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95章 作死(4)夏柔柔结局(下场)/枭宠重生之盛妻凌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又爆夏柔柔一女伺五夫,画面不堪描述!”

醒目的标题,引起惊涛骇浪。

显然震得封家,应接不暇,始料不及!

封铭严看着新闻那一刻,脸色已经铁青到说不出一个字。

新闻中简单描述了夏柔柔不甘寂寞和五个男人一起上床的画面,虽然局部都用马赛克遮拦,但那么劲爆的画面简直颠覆三观。

封逸睿也看到了视频,几秒钟的视频,就已经让他整个人完全控制不住了!

“夏柔柔,你个贱人!”封逸睿从沙发上跳起来,又是一个巴掌狠狠的打在了夏柔柔的脸上。

夏柔柔捂着自己的脸,眼泪不停。

当着封家这么多人的面!

她突然被夏绵绵撕成这样。

不!

她接受不了。

她完全没有想过,当初被人轮奸的视频,会突然被曝光了出来。

“你居然骗了我这么久!不说那个试管婴儿,你他妈肚子里面的孩子到底是谁的?!这五个男人的!夏柔柔!我真想杀了你!你就是贱货!烂贱货!”封逸睿如此口无遮拦。

夏绵绵就这么冷眼看着夏柔柔遭遇到的咒骂。

她原本打算,夏柔柔和她井水不犯河水,没有到必要时刻,这份视频她只会自己留底,显然,有时候逼得太紧她也会,反击致死。

这则视频是昨晚很晚了她才发给龙一的,以道上的规矩,龙一肯定没有自存,她也是掂量了很久,终究最后的决定,不留余地!

留余地的后果就是,野火烧不断,春风吹又生,而她实在不想再和卫氏母女纠缠。

“不是的逸睿不是的……那孩子真的是你的,真的是。”夏柔柔还在解释,极力解释。

“你他妈给我滚!我再也不想看到你一秒!”

“逸睿……”

“你这么脏,这么恶心,居然还给我婚内出轨,给我戴如此大一顶绿帽子!夏柔柔,你他妈真不知廉耻!”

“不是这样的,我是被人强迫的,我是被人强迫的……”夏柔柔慌张的解释,对于自己曝光的视频也知道了事情的严重性。她整个人已经慌乱无比了,大脑也没有那份冷静思考的能力,急忙说道,“你不是婚内,不是,是婚前被人强奸的……”

“啪!”封逸睿猛然又是一个巴掌过去。

夏柔柔的脸已经被扇得红肿无比。

封逸睿说,“夏柔柔,你他妈还好意思骗我!你他妈当初的处女膜是怎么回事儿!”

夏柔柔那一刻瞬间懵逼了。

她整个人就像泄气了一般坐在地上,一直在哭,心里在恨。

“夏柔柔我他妈真是疯了才会娶你,我马上要和你离婚,马上!”

“必须离婚!”封铭严突然开口。

大概也被刚刚夏柔柔爆出来的事情震惊到了。

更何况前一秒他还在极力维护,此刻倒真的是被打脸打得响当当的。

他现在面子往哪里搁!

此刻恨不得让夏柔柔,滚得远远的!

“你给我马上滚出封家!马上!”封逸睿不受控制,整个人气得身体都在发抖。

从小到大,就算没有封逸尘那么受人尊重那么被他爷爷器重,但也还没有经历过这种丑闻这种憋屈,一想到全世界人都知道他封逸睿被戴了绿帽子,被戴了这么大一定绿帽子,他就真的恨不得立刻杀了这女人!

夏柔柔蹲坐在地上,耳边听着封逸睿的咒骂,听着封逸睿往死里面对她的嫌弃和厌恶。

自然也会想到,新闻一出,所有人都知道了她被轮奸的一切,甚至会被扭曲事实!

她突然就身败名裂,突然就被万人唾弃。

这样的遭遇她接受不了。

而这一切的始作俑者。

对。

就是夏绵绵。

就是夏绵绵。

她眼眸一紧,突然从地上猛地爬了起来。

在所有人始料不及的那一刻,猛地抓起茶几上的水果刀,直接冲向了夏绵绵。

夏绵绵一怔,身体不能的保护自己,那一刻甚至完全没顾忌后背的伤,就想拿下夏柔柔,却在那一秒,一个急速的声音,甚至是直接挡在了她的面前,身手敏捷的一把抓住了夏柔柔的手,一个用力。

那把水果刀猛地掉在了地上。

而夏柔柔此刻手腕就像要断了一般,她越是用力,越是痛苦不已。

“放开我封逸尘!”夏柔柔尖叫,“我要杀了夏绵绵,我要杀了她。都是她让我变得如此的,都是她害我如此!她就是一个祸害,你放开我,你放开我!”

封逸尘猛地一下将夏柔柔放开了。

是直接推了出去。

夏柔柔一个不稳,直接摔在了地上,摔得无比狼狈。

封逸尘狠狠的说道,“刚刚说的话,看来你听得不太清楚!”

夏柔柔身体很痛。

还觉得,天都塌了。

天都塌了。

她坚持了那么久,幻想了很长很长一段时间巴不得夏绵绵狼狈不堪,到头来,居然会是她落此下场。

她听到封逸尘如此坚定又如此狠烈的声音说道,“谁要是再敢欺负夏绵绵,我会……弄死她!”

这次,用的是死,不只是追究!

她突然笑了。

讽刺的笑了。

就像傻了一般,猖狂的笑了。

所有人都看着她,看着她像小丑一样,脸上都是泪水,头发也乱了,衣服也皱了。

“够了夏柔柔,你要发疯给我离开封家发疯去!我到了八辈子的霉,这辈子让你这么糟蹋!”封逸睿厌恶无比。

夏柔柔看着封逸睿,又转头看着封逸尘。

“封逸尘,你知道吗?我所遭遇的一切全部都是因为你,因为我爱你才会做了这么多,我就算死也要诅咒你,诅咒你和夏绵绵,生生世世都不可能在一起,生生世世就要互相折磨,折磨致死!”

“夏柔柔你他妈贱相!”封逸睿完全不顾形象,一脚踹在了夏柔柔的身体上。

夏柔柔用着极恨的眼神狠狠的看着封铭睿。

封铭睿说,“就是婊子!”

“你以为你又能好到哪里去?!利用我来对付封逸尘,想要取缔封逸尘在封家的位置从而拿到封家的主权!封逸睿,你算那颗葱,你以为你比得上封逸尘吗?你就连给她提鞋都不算!我嫁给你压根就不爱你,我甚至厌恶你碰我,我嫁给你就只是为了能够报复夏绵绵,就只是为了能够离封逸尘更近一点……”

“妈的!”封逸睿脸色狰狞,情绪暴躁而疯狂,“劳资要杀了你!”

说着就上前,又是一阵拳打脚踢。

夏柔柔承受着封逸睿的拳脚,大厅中响起尖叫的声音。

“这就是二叔说的,封家的教养吗?”夏绵绵突然讽刺。

偌大的大厅,原本都还震惊在如此反转到让人一时消化不过来的事情上,这一刻就听到夏绵绵,淡淡的轻轻的声音,那般冷静的模样。

封铭严狠狠的看着夏绵绵。

“封逸睿这般模样,不知道所谓的教养在哪里?!还是说在二叔的心目中,教养本身就是分人的!”

“夏绵绵,你少在这里故意挑唆!”

“还有就是……”夏绵绵完全没有被封铭严的怒火惊吓道,依然一脸讽刺的说道,“你刚刚还说要我给封逸尘戴绿帽子容易被打脸,我现在很想问问二叔,你现在被打脸是什么滋味!”

“夏绵绵!”封铭严怒火冲天,当然是被夏绵绵刺激到控制不住。

他上前就准备去打夏绵绵。

夏绵绵往后退了一步。

自然,封逸尘将她护在身后,保护得很好。

“看来,逸睿的没有教养,果真是跟着二叔学的!”夏绵绵总结。

封铭严气得身体都在发抖。

“够了!”封文军突然狠狠的拍了一下茶几,猛地一下从沙发上站了起来!

封文军就这么一个举动,大厅瞬间鸦雀无声。

甚至寂静到吓人!

“封逸睿你给我住手!”封文军说,“你是想打死了夏柔柔,跟着进监狱是不是?!”

“爷爷……”封逸睿咬牙切齿。

他此刻就想杀了夏柔柔。

“铭严也是!”封文军狠狠的说道,“作为一个长辈,这般和小辈计较还这么的口无遮拦,你活了大半辈子,活过头了吗?!”

“爸,我只是……夏绵绵欺人太甚!”

“我看你也好不到哪里去!”封文军冷声,“刚刚前一秒你对夏绵绵的讽刺,你自己心里清楚!”

“我……我也不知道夏柔柔是这种货色,我也别她骗了!”

“所以你给我闭嘴!”封文军声音很大!

封铭严不敢再说话。

今天他们家算是丢尽了面子。

半点没有讨到任何好处!

别说想要挤兑封铭威一家人,此刻反而让自己颜面无存。

越想越是压不下那口气!

奈何从小都不敢反抗他父亲,此刻也只有闭了嘴!

“现在封逸睿你马上带着夏柔柔回房,别在这里看着丢人现眼!封铭严和俞静也给我回去!好好反省反省!”封文军冷冷的说道,不容置喙。

封铭严气得咬牙,最后还是只能带着一样气得要死的俞静离开了。

封逸睿拖着夏柔柔上了2楼回了房。

完全可以想象,夏柔柔会遭到如何的待遇。

而身体上都是其次的,流言蜚语杀人!

她从夏柔柔的背影下转移视线。

封文军看着封逸尘和夏绵绵。

到此刻,封文军也不能再多说什么。

不管如何,给这个家丑闻的不是他们。

封文军似乎也不想再多说,“所有人都给我注意在媒体面前的言论,要是谁再有任何不妥的行为,就都给我滚出封家,从此在封家家谱上除名,永远不得踏进封家一步!”

说得,何其严重。

大概也是被今天的事情给刺激到了。

所有人都不敢再说话。

夏绵绵没再多说。

封文军丢下这一句话之后,带着一向都不习惯参与任何家庭纷争的妻子离开了。

离开后,整个大厅才稍微松了一口气。

康沛菡忍不住小声嘀咕,“没想到二嫂居然是这种人,真的是知人知面不知心……”

“够了,别说了。”康沛菡的母亲封铭欣拉着她。

康沛菡翻了翻白眼,有什么不能说的。

此刻。

杨翠婷突然从沙发上站起来,走向夏绵绵和封逸尘。

按理,这次封铭威和杨翠婷应该是大快人心的。

这么多年绝不可能不知道,封铭严一家人恨不得取代了他们的这些诡计多端。

杨翠婷看了一眼封逸尘身后的夏绵绵。

夏绵绵以为杨翠婷会叫她上楼时,却听到她说,“逸尘,你跟我上楼。”

封逸尘薄唇微紧。

下一秒,夏绵绵就看着封逸尘跟着杨翠婷走上了楼。

楼下就剩下封铭欣一家以及封铭威,封铭严一家人包括双胞胎弟弟封铭浩都气大的离开了!

在杨翠婷和封逸睿尘离开之后,好半响,看着楼上也没有人下来。

封铭欣才开口对着封铭威说道,“大哥,我就知道二哥一家人成不了气候,简直就是笑柄!特别是逸睿,遇到这么点事情不成体统到了什么样儿,爸应该对他也很失,还是大哥培养逸尘不同,又睿智又霸气。”

豪门里面的人都是精儿一般的存在。

显然封铭欣看到封铭威占了上风,开始巴结。

分明前段时间因为夏柔柔怀了孩子而故意又对封铭严一家示好的!

夏绵绵就只是有些淡淡的讽刺而已。

封铭威听封铭欣如此说,心情自然大好,想到刚刚让封铭严狼狈到说不出来一个字的模样就痛快无比,这段时间仗着夏柔柔怀了孩子还在他面前耀武扬威,现在知道,什么叫做自取其辱了!

他语重心长的说道,“终究逸睿年轻了些,逸尘大一点,自然稳重一点。”

“逸尘是从小就稳重从小就懂事成熟,你看十多岁爸就让你带着逸尘在公司打拼了,这么多年能力一直出众,大哥就不用谦虚了。对比起来,逸睿和逸浩就是扶不起来的阿斗!”

封铭威被这么恭维,口上又是一番推脱,但心情却难掩的好到不行。

夏绵绵是真的有些烦这样的场合,但不得不承认,有时候自己也会如此。

她起身走向了后花园。

至少此刻,她不想搭理,她就等着封逸尘,离开这里。

楼上。

杨翠婷的卧室。

封逸尘跟着杨翠婷走了进去。

封逸尘将房门关过来,上锁。

那一秒。

“啪!”响亮的巴掌,狠狠的扇在了封逸尘的脸上。

封逸尘抿唇,不为所动。

“这么多年,我给你说了这么多你当耳边风吗?!”杨翠婷一字一句,狠狠的问道。

封逸尘看着自己怒火冲天的母亲。

“我让你顺着你爷爷,我让你好好的在家里表现,我让你衣食无忧,我好不容易让你成为了封家大少爷,你为了一个夏绵绵,就可以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怒怼你爷爷,甚至搁下那般毫无意义的狠话!封逸尘!我这么多年在你身上的辛苦,都是白费了是吗?!”

“那些话并不是毫无意义。”封逸尘眼眸陡然一紧!

杨翠婷看着封逸尘的模样,愤怒中,带着些心惊。

“夏绵绵我会负责到底!除非,我死!”

“封逸尘!”杨翠婷咬牙切齿,“你发什么神经!”

“如果连自己心爱的人都保护不了,我不觉得我还可以做任何所谓的,惊天大事儿!”

“心爱的人?!”杨翠婷讽刺,“你告诉我说你喜欢的是夏柔柔!”

“那只是不想承认。”

“所以你喜欢夏绵绵?!”杨翠婷眼神中迸发出意思阴冷,“你故意在骗我!”

封逸尘没有回答杨翠婷的后半句,直白道,“我爱夏绵绵!所以……我不想再压抑自己什么!我决定让她留在我身边一辈子,直到我死!”

“够了!”杨翠婷冷声道,“你果然太让我失望了!”

封逸尘对视着自己的母亲。

“出去!”杨翠婷说,“这些话,我不想在听到你嘴里说第二次!”

封逸尘看着杨翠婷盛怒到极致的模样。

转身直接离开了她母亲的卧室。

他下楼。

下楼,在大厅没有看到夏绵绵。

身后他父亲在叫他。

声音还算温柔,但他但没有听到,直接走向了后花园。

后花园中,看到了夏绵绵一个人的身影。

他大步走过去,一把拉着她的手。

夏绵绵一惊。

随即也料到是谁了。

她不知道封逸尘这两天到底是发了什么疯,就好像,很怕弄丢她的感觉。

她微咬唇,让自己尽量不动声色。

自然也就不会让自己去所谓的感动。

她转头。

转头看着封逸尘帅气的脸,那一刻似乎看到了他脸上如此清楚的无根手指印。

她说,“被你妈打了?”

封逸尘点头。

“她不应该高兴才对?”

“她想得和我们不同。”封逸尘直白。

夏绵绵蹙眉。

“我带你回去了。”封逸尘牵着她的手,没再回答任何疑问,直接走出了封家别墅。

她依然趴在后座上,封逸尘开车缓慢行驶在街道上。

这一两天发生的事情太多。

每个人都会心累。

今天让夏柔柔身败名裂,夏柔柔自然会被赶出封家,而夏家也绝对容纳不下如此的女儿,以夏政廷的性格,肯定会将她发配边疆,甚至再也不可能回来,这就是夏柔柔能够有的最好下场,当然最坏的下场不过是……

夏绵绵身体一怔。

她似乎感觉封逸尘将车子停了下来。

按理,不应该这么快到了。

她起身从后座上爬起来,想要通过窗户看看到哪里了。

刚忍着痛让自己坐好,后座车门突然被人打开。

夏绵绵看着封逸尘突然逼近的脸。

看着他坐到她身边。

车门刚关过来。

封逸尘的脸就已经凑到她面前,嘴唇亲吻着她的唇瓣。

“唔……”封逸尘这是发烧还是发骚?!

她有些惊讶,完全没有反应过来。

就突然感觉到他的唇瓣,无比有技巧的在她的唇上缠绵悱恻。

她不自觉的捏紧了手指。

唇被封逸尘吻得严严实实,莫名觉得这个男人对她的唇瓣很眷恋,就是觉得,他好像怎么亲都亲不够,不管是嘴唇,还是她的舌头,亦或者她口腔中的任何一寸甘甜之地。

整个车内都是他如此深情的拥吻,不知疲倦。

直到……

“唔……”夏绵绵一紧。

她今天没穿……

她唇瓣还被他的唇瓣咬住,真实的触感带着酥麻起满涟漪。

车内的空气越来越稀薄。

夏绵绵想,那些在车震而车上窒息的人,大概就是这样的。

封逸尘在那一刻突然放开了夏绵绵。

夏绵绵猛地喘着粗气。

狠狠的喘气。

封逸尘打开了一丝窗户。

带着凉意的风,让车内空气充足了些。

那个举动之后,封逸尘的脸又靠了过来。

舌头直接拗开了她的唇瓣,舔着她的舌头,亲昵纠缠。  夏绵绵以为……以为会发生的事情。

谁的电话突然在此刻响起。

如此暧昧无比的空间瞬间被人打断。

夏绵绵推了一下封逸尘的手。

她看了一眼他的手指。

连忙拿出纸巾扔到封逸尘的手里,摸出电话。

看着来电那一刻,脸色紧了紧。

“爸。”

“你现在回别墅来。”

“很急吗?”

“现在!”

说完,那边猛地挂断了电话。

夏绵绵咬唇。

接二连三发生了什么多事情,夏政廷再好的性子也按耐不住了。

她转眸。

转眸看着封逸尘还在擦拭。

一点一点……很仔细的样子。

那模样并不是在嫌弃,反而意味深长。

那一刻,她反而眼神有些闪烁,故作冷静道,“回一趟夏家别墅。”

“嗯。”封逸尘点头。

点头,然后离开去了驾驶室。

车子又平稳的行驶在了街道上。

她看着封逸尘的后脑勺,在想这男人这两天是不是吃了春药,然后性情大变,还随时发情!

她双腿交错。

封逸尘这货,不知廉耻。

正胡思乱想着,突然听到了封逸尘的声音。

他说,“你想出去走走吗?”

“嗯?”

“想不想到处走走?比如,旅游。”

“没怎么想过。”夏绵绵直白,拒绝。

“等你身体好了,我带你出去走走。”

“没什么兴趣,我还有很多事情要做。”

比如,弄走了夏柔柔之后,还有弄死卫晴天,还要赶走夏以蔚,还要拿回夏氏股权,还要……她眼眸看着封逸尘。

总之,她能够想到的事情,就还有很多很多。

不排斥会临时爆发的一系列始料不及!

“我会带你出去走走。”封逸尘莫名固执。

夏绵绵觉得他就是一神经病!

她不予回答!

车子走走停停,就到了夏家别墅。

夏绵绵忍着身体的痛,玩着封逸尘的手臂,走进了别墅大厅。

大厅中,夏政廷脸色尤其阴沉的坐在沙发上,杜文娜规矩的坐在他旁边,卫晴天此刻似乎不在。

她看了一眼杜文娜。

杜文娜此刻也看着她,给她使了一个眼色,似乎在告诉他,夏政廷今天心情确实很不好。

其实不用说她也知道。

前一秒大女儿爆出艳照,虽说被辟谣,但下一秒,二女儿的试管婴儿和艳照视频就成了不争的事实,简直是夏家的耻辱。

夏政廷看着夏绵绵,冷漠无比,“夏柔柔的事情,你怎么看?!”

“我也没想到……”夏绵绵欲言又止,“而且我刚刚才从封家别墅过来,柔柔在封家现在的情况也不太好。”

“我已经让卫晴天去把她接回来了!这种女儿,放在别人家我都觉得羞辱!”

夏绵绵早知道夏政廷这种人会如此冷血。

绝不会想到自己女儿受到如此大伤害都在经历什么,尽管,夏柔柔确实是在自作自受。

“柔柔和封逸睿离婚的事情已经成定局,我个人觉得,柔柔在驿城可能也待不下去了,流言蜚语太多,倒不如,爸把她送出国,等风头过了,大家都淡忘了,在让她回来!”

“永远别回来了!”夏政廷怒吼。

夏绵绵故意想劝劝。

杜文娜开口安慰,“政廷你消消气,可能柔柔也不想的……”

“不是她想不想,她就是在犯贱!”

如此粗暴的声音刚落。

卫晴天就带着夏柔柔回来了,夏以蔚也跟在身边,大概是陪着卫晴天一起去接的人。

回到夏家的夏柔柔,脸上都青肿了,掩盖在衣服下的身体,或许更加狰狞。

想来,封逸睿下手肯定不可能好得了。

一进来就听到夏政廷如此声音,夏柔柔那一刻反而笑了。

她狰狞的笑着。

转眸又看到了夏绵绵和封逸尘。

她死都不会放过夏绵绵,死都不会!

她说,“夏绵绵,我要杀了你!”

那一刻,突然就又激动无比。

“够了!”夏政廷怒吼,“自己做了败坏家门的事情你还好意思了!”

夏柔柔被她母亲狠狠拉住。

夏柔柔全身都痛,眼神狠狠的看着夏绵绵。

“看着就烦,带她回房间去!”夏政廷怒吼。

卫晴天也对夏柔柔失望透顶,而且今天上午爆出来的那些新闻,对她而言也真的是晴天霹雳!

她狠拽着夏柔柔上楼。

狠狠的将关上卧室的房门。

“夏柔柔,你太让我失望!”

“这和我有什么关系!”夏柔柔爆发,“所有一起都是你让我做的,所有一切都是你说的,现在没能成功你就把所有的事情怪罪在我的头上,妈,你也不过如此吗?!就对付一个夏绵绵而已,居然搞得自己的女儿如此狼狈!”

“夏柔柔你给我闭嘴!”卫晴天被夏柔柔说得难堪!

她不想承认的事实,却被夏柔柔这么直接的揭发了出来!

“你自己不愿意承认是吧?!自己就是不愿意承认自己斗不过夏绵绵!”夏柔柔疯狂,“这么多年,做了这么多丧尽天良的事情,报应到了你亲生女儿身上!早晚也会报应到你自己身上的……”

“啪!”又是一个巴掌,打了下来。

夏柔柔都被打习惯了。

她今天就是在不停的遭遇身体和心灵的折磨。

她才流了产,却得不到任何人的安慰。

她狠狠地看着自己母亲!

眼泪就这么顺着眼眶往下,一直流。

她对她母亲从来都是言听计从,从来都是巴心巴肺甚至从不违背她任何想法,到头来,她在她母亲心目中,到底又只是个什么?!给她谋权谋利的工具吗?!

“你给我好好在这里反省!没有我的允许,不准踏出去一步!”卫晴天放下狠话,直接就走了。

夏柔柔看着房间被猛地关了过来,甚至那一刻听到门外的反锁声。

她笑了。

如此猖狂。

她今天都经历了这么多,经历了这么多,她母亲就不担心她会自杀吗?!

就不担心她会忍受不了,自杀吗?!

她眼泪不停。

那一刻恍惚还看到了房间中的一把水果刀……

她的房间怎么会有水果刀?!

她其实也不是很笨。

其实真的不算很笨!

她一步一步走向那把水果刀,脸上都是狰狞无比的模样,笑得那般撕心裂肺!

------题外话------

昨日奖励:helena728、兲書12、摩尔充满、A流风之回雪、kakaerni

今日问题:夏柔柔会做什么?!(貌似标题已经出卖了答案?!傲娇!)

谢谢亲们的月票,鲜花,钻石的打赏。

小宅动力十足,下午二更继续精彩。

好啦,不多说了,小宅苦逼的做小蜜蜂去了,么么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