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93章 恨我吗?/枭宠重生之盛妻凌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封文军的书房。

夏绵绵听到封文军冷漠的声音严厉地说道,“封家一向有自己的家规,对谁都是一视同仁。你既然已被认定事实,就应该得到相应的惩罚。”

“爷爷不妨直说。”

封文军看着面不改色的夏绵绵,直接走向了书房中的一角。

粗厚的鞭子,被封文军这般拿在手上。

夏绵绵咬唇。

“上次逸睿弄丢了温泉开发案,其实我很清楚,和他没关系,他不会擅自做这种事情,一定是被人陷害,但因为没有证据指证,所以他承受了家规,你既然不愿意离婚,自然就是我们封家的人,自然应该同等教训。”

夏绵绵看着那条鞭子。

她完全可以想象,打在自己身上会如何的皮开肉绽。

她沉默着没有说话。

封文军也没有过多的情绪,“你现在还有选择的余地。”

“不用了。”夏绵绵说得直白。

刚刚的沉默不是在犹豫,只是在让自己明白,现在所经历的一切。

封文军有这么看着夏绵绵,走到她面前,“那你跪下。”

夏绵绵跪了下去。

她现在还可以当封文军是长辈,所以可以对他下跪,至于以后……

“啪!”一道鞭子,狠狠的打在了她的后背上。

她咬牙。

确实很痛。

突如其来的疼痛,肉那一刻突然就像炸开了一般。

她一直咬牙,没有发出任何声音。

封文军没有停留。

一鞭接着一鞭,多少下夏绵绵没有数。

但当封文军停下来的那一刻,夏绵绵自觉地眼前有些模糊不清,模糊不清的看着封文军在喘着粗气。

大概是用力过猛。

她依然笔直的跪在地上,一动不动。

今天她还穿了一件比较厚的呢子大衣,此刻,呢子大衣都已经,破烂了,露出里面血肉模糊的身体。

封文军也有些诧异夏绵绵的隐忍,他看着这个女人,眼眸紧了紧,说,“我让逸尘进来接你。”

“不了。”夏绵绵说,“我可以自己起来。”

封文军又是一怔。

其实现在已经痛麻木了,所以没看上去那么虚弱。

他说,“夏绵绵,你让人刮目相看!”

夏绵绵没笑,没有冷笑。

封文军的表扬并非什么好事儿,至少她没有利用价值的时候,封文军也不会对她有任何不舍。

她缓缓的从书房站了起来。

封文军看着她咬紧了牙关,脸色苍白但没有半点没有要倒下去的感觉,此刻反而站得笔直,走路也异常的稳。

她走向书房的门口。

封文军说,“如果你想好好的和封逸尘在一起,我劝你最好怀上封逸尘的孩子!”

夏绵绵也知道这个道理。

但现在,她却突然不强求了。

她打开房门。

稍微用了一点力气,就能够牵扯到她后背的的伤,一阵锥心的痛。

打开房门那一刻,她看到封逸尘站在门口处。

房间应该是很膈应,但鞭子的声音,不应该听不到。

封逸尘就只是会站在这里,就只是站在这里,不会有破门而入。

她看了他一眼。

封逸尘眼眸一直看着她。

看着她苍白的脸色。

他没有说话,却突然弯腰将她横抱了起来。

夏绵绵没有反抗。

这个时候反抗,受苦的就是自己。

她静静的靠在封逸尘的怀抱里,感受这个男人,陌生又熟悉的气息。

封逸尘将她抱下楼。

楼下大厅,很多人在。

除了卫晴天和夏柔柔在房间,其他人都在。

俞静看着夏绵绵如此虚弱的被封逸尘从楼上抱下来,大声的质问,“爸都给你说了什么!”

夏绵绵看了一眼俞静,回眸,不想搭理。

“夏绵绵,这是你对长辈的态度吗?做了那么不堪的事情,你还好意思给我使脸色!”俞静怒吼。

夏绵绵干脆闭上了眼睛。

没有找到证据之前,她不想和这些人多浪费一个字。

俞静看着夏绵绵如此模样,更是火大。

她上前就打算去拽夏绵绵。

手还没有碰到,封逸尘已经一个灵巧的转身,同时脚微动,不着痕迹的绊了她一下。

“哐”的一声。

还穿着得体紧身旗袍的贵夫人就这么猛地一下摔在了地上,摔得四脚朝天,毫无形象。

“唉哟!”俞静大叫了一声。

那一刻摔得太猛,她甚至脑震荡,也没有顾及到自己的此刻的模样,双腿大打开,内裤都露了出来。

“你在做什么!”封威严看着自己老婆此刻的狼狈,脸色一下怒了,他一把将俞静从地上拉起来,也不管她摔痛的身体,狠狠的咒骂道,“你都不会好好走路的吗?摔成这样成何体统!”

俞静当然也发现了自己刚刚的失态,她从小千金小姐,一向学习着各种礼节,完全无法接受自己刚刚如此丢人的一幕。

她整个脸都红了,带着愤怒带着耻辱,“封逸尘,你故意拌我。”

“弟妹。”杨翠婷突然开口说话了。

此刻的杨翠婷显然要知书达理得多,对比起俞静此刻的形象,真是十万八千里,俞静心里更是一阵堵得慌。

“逸尘还抱着绵绵,他怎么可能绊倒你,你下次走路还是小心一点。”

“你……”俞静憋着一口气。

此刻似乎说什么都没用,刚刚封逸尘的举动他自己都没有注意到,更别说其他人了。

她咬牙,心里极恨。

“我带着绵绵先走了。”封逸尘由始至终脸色都没有任何一点变化,声音是对着杨翠婷说的。

杨翠婷点头,“回去多照顾绵绵,其他别多想。”

“什么别多想,就受了点家法,就把这件事情给磨平了吗?!我不接受!”俞静怒吼。

此刻也少了平时的端庄大方,尖锐的声音在大厅中响起。

好不容易他们家怀了封家的第一个孩子,突然没有了,她怎么可能善罢甘休!

“你要怎么才能接受!”大厅中,2楼的半楼梯上,响起封文军的冷硬而严厉的声音,“你说说看,你想怎样?”

“爸,我只是觉得……”

“觉得什么?”封文军一步一步下楼,“觉得我的处罚不公平?!”

“不,不是的,只是柔柔丢掉的是一个孩子。”

“她也丢掉了半条命!”封文军说。

“就是几鞭子而已。”

“那你要不要试试。”封文军冷声。

俞静再也不敢说话了。

但真没有想到,封老爷子会这般的便宜了夏绵绵,会就这般不了了之。

她原本以为,封老爷子至少会逼着封逸尘和夏绵绵离婚,至少会把夏绵绵送进监狱。

俞静看了一眼自己的老公。

封铭严和封铭威似乎习惯了对封文军的言听计从,半个字都不敢说。

“事情就是这样,以后谁也不要再提起。对外也给我保密,要是让我知道是谁放了风声出去,亦或者,谁还在讨论计较,可以直接卷着被子离开封家,永远也别踏进这里一步,我说到做到!”

封文军说到这个地步,大厅中再也没有人敢多说一句。

封文军将眼神放在封逸尘的身上,“你带她回去。”

“是。”封逸尘抱着夏绵绵离开了大厅。

大厅楼上,卫晴天站在楼梯口,看到了所有的一切。

她眼眸一紧,转身回到夏柔柔和封逸睿的房间,锁上了门。

夏柔柔虚弱的躺在床上。

流产对女人的身体伤害太大,特别是这种小月子,更是需要好生修养。

她看着自己母亲就外面走进来,看着她如此模样,忍不住问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没能让夏绵绵和封逸尘离婚。”卫晴天一字一句,此刻脸色也已经变得彻底。

“为什么?!”

“你小声点。”卫晴天使了一个眼色。

还不知道自己在什么地方吗?!

“为什么?”夏柔柔降低了声音,但情绪却越渐的激动,“都已经把她算计到这个地步了,她到底还有什么资格留在封家,她弄死的是封家的孩子,封爷爷怎么可能容忍得下来!”

“我不知道。我刚刚看到的就是,你婆婆的大吵大闹被封老爷子呵斥了。显然不想再追究此事!”

“一定是夏绵绵怀孕了!”夏柔柔说出来,恨到极致。

一定是这样。

否则凭什么她还可以留在封家。

一想到这个可能,夏柔柔情绪瞬间崩溃,“我简直受够了!为什么夏绵绵非要在这个时候怀孕,她突然怀孕了,而我突然没有了孩子,我以后在封家还有什么地位,我做了这么多,做了这么多伤害自己身体的事情,我到底氏为了什么?!我接受不了,我接受不了……”

整个人完全是崩溃的。

卫晴天看着自己女儿这般,非但没有半点同情,满脸失望。

她说,“你冷静点!”

夏柔柔无法冷静。

无法冷静。

她真的受够了。

都已经把自己弄成这样了,夏绵绵凭什么还能够这么的毫发无伤,她平静不下来!

“我当年为了嫁给夏政廷,受到的委屈不比你少。你才多久就忍不下去了,以后怎么成大事儿!”

夏柔柔听不进去她母亲在说什么。

听不进去。

她摇头,狠狠地摇头,“但是我就是见不得夏绵绵好过,我这辈子宁愿自己过不好,也不想看到夏绵绵幸福,我宁愿和她同归于尽!”

“好啦!”卫晴天声音大了些。

越发的觉得没有了出息。

夏柔柔眼泪模糊的看着卫晴天。

“我们手上不是还有一样夏绵绵致命的武器吗?!”卫晴天狠狠的说道。

“你说的照片?”夏柔柔也突然想到,整个人一下就冷静了下来,此刻就像突然又打了鸡血一般。

卫晴天实在觉得夏柔柔,没有她半点她当年的能耐。

她说,“我原本打算等夏绵绵怀上孩子之后才拿出来的,这算是我们最后的筹码了,以后想要再算计夏绵绵,难上加难,其实这两次的算计我都怕打草惊蛇。我之前的考虑是,无论如何都不能让夏绵绵怀上孩子之后能够顺利的生下来,得让你顺利再怀上孩子,抱住你第一个孩子的地位!就想在她怀了孩子之后把照片投给媒体大肆传播。上流社会的人我太了解了,最不能接受的丑闻不是出轨,而是野种。不管这个孩子是不是封家的,封家都不能让夏绵绵留下。会被外人一直非议!”

“妈的意思是,现在就要曝光了吗?”夏柔柔激动道。

她真的已经迫不及待了。

真的已经迫不及待了。

她太想看到夏绵绵身败名裂的样子,她太想看到夏绵绵的下场了!

她不相信夏绵绵都勾人都出轨了,封逸尘还会对她一如既往!

她不相信!

她看着自己母亲,看着她却在犹豫。

“妈,别犹豫了。你就拿出来吧,你就拿出来吧!”夏柔柔撒娇,乞求。

她等不及了想要看到夏绵绵的狼狈不堪了!

卫晴天还是有些考虑。

就怕这最后把最后的砝码拿了出来,却没有达到该有的目的,反而浪费了这么好一个机会,以后很难再对付夏绵绵了。

“妈,夏绵绵有可能就真的怀孕了,否则爷爷怎么可能容忍夏绵绵还留在封家。这个时候夏绵绵爆出丑闻,就会刺激到爷爷,觉得夏绵绵故意骗了他,引发更大的矛盾。封家一向都是封爷爷说了算,只要他一句话,夏绵绵有多远可以滚多远!这就是一个最好的机会,可以让夏绵绵永不再翻身的最好机会!”

“另外。”夏柔柔很激动,又想到什么的说道,“现在爸不是也一直很器重夏绵绵吗?要是夏绵绵被封家扫地出门,以爸这种虚荣惯了的人,怎么可能还会接受夏绵绵,早晚会把她踢出家门!你想,杜文娜和夏绵绵是一伙的,妈要是把夏绵绵先弄走了,妈就单单对付一个杜文娜还不容易?!”

卫晴天确实被夏柔柔说动了。

这段时间一直在言不由衷的讨好着杜文娜,为了让自己在夏政廷的心目中改观,那份隐忍和委屈,没有谁能够受得下来,她甚至每晚故意不关窗门睡觉,就是想要听到隔壁房间的激烈,就是想要让自己时时刻刻的明白自己在遭遇什么,激起心中的恨意,同时观察夏政廷在杜文娜身上的新鲜程度可以保持多久,才能找准时期将杜文娜碎尸万段。

只要夏政廷不再那么喜欢杜文娜了,她就可以让杜文娜知道什么叫做生不如死!

就比如,对夏绵绵的母亲一样,折磨到最后,自取灭亡。

她眼眸一紧,“这件事情我知道怎么处理,你好好养身体,最好是快点能和封逸睿再怀上孩子!以后有你的荣发富贵享受不完的!”

“好,我都听妈的,只要妈能够弄死夏绵绵,我什么都听妈的。”夏柔柔讨好道。

卫晴天又和夏柔柔说了几句,交代她一定要好好伪装自己,千万不要让任何人知道了她内心的想法,才不放心的离开了封家,回到了夏家别墅。

别墅中,因为周末,夏政廷和杜文娜都在客厅。

夏政廷在看报纸,杜文娜在旁边给她倒茶。

以往,这些事情都是她。

但她不动声色,还温和的笑了笑,“你们都在啊,我刚从柔柔那里回来。”

“孩子没了?”夏政廷放下报纸,脸色自然难看。

“没能保住。”

“怎么那么不小心!”夏政廷忍不住怒吼。

好不容易看夏柔柔怀了封家的孩子,怎么就突然没了!

让他真是大失所望!

“柔柔说……”卫晴天有些欲言又止,“算了。就当她是不小心,以后也能吸取教训。好在柔柔还小,她看着就像氏受孕体质,想要在怀孕应该也不难。”

“夏柔柔真是让我失望透顶。”

“也不能全怪柔柔,柔柔说……”卫晴天又沉默了。

“你有什么就直说!吞吞吐吐的,成何体统!”夏政廷此刻心情本来就不好,看着卫晴天这模样,更是一肚子气。

“柔柔说,当时是绵绵把她从二楼上推下来的。”

“怎么可能?!”夏政廷一口否定,“绵绵不会做这种事情。”

“我也是不相信,但不可能那么巧合,刚好柔柔在和绵绵一起上楼的时候摔下来,当时封家所有人都看到了,今天绵绵还被封老爷子叫回了家教训了一顿,听说用了家法,皮肉都开了花。大概是既定的事实。”

夏政廷脸色一下就变了。

夏绵绵不是这么不分好歹的人,她不可能做这种失去理智的事情。

“总之,孩子也没有了,绵绵也受了惩罚,她们又是亲姐妹,过了就过了吧!”卫晴天充当着好人角色,看上去有些惋惜,但终究不再多追究。

夏政廷却没有这份豁达。

他拿起电话就给夏绵绵拨打。

夏绵绵此刻坐在封逸尘的后座。

前座需要系安全带,而且不能躺着,所以封逸尘将她放在了后面,躺在那里。

她听到电话的声音,动了动手。

就这么轻微的动了一下,后背就牵扯到一阵痛。

她咬了咬唇,决定放弃。

封逸尘也透过后视镜看了她一眼,依然沉默。

夏政廷没有打通电话,整个人火气很大。

杜文娜看着他的模样,小声安慰道,“政廷你先别生气,刚刚姐姐说绵绵才遭遇了封家的家法,可能此刻正受着苦,不能接你电话,等会儿绵绵看到了一定会回拨过来的。以我对绵绵这么多年的了解,她一定不会做这种事情。”

“妹妹,你就是来这里时间太短,不太知道,有些时候并非她想这么做,而是为了得到更多的利益不得不做。我也相信以绵绵的性格不会害了自己亲妹妹,但毕竟两个人都是封家的媳妇,封家也说了,生了孩子就给股份,绵绵为了自保,很有可能没有控制住……”

“绵绵是个理智的的人。”杜文娜一口笃定。

卫晴天脸色阴沉。

这个时候她说太多,就会让夏政廷反感。

毕竟氏挑拨离间的事情。

杜文娜却充当着和事佬的角色,温柔的说道,“政廷,其实不只是我了解绵绵,你应该也很了解你自己的女儿。绵绵这般聪明,就算她真的嫉妒柔柔怀了封家的孩子,也不会笨到用这种方式,这种方式只是在自讨苦吃,她能得到什么好处,反而还落人话柄,甚至要是封家人计较,她还会被送进监狱。”

夏政廷听着杜文娜的分析,那一刻也觉得甚有道理,不仅多看了几眼杜文娜,此刻倒觉得这女人不只是在床上能讨好他,还能给他分忧解难。

杜文娜看着夏政廷看着自己,微微的一笑,“所以我想,可能真的是有什么误会。绵绵才不会做这种得不偿失的事情,她做事情谨慎周全,要不然政廷也不会这么器重她了,是不是?”

“嗯。”夏政廷点头,是认同了杜文娜的观点。

杜文娜又说道,“等绵绵把自己的事情处理好了,一定会主动来给你解释的。”

夏政廷那一刻似乎瞬间就消了气。

卫晴天在旁边看着,脸色变得阴沉。

什么时候开始,她居然还说不过一个小丫头了!

她居然还要眼睁睁的看着这个小丫头片子在她面前耀武扬威!

“对了,你不是说你这几天腰部酸痛吗?我那天去美容院让那里的小姐教了我一下按摩,我回房帮你揉揉。”杜文娜提议,看上去很温柔很单纯的模样。

夏绵绵提醒过她,到了夏政廷这年龄,身体保养最重要,所以她但凡就多关心一下他的身体,多做一些对他身体有利的事情,可以取得更多的好感。

显然,效果很明显。

杜文娜挽着夏政廷的手一起离开大厅,那一刻突然回头看了一眼沙发上的卫晴天。

那个眼神,就是在挑衅。

卫晴天咬牙。

居然给她嘚瑟!

居然嘲讽她。

居然在她面前,自以为是!

她原本还在考虑要不要把夏绵绵的照片放出来,这一刻甚至也有了冲动。

她已经很久没有这般冲动的想要做成一件事情!

她必须要先把夏绵绵弄下去,然后在好好处理这个小婊砸!

夏柔柔说得没错,杜文娜和夏绵绵是一伙的,现在又都得夏政廷的心,不先弄走一个,另一个也不好对付!

她眼眸一紧。

脸上恶毒无比!

……

封逸尘将车子停在了地下车库。

他打开车门。

夏绵绵躺在后座椅上,一动不动。

闭着眼睛,其实也没有睡着。

封逸尘将她从后座上小心翼翼的抱了起来。

其实还是会拉扯到疼痛。

但她咬牙硬是没叫。

她只感觉到封逸尘温暖的胸膛贴在自己的脸上。

身体很暖,但心口很凉。

她被封逸尘抱进了家门,直接上楼。

小南在家里看电视,看着夏绵绵如此模样,没看到伤疤但发现了她的脸色,她紧张道,“小姐你怎么了?”

夏绵绵没力气回答她。

小南更加激动了。

她连忙跟着上了楼,然后看到封逸尘小心翼翼的将夏绵绵放在床上,让她趴在床上。

“去帮我找个剪刀进来。”封逸尘说。

“怎么了?”小南看着小姐的模样,那一刻也看到了小姐背后的狰狞。

真的是,好狰狞。

感觉都能够看到背上深深的血肉了。

她惊吓着没有敢大叫,却愣在那里一动不动。

封逸尘直接转身走了出去,又大步的跑了回来,拿起剪刀开始给夏绵绵剪后背的衣服。

“封老师你出去吧。”夏绵绵说。

鼓起一口气说道。

封逸尘剪着衣服的手一顿,却没有离开。

“小南帮我处理就好了。”夏绵绵尽量让自己说得冷静。

她告诉自己,不能激动,此刻不能激动。

一激动,受苦的是自己。

“你先出去。”封逸尘突然吩咐小南。

小南进退两难。

她到底应该听谁的。

“出去!”封逸尘突然厉声。

小南惊吓。

姑爷好凶。

突然好凶好吓人。

她咬了咬唇,眼神看着自家小姐。

看着她没有再说话,顺承的走了出去。

夏绵绵不是不愿意多说,而是此刻,不想和封逸尘争吵。

她背痛,一吵,可能会丢了半条命。

她就感觉到一双大手剪开她的衣服,让她上半身赤裸,下面的裤子也被她剪开了,因为臀上,还有鞭痕。

封逸尘看着她血肉模糊的后背。

之前穿着衣服没有这么触目。

此刻,触目惊心!

他喉咙微动,起身去了浴室。

缓缓,拿来一张温热的毛巾,在她身上轻轻的擦拭。

“嗯……”夏绵绵咬唇。

“忍一忍。”封逸尘说。

她能忍。

但她很想他滚。

她咬着嘴唇。

嘴唇都已经被咬破。

封逸尘很仔细的将她的伤口清理了出来。

清理之后,就更清楚的可以看到,如此一道道鞭子,深入血肉的痕迹。

封逸尘起身,走出了房间,一会儿又走了进来。

她听到他说,“我帮你上点碘伏,然后上点伤口愈合的药膏。”

她咬着唇。

刚刚清理伤口的时候至少会深入到肉里面,此刻涂抹碘伏,却就是在肉里面触碰,而后还有药膏,一层一层的被触碰着,仿若又经历了一次,被鞭打的痛楚,甚至,更甚。

她咬得嘴唇发白,双手狠狠的抓着床单,就是没有叫一下。

上完药。

封逸尘开始帮她包扎。

很温柔,但依然很痛。

他包扎得很严实,整个上本身都被缠上了绷带,臀部位置也是。

完了之后,也没再给她穿衣服,轻轻的为她盖上了被子。

他说,“你睡一会儿。”

夏绵绵闭上眼睛。

身上火辣辣的疼痛根本让她无法入眠,而且还只能一直趴着,且半点都不能翻动。

因为不想和封逸尘有任何交流,所以假装睡觉。

她想,封逸尘上完药就可以走了。

然而。

她等了很久,他并没有离开。

不用睁开眼睛,也能感觉到他气息的存在。

她现在真的不想和这个男人在一个屋檐下,她就想一个人这么待一会儿。

她睁开眼睛,嘴唇刚张开。

一个吻突然印在了她的脸颊上。

夏绵绵就感觉到封逸尘的嘴唇,轻抚在她的脸上,有些温暖,有些柔软的触碰。

她抿唇。

真的不喜欢这种,给了一巴掌,又给一颗糖的滋味。

觉得心凉。

她说,“你出去吧。”

“恨我吗?”封逸尘问她。

“不恨。”

不想恨,没什么值得恨的。

恨过了!

封逸尘沉默着,说,“你比我勇敢。”

夏绵绵真的很讽刺。

她勇敢?!

不,不是勇敢。

而是,不甘心。

她说,“我现在什么都不想说。”

“我知道。”

夏绵绵喉咙微动。

“但我希望,你不要后悔。”封逸尘轻柔的嗓音,满是磁性的在她耳边响起。

后悔?!

她这辈子最后悔的事情,就是在她9岁那年,在9月9日那天,遇到了他!

之后,再没有后悔的事情了!

她突然又感觉到了封逸尘的吻,这次,轻轻的落在了她的后背上。

有点痛,又不是很痛。

感觉就是在呵护一般的亲吻。

好久。

他的唇几乎落变了她缠着绷带的后背,甚至亲吻着她的受伤的臀。

恍惚中她似乎听到他说,“就算破了天规,也不能后悔了……”

------题外话------

昨日奖励见下午二更。

是的,今天又有二更!

(话说宅这几天忙啊,一天都在码字,又是福利又是二更的,所以很多奖励的亲好几天没有奖励了,么么哒,小宅一有空就回去奖励的,大家理解哦!)

最后,还是求月票,疯狂的求月票,爱你们!

粉爱。

还有还有,温馨福利在QQ群378414307,只保留三天哦,亲们可以踊跃加入了!

爱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