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92章 她可以再死,但绝不让自己委屈/枭宠重生之盛妻凌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黑色轿车缓慢在驿城的街道上行驶。

路灯灯光昏暗,看不透测人的表情变化,但却能够看清楚,夏绵绵的视线,久久放在车后,直到消失,却一直没有回头。

车内一路安静。

好久。

夏绵绵回眸。

她其实不希望看着龙一如此,也不想有人为她担心。

她习惯了从小一个人,孑然一身更好。

至少死那一刻,不会对这个社会太多留恋。

她说,“你也相信是我把夏柔柔从车上推下去的吗?”

“没有。”

“有吧。”夏绵绵讽刺一笑,“一定有。”

否则刚刚为什么会那么斩钉截铁的给封老爷子说!

“没有!”封逸尘声音重了些!

“所有人都会以为我在嫉妒夏柔柔,嫉妒她怀了你们封家的孩子,而我和你结婚一年了,肚子毫无反应!”夏绵绵幽幽的说着,有时候也觉得不是说给封逸尘听的。

还是杀手的时候就没有朋友,有时候有什么不愉快的事情就自己一个人自言自语,想着可能给朋友倾诉差不多也就是这种感觉。

所以她根本没想过得到封逸尘的回应。

她又说道,“就算我嫉妒,我也不会愚蠢到用这种方式去推她下楼,我还没有傻到这个地步。”

“我知道。”封逸尘突然接嘴,语气重了些,“不用说了!我知道!”

“你知道什么啊你知道,你知道还是会选择和我离婚是不是?!”夏绵绵突然怒吼。

她都不想发脾气的,真的不是和谁吵架。

她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会这般的管理不好自己的情绪。

她怒视这封逸尘,在他没有回答她的那一刻,她声音大了些,“是不是?”

“是!”封逸尘一口咬定。

是!

说得麻痹的底气好足!

她冷笑,仅仅只有冷笑而已。

“你想要多少钱?”封逸尘直白。

即使此刻,手握着方向盘的手很用力,骨节处似乎都在发白,他还是能说得这般冷静!

“你能给我多少?”

“我手上现金不多。”

“固定资产多吗?”

“有几处房产,我过户给你,还有你昨天晚上住的那栋度假别墅,我给你,现金我只能给你2千万,我存储的红酒很多,全送你!”封逸尘说,话语又快又急,“你拿着这些东西,马上离开驿城。”

“我能走得掉吗?”夏绵绵讽刺,“你爷爷会送我去监狱的!”

“我保证他不会!”

“你怎么保证?”夏绵绵问。

“你不用管。”

“我为什么要相信你,万一我离婚了,你们家那么多老奸巨猾的人,反将我一军,那我不是得不偿失!”

“夏绵绵!”封逸尘突然一个急刹。

夏绵绵狠狠地怒视着他。

她不怕。

反正死也死过了,没什么可怕的!

“离婚!”封逸尘说,似乎是隐忍着强大的怒气说道,“你跟着我没什么好下场!”

“我跟着谁有好下场?!”

封逸尘狠狠地看着她。

“我不离婚!”夏绵绵一字一句。

封逸尘咬牙切齿。

夏绵绵说得明白,“要离婚,也不是被你被你们家的人逼着离婚的,要离婚也是我主动提起,除非你杀了我,反正对你而言,杀一个人何其简单的事情,我猜想,你爷爷完全不用动什么法律的武器,直接让你杀了我就行,反正,你也杀了不少人了!”

“夏绵绵!”

“是不是觉得我的存在感越来越熟悉,是不是很好奇为什么我知道你这么多事情?!”夏绵绵大声说道,“告诉你,我了解你超乎你的想象!”

“既然如此了解,你又靠近做什么!”封逸尘声音也不小,“你离远一点不行吗?”

夏绵绵看着他。

看着封逸尘真的如此狂暴的模样。

这模样就跟他在床上的表现一样,千载难逢。

两个人对视着彼此。

气氛一再僵硬。

过了好久。

封逸尘重新开车。

夏绵绵也让自己平静了下来。

沉默的空间,车子停靠在了地下车库。

夏绵绵拉开车门准备下车。

封逸尘猛地一把将她桎梏住,手劲儿很大,就是强迫着不准她离开。

夏绵绵反抗了几下,只觉得手腕越来越痛。

“放开我!”

“何必要一直跟着我?”封逸尘问她,声音很轻,按手劲儿很大。

“因为我爱你!”夏绵绵说。

说出来之后,自己却突然笑了。

笑容在嘴角,显得那般的冰凉,带着一丝讽刺。

封逸尘唇瓣紧抿。

那一刻整个人仿若突然就僵硬了一般。

他就只是握着夏绵绵的手握,握得越来越用力,仿若,下一秒她就能听到自己骨头碎掉的声音。

她咬牙,忍痛。

缓缓听到封逸尘说,“明知道不值得。”

“是啊,明知道不值得。”夏绵绵说,淡淡地说,“却就是这么犯贱。”

“夏绵绵。”封逸尘叫着她的名字。

那一刻恍若在回忆一般。

喃喃的声音。

他放开了她的手,“你先回去吧。”

“所以你要去哪里?”夏绵绵询问,“去看夏柔柔?”

封逸尘眼眸一紧。

“去看她吧,她现在就盼着你的安慰。”夏绵绵打开车门下车。

扬长而去。

封逸尘看着夏绵绵的背影。

看着她远远离开,脸色一沉,咬牙发动车子,迅速离开了车库。

夏绵绵走进电梯。

昨晚上某几个瞬间,她都不明白自己身体到底发生了什么反应,会那般的美妙。

而今天,她也有这么几个瞬间不明白自己遭遇了什么,会这么嫉恶如仇。

但她绝对不会让卫晴天母女得逞!

她就算要离婚,也绝对不是因为那两母女!

绝对不可能!

……

翌日,一早。

夏绵绵从床上坐起来。

昨晚失眠了,今天闹钟没响自己醒了。

她看了看身边的位置。

果然一夜未归。

她掀开被子,下床。

刚走向浴室,卧室的房门被推开,封逸尘走了进来。

她转头看着他。

封逸尘说,“醒了?”

“不醒是不是就发现不了你夜不归宿了?”夏绵绵冷笑。

封逸尘没有回答。

他转身直接躺在了床上,就这么躺在上面。

夏绵绵看了她一眼,起身去浴室洗漱。

洗漱之后出来,封逸尘闭上眼睛似乎睡着了。

躺在床上,被子没盖,衣服鞋子没脱,眉头皱得很紧。

夏绵绵看了一眼,转身准备出去。

“夏绵绵,我们谈谈离婚的事情。”没有睁眼,但开口说话了。

“不用谈。”夏绵绵说,“没想过离婚。”

“我没有征求你的意见。”

“我也没有。”

夏绵绵打开房门直接离开。

离开的那一瞬间,那个躺在床上的男人突然起身,速度很快的将她桎梏,同时将房门猛地关了过去,响起剧烈的声响。

夏绵绵被封逸尘用力抵触在门上,身体被压住,头垂下,脸靠得很近!

“疯了吗?”夏绵绵怒吼。

“别让我逼你在离婚协议上签字!”封逸尘狠狠的说道。

如此狰狞。

他整个眼眶还布满了都是红色的血丝,看上去更是恐怖。

“那你逼我试试?”

“你到底要我怎样!”

“没让你怎样!”夏绵绵说,“也不奢望你可以帮我什么,更不奢求你会珍惜这段婚姻!”

封逸尘此刻气得说不出一个字。

夏绵绵其实觉得,他完全可以动手杀了他。

她说,“你休息好之后,麻烦你陪我去封家别墅找你爷爷,我和他谈条件!”

“夏绵绵,趁着这次机会就走了吧!”封逸尘说。

那一刻,夏绵绵恍惚觉得他在劝她,很用心的劝她!

但她不领情。

重生一世,她可以再死,但绝不会让自己活得这么委屈!

她说,“你要是不愿意,我可以自己去找你爷爷!”

封逸尘就这么看着她。

那般无奈,对她就是那般无可奈何的模样!

她转眸,真不想看到此刻的封逸尘。

倒不如彼此打一架,谁死谁伤,听天由命!

封逸尘终究放开了她。

那一刻仿若也突然恢复了理智恢复了平静,他说,“你到楼下等我。”

夏绵绵看了他一眼。

封逸尘转身直接走进了浴室。

夏绵绵也下了楼。

她看不明白封逸尘,也没打算,要看明白。

她坦然的沙发上等他。

半个小时。

封逸尘换了一套新的衣服,西装革履的出现在她面前。

刚刚那个激动到无法控制的男人似乎突然就消失了一般,又变得如此冷漠,如此沉稳的模样!

他直接走向夏绵绵,手上拿着一份文件。

夏绵绵看着牛皮文件袋上面写着的“离婚协议”,她讽刺的笑了一下。

“这是你昨晚忙了一晚上的结果?”

“看一下吧,或许就反悔了。”

夏绵绵接了过去。

但她没看,因为她见钱眼开,怕真的就反悔了。

她把那份文件直接扔进了垃圾桶里面。

封逸尘脸色淡然,就仿若是早就料到她会如此,也可能,就是天塌下来了还是不会有任何情绪。

他说,“走吧。”

先出了家门。

夏绵绵也没停留的跟了上去。

小南看着他们的背影,有些感叹。

昨天不是两个人还一起出去过夜了吗?今天为毛又变成了这样?!成年人之间的感情需要这么复杂吗?喜欢就在一起,不喜欢就不在一起,有这么复杂吗?!

她要是以后遇到她的心上人,她就主动告白,如果不成功她就不纠缠,就这样就好了。

她实在不明白,就不能简简单单的谈个恋爱结个婚吗?!

大概是不能。

夏绵绵坐在封逸尘的副驾驶室,她和封逸尘之间,永远都不能成为平常的夫妻那般,和和睦睦,恩爱如初,更甚者,白头到老。

她没说话,封逸尘也会一直沉默。

沉默着到了封家别墅。

还是那栋别墅,已物是人非。

她下车,没有半点却步走进了奢侈的大厅。

大厅内,刚好碰到正从医院回来的夏柔柔以及封逸睿一家,还有卫晴天陪同。

倒是奇了怪了。

夏柔柔发生了这么大的事情,夏政廷居然没有给她打电话骂她,夏家那边还一片安静。

卫晴天绝非息事宁人之人。

而她此刻的出现,自然就让封家大厅中的人都看向了她。

夏柔柔看到她甚至是害怕得哆嗦的。

卫晴天扶着夏柔柔,轻声安慰道,“别怕,妈在。”

怕什么,怕她和她演戏吗?

“你还好意思出现!”俞静没有控制,大声吼道!

夏绵绵看着俞静,“该面对就面对,何况没做过的事情也不需要心虚。”

“姐,你的意思是,我是说在诬陷你吗?”夏柔柔虚弱的开口,“我为什么要诬陷你,还让我丢了这个孩子……你永远都感受不到,那种身体和心灵的痛苦。”

“你为什么要这么做我真的不知道,毕竟我真觉得这是得不偿失的事情。但既然已经做了,既然已经成为了现实,我也不想解释什么。”

“为什么你就可以这般的理所当然,为什么?!”夏柔柔捂着自己的肚子,无比痛心的说道,“你嫉妒我怀了封家的孩子,就算是嫉妒,你也不能做这么狠心的事情。失去孩子的滋味,你不知道有多难受!”

“我为什么要嫉妒?!在你看来,能生孩子是件很了不起的事情吗?”夏绵绵说,“其实我也能。”

“你怀孕了?”夏柔柔整个人一惊。

这个时候怀孕了?!

不。

夏柔柔脸色一下就变了。

“谁知道呢?”夏绵绵得意一笑,故意说得模凌两可。

夏柔柔不相信的看着夏绵绵。

如果这个时候夏绵绵怀孕了……意思是她所有的陷害都功亏一篑了!

夏绵绵完全可以用肚子里面的孩子为自己自保。

谁都知道,封老爷子就盼着家里添新丁。

“姐,你这么残忍,居然为了自己的孩子,就杀掉了我的孩子。”

“所以你打算给我安多少罪名?”讽刺的意思再明显不过。

夏柔柔就是在给她找罪名而已!

“你怎么就变成了这样!你都不怕你肚子里面的孩子遭诅咒吗?”夏柔柔突然就哭了起来,委屈又可怜!

“不怕。”夏绵绵却冷漠,她说,“你都不怕遭天打雷劈,我为什么怕?!”

“姐……”

“够了夏绵绵!”俞静大概是看不下去了,突然大声说道,“人不能这么没脸没皮!”

“二婶,希望真相出来那一刻,你不会这么啪啪啪的自打耳光!”

“夏绵绵!”

“一大早,谁在吵闹!”封文军站在二楼上,对着下面的人突然厉吼。

夏绵绵笑了一下。

其他人也不敢再吱声了。

封文军冷着脸下来,看了一屋子的人,然后对着夏柔柔说道,“回来了,早点回房休息吧。”

“嗯,谢谢爷爷。”夏柔柔乖巧无比,又显得楚楚可怜。

“爸。”俞静忍不住上前,“这件事情不可能就这么不了了之,柔柔都受到了多大伤害,你不能不主持公道。”

“我自有打算,你带着绵绵回房。”封文军说,对卫晴天又客气了些,“辛苦了。”

卫晴天自然也会装模做样,回礼道,“应该的。”

夏柔柔只得跟着自己老公、婆婆和母亲上楼。

别墅大厅中,封铭威和杨翠婷,封铭严也留了下来,一副不给一个合理的交代,就不会善罢甘休的表情。

封逸尘就一直默默地站在夏绵绵身边,夏绵绵也不期盼他会为自己辩护什么。

她直接对着封文军说道,“爷爷,有些事情我想单独和你说。”

封文军皱了皱眉头。

“有什么事情为什么不能明摆着说!夏绵绵,你做了这种事情,就应该负责!我绝不会就这么睁眼闭眼的!”封铭严发火了。

封铭威脸色也不好看,但碍于自己确实处于劣势,没有开口说话。

夏绵绵看了一眼封铭严,转头,“希望爷爷给我一次机会。”

封文军是深山老狐狸,当然知道夏绵绵想单独找到绝非简单的事情。

他说,“你跟我上楼,其他人在楼下等我。”

说着,转身先上了楼。

夏绵绵咬牙跟上。

手臂被封逸尘一把抓住。

“放开我。”夏绵绵声音说得很小。

封逸尘手指微紧。

夏绵绵也不再多说,她直接用力推开了封逸尘。

她没有那么好欺负。

不是说离婚就能离婚的!

她跟上封文军的脚步,走进了他的书房。

“你还想和我说什么?”封文军冷声道。

“我就是想问爷爷,当年你为什么会让封逸尘和我结婚?”

“你想听到什么?”封文军脸色一沉。

“应该是我也有利用价值的是吗?”

“夏绵绵,有时候人太聪明了不见得是好事儿。”

“我作为夏氏集团的嫡女千金,和封家的联姻让彼此都能够受益,如果我和封逸尘离婚了,对双方都有影响,我猜想,爷爷作为成功的商人,应该不想看到这种两败俱伤的画面。”

“你在和我谈条件?”

“对,我在谈,怎么可以不用离婚的条件。”

“你说说看。”封文军这一刻反而有些饶有兴趣。

“我的能力我相信爷爷也看得明白,之前和封尚集团一起的那个市政项目,夏氏中标,而后的温泉开发案,封尚并没有捞到好处,更甚者,凌氏集团的危机,封尚也没有达成所愿!”

“你知道你这样炫耀,很容易让我反感。”

“对比起爷爷对我的反感,你不应该更想要得到我这样的人才吗?”

“你说。”封文军脸色一沉。

被一个下丫头签字鼻子走!

“我帮你收购夏氏集团!”夏绵绵一字一句。

封文军脸色一紧。

“我只知道我爸很想收购了封尚集团,所以换位思想,你也应该想收购了夏氏!”

“我凭什么相信你?!”

“就因为我爱封逸尘。”

“你爱他?”

“很爱。”夏绵绵一字一句。

“怎么证明你很爱他?”

“爷爷想怎么证明?”

“你到现在为止还没有怀上他的孩子!”

“那不能说明我不爱他,只能说明他不爱我!”

“你这么能说会道,让我如何相信你?!”封文军审视。

“其实相不相信,对爷爷而言重要吗?就如是不是我推下夏柔柔一样,不重要,重要的就是你想要给我一个教训而已!”夏绵绵说,“换句话说,要不要让我留下来,重要的是爷爷敢不敢冒险一搏!”

“你在用激将法?”

“我单纯只是不想离婚。”

“为什么?别说你爱逸尘。”

“被人这么陷害了滚走,我接受不了!”夏绵绵说,“人活着就是为了活一口气在!”

“这句话倒是有打动我!”

夏绵绵看着封文军。

封文军回视着她,“我暂且给你一次机会。”

“谢谢爷爷。”

这一刻,却不敢松口气。

在封文军没有说话到此为止,她都不敢怠慢。

果不其然,接着她就听到封文军在说,“即便如此,也还是得给铭严家一个交代,否则我这般偏袒以后也管不好这个家。”

夏绵绵咬唇。

她想,这个交代,应该不会那么简单!

------题外话------

二更驾到,来吧,宅需要你们的鲜花和掌声!

另外。

这两天剧情大家看着可能有点憋屈,但别怕,绵绵很强大!

而且这两天宅都会二更哦。

二更哦,有木有很高兴?!

所以,大胆的继续往下看吧,爱你们哦!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