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80章 不就是扇了凌琳一个耳光而已!/枭宠重生之盛妻凌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今天一早,居小菜就去了律师事务所,简单把工作安排了一下,就离开了。

昨天晚上她想了很久,以她对凌琳的了解,就算不成器也不会笨到闯下如此大祸,她觉得很有必要了解一下具体情况,说不一定还可以想想办法走法律途径。

她没有什么多大的能耐,无权无势,她唯一能够想到的方法就是用法律来维权。

这么想着,她收拾自己的办公桌就直接出了律师事务所的办公楼,开车行驶在街道上,挂上蓝牙。

那边接通,声音听上去有些惊奇,“居小菜?!”

“嗯。”居小菜抿了抿唇,答应着,甚至不知道此刻应该怎么称呼,她想她叫阿姨,那边肯定会异常讽刺,倒不如,什么都不叫。

“你这个时候打电话给我做什么?!”凌琳声音冷漠,狠狠的说道,“想要讽刺我吗?”

居小菜紧捏着方向盘,她想,凌家人大概习惯了这般去揣测人心。

她说,“我只是想要了解一下具体情况,如果方便,我现在过来找你。”

“你过来找我?这是太阳打西边出来了吧。”凌琳讽刺,“居小菜你到底什么目的?”

“你在凌家别墅吗?”

“怎么着,还想进我家别墅?!凭你有什么资格到这么高档的地方来。”凌琳甚是不屑。

居小菜直白,“如果你不想凌家的百年基业说没就没了,你最好答应见我。”

“你有什么能耐还能帮我们凌家?”“至少不会败了它!”

凌琳脸色冷漠。

正打算一口拒绝甚至是咒骂时,凌小琳在旁边拽着她母亲的手臂,眼神告诉她,让居小菜过来!

凌琳一看自己女儿的眼神,瞬间秒懂,对着电话说道,“你想过来就过来吧,我看你要做什么!”

说完就把电话挂断了。

居小菜也顺手将蓝牙取了下来。

如果不是念着凌爷爷这么多年的养育之恩上,她真的不会和凌家任何人有任何联系!

她咬唇,开着车直接到了凌家别墅。

她知道这个时候凌子墨肯定不在,遇到这么大的事情,凌子墨应该在公司处理事情,她也避免了见到凌子墨的尴尬。

她把车子停好,顺着大门进去。

恍惚还能够记得第一次走进这个家门,当时他还小,凌爷爷领着她出现在她看着就像天堂一般的地方,就是去了一会儿,然后凌爷爷就带着她出国了,她没能碰到凌子墨,但看到凌小琳了,她当时真的特别友好,甚至觉得凌小琳想公主一般,很想要和她好好相处。

然而,凌小琳终究和她在孤儿院那个走失的妹妹不同。

凌小琳充满敌意。

很长一段时间居小菜其实不知道凌小琳为什么会这么讨厌她。

她被凌爷爷收养,只是收养关系,而且她很有自知之明,从没想过要凌家一丝一毫,甚至只想要好好报答。

后来后来,后来的某一天她大概知道了。

她默默地走进了凌家大厅。

大厅内,除了几个在做清洁的用人之外,就只有凌琳和凌小琳在沙发上,凌子墨果然是不在的。

她走向沙发。凌琳纹丝不动的坐在沙发上带着轻蔑的眼神看着她,就像她第一次走进这个家门时,她也是这般对她的嫌弃。

她开门见山的说道,“我听凌子墨说,你抵押了凌氏百分之二十一的股份。”

“你去找过我表哥了?”凌琳还未开口,凌小琳激动了。

最见不得居小菜这种贱女人去勾搭她表哥了!都不知道何德何能,当年外公居然还要让表哥和居小菜这种人结婚!

“我去找过他了,但他并不愿意给我说太多,所以是想从你这边了解一下情况。我相信你不会无缘无故就抵押了这么多股份出去,一定存在什么原因?我希望我可以帮你。”居小菜真的说得很诚恳。

今天既然选择来,就想好了要好好和她们说话,不想弄的大家都不愉快。

“居小菜,你突然这般讨好我,你有什么目的?你觉得你这样,我就会劝子墨重新接纳你吗?你做梦!”凌琳半点都没有委婉,如此讥讽。

居小菜看着她,沉默着忽说道,“我这辈子都不可能再和凌子墨在一起,我来这里只是为了解凌氏的一个情况,尽我所能,报答凌爷爷对我的养育之恩!”

“可笑。”凌琳讽刺,“你要是想要报恩,为什么又要拿走我们家的资产,居小菜,自打巴掌打得是不是太响亮了。”

居小菜看着凌琳。

果然,她的好心在她们看来,从来都是狼心狗肺。

她咬了咬唇,这一刻其实是想放弃了。

她想,她真的帮不了凌爷爷。她转身欲走。

凌琳突然叫着她,“居小菜,你想知道我也可以明白的告诉你,我就是去赌博了,没有控制住欲望所以把钱全部赌了出去,还抵押了子墨百分之二十一的股份。说了,你又能做什么?!可笑得很。”

居小菜抿唇。她不明白一个人做错了事情,为什么还可以这般的理直气壮。

她说,用极尽平静的声音说道,“为什么会抵押这么多,是当时没有收住吗?”

“你没赌过给你说了你也不懂,赌红了眼什么都不回顾,我也收不住。不过那晚上我也确实有些晕,赌了一天,当时赢的本来还挺多,后来……总之,坐了太长时间,又喝了点红酒,当自己反应过来的时候,筹码都给输完了。”凌琳说着,想起多少还是有些心痛,挥了挥手,“难得给你说这么多,你什么都不懂!”

居小菜就知道,凌琳不可能愚蠢到这个地步,凌氏百分之二十一的股份,不是一笔小数目。

她询问,“你在哪个赌场赌的?”

“你想做什么?”

“我只是想要了解一下。”

“壕轮。”凌琳讥讽,“这种地方是有身份的人才能去,你以为你随随便便就可以进去的了?!”

居小菜不想反驳,也不想再和凌琳继续说下去。

她说,“打扰了。”

“居小菜,就这么走了?”凌琳突然将二郎腿放下,站起来对着居小菜。

居小菜眼眸微动。

“你今天来了,我也正好有点事情给你说清楚。”

居小菜看着她。

“以后别自讨没趣的缠着我们家子墨了,你高攀不上。”凌琳满脸不屑,“还有,我听子墨说他还要支付你很大一笔钱,我劝你死了这条心,现在凌氏都不保了,你要再敢在凌子墨那里拿走一分钱,我给你好看!”

凌琳越想越是生气,当时子墨居然真的就答应了给居小菜这个贱人这么多钱,如果不支付那20亿,也不至于她们现在如此窘迫。

“那是凌子墨的钱,和你也没有什么关系。”居小菜说,本来不想纠缠,但有时候确实也会有一丝,她想应该是正常人都会有的情绪。

“凌子墨是我侄儿,我把他当儿子看待,他的就是我的!”

居小菜想,果真也是如此。

否则凌子墨本可以不顾凌琳,凌氏就半点危机都没有。

她笑了笑,“是啊,如果换成是我,是我姑姑在未经过我的同意下就把我的钱拿去了抵押,我会视而不见的。说直白一点,在未经过当事人的同意下用他人的财产作为抵押,本就不具备任何法律效应!”

“居小菜你什么意思!”

“如果凌子墨能够想通,他完全可以不用支付你所谓的抵押,到时你会面临官司面临所有等等,那都是你自己一个人承担的事情,和凌子墨可以半点关系都没有!”

“居小菜你够了!”凌琳怒火冲天,“你在威胁我是吗?你在威胁我说子墨会对我不仁不义!”

“我只是说,如果我是他,我会这么做,至于他会怎么做,那是他的事情。”居小菜转身,“打扰了。”

这次真的不打算再多说什么。

很多时候其实是没有办法好好沟通得了的。

她刚走了几步。

手臂突然被凌琳一把拉住。

居小菜刚转头。

“啪!”的一声,一个巴掌狠狠地打了过来。

很响亮,甚至整个大厅都响了起来。

居小菜咬着唇瓣。

疼痛感瞬间袭来。

她看到凌琳愤怒的脸色,恶毒的模样说道,“居小菜,我是在教训你不要给脸不要脸,今天让你进这个家门是我对你的施舍,你还真的以为我还要请你来帮我了,你算什么东西,可以帮我哪一点?!以后别出现在我面前,脏了我的眼……”

“啪!”居小菜一巴掌狠狠地扇了回去。

用了全力。

就是打在了凌琳的脸上。

这张,她午夜梦回都会觉得是噩梦的脸上。

她想她永远都不会忘记某个清晨,她当时肚子里还怀揣一个未成型的孩子,她当时年龄不大,但她却很期待很想成为一个合格的母亲,从小一个人太寂寞了,她太需要人陪了。她很期盼这个孩子的出生,期盼他可以陪着自己,她会用世界上最美好的感情去对待这个孩子,可惜……

可惜她被凌琳从二楼的楼梯上推了下去。

推下来前一秒,凌琳也是这么说,说她不配嫁进凌家,不配给凌家生孩子。

而后,她就流产了。

那么高的楼梯上滚了下来。

她痛的撕心裂肺,去清了宫。

当时从手术出来的时候,就是凌爷爷在病房陪着她,告诉她她还年轻,以后还可以在怀,那么温柔的安慰她。

她想,不会了。

以后都不会了。

她却只是默默地笑着,没有表达任何情绪。

凌子墨是过了大半天才到医院来的,她知道是凌爷爷逼迫的,两个人在那个时候,其实夫妻之间已经没有什么感情了,装作的感情都没有,凌子墨简单问了两句,没多说。

但他还是陪了她一个晚上。

在医院打了一个晚上的游戏,其实有些吵。

第二天一早,她迷迷糊糊的听到了凌琳的声音,她甚至不敢睁开眼睛,她真的怕了这个女人了。

她听到他们的对话。

凌琳说,“子墨你别难过,你这么年轻,以后要给你生孩子的排上长龙,犯不着为了居小菜这种女人影响了心情,是她自己不小心,怀了孩子走路还不看路!活该。”

居小菜那一刻其实是想要反驳的。

她想告诉凌子墨,不是她没有保护好,是被凌琳推下楼的,然而。

她听到凌子墨说,“还不是爷爷逼着我留在这里,其实我对那个孩子毫无期待。”

原来。

期待的那个人都是她自己而已。

“谁愿意这么年轻当爸爸。”凌子墨厌恶的说道。

居小菜想,她对凌子墨的心死,应该就是从那个时候开始的。

她回神。

回神看着面前凌琳一脸不相信看着她的模样,大概是被她突然的气势打蒙了,半天都说不出一句话。

而就在此刻。

此刻,突然听到了大厅急促的脚步声。

居小菜转头,看到了凌子墨,看到凌子墨大步走了过来。

凌小琳本来也处在无比懵逼的状态,也被居小菜怔得不要不要的,就看到表哥突然回来了。

她是在居小菜说要过来的时候就给他表哥打了电话,她想今天总得让居小菜点教训,她没想到,居小菜和她妈还真的打起来了!

她其实当时只是找的个借口随便说说而已。

她看着自己表哥,连忙上前,“表哥,居小菜打我妈,你看我妈的脸都红了,红了好大一片!”

凌琳听自己女儿这么一说,连忙一脸哭泣的模样,“子墨,居小菜居然打了我,从小到大,我活了大半辈子了,还没有谁扇过我耳光。居小菜就是没有教养的懒货!”

居小菜想,她大概也是百口难辨的。

何况,她确实打了凌琳。

不管任何借口,她确实这么做了。

以凌子墨对凌琳的维护,她在他心目中死罪难免。

所以她也不用解释,就这么走了。

这一家人,爱怎么演戏怎么演戏吧,这一家人,爱怎么诽谤就怎么诽谤,这家人爱咋咋地吧。

她大步走了凌家别墅。

没有必须,她真的不会来这里。

这里已经成了她人生,极大的阴影。

别墅大厅。

凌琳哭得撕心裂肺,凌小琳故意在安慰,“妈妈你别和居小菜计较了,她无父无母的,本来就没有多少教养,你和她计较是抬举了她。就比如狗咬了你一口,你难道还要去咬狗一口吗?是不是表哥?”

凌小琳讨好的问这凌子墨。

凌子墨这一刻其实是有些沉默的。

他刚走进大厅那一刻,确实是看到了居小菜刚刚的那一巴掌,劲儿而有力。

但他走近之后,看到居小菜脸上的红,并不比他姑姑的浅。

他突然一个转身,直接跑了出去。

“表哥……”凌小琳跺脚。

突然就走了。

凌琳看着凌子墨离开,也不再装哭了,她说,“你表哥铁定去教训居小菜去了,这女人胆子肥到敢在我的地盘撒野,我让她吃不完兜着走!”

“嗯。”凌小琳也是邪恶一笑。

反正今天故意把他表哥叫回来,就是为了诽谤居小菜的。

现在,显然已经达成。

两个人心怀不轨的笑着。

别墅大门口,凌子墨追出来的时候,居小菜已经开着车走了。

他连忙坐上自己的轿车,疯狂的追了上去。

居小菜开车不快,所以很容易就能够追到。

但他按疯了喇叭居小菜也没有停下来,甚至于发现了他的存在之后,还越加快了车速。

妈的!

凌子墨一个油门用力踩了下去。

一个急速,猛地一下直接停在了居小菜的车面前。

居小菜一惊,用力踩下刹车,身体被安全带绷得难受。

她就看着从前面车上下来的凌子墨脸色阴冷的冲她走了过来。

她其实还算冷静,至少表情很淡。

不就是扇了凌琳一个耳光而已。

------题外话------

昨日奖励:泥絮123、睿宝麻麻、小雨的夏天、心悦怡然、Liqingkong

好啦。

二更了,是不是可以给宅打赏点?!

毕竟宅明天也继续二更哦,么么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