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91章 没有谁能伤害我,包括封逸尘/枭宠重生之盛妻凌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你老实告诉我,你的技巧是跟谁学的?”夏绵绵问。

封逸尘自然不会回答,只是抱着她的身体又紧了些。

“跟着凌子墨厮混了是吧?!”夏绵绵咬牙切齿。

她就知道凌子墨那货,不安好心。

“说吧,让几个女人伺候了你?”夏绵绵表示自己要平静,要平静。

但说出来的话,她自己都能感觉到愤怒,甚至还带着浓浓的醋意。

想到封逸尘在其他女人身上实践,也做着对她身体做的所有事情……

她怎么就那么想要杀人呢!

在她心口憋闷到要死的那一刻,那个一向沉默惯了的男人突然说道,“没有。”

“没有?”

“就是……”封逸尘欲言又止。

夏绵绵等待。

等待了老半天。

夏绵绵真觉得,跟着封逸尘早晚得把自己急成心脏病。

“片看得比较多。”封逸尘突然开口。

声音还很清楚。

夏绵绵那一刻有些懵逼。

随后。

她没忍住笑了。

笑得还很不收敛。

封逸尘搂抱着夏绵绵,被她的笑声弄得很尴尬。

“封老师,是苍老师教你的吗?”夏绵绵说,“你们还都是老字辈的,挺好的。”

封逸尘被夏绵绵笑得有些无语。

夏绵绵想到封逸尘一个人坐在电脑前那那玩意儿的画面……

嗯,不是撞见过一次吗?!

她越想越觉得那画面很好笑,所以忍不住就一直在笑。

笑得毫无隐晦。

“夏绵绵。”封逸尘叫着她,声音有些阴森,“笑够了吗?”

“嗯。”说着嗯,其实还一直在笑,她调侃,“封老师下次学习技巧的时候带上我一起呗,我也想学学。”

“你不用?”

“意思是我技巧很好了?”夏绵绵得意。

“你躺着就好。”

“……”躺你麻痹。

封逸尘突然猛地翻身,又将她压在了身下!

夏绵绵心口一动,“封逸尘,你又要做什么?”

“做你。”

王八蛋。

她已经精疲力尽了。

然而,封逸尘就是脱缰的野马。

第二天是工作日。

但她请假了。

上一次觉得痛,痛到不敢下地。

这一次觉得软,全身都酸软,然后也不想下地。

封逸尘难得的也没有去上班,陪着她在床上躺着,看着头顶上的天空,蓝蓝的,感觉很美妙。

两个人都还赤裸着身体,双脚勾着彼此的双脚。

夏绵绵恍惚有一种,就这样可以过一辈子的感觉。

全身心的放松,什么都不想。

不想曾经的哀怨情仇。

“饿了吗?”封逸尘问。

“嗯。”夏绵绵应了一声。

“我去做点吃的。”

“这里有食材吗?”

“有。”封逸尘说,“让人提前准备了。”

“封老师,我突然觉得你为这一天安排了很久。”夏绵绵问,“对你而言,昨天是个特殊的日子吗?”

“不是。”

“对我而言是。”夏绵绵一字一句。

封逸尘不说话。

但他不想说话的时候,说什么他都只会沉默。

她看着封逸尘起身下楼,穿了一件浴袍,直接就往楼下走去。

夏绵绵咬唇。

有些事情,反而让她越发的觉得奇怪了。

她看着封逸尘的背影。

看着他分明已经消失却有突然折了回来。

夏绵绵心口猛然跳动。

封逸尘在她世界里就是有这个能力,总是会在他不经意间的举动,让她心跳加速。

大概是,有些命运真的逃不掉了。

她看着封逸尘突然掀开被子。

“你做什么?”夏绵绵搂抱着自己,毫无安全感。

封逸尘直接打开她的双腿。

封逸尘这个禽兽!

观察了好一会儿,然后放下她,还好心的帮她盖上被子,走了。

这货就是神经病吧。

那一刻却莫名又有些温暖。

明知道他是在帮自己检查身体……

但这样的封逸尘,和她印象中那个冷血的男人,真的相差甚远。

是他和她一样,经历过一朝重生,穿越到了其他人的身上吗?!

她真的茫然了。

而那一天。

他们就腻在一起,过了一天。

昨晚上的疯狂次数并不比第一次少,但奇怪的,身下没有痛感,身体在修养一天睡饱之后,反而神清气爽。

这大概就是技巧的差距。

下午时刻,两个人都换上了干净的衣服。

其实夏绵绵是舍不得离开这里的。

总觉得离开这个地方的封逸尘,会变。

而自己,也会变。

封逸尘一直牵着她的手。

两个人走过一个小径。

夏绵绵打了一个喷嚏。

山间的空气真的很冷。

封逸尘又将她包裹在了他的大衣里面。

夏绵绵就这么温顺的靠在他的身体上。

如果没有那一世的经历,她应该会躺得心安理得。

她淡笑了一下。

山间吹来一阵凉风。

总是会在爽后的某一个瞬间,想到曾经的经历过的生不如死。

封逸尘带着她坐进了小车内。

夏绵绵转眸看着窗外,感受着远离城市喧嚣的那份平静。

车子从郊区,回到了市中心。

那个时候已经是下午5点多了。

封家人叫吃饭,否则,封逸尘可能还会让她住两天。

明天周末,可以当度假。

她甚至感觉封逸尘比她还要不舍,但就因为一个电话,再大的不舍也还是会离开。

这就是现实。

梦幻永远都是,转瞬即逝。

车子开向了封家别墅。

门口处,已经停下了好几辆奢华轿车,其他人大概是早就到了。

夏绵绵那一刻恍惚还看到了一辆特别熟悉的轿车,是自己的错觉吗?!

她跟着封逸尘走了进去。

大厅中。

果然封家的人都已经到了。

夏柔柔也坐在其中。

夏柔柔才怀孕,身体还是纤细,肚子也很是平坦,气色却养的比以往都好了。

她逸出现,夏柔柔就特别亲热的走了过去,拉起她的手,“姐,你们来了。”

夏绵绵应付的笑了一下。

夏柔柔真可以去当国际影后了。

她被夏柔柔拉着走向沙发,一一和长辈兄妹打了招呼,所以自然也看到了龙一。

她就说那是龙一的轿车。

龙一看着夏绵绵,坦然的一笑。

这特么的又是在唱哪一出?!

“嫂子,这是龙一。你应该认识的。”康沛菡开口介绍。

不是说没看上吗?!

这就开始交往了。

她转眸,“嗯,当然认识。龙门的龙大少爷。幸会。”

龙一看着如此正经的夏绵绵,那一刻恍惚是笑了一下。

笑什么笑。

你就不能提前说一声吗?!

弄得她差点失态。

龙一说,“幸会。”

两个人客气的打了招呼。

封逸尘也上前招呼了声。

大厅中一直和乐融融,到了用餐时间,大家就聚在一起吃晚餐。

封老爷子对龙一还算殷勤,笑道,“龙一当自己家,别拘束。”

“好。”龙一点头,“谢谢爷爷。”

“多吃点。”

“是。”

一桌人吃得不快不慢。

吃过晚饭之后,所有人又都回到客厅,吃着一些水果。

夏绵绵转眸看了一眼龙一,看着龙一在所有人不留意的时候走向了后花园。

夏绵绵抿唇,打量着大厅中聊得热火朝天的一家子人,默默的跟了出去。

刚走到后花园,就听到了龙一和康沛菡的对话。

原来龙一是去找康沛菡。

她没想过偷听的,但两个人说话真不小声。

她听到康沛菡激动地说道,“龙一,就算你拒绝我,我也不会放弃。从小到大,我就没有喜欢的男人不喜欢我的。”

“随便你吧。”

“你为什么不答应和我交往?”康沛菡有些激动。

从小大概都没有遭遇过这种打击。

“不来电。”

“相处久了就好了。”

“我相信一见钟情。”

“我哪点让你看不上了?”康沛菡更是激动,“你都答应来我家吃饭了,你却还不答应做我男朋友?!”

“我爸强迫我来的,我反抗不了他。”

“龙一!”康沛菡都快气死了。

龙一说话真是直接到吓人!

夏绵绵捉摸着,当初对她说喜欢的时候,也是这般毫不掩饰。

这样的性格真的好吗?!

“我们家还有龙二,龙四,龙五。”龙一介绍,“年龄和你都相当。你可以随便挑选。”

“我为什么要选那些名字都不三不四的人!”

“……”

“龙一,既然我选定了你,我就认定你了!”康沛菡搁下豪言,“我这辈子非你不嫁!”

“但不代表我非你不娶。”

夏绵绵都觉得,作为一个女人,作为一个还算有点资本的女人,这一刻应该会被气吐血身亡。

她就看着康沛菡气得无处发泄到扭曲无比的模样,包裹着眼泪大步跑了。

夏绵绵灵巧的将自己躲避在一棵剪得圆溜溜的常青树边,待康沛菡走了之后,才听到龙一的声音说道,“出来吧,都藏那么久了。”

夏绵绵无语。

她就知道龙一早就发现了她的存在。

那番话,不会就是故意说给她听的吧。

她有些尴尬的走出来,走向龙一。

“你想问我什么?”龙一看着她。

看着她习惯了封逸尘,成双成对的模样。

“我以为你和康沛菡在交往了。”

“我对她没兴趣。”龙一直接,“今晚来吃饭,也是封老爷子直接致电给我父亲,我才来的。之前就和康沛菡说得很清楚了,我们之间不合适,但她千金小姐脾气,没想到会被人拒绝所以不心甘。”

“说不定康沛菡真的喜欢你。”

“那也和我没关系。”

夏绵绵抿唇。

到这一刻她才感受到,龙一其实也是冷血的。

只是……对她不同。

在对她之外的其他人,分明这般的不近人情。

“我回去会给我父亲说清楚的。龙二、龙四、龙五。他们都挺乐意和康沛菡联婚的。”龙一说得清楚。

“但是康沛菡没看上。”

“看没看上,也都是早晚的事情。”

“你就不真的考虑一下?”

“不用考虑。”龙一说,重复说,“不需要考虑。”

那一刻,恍惚就是在对她说什么。

她垂下眼眸,有时候就是会突然的无言以对。

她转身,“不早了,天气凉,你也早点进屋。”

龙一微点头。

眼眸就这么静静的看着夏绵绵的背影,一直看着。

夏绵绵是走进客厅,才感觉身后的眼神消失的。

她深呼吸了一口气。

她也觉得自己是一个很矛盾的人。

她不想给任何人希望,却又不想……伤了他。

情商的滋味,她比谁都深有体会。

她眼眸一动,看着坐在沙发上也附和着聊天的封逸尘。

封逸尘似乎感觉到她的视线,也转眸看了她一眼。

两个人四目相对。

她突然就觉得脸一瞬间就红了。

这样的对视,让她想到了昨晚上的鱼水之欢。

“姐。”夏柔柔不知道何时出现在自己身边。

她回眸,看着夏柔柔。

“爸让我给他带一件东西,你能帮我拿给他一下吗?”夏柔柔询问。

“什么东西?”夏绵绵警惕。

“你跟我上楼,我拿给你。”

说完,夏柔柔先上楼了。

夏绵绵莫名其妙。

夏柔柔又在搞什么鬼。

亦或者。

只是为了找个地方和她单独说话。

在这样的环境下,他们很难撕破脸皮的对对方。

夏绵绵跟随着夏柔柔的脚步。

两个人一前一后的走在楼梯上。

走到楼梯口。

夏柔柔突然停了停脚步。

夏绵绵蹙眉。

夏柔柔转身看着夏绵绵,而后,她嘴角邪恶一笑,笑容之后,突然就伸手去推夏绵绵。

夏绵绵本能的一个侧身。

夏柔柔根本就不可能碰到她的身体。

却在那一刻,夏柔柔直接滚了下去。

以一个人的控制能力,刚刚那一秒绝对不会因为夏柔柔没有推到夏绵绵而自己就会控制不住的滚下去,何况旁边就有护栏,她伸手就可以抓到。

夏绵绵咬牙,咬牙看着夏柔柔滚在封家别墅金碧辉煌的高楼梯上。

一路滚到了楼下大厅,响起剧烈的声响。

瞬间就惊动了封家所有人。

所有人都惊吓住跑了过去。

跑过去看到夏柔柔的时候,封铭严和俞静脸一下就白了。

封逸睿也很激动,他猛地蹲下身体抱着脸色苍白的夏柔柔,“柔柔,你怎么样,你怎么样?”

“痛……逸睿,我好痛。”夏柔柔摸着自己的肚子,整个小脸上瞬间失色严重。

“你怎么会从上面摔下来!”封逸睿有些生气,此刻却也不敢大声发作,但明显感觉到他语气不太好。

“我,不是的,不是我摔下来,是我姐突然推了我一下……推了我一下。”夏柔柔说得与此不清。

说出来,所有人的视线一下就放在了此刻正从2楼上一步一步走下来的夏绵绵身上。

夏绵绵想,卫晴天这种老狐狸,还真的是会以牙还牙。

当初不就是用同样的方式陷害过她一次而已,她就能想到方法变本加厉的把她陷害回来。

要说,她还真的没有预料到,夏柔柔会对她来这么一出。

怀上了封家的孩子,怎么舍得说没就没了,这么大笔巨款,卫晴天这么能忍的人,绝对不会指使夏柔柔做这种费力不讨好的事情,这是在得不偿失,比起诬陷她一次,怎么想怎么都觉得不划算,所以她是真的压根就没有想过,夏柔柔的突如其来,她原本还以为,夏柔柔会聪明的安分一段时间。

但不管如何,她这次确实被夏柔柔陷害了。

尽管她觉得不划算,但终究还是被诬陷了。

她眼眸一动。

没有看任何人,此刻就去看了封逸尘,看着封逸尘冷漠的脸上也有了一丝异动。

那表情,她形容不出来,也看不透彻。

所以有点不清楚,封逸尘到底会站在谁那一边。

她就听到俞静愤怒到完全失控的声音吼道,“夏绵绵,你疯了吗?!要是这孩子有个三长两短,我一定会追究到底!”

夏绵绵没有回答。

因为是说不清的。

说什么,都以为她在狡辩。

俞静此刻也没有时间再多说什么,她连忙让封逸睿抱着夏柔柔出去,送进医院。

封铭严也跟了去。

封家别墅所有人都面面相觑,然后都看着所谓的罪魁祸首夏绵绵。

在议论声刚要起的那一刻。

二楼上传来一个脚步声。

封老爷子一般不会在客厅停留太久,吃过晚饭就和老伴回了房,大概也是听到了声响,和老伴一起下了楼。

“怎么回事儿?”封文军问。

所有人不敢开口。

所有人没有开口。

“铭威!”封文军眼神看着封铭威,语气无比严厉。

封铭威也是40好几的人了,在他父亲面前,有点怂。

“说话!”

“刚刚夏柔柔不小心从楼梯上摔了下来……”

“是不小心吗?!”封文军声音大了些。

“应该是不小心……”封铭威解释。

“我刚刚听到俞静在吼什么?”封文军一字一句。

封铭威不知道怎么解释,在自己父亲面前是半点气焰都没有。

“是夏绵绵将夏柔柔推了下去。”封逸尘开口。

语气没有他父亲的闪烁,感觉底气也足了很多。

所以……

所以,夏绵绵讽刺一笑。

封逸尘就认定了这个事实了是吧。

就是夏柔柔的片面之词,就已经相信了!

封文军眼神看了一眼封逸尘,又看着夏绵绵。

夏绵绵说,“我说不是,你会信吗?”

夏绵绵问封文军。

封文军脸色阴冷,“拿出证据。”

没有证据。

这个家里面,连摄像头都没有。

她之前就观察过了。

想来夏柔柔也观察过了,就是可以来个死无对证。

而且谁会相信,用自己的孩子还诬陷别人的,任何人都不相信。

宁愿相信,是她把她推了下去。

要知道,她真没有那般愚蠢的。

真的没有。

她在家里这么多人的情况下推夏柔柔下楼,她傻吗?!

她是傻吗?!

她冷冷的看着封文军冷漠的越过所有人,“都不准走,等那边消息!”

意思是,等医院传来消息,孩子还能不能保住。

所有人都规矩的坐在客厅沙发上。

龙一也没走。

他看了一眼夏绵绵,看着这个女人真的出奇的冷静。

没有慌张也没有半点情绪,就可以坐得笔直的,一脸平静。

而坐在她身边的封逸尘……和她一样,不动声色。

夏绵绵有时候恍惚都感觉不到封逸尘的存在了。

果然。

男人在床上和床下,就不是一个人。

她恍惚还能够想起昨晚的缠绵悱恻,昨晚他的温柔呵护,即使有时候也会控制不住,但总体,那般亲密无间。

一瞬间。

一瞬间的功夫,彼此就可能会变成陌生人。

偌大的大厅中,压抑得所有人都不敢说话,甚至连呼吸都会小心翼翼。

大家都观察着封文军的脸色,又不时的看着夏绵绵。

就这么在如此僵持的气氛中,过了半个小时。

半小时后,封逸睿打了电话回来。

孩子没有保住。

其实,早就料到的结果。

所有人看着封文军毫不掩饰的怒气,猛地一下将手机摔在了地上。

其他人更是大气都不敢出。

夏绵绵其实不怕!

她就听到封文军无比严厉的声音说道,“夏绵绵你跟我回书房!”

夏绵绵起身。

起身那一刻。

封逸尘站了起来,“爷爷。”

“你别跟上。”封文军冷言。

封逸尘脚步顿了顿。

封文军带着夏绵绵上了楼。

夏绵绵是第二次来这间书房了,第一次的时候她还觉得封爷爷是和蔼可亲的,他还说让她好好爱封逸尘,她当时还以为,他是一个好好的老先生,不问世事,有情有义。

现在想来,自己当初果然幼稚。

好在,在上流社会待久了,好在在商场上混得时间长了,什么都可以看得明白。

“是不是你推下去的,这不重要了。”封文军坐在自己的专用实木椅子上,看着站在她面前的夏绵绵,直截了当。

“我猜想也是。”夏绵绵点头,“封家第一个孩子没了,总得找个替罪羔羊。”

“和逸尘离婚吧。”封文军说。

夏绵绵抿唇。

婚是要离,但不是你说了算。

她说,“不离婚。”

“所以你想我送你去监狱?”封文军脸色阴冷。

“就算离婚了,你就会放过我?”

“你倒是挺聪明的。”封文军狠狠的说道。

离婚了,才正好送她去监狱。

夏绵绵冷笑了一下。

这些人在想什么,她清楚得很。

等她和封家脱离了关系,封老爷子就可以理所应当的将她以谋害罪告上法庭。

但如果还是封家的媳妇,自然就是家丑了。

她听到封文军说,“之前好几次,我听逸尘说都是你在从中作梗,沃森集团的温泉开发案,凌氏集团的财政危机。夏绵绵你知道,我观察你很久了。”

“所以想要除之以解心头之不爽?!”夏绵绵看着封文军,“刚刚夏柔柔怎么从楼上摔下去的,你应该看得清楚吧。”

刚刚那一秒。

夏柔柔背对着她,所以没有看到封老爷子就在楼梯口不远处。

而她看得明白,也因为那一秒的分神,原本以她的身手完全可以避免的事情,却在那一刻,没能避免。

封文军冷笑,“看没看到,都不重要。”

“说得也是。”夏绵绵一点都没有但却也没有半点慌张。

“之前就警告过你,让你好好爱逸尘,显然你没有听。”封文军说,“既然没听,既然你们婚姻生活如此不好,离婚是唯一的选择,你出去吧,就是通知你一声。”

“不需要得到封逸尘的同意吗?”

“不需要。”封文军说,“你们的婚姻是我一手安排,自然也可以是我一手拆散。”

夏绵绵讽刺。

她想,封文军果然有这份能力。

封家所有人包括封逸尘,所有人都会听封文军的,且绝对不会反抗。

她转身打开书房的门。

说再多都没用。

她刚打开房门,就看到封逸尘站在门口。

站在门口,就是不会敲门而进。

在书房中她在想,她不管遭遇什么,他应该都只是会站在这里。

她看了封逸尘一眼,下楼。

楼下所有人都看着她,大概是想从她身上看出来点什么,都想问她,封老爷子对她说了什么。

她干嘛要满足这些人的好奇心。

她马上就会和这些人毫无关系了。

所以她可以完全不顾的,直接走出了大厅。

“绵绵。”身后是杨翠婷的声音。

夏绵绵当没有听到。

反正也不是她婆婆了,她不需要尊重。

她脚步很快。

封逸尘跟了上去。

龙一也追了出去。

康沛菡本来还在看笑话,豪门中这些恩怨是非见多了,她早就习惯了,她只是有些不爽,不爽的看着龙一为什么会突然这么急促的离开。

“夏绵绵。”封逸尘一把拉住疾走的夏绵绵。

夏绵绵手臂被他捏得很痛。

她咬牙停了下了脚步。

“我爷爷对你说什么了?”封逸尘问。

夏绵绵抬头看着他。

“说什么了?”封逸尘此刻似乎带着无比强烈的怒火!

“你这么聪明,不可能猜不到。”夏绵绵没有直接回答。

封逸尘抿唇。

“是啊,让我们离婚。”夏绵绵一字一句。

封逸尘看着她,“你怎么回答的?”

“我怎么回答重要吗?重要的是,你会和我离婚吗?”

封逸尘沉默。

就知道他会沉默。

她推开他的手,转身就走了。

封逸尘不会为了她,放弃他原本的坚持,放弃封尚这么大的家业。

她猜想。

封老爷子说不定就是封逸尘的顶头上司,教他杀人教他杀人如麻!

封逸尘不反抗封老爷子,是因为不能反抗。

而她可以理解。

就如当年她还是杀手的时候,她不止一次怀疑过自己的人生,但她还是无法反抗。

直到死后重生。

这就是命运。

她脚步依然很快。

没有去封逸尘的轿车,打算徒步离开。

“夏绵绵!”身后响起了龙一的声音。

夏绵绵咬唇。

龙一三两步追了上来,“你跟我走。”

夏绵绵脚步停了停。

停下,看到了就在龙一身后的封逸尘。

封逸尘脸色阴沉。

龙一当然也察觉到了封逸尘的存在。

“我能保护你。”龙一说,“就算你触犯了天条,我也能和天作对!跟我走!”

夏绵绵那一刻却是感动了。

在所有人都不相信她的时候,在被人诽谤在如此有些狼狈的时候,有人愿意不顾一切的给她伸出援手,她真的很感动。

但是此刻,她却没有伸手。

她说,“龙一,我能保护自己。”

龙一手指微动。

“相信我,没人能够伤害到我,包括,封逸尘!”夏绵绵眼神看着封逸尘。

龙一脸色有些冷硬。

“你不应该拒绝我夏绵绵。”龙一说,“封逸尘不适合你。”

“我知道。”夏绵绵说,说着,越过了龙一,直接走向了封逸尘。

封逸尘眼眸看着她。

紧紧的看着她。

“回去吧。”

她又退了回去。

退回去,走向了封逸尘的轿车旁边。

龙一就这么看着封逸尘和夏绵绵坐在一辆车上,扬长而去。

而轿车内。

夏绵绵看着站在夜空下的龙一,迟迟没有收回眼神!

------题外话------

今天有二更。

没错,小仙女们,你们没有看错。

别问宅为什么。

就是抽风。

这股风要抽个不停!

昨日奖励:紫竹梦、cjl031、A流风之回雪、媚惑VS魅惑、QQ3a8099cea50e63

今日问题:绵绵和封老师会离婚吗?

好啦。

这么勤快的宅,你不给月票你的良心真的会痛的哦!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