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87章 凌氏危机(3)小菜被报复!/枭宠重生之盛妻凌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凌子墨阴冷的从车上下来,来势汹汹的样子,居小菜觉得他如此盛怒的模样,真的有可能杀了自己!

她轻咬着嘴唇,很平静的打开了车门。

她想,该面对的终究要面对,回避凌子墨的结果会更惨。

她刚打开车门,车门就被人猛地用蛮力拉开了,凌子墨将她狠狠的从车上拽下来,猛地将她抵触在车门上,怒火冲天的看着她。

她也这么看着凌子墨。

看着凌子墨对她总是很厌烦的模样。

“不解释吗?”凌子墨狠狠的问她。

解释?!

解释什么。

她开口,“是,我打了你姑姑,很用力。”

“居小菜!”

“没什么,你想还手就还手吧。”说完,居小菜还闭上了眼睛。

不就是多挨他一巴掌而已。

其实身体上的痛不算什么,一会儿就好,刚刚还觉得被凌琳那一巴掌打得痛死,此刻如果不去刻意注意就感觉不到痛了。

何况,曾经在他身上遭遇的很多,比一巴掌响亮多了。

她就这么闭着眼睛。

闭着眼睛感觉到凌子墨强烈的眼神。

凌子墨真的很想一巴掌打在居小菜的脸上,他似乎找不到任何可以用的途径,让居小菜对自己能够有点不一样的情绪。

他分明看到她左脸红了很大一块,那种颜色不用猜想也知道是被他姑姑一巴掌扇的。

居小菜之所以会打他姑姑,也只是因为在还手。

还手而已。

她为什么就不屑给他解释。

他控制住怒火,狠狠的看着面前的居小菜。

恨不得真的撕了她这张一沉不变的脸。

居小菜没有感受到预料的疼痛,她睁开了眼睛,睁开眼睛就看到凌子墨的眼神,恨不得杀了她一般。

她想,凌子墨大概是不会打女人的。

虽然对她不好,但还不至于动手。

她微垂下眼眸,“如果没有其他事情,我要回去了。”

“为什么要去找我姑姑?”凌子墨一字一句。

“没什么。”

“居小菜。”

“吓唬一下你姑姑。你姑姑一向得意惯了,我就为了告诉他,如果你不管她,她什么都得不到,她在赌场欠下来的所有,只有她自己去解决,要么面临官司,要么就如你说的那样,被人弄断手脚……”

“居小菜!”凌子墨咬牙切齿。

“我不想凌爷爷的基业就这么毁在了你或者你姑姑手上,当然,更不想你到最后,不能偿还还欠我的一笔巨款。”

凌子墨讽刺的笑了。

讽刺无比的看着居小菜。

“我就是这么现实,你走吧。”居小菜直言。

她没想过要在凌子墨的心里留下任何好的印象,倒不如,就这样吧。

她想一个人厌恶一个人,厌恶到一定程度,就会见着都烦了。

“居小菜,我过真小看了你啊!”凌子墨冷笑。

居小菜不说话。

凌子墨说,“我就算倾家荡产,我也会把欠你的钱还给你,居小菜!”

居小菜咬了咬唇。

这样就容易被激怒的性格,真的不好。

对管理公司很不好。

听说商场上的人都老奸巨猾,都不动声色。

果然,凌爷爷当年还是很不放心凌子墨来管理公司,否则不会在那么大岁数了还一直坚守在凌氏集团。

是不是也早料到,有一天凌子墨会把凌氏给败了下去。

她抬眸看着凌子墨,“希望你不要食言而肥。”

凌子墨此刻真的很想掐死了居小菜。

居小菜老说他见不得她好过。

现在想来,到底是谁见不得谁好过,到底是谁在雪上加霜。

他猛地一下放开了居小菜。

他还期盼居小菜的一两句关心吗?!

他还期盼居小菜对他委屈的模样,对他解释说,是因为他姑姑打了她她才还手?!

他还期盼居小菜会让他为她讨回公道吗?!

他还脾气居小菜会说自己脸很痛,很痛,需要他安慰吗?!

他甚至很想伸手抚摸她的脸颊,问她痛不痛?!

如果她说痛。

他会将她狠狠地抱在怀抱里。

很想抱进去。

他转身,冷漠的转身。

居小菜看着凌子墨的背影。

听到凌子墨说,“我说了让你别出现在我面前,你别给脸不要脸,我和我姑姑的事情,你没有任何资格插手!”

居小菜觉得,凌家人说任何讽刺她的话她都已经能够习以为常。

她默默的看着凌子墨的背影,看着他回到自己的车上,车子一个急速,猛地开了出去,如此疯狂。

如此疯狂的行驶在街道上。

凌子墨甚至是紧抓着方向盘的手,一直在用力。

刚刚分明很想说,居小菜你想不想回来,想不想和我一起渡过我人生的难关,想不想……

到最后,说出来的话,就是让她越来越远。

就是让她离自己越来越远了。

他甚至是一脚油门直接就冲了出去,他怕他会突然掉头,然后和居小菜同归于尽。

此刻的居小菜回到了自己的小车上。

她深呼吸了一口气。

看着扬长而去的车,那一刻其实也不是自己表现的那么毫无情绪。

毕竟被人指着鼻子骂确实并非一件开心的事情。

她咬了咬唇。

就最后这一次了。

就最后一次,以后凌氏发生天大的事情,她也不会再插手了。

报恩,点到为止。

……

凌子墨将车子停靠在了公司楼下的专属停车场。

他打开窗户,却没有下车。

心里压抑得慌,回到办公室也不一定能够好好的处理公务。

他点了一支烟,一支又一支的抽了起来。

他就一直不停的吮吸,然后看着面前的烟雾在自己眼底下迷茫。

他想如果是封逸尘遇到这种情况,绝对不会像他这样,分明万多事情要去做,却还是因为私事而影响了上班的心情。

他扔了一地的烟蒂。

电话突然响起。

他看着来电,接通。

“总经理,你去哪里了,媒体的名单都已经确定了。我怎么给你汇报?!”秘书有些着急的说道。

距离记者招待会,还有不到2个小时。

凌子墨自己都没有察觉,自己又浪费了这么长的时间了。

他说,“我马上回办公室,你在我办公室等我。”

“是。”

挂断电话,凌子墨下车,关上了车门走进凌氏大厦。

他想,成年人应该就是会有这么多无可奈何。

他回到自己办公室。

秘书殷勤的跟上。

刚靠近,忍不住开口道,“总经理,你抽了很多烟吗?”

“烟味很大?”

“嗯。”秘书点头。

想来,确实抽了不少。

“先汇报吧,等会儿我换套衣服。”如此盛大的记者招待会,自然也应该衣着得体。

“是。”

秘书恭敬的上前,将上百家的媒体名单一一给凌子墨过目。

凌子墨看得仔细,又问了问各个媒体的基本情况,确定和自己合作的几家媒体,才让秘书去好好安排。

他看了看时间,打电话让家里的佣人拿了一套正式的西装过来。

带过来的是凌小琳。

凌子墨看了她一眼,没有多说。

“表哥,记者招待会马上开始了,我帮你换吧。”

“不用了,你去外面等我。”

“表哥,我们从小一起长大,有什么好介意的。”

“听话。”凌子墨声音有些冷漠。

凌小琳咬了咬唇,只得转身离开。

凌子墨快速的换好衣服,又整理了一下头发,看了看时间,去了凌氏高级记者见面厅。

人已经很多了,来来往往很多媒体,却还算井然有序。

他爷爷在的时候,真的把凌氏管理得很好,培养了很多能人,他能够顺利接下凌氏集团,也是因为那么多忠心耿耿的人对他的扶持,就算是现在遇到这么打的财政危机,那些高层甚至董事会都没有给他太多脸色,也或许,对他的期待就是到此。

他走进见面厅。

无数的闪光灯伴随着卡门的声音,此起彼伏。

他站在最中间的位置,低头鞠躬。

见面厅一下安静起来,大家都看着他,等待他的发言。

凌子墨沉稳的开口,没了花边新闻的吊儿郎当,他说,“很感谢各位在百忙之中参加凌氏的记者招待会,我代表凌氏感谢你们。”

所有人静静的看着他。

随即响起掌声。

凌子墨开场白之后,坐在了正中间的位置。

下面数百家的媒体全部都目视着他。

他也算是第一次这般的面对记者,以前倒是见他爷爷做过几次,每次似乎都能把媒体玩弄在手心之中,他氏真心佩服。

他再次开口道,“今天的记者招待会我想大家应该都已经清楚了,与其大家不停的揣测凌氏目前的一个财政情况,倒不如通过你们的手,让所有人知道目前现在的一个状况。”

媒体一脸惊奇。

一般的企业,很少会这般主动。

凌子墨氏太年轻了不太懂商场的规则,还是说,他就是那般与众不同的存在。

他沉稳的声音不缓不急的说道,“确实,凌氏这两天面临资金的短缺,因为凌氏目前牵扯到的几个大项目,以及我个人的一点原因,导致目前凌氏处于资金周转不灵的状况,在此,我对凌氏员工及持股凌氏的那么多人深表歉意。好在,今天凌氏开盘,上午股市下跌了两个点,下午就已经稳定了过来,我知道这是大家对凌氏的信任,对我的一个信任。”

“而我也会再次保证,凌氏的这点财政危机并不会持续多久,凌氏会坚强的渡过难关,希望股民对凌氏一如既往的信任。挺过了这个低迷时期,我保证凌氏的股票会如日中天!”

“凌先生为什么会如此有自信?还是说你只是在通过媒体的方式让股民安心,其实凌氏的财政已经非常严重,要股市再不稳定,凌氏宣布破产就是早晚的事情。”一个媒体突然发问,“你其实就是在拖延时间?”

其他媒体也附和了几句。

“我知道我的这番话会遭到大众的质疑,我也不得不承认,我才接手凌氏不久,资质尚浅,经验不足,甚至在商场上的号召力和我爷爷也无法相比,但好在,我爷爷生前有很多好友,他们对于凌氏目前的一个危机状况都表示了关心,甚至会伸出援助之手。”

“凌先生说的你爷爷的好友,是不是指封尚集团的封老先生?!”

“对,封爷爷和我爷爷感情深厚,从小看着我长大,我和他的孙子封逸尘也是从小一起长大,革命感情深厚。在凌氏出现危机的那一刻,封爷爷就表达了对我的关心。当年我爷爷去世的时候,封爷爷对我说会帮我守住凌氏企业,这么多年过去,他果然没有食言而肥。”

“封老爷子是一个重情重义的人,众所周知。”媒体给予了超高的评价。

“是,所以我一直把他当成我的亲爷爷看待。这次凌氏如果渡过了危机,封尚的功劳功不可没。”

“如果封尚可以注入大量资金挽救凌氏,相信凌氏会坚强的挺过来。”

“借你吉言。”凌子墨说。

其他媒体又问了一些和专业性的商业问题。

凌子墨都一一的得体回答。

突然。

一个媒体举手询问,“凌先生,我听说凌氏之所以面对财政危机,是因为你姑姑在你不知情的情况下进行了壕赌导致,对于你姑姑的这种行为,你会怎么对待?”

“很多人都会不小心犯下错误。我出生不久父母双亡,爷爷一手把我带大,而我姑姑一直将我当成她自己的孩子对我无微不至,没有人会抛弃自己的亲人,我也不例外。”

“凌先生也是一个有情义的人。”

“承谋过奖。”

“当初你和居小菜离婚的时候被她卷走一半的家产,这对你这次的凌氏危机是不是有一定的影响?”

“和她没有关系。”凌子墨一口否认。

其实,如果那20亿没有意气用事,可能不会这么严重。

即使如此,他到了这个地步,也没有想过要用居小菜的一分钱。

“凌先生是不是不想提起居小菜?”一个媒体八卦。

听他的口吻,明显的是回绝。

“既然已经是两个没有关系的人了,自然就不需要有过多的交集。”凌子墨直言。

媒体还想八卦什么。

凌子墨直接开口道,“耽搁大家时间了,再次感谢大家亲临凌氏参加凌氏的记者招待会,谢谢大家。隔壁房间都为各位准备了饮料和餐点,大家填填肚子。今天的记者招待会到此结束。”

说着,就起身站起来,从另外一个通道直接离开了。

媒体有些意犹未尽,但也习惯了记者招待会的这个调调。

所有人在工作人员的招待下陆续离开。

离开的时候,自然都有对媒体包红包进行打点。

就算在再大的财政危机,有些钱也不能省。

凌子墨直接回到自己的办公室。

他打开电脑。

凌小琳推门而入,一脸兴奋,“表哥,你刚刚好帅,我在下面看你,都觉得你帅到不行!你怎么那么牛,面对那么多媒体为什么没有半点紧张,以前我一直以为只有外公这种老头才可以如此,没想到你半点都不会输外公的霸气。”

凌小琳真的氏由衷的说的。

看着这样的表哥,她觉得自己更加的无法自拔了。

她一定要和她表哥在一起,一定要!

“我还有很多事情要处理,你先出去。”凌子墨显得很冷漠。

“表哥!”凌小琳跺脚,“人家只是想要表扬你一下,你为什么就这么拒人千里。”

“等我忙过了我在弥补你,你现在听话的回去陪着你妈,其他事情不要管,也不要来烦我。”

“我是在烦你吗?”凌小琳委屈无比。

凌子墨放在键盘上的手顿了顿,抬头带着很明显的不耐烦,“我现在真的很忙,你别打扰我了。”

凌小琳眼眶一下就红了。

凌子墨叹气。

他起身,“乖,回去陪着你妈妈,我把这段时间的工作处理好了,我带你这你们母女出去旅游,到处转转。”

“真的吗?”凌小琳兴奋无比。

“嗯,真的。”

“那说定了。”

“好。”凌子墨尽量让自己有点耐心。

他表妹的性格她太了解了,不满足她就会一直这般无理取闹。

“那好吧,我先走了,表哥记得准时吃饭哦。”

“嗯。”

凌小琳愉快的离开。

离开后,凌子墨回到自己的办公椅上,才发觉自己中午连饭都没有吃。

此刻,也真的没有半点饥饿感。

他深呼吸一口气,将自己投身在工作之中。

两个小时之后。

凌氏公开记者招待会的消息铺天盖地,瞬间就上了头条登了热搜。

热搜的关键词居然是“凌氏危机,老友情不减!”

然后突然间凌老头子和封老头子两个人以前交情很深的新闻也被媒体找了出来,各种分析他们之间的革命友情,还拔出了当年凌氏集团在封尚有一次欠缺资金时,无条件的给予了帮助,一时之间,仿若突然就从商业新闻变成了情感新闻,好多人都评价说,封老爷子这般的重情重义,真的是值得所有商场年轻人的学习。

封老爷子被捧上了很高的位置。

甚至因为这则新闻,封尚集团的股市还增加了好几个点。

表面看来,封尚是名誉双收。

实际上。

封逸尘和他父亲,以及封逸睿和他父亲一起,坐在了封文军的书房。

整个书房的气息很沉重,封老爷子也不开口,其他人大气都不敢出。

封老爷子确实让他们进来很久了。

很久了,一个字都没有说。

不知道他在想什么。

不知道接下来他要做什么。

好久好久。

空间压抑得窒息,封老爷子才说道,“凌子墨变聪明了?”

“我也没想到他会这么阴我们!”封逸睿连忙开口,“真的是到了嘴边的鸭子……我分明都已经要公开凌氏那抵押的百分之二十一的股份了,现在到弄得我根本就不敢说出来!说出来,就是在自己打脸!”

封老爷子脸色阴暗。

他视线看了一眼坐在一边一言不发的封逸尘,“你怎么看?”

封逸尘抬眸,缓缓回答,“我也没想到凌子墨会突然来这么一出。以我对他的了解,他大大咧咧的性格,应该想到不这里。”

“你的意思是有人在帮他出谋划策?”封老爷子眼神锋利。

封逸尘说,“我猜想是。”

“能有这份睿智,甚至可以算计到我头上的人,驿城找不出来两个!”封老爷子语气冰冷。

封逸尘点头,“是,很难有这样的人才,我也在调查之中。”

封老爷子带着一丝审视,却没有点破什么,又开口说道,“让你调查谁在帮凌子墨拯救股市的人,调查到了吗?”

“嗯。”

“是谁?”

“夏绵绵。”

封老爷子眼眸一紧,“夏绵绵?!夏政廷也想插一手?!”

“从初步的了解来看,应该不是。”封逸尘分析,“夏氏目前的财政,在明知道凌氏需要大笔资金的情况下,不会冒险来帮凌氏渡过这个难关。”

“不是夏氏,夏绵绵有这么多钱来投资?”

“夏绵绵和居小菜是朋友,居小菜当初和凌子墨分手的时候,拿走了凌子墨一半的家产,居小菜得到了一笔钱,她现在把这笔钱拿了出来,大概是给了夏绵绵让她帮忙。”

封文军脸色不好看。

封逸睿忍不住了,“怎么每次都觉得夏绵绵在阻挠我们封尚的发展。哥,你不觉得夏绵绵也是有问题的?”

“嗯。”封逸尘点头,并没有反驳。

“你和夏绵绵关系如何?”封文军直白。

“政治婚姻。”

“不能放任夏绵绵如此。”封文军冷声道,“回去好好劝劝她。”

“是。”

“但这都已经是小事儿了。”封文军说,“就算此刻凌氏破产了,封尚也不可能去收购了凌氏集团,这确实是在打我这把老脸!”

到封文军这把年龄,也丢不起这个脸了。

其他人都等待封文军的吩咐。

“外面有媒体在等我?”封文军突然转移话题。

“嗯。”封逸尘点头。

封文军似乎是在细想什么,好一会儿才说道,“收购凌氏集团的事情就暂时搁浅了,逸睿你也不能将自己手上持有凌氏集团的股份给宣布了出来,更甚至……你手上持有的百分之七的股票就不说了,那抵押的百分之二十一,你以市场的价格让凌子墨买回去,不管如何,花费了这么多的精力,总不能就这么白白的不要了!股份不要,钱还是要留着。”

“可是爷爷,我们好不容易……”封逸睿有些不能接受。

“行了,这件事情就这么定了。”封文军说,“我有生之年,就不要动凌氏了。”

封逸睿实在是有些接受不过来。

这有什么了不起的,商场本来就是一个物竞天择的地方,何必为了这所谓的面子,就丢掉了这么大一块肥肉。

为什么!

“现在我去见记者,逸尘跟着我一起。”封文军吩咐,直接离开了书房。

封逸尘陪着封文军去见了门口蹲守的记者。

封文军一番话说得有起的好听。

大体意思就是把他凌子墨但自己的孙子看待,老友去世自然会对他更加的帮助和关系,凌氏目前的状况,他会给予大量的支持,也请媒体相信凌氏可以顺利渡过难关。

这番话之后,封老爷子在商场的地位,更加的德高望重了!

封文军带着封逸尘回到封家别墅。

一边说道,“即使不能收购了凌氏集团,也绝对不可能给对方投入任何一笔钱,你好好把握怎么处理。”

意思就是,一边要应付媒体让媒体以为封尚对凌氏是大力相助的,一边又不会真的帮助凌氏。

封逸尘却只能点头,“是。”

“还有,你最好好好定位一下你和夏绵绵的夫妻位置,我不想每次什么事情都和夏绵绵有关!”封文军丢下一句,大步走了、

封逸尘停了停脚步。

他不能对他爷爷欺瞒太多。

他爷爷现在大概已经察觉到了,他对他的不够忠诚,所以一直在找他的证据。

他没有走进别墅大厅,转身离开。

他开车,挂上蓝牙。

“逸尘。”

“嗯,你的新闻效果很好。”

“都是你的功劳。”凌子墨笑了一下。

“刚刚我爷爷明确说了,不会再收购凌氏更多的股份,同时将那抵押的百分之二十一变成现金的方式支付,你最好凑够所有的钱去赎回来,我不能动用我的账户给你钱,你知道原因的。”

“好。”凌子墨是真的有些感激,他说,“逸尘,这次谢谢你。”

封逸尘却并没有回应。

有些话真的不言而喻。

凌子墨也不再多说。

他挂断电话,其实在封逸尘没有给他打电话之前,他就已经开始在让财务将所有凌氏大大小小的一笔支出进行了一一核对,分析,包括现在还需要投资的项目金额,是否可以拖延时间,或者是否可以终止,同时对已经开展的项目收入也进行了分析,对于欠款以及即将付款的单位进行注明,同时,还将目前他自己手上的一些固定资产进行了清理,包括自己名下的别墅,商业楼,证券甚至轿车等,进行了一个简单的评估。

如此算来,应该能拿出一笔不小的费用。

但要一口气买下他姑姑抵押的那百分之二十一的股份,对他而言确实有些费劲。

他做了一个一下午。

知道胃部开始抽搐了,才响起已经过了一整天了。

他起身,放下咖啡,走向落地窗。

他都没想到自己有一天也回家下班加到这个点。

……

同一片夜色之下。

居小菜换上了一条黑色小礼服,走进了驿城最大的赌场“壕轮”里。

壕轮自然就在海上,偌大的一艘金碧辉煌的大船。

她第一次来,所以显得有些生疏。

她买了会员卡,兑换了几万块的筹码,走进了壕轮里面。

里面金碧辉煌,人不多,但也不少。

整个奢华的大厅,井然有序。

她转了一圈,压了几把,手气不错,都是在赢。

她又走了几圈,脚步踏上了2楼。

2楼楼梯口站着好几个黑色西装,“小姐,这里是高级赌博区,需要专属经理才能够带进去,不接待单独的客人,请退回。”

居小菜咬唇,“怎么才会有自己的专属经理。”

“一次性购买筹码500万。”黑色西装恭敬道。

居小菜倒抽了一口气。

凌琳就是这般会忽悠的吗?!

她转身离开。

离开,去了购买筹码的地方。

她拿了一张卡,除了那20亿,她在凌氏上班这么多年,自己的积蓄也真的不少了。

她换了筹码。

一个长得很帅穿着笔直西装的专属经理出现在她面前,对她恭敬有加,然后带着她上了2楼的高级区域。

单独为她开了一个房间。

房间内应有尽有,高档的房间,甚至比一般的五星级酒店还要大很多。

她坐在舒适的椅子上,看着面前的一个赌博桌,眼神却在不停地观察着这里的一切,忽发现包房中是有摄像头的,这是不是就意味着,凌琳赌博的时候,其实是有录像的。

她压了几把,其实就是猜大小点,有输有赢,玩得兴致不高。

“这里是有摄像头的?”

“是的,为了公平公正,但你放心,这里的监控是不会传出去的,我们都签订了保密协议的。”

“是吗?”居小菜说,“那我可以看我自己的视频吗?”

“当然。”

“那正好。”居小菜说,淡淡的说道,“我姑姑之前到这里来赌博当时输了些钱,我想看看她都赌了些什么,可以吗?”

“必须当事人才行。”

“我姑姑对这里都有阴影了。”

“不好意思,我们是不能违规的。”

“哦,那算了。”居小菜在筹谋,怎么让凌琳自己来拿。

她总觉得,视频中应该能够发现些端倪。

这也是为什么她今天回来这里的地方。

她又堵了几把,输了差不多20多万。

心真的很痛,但她收手了。

她说,“今天没什么心情了,每天再玩吧。”

“好的,剩下的筹码我会马上兑换成钱打在你刚刚的银行账户上,你注意查收。”

“谢谢。”

居小菜离开。

大厅中,封逸睿从不知道什么地方走出来。

他冷冷的看着居小菜的背影。

他经常光顾这里,但好在控制力还好,也能稳住,输得最多也就几百万,还能勉强支付。

今天心情不好,想到自己好不容易策划了这么久的事情说黄就黄了,就准备到这里发泄发泄,倒是没想到,突然就看到了居小菜。

其实对居小菜是半点都没有关注过,因为今天听说居小菜拿了钱出来帮凌子墨,就突然记住了这个女人。

自然,是敌对的。

他看着居小菜离开,转身询问专属经理。

按理,居小菜应该不会到这里来。

他为了能够算计凌氏集团,早就找私家侦探调查过凌子墨以及凌子墨周围的所有人,包括居小菜,也就了解了居小菜的性格,她突然出现让他不得不怀疑。

而询问专属经理,从他的对话中他隐约觉得,居小菜是来调查凌琳事情的。

他脸色一沉。

那天的赌博视频自然是被销毁了,当然死无对证。

但居小菜居然还敢在他的地盘上撒野,简直是自讨苦吃,特别是刚好遇到他心情如此不好的时候。

他拿起电话,“给居小菜一点教训,警告她不该知道的事情,别去碰!”

“是。”

挂断电话之后,他嘴角恶毒的一笑。

他也不过是找个人发泄而已!

……

离开壕轮的居小菜开车回去。

一边开车一边还在想,怎么让凌琳自己去拿那个视频?!

想得出神。

她把车子停靠在路边,准备去买点胃药。

胃一直不好,上次的胃药又吃光了。

凌爷爷曾经老是叮嘱她,不要废寝忘食,身体最重要,而她总是不听。

现在这几年,胃病似乎是越来越严重了。

她刚停好车,下车准备去药店的那一刻。

突然一辆黑色轿车急速而来,突然就停靠在了她的旁边,下来三个黑色大汉。

她心一惊。

女人强烈的第六感让她明天,这三个人来者不善。

她不自觉的准备回到车上开车离开。

刚走向车门。

一个男人猛地一下将她一把拉了过去。

下一秒,就感觉身上的疼痛,从各个地方传了过来,直接将她打在了地上,拳打脚踢。

药房就在门口,里面还有一个值班的小姑娘,除了报警之外,什么都不敢做,一直胆战心惊,拿着电话的手都在发抖。

而在药房中正在挑选胃药的凌子墨也突然发现了门口的异样。

他走出去,刚开始还能冷眼旁观。

打打杀杀的,在这个浮躁的社会里不是很正常的事情吗?

倒是……

门口那辆轿车,怎么那么眼熟?!

------题外话------

啊啊啊,今日有二更哦。

所以奖励见二更。

至于问题:凌小猪要英雄救美吗?!

好啦。

小宅苦逼的继续码二更去,爱你们哦!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