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89章 我们正在交往/枭宠重生之盛妻凌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夏绵绵终究没有在凌子墨的办公室停留半分。

凌子墨看着夏绵绵离开的背影,叹气。

床上的事情,有那么难以启齿吗?!

何况真的是为了他们好。

凌子墨收回视线,眼眸就这么看着手上这张欠条。

他似乎欠了居小菜好大一个人情。

夏绵绵说居小菜不是为了他,是为了报恩。

真的是吗?!

会不会有可能,这只是居小菜的一个借口,实际上……

一个人喜欢一个人,变心应该不会那么快吧。

想到这里,他血液又开始沸腾了。

怎么看怎么都觉得,他比那个叫小展的破警察条件好一百倍吧。

他突然自信满满。

拿起欠条就打算出门。

秘书走进来,看着凌子墨的模样。

总经理一向比较随和,这几天因为遇到凌氏危机的事情突然就变了个人似的,今天似乎又能感觉到以前那个如沐春风的领导了。

她微微一笑,“总经理今天心情不错。”

“挺好的。”凌子墨也不否认。

目前凌氏虽然还没有彻底稳定,但解决了内忧外患,好好经营就是迟早的事情。

更何况……

他表情严肃了些,“有事吗?”

“十分钟后有一个董事会议,是之前总经理你自己定的时间,我进来提醒你一下,董事们基本都已经到齐了。”

“……”他兴奋过头,确实忘了,“除了这个董事会议,我今天还有什么安排。”

“董事会解释之后,你预约了人文科技谈开发项目缓停投资的事情,接下来还预约了尚高集团谈欠款追缴的事情,还有丰和集团退出项目的申请,你还预约了评估公司对你名下的所有产业进行评估报价并公布公开竞标,最后你晚上有一个饭局……”秘书一一背出来。

凌子墨听得头很大,“你就说我今天有没有私人时间?”

秘书低头看着行程表,说,“晚上9点之后就有了,前提是饭局没有第二场。”

“行了我知道了。”凌子墨挥手让秘书出去。

秘书恭敬的离开。

凌子墨又看了几眼欠条。

反正……不急。

要追回居小菜不也是分分钟的事情,他正好准备一下。

这么想着。

想着等自己真的有空了再去找居小菜,却在饭局结束之后9点半,让司机将车子开到了居小菜的小区门口。

他恍惚听说那个小警察就在小区对面,他下车之后眯着眼睛看了一下。

这小警察麻痹的也太有心机了。

看哥哥以后不好好收拾你!

他走进小区,然后走进了居小菜的楼层电梯。

电梯打开。

他根据门牌号,停在了一扇大门前。

稳住。

凌子墨整理了一下自己西装革履的模样,又弄了弄头发。

以前也没觉得会紧张,今儿个都是怎么了。

他深呼吸一口气,真的是在门口站了足足有十分钟,都没勇气按下门铃。

正打算按下的时候,房门突然被人打开。

凌子墨整个人瞬间就僵硬了。

这这这麻痹的是谁?!

这这这个野男人麻痹的是谁?!

“是你啊。”展然看着凌子墨也是愣怔了两秒,反应过来的时候,随和的一笑,“你来找小菜?”

小菜小菜,这么亲热的名字是你叫的吗?!

是你可以叫的吗?!

“小菜。”展然叫着房间里面的人,“有人找你。”

然后,居小菜穿着一套家居服出现在了门口。

脸上还有些青肿的痕迹,也有很多纱布看上去很惨烈。

凌子墨就这么默默的看着居小菜,看着居小菜原本莹莹笑着的模样,在看到他的那一刻笑容突然就收了起来。

所以……

所以他们同居了是吗?!

没什么。

没什么。

凌子墨觉得,他还有希望。

至于身体什么的,不重要。

他都没那么忠诚,他不要求居小菜为他守身如玉。

他默默的安慰自己,默默的让自己腾腾腾上升的情绪降了下来。

他说,“我找你有点事情。”

居小菜没有立刻回答,看了一眼展然。

展然说,“那我陪着你。”

居小菜点头。

所以……

所以现在居小菜做什么事情还得要这个男人同意了?!

不生气。

不生气。

没什么好生气的。

居小菜本来就没有多少主见,要不然也不会答应他爷爷安排的婚姻了。

他听到居小菜说,“你进来吧。”

凌子墨走进了家门。

他站在玄关处,“我穿什么鞋子?”

居小菜怔住,家里面没有男士拖鞋,展然脚上那双还是今天展然自己去超级市场买的。

她说,“那就不换吧,你直接进来就好。”

以前进她的家门,什么时候脱过鞋子?!

凌子墨狠狠的看了几眼展然脚上的鞋子,控制着自己没再多说,走进了居小菜的家。

家里不大,看着也没有100平米,但给人感觉就是特别的温馨,特别的舒适……

凌子墨想,他果然已中毒太深了。

他坐在沙发上。

居小菜起身去帮他倒了一杯谁,“家里没有啤酒。”

看看看。

居小菜还能记住他的喜好。

这个女人都是口是心非。

“我也很久没有喝酒了。”凌子墨连忙说着。

其实,他身上还有一个酒味,很明显。

今晚的饭局肯定会喝酒,喝了真的不少,但他没醉。

居小菜从来不会当面揭穿别人。

“你找我什么事情?”居小菜询问。

“凌氏的事情是你在帮我?”凌子墨直接道。

“绵绵告诉你的?”居小菜反问。

想来,家里的地址应该也是绵绵给的。

她当然没有责怪绵绵的意思,绵绵做事情一向都有分寸,而且她猜想,绵绵之所以这么做其实就是故意想要让凌子墨心里内疚,同时,让他知道,她现在有男朋友了吧。

她其实不需要凌子墨的内疚,也不需要他的感谢,当然也不想告诉他她有男朋友的事情,这些事情对她而言,已经和他无关,没想过炫耀,就只是想要好好过自己的日子而已。

“嗯。”凌子墨回答居小菜,“所以今天来就是把欠条给你。”

居小菜看着凌子墨拿出来的欠条。

作为律师,习惯性的将文字看得很清楚。

她看到欠条上还算了利息。

而且利息不少。

她说,“不用了,你拿去吧。”

凌子墨蹙眉。

“这些钱本来就是你们凌家的。”居小菜淡淡的说着,“我想了想,你们凌家的钱我还是不要了。”

“为什么?!”凌子墨没控制住自己,有些激动。

“就是觉得,自己也真的没有什么资格要这些钱。”居小菜依然平静。

她见多了凌子墨发脾气的样子了。

“你就这么想要和我划清界限吗?”凌子墨狠狠的问道。

“要不要这些钱,我们都已经划清界限了。”

凌子墨那一刻自觉地气血攻心,一口鲜血都快喷了出来!

居小菜继续说道,“当时凌爷爷去世得突然,什么遗嘱都还没有留下就脑淤血去世了,但在之前,他经常在我面前让我以后多帮帮你,他怕你一个人累不下来,还担心你因为性格太直容易招人算计。我没能想到更好的方法替凌爷爷帮助你,所以想着给你存一笔钱在那里,如果哪天凌氏有了危机,我就把它拿出来,或许对你有帮助。”

原来,居小菜当年执意要分走他的家产只是为了给他留一个后路。

他还以为,居小菜真的是狼心狗肺的。

居小菜又说道,“经过这次之后我想你应该不需要我帮忙了,而且我也没有那么伟大,我知道凌爷爷对我的养育之恩,但我终究也要过我自己的生活。以后凌氏的任何事情我都不会在插手了。钱我全部退还给你。我手上还有百分之五和百分之三的股份,如果你要,我也转给你。”

“就那么不想和我沾上任何关系了吗?”凌子墨问。

为什么心口就那么痛啊?!

为什么居小菜把那么多钱还给他,他心口会跟被刀割了似的。

“我本来就和你不是一个世界的人。”居小菜说。

不是一个世界的人?!

他们能见面能牵手能上床,怎么就不是一个世界了。

他看着居小菜。

那一刻就真的说不出来一个字。

居小菜又说道,“凌先生不早了,你早点回去吧。”

又叫他凌先生了。

这种拒人千里的称呼。

而叫旁边的男人叫什么。

叫什么。

他听到居小菜转头对着那个男人说道,“小展,你帮我送送他吧。”

叫他小展。

原来心滴血就是这种滋味。

他妈的还以为那些狗血言情剧都他妈的是骗人的,神经病。

“你们什么关系?”凌子墨没走,反而无比唐突的问了出来。

居小菜怔住,咬了咬唇。

那模样分明带着一丝羞涩。

羞涩是麻痹意思?!

展然反而比较大方,“我们在交往。”

“……”他一口老血喷死算了。

明知道的答案,为什么就能遭遇这么大的暴击。

晴天霹雳的暴击!

“你们同居了?”凌子墨说。

展然本想解释。

居小菜直白道,“嗯。”

“就同居了,居小菜你能有多检点?!”凌子墨狠狠的说道。

就这么就同居了,你他妈以前说我什么了?!

说我脏。

你他妈也才和我离婚多久,就又和男人同居了,就又能高尚到哪里去?!

“我们感情很好。”

“有多好?”凌子墨瞪着居小菜。

“给你说你也不会明白的。”

“他在床上很强吗?”凌子墨问,咬牙切齿的问。

居小菜蹙眉,脸色明显有些变化。

展然脸色也随时变化了,他冷声说道,“凌子墨,请注意你的言辞。”

“怎么了,都是成年人,不可以说出来?!莫非,你们同居了还是在一个被窝下面纯聊天了。”

“这种事情没什么可以和你分享的。”居小菜就知道,凌子墨绝对不可能对她心平气和。

“麻痹!”凌子墨怒骂了一句。

居小菜下逐客令,“不早了凌先生,我还要休息,你慢走。”

凌子墨真的好像掐死居小菜。

他怒火冲天的看着她,猛地一下从沙发上站了起来。

每次凌子墨和她都是箭弩拔张,每次两个人说不到几句话就是会大吵大闹。

“我最后问你一次!”凌子墨狠狠的说道,“这张欠条你要不要?!”

“不要。”

“好。”凌子墨直接就把欠条撕碎了,碎得乱七八糟,扔在了她干净的地板上,“让你麻痹的后悔一辈子。”

她从来都不会后悔。

凌子墨转身往大门口走去。

刚走了两步,被客厅里面的垃圾桶拌了一下。

那一刻凌子墨什么都没管,一脚狠狠的踹在了垃圾桶上,垃圾桶在凌子墨的大力下踢飞了出去,里面的垃圾全部倒了出来,垃圾桶飞到了一个简易别致的酒柜架上,酒柜上挂着的高脚杯哗啦啦的碎了一片。

房间中响起剧烈的声响。

凌子墨就看了一眼,毫不停留的就走了!

展然看着凌子墨的模样,准备大步向前。

居小菜一把拉住展然,“算了,他就是这样的。你越和他较劲,他就越来劲。你不搭理他他也就没兴趣了。”

“你和他结婚这么多年,他就是这么对你的?”展然眼神中分明带着愤怒又带着心疼。

居小菜一笑,“不尽然。”

“他还对你做了什么?”

“他经常忘记我的存在。”居小菜淡淡的说道,“我们在一个屋檐下生活,他可以做到对我视而不见。有时候不是凌爷爷让他对我好点,他可能就真的不记得还有我这么一号人。”

“是吗?”展然此刻,反而觉得庆幸。

还好,因为凌子墨曾经的劣迹行为,让他遇到了这么美好的居小菜。

“我想如果不是当初离婚的时候强迫性的分走了他的家产,他也不会一直来找我茬。不过现在好了,钱我都还给他了,他也没有理由再来找我了。”居小菜说着,还放松的一笑。

“你的意思是不是就是在告诉我,以后你就是完全属于我的了?”展然嘴角一笑。

居小菜脸有些红。

其实,是的。

她只要承认了他们之间的关系,她就真的会死心塌地的。

“我真的应该感谢凌子墨。”展然突然将居小菜抱进怀抱里。

居小菜身体一怔。

那一刻有些不知所措。

从小到大,从来没有谁给过她这么大这么严实的拥抱。

她被凌爷爷收养的时候年龄不小了,凌爷爷也不会对她做这种事情,至于凌子墨就更不会了。

她只觉地展然的怀抱很温暖,很温暖。

“不管以前凌子墨对你怎么样,以后,我会宠你一辈子,就像宠女儿一样。”展然说。

说着情话的时候,声音异常的温柔,异常的好听。

居小菜静静的躺在展然的怀抱里。

曾经那段婚姻让她有了阴影,她不知道她还能不能顺利的接受另外一段婚姻,但每每想到展然的时候,就觉得,可能也不会那么排斥。

家里,都是幸福的味道。

而家外。

凌子墨坐在小车上,司机开着车大气都不敢出,明显感觉得到凌子墨暴怒的情绪,就怕鱼池遭殃。

车内很安静。

凌子墨就一直狠狠的看着窗外。

他应该高兴。

对,应该很高兴才对。

居小菜那蠢女人,十三亿不要,要一个一个月几千块工资的小警察。

居小菜那蠢女人,如此优质男人在她面前他不要,他看上了一个长得平凡还没钱的小警察。

居小菜那么蠢,他犯不着和这么一个人计较。

他应该很高兴,高兴居小菜让他占尽了便宜,得了十三亿不说,还能继续花花世界,阅览无数女人。

他差点就在一棵树上吊死了。

还好差那么一点。

他对着司机说道,“送我去鎏金会所。”

“少爷,你不是不怎么去那种地方了吗?”

“再多嘴,让你睡大街!”凌子墨狠狠的说道。

“……”司机无语。

他不过就是好心提醒而已。

看来,他家少爷还是改变不了风流成性的习惯,不管遇到了什么天大的事情。

第二天。

凌子墨又有花边新闻了。

新闻上说他即使凌氏面临危机也依然风流不改。

然后拍到他和一个女人生更半夜从鎏金会所的门口出去,两个人坐着一辆车离开。

夏绵绵习惯了坐在马桶上看新闻。

看着凌子墨的新闻,当看笑话。

她甚至在想,凌子墨是不是在自暴自弃。

捉摸着,昨天撞见小菜和她男朋友了吧。

嘴角邪恶一笑。

能够为小菜报复一下,也好。

她从马桶上站起来,还未提好裤子,浴室门突然被推开。

夏绵绵无语。

无语的看到封逸尘明显往她下面看了一眼。

“看什么看!”夏绵绵怒吼。

让你上不上,看麻痹。

封逸尘收回视线,转眸给自己洗了把冷水脸,听到他低沉的磁性嗓音说道,“好看。”

“……”

浴室内有些尴尬。

尴尬中。

夏绵绵突然开口,“你给凌子墨说了,那晚我们上床你弄伤我的事情?”

封逸尘一怔。

“昨天找凌子墨给他注资,他给我说了。”

“我只是不知道买什么药。”

“他是不是传授你经验了?”夏绵绵问。

就是这么聪明的一下就能想到。

封逸尘沉默。

沉默就是默认了。

“你学到了吗?”

封逸尘貌似耳朵又有些红了。

“反正我也不期待。”夏绵绵耸肩,“我不过就是想要个孩子而已。”

封逸尘薄唇轻抿。

缓缓。

“你快要过生日了?”封逸尘突然说。

“你怎么知道?”夏绵绵说,说完又觉得不对,“嗯,还早。”

阿九的生日倒是很快。

就明天。

但夏绵绵的生日还有2个多月。

“没什么,随口问问。”封逸尘淡淡然。

“你不会想着给我庆祝生日吧。”夏绵绵说。

“如果你有需求。”

“我没需求。”夏绵绵直白,“我就是想要个孩子,你要是愿意送我,这就是我最大的生日愿望了。”

封逸尘又不说话了。

“你到底用完了吗?我洗漱完毕还要化妆,上班都要迟到了。”

“你用吧。”

封逸尘走出了浴室。

平时很少用她洗手间的,这货撞邪了吗?!

亦或者说,就是问她要不要过生日。

想来,对于豪门而言,过生日应该也是大事儿,如果真的要庆祝要举办宴会,就得提前2个月就得准备。

但她是真的不想办生日会。

反正也不是她真正的生日,何况去应酬一些她不想应酬的事情,闲烦!

她快速的洗漱完毕,吃过早饭之后,去上班。

车子行驶在驿城街道。

冬天也渐渐要过去了。

天气渐渐地变得温暖了起来,阳光也越来越灿烂。

夏绵绵拿起电话,拨打。

无聊的时候八卦一下挺好。

居小菜接通,“绵绵。”

“昨晚凌子墨来找你了吗?”她问。

“来了,说给我欠条。”

“你要了吗?”

“没要。”

“我说你什么好!”夏绵绵有些恨铁不成钢。

“我对钱的追求不高,何况我有钱。”

“你有13亿吗?”

“……”居小菜被夏绵绵怼得说不出一个字。

“算了。”夏绵绵不说了,又八卦道,“他昨天撞见你和你男朋友在家了吗?”

“撞见了。”

“什么表情?”

“没什么表情啊。”居小菜有些莫名其妙,“他就是那样的,时不时就会对我发脾气,没什么异样。”

“你会不会太单纯了点?”

“总之,我现在挺好的。小展又来我家给我做早饭了。”

“要不要这么秀恩爱。”夏绵绵故意逗趣。

居小菜有些脸红,“他说会宠我一辈子。”

“矜持点。”

“嗯。”居小菜点头。

“你们考虑同居了吗?”

“还没。”居小菜说,“总觉得,还是不要这么早同居的好。”

“也对,反正多多保护自己没错。”夏绵绵赞同,又说道,“凌子墨那货你也不要对他有任何期待了,今天一早又爆出花边新闻了,这凌氏都还没有稳定就又开始风流了,还好你没跟着他。”

“他不会改变的。”居小菜一口笃定。

今天的新闻她看了。

顺便把昨天凌氏记者招待会的新闻也看了。

昨天的新闻上记者爆料说凌子墨对她甚至不想提起,说两个人不想关的人了,今天又看到他和其他女人勾搭在一起,就说本来没想过会和凌子墨一起,这样她甚至是稍微一点点想法都没有。

他们就真的只是平行世界的两个人。

“不说了,我到公司了,等你着你请我到你家吃饭哦。顺便把你男朋友介绍给我。”

“你有空,这周末就好。”

“嗯,那回头联系。”

挂断电话。

居小菜转头看着还在厨房忙碌的展然。

展然真的比凌子墨好一百倍。

而她觉得,很庆幸!

……

夏绵绵走进自己的办公室。

处理着一些审批文件,上午时刻,杜文娜进来找她。

“怎么了?”

“就是心慌。”

“你又怀孕了?”夏绵绵蹙眉。

“不是。”杜文娜说,“卫晴天这段时间出奇的安静,而且还经常在夏政廷面前说我的好话,对我表现也是特别的好,就算夏政廷不在,我们两个人私下相处的时候她对我也是温和得很,还教我很多夏政廷喜欢的东西,看上去真的是推心置腹的在对我。”

“你觉得不正常?”

“肯定不正常,但卫晴天做到这个地步,我也只能顺承。”杜文娜说,“弄得我这么久了,根本就不敢提要换佣人的事情,我怕说出来,夏政廷觉得我在故意装怪。明显看得出来,这段时间夏政廷对卫晴天也好了很多,两个人虽然不同房,但很多家里面的事情,夏政廷还是让卫晴天全权负责。”

“这不就是卫晴天想要到达的目的吗?”夏绵绵说,“你就顺着她,这段时间卫晴天也不敢出什么幺蛾子,她现在讨好你,就是为了做给夏政廷看的,目前应该不会对你做什么手段!”

“但我实在是怕了啊。每天都给我喝汤,我真的怕汤里面有什么对我身体不好的药品,但当着夏政廷的面我又不敢拒绝。”

“你聪明点,把卫晴天每天给你的汤留一勺,去医院验一下有没有含有避孕药等成分。”

“好。”杜文娜点头。

这段时间是真的很心慌,卫晴天做点什么出来还好,就怕她什么都不做,反而弄得她心神不宁。

她也只能在夏绵绵这里找到点心理安慰了。

“总之,你别让卫晴天抓住了你的把柄才是。”夏绵绵叮嘱。

“我知道,我会小心的。”

说着,杜文娜离开。

离开的那一刻,刚好看到夏以蔚准备敲门进来。

她对着夏以蔚笑了笑。

夏以蔚看了一眼杜文娜。

这个女人长得也就这样,他爸还抱着她夜夜承欢,不知道是不是技巧过人。

心里冷笑了一下,又莫名有些说不出来的骚动。

他没给杜文娜回应,走进走进了夏绵绵的办公室。

不管如何,杜文娜在他心目中,地位还是很低下的,他不用给这种人任何好脸色看。

“大姐,这是你刚刚问我要的市场一个数据,你看看。”

“辛苦了。”

“还好。”夏以蔚对夏绵绵还算恭敬。

但终究,这女人早晚也是炮灰。

毕竟他们手上有她的床照,想想被曝光出来之后,夏绵绵会多么的身败名裂!

“你进步很大。”夏绵绵表扬,“做得很仔细。”

“谢谢夸奖。”夏以蔚得意一笑。

他要认真做的事情,没有做不好的。

夏绵绵看着这个分析报告,也确实觉得夏以蔚能力还是有,毕竟遗传至夏政廷和卫晴天,智商当然不低,亏就亏在,太自以为是。

两个人又谈了一些工作上的事情。

夏绵绵看着夏以蔚离开。

离开的那一刻,忍不住想到了一件事情。

上次白梓冉对她做了那种事情,刚好又有夏以蔚在。

而白梓冉在之后就辞职了。

具体原因也没说,她问了一下就说是家里原因要回老家。

越想越觉得不太对劲儿。

以卫晴天的手腕,不可能不捞什么好处就善罢甘休了。

她眼眸一紧。

拿起电话拨打。

那边很快接通,“绵绵。”

夏绵绵一听到龙一如此叫自己,嘴角就那么僵硬了一下。

“绵绵?”

“嗯。”夏绵绵应了一声,恢复情绪,“有事情需要你帮忙。”

“嗯,我知道。”一副,你没事儿绝对不会想到他的语气。

夏绵绵也不得不承认。

“帮我找一个人,他叫白梓冉。”

“他惹你了?”

“确实惹了我。”

“好,我知道了。”

“你听我说完。”夏绵绵叫着他。

“不是让我揍他吗?”

“不是。”夏绵绵无语。

不是每次都需要用暴力的。

好吧,她承认这确实是最直接有效的方法。

她说,“你先帮我找到白梓冉这个人,他大概是回老家文昌了,找到他知道他的地理位置并随时注意到他不要突然消失就行,监控一段时间,半年之内如果没有人发生任何事情,就可以不用管他了。”

“好。”龙一一口答应,“话说确定不揍他?”

“不用了。”

她揍过了。

“好。”龙一点头。

“那我挂断了。”

“嗯。”

夏绵绵深呼吸一口气,总觉得对龙一,有点内疚啊。

正时。

手机短信响起。

她看着来电,“明天晚上腾出时间,一起吃饭。”

封逸尘发过来的。

她看着短信有些发呆。

不会是发错对象了吧?!

他们平时不一直一起吃饭的吗?!

------题外话------

达拉达拉,昨日奖励见二更。

所以又有二更哦。

二更是不是要来点掌声和鲜花。

好啦,随你们啦。

小宅就乖乖的去码字就好。

今日问题:封老师说一起吃饭,要干嘛?!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