏以蔚得意无比。

卫晴天忍不住表扬了几句夏以蔚。

夏以蔚拿出手机,把照片给卫晴天。

卫晴天看了看,大概是因为照片照得有些急,很多看不清楚,但好在也能分辨是夏绵绵和另外一个男人在苟合,即使夏绵绵的身体被男人挡住了,重点部位都没有完全曝光。

其实这些照片也是白梓冉的私心,他因为对夏绵绵有了身体和心里上的冲动,自然就有了男人的通病,那份不想夏绵绵被人看光的心,想着只要可以交差就好。

照片虽然没有达到卫晴天的绝对满意,但能够算计到夏绵绵如此,她也不想要求太高,毕竟那个女人真的半点都不好算计。

“现在氏把照片拿给媒体吗?”

“不。”卫晴天连忙说道,“你把照片交给我就行了,其他不要管,还不是时候。”

夏以蔚蹙眉,“这个照片曝光了,夏绵绵和封逸尘就完了,我爸自然也不会再器重夏绵绵,从夏绵绵医院回来后,我们都是算计她两年了才终于有了这次的成功,为什么不曝光了?!”

“因为我不能保证曝光了之后夏绵绵就真的会和封逸尘离婚!夏绵绵的手段太多了,更何况……”卫晴天咬牙说道,“我要让夏绵绵享受那种从天上掉下来的滋味!”

夏以蔚实在不明白。

但既然他母亲这么说,他也不想多说。

他说,“不早了,我回房睡觉了。”

今晚因为想着要算计夏绵绵,酒都没喝好,别说酒了,连妹子都没上到,结果好不容易拿到了他母亲还不用,怎么想怎么都憋屈得很。

他转身欲走。

房间内似乎传来了什么,暧昧的声音。

这种时候声音夏以蔚一听就懂。

他蹙眉。

按理,房间的隔音效果是很好的,除非……

他看着他母亲的窗户,窗户大打开了,透过窗户自然就能够听到一些声响。

听得他都有些饥渴难耐了。

他突然玩笑道,“我爸这把岁数了还这么强。”

卫晴天脸色自然就难看了很多。

几乎每天晚上都会传来这种声音,夏政廷在她身上已经好久没有这般了,真的是好久。

杜文娜这女人的床上功夫果然让夏政廷痴迷。

“早晚我要把杜文娜撵出去。”卫晴天狠狠道,那么残忍的模样。

夏以蔚倒是无所谓,开口道,“妈你就想开点吧,男人三妻四妾不很正常吗?只要没有威胁到你的地位,你就睁眼闭眼就行了。”

卫晴天脸色不好的看着自己的儿子。

夏以蔚耸肩,“我就是随口说说,不过要我以后……”

他想,他也会跟他爸一样。

作为男人,几个女人一起伺候自己,有什么不可以的!

女人不过就是一个暖床的工具而已!

……

夏绵绵坐着出租车回到家里。

身上恍惚都还有白梓冉的味道,越是想起,越是很想杀了那个男人。

她回到家里。

家里一片冷清,只有微弱的灯光让她上楼。

走进自己的卧室,封逸尘并不在。

不知道为什么,此刻就是不想让封逸尘看到自己此刻的模样。

不管如何……

算了。

就当被狗看了几眼。

她去浴室洗澡。

狠狠的搓洗。

洗得皮肤都已经红肿了,才从浴室出来。

她换上睡衣。

睡衣下的身上没有任何痕迹,想来白梓冉在短短时间可能真的什么都还没有做,即使如此,想到自己的身体被那个男人看了也恶心无比。

她掀开被子正打算躺在床上睡觉。

房门被人推开。

封逸尘从外进来,显然还穿着西装,大概是才加班回来。

她看了他一眼。

封逸尘也这么看到她,开口道,“还没睡?”

“我也刚回来。”

“嗯。”封逸尘点头。

点头,拿起睡衣就去了浴室。

浴室中响起哗啦啦的声音。

夏绵绵此刻却突然睡不着了。

一闭上眼睛脑海里面就是各种无比恶心的画面。

重生那一刻她其实没有想过身体一定要属于封逸尘,一定要和这个男人做,但此刻……此刻却没想到,被其他男人看了会如此的想要杀人。

她翻身。

翻身。

封逸尘洗完澡,躺在了她身边。

以往她还会主动勾引一下封逸尘,今晚却一动不动。

房间的灯光暗了下来。

两个人缓缓入睡。

“凌氏的事情,你看到新闻了吗?”夏绵绵突然开口。

封逸尘应了一声,“嗯。”

今天加班就是为了忙凌子墨的事情。

“我突然睡不着了,我们谈谈凌氏吧。”夏绵绵翻身坐了起来。

她答应了要帮居小菜的,尽管今晚经历了很多不愉快的事情,但不能食言而肥。

夏绵绵把灯光打开。

封逸尘分明很疲倦了,但还是从床上坐了起来,两个人靠在床头,谈公事。

“你想问什么?”封逸尘看着她。

“凌氏的财政危机可不可以缓解?”

“你突然这么关心凌氏?”

“我是为了帮居小菜。”

封逸尘一怔。

“你这种商人是理解不了的。”夏绵绵直白,压根不管封逸尘的感受,又说道,“拿20亿出来挽救明天凌氏的股市,有希望让凌氏撑过去吗?”

“你有20亿?”封逸尘蹙眉。

麻烦听重点好吗?!

奸商就是奸商,看到的永远都只是钱。

“居小菜的。”夏绵绵说,心里暗自补充,以后你要有这一半的大方也行!

“哦。”封逸尘点头。

“所以可不可以?”

“挽救股市可以,但不足以购买凌氏更多的股份。”封逸尘开口解释,“凌子墨现在手上只有百分之三十二的股份,而封铭睿手上有百分之七,加上凌子墨的姑姑抵押的百分之二十一,虽然没有确定,但基本是可以肯定的。等收购了一定数量之后,封铭睿应该就会对外宣布!”

“这又和封逸睿扯上了关系?”

“中间很复杂,我不多做赘述,总之一切都是封逸睿搞的鬼。”

“他居然这么聪明!”夏绵绵咬牙切齿。

如果让封逸睿真的收购了凌氏,以后封逸睿在封家的地位不是蒸蒸日上,夏柔柔又给他怀了封家的孩子。

心里突然就有些堵得慌。

“你不会坐以待毙的是吧?”夏绵绵用的问句,但答案很肯定。

“不会。”封逸尘给她一个肯定的答案。

莫名那一刻让夏绵绵觉得很安心。

“那你打算怎么做?”

“20亿你来操作,明天就投钱进去让凌氏的股份稳住。稳住的时候,封逸睿不会花这么多钱来购买,他会观望,在观望时期,我想办法让凌氏的股份持续稳定,如果凌氏稳定了,其他股东不会把股份卖出来,封逸睿要收购也比较难。”

“好。”夏绵绵点头,“其实封逸睿还要收购百分之六的股份才能够和凌子墨对恒,居小菜有百分之五,要给凌子墨。”

封逸尘明显顿了顿。

“是不是觉得居小菜是这个世界上最傻的女人。”

“不是。”封逸尘回答。

夏绵绵对他的回答倒是始料不及。

她说,“不早了,睡了吧。”

谈了事情,睡觉。

封逸尘点头。

两个人躺下来之后,封逸尘说,“这一切其实是我爷爷一手策划。”

“什么?!”夏绵绵差点没有从床上弹起来。

“而我其实不太方面出面,所以很多事情你要自己把控。”

为什么封老爷子要收购凌氏。

想来,商场上的人,谁不想越多越好。

“好。”夏绵绵点头。

房间突然安静。

安静中。

封逸尘突然靠近夏绵绵的身边。

夏绵绵身体一顿。

封逸尘很少这么主动靠过来,身体的检查也已经停了好久了,她不知道他是不是要……

而她今晚。

今晚终究不是一个好的经历,但如果封逸尘要,她不会拒绝。

“早点睡吧。”封逸尘说。

在她耳边轻声说道。

“……”

这算是在撩她吗?!

而今晚,她却出奇的安静。

搂抱着自己的男人似乎微微的,叹了口气。

……

翌日。

凌氏股票一开盘就开始跌。

以所有人都料到的速度瞬间就要跌停的节奏,夏绵绵进行了大量的注资,让凌氏股份正好稳定下降的两个点上,实在不敢注入太多,怕后期不够用,封逸尘也说了,稍微稳定就行,不要太急功近利,太急功近利反而会被认为市场泡沫,得不尝失。

此刻坐在办公室的凌子墨,预料着上午就会跌停的股市,却突然稳定了,刚开始抛售的人很多,到此刻突然就停了,而且今天突然出现了一匹黑马,似乎是在故意拯救他的股市。

是封逸尘吗?!

他拿起电话正准备拨打。

电话突然响起。

他连忙接通,“逸尘,我看到股市……”

“你先别管股市了。”封逸尘直接打断他的话,“现在有个紧急的事情要去做。”

“嗯?”

“现在股市突然出现让人意料的稳定,我爷爷肯定察觉了,他能够想到的绝对比你我还多,所以我不知道他会不会突然出手以大价钱来购买,如果真的不计得失的想要收购了你们凌氏,买走比你更多的股票不难,所以现在要做的就是,杜绝他的这种行为!”

“我能怎么杜绝?”凌子墨显然一时没有想到。

商场上的人,都如狼似虎,让他们松手,他们就会松手吗?!

这么大块肥肉在嘴边,谁不想张嘴就吃下去。

“很简单。”封逸尘说,“你马上召开记者招待会,人越多越好,越轰动越好。以现在凌氏的一个状况,叫来几十家甚至上百家的媒体都不成问题,所有人都想要争相报道凌氏的情况,你突然召开记者会,一呼百应。”

“我召开记者会说什么,说凌氏现在还好,并没有外界说的那样。”凌子墨说,又摇了摇头,“这就是在欲盖弥彰。”

“不,不需要去故意澄清什么,你召开记者招待会就是把事情说清楚,满足媒体的求知欲望。与此同时,最重要的是,打亲情牌?”

“什么意思?”

“我爷爷在商场上也算是德高望重,你爷爷当年在商场上也是被人敬仰,两个人当年关系甚好,经常有媒体报道他们约在一起钓鱼喝茶畅聊人生,对外很多人都对外很多人都知道你爷爷和我爷爷感情好,甚至之前你爷爷去世的时候,我爷爷去参加葬礼的时还对着媒体说要多关照你,辅助你好好经营凌氏集团。”

“我知道了。”凌子墨点头。

只需要一点即可明白。

凌子墨聪明归聪明,大终究没有想到用这样的方式。

果然,封逸尘真的是一只老狐狸。

他挂断电话,让秘书进来,将工作进行安排,这种事情不能耽搁,万一封老爷子的考虑在之前,那么一切就前功尽弃,他不放心的再次吩咐道,“让所有愿意参加本次记者会的媒体都参加,确保几家是我们打点好的媒体,开始之前都给我一一确定一下,事情很急,让宣传那边抓紧时间。”

“好的总经理。”秘书连忙记录着,很认真。

都知道这段时间是非常时期,而且大家都在人心惶惶。

“时间定在今天下午3点。”

“是。”

“出去忙。”

“是。”

秘书走了之后,凌子墨也没有歇停,他又看了看股市。

是封逸尘在帮自己吧。

他此刻也不多想,在筹备其他事情,正拿起电话准备拨打。

凌小琳的电话拨打了进来。

他其实很不耐烦,但又怕是真的有急事儿,按下了接通键。

那边声音非常激动,“表哥,我妈和居小菜打起来了,你快过来,快点!”

“……”

------题外话------

好啦,今天下午小宅二更!

对的,你没有看错,是二更!(可能有点晚)

二更二更!

所以求月票,求点击,求支持,求留言……

昨日奖励二更见。

今日问题:小菜和凌琳真的打起来了吗?

推荐《豪门重生之撩夫上瘾》格子虫

上辈子,她叫顾小希。

眼瞎爱上渣男,一颗真心被肆意践踏。

临死才知道,他爱她,不过是爱她的心脏。

因为,她的心脏可以挽救他心爱的女人。

可笑,可悲。

然而,老天开眼。

一朝重生,她竟成了她——白靖宇真正的心上人沈霏霏。

于是,

这辈子,她叫沈霏霏。

意外重生一世,必然,有恩报恩,有仇报仇。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