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88章 凌氏危机(4)你该感谢居小菜/枭宠重生之盛妻凌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凌子墨站直药房门口看了一会儿。

看到那辆熟悉的轿车,在看到被打在地上的女人。

整个人腾的一下,血液就跟突然升了温似的,一下子跳了起来,直接冲了出去。

药房的小职员正拿着电话拨打。

看着面前顾客的模样差点没有吓死。

她眼睁睁的看着那个长的挺帅的顾客直接走向了殴打的人群之中,待着一个高大汉上前就是一拳。

凌子墨一拳过去,手麻痹的都痛得不像自己的了。

这些人都是吃铁长大的吗?!

而自己那一圈过去,原本打得正火热的三个人突然怔住了,转头看着凌子墨。

凌子墨一惊,此刻却半点都没有怂。

“妈的,就是揍你了你能怎样!”凌子墨怒吼。

劳资揍的就是你。

话音刚落,就又冲了过去。

这次没有偷袭就没有了侥幸,一个大汉猛地一把将凌子墨的拳头狠狠的捏住,顺势。

“咔擦!”凌子墨觉得自己的手腕肯定脱臼了。

与此同时,肚子一痛。

一脚被一个大汉踢飞了出去。

麻痹!

凌子墨咬牙,痛得直不起来。

居小菜此刻已经被打在地上毫无反应了。

她忍受着身体的疼痛,其实是不明白为什么会遭受到如此报复。

她在想对方是不是认错了人,但因为太过突然又太过猛烈,她根本就开不了口。

而在忍受疼痛袭击的时候,又猛然想到。

或许,是凌琳叫来的。

她自认为,除了凌家人,她没有的罪过任何谁。

不知道多久,身体上的拳打脚踢似乎消失了。

她趴在地上,喘气,忍受着身体的剧痛。

她想,她应该叫救护车的。

而她需要休息一会儿。

在休息的那一会儿,似乎听到了什么打斗的声音。

她却已经不在乎了。

没办法在乎。

而此刻,被打趴在地上的凌子墨又从地上爬了起来。

他身体都有些不稳,却就是咬着牙一脸狰狞的又冲了过去。

要你麻痹的打我的女人!

要你麻痹的打!

人还未靠近,又被一脚踢飞了去。

凌子墨重重的摔在地上。

气血攻心。

三个大汉看着凌子墨如此不堪一击的模样,也没再把视线放在他的身上,似乎就是机器人一般,完成了任务就好。

三个大汉转身离开那一刻。

一个人狠狠的说道,“以后不该你管的时候,你给我小心点!”

居小菜咬牙。

什么叫不该你管的事情……

她动了动身体。

三个大汉开着车扬长而去。

与此同时。

耳边似乎听到了警报的声音。

那个时候,凌子墨忍着痛打算去看看居小菜的情况,他拖着一身的痛正打算靠近的时候,就看到一两警察上下来几个警察,其中跑到最前面的那个……他眼眸一紧。

那不是上次和他打架的人吗?!

这个人这么看着又陡然好熟悉的感觉。

恍惚,一下就记起来了。

这麻痹的不是那个小警察吗?!

他为什么会和居小菜藕断丝连。

对了。

他就说上次居小菜在警局就对他卖弄风骚了,原来两个人就这么勾搭上了!

勾搭……

总觉得一口血已经喷在了胸口处,而此刻,此刻还麻痹的被那个小警察捷足先登。

他就看到小警察迅速跑上去,扶起地上的人。

眼眸顿了顿,脸上的表情一下就变了,“小菜。”

“小展你认识?”

“我朋友。”展然连忙说道,他看着居小菜如此手上严重的模样,忍不住再次开口,“你现在怎么样,我送你去医院。”

“嗯。”居小菜睁开眼睛看了一眼展然。

莫名觉得那一刻,就是突然心安了。

她伸手抓着展然的衣服。

展然感觉到她的动作,低声安慰道,“没事儿了,有我在。”

说着,连忙一把将她横抱起来。

又转头对着他其他几个同事说着,“我想送她去医院,接下来的事情交给你们处理。”

“快去吧。”

展然抱着居小菜,大步离开了。

凌子墨就站在一步之遥的距离,就站在那里,眼睁睁的看着那个小警察就这么理所当然的把居小菜抱走了,眼睁睁的看着居小菜躺在那个小警察的怀抱里,小鸟依人又满是依赖的模样。

耳边听到两个警察的对话,“小展这么激动,那个女人是谁?”

“还能是谁,小展的对象啊。”另外一个警察说道,“好几次都看到小展和她一起吃夜宵了。而且我们警亭刚好就在那姑娘小区对面,小展有时候故意巡逻就在那边等她,两个人卿卿我我一阵才会分开。”

“哦,我就说,看着刚刚小展的脸都快白了。”

“不说了,做事情吧。”一个警察招呼着,终于看着了凌子墨。

凌子墨也不知道心里都遭受了什么暴击。

他转眸看着面前的两个警察。

其中一个开口道,“请问是你报警的吗?”

“是我是我。”药房服务员连忙赶了过来,把事情原原本本的阐述了一遍。

警察一边做着记录,一边又看了一眼凌子墨,“你也受伤了?英雄救美?”

药房小姐用的是英雄救美。

凌子墨讽刺。

还英雄,都被打成猪了。

他转身欲走。

“先生。”警察拦住他,“我们有几个问题要问你,你留步。”

凌子墨就跟没有听到似的。

问什么。

问你麻痹问!

劳资现在只想杀人。

他直接走进了自己的小车内。

警察看着他的模样,觉得有些奇怪,想了想也没上前去阻拦。

凌子墨开着自己的轿车离开。

身体很痛。

心口好像也很痛。

居小菜能不能不要在这么阴魂不散了,能不能不要!

……

市中心医院,急救中心。

居小菜被送去做了大大小小的检查,包扎。

还好,都只是皮外伤,没有真的伤到内脏,也算是万幸。

展然一直陪着她。

医生建议居小菜留院观察一天,展然就陪在了她的病床旁边,看着她巴扎得特别夸张的模样。

“怎么会遇到这样的事情?”展然询问。

“不知道。”居小菜想笑笑的,但是此刻怕一笑,脸就会痛。

“真不让人省心知道吗?”展然有些无奈。

口吻中,却满是宠溺。

“对不起。”

“傻瓜。”展然无语的笑了笑。

居小菜也不知道还能说什么。

自从上次展然对她表达了之后,他们其实后来也有经常碰面,很多时候在她回去的时候都能够看到展然在警亭等她,她也会习惯性的停车和他简单说几句,没有提交往的事情,两个人似乎都在避免尴尬,当然因为不会说几句话,也不会有什么不适,现在反而,在这种单独的空间,有点不知所措。

“早点睡吧,不早了。”展然看着她的模样,缓和气氛的说道。

居小菜点了点头,“那你回去吧,我自己一个人就好,医生说只是观察一下,没什么大事儿的。”

“我陪着你,刚刚给同事打过电话了,请了假,今天把不用值夜班。”

“这样好吗?”居小菜有些不好意思,是真的不想麻烦任何人。

“傻瓜。”展然宠溺一笑,“陪你比什么都重要。”

“……”居小菜咬唇。

她脸有些微红,不知道该怎么回应。

“快睡吧,我就在旁边的陪护床休息。”说着,展然就强迫性的让居小菜躺了下去。

帮她拧好被子之后,才转身拉开陪护床,自己睡在了上面。

夜晚很静。

居小菜其实有些择床,所以基本是睡不着的。

她看着躺在陪护床上的展然,看着他那么高一个人,躺在上面其实是有些伸展不开的。

总是突然就会被展然感动。

她开口道,“小展,谢谢你。”

“那你答应做我女朋友吧。”展然说话。

居小菜其实都以为展然睡了,他突然这般清醒的开口,还真的吓了她一跳。

而后细想展然刚刚说的。

她又沉默了。

“好啦,逗你的。”展然笑了笑,“都说了让你考虑,你考虑多久都行。”

“我结过婚的啊……”居小菜喃喃道。

“这我不是早就知道吗?”

“你父母也不会同意的。”

“他们很开明。”展然说,“何况我都27岁了,连个女朋友都没有,我爸妈都差点以为我是同性恋了,找个女的回家,总比找个男的回家让他们更能接受吧。”

“噗……”居小菜没忍住笑了出来。

笑起来,脸还有些痛。

“我说的是事实。”展然把手枕在头下,看着头顶上的天花板又说道,“我捉摸着我就算是带头母猪回去,我妈都会答应。”

“……”

“哈哈,我没说你是母猪哦。”展然笑道。

“……”她能怎么接话。

展然也觉得自己很好笑,“总之,外界因素你就不要在意了,只要你喜欢我就好。”

“我其实不知道是不是喜欢,但每次看到你都觉得很暖,还很安心,有时候也会想到你……”居小菜说。

有时候真的会想到展然。

特别是每次被凌子墨特别对待之后,就会想起展然。

她是不明白,人和人之间,为什么差距这么大!

“所以你就是喜欢我了。”展然一口笃定。

居小菜心跳有些加速。

她看着展然突然从陪护床上坐了起来,然后自己下地走向了她。

居小菜一脸警惕。

现在孤男寡女……她不知道展然要做什么。

展然靠近居小菜,头压得很低。

居小菜无所适从。

“我当你答应做我女朋友了,我数到三,如果你没有拒绝,你就是我女朋友了。”展然说得认真。

脸靠得这么近,居小菜都不敢有任何举动。

“开始了。”展然嘴角一笑。

居小菜抿唇。

抿唇的那一刻,就听到展然干脆有力的声音说道,“三!”

居小菜一怔。

“好了,你没有反驳,从今天开始,我们就是男女朋友了。”展然得意的一笑。

居小菜还一脸懵逼。

她刚刚是不是被算计了。

“晚安,女朋友。”展然冲着居小菜大大的一笑,而后又躺回到了自己的陪护床。

居小菜抓着自己的被子,脸一直在发烫。

她真的从未想过,从来没有想过,她会这么快有了男朋友了!

……

翌日一早。

居小菜出了院。

展然送居小菜回了家。

回到居小菜的家。

居小菜第一次带男人到这里来,总觉得有些说不出来的感觉,然后会觉得不自在。

展然也看出来了,他说,“放心吧,我还没有那么饥渴。”

居小菜一怔。

展然摸了摸居小菜的头,“去躺着吧,我看看冰箱里面的食材,帮你做点早餐。”

居小菜就乖巧的回到沙发上,看着展然很熟悉的开始在厨房里面忙碌。

展然原来会做饭。

一般的男人都不会做饭的。

上次去夏绵绵家,封逸尘也是现学的,而展然,是什么时候开始会做饭的。

居小菜就这么一直看着他,心里也有些说不出来的变化,满是涟漪。

电话铃声突然响起。

响起的那一刻,脸猛地一红。

她刚刚居然想到,想到以后如果和展然在一个屋檐下,他们还可以约定时间谁做一三五谁做二四六,然后周日就可以去外面就餐。

她连忙按下手机,深呼吸一口气,接通,“绵绵。”

“凌氏目前的状况比较稳定了。”夏绵绵说,“股市基本上也在一个还算平稳的状态上,昨天凌子墨的那个记者招待会很成功,现在很多人处于观望状态,应该会稳定一段时间,而这段时间完全够凌子墨好好经营凌氏了,你还有剩余的一大笔钱,顺便给你收购了百分之三股份,我转给你。”

“意思就这么就已经解决了?”居小菜有些不相信。

这么快就解决了吗?!

昨天凌子墨出了什么新闻?!

她根本就没有来得及看新闻,一整天都耗费到去壕轮上了。

“没有人心怀不轨,就很容易解决。”夏绵绵说,“总之你自己的钱好好留着。”

“谢谢。”

“又给我说谢谢。”

“好啦,下次邀请你到我家吃饭。”

“原谅你了。”夏绵绵一笑,“不说了,我上班。”

“好。”居小菜答应,突然想到什么,正欲开口。

那边已经挂断了。

夏绵绵的性格,风风火火。

而挂断了电话的夏绵绵正打算预约银行转钱,电话上响起来电。

她接通,“封老师。”

“你手上还有多少钱?”

“啊?”

“居小菜的钱。”

“十三亿。”夏绵绵说,“封老师在打什么主意?”

“凌子墨很缺钱,你把这钱给他。”

“为什么?!凌氏的财政危机不是已经解除了吗?你告诉我说,你们封尚不会出面收购了,现在为什么还要把钱给他?!”很不爽。

居小菜的钱,干嘛要给凌子墨。

“凌子墨要买回那百分之二十一的股份,他现在能够拿出来的流动资金应该是不够的。”封逸尘解释。

“我得问问居小菜。”夏绵绵说,“我不能做决定。”

“嗯。”封逸尘应了一声。

莫名鬼火冒。

但此刻夏绵绵还是将电话拨打了过去,“小菜。”

“绵绵。”居小菜本来就有话没有说话,此刻正打算继续话题。

夏绵绵先开口说道,“封逸尘说凌子墨缺钱买回凌琳抵押的百分之二十一的股份,然后需要征用你的钱,你给吗?”

居小菜想了想。

“我是建议不给,凌子墨那是自己蠢。”夏绵绵直白。

居小菜笑了笑,“算了,给他吧,反正都是他的钱。”

“居小菜,你说我说你什么好,早知道我就不应该告诉你了。”

“没什么。我现在的钱也够用,而且律师事务所也走向了正轨,还挺赚的。”居小菜笑了笑。

“你是不是还喜欢凌子墨那头猪?”夏绵绵不禁怀疑。

“真的没有喜欢。”居小菜很认真的回答,“何况,我就是想给你说,我……”

“什么?”夏绵绵蹙眉。

“我有男朋友了。”

“什么?!”夏绵绵惊呼。

“……”居小菜咬唇,带着羞涩,“是不是有点太突然了,其实我也没想到我会这么快……”

“不不不,一点都不突然。有了就好有了就好!”夏绵绵连忙说道,“让凌子墨那头猪哭死。”

他为什么要哭死?!

居小菜也不多想,“下次带你见见他,人挺好的。”

“有多好?”

居小菜脸很红,“现在在帮我做早餐。”

“你们就同居了?”

“不不不是的。”居小菜解释,慌忙着差点没有咬着舌头,“他只是刚好送我回家,我们还没有,昨晚上才确定关系……”

“晚上确定关系的?!”

居小菜觉得自己真的是跳进黄河都洗不清了。

她欲哭无泪。

夏绵绵也不再逗居小菜了,笑着说道,“好啦,先恭喜你了,我不多说了,拜拜。”

“拜拜。”

居小菜挂断电话,脸还火辣辣的烫。

就这么告诉夏绵绵了,也不知道为什么就是不想瞒着她,甚至很想和她分享。

她转眸看着还在忙碌的展然。

如果是和他过一辈子,她其实……一点都不排斥。

……

夏氏夏绵绵办公室。

夏绵绵心里莫名觉得痛快啊!

居小菜在有些方便真的比她有魄力。

她突然就想到了封逸尘……算了。

不想了。

她拿起电话,给凌子墨拨打。

那边有些受宠若惊,“夏绵绵?”

“有空吗,我们当面谈谈。”夏绵绵说。

“现在吗?”

“你觉得什么时候可以?”

“什么主题?”凌子墨询问,是真觉得诧异。

“注资。”

“你要给我注资!”凌子墨更加惊讶了,“是逸尘让你帮我的?”

“见面后再说吧,我现在到凌氏来找你?”

“好。”

夏绵绵挂断电话。

这两天自己也算是耗在了凌氏了。

好在这几天公司也不忙,而且居小菜的委托,她拒绝不了。

她让小南送她到了凌氏,直接去了凌子墨的办公室。

凌子墨抬头看着夏绵绵。

夏绵绵那一刻差点没有控制不住的笑出来。

“你又被人揍了?!”夏绵绵调侃。

凌子墨摸了摸自己脸上的伤,“我是揍了别人!”

“看着不像。”

“夏绵绵,能给我留点面子嘛?留点面子行吗?”

“行吧。”夏绵绵还算好心。

凌子墨做了一个感激的动作。

“听封逸尘说,你现在缺资金购买那百分之二十一的股份?”

“嗯,缺了点钱,现在正在找银行贷款,但没什么可以抵押的了。房产和车辆,我已经找评估公司评估了价格,准备卖了。”凌子墨说,“否则抵押给银行,还要换利息,也不划算。”

“什么时候变得这么会过日子了。”

“这不遭受了暴击吗?!

“你还差多少钱?”夏绵绵直白。

“十多个亿。”凌子墨说,“差得有点多。”

“我有十三亿。”

凌子墨看着她。

“很感激我?”夏绵绵一笑。

凌子墨说,“是封逸尘让你这么帮我的吗?”

这份情意,他没齿难忘。

“是,但钱不是他的,也不是我的。”

“什么?”

“是居小菜的。”夏绵绵一字一句。

凌子墨一怔。

“凌氏的股市这般稳定,是居小菜用了7亿的钱帮你稳下来的。当然,你可以不用感激,反正你也不认为那钱是居小菜的,是你的!”夏绵绵说。

凌子墨那一刻反而很沉默。

“说真的,要我是居小菜,我绝对不会把钱拿出来。现在想来,居小菜可能是早料想到你会弄得凌氏破产的地步,所以提前在你那里拿走一笔钱,刚好挽救了你们凌氏目前的一个财政危机。”夏绵绵淡淡的说着,“但你别想多了,居小菜不是为了你,她是为了你爷爷,你爷爷这么多年的养育之恩她一直铭记在心,这个世界上没有任何人还有居小菜这般有情有义,而你弄丢了她实在可惜。”

夏绵绵说完,就这么看着凌子墨。

对。

她今天来见他,不仅仅是为了给钱给他,更重要的是故意把居小菜做的一切说出来。

她就是为了让凌子墨后悔。

后悔,把这么好的一个女人弄丢了。

凌子墨的沉默让夏绵绵其实知道,这个男人早就后悔了。

不过是死鸭子嘴硬而已。

她说,“钱我给你,十三亿,至于你还差多少,我就无能为力了。不过我想了想,钱既然是居小菜的,也不能白给了你,你还是写张欠条吧,五年之内还给她,在我看来,这些钱真的是她该得的,不是你的施舍。”

“嗯。”凌子墨点头。

难得看到凌子墨这般严肃。

昨天的新闻她看了,也看了视频,凌子墨正经的时候,还是那么一回儿事的。

凌子墨敲打着键盘,打下了欠条。

欠条上签了大名,又该下了手印,给了夏绵绵。

话就到此。

夏绵绵起身准备离开。

“夏绵绵,不管如何,谢谢你和逸尘。”

“还有居小菜。”夏绵绵回答。

这几天,三个人都围着他屁股在转。

夏绵绵真不知道凌子墨上辈子到底做了什么天大的好事儿,遇到了这么多命中贵人。

“嗯。”还有她。

但是,却丢了。

夏绵绵看了一眼凌子墨,忽然想到什么,“这张欠条还是你自己交给小菜吧。”

凌子墨诧异。

“我觉得你应该当面给居小菜说声谢谢。”

凌子墨点头。

默默的,默默的接过了欠条。

夏绵绵说,“她今天在家,不知道为什么没去上班,地址我发给你,但希望你不要去她家里缠着她,否则,她还会继续搬家。而我也会后悔我今天这么愚蠢的举动。”

“我不会了。”

再也不会了。

他也怕她反感。

“那我先走了。”

“夏绵绵。”凌子墨又叫着她。

夏绵绵看着她。

“之前听逸尘说你们俩好像床上不太合拍。”凌子墨突然想起,刚刚那一秒差点都忘了。

夏绵绵打电话给她说注资的时候他就捉摸着他要什么回报给他们两口子。

然后就突然想到了。

夏绵绵蹙眉。

封逸尘这么闷骚的性格,居然会把这种事情说出来!

“上次把你弄肿了,那药是我介绍的,还算好用吗?”凌子墨邪恶一笑。

“……”

封逸尘是傻逼!

------题外话------

昨日奖励:QQ3a8099cea50e63、228969、思小淇、泥絮123、A泳姿

今日问题,一更上的哦!

大家踊跃发言。

至于奖励潇湘币在周一的时候一一奖励。

爱你们哦。

然后,还是妥妥的求求月票。

那么辛苦的二更,你们不打赏一点,心都不会痛的吗?!

啊,宅心口好痛!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