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94章 作死(2)夏柔柔的悲剧/枭宠重生之盛妻凌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一大早。

房间中就燃起了暧昧的气息,漂浮不下。

夏绵绵也不敢反抗。

身上还一丝不挂,之前还有绷带,今天被封逸尘解开之后,还没来得及包扎上,这货就开始在侵犯她,侵犯她的唇。

他吻了她很久。

没有那么激烈,但却异常的缠绵。

几乎是吻了一会儿,放开她,轻咬一下她的唇瓣,又吻了上去。

吻到她嘴唇红肿而发麻。

他却迟迟没有想要放开。

他的舌头还在她的唇上舔舐,就是觉得他好像很喜欢她的唇瓣,好久都纠缠不放。

到最后,还会不舍的又舔了一番,舔遍她的唇形,放开了她。

夏绵绵整个过程就一直在承受。

承受封逸尘不知道要抽风到什么时候。

她不自觉的抿了抿唇。

唇上都是他的味道。

甚至还有一丝甜味。

她看着面前的男人,开口询问。“你给我吃糖了?”

“嗯,给你的奖励。”

她又不是小孩子,在受到委屈后,一颗糖就能够哄好。

而且!

“你可以直接喂我嘴里,用不着用这种方式……”夏绵绵咬唇。

怎么都觉得,太色。

“我帮你巴扎伤口。”封逸尘没有回答她,直接转移了话题。

他起身从她面前坐了起来,灵活的手指熟练的巴扎起来。

还是有点痛。

夏绵绵紧咬牙关。

那一刻,突然一颗大白兔就这么滑进了她的嘴里。

跟刚刚封逸尘口舌中的味道一模一样。

麻痹的。

她真的不是小孩子。

但是嘴里的甜蜜,却莫名让她有点说不出来的暖。

她吃糖,不说话。

封逸尘开口说话了,“今天要回去一趟封家别墅,你如果不能起来,我一个人回去。”

“不,我要去。”夏绵绵咬牙。

她要亲眼看到夏柔柔的狼狈。

“好。”封逸尘一口答应。

“是爷爷让我们回去的?”

“嗯。”封逸尘说,“而且准备了记者,在封家别墅的大门口,让我们就昨天的事情对媒体解释一番。”

“你爷爷倒是十足的商人。”

封逸尘点头,“我的所有一切都是他教我的。”

“所以你跟他一样老奸巨猾,甚至,青出于蓝。”

封逸尘抿了抿唇。

夏绵绵也没有觉得愧疚,还补充,“我说的事实。”

“我知道。”

包扎完了之后。

封逸尘给夏绵绵找了一件柔软的冬季长裙,里面除了绷带就挂着空挡。

封逸尘又给她面上套了一件宽大的浅棕色的风衣,然后帮她的纽扣系好,如此厚重的穿着,自然看不出她没穿内衣甚至,没穿内裤。

夏绵绵自己反而觉得特别没有安全感。

她真的很想穿一条内裤。

显然,封逸尘没允许她这么做。

而她,弄不死封逸尘。

她在封逸尘的帮助下,洗漱完毕。

封逸尘带着她出门。

出门前,封逸尘也给自己打扮了一番。

里面西装革履不可置疑。

面上却挑选了和她一样的浅棕色呢子大衣,两个人还都系上了,灰色羊绒围巾。

所以他们一下楼,小南就忍不住惊呼道,“情侣装吗?!”

“只是为了应付媒体。”夏绵绵解释。

“不只是。”封逸尘补充。

夏绵绵看着封逸尘。

封逸尘牵着她的手,走出了家门。

小南看着他们的背影,怎么看怎么觉得他们实在秀恩爱。

封逸尘带着她走向他的小车。

他打开车后座,你去后面趴着吧。

夏绵绵也没有拒绝,忍着身上的痛,趴了上去。

封逸尘回到驾驶室,开车。

开得尤其的稳。

夏绵绵无所事事,就又打算看看新闻。

刚准备点开新闻客户端,“别看手机,容易晕车。”

她才不听。

所以她继续看手机。

现在还很早,龙一那边还没有任何动静。

目前最火爆的新闻还是她看似被冤枉的那一条,而且半夜三更白梓冉还通过自己的微博发了一段道歉的小视频,视频里说自己有喜欢上床拍照的习惯,没想到自己无意发给朋友的照片会被有心人这般利用,实际上和他上床的女人确实不是夏绵绵,对此给夏绵绵带来的伤害深表歉意……

这段视频一出,当事人都出来辟谣了,自然可信度更高。

现在媒体就巴不得能够采访到夏绵绵,再抓着这个事情,好好炒作一番。

她看得正起劲,想着卫氏母女昨晚应该体会到了从天而降的滋味,心情甚好。

正时。

车子不知何时已停靠在了路边,然后手机被一只大手夺了过去。

“封逸尘……”夏绵绵激动。

卧槽。

好痛。

封逸尘说,“到了我给你手机。”

“你就不能不让我添堵吗?!”

她很无聊!

封逸尘又启动车子,当没有听到。

夏绵绵怄气。

等她身体好了,真的得报复!

她恶狠狠地想着。

听到封逸尘开口道,“你无聊可以找我聊天。”

“聊什么?”

“我都可以。”

“那你喜欢我吗?”夏绵绵问。

就觉得自己找了一个最会冷场的话题。

所以那一刻封逸尘就沉默了。

她翻白眼。

无趣。

趴在后座上无所事事之时,听到封逸尘独特的磁性嗓音,认真道,“喜欢。”

“咳、咳!”

夏绵绵差点没有被口水呛死。

那一刻也因为自己的一个激动,牵扯到后背的伤口,痛得她呲牙咧嘴。

“我的喜欢会让你这么激动吗?”封逸尘询问。

“千载难逢,天上掉馅饼。”夏绵绵稳定情绪,“我猜想,你应该想在我身上做什么不可告人的事情?!”

封逸尘抿唇,缓缓道,“你那天说你爱我。”

“哪天?”

“那晚。”

“哦,我随口说说的。”夏绵绵响起。

当时就是脱口而出,当然也带着一些愤怒和讽刺。

“我不是。”

“嗯?”

“别墅到了。”封逸尘总是会很快的转移话题,他说,“你勉强坐起来,大门口很多记者。”

夏绵绵咬牙,忍着痛让自己坐直了身体。

封逸尘将车子直接开到了封家别墅门口。

记者一拥而上。

封逸尘从驾驶室下来,然后转向后座为夏绵绵打开车门。

他牵着她的手下车,手臂护住她的身体,让她不至于在如此乱糟糟的环境下,被人触碰到了伤口。

两个人站定。

周围的记者围了一圈。

“封先生,关于你妻子被陷害的照片,你对此有什么看法?!对自己的妻子是否有过怀疑?!”

“没有怀疑。”封逸尘很笃定,“我相信她的人品。”

“那封先生觉得,这件事情是有媒体在故意以你妻子作为新闻炒作,还是说是有人故意在针对你妻子给以报复?”

“这是警方需要调查的事情!我不方便透露太多!”封逸尘说,“但如果调查清楚,我会追究到底!”

记者频频点头。

对于封逸尘的霸气回复,相当的满意!

“那封太太对这次的新闻有什么想要说的吗?”记者又转向夏绵绵。

“封老师说什么就是什么。”夏绵绵盈盈一笑,“而我很高兴从曝光新闻,到我们找到当事人,以及最后证明了我的清白这期间,他一直无条件相信我陪着我,对我而言,外面的流言蜚语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他能够由始至终的站在我身边,和我并肩而战!”

封逸尘转头看着夏绵绵。

看着她脸上洋溢的微笑。

他护着她身体的手,那一刻不由得拉了一下她的手指。

这个小动作,显然被如此多眼尖的记者看到。

有人说,“封先生和封太太感情真好!”

“但听说,封先生之前原本是和夏柔柔一对的,因为政治婚姻才和现在得封太太一起,对此,封先生要不要简单的解释一下?”

“不需要解释。”封逸尘拉着夏绵绵的手,“有时候说得太多,倒不如……”

所有人看着他。

一脸好奇。

封逸尘突然停止说话。

他看了一眼陡然安静等待的媒体。

忽然转身,将夏绵绵的后脑勺一并托起。

“唔……”夏绵绵眼睛瞪大。

封逸尘就这么当着所有人的面,突然一个吻印了下来。

热吻。

嗯。

舌吻。

湿吻。

她特么当着这么多记者的面,又不能拒绝。

一拒绝,所有演戏不就功亏一篑了!

她只得回应。

轻轻的回应。

一番纠缠之后。

封逸尘嘴角带着一抹笑,连眼神中似乎都笑着,看着她有些懵逼到脸羞红的模样,回头对着记者说道,“够你们写了吗?”

“封先生你好帅!”一个记者惊呼。

“谢谢夸奖。”封逸尘还难得的回了一句。

而后。

他将她再次护在自己怀里,对着一群记者,“麻烦让一下。”

记者就很自觉的,分成了两路,腾出了一条道。

封逸尘带着夏绵绵轻松的走进了别墅。

别墅2楼上,一扇窗户前,一个女人就这么狠狠地看着楼下别墅的那一幕,她听不太清楚他们的对话,但她看得很清楚,看得很清楚封逸尘的亲吻。

夏绵绵!

夏柔柔咬牙切齿!

她不相信她会一直得瑟!

不相信!

她猛地关上窗户,转身下楼。

楼下,封逸尘已经带着夏绵绵出现在了封家大厅。

此刻所有人都在大厅,包括封文军。

夏绵绵和封逸尘一出现,所有人的视线都放在了他们身上,而夏柔柔只是默默的走过去,看似温顺的坐在了封逸睿的旁边。

封逸睿有些厌恶的看了一眼夏柔柔,当着大家的面没有刻意表现出来。

“回来了?”封老爷子开口,对着封逸尘和夏绵绵。

封逸尘恭敬道,“嗯。”

“都见了记者了?”

“见了。”

“绵绵这段时间是非倒是不少!”封老爷子说,听不出来什么口气,“虽说没有造成太大的影响,但你们也得好好的检讨一下,是不是惹到了谁?!我们封家没那么的八卦,要让别人去议论!”

“是。”封逸尘点头。

封文军说,“只此一次,下不为例!绵绵你最好也记住,你答应我的事情!”

“谨记于心。”夏绵绵也显得无比恭敬。

而这般隐晦的对话,让封铭严一家人自然是听得很不是滋味,总觉得他们和老爷子之间有什么暗中交易,而这种交易对他们家极其不利!

“爸,我本来也不想对晚辈说点什么,但总归觉得影响到我们家族的名声,不得不说出来。”封铭严开口,“我始终觉得,夏绵绵的人品存在问题!”

夏绵绵眼眸一紧。

封逸尘眼眸看着封铭严。

封铭严直白,“否则这么多人不陷害,为什么就要去陷害夏绵绵?!爸,我们家从来没有出过这么不好的新闻,何况夏绵绵推柔柔下楼的事情……爸既然说了不说我就不说了,我只是出于对这个家的在乎,才会质疑夏绵绵是不是适合成为我们封家的媳妇,何况,逸尘从小都是爸带着长大,一向优秀!犯不着将将就就。”

“从没有将就过!”封逸尘开口,在如是安静的大厅,声音异常的冰冷!

要知道,封家规矩,长辈说话的时候,小辈不能插嘴,而且很明显,封铭严的说话对象是封文军,封文军都没有说话,封逸尘贸然插嘴,是何其没有教养的行为。

所以那一刻封铭严一下就怒了。

恰好又用了发气的借口,对着封逸尘呵斥道,“长辈对话,你插嘴什么!封家的教养都学到哪里去?!跟着什么人学什么样!娶了夏绵绵连基本的尊重都没有了?!”

夏绵绵眼眸一紧。

明知道是封铭严故意借题发挥,但这一刻就是忍不住,她说,“二叔觉得我是个什么样的人?”

“至少不是什么好人!”封铭严满脸不屑,“逸尘娶了你,果真是在践踏他!”

“说够了吗?!”封逸尘眼眸一紧,声音阴森无比。

封铭严被封逸尘这般一怼回去,脾气更大了。

“封逸尘,你是反了你!有这么对待长辈的吗?当着你爷爷你父母的面,居然这么不尊重我!我当初就觉得你和夏绵绵的婚姻就不应该!现在看来,果真如此!”说得如此讽刺,又不禁自吹道,“夏绵绵哪里有柔柔半点的懂事。”

封逸尘脸色阴沉!

夏绵绵接嘴,“二叔,这门婚事是爷爷定下来的,在你看来,爷爷的决定是不对了?”

“夏绵绵!”封铭严脸色难看无比,“你少在这里挑拨离间,你这种女人跟本就不配嫁给我们封家!”

“配不配是二叔说了算吗?!”封逸尘突然声音大了起来!

封铭严被封逸尘这么大声吼着,脾气更大了些。

封逸尘却没有给封铭严说话的机会,“二叔说我不够尊重你!像你这般为老不尊的人,我也没必要尊重!”

“封逸尘,你……”

“而我在这里说明白,如果有谁以后再欺负夏绵绵亦或者诽谤,我会反抗到底!包括……”封逸尘眼眸一紧,眼神明显是对着封文军的,“爷爷你!”

而说这句话的时候,夏绵绵似乎看到封逸尘的眼神转移了一秒,转瞬即逝,仿若是幻觉!

“你居然敢这么和你爷爷说话!”封铭严怒吼,“大哥,看你教出来的好儿子,今天是反了吗?!”

“够了!”封文军大声呵斥,脸色阴沉的看着封逸尘,“你知道你刚刚在做什么吗?”

“既然娶了她。”封逸尘拉着夏绵绵的手,“就没想过放手!”

封文军此刻也被封逸尘的势气怔住了。

这么多年,封逸尘从小对他言听计从,从未对他说过不字,甚至,绝不会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博了他的面子!

他严厉无比,“你最好对你自己说过的话负责!”

“我会对夏绵绵,负责到底!”

“逸尘,够了!”杨翠婷叫着自己儿子。

封逸尘拉着夏绵绵的手紧了紧,没有再说话。

夏绵绵此刻反而对他们突然爆发的家庭战争没有兴趣。

即使今天的封逸尘让她确实惊讶到了。

但她现在没时间去搭理。

她拿着手机在看新闻。

刚刚龙一给她发了短信,说新闻已经让人爆了,让她留意新闻板块。

她就一直在刷新。

刷新,手指突然一顿。

耳边听到封铭严突然又冒出无比讽刺的声音,在大厅中响起,“逸尘你这么维护夏绵绵,还真的是不怕打脸!我听说夏绵绵读大学的时候就和人勾搭不清了,这次的新闻,无风不起浪,说不定这次不是真的,总有那么一次,你就被绿了……”

“二叔。”夏绵绵在封逸尘说话前开口了。

封铭严看着夏绵绵,看着她此刻还抱着手机在看,更加讽刺了,“这么严肃的时候,居然还不知好歹的看手机,你们夏家的教养,全部教育在了柔柔身上了是吧!”

“二叔,我觉得你应该看看新闻。”

“看什么新闻,现在看什么新闻!”封铭严声音极大。

“看,你认为封家最好的媳妇,夏家最好教养的,夏柔柔的新闻。”

封铭严脸色难看。

夏柔柔那一刻看着夏绵绵如此模样,整个人完全是被惊吓。

她真的是怕了夏绵绵了。

她忍不住连忙掏出手机,点开。

偌大的一个标题“夏家二千金夏柔柔,爆试管他人以嫁入封家!”

不……

夏柔柔那一刻拿着手机的手都在发抖。

不!

这种事情怎么会扒出来。

分明当时做了隐瞒消息处理的。

她母亲做事情一向谨慎周全,而且谁会想到她会做试管。

不可能!

她拿着手机一直在发抖。

此刻新闻中除了曝光了很多试管资料之外,还曝光了一则录音,是医生的录音,说夏绵绵当时在精子库里面找的成熟的精子,直接就做了试管,而且一次性成功……

不要……

不要。

她看着手机,整个人慌张无比。

她能感觉到所有人你的视线瞬间就都放在了她的身上。

如刀割一般。

“不是的,不是的……这都是瞎写,这全部都是假的……”

“啪!”封逸睿突然一巴掌狠狠地打在夏柔柔的脸上。

那一巴掌何其的响亮。

夏柔柔整个人似乎被打懵逼了一般,好久反应不过来,反应过来那一秒,连忙哄着眼眶说道,“不是的,逸睿你相信我,这是造谣,这是造谣!我怎么可能做什么试管,是有人故意栽赃陷害我,是……是夏绵绵!她就是见不得我好过,从小就怕我抢了她的东西,所以她找媒体买通陷害我,那个孩子就是我们的骨肉……”

夏柔柔一口咬定夏绵绵。

封铭严刚刚还嚣张得很,看到新闻后本来憋着一肚子气,此刻听夏柔柔这么一说,连忙也帮腔道,“一定是这样的,夏绵绵就是想要诬陷柔柔,当时是她推柔柔下楼的,就是为了给自己找借口,以为用这样的方式可以骗到别人!何况她刚刚一直看手机,明显就是在等新闻!夏绵绵你别这么不要脸!”

“如果二叔觉得这样的新闻真实性不够……那么……”夏绵绵说,“你不妨看看此刻爆出的第二条新闻!”

封铭严冷脸。

冷脸将新闻打开。

偌大的新闻标题,“又爆夏柔柔一女伺五夫,画面不堪描述!”

------题外话------

达拉达拉,二更提前了。

有没有很爱宅。

总之宅很爱你哦!

好啦,大家继续留言,让宅感觉你们的存在。

顺便二更求月票!

说,小宅是不是只勤劳有可爱(加大加粗)的小蜜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