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92章 作死(1)有生之年,我陪你/枭宠重生之盛妻凌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夏绵绵在家睡了一天。

她不知道自己怎么睡着的,在全身疼痛无比的情况下,睡了过去。

睡前最后的记忆还停留在封逸尘亲吻她的身体上,如幻觉一般,轻如羽毛。

她睁开眼睛,不知道现在几点了。

后背依然很痛。

全身还很僵硬,她想动动身体。

这一刻,突然就感觉到一双温柔的大手,在帮她轻轻的按摩手臂和腿部。

夏绵绵一怔。

她转头,看着封逸尘坐在床边,然后在帮她做按摩。

她其实并不喜欢这种待遇。

她说,“我没什么,但有点饿了。”

“嗯。”封逸尘点头,起身。

起身,离开了房间。

不一会儿,他盛了稀饭,还有很浓郁香味的一碗鸡汤。

“你让小南进来吧。”

“我来。”

“我不习惯。”

“……”封逸尘看着她。

“突然就没了胃口。”夏绵绵很直接。

封逸尘并没有太多的表情,将手上的稀饭和鸡汤放在了床头,起身走了出去。

小南从房间外走了进来,无比激动,“小姐你怎么样,小姐你怎么样?!”

模样都快哭了。

这一刻反而有些后悔让小南进来。

她耳朵要爆炸了。

“姑爷守了你一天了,死活不让我进来看你。小姐你到底怎么了?为什么后背这么严重!”

“没什么。”夏绵绵不想解释。

“小姐……”

“你先扶我起来。”

“哦。”小南很容易被分散注意力。

她小心翼翼的负责夏绵绵。

夏绵绵忍着倒抽了口气,好不容易让自己稍微坐了起来。

一坐下,臀上的鞭伤更痛了。

“小姐……”小南看着她的模样,心都痛木了。

夏绵绵忍了忍,“我没什么,你帮我把手机拿来一下。”

“这个时候小姐还要玩手机吗?”

“别废话,我说话都痛。”夏绵绵忍耐。

小南只得听话的从夏绵绵的手包里面拿出手机,递给她。

夏绵绵看着夏政廷的未接来电,没管,而且只有一个,大概杜文娜有帮她说好话。

她按下龙一的号码。

“绵绵。”

“龙一,我现在全身都痛,所以长话短说。”

“你说。”

“我昨天想了一个晚上,夏柔柔不可能会将封家的孩子就这么流掉了,以卫晴天的聪明,比起陷害我,这个孩子的价值更高,卫晴天何其理智的一个人,绝对不会做这般费力不讨好的事情。”

“然后呢?”

“唯一的可能就是,夏柔柔的孩子根本就不是封逸睿的。”

“哦?”龙一蹙眉。

这一刻是真觉得所谓的豪门,比他想的要复杂很多。

“我仔细算过了,夏绵绵现在的孩子才2个多月,2个多月前,夏柔柔才和封逸睿相亲,那个时候就算两个人发生了关系,应该也是寥寥几次,因为之后封逸睿对夏柔柔应该是深恶痛绝的,绝对不可能再碰夏柔柔。我之前没有怀疑是因为怀孕本来就是很偶发的一个行为,有可能会一击即中,但此刻,我却可以肯定,这个孩子并不是封逸睿的,夏柔柔为了嫁给封逸睿,故意去做了试管,然后怀上了孩子!”

夏绵绵停了停。

是因为说得有些激动,所以身体有些痛。

她咬牙又说道,“这样一来,什么都可以解释得过去了。这个孩子不是封家的孩子,夏柔柔就算天大的胆子也不敢生下来,生下来就是一个定时炸弹。而这个孩子不能生下来,卫晴天又绝非简单之人,涉及的自然流产,当然得找个替罪羔羊,而后,就发生了昨天晚上的那一幕,卫晴天想要一箭双雕!”

“这么复杂的事情,你怎么分析出来的?”

“当你身临其境的时候就会急中生智了!”

“所以你让我帮你调查夏柔柔是不是做了试管?!”

“对。”夏绵绵说,“夏柔柔毕竟是娇贵之躯,卫晴天再不济也是夏柔柔的亲生母亲,做试管的地方一定不会是什么小医院,小医院也没有那种技术,所以你只要锁定驿城的几个大医院就好,大医院会保留客户的隐私,但只是保留绝对不会销毁,没人敢冒这个险,这是违法的,越是正规的医院越是不敢这么做,所以动用点关系要查出来应该不会很难。”

“是不难。”

“麻烦你了。”

“绵绵。”龙一说,“对你,再多都不算麻烦,但我希望,你可以远离这里的纷争。”

夏绵绵不知道如何回答。

“我一直以为我的世界比较血腥,打打杀杀,遍体鳞伤,但转念臆想,至少不会这么复杂,至少心不会这么累。何必委屈自己,在那样一个,你根本就不适合的地方生存。我说过,我可以给你你想要的一切,不要为了谁这般委屈了自己!”

“不是为了谁。”夏绵绵说,“只是因为我自己!”

“绵绵……”

“对不起龙一,即使你不愿意听到我这三个字,但我却只能用这个三个字去回应你所有的好。”

龙一似乎笑了一下。

那般无奈。

“算了,我去忙了。”

电话挂断。

夏绵绵捏紧了手机,心有愧意。

总是理所当然的这么用龙一,总觉得自己会给予天大的回报,但对比起交付的心,所谓的物质回报,到底又算什么!

她有些发呆。

小南的声音让她回神。

“小姐,二小姐和夫人这么害你吗?!”小南惊呼。

整个脸上都是惊恐的表情,还带着愤怒。

夏绵绵转眸看了一眼小南。

“啊,我真的好生气!小姐身上的伤也是因为她们吗?!”

“嗯。”夏绵绵微点头。

也没觉得要瞒着小南。

“我好想去杀了她们。”小南咬牙切齿。

那一刻夏绵绵似乎看到了小南眼神中,那一丝……血腥。

这妞也被真的激怒了!

“我也想。”夏绵绵说,“但有很多比杀人更痛快的手段,会让她们生不如死!”

“什么意思……”

“我饿了,把粥给我。”夏绵绵不想多说,转移的话题。

“嗯。”小南喂她。

夏绵绵其实不饿,但不想死。

至少,在还活着的时候,对自己好一点。

她吃完稀饭之后,小南给她喝汤。

她闻了闻鸡汤味,有些不舒服,“我昨晚可能有些感冒了,不想喝。”

“哦。”小南也不强求。

“你喝了吧。”夏绵绵说。

小南一怔。

这可是姑爷专程给小姐准备的,她喝了多不好意思。

“喝了。”夏绵绵吩咐,实在不想和小南啰嗦,也不想封逸尘来质问。

说白点,就是不想纠缠太多。

小南没办法拒绝,就喝了下去。

味道真的很好。

小姐不喝简直没有口服。

“你帮我拿出去一下,我要休息一会儿。”

“嗯。”小南拿着饭碗出去。

门口处,封逸尘站在那里。

他眼眸微动,看着小南拿着空碗出来,说,“都吃了吗?”

“……”她犹豫了一下,随即,“嗯,吃了。”

“下去吧。”

“是。”小南拿着空碗准备离开,离开那一瞬间,“姑爷,你和小姐之间……不能好好的吗?”

封逸尘看了她一眼,“能。”

小南以为自己出现的幻听。

姑爷居然主动回答了她,而且还这般斩钉截铁。

她就说,姑爷肯定爱惨了小姐,这次受伤这么严重,一定很心痛。

她看着姑爷推开了小姐的房门。

夏绵绵此刻躺在床上,一动不能动。

封老爷子的力度真的不小。

她咬牙,总之所遭遇的一切,全部都记下了!

她眼眸微动。

封逸尘再次出现在她的身边,自然的坐在她的床边。

夏绵绵转头,后脑勺对着他。

封逸尘看着她的模样,嘴角拉出了一抹淡笑,“想要上厕所吗?”

声音还出奇的温柔。

“不想。”

“无聊的话,我陪你聊天。”

“别想讨好我,没用的。”

耳边,似乎听到了一丝轻笑的声音。

夏绵绵猛地转头。

转头看着封逸尘这傻逼真的在笑。

笑你麻痹!

她咬牙切齿,“我被你爷爷打很好笑是吧。”

“不是。”封逸尘收敛笑容,“我以为你会喜欢我多笑一点。”

这货又撞邪了吗?!

就跟前晚一样,突然就变了一副面孔。

这是有几副面孔。

“不喜欢吗?”

“不喜欢,瘆得慌。”

封逸尘就收敛了。

什么时候这么听话了?!

其实封逸尘笑起来,真的很好看。

是真的好好看。

她趴在床上,不再说话,也不再看她。

别以为她这么好糊弄。

“你今天给我爷爷谈了什么?”封逸尘又问她。

夏绵绵顿了顿,说,“想从我口中套什么话?”

“是用夏氏集团来换吗?”

“你知道何必问我!”夏绵绵讽刺。

所以封逸尘早就想到怎么让她脱身,却就是死都不说!

“我答应你,我不会让我爷爷拿走夏氏企业。”

“我是不是应该感谢你?”夏绵绵说,“然后是不是还应该再给你百分之二十的股份?!”

“不用。”封逸尘一本正经的回答。

夏绵绵难得搭理。

封逸尘的话,标点符号都不想相信了。

安静的空间。

缓缓又听到他的声音,“绵绵。”

绵绵?!

夏绵绵抿唇。

封逸尘到底用的哪一副面孔。

突然叫得这般亲热。

断断不能被他磁性的声音迷惑。

她装作没有听到。

封逸尘弯腰,靠近她的脸颊。

夏绵绵真想一拳揍过去。

但她怕疼,怕拉扯着鞭痕,受苦的是自己。

她就感觉封逸尘的嘴唇温热的在她耳边,就如那晚上,在她身上点火一般的,暧昧不清。

她听到他细腻淳厚满是磁性的嗓音说,“我不能保证给你多少未来,但我保证,有生之年,我会一直陪着你。”

夏绵绵转眸看着封逸尘。

认真的看着他。

她真怕在她耳边如此温柔的男人不是叫封逸尘的男人。

“不需要你的回复。”封逸尘亲了亲她的耳朵,“休息吧。”

而后,就感觉到房门突然被他关了过来。

整个房间瞬间就安静了。

寂静。

她都不知道自己什么感受,就好像……就好像突然被雷劈了似的,那么的晴天霹雳!

电话在此刻突然响起。

夏绵绵一怔。

那一刻基本有些被惊吓。

因为刚刚前一秒,被雷霹得太猛了!

她拿起手边的电话,看到来电显示,接通,“这么快就查到了?”

“不是!”龙一说,“出事情了。”

“什么?!”

“你被曝光了。”龙一一字一句,口吻很严肃。

夏绵绵一怔。

龙一说,“你前不久是不是和除了封逸尘之外的其他男人……苟合过。”

夏绵绵有些激动。

一激动,拉扯到了后背,痛得泪流。

她说,“你说的是不是白梓冉。”

“是。”龙一说,“封逸尘要是没法满足你,可以找我,我不介意被你……上,而且免费。”

“滚!”夏绵绵崩溃。

她现在哪里还有心情开玩笑。

她说,“前几天我是不是让你帮我找到白梓冉,你给我回复说,找到了是吧?!”

“嗯,监控中,在老家,很挥霍。”

“你马上让人带他回驿城。”

“你想做什么?”

“曝光的是照片还是视频?”夏绵绵问。

“照片,共五张,虽然有些模糊,但基本可以认出来确实是你。”龙一说,“要不你自己看看再说。”

“嗯。”

夏绵绵迅速的挂断电话。

她连忙点开客户端,新闻才上不到5分钟。

新闻瞬间,火爆到评论一直在持续飙升。

夏绵绵咬牙,看着新闻标题“封家大少奶奶不堪寂寞,厕所求欢!”

麻痹。

夏绵绵就知道,当时白梓冉那么做,绝对有他的目的。

她那个时候也只是太气了,气到完全没有想这么多,仔细一想就觉得不对劲儿了。

还好,人在龙一手上。

她连忙又拨打了电话。

“龙一,我看到了。”

“是真的吗?”

“不是,是被算计,现在不方便解释,你马上帮我把人带回来就行,今晚行吗?”

“可以。”

“那我等你。”

电话却没有挂断。

龙一突然认真道,“绵绵,你都不挑人吗,白梓冉看着就不行……”

“我他妈很挑!”夏绵绵怒吼。

“封逸尘看着也不行。”

“……”

“找到人之后,要做什么?”龙一嘀咕完,又恢复了正经。

“很简单,照片可以作假。”但,视频不能。

“嗯?”

“让白梓冉在相同的地方抱另外一个女人再做同样一个姿势就好,然后发出来辟谣,发视频照片出来辟谣。同时,让白梓冉自己当着媒体的面说他之前抱的女人不是我,白梓冉这个人很容易恐吓,所以很好控制。”夏绵绵解释。

龙一不得不承认,夏绵绵果然聪明。

他说,“你没有真的和他……”

“都说了没有。”夏绵绵崩溃。

这种事情有这么重要吗?!

“我是被他算计了,但最后好在什么都没发生。”夏绵绵一字一句。

话音落,房门突然被人推开。

夏绵绵转头看了一眼。

她对着电话,“不说了,有消息给我打电话,记得也别忘了上午的事情。”

“嗯。”

电话挂断。

夏绵绵转头看着封逸尘。

封逸尘手上拿着手机。

“你看新闻了?”夏绵绵问。

“嗯。”

“需要我解释吗?”如果不需要,她就不解释。

对封逸尘而言,又能怎么解释!

“是被算计的?”封逸尘主动询问。

“嗯,卫晴天母子,信不信随便你。”

“我信。”

“而且我没有被他碰到……”

“嗯。”某人似乎,笑了一下。

夏绵绵翻白眼。

当看不到

他说,“交给我处理。”

“不用了,我知道怎么处理。”

封逸尘看着她。

“我要亲手弄死卫晴天,一家!”

包括,夏政廷!

封逸尘想再说什么。

夏绵绵干脆闭上了眼睛。

他缓缓,走了出去。

刚刚接到了他母亲的电话,说这件事情无论如何都要摆平,否则夏绵绵就算怀了孩子,也不可能留在封家,封家绝对不允许有这种丑闻的媳妇!

他没想过夏绵绵会不会留下。

他只想杀了照片中那个男人!

而他甚至还想,安慰一下夏绵绵。

显然,她很强大。

他眼眸一紧。

但有些事情,他非做不可!

……

房间中的夏绵绵一直刷着自己的新闻。

非议越来越多。

有人甚至扒了出来,夏绵绵当年对白梓冉表白的事情,说没想到这么多年,夏绵绵都结婚了两个人还搞到了一起。

这条评论的留言极多。

大多数人都说她很犯贱!

有封逸尘这种绝世男人不要,去被一个屌丝上。

又有人为封逸尘打抱不平,强烈建议她休了夏绵绵。

还有人发起热评心疼封逸尘,直呼愿意当其媳妇,排队的人还很多。

要说不生气,绝对不可能。

夏绵绵忍住没把自己的手机扔出去。

而此刻,电话也一个又一个的打了进来。

夏政廷自然有,封家别墅那边杨翠停也有。

她都没接。

她接了居小菜的电话。

那边传来她暖暖的声音,“你还好吗?”

“挺好的。”

“你要是不开心到我家来吧,这个时候封先生应该会很介意。”

“出奇的,他一点不介意。”

“啊?”居小菜诧异。

“可能觉得不重要吧。”夏绵绵直白。

居小菜有些无语,“但男人不管喜欢不喜欢,以你们的关系都会介意的。要么就是,他真的很疼你……”

“别说笑了。”夏绵绵打断居小菜,“我和他的关系很复杂。”

“好吧。”据小菜放弃劝说,“你没事儿就好,那我挂断了。”

“谢谢你小菜。”

居小菜是笑了一下。

夏绵绵挂了电话,根本一秒钟都没有停歇,电话又响起了。

夏柔柔。

她冷笑。

这个时候的卫氏母女应该得意忘形了吧。

新闻效果这么好这么风靡,她简直是百口难辨!

她接通。

“夏绵绵,感觉怎么样?”夏柔柔阴冷的笑声,带着胜利者的语气。

“挺好的。”

“我看你还能装多久?!”夏柔柔说,“今天被爷爷鞭打了,在床上应该连地都下不了,现在又被爆出这种可耻的丑闻,我作为旁观者都为你心疼。你该不会,跳楼自杀吧!”

“你母亲曾经是不是就是用这种方式逼死我母亲的?!”

“你少给我转移话题!”夏柔柔狠狠道,“我母亲根本不屑用这些手段,你母亲当年太低级了!”

“夏柔柔,你就不怕这段话我录音了吗?”夏绵绵冷笑。

那边突然怔住。

“好在,我没录音,你继续得瑟吧!”

“夏绵绵!”夏柔柔咬牙切齿,“我看你还能嚣张多久!”

丢下一句话,猛地将电话挂断了。

夏绵绵咬牙,完全可以想象,此刻卫晴天和夏柔柔的痛快。

而她要让这两母女知道,从天上掉在地上,摔得稀巴烂,到底是什么滋味!

------题外话------

昨日奖励:浅浅2012、楊莱莱、深夜书店、越越宝贝、霖霖妈咪

今日问题:你们到底爱不爱封老师?!

好啦,明天开始虐渣了,咱们不见不散!

最后,疯狂求月票了,疯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