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1章 旅游(3)甜蜜到原地爆炸/枭宠重生之盛妻凌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鸡汤暖心。我想你多喝点,心口可能就不凉了。”

“然并卵,并没有。”夏绵绵丝毫不给面子的反驳。

封逸尘也没有太多的情绪,“喝吧,还有。”

“……”她根本就不想喝。

却在他如此注视下,还是莫名其妙的喝了下去。

吃过晚饭之后。

两个人都坐在阶梯上,看着暗色的海平面,头上一片星光闪烁,美出了天际。

她的双脚伸进海水里,随意的玩弄着水花。

“明天出海?”

“不想。”

“我已经订好了行程。”

“……”那你还问我。

“现在睡得着吗?”封逸尘又说。

她又不是猪。

睡了一个下去,完全没有睡意。

“我带你去钓海鱼。”

“没兴趣。”

封逸尘已经从阶梯上站起来,然后一把抱起她。

夏绵绵无语。

不管她说什么,他都不听。

亦或者,不管他说什么,她都反驳。

封逸尘横抱着夏绵绵,走向了长长的栈道。

海上栈道很长,直接通向了海里很深很深的海域。

封逸尘把她放在栈道的边缘,让她坐下,又转身拿了一根带着饲料的鱼竿递给她,“耐心就会上钩。”

她耐心不好。

但没拒绝。

就这么拿着鱼竿,无所事事的看着海平面,轻微的波澜,夹着着悠闲的海风。

她从来没有看封逸尘这么悠闲过。

她怀疑他换了一个头。

她默默地想着。

鱼钩那一刻突然动了一下。

她一个激动,猛地将鱼竿拉了上来。

一条彩色的小鱼上钩了。

夏绵绵很激动,将小鱼从钩上取了下来,兴奋道,“我钓到了,比你快!”

“嗯。”封逸尘点头。

夏绵绵把小鱼放进一边的小桶里面,一脸得意。

过了一会儿。

“疑,我的又上钩了!”夏绵绵又钓了一条小鱼上来。

封逸尘还是一无所谓。

夏绵绵接二连三掉了有十多条。

“封老师,看来这个世界上也有你不擅长的东西。”夏绵绵说,很是骄傲。

看着小桶里面满满都是她钓的鱼,彩色斑斓,成就感十足,也越发的有兴趣。

她认真的继续钓鱼。

身体突然一怔。

夏绵绵转头,转头看着封逸尘已经放下了鱼竿,手伸进了她的衣服里。

是直接就这么伸了进去,抓着她的……

她羞怒,“你出去!”

“我还是做自己擅长的事情比较好。”封逸尘说。

麻痹!

这货报复心怎么这么强。

“出去,别弄了……”夏绵绵脸火辣辣的烫。

这种光天化日之下,封逸尘这货怎么就这么色。

封逸尘不但没有伸出去,帅气的脸颊还凑了过来。

他舌头舔了舔她的小耳朵。

“封逸尘,别玩了……”

“谁说我是在玩。”

“唔……”

夏绵绵嘴唇被人堵住。

妈的。

这不是那天在度假村,至少还有玻璃至少还在自己房间。

这他妈真的是在露天,而且毫无遮掩的露天,到处一片平坦。

她身体僵硬。

封逸尘却没想过放开。

“你都不怕被人看了吗?”

“这是私人领域。”

“万一有人闯进来了呢。”

“他会死的很难看。”

“封逸尘!”夏绵绵怒叫着他。

玛德,鱼竿都被他扔了。

这人就是在报复。

她双手抵触着他的胸口,却完全抗拒不了他的进攻和急切。

卧槽!

谁怕谁啊!

夏绵绵被撩到疯狂。

她又不是不会。

她猛地翻身,将封逸尘压在了自己身下。

封逸尘看着夏绵绵如此模样。

她坐在他的小腹上,双手压在他的胸膛,脸保持着和他一定的距离,夜色背光下,夏绵绵本就淡薄而宽松的衣服,此刻衣服的一边已经褪到了香肩以下,露出她纤细的锁骨,还有若隐若现的,沟。

如此性感。

她妩媚的说,“来啊!”

封逸尘嘴角一笑。

笑容,邪恶而倾城。

她不吃亏。

所以坐直了身体,直接将衣服脱掉了,扯下某人的裤子……

天雷勾地火。

封逸尘这个狗日的。

让你纵欲过度!

她趴在床上,一动不动。

看着大大的落地窗外,烈日当空。

她不想下床。

一身酸痛就是不想动。

封逸尘神清气爽的从外面回来,手上抱着一个偌大的圆形浴缸,里面放了十几条鱼。

夏绵绵怎么看怎么眼熟。

封逸尘说,“你昨晚钓的。太小了,不好烹饪。”

夏绵绵转头,不想看到他。

“留着当摆设也好。”封逸尘将浴缸房间的一角。

夏绵绵趴在床上,不说话。

即使封逸尘靠近,也不看他一眼。

她眯着眼睛,假寐。

“昨晚很累吗?”

“拒绝回答。”

“你体力不是很好嘛?”

“不想说话。”

“下次我温柔点。”

“没有下次了!”夏绵绵怒吼。

封逸尘反而笑了笑。

大手摸了摸她有些凌乱的头。

那模样分明很宠你,但夏绵绵却觉得全身不自在,就好像,是宠物一般。

“你再休息一会儿,晚点我带你出海。”

“不去!”拒绝任何可以让他随心所欲放荡的地方。

“乖。”

乖你麻痹,劳资又不是宠物。

封逸尘俯身亲了一下她的脸颊,起身离开了。

夏绵绵一个人躺在床上。

其实早上有被封逸尘叫起来吃早餐,睡意朦胧的也不知道自己怎么吃进去的,吃完到头就睡,现在醒来,也不觉得肚子饿,当然其实也没什么睡意,就是想这么趴着放松放松酸软的身体。

但有时候睡得太久,其实身体更僵硬。

她勉强让自己站起来。

穿了一件漂移的红色大长裙,后背都没有,她连文胸也没穿,长裙很贴身而且布料丝绸很软,身体的弧度很明显。

反正,封逸尘说这是私人空间。

她找了一顶沙滩帽,又喷了防晒霜,戴了一副黑色大框墨镜。

她赤脚,打开房门出去。

她顺着昨天昨天晚上封逸尘带她去的路线,到了海上栈道,坐在栈道尽头。

这个地方……

她一点都不想回忆。

她拿起旁边的鱼竿。

刚拿起,才发现两根鱼竿,有一根根本就没有鱼钩。

她想起昨晚上封逸尘一条鱼都没有钓上来,而她接二连三钓了很多……

心里莫名,一软。

她其实不太知道,应该怎么去对待封逸尘突然就像换了一个人的感情。

“是很眷恋这里吗?”身后,传来一个熟悉的嗓音。

夏绵绵不回头。

“太阳这么大还出来。”封逸尘说,然后俯身将她抱了起来。

你不要动不动就抱人家行吗?!

她有脚能自己走。

所以她反抗。

狠狠的推了一下封逸尘。

封逸尘身体一个不稳。

麻痹的谁知道他是不是故意的。

总之两个人就“咚”的一声,掉进了海水里。

夏绵绵连忙让自己浮出了海面。

封逸尘也冒了出来。

全身湿透,头发也湿透了。

夏绵绵怒瞪着封逸尘。

封逸尘的视线就这么看着她从水里出来的性感模样,喉咙微动。

“封逸尘你敢碰我试试?!”

“原来没穿。”封逸尘说。

视线就看着她的胸前。

湿透的衣服,简直不能太明显。

夏绵绵咬牙,直接游泳走了。

封逸尘跟着追了上来。

夏绵绵游得很快。

封逸尘也游得不慢。

她一口气游到了他们的海上小屋,从阶梯上爬上去。

很久没有游泳了,这么不长的距离,却有点微喘。

她一身湿哒哒的走进小屋里面。

封逸尘全身也好不到哪里去。

但她曝光得比较厉害。

她随手拿起一条浴巾准备裹在自己身上。

“不用了。”封逸尘一把将浴巾躲过去,大手直接就将她桎梏在了怀抱里,非常不规矩的桎梏着。

夏绵绵咬牙。

封逸尘说,“我带你去洗澡。”

谁知道到底是洗什么!

她被封逸尘带进了浴室。

浴室很大。

和上次那度假屋的格局差不多。

到处都通泰无比。

真的是如果有人路过,他们的鸳鸯戏水就会被人全部看光。

夏绵绵一脸生无可恋的趴在浴缸里面。

让她死了算了。

封逸尘这杀千刀的。

她被他从浴缸里面捞出来,放在床上,温柔地说道,“都说了让你好好休息的。”

“滚!”吃了又装小绵羊了!

封逸尘淡笑,“我去帮你熬鸡汤。”

“我他妈喜欢喝红酒。”

“红酒配鸡汤。”

“……”你可以去死了!

那一天,夏绵绵几乎就在床上看了丹尼奥尔的日出日落。

所谓的出海。

鬼知道她都经历什么,还出海!

好在那天晚上封逸尘还算安分。

两个人躺在一张床上,数着星星,睡了过去。

直到。

日出刚起。

她迷迷糊糊中,被封逸尘从床上捞起来,她甚至觉得她还裹着被单,就被封逸尘带到了一艘快艇上。

她抱着被子,头发凌乱,眼睛无神的看着小屋离自己越来越远。

这就出海了!

迎着日出的方向,速度很快。

但是麻痹的封逸尘!

劳资衣服都还没穿,衣服都还没穿!

她特么今天一天就裹一床被单吗?!

她转头怒视着开着豪华快艇的封逸尘,狠狠的瞪着他。

“醒了吗?”封逸尘问。

夏绵绵拒绝回答。

“我给你带衣服了。”封逸尘说。

“哪里?!”夏绵绵没好气。

“你旁边。”封逸尘指了指她身边的地方。

她转头!

让她吐血吐死了算了。

这麻痹的不是她嫌疑的那三点式吗?!

这也叫衣服?!

封逸尘突然从驾驶舱出来。

他走向坐在甲板上的夏绵绵,说,“我帮你穿。”

“不用。”

“乖。”

“乖你麻痹……”

夏绵绵的被单被扯掉了。

下面真的什么都没穿。

昨晚上睡觉的时候明明穿上了,醒来的时候不知道为什么就变成了这样。

她狠狠地看着封逸尘,看着他真的特别认真的在帮她穿上泳衣。

穿完之后,他低头亲了亲她的脸颊,“等会儿带你去海面上骑快艇。”

她没兴趣!

她趴在甲板上,晒日光浴。

最好晒成一非洲妞,黑得在夜晚封逸尘找到找不到。

快艇开了大概1个多小时,停靠在了偌大而宽广的海平面上。

一眼望去,四面八方都看不到海岸线。

她捉摸着这个时候,封逸尘杀她是最好的时机。

她趴在甲板上,想着些乱七八糟的事情。

后背,突然被一双大手抚摸。

夏绵绵转头。

封逸尘此刻穿着一件白色工字背心,下面就是一条黑色的宽松短款,肌肉的线头甚是明显。

他脸上还戴了一副大框黑色墨镜,怎么都觉得这货帅气逼人。

更甚者,莫名其妙觉得他肉欲感好足。

她一定是被他上多了,上到身体对他有了依赖,才会时不时想一些儿童不宜的画面。

“我帮你擦防晒霜。”他说。

也没有想要经过她的同意。

他的大手就在她几乎全裸的后背上擦拭了起来。

更甚者,她本来就只有几条绳了,他还好意思解开……

解开。

他很认真的在她背上擦了很久,说,“正面需要吗?”

“不要!”夏绵绵狂躁。

封逸尘笑了笑。

他自然的躺在了夏绵绵的旁边。

此刻太阳已经大了,晒在身上是真的有点火辣辣的烫。

他说,“要不你帮我擦吧。”

夏绵绵准头看着他。

封逸尘说,“礼尚往来,不应该吗?”

应该!

看姐姐不弄死你。

夏绵绵三两下重新系上自己的绳儿,坐了起来。

封逸尘非常自觉的趴了过去。

夏绵绵挤了很多防晒霜,几乎是一大瓶全部都涂在了封逸尘的身上,防晒霜带着一些美白的功能,在阳光灿烂下,怎么都觉得,白的晃眼,这么健硕的身体,让她莫名……

她承认,她邪恶了。

封逸尘很享受她的邪恶。

两个人从甲板上开始,转了一圈,又在甲板上结束。

完事之后。

两个人浸泡在快艇旁边的海水里。

夏绵绵被封逸尘紧紧的抱在怀抱里。

她怎么就要去主动勾引呢!

这个男人不仅没有节制,还没有原则。

“我带你去骑快艇!”封逸尘突然拽着她,爬上了快艇。

夏绵绵捂着自己的身体。

妈的,她的三点式泳衣呢!

她找了一圈。

封逸尘也在帮她找。

鬼知道刚刚疯狂之后,丢去了哪里!

“要不你穿我的。”封逸尘拿出自己的内裤。

“……”

“否则不穿也可以!”

夏绵绵气呼呼的一把拿过封逸尘的内裤,同时将他手上的工字背心抢了过去。

她穿上封逸尘的内裤就跟短裤差不多,而他紧身的背心在她身上却大到不行,勉强可以遮挡住一些地方,却终究,很容易曝光,还性感无比。

封逸尘此刻就只穿了一条宽松的短裤,上身赤裸。

两个人一人骑了一辆快艇。

速度疯狂的在海平面上驰骋。

阿九的时候,什么交通工具都学过,包括直升飞机也学过,海上摩托艇当然也碰过,但那个时候不是为了玩,而是为以后做各种准备,她骑得很快。

脑海里面浮现了很多,阿九的画面。

那些残忍的训练过程,那些熟悉又陌生的一张又一张脸。

她速度越骑越快。

身后似乎有人在叫她。

她不想听,也听不到。

她突然就好像走。

好想一个人走……

“夏绵绵……”

夏绵绵突然一个急转。

摩托艇一下翻了下去。

夏绵绵整个人一下就翻滚在了海水里。

就这么沉了下去。

“夏绵绵!”封逸尘猛地跳了摩托艇,直接跳了进去。

夏绵绵越沉越下去。

她整个人反而很平静,平静的看着清澈的海水在自己眼前,一点一点海平面的光线越来越暗。

她不知道为什么。

这一刻突然很想就这么沉了下去。

突然很想……

她闭上眼睛那一刻,突然看到封逸尘疯狂的向她游了过来。

他一把拽着她的手臂,嘴亲吻着她的唇瓣,度了一口气过去。

下一秒,他拖着她往上。

两个人猛地露出了海平面。

封逸尘将她强迫性的转过身来,看着她如此淡定的模样,看着她还睁着眼睛还有正常人的呼吸,那一刻似乎才微微的松了口气,却也没有大声责骂她,拖着她的身体就往一边游去,一边的摩托艇游去。

她看着头顶上的烈日当空。

她说,“封老师,你怕我死吗?”

“怕!”封逸尘斩钉截铁。

夏绵绵笑了笑。

她其实也怕死。

刚刚那个举动,不过是对自己内心的试探而已,试探自己,到底可以让自己忍到什么时候,如果封逸尘不出现,她也会自救。

有时候人就是这样,就是喜欢把自己逼到极限。

两个人游到了一辆摩托艇前。

封逸尘一个用力,将她托上了摩托艇,自己也爬了上去。

他坐在她的后面,将她整个人圈住,然后迅速的骑着摩托艇,回到了快艇上。

他把浴巾搭在她的身体上,什么都没有说,开着快艇往回走。

那一刻似乎,似乎很怕……这片海域。

快艇回到了海上小屋。

夏绵绵清洗了自己的身体,躺在床上睡觉。

封逸尘将她搂抱在怀里。

其实什么都没有做,就是两个人抱在一起,睡得昏天暗地。

一天,就又这么过去了。

夏绵绵都算不清楚,她在这里待了几天了。

每天都在如此惬意又放松的环境下,天荒地老!

恍惚觉得,天荒地老。

“明天我带你去逛全世界最大的国际商场。”

“在这里?”

“开车2个小时。”

“哦。”

“早点睡。”封逸尘俯身亲吻她的额头。

夏绵绵乖巧的闭上眼睛。

自从那天她从摩托艇上翻了下去,封逸尘这两天都没有带她去海边,也不海钓,也不让下水,就抱着她在小屋里面,偶尔陪她一起玩沙滩,亦或者在淡水泳池里面玩耍一番,更惊奇的是,封逸尘这两天居然没有碰她,一点都没碰,两个人纯盖一张被子纯睡觉。

夜晚的海上小屋异常的安静。

不知道是不是睡得太多,今晚却莫名的一点都不想睡。

她看着躺在自己身边的封逸尘,“我们什么时候回去?”

“过两天。”

“过两天是多久?”

“你想回去了?”

不是。

但,总得回去。

“过两天就回去了,睡吧。”封逸尘亲了亲她的脸颊。

她其实不知道封逸尘在担心什么。

总觉得,他比她更不舍。

房间又陷入了安静。

封逸尘关了静音的手机,似乎亮了那么一下。

他伸手拿起手机,看着来电,接通,“子墨。”

“封逸尘,你到底多久回来!”那边狂躁。

隔着话筒都能够感受到凌子墨的怒气。

夏绵绵也听到了。

她无语。

这几天凌子墨时不时的就会打电话过来,从不管时差,抽风就打。

每次打都会问他们为什么还不回来?!

也不知道凌子墨要做什么!

亦或者,纯无聊。

无聊,他的生活不是很多姿多彩吗?!

“还有两天!”

“上次也说还有两天,我他妈算计着你都出去半个月了!你是不是打算和夏绵绵定居在那边了,你是不是打算就不回驿城了!封逸尘,你要移民你特么的早点说一声啊!”那边激动万分。

不知道的人还以为凌子墨被抛弃了。

“你找我有什么事情?”对比起凌子墨的激动,封逸尘显得异常的平静。

“没事儿!”

“拜拜。”

“喂!”那边叫着他,“你不会真的不回来的是吧!”

“我会回来。”

“那我等你哦。”一副小媳妇模样。

封逸尘直接挂断了电话。

夏绵绵忍不住笑了笑,“凌子墨是不是喜欢你?”

“不是。”封逸尘一本正经的回答。

“他干嘛一直盼着你回去?”

“明天他生日。”

“疑?”夏绵绵看着封逸尘。

这货还能记住凌子墨的生日吗?!

分明是冰山冷脸,有时候就是莫名的一句话让人觉得很暖。

“准确说,驿城就是今天。”封逸尘补充。

“所以他想你回去陪他过生日。”这样不更说明他们关系匪浅吗?!

封逸尘将夏绵绵抱进怀抱里,低沉的嗓音在她耳边喃喃道,“但我重色轻友。”

“……”

……

另一片天空。

没有这么璀璨的夜晚,反而天色异常的阴沉。

从早上开始就这么阴沉着,一副要下大雨的模样。

凌子墨坐在办公室,站在落地窗前看着驿城这座熟悉而又陌生的城市。

今天他生日。

不知不觉,27岁了。

蹉跎的岁月就过了这么多年,他仿若觉得自己27岁之前,都白过了。

他转身,下班。

实在不想回去。

他开车行驶在街道上。

今天一早出门的时候,她姑姑和她表妹就让他晚上早点回家,给他庆祝生日,他却不想回去。

真的不想回去。

他漫无目的的将车子开着到处游走。

然后莫名其妙就看到了远远的高楼上一层写字楼的一行烫金大字,“居小菜律师事务所”!

他讽刺的一笑。

果然这个女人开始在自己的世界里,挥之不去了。

他回神开着车子越过。

越过的时候,看到写字楼的楼下,居小菜明显精心打扮之后,上了一个男人的小车。

那么破的小车。

居小菜还坐得这么甜蜜。

她真傻。

他将车子开快了些。

在如此交通复杂的环境下,违反了很多交通规则,甚至引来整个街道上的鸣笛声。

他却似乎没有听到一般,就自顾自的看着很快。

居小菜这么远远的看了一眼,一眼就认出来凌子墨的轿车。

应该是凌家旗下最便宜的一辆黑色保时捷。

她回眸。

展然不认识,有些无语道,“交通管制得这么严格,还是有这种不怕死的!”

居小菜淡笑。

凌子墨天生性格就是如此。

展然开车就比较稳重。

他一边开车一边说道,“今天第一次去我家。”

居小菜心跳一下就加速了。

是啊。

答应了展然,然后就约到了今天。

她其实很忐忑。

下了很大决心,到这一刻又开始有些慌慌张张。

“丑媳妇总要见公婆。”展然看着她的模样就知道她的紧张了。

他笑着安慰。

居小菜深呼吸,在给自己默默打气。

展然腾出一只手,摸了摸居小菜的头,“别怕,天塌下来了也还有我。要是我爸妈嫌弃你我就带你私奔,反正你是富婆,你以后养我,我就在家全职做家庭主男伺候你。”

居小菜被展然逗笑。

每次在她无比紧张的时候,他总是会说一些缓解气氛的话。

她说,“我尽量不让你父母失望。”

“傻瓜。”

一定不会失望的。

车子听到了一个老旧的家属院。

“没电梯哦。”展然一手牵着居小菜,一手提着居小菜买的礼品。

“嗯。”

两个人爬上了5楼。

展然准备掏出钥匙。

房门突然就被人打开了。

一个中年妇女出现在门口,“来了吧,小菜来了。”

第一口,就很是亲切。

居小菜看着展然的母亲。

穿着素净的衣服,短头发,做了小卷,看上去带着知书达理的书卷气息,给人感觉很舒服,而且很温柔。

“阿姨好。”居小菜叫她。

“来来来,赶紧进来。”说着,展母就牵着居小菜的手走了进去。

居小菜有些受宠若惊。

第一次见面就这么亲热吗?!

她回头看展然。

展然一笑,意思是,我爸妈人真的很好。

“老头子,快出来,小菜来了。”展母冲着厨房说道。

展父连忙走了出来,很典型的中年男人,脸上稍微比展母看着眼熟些,此刻身上系着围裙,似乎是在做晚餐。

“叔叔好。”居小菜礼貌。

展父有些严肃的脸上此刻突然就笑了,“好好好,来了就好,你在客厅坐着,我今天做了水煮鱼片,一会儿就好。”

居小菜看着展父急急忙忙的走进了厨房。

展母拉着居小菜坐在沙发上,“你叔叔人就这样,手忙脚乱的,不过他做菜倒是一流,你等会儿多吃点。”

“谢谢阿姨。”

“对我这么客气做什么,都是一家人。”展母热情道,“是不是小展。”

展然咧嘴一笑,“妈,你稳重点,把小菜吓跑了你哪里找这么好的姑娘赔我。”

“你这孩子。”展母宠溺的打了一下展然。

一家人笑成了一团。

真的是居小菜从小到大从未感受过的,家庭温暖。

原来正常人家的家庭,是这样的。

她嘴角一直挂着淡淡的笑。

渐渐融入进去,没有刻意,就是很容易融入。

一家人吃着晚餐。

展母一直在照顾居小菜,居小菜心里越发的温暖。

吃过晚饭之后,又都坐在沙发上看电视。

展母亲昵的拉着居小菜的手,“我听小展说,你是孤儿?”

“嗯。”居小菜点头。

“真是可怜的孩子。”展母有些心疼,“不过以后这里就是你的家,我和你叔叔就是你父母。”

“谢谢阿姨。”居小菜有些感动。

“傻孩子。”展母又拉着小菜说了会儿话。

晚上有点晚了。

居小菜看了看时间,使眼色给展然。

展然当然知道居小菜是想回去了。

他连忙说道,“不早了,我送小菜回去,明天小菜还有个官司要打。”

“才几点就要回去了!”展母似乎舍不得小菜离开。

“你又不上班,人家小菜明天还要上庭!

展母无言反驳。

“小菜,我送你。”

“嗯。”居小菜站起来,“叔叔阿姨,那我先走了。”

“有空多来玩,一定要经常来。”

“好。”居小菜点头。

第一次觉得,原来亲人一点都不可怕。

她跟着展然一起走向玄关处换鞋。

天空突然响起剧烈的雷响。

下一秒,倾盆大雨瞬间就落了下来。

在家里面都能够听到外面,哗啦啦的声音,有点恐怖。

“下那么大的雨!”展母突然出来拉着居小菜,“这个时候开车多不安全,今晚不走了,就在阿姨家里睡一晚。”

“……”居小菜怔住。

展然心里一笑。

他家展夫人的就是神助攻!

------题外话------

昨日奖励见二更。

今日问题:小菜要不要留下来?!

好啦,周末是有点晚。

小宅尽量下午更早点。

在你们么么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