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91章 旅行(2)多喝鸡汤暖心/枭宠重生之盛妻凌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居小菜律师事务所。

居小菜一边和聂含蓝随口聊着天,一边认真核对合同内容。

凌子墨站在门口,站了很久。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变得这么龟毛,开始不想让居小菜知道,她对他那么强烈的排斥,开始不想面对居小菜对自己的这般,厌恶。

待到。

办公室没再有了讨论的声音。

凌子墨才走了进去。

刚刚本来想去抽抽烟的,但总觉得,可能居小菜不太喜欢身上有烟味的男人,就克制了。

他不动声色的坐在了居小菜办公桌的对面。

居小菜看着凌子墨回来,眼眸转向聂含蓝,“合同没什么问题,我签字了。”

“好。”聂含蓝点头。

居小菜签了字,盖了手印,递给了凌子墨。

凌子墨看着居小菜清秀的三个字。

上次看到她笔迹的时候,是他们签订离婚协议的时候。

恍若,隔了一个世纪。

如果不是一个世纪之差,为什么他会有如此大的改变,如此大的情感改变!

他很认真的一笔一划的签下了自己的名字。

总觉得两个人的名字在一起……他不想让她觉得太丑。

然而居小菜拿过合同之后看都没有看一眼,直接放进了她的文件夹里面。

他把自己那份文件拿起,似乎没有了任何可以留下来的借口。

而居小菜似乎也在等待他的离开。

凌子墨突然笑了一下,带着以往有些放荡不羁的笑容,“今晚不请我吃一顿吗?”

居小菜看着他。

“就知道你抠门,算了!”凌子墨转身看似非常潇洒,还很自然。

居小菜说,“下次有机会我请你吧,今晚约了朋友。”

“刚刚听到了,你男朋友。”

“嗯。”居小菜脸羞红。

凌子墨无所谓的耸了耸肩,“反正我也不喜欢和单身以外的女人一起吃饭。要不蓝蓝,下班后我们一起去吃西餐?带你去吃驿城最高档的!”

比海鲜大排档高档一百倍!

“可是今晚我还要整理案子,加班呢!”聂含蓝为难的说着。

怎么都觉得凌子墨今天怪怪的。

“没口福了,我去约其他妞了,拜。”说着,凌子墨就走了。

走得大摇大摆。

居小菜也不在乎,转某处理余下的工作,是不想下班后还加班,让展然等太久。

聂含蓝看着凌子墨的背影,反倒有些若有所思,她回头看着居小菜,嘀咕道,“你不觉得凌子墨有点口是心非吗?”

“什么?”居小菜已经投入工作了。

聂含蓝看居小菜毫无兴趣八卦,叹了口气。

算了。

凌子墨反正也明摆着不会和自己厮混了,要能厮混,早就勾搭一起上了几百次床了,她收回心思,还是苦逼的做自己的小律师吧!

聂含蓝离开居小菜的办公室。

居小菜打着键盘的手就停了停。

其实聂含蓝不提醒她也觉得凌子墨有些奇怪,但转念……人到了一定阶段,大概都会学着成熟,她现在和凌子墨也没什么关系了,不需要深究。

她又投入工作之中,而后准时下班。

办公楼下,展然穿着一套休闲装站在车旁边等她。

居小菜走过去。

展然自然的帮她打开车门。

居小菜甜甜一笑,坐进副驾驶室。

展然回到驾驶室,车子往目的地开去。

“你会不会比较失望,我朋友去旅游明天来不了?”

“怎么会,这意味着明天我们单独相处的时间更多了。”展然直白。

居小菜脸有些红。

之前和展然接触不多的时候,总觉得展然不是那么多话,甚至应该不太会说情话。

自从两个人确定关系之后,展然总是……让她莫名脸红。

展然转头看了一眼居小菜。

就是很喜欢居小菜如此羞涩的模样,他甚至在想,之前居小菜那段婚姻,应该从未享受过什么叫做恋爱什么叫做激情,而他很庆幸,所有的一切由他来为居小菜实现!

车子停靠到目的地,露天大排档,几个简易的架子搭着,彩灯萦绕,空旷的地方带着些小情调。

展然点了很多居小菜喜欢吃的海鲜。

两个人吃得津津有味。

“小菜。”展然突然欲言又止。

居小菜一怔,“怎么了?”

“我妈前几天又在问我谈恋爱的事情。”展然帮居小菜剥了虾子放在她碗里,说道,“她让我带你回家看看。”

居小菜变得有些紧张。

她咬唇,没有回答。

“我也觉得好像是有点快,我们才交往没多久,但是我妈急,我妈就怕我是骗她的,她巴不得我马上结婚生孩子……”

居小菜点头,“嗯,我知道父母的心情,但是我……”

“你的情况我父母都知道,他们不在意。”展然看着她,是真的也不想逼她,但他妈特别固执,说要不带回去就得给他安排相亲,他总不能背着小菜去相亲吧。

“哦。”居小菜点头。

但莫名觉得心里有些阴影。

以前凌爷爷也说家里人都很好,但相处后……

她真的对亲人这个词,有了阴影。

“要你不愿意就算了,我回去再应付应付我妈,反正她也就是唠叨唠叨而已。”展然换了轻松的语气说道,“吃海鲜吧,凉了就没这么好吃了!”

“嗯。”居小菜微微一笑。

但心里,多少有了些内疚。

吃过晚饭之后,展然带着居小菜去超级市场买了很多东西。两个人大包小包的提着往她公寓走去,说是两个人提着,展然也就让她提了一包餐巾纸而已。

两个人走进她的家门。

展然自然的将东西分装收拾。

居小菜给展然倒了一杯温开水,“辛苦了。”

“为自己老婆做事情,算什么辛苦。”

老婆……

居小菜脸红了。

展然看着她的模样,“早晚都是我老婆,我就不能先过过口瘾吗?”

居小菜不回答。

“你不说话我就当你默认了。”说着,展然还特别高兴的故意多叫了两声,“老婆,老婆……”

居小菜脸都已经红透了。

她其实不太擅长说这些肉麻的话。

展然看着她的模样,那一刻真的是有股很强烈的冲动,他放下手上的东西,突然抬起了居小菜的脸蛋,脸蛋红扑扑的,不亲都难。

他脸靠了过去。

居小菜手指紧张的抓着自己的衣角,也知道展然此刻想要做什么,她轻抿着唇瓣,没有拒绝,看着展然越来越近的脸蛋,心跳很快……很快。

突然。

眼前突然一黑!

整个房间全部黑暗。

居小菜一个本能的紧张,脸转向了一边。

展然的唇印在了她的脸颊上,错过了她的嘴唇。

这个勾人的小妖精。

他准备摸黑寻找她的唇瓣,居小菜却突然开口道,“停电了吗?我有点怕黑,我去看看情况……”

说着就准备往门口走去。

这么好的环境。

展然喉咙微动,拉着居小菜的手臂,好半响采用低哑的嗓音说道,“你别动,等会撞到了,我出去看看。”

“嗯。”

展然放开居小菜,借着手机的光走了出去。

房间突然就剩下她一个人。

她心跳还是很快。

如果刚刚不是因为停电,展然就会亲到她,然后会发生什么……她自己也不知道。

她在客厅待了好一会儿。

也不知道等了多久,房间的灯突然就亮了。

居小菜看着展然从外面进来,他说,“是跳闸了,偶发情况。”

“哦。”居小菜点头。

点头,这一刻却不敢看他。

展然笑了笑。

还说结婚过,这模样比他还害羞。

他也不想为难了居小菜,总觉得对她就是要小心呵护,绝不能操之过急。

他说,“不早了,我回去了,明天我再过来给你做饭吃。”

“嗯。”居小菜点头。

傻妞也不会留他。

他摸了摸居小菜的头,笑着说,“早点休息。”

“你也是。”居小菜笑道,“我送你到门口。”

居小菜把展然送出门。

展然挥手离开。

离开那一刻,“小展。”

“嗯?”展然看着她。

心想你要是让我留下来,我今晚绝对不走。

不走……

“我想了想,你约个时间,我去见你父母吧。”

“……”展然看着居小菜。

居小菜一怔,“你还是觉得应该再过段时间吗?”

“不是。”展然只是觉得。

对比起见他父母,他更想其他。

他笑道,“好,我回家就给我父母说,你别紧张,他们人真的很好。”

“嗯。”

“那我真的走了,拜拜。”

“拜拜。”

展然不舍离开。

不舍离开这里的,不只是展然,还有楼下那辆黑色轿车。

凌子墨也不知道自己在这栋小区楼下待了多久。

貌似就一个人去吃了驿成昂贵的西餐,吃了不知道多久,开车就摇摇晃晃的停到了这里,也不赶下车上楼找居小菜,怕居小菜反感,怕撞到居小菜和其他男人,衣衫不整的画面。

胡思乱想中,看到居小菜和一个男人有说有笑的回来了。

他们提着大包小包一起走进了小区,没有注意到他,没有注意到他的存在。

他仰着头看着那栋公寓。

公寓的灯亮了。

他在想居小菜和那个男人在做什么……

一起看电视,一起做家务,一起洗澡,一起……

灯光突然熄灭。

大概是一起上床。

他启动车子离开。

有些不愿意承认的事情,就是不停的在脑海里面翻来覆去,还锥心一般的让他不得不承认。

他把车子停靠在市中心的一个高档小区。

买了名下很多东西,总算是保住了自己所有的股份,现在就带着他姑姑和他表妹一起挤在一个150多平米的公寓楼里面,家里有一个保姆。他琢磨着等经济没有这么紧张了,再买一套别墅再重新搬回去,现在就只有委屈到她们母女。

刚开始两母女住了两天还算新鲜,这两天就开始有些抱怨了。

毕竟伺候的人少了,没了高级大厨在家里煮饭,更没有游泳池,健身房,超级影院。

他走进家门。

他姑姑和他表妹又在斗嘴。

两个人经常时不时的吵架,有时候就为了一句话,一件衣服,一双鞋子,以前别墅宽敞,吵这没觉得这么聒噪,现在换了个小房子,就觉得整个房间都是他们唧唧咋咋个不停的声音,甚至是魔咒。

他有些头大。

凌琳看着自己的侄儿回来,连忙上前。

凌小琳也很殷勤。

“子墨你回来了?上班辛苦了。”凌琳亲热道,“这几天凌氏还稳定了吧?没出现什么情况吧!”

“挺好的。”凌子墨应付着。

“那我们什么时候可以买大别墅啊,大大的别墅,这地方太小了,而且佣人才一个,都不够使唤的。”

凌子墨没有回答。

凌小琳不爽的开口道,“你一天就知道享受,也不看看表哥一天多辛苦。”

“凌小琳你故意怼我是不是?!我也知道子墨辛苦,就是因为辛苦才好享受啊,这里连按摩室都没有,子墨下班要放松身体都不行……”

“你就是想你自己享受……”

“凌小琳你皮痒了是不是?!”

凌子墨实在没有心情听她们母女吵闹。

其实搬出来的时候他都打算分开住的,两母女都哭,说他不要她们了……

他这世界上就他们两个亲人,他哪里敢不要。

所以就只得住在了一起。

他直接回到自己的卧室。

凌琳和凌小琳还在吵骂,好半响才注意到凌子墨不在了,凌小琳看着她表哥紧闭的卧室门,“别吵了,你不觉得表哥这几天怪怪的吗?”

凌琳一顿,也觉得凌子墨这几天好像特别沉默了。

以前不是这样的,以前不经常和她们一起疯闹吗?!

这段时间回家总是一个人关在卧室里,不出来陪她们,更没有出去玩。

“是不是凌氏又出问题了?!”凌琳惊呼。

“你就只关心钱。”凌小琳翻白眼。

凌琳打了一下自己女儿,“别一副教训我的样子,死丫头……”

两个人又吵了起来。

凌子墨隔着卧室门都能够听到她们尖锐的声音。

他直接走向了外阳台,将外阳台的落地窗关过来,耳边似乎才真的消停了下去。

他拿出一只烟。

实在控制不住了。

他一边抽烟,一边翻着手机。

手机里面的花花世界似乎也让他了无生趣。

他想这大概是报应。

他按下一串数字,拨打。

那边接通,“子墨。”

“明天上你家吃饭去,周末没其他安排吧。”

“我现在在丹尼奥尔。”

“什么?!”

“和夏绵绵出来旅游。”

“太阳打西边出来了,你会带着夏绵绵度假?!”

“因为我比你聪明。”

“……”不刺激他一个孤家寡人要死啊。

“没其他事情不说了。”

“我失恋了。”作为哥们,安慰一下总好吧。

“嗯。”

“就嗯?”

“你会找到更好的。”

“能不能这么敷衍?!”

“不说了,我倒时差。”

电话就挂了。

就被这么挂了。

真正的是有异性没人性!

凌子墨气得身体发抖。

那一刻恍惚又笑了一下。

封逸尘果真比他聪明,比他知道珍惜!

……

丹尼奥尔。

一个热带群岛国家,以旅游为主,每年吸引的旅客不计其数,成为国家财政重要的手指来源!

夏绵绵做了整整8个小时的飞机,到了丹尼奥尔的首都尼迪亚,又坐了三个小时的专车到了一片湛蓝清澈的海域,住进了一栋高级度假屋,走进年度假屋什么都不想说,倒床就睡了。

睡得很熟。

封逸尘也跟着睡了。

在路上的时间确实太长,虽然此刻的丹尼奥尔还是下午三点钟,但对他们而言,已经是晚上快十点,加上累了一天,两个人都睡得很想。

要不是凌子墨的一个电话,封逸尘应该会直接睡到这边的太黑。

他看了看时间。

果真才睡不到一个小时。

他转头看着身边的女人,趴在被窝里面,小嘴嘟起,睡得很满足。

他俯身亲吻了的嘴唇。

唇瓣柔嫩,他留恋而缠绵。

那个睡梦中的女人恍惚在做着什么美梦一般,还会回应,小舌头伸进他的嘴唇里,舔着他的舌头……

封逸尘是享受了很久,很久才放开她。

放开她那一秒,还能看到她红润的唇瓣,晶莹剔透的液体,尤其的……诱人。

他掀开被子下床。

忽视自己的身体反应。

而那个躺在床上的女人嘴角一勾,翻身又睡了过去。

一觉醒来的时候,外面的天色已经昏黄了。

夏绵绵伸懒腰。

封逸尘不在。

她左右看了看,睡饱之后才有心情打量这里的一切。

她起床打开窗帘。

面前就是一片大海,度假屋就在海面上,她低头看着透明的玻璃砖,还能够海水甚至,五彩缤纷的鱼类,感觉自己就像是踩在海平面的一样。

她走向一边的门。

门打开就是木梯,梯子直接通向海水里,不知道有多深的海水。

她下梯。

这里很热,即使晚上,也不不觉得凉快。

她选择了一步阶梯坐下,脚镂空,伸进了温暖的海水里。

面前就是一望无垠的大海,此刻正好看着日落,在海平面上,渐渐的沉了下去,周围很多彩霞,如梦似幻。

就说为什么这么多人想来丹尼奥尔独家,她都觉得,是人间天堂。

“醒了?”身后,突然想起一个熟悉的男性嗓音。

她都差点忘了,还有这么一好人。

夏绵绵转头。

转头看着居高临下的封逸尘。

封逸尘已经换了一套衣服,上身穿着一件白色带着些微透的度假面衣,下身穿了一条黑色的宽松短裤,脚上黑色的一字拖,分明特别普通的一件衣服,穿在他身上就是别有韵味,此刻他头发也软软的零落在额前,怎么看怎么都觉得,他处于完完全全的放松度假状态,还是特别舒适休闲又时髦的那款。

她回头,不去看他。

那一刻身体突然一轻。

夏绵绵本能的搂抱着封逸尘的脖子。

“可以边吃晚饭边欣赏晚霞。”封逸尘说。

说着,就把她抱着走进了饭厅。

饭厅里面就只有一张餐桌和两把椅子,餐桌上已经摆放了很多高级餐点,亦有一束玫瑰和一个烛台,看上去如此浪漫,加上,全玻璃透明,又能欣赏如此海上美景。

夏绵绵一边拿着刀叉,一边问道,“你做的?”

“不是。”封逸尘说,“暂时还没有这份能力,但我想事在人为。”

所以封逸尘的意思是,他会学吗?

“如果你喜欢。”封逸尘补充。

“不在乎。”夏绵绵瘪嘴。

封逸尘淡笑了一下。

两个人静静的吃着饭菜。

夕阳落了下去。

房间点亮了蜡烛,头顶上漫天星光……

这么好的地方,封逸尘都是怎么找到的。

怎么都觉得,他不是一个会享受的人。

“对了。”封逸尘突然起身。

起身,他走向另外一个房间,然后断了一碗汤过来。

吃西餐喝什么鸡汤。

夏绵绵皱眉。

“你倒是在哪里都能够给我准备这玩意儿?!”夏绵绵无语。

明显她更倾心于红酒。

“这个是我做的。”封逸尘说。

管她什么事儿。

“鸡汤暖心。我想你多喝点,心口可能就不凉了。”

夏绵绵看着他。

所以封逸尘谁知道,她其实对他,心凉了?!

------题外话------

昨日奖励:市井小草、泥絮123、白诗南、猥琐儿、哈哈呵

今日问题:封老师的举动,暖不暖?

好啦,二更晚了点。

但还是要厚着脸皮求月票,明天早上会晚更,大家都知道的。

好啦,爱你们么么哒!

明天见!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