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99章 旅行(1)封逸尘你兴奋过度吗/枭宠重生之盛妻凌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以为你不在乎我被人看光?!”夏绵绵一字一句,问正在开车封逸尘,“而龙一告诉我说,你把白梓冉……”

“我很在乎。”封逸尘直白。

夏绵绵咬唇。

封逸尘对她似乎突然就变得直白而坚决。

“但不嫌弃。”封逸尘补充。

意思是很在乎她被别人看了,但不会因为她被别人看了就会嫌弃她。

夏绵绵真的看不明白封逸尘。

他突然这般的改变,到底是因为什么?!

她也问不出来。

所以那一刻突然有些沉默。

她想,总有一天会知道封逸尘到底要做什么。

总有一天会明白,他到底想干嘛?!

车子缓慢的回到家。

一打开家门。

就闻到一股浓郁的鸡汤味。

每天似乎都有鸡汤。

每次其实她都没怎么喝,这几天发生的事情太多,她想的事情也多,多到并没有什么胃口,特别是,总觉得自己有些小感冒,闷油。

“小姐,姑爷,你们回来了。”小南说,“林嫂又顿了香喷喷的鸡汤,闻着都流口水。”

“哦。”夏绵绵兴致缺缺。

“过来吃饭吧。都准备好了。”林嫂热情道。

所有人围坐在餐桌上。

每人面前都放了一碗汤,夏绵绵的还是大碗装。

夏绵绵真是没有什么胃口。

她看了一眼林嫂。

很想告诉林嫂,能不能不要每次都给她开小灶啊,她其实没那么喜欢喝。

林嫂看着夏绵绵在看她,对着她微微一笑,“少奶奶你多喝一点多补补,里面都熬了很多养身食材的,对你备孕很有帮助的。”

“……”所以每天的鸡汤就是为了让她怀孕了。

倒是。

她都差点忘了,她还要怀孕这件事情。

上次和封逸尘在山顶度假区别墅的时候,那晚上也没有做任何措施,过了都有一周了,也不知道肚子里面有没有一个小猴子在。

想到这里。

心情莫名变得有些复杂。

她默默地喝了鸡汤。

还是强忍着喝掉了。

她想万一就怀孕了呢,总得对某个小破孩好一点。

这么想着,她今晚还勉强自己吃得很多。

小南看着夏绵绵添了第二碗,忍不住说道,“小姐你不会是怀孕了吧?!”

“……”夏绵绵嘴里还塞着饭。

小南说,“不是说怀孕了就特别能吃吗?”

夏绵绵翻白眼。

她没有特别能吃,就是逼迫自己吃的。

她也不想解释,默默的吃了两碗。

小南看夏绵绵没搭理自己,也就不再多话。

但女人的第六感,怎么都觉得小姐怀孕了!

不信,过几天再看!

她这般信誓旦旦。

当然也没有在意她在想什么。

吃过晚饭之后,夏绵绵因为吃得有点多胃胀,在房间里面多走动了走动,又看了好一会儿电视才回房。

封逸尘在家工作的事情突然少了很多。

加班时间也少了很多。

她推开房门的时候,封逸尘已经洗了澡坐在床上看报纸了,说是看报纸,明显是在等她。

每晚都是如此。

会等到她一起,入睡。

她也不知道这种生活从什么时候就变得如此习惯了。

她去浴室洗澡。

洗得脸蛋红扑扑的出来,穿着柔软的睡裙,趴在床上准备睡觉。

“行李我都帮你收拾好了。”

“……”不提醒她,她都忘了明天要出门的事情。

她趴在床上一动不动。

从后背受伤之后,她都习惯趴着睡觉了!

至于旅游的事情……她也不想反抗了。

反正就是应付着出去几天而已。

封逸尘要抽风,她就陪他抽一段时间。

反正早晚,这阵风会抽过。

她不说话,闭上眼睛睡觉。

封逸尘看着她的模样,放下了手上的报纸。

夏绵绵以为他要关灯睡觉了。

每晚差不多都是如此。

这一刻那货居然没有关灯,而是直接掀开了她的被子,在她正想咒骂的时候,感觉到自己的后背凉飕飕的。

“你做什么?!”夏绵绵回头。

回头,看着封逸尘掀开她的睡裙,看着她的后背。

“看看你的伤好得这么样?”

“已经很好了。”夏绵绵直言。

她身体她当然最清楚。

封逸尘却似乎没有听到她的话,修长的手指,指腹的温度轻轻的触碰着她已经结茧甚至开始脱茧的疤痕,轻轻的触碰,她也不觉得疼了,反而有些,火辣辣的,火辣辣的一遍……

似乎每一道伤痕封逸尘都有仔细检查,那一刻反而觉得,他摸遍了她的全身。

就是在摸她……

麻痹的,你要上就上!

还找这么多借口。

正这么暗自嘀咕着,身体就突然一僵。

原本指腹的温度,就这么被嘴唇的温度所覆盖。

夏绵绵无语。

这货就是想上她。

每晚睡觉,总是凶器十足!

但又碍于她的身体状况,迟迟没有行动。

所以说……检查身体好不好是其次,重要的是……

“睡吧。”封逸尘突然放开了她的后背,亲了舔了勾引了,然后心安理得的关了灯说,不做了。

这货是来搞笑的吗?!

她转头狠狠的看着那个躺在自己旁边还在似乎是在微微放松的男人,一肚子鬼火冒。

她手指猛然一伸,伸进被窝里面,伸进他的裤子里。

封逸尘身体明显紧绷。

夏绵绵故意,再故意之后,说道,“睡吧。”

别以为她不会报复。

总之那晚上,某人翻来覆去,久久未眠。

翌日一早。

夏绵绵被人从床上抱了起来。

夏绵绵整个人迷迷糊糊的。

现在应该还很早。

很早很早。

这货抽什么风。

她被封逸尘直接抱到了浴室,给她拔了裤子,放在马桶上,“上厕所。”

我他妈又不是小孩子,不需要你来教我。

她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看着转身走出浴室的封逸尘,忍不住吼道,“现在才几点?!”

封逸尘身体顿了顿。

“有6点吗?”夏绵绵真的不想发火。

封逸尘说,“6点零2分。”

“所以你起来这么早是想做什么!”

“……”

“别告诉我就一个旅游让你兴奋到睡不着。”

封逸尘已经走了。

就是被她说中了是吧。

就是被她说中!

麻痹你要睡不着你自己起来发神经啊,劳资睡得很好。

她打着大大的哈欠,也因为已经起床了就睡不着了。

她上完厕所洗漱完毕。

封逸尘在卧室等她。

夏绵绵没好气的看了一眼封逸尘,说,“我去检查一下我们的行李。”

“嗯。”

夏绵绵走向旁边的衣帽间,看着两大箱子,打开。

她以为两大箱,应该一箱是她的一箱是封逸尘的,她其实没想到,两个人的东西都是交叉的放在了一起,甚至她还看到他们的内衣裤,放在了一个盒子里面。

她清点了一番。

封逸尘心细到除了她的大小衣服鞋子外,连保养品化妆品防晒霜什么都被他收拾得很好。

她又翻了翻其他东西。

然后从一个小盒子里面拿出了一套泳装。

她用手撑开。

女士的,三点式的,还是几根线条的三点式。

她正拿着看。

封逸尘突然从房间外走了进来。

一进来就看到夏绵绵拿着如此性感的泳衣在审视。

封逸尘眼眸微转。

夏绵绵此刻却直直的看着封逸尘,“封老师,你喜欢这款?”

“我随便拿的。”

“我那么多泳衣,你随便拿了一件压在箱底最下面的一套?”她其实挺喜欢买东西,看到喜欢的就会买,这套用泳衣确实是她自己你买的,但没想过会穿。

以她如此伤痕累累的身体,确实不适合穿。

“……”封逸尘不说话。

“我真怕你吃不消。”夏绵绵说。

说着还是将泳衣放进了箱子里。

然后将箱子关了过来,锁上密码。

封逸尘耳朵似乎有些红。

其实夏绵绵的吃不消只是在说她身体的伤疤让他看了受不了,而封逸尘显然,想多了。

他说,“下楼吃饭吧,林嫂准备了早餐。飞机会飞8个多小时。”

就不能选一个稍微近点的地方吗?!

她也难得发脾气了,跟着封逸尘下楼吃早餐。

吃完早餐之后,小南就送他们去机场,一路叽叽咋咋个不停。

“小姐,你和姑爷是第一次出远门吧。”

不是。

以前但杀手的时候,一起出门过。

只不过不是去旅游而已。

“就像是新婚蜜月一样,好幸福。”小南开始幻想各种美好。

夏绵绵敲了敲小南的脑袋,“认真开车!”

“我又没有说什么。”小南瘪嘴,“你们本来就没有新婚蜜月过,现在就可以当成是度蜜月啊?是不是姑爷?”

“是。”

“你看,姑爷都说是。”

你姑爷这段时间抽风得厉害!

车子在小南一直不停的说话中到了机场。

所有行李从小车上搬了下来。

封逸尘一手推着两大箱行李,另外一只手牵着夏绵绵一起走进了机场。

夏绵绵就不明白,封逸尘拽她那么紧做什么!

他们去换了登机牌,过了安检。

到飞机起飞还有一个小时。

夏绵绵也不懂封逸尘这般积极做什么。

她坐在头等舱VIP等候厅玩手机,看新闻。

电话突然响起。

她看着居小菜的来电,连忙接通,“小菜。”

“绵绵。明天周末了,你要不要到我家来做客。”

“你想把你男朋友介绍给我认识?”

“是吧。”那边有些羞涩,“刚好他明天没有班,所以有时间。你要是没事儿就过来,我做你喜欢吃的。”

“恐怕不行。”夏绵绵真不想拒绝。

“你有事儿吗?”

“我被某人拖着去国外旅游了,还有一个小时登记。”

“是封先生吗?”那边笑了笑。

“否则还能有谁这么神经质。”

“他对你真的挺好的。”

“呵呵哒。”夏绵绵就冷笑两声。

她对他的好,她瘆得慌。

“前几天你们家出了那么多事情,我在新闻上看到你们的画面,都看到封先生一直将你护着,不管是什么时候,他都是把你保护在自己怀抱里,这是本能吧。”

“这是演戏。”夏绵绵戳穿。

“……”那边竟无言以对。

何况她身体的伤,多少和他有关,他这般保护她也理所当然。

“不管如何,我祝你们旅途愉快哦!”居小菜高兴地说道。

“嗯,回来我联系你。”

“好。”

居小菜挂断电话,取下了蓝牙。

她此刻正开车去事务所上班。

身上的伤痕也好得差不多了,就开始了正常上下班。

挂断电话那一刻,嘴角莫名笑了笑。

封先生确实是喜欢绵绵的。

上次的新闻,封先生还当众亲吻了夏绵绵,好多评论都说,隔着屏幕都看尝到甜味,她其实也是如此。

她原本还很担心绵绵在这次的事情上打击会很大,但看着封先生对她的呵护,她想可能并不需要担心太多,这第一段时间也就没有打扰夏绵绵去处理很多的事情,到事情都已经平息了,她就想叫绵绵一起聚聚,也想看看她状态如何,有时候担心她只是在面对媒体时才这般坚强。

现在看来,绵绵果真比一般人的内心强大。

她把车子停靠在车库,按下电梯去事务所。

此刻还早,但零星还是有一两个来得比较早的同事,已经开始在自己的座位上打扫清洁准备上班了。

她走进去,脚步顿了顿,没有在意。

直接走向了自己的办公室。

“子墨,你今天来这么早。我短信里面不是给你说了吗?我上午有点事情要出去一趟,你11点过来就好,这么早过来,我也没空招呼你啊。”聂含蓝有些内疚的说道。

居小菜从自己帮公司走过去,到茶水间给自己泡了一杯咖啡。

她默默地喝着。

她都见怪不怪了。

凌子墨连续来事务所两三天了,每天都准时到,比她上班还早。

每次来都在和聂含蓝说一些事情,看上去是在谈工作,具体什么她也没有问聂含蓝,当然也因为凌子墨没有做任何出格的事情,甚至没有和她打招呼,有时候看到她也是视而不见,她也就没有对凌子墨产生太大的排斥!想着有可能就真的只是在和聂含蓝谈公事。

事务所开门做生意的,有官司有业务自然要接。

何况凌子墨这段时间的花边新闻也不少,看样子应该已经过上了自己原本的生活。

不得不说,她送了好大一口气。

能够这样,她真觉得是万幸了。

所以不会可以排斥凌子墨出现在自己的眼皮子底下。

她喝了咖啡,清洗好水杯回到自己办公室处理自己手上的事情。

聂含蓝是上午出去了一阵子。

凌子墨却没有走。

他就安静的坐在事务所里面,等着聂含蓝回来。

事务所也难免会有八卦。

大家都猜测,凌子墨应该在和聂含蓝交往了。

但每次聂含蓝都说没有。

说这话的时候,还会忍不住看两眼居小菜。

居小菜真的很想告诉她,你们结婚都成,她会送上大红包祝福。

中午时刻。

聂含蓝还没有回来,有时候被案子突如其来的事情耽搁,连吃饭的时间都可能会没有。

“凌少,蓝蓝中午回来不到了,你就跟着我们一起吃法吧。”一个同事提议。

凌子墨转眸看了一眼。

此刻居小菜也从办公室走了出来,准备吃饭。

之前事务所一般是点外卖,有时候也会一起到外面聚餐,后来吃多了大家都觉得没什么胃口,居小菜就联系了一个私家厨房,每天定点给他们送来,都是些家常菜,大家倒还吃得很开心。

凌子墨那一刻的视线似乎是看了一眼居小菜。

居小菜抿唇,没有开口邀请。

凌子墨说,“不了,我正好还有点工作没有处理完,下午晚点再来找她。”

“这点了,也不在乎吃了饭再走啊,反正都是送餐过来大家一起吃,正好蓝蓝不在,那一份就归你了。”有人劝道。

“谢你们的好意了。”凌子墨淡笑,起身还是离开了。

所有人看着凌子墨的背影。

有人忍不住嘀咕道,“没有蓝蓝在,凌少就不想和我们吃。果然两人在交往。”

大家都起哄笑了笑,甚是八卦。

到了下午时刻。

聂含蓝急急忙忙的跑回来。

不多久,凌子墨又来了。

大家都觉得,凌子墨就是打着工作的旗号,在追聂含蓝。

聂含蓝说,“对不起啊,子墨,今天确实太忙了,你坐一会儿,你要的东西我马上就弄完了。”

“嗯。”凌子墨又坐在了一边的接待会议厅等了一会儿。

居小菜莫名觉得,凌子墨好像安静了很多。

大概也是经历了上次的事情后,学了点教训。

而听说,这段时间凌氏已经完全走向了正轨,所有的财政危机都已经解除,她甚至还看到新闻上说,凌子墨为了能够让资金更充裕,将自己名下很多房产以及车辆都卖了出去,连凌家别墅也给卖了,现在居住在了市区的商务房里面。

她想,人果然都会学着长大。

像凌子墨这种,从小衣食无忧的大少爷能够委屈自己搬出偌大的豪宅,然后少了那么多佣人的伺候,也真的很不容易。

凌爷爷应该也可以得到安慰了。

她这般默默的想着。

办公室突然被人敲响。

她抬头,抬头看着凌子墨出现在她的房门口,旁边跟着聂含蓝。

“有事吗?”她笑得温和。

就是这般,对着谁都是这样,温温淡淡,一脸笑意。

凌子墨看了一眼居小菜。

居小菜将视线直接放在了聂含蓝身上,“是有什么专业问题想要咨询的?”

她以为,是什么工作上的事情。

“不是。”聂含蓝和凌子墨一起坐到了她的办公桌对面。

居小菜有些诧异。

“我作为子墨的代理律师,有些东西他委托我来和你谈。”聂含蓝说得严肃。

居小菜蹙眉。

所以凌子墨是想要通过法律手段做什么。

她咬唇。

凌子墨做任何奇葩的事情,她都能够解释。

她很淡定。

聂含蓝直接将两份文件放在居小菜的面前,用专业的口吻开口道,“这是凌先生委托我做的两份合同协议书,明确凌氏股份居小姐的一个拥有权。居小姐你先看一下,我一边给你解释和阐述。”

居小菜莫名其妙,拿着一份认真的看着。

聂含蓝开口,“之前凌氏集团出现财政危机,居小姐拿了十三亿拯救了凌氏的财政,按照当时凌氏的股票情况,居小姐可以得到凌氏百分之六的股份。另外,凌氏为感谢居小菜在吃过程中的鼎力相处,凌先生会私自将赠送你百分之五的股份,也就意味着,居小姐签了这个合同之后,就可以额外拥有百分之十一的股份。你可以仔细看看,如果没有什么问题,双方签字盖章之后,即刻生效。”

居小菜其实是有些懵逼的。

她没想过拿凌子墨的财产。

上次也说得很明白,她不需要他还钱。

她没想到凌子墨会突然这么严肃的,直接兑换成了股权,甚至于,还找了代理律师来,如此正式。

她看了看。

“不用了,当初帮你也只是看在凌爷爷的份上,没想过要在你身上拿到任何好处。”居小菜说,“何况我手上本来就已经有了百分之八的股份,够了。”

对她而言,就算她现在的事业再不济,以后靠凌氏的分红也可以衣食无忧。

“居姐,你就拿着吧。”聂含蓝小声劝说,“真的好大一笔钱。”

她以前还没深入了解过,这次做凌子墨的律师才知道,原来凌氏集团这么值钱,百分之十一的股份,我滴个乖乖,换算成金钱的单位,后缀的零她都觉得她数不清。

“真的不用了。”

“没关系,你考虑一下。”凌子墨突然开口。

“不用考虑。”

“我明天再过来找你。”凌子墨将起身直接离开。

“凌子墨。”居小菜叫着他。

凌子墨顿了顿身体。

“你没必要把钱浪费在我身上,你好好经营公司,不要辜负了凌爷爷就好。”

凌子墨看着居小菜,脸色其实不难掩饰的有些阴沉。

他丢下一句话,“我明天再来找你,直到你签字为止。”

居小菜无语。

凌子墨还是这么意气用事。

不是都说,商场上的人都恨不得再别人身上吃干抹净吗?!哪有人把自己的利益往外推的。

她对着凌子墨的背影,“是不是我不签字,你就会一直来。”

“是。”

居小菜咬牙,“我签字,但需要加上一条。”

“你说。”凌子墨又走了回来。

明显唇瓣有些上扬。

居小菜忽视。

聂含蓝在旁边完全是看傻的。

这份合同到底是谁在吃亏啊,怎么看来,好像是居姐很委屈。

多么大的一笔巨款。

她特么也好想嫁入豪门,就捞这么一笔钱就够她一辈子了啊!

还当什么小律师,简直都快要嫉妒死了!

“我不会参加任何股东大会,也不会加入董事会。我每年只分红利。”居小菜一字一句。

“好。”凌子墨一口答应。

居小菜对着聂含蓝,“麻烦你重新拟定一份合同。”

“哦。”聂含蓝连忙起身走出去。

办公室内就剩下了凌子墨和居小菜。

居小菜其实有些不自在。

不习惯和凌子墨待在一个空间。

怎么都觉得尴尬。

她也没有看凌子墨,就对着电脑在处理一些公务。

难得凌子墨也一句话都没说。

安静无比的空间。

居小菜的电话突然响起。

她看了看来电,嘴角一笑,接通,“小展。”

“今晚下班我们去吃祥龙湾那边的海鲜大排档吧,我上次跟一个同事去吃过了,味道很好,环境也比其他地方的大排档好很多,价格不贵。”展然邀请。

“好。”居小菜一口答应。

“那下班之后我来接你。”

“今晚不用值夜班吗?”

“有个同事过几天要请假,这几天就帮同事顶班,过几天我们给他补上。正好就空闲了。对了,你说明天你一个朋友要到你家里来是吧?晚上我们吃完饭之后可以一起逛超市买点备用品,明天一大早我去超级市场买新鲜的食材。”

“哦,她出门旅游了,所以计划泡汤了。”居小菜有些内疚。

之前好几天就给展然说了有个朋友要介绍他认识的,还说让他准备一下弄一桌好菜,她没想让展然这么失望的。

“没事儿,那就下次吧,反正你家里的东西我看也缺不少了,顺便去添点,当饭后运动,别长成了大胖子。”

“你嫌弃我长胖了是不是?”居小菜故意生气。

“哈哈,我巴不得你长胖点,以后给我生个胖小子!”

“谁要给你生孩……”居小菜那一刻似乎才想起,凌子墨还在她对面。

她脸上恬静的笑容隐退,看上去严肃了些,“我还在上班,下班见。”

“你忙,我等会儿来接你,拜拜。”

“拜拜。”

居小菜挂断了电话。

她不动声色的将视线放在了自己的电脑屏幕上。

凌子墨从头到尾就这么看着居小菜,看着她脸上他从未看到过的甜蜜,不知道心里是怎么的在流血,就这么淡淡的看着她,淡淡的开口道,“你和他感情很好?”

居小菜手指微僵,笑了笑,“嗯。”

“真没想到你这么快就交男朋友了。”凌子墨笑了一下,讽刺的笑了一下。

“缘分吧。”居小菜说,“你其实也不小了,如果有合适的,就可以考虑了。”

“当然。”凌子墨一口咬定,“我身边优秀的女人很多。”

“嗯。”居小菜又是一笑。

分明半点都不在意。

凌子墨忍了忍,他突然起身。

居小菜看着他。

看着他突然出去。

这个时候聂含蓝走进来,差点就撞倒到凌子墨。

她连忙说道,“不签合同了吗?”

“我去抽根烟。”

“抽烟区在事务所外面的直走右转,有一个吸烟标志……”聂含蓝扯着嗓子说。

凌子墨已经走出了很远。

聂含蓝把文件拿着递给居小菜,“刚刚他受什么刺激了吗?”

“他烟瘾一向很大。”

“是吗?”她怎么没有发现。

“居姐你看看合同吧,凌子墨真的特别认真,这几天都在和我很仔细的核对里面的数额以及条条款款。”

居小菜点头,看得确实很认真。

聂含蓝就这么看着居小菜的表情,忍不住说道,“居姐,你说凌子墨是不是喜欢你了?!”

居小菜拿着文件的手一顿,随机摇头笑道,“不是,他就是不想欠了我什么。”

“为什么?”

“他一向高高在上惯了,自然不想在我身上得到好处,说直白一点就是不想在我面前没有底气。”居小菜喃喃的说道,“我满足他,免得他一直纠缠不放,我也应付够了。”

我也应付够了。

凌子墨站在门口,就这么听着居小菜说得那般自然的语气,深深切切的传入他耳里,传入他的心里……

挥之不去!

------题外话------

今天忒忙,什么都不说了。

总之。

见二更吧。

么么哒,求月票!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