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90章 封逸尘,你的技巧跟谁学的?/枭宠重生之盛妻凌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夏绵绵不确定的问了封逸尘,是不是发错人了。

封逸尘回复是,“明晚一起在外面吃饭。”

火星撞地球了吗?!

夏绵绵不知道封逸尘是不是突然抽风。

第二天,她在出门前确实有精心打扮一番。

要让她知道封逸尘在耍她,她一定要强上狠狠的强上,让他三天下不了床的上了他!

下午5点30。

封逸尘发来信息,“我来接你下班。”

夏绵绵回复,“我马上下楼。”

“嗯,我在你门口。”

“……”夏绵绵拿着手机是有些发呆的。

封逸尘从没这么殷勤过。

她捉摸是不是愚人节到了。

她起身,打开办公室的房门。

房门外,封逸尘一身西装革履的站在那里,身上一件黑色的西装一件深灰色呢子大衣,大长腿下一双透亮的漆黑皮鞋,头发梳得似乎更加规矩了,胡渣剃得又干净了些,有帅出天际了。

其实和平时的封逸尘也没什么特别大的改变,总觉得今天莫名就又帅了些。

而这一刻看到封逸尘的夏绵绵突然不知道该如何开口。

门口外的秘书办公室,几个花痴的女人看着封逸尘,口水都快流出来了。

她的贴身秘书忍不住问道,“夏总,封先生来接你下班吗?”

口吻就是满脸羡慕。

话说她也觉得自己此刻听荣幸的。

她看着封逸尘,“我去拿包。”

“嗯。”封逸尘微点头。

夏绵绵快速的回到办公室又快速拿起包走向封逸尘。

封逸尘突然牵着夏绵绵的手。

夏绵绵咬唇。

这货铁定中邪了。

她整个人就僵硬的跟着封逸尘离开。

耳边恍惚还能够听到议论声,“他们还般配,封先生好帅……”

“封先生主动来接夏总下班,突然觉得好多粉红泡泡……”

“好羡慕。”

夏绵绵被封逸尘带进电梯。

她怀疑自己在做梦。

她转头看着封逸尘,看着这货众目睽睽之下做如此亲密的事,耳朵都红了,甚至拉着她手心的手,她都感觉到了汗渍。

“你在紧张吗?”夏绵绵问。

“没有。”

夏绵绵笑了笑。

死鸭子嘴硬。

封逸尘给夏绵绵拉开副驾驶室的门,待她坐好之后,才回到驾驶室,开车离开。

夏绵绵看了一眼封逸尘,转眸看着窗外,幽幽的问道,“去哪里吃饭?”

“路奥斯。”

“就是驿城最奢侈的西餐厅,坐落在西阳山上,几百坪的地方只有十桌位置的路奥斯?话说那地方不是要提前三个月预定的吗?”夏绵绵问,“据说就算是当朝最高领导也不能例外。”

“嗯。”封逸尘点头。

“所以你提前了三个月预定。”

“嗯。”

“你是不是生病了?”夏绵绵问。

封逸尘抿了抿唇,说,“就是想和你吃顿饭。”

“你果然生病了。”夏绵绵总结。

封逸尘今晚怪怪的。

超级奇怪。

他不会是真的撞鬼了吧。

车子行驶过喧嚣的城市,开了一段幽静的郊区,驶入了西阳山。

西阳山这座山是早前就被一个国外的投资商买了下来,本打算开发别墅区,却因为政府对其管控,后突发奇想就改成了山顶餐厅,刚开始也不是那么贵也不是那么难预约,后来知道的人多了,吃情调的人多了,价格翻了几十倍,位置也开始排队了。

车子停靠在餐厅外修建的豪华停车场。

封逸尘带着夏绵绵进去。

这里果然很冷清,几乎听不到任何城市里会有的吵闹声,优雅且高档。

从下车那一刻开始,就有专门的服务员上前迎接,并带着他们一路走进了露天餐厅,偌大的一个地方,布置得非常的古典优雅,又透着丝贵族般的傲娇,很难形容但总之,确实高档。

他们坐在其中的一个餐桌前,餐桌是方形的,对立而坐,餐桌上还摆放着鲜花和红烛。

夏绵绵观察了一下,远远才能够看到另外的一桌人。

相当于,一桌餐厅的用地面积等于一般餐厅的整个用餐面积。

有钱人确实很懂享受。

两个人坐定之后,夏绵绵看着封逸尘,看着他把外套脱了,穿着一套黑色的西装。

男人分很多种,有些人并不适合穿西装,而封逸尘……就是行走的衣服架子。

服务员恭敬的询问,“封先生,可以上菜了吗?”

因为是提前预定,在之前就已经备好了晚餐。

“嗯。”封逸尘微点头。

服务员恭敬的离开。

陆陆续续上了很多山珍海味,夏绵绵看着偌大的一张桌子上堆满了都是佳肴,忍不住问道,“这顿得花多少钱?”

封逸尘薄唇微动,“不多。”

“几万?”

封逸尘没有说话。

“几十万?”

封逸尘依然没有说话。

“不会上百万吧!”她惊呼。

她怕她会消化不良。

“没让你花钱,吃吧。”说着,封逸尘就拿起了刀叉,先吃了起来。

夏绵绵想想也是,反正没花她的钱。

她就坦然的吃了起来。

服务员送上已经醒好的红酒,给夏绵绵倒了一杯。

封逸尘依然喝得是柠檬水。

夏绵绵看着面前红艳艳的红酒,挂壁感十足,她嗜酒,所以一闻就知道是好酒,更别说如此纯正的色泽了。

她举着酒杯,问,“封老师你不怕我又算计你?”

上次可就是喝了红酒然后让他乖乖躺着的。

封逸尘抬头看了一眼夏绵绵,看着她已经品尝起来。

那满足的模样,让他不由得有些出神。

缓缓。

他说,“不怕。”

也是,有什么好怕的,她压根就算不了他了。

封逸尘绝对不可能让自己在一个人地方栽两个跟头。

夏绵绵一边喝着好酒,一边吃着美味的晚餐,享受着如此浪漫的环境,看着天空的群星闪烁。

耳边突然响起了小提琴的声音。

一个带着斯文眼镜穿着燕尾服的中年男子出现在他们面前,对着他们鞠了一躬,就拉出了绝美的音乐声。

这是这个餐厅标配吗?!

正这般想着。

封逸尘突然站起来,如此绅士的站在自己面前,挺拔高贵,嘴角似乎还抿出了一道细微的弧度,他俯身,“跳支舞。”

跳舞啊。

封逸尘主动邀请她跳舞。

她怎么都觉得今晚之后,好像自己就活不了似的。

她伸手,白净纤细的小手放在了他的大手上。

他把她的手轻轻的包裹住,带着她起身,在餐桌旁边的地方,搂抱着她的身体,跟随着慢音乐的节奏,摇曳了起来。

夏绵绵眼眸放在封逸尘的领带上,莫名其妙就会脱戏。

封逸尘今晚这么奇葩的举动,是为了干嘛?!

而就在自己胡思乱想的那一刻,默认的另外之手已经放开了她的手,相当于两只手都已经放在了她的腰间,抚摸着,即使没有做什么下流的举动,但也让夏绵绵有些惊讶不止。

她突然有点理解杜文娜昨天给她说的什么卫晴天让她心神不宁了。

这么行为举止如此异常的封逸尘,她也慌。

音乐声好久,声音停止。

封逸尘却没有立即放开她,只是停下脚上的动作,然后,抬起了她的下巴。

她懵逼。

看着封逸尘的头压了下来,薄薄的唇瓣覆盖在她的唇瓣上,温暖而熟悉的气息,又温柔无比的举动。

她双手完全无措,无措的只能拽着他的衣角。

所有的感觉器官全部都停留在他的吻技上,这个人的吻技其实更好的,很早之前就知道,真的是伸缩得当,该进攻的时候就进攻该退出去的也不是使命纠缠,让她心痒难耐,每每都会在他的勾引下主动到,不能自己。

她捉摸着,这货在床上能有这份能耐,她也不至于痛了三天了。

她热情的回应着他的主动。

两个人的唇舌一直纠缠在一起,彼此咬着彼此的唇瓣,彼此吮吸着彼此的舌头,如胶似漆,缠绵悱恻。

不知道多久。

封逸尘的吻停了一下。

停了一下,他微微的放开了夏绵绵。

夏绵绵轻轻的喘气。

刚喘了一口气,那个未离得太远的唇瓣,又吻了下来。

轻轻的啄了一下,却不难感受到,他的不舍。

他站直了身体。

夏绵绵看着封逸尘,看着如此昏暗的灯光下,这个男人立体的五官,帅得找不到任何瑕疵。

她就是被美色多诱惑。

所以她主动攀上她的脖子,垫着脚又主动去亲吻封逸尘。

管这货今晚抽什么风。

她喜欢就好。

她送上自己粉嫩的唇瓣,小舌头调皮的舔着他完美的唇形,又主动伸进他的口腔中,舔弄他的舌头。

又是一阵缠绵不休。

放开彼此的时候,夏绵绵觉得自己的嘴唇都火辣辣的感觉,摸着还有点小肿。

两个人彼此坐在了位置上。

好在桌子很长,两个人的距离还有点远。

要不然,她也不知道自己会不会兽性大发,然后做了什么不可描述的事情。

亲密之后,餐桌上反而沉默了些。

静悄悄的,却恍惚能够感觉到彼此的微弱的呼吸,分明有些不太一样。

吃了好一会儿。

夏绵绵喝了大半瓶酒。

封逸尘结账离开。

夏绵绵跟着封逸尘的脚步。

夜晚的山顶其实有些冷了,刚刚在餐厅又暖气这么一直轰着还能勉强接受,一走出餐厅,一阵冷风袭来,虾米那面不由得打了一个寒战。

“你过来。”封逸尘突然说。

夏绵绵蹙眉。

封逸尘直接拉着她的手,稍微一个用力,她就硬生生的扑进了他的怀抱里,下一秒,就感觉自己裹进了一个温暖的大衣里面。

封逸尘的大衣偏韩版,分明很随性的大衣,穿着封逸尘身上就是看着挺正经的。

他将她裹着。

两个人无比亲密的紧挨着一起。

封逸尘没有带她去停车场。

夏绵绵猜想,封逸尘应该要带她在这里走走,毕竟难得来一次,就吃了顿饭离开,不划算。

她也不拒绝。

反正她的小手就这么不规矩的放在了他的腰上,然后还很不规矩的伸了进去,贴在了他的腹肌上。

封逸尘倒抽了口气。

“凉吗?”夏绵绵问他。

她手冻得有点冰冷了。

封逸尘说,“一会儿就热了。”

夏绵绵笑了笑,对这句话并没多想。

她跟着封逸尘的脚步,走在不算宽敞却异常有格调的小径上,然后被他带到了一栋两层的独栋别墅前。

别墅外还有好大一个入户花园,看上去像是度假区。

她诧异,“这是哪里?”

“今晚就住这里。”

“为什么?”

“我累了。”

“……”我可以开车。

“你喝了酒。”

所以封逸尘会对心术了?!

她咬唇,跟着封逸尘走进了暖暖的别墅里。

别墅不大,特别的考究,还有壁炉,非常的温暖,带着古老的欧洲情调。

房间中的灯光也是昏黄的,怎么看怎么都觉得,温馨又带着些,浪漫。

“楼上的房间。”封逸尘说。

“这地方一个晚上多少钱?”夏绵绵问。

封逸尘站在2楼的楼梯上,“怕浪费我的钱吗?”

“你要是想对我好,你兑现给我会更满足。”

封逸尘这货居然没有板脸。

那一刻反而笑了一下,“这地方是我的私人房产。”

“……”

“你要是喜欢我可以送给你。”

“所以你的条件是什么?”夏绵绵警惕的看着他。

别以为她不知道,他是商人。

“你会知道的。”

说完,封逸尘先上了楼。

夏绵绵看这货……

怎么就觉得这么嘚瑟呢!

她左右参观了一下,跟着上二楼。

二楼就只有一个房间。

也没有门,放眼看去就是一张豪华大床,一看就是那种柔软到恨不得死在上面超级大豪床,房间中铺上了厚重的地毯,房间四面八方都是透明的落地窗,头顶上的房盖,中间位置也是透明玻璃,现在还能看到头顶上的繁星闪烁。

而一个按钮下去。

夏绵绵突然看到所有的玻璃窗都自动的将窗帘拉了过来,封逸尘拿着遥控器,从一扇门里面走了出来。

夏绵绵眼眸看着封逸尘。

封逸尘说,“放好热水了,去洗澡吧。”

“哦。”怎么都觉得自己在牵着鼻子走。

她走向浴室。

浴室就真的需要走过一道镂空的走到,连接到另外一栋小房子里面,说特么是浴室,还不如说这是私人奢华游泳池!

这么大的浴缸,睡个十个八个的应该不成问题吧。

她左右看了看,找到了干净的浴袍,甚至找到了干净的内衣裤,文胸的尺寸还刚刚好,又发现了干净的药膏牙刷。

好奇忘了之后,她脱得光溜溜的躺在了舒服的浴缸里面。

好爽。

她一直觉得家里的按摩浴缸已经够奢华了。

真的是井底之蛙。

她仰着头看着浴室上面的透明屋顶,这种恍若如沐在清醒自然下的感觉,简直特么的不是爽爆了!

她闭上眼睛,放松,惬意,享受。

倏然,她猛地睁开了眼睛。

睁开眼睛就看到封逸尘出现在她面前,就站在她面前。

她现在应该遮挡吗应该遮挡吗?!

算了不用了。

她甚至还调侃,“封老师要不要一起洗。”

“好。”封逸尘说。

“……”她真的随口说说的。

她就这么看着封逸尘脱了衣服。

一件一件,原本可以衣冠楚楚的。

好吧。

反正封逸尘脱了衣服更帅。

她不自觉的往旁边挪动了一下。

其实浴缸真的很宽,两个人就算是大张开,也不会碰到彼此。

然而。

封逸尘却很自觉的躺在了夏绵绵的旁边。

这种感觉……

这种什么感觉啊。

她转头看着封逸尘。

封逸尘也回头看着她。

两个人脸上都有了一点水渍,这一刻莫名的觉得性感。

心里在发生某些化学变化。

至少某人很明显。

她说,“你今晚不是故意撩我的吧?”

“不是。”

“那就好。”

好音刚落。

身体突然腾空,就坐在了某人的身上。

某人此刻也坐着,靠在浴缸的边缘。

两人的身体挨得很近。

夏绵绵想这货要是稍微找准一点,说不定就……

她心跳有些加速。

这般裸露的看着彼此,多少会有些不自在。

她脸蛋很红,其实眼神已经非常不规矩了,反正不看白不看。

谁让他胸肌这么好,谁让她身材这么好。

“我帮你洗澡。”封逸尘说。

“什么?!”夏绵绵想,肯定听错了。

而后。

而后……

她被他洗得很彻底,甚至,气喘吁吁。

她说。

说好的不撩的。

说好的不撩人的。

她软趴趴的趴在封逸尘的肩膀上,两个人贴得很紧。

封逸尘将夏绵绵突然从浴缸里面捞了出来,顺手拿起一条浴巾盖在她的身上,就直接走了出去。

“喂。”夏绵绵叫着他。

外面可是露天走廊。

封逸尘居然就这么不知廉耻。

“你穿上衣服。”夏绵绵提醒。

封逸尘停了停脚步。

他把夏绵绵放在地上。

夏绵绵自己又裹紧了浴巾。

封逸尘穿了一条白色的浴袍,然后又俯身将她抱了起来。

她搂抱着他的脖子。

她想,今晚要是封逸尘还不上他,她就死给他看!

这么想着,身体就被封逸尘放在了偌大的大床上,轻轻放下去,床畔就陷了一点,封逸尘再爬上来,陷得似乎更深了些,床单下柔软的触感和身体裸露的接触,暗中舒适的感觉,简直无法言语。

她看着面前的封逸尘。

封逸尘也这么看着他。

两个人的呼吸在慢慢的加速。

她听到他说,“今晚……有什么不适你要说。”

夏绵绵脸更红了。

这么直白的意思,她当然知道他在说什么。

她点头,“好,那你要听。”

“嗯。”

话音落。

封逸尘的唇就印了上去。

唇齿间的触碰,和刚刚在餐厅中的温情显然已经不同。

攻略性很明显。

两个人吻得如胶似漆,气喘吁吁。

封逸尘拉开了夏绵绵的摇摇欲坠的浴衣……

“嗯……”

“痛吗?”

“不是。”

“啊……”

“痛吗?”

“都说了不是了!”

“唔……”

“痛吗……”

“让你再多嘴!”

而后。

天雷勾地火。

一室春光无限好。

完事之后。

夏绵绵趴在床上,一动不动。

身后的男人将她紧紧的搂抱在怀里。

彼此都在缓解。

几秒钟之后。

“我抱你去洗澡。”封逸尘说。

“嗯。”夏绵绵软软的一动都不想动。

刚刚到底都发生了什么。

封逸尘将夏绵绵放在浴缸里面。

自己也坐了进去,热水慢慢的掩盖彼此的身体。

封逸尘又在帮她洗澡了。

特别温柔,还特别仔细。

仔细到……

“封逸尘……唔……”

又是,一番云雨疯狂。

夏绵绵就知道,封逸尘就是脱缰的野马,收不住。

从卧室到浴室,从浴室到卧室,从卧室到外阳台……

久久不停!

夏绵绵精疲力尽。

累得一个字都不想说。

心里也突然有些惆怅!

身后的男人大概也感觉到了她的疲倦,停歇了下来。

他问,“又弄疼你了吗?我看看。”

“没有。”夏绵绵没好奇的说道。

“那……”

“你老实告诉我,你的技巧都跟谁学的?”

突然,突然就这般老练,这么纯熟了?!

------题外话------

好啦。

你们觉得应不应该有福利了?!

小宅高傲的告诉你们,有的(太频繁了有木有?!)!

有的!

但稍安勿躁,福利明天上。

今天还是老规矩,未加群的加入小宅的QQ交流群:378414307

已加群的私聊管理,最好是明天再聊她们,毕竟明天晚上才上,不急。

福利一般保留三天,大家可以陆续给管家,也让她们不会那么忙。

好啦,昨日奖励:SSSusanna、心心佳儿、A流风之回雪、许小娴、越越宝贝

一如既往的求月票!

求月票!

爱你们么么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