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2章 重大车祸发生/枭宠重生之盛妻凌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就在阿姨家里睡一晚!”展母一口笃定,拉着居小菜的手就不放开。

居小菜脸有些微红。

她从来没有在别人的家里过夜。

除了凌家。

但凌家是因为,她当时和凌子墨结婚了。

她有些不知所措。

展然说,“家里有一个房间,收拾收拾你住。下这么大的雨,出行确实不方便。”

居小菜一般不太会拒绝人。

此刻,也不知道如何拒绝。

“好啦,有我爸妈在你觉得我还敢对你做什么吗?!”展然逗笑。

展母和展父也笑了笑。

展母说,“小菜你放心,小展从小就听话,他不会乱来的。”

“不是,我不是担心那个……”居小菜脸都红透了。

“那就不要多说了,阿姨去找阿姨的睡衣,你晚上就将就睡一晚。”说着,展母就放开了居小菜,高兴地回了房间。

居小菜更不知道怎么拒绝了。

展然也没打算让居小菜拒绝,说道,“走吧,我带你去我房间。”

“啊?”居小菜举步维艰。

“你小脑袋想哪里去了!”展然逗笑,“你睡我房间,我睡小房间,怎么能让你委屈睡最不好的房间。”

居小菜脸又红了。

总是被展然这么逗。

展然心情很好的拉着居小菜走进了自己的房间。

房间很男性化,带着些阳刚之气,房间中放着书桌,上来摆放着很多军事方面的书籍。

夏绵绵随意看了看。

展然说,“你随便参观,我去我妈那边帮你那睡衣。”

“好。”

居小菜就这么游走在房间里面,看到展然一个相册。

从小到大的相册。

展然小时候长得挺好的,白白净净的优点婴儿肥。

她生活在孤儿院,基本没有这种合集。

心里,其实有些向往。

向往正常人家长大的孩子会是怎么样的!

以后她要是有小孩了,她一定会给她全部的爱。

这么想着。

房门被人推开。

展然看着她看着影集,说道,“我是不是长残了?”

“没有。”居小菜说,又笑道,“就是小时候更可爱。”

“想不想生个小包子,长得和我小时候一样可爱。”展然随口说道。

居小菜脸红透。

“一说就红脸,你让我开始怀疑你到底结婚过吗?”展然认真的看着居小菜。

“我和凌子墨……”

“好啦,我知道。”展然笑道,“我不介意。”

“嗯。”居小菜点头。

“去洗澡吧,我在外面等你。”

居小菜拿着展然母亲的睡衣,有些羞涩的走进了浴室,洗澡。

展然看向浴室。

浴室中响起哗啦啦的水声,隐约还能够看到倩影。

这个磨人的小妖精。

他无奈一笑,起身准备离开。

真怕自己兽性大发,冲了进去。

他刚起身。

房间中响起电话的声音。

展然看着居小菜的手机在响,就是一串数字,没有名字。

他想了想,帮她接通,“你好,你找小菜吗?她在洗澡,一会儿我让他给你回电话。”

“……”那边沉默。

展然蹙眉,“听得到吗?”

“听到了。”凌子墨冷声。

展然也觉得这个声音有些熟悉。

“居小菜是把我电话都删了吗?”凌子墨问,否则对面的人应该不会这么客气,而且第一句是你好,显然是陌生来电。

展然想大概是的。

他说,“她在洗澡,你有什么事情我可以转达她。”

“你们同居多久了?”凌子墨直接问道。

展然蹙眉。

“没想到居小菜这么快就愿意和其他男人上床,我还以为她性冷淡的。”凌子墨说,带着些吊儿郎当的口吻。

“凌子墨,你注意言辞!”展然声音冷了很多,“小菜和你已经没有任何关系了,我希望你以后不要再打扰她!”

“你可以让她把我设置成黑名单,光删了电话号码我也能打进来。”

“我会转达的。”

“对了。”凌子墨说,“要不要我告诉你,居小菜的敏感点在哪里?”

“凌子墨!”

“很难找的。”

“够了!像你这种男人真的是践踏了居小菜!”展然怒气冲天。

凌子墨冷笑,“是啊,所以你好好珍惜吧。”

说完。

电话被凌子墨猛然挂断了。

展然看着电话,真的是一肚子火。

凌子墨这个人太没品了,不管如何,小菜也是他前妻,怎么能对另外一个男人随便说床上的事情!

以前的小菜都是怎么忍受得了凌子墨的。

他紧捏着手机,很是生气。

小菜刚好洗完澡出来,脸蛋红扑扑的,给人感觉总是柔嫩而干净。

展然看着如此居小菜,刚刚的怒气莫名就变得……

他喉咙微动。

居小菜看着展然拿着她手机,也没注意到他的眼神,她说,“谁给我打电话了吗?”

展然手指一紧。

居小菜走过去,准备拿过来。

手机突然闪了一道短信过来。

即使删了名字,电话号码还是认识的。

她看到凌子墨发送了的短信写道,“敏感点在腋下。”

居小菜咬唇。

展然显然也看到了。

两个人突然都有些尴尬。

展然看着居小菜的模样,有些不知道该如何解释,他真的不在乎她的曾经。

在自己沉默的那一刻,居小菜恬静的声音说道,“之前和凌子墨结婚,有过几次。”

“别说了,没关系的。”

“没有。”居小菜笑了笑,“其实都是过去的事情,我觉得有些事情可以给你讲讲,既然我们决定在一起。”

“我不想勉强你。”

“不算勉强。”居小菜主动拉着展然。

展然心口一动。

两个人坐在床边。

居小菜说,“小时候我是孤儿,很长一段时间都过得很不开心,有段时间有个比我小了4岁的妹妹陪着我,但没多久她就走丢了,我在孤儿院也没有人领养,因为年龄太大了,没人愿意领养我。后来凌爷爷资助了我,将我带回了凌家。其实凌爷爷对我真的很好,把我但亲孙女对待,供我学习,送我出国深造。我所有的一切都是凌爷爷给我的。”

“凌爷爷是个好人。”展然笑道。

“嗯。后来凌爷爷把我介绍给了他的孙子。我当年是挺喜欢凌子墨的。不知道怎么喜欢的,可能就是凌爷爷一直在我耳边念叨他的孙子就渐渐的产生了一种莫名的情愫,加上第一眼看到凌子墨的时候,他长得真的挺帅的。”

“你也喜欢帅哥。”

“那是以前。”

“所以你的意思是我不帅。”展然故意调动氛围。

居小菜竟无言以对。

“好了,不打断你了,你继续。”

“然后在凌爷爷的一手操办下,我救了凌子墨结婚了。结婚的当晚,凌子墨就和我发生了关系。”

“这段可以跳过。”展然说。

居小菜抿了抿唇,继续道,“他不喜欢我,我其实感觉得到,但想着既然是凌爷爷安排的婚姻,我要好好珍惜,所以我还是很规规矩矩的做好凌子墨妻子的角色,从来不乱来,在家的时候尽量多照顾他。”

展然完全可以想象,那些年小菜的委曲求全。

“但显然,我的付出凌子墨是看不到的。他的世界很精彩,其实我真的不怪他,我们是两个世界的人,他从小生活的圈子就和我不同。我追求的是平凡的家庭生活,而他追求的一直是都是外面的精彩世界。渐渐地,我们之间的感情就越来越淡越来越疏远,很长一段时间两个人都不在一起睡觉,就算躺在一张床上,凌子墨也不会碰我。”

展然拉着居小菜的手,似乎是无形的在给她安慰。

“然后有一次,凌子墨被凌爷爷骂了留在家里,可能是为了顺承凌爷爷,他又勉强和我上了床。那次之后我怀孕了。”

展然的手指一紧。

“我原本想着,我就把孩子生下来。我也不需要凌子墨负责,也不需要谁来帮我带孩子,我带着孩子陪着她一起长大就好。不过事与愿违,孩子在不到2个月的时候,凌子墨的亲姑姑,凌琳把我从楼梯上推了下去,孩子就没有了。”

“小菜。”展然看着她的模样。

居小菜笑了笑。

笑着,那一刻眼眶还是有些红。

她说,“我以为都是过去的事情了,没想到还是会有点介意。”

“以后我们会有孩子的,我答应你,我们不止生一个,我们生一堆,你想要多少都行!”

“……”居小菜怔怔的看着展然。

她是母猪吗?!

展然笑了笑,转移话题问道,“从那以后,你就不喜欢凌子墨了吧!”

“本来凌子墨也不期待这个孩子,如果不是凌爷爷一直护着我,他可能也不会让这个孩子留下来,他当年也很年轻,不想这么早就当爸爸。”

“嗯。”展然点头。

能够想象当年的凌子墨到底又多渣!

“孩子没有了之后,凌爷爷似乎也发现了凌琳和凌小琳对我的敌意,或许也看出来我在凌家生活得并不开心,就让凌子墨带着我搬出去生活。我们搬出凌家别墅之后,凌子墨就更疯狂了,基本上夜不归宿,偶尔半夜回来,也不会和我在一个房间。我记得有一次,凌子墨醉醺醺的从外面回来,我刚好起床倒杯水喝,就碰到了他。他看到我那一刻明显怔住了,看上去好像根本就不记得还有我的存在!”

“而后,我尽量避着他,总觉得可能会把他吓到。”说着,居小菜还笑了笑。

展然这一刻却心都痛木了。

居小菜这么纯洁这么善良这么美好的一颗心,真的被凌子墨糟蹋成了什么样儿!

“然后就是凌爷爷突然脑淤血去世了。整个凌氏就突然全部压在了凌子墨的身上,他其实对待工作还是认真的。但凌爷爷终究还是会不放心凌子墨一个人来经营,特别是凌琳和凌小琳都很败家,凌子墨对他们母女又是言听计从,我怕凌琳真的会有一天败光了凌氏集团,就在凌子墨提出离婚的时候,要走他一半的家产。”

“我就知道,你当时要家产一定不是以为你贪财。”

居小菜笑,“当然,钱多也不是坏事儿。”

展然就喜欢居小菜偶尔的小心眼。

“然后我没想到,因为要凌子墨的家产会让他这么纠缠我。好在。”居小菜说,“现在我把所有还给了他,至于……”

“嗯?”

“他又把凌氏的股份给了我。”居小菜说,“但不管如何,也算是两不相欠了。而且早晚,等凌子墨成家之后,我会把我手上的股票给他妻子或者他儿女。凌家的东西,我不带走。”

“嗯。”展然突然将她抱住。

居小菜一怔。

静静的躺在了展然的温暖的怀抱里。

“从今以后,让我来保护你。”展然说,“绝对不让你受到一丁点委屈。”

“嗯。”居小菜点头。

就是觉得莫名的安心。

两个人相拥了很久。

展然放开居小菜。

他实在很怕居小菜甜甜的体香以及柔软的身体会让他控制不住自己。

他说,“你早点睡,明天一早我叫你起床,不会让你上庭迟到的。”

说着,展然就准备起身离开。

离开的那一刻。

自己的衣角突然被居小菜拉着。

展然一怔。

他回头看着居小菜。

“其实,我也不是黄花大闺女了,要是你觉得我们可以……”

“在我心目中,你就是黄花大闺女!”展然一字一句很肯定。

居小菜真的会被展然感动。

她看着他。

展然说,“当然,我不会拒绝。”

居小菜脸羞红。

“等我洗澡。”

“嗯。”

展然快速的冲进了浴室。

居小菜其实心跳很快。

她没有经历过和凌子墨之外的其他人,而且和凌子墨之间也就寥寥几次,最后一次凌子墨是做得比较多,但……她不知道和展然之间应该怎样?!

她咬着嘴唇,有些不知所措。

浴室里响起水声。

夹扎着窗外,倾盆大雨的声音。

……

凌子墨漫无目的的在街道上行驶。

雨刮不停的刮着玻璃。

今晚的雨很大,有史以来,驿城最大的降雨量,感觉整个天都要下塌了。

他想,天塌了才好。

压死那对狗男女。

他讽刺的一笑。

眼眶却突然红了。

妈的。

居然为了一个女人哭。

不就是被人上吗?!

他上了多少女人了,还怕女人被别人上吗?!

他眼前有些模糊,被他强硬着忍了回去。

晚上的时候,他其实还是回家了。

回去,装作开心的和他姑姑以及表妹一起吃了晚餐吹了蜡烛吃了蛋糕。

做完了所有一切……

然后呢。

然后脑海里面还是居小菜的影子。

还是她笑脸盈盈和另外一个男人一起离开的画面。

他不开心。

很不开心。

要爆炸了一般的,疯狂。

他决定给居小菜打电话。

他要告诉她他今天过生。

他要礼物。

想来两个人结婚也有几年了,居小菜居然一次礼物都没有送给她。

尽管,他也没有送给她过。

话说居小菜什么时候过生。

他想不了那么多,拿起电话拨打。

所以……

是那个野男人接电话了。

说她在洗澡,洗澡……

洗完澡要做什么?!

他讽刺。

那一刻却自尊心作祟。

他故意说起居小菜的敏感点,他就是想要刺激那个野男人,就是想要告诉他,居小菜他都上过了,都上过了!

他挂断了电话。

还非常故意的发了短信过去。

就是这样。

这个女人和那个野男人,就这么消失不见!

甚好。

他发完了短信。

发完后,一点都没有报复的快感。

一点都没有。

他拿起车钥匙。

不管他姑姑和他表妹怎么叫他,他顶着磅礴大雨就开了出去。

街道上的车辆很少,人更少。

其实现在也不晚。

就仅仅是因为雨大而已。

他车速反而开得有些快。

漫无目的,就是在街道上驰骋。

就是想要发泄。

就是不想要自己胡思乱想而已。

眼前突然一阵晃眼。

前面有辆急速而来的卡车,耀眼的灯光直接射在了凌子墨的眼睛上。

眼前一花。

凌子墨一个急转。

雨地异常的滑,车子完全不受控制的,转了360度,车尾猛地一下撞到了一边的护栏上,与此同时,货车也一个刹车不住,直直的朝凌子墨的轿车撞了过去。

凌子墨那一刻在想。

他死了,居小菜就真的是别人的了!

……

雨,似乎没完没了的下个不停。

越来越大。

居小菜站在窗户前,看着外面有些恐怖的大雨,心想,还好没有回去。

路上应该会很危险。

却在展然打开浴室房门那一刻,心突然漏跳了一拍。

她其实没想到自己会主动让他,留下……

她一直以为他们之间不会那么快。

但不知道为什么,就是肯定展然一定会负责。

一定会。

她这么给自己壮胆。

壮胆,看着展然穿着家居服,头发都没有擦干就走了出来。

他走向夏绵绵。

其实脸也有些红了。

两个人看着彼此。

展然说,“我去关灯。”

“嗯。”居小菜点头。

点头,坐在了床边。

黑暗下,可能不会那么尴尬。

灯光熄灭。

展然也坐到了床边。

展然伸手,拉着小菜。

他说,“我会负责的,我保证。”

“嗯。”

“小菜。”展然说,“我爱你。”

居小菜咬唇。

心跳一直在加速。

加速中,就感觉到展然的脸靠了过来,靠过来的那一刻……

房间突然响起电话的声音。

两个人均是一阵惊吓。

就好像做什么坏事儿,被人突然发现了一般。

那一刻甚至彼此还有些尴尬。

僵硬着,没有继续。

展然深呼吸一口气。

他忍耐着,起身拿起自己的手机。

一个同事打过来的。

他看着手机,心里想着,最好要有大事儿,否则看他不弄死对方丫的打扰他好事儿。

他咬牙切齿的接通电话,“老李。”

“小展,你在家吧。”那边急忙问道。

“怎么了?”职业关系,听口吻小展就知道应该是发生了什么事情。

“今天大雨,出了好几起交通事故,我现在手上的摩托车出事儿还没有处理完,那边又报警说有一辆保时捷和大货车撞到了一起,据说现场非常的惨重,现在人手不足,你赶紧到现场去处理一下!王大队要求所有人今晚全部出勤加班。”

“好!”展然一口答应。

这是警察最基本的职业操守。

不管如何,工作上随叫随到,没有任何借口推脱。

“我把事故地址发给你,你赶紧去。据说保时捷上的司机还是一个名人,叫什么凌子墨,王大队很重视,好像都已经亲自过去了!”

“你说什么?”展然顿了顿,“你说凌子墨出车祸了?!”

坐在展然身边的居小菜,身体突然一僵。

展然转头看了一眼居小菜。

“具体我也不知道,凌子墨很出名吗?哎呀,不说了,我这边也搞不赢,你赶紧去就好了!”那边匆匆忙忙的挂断了电话。

展然放下电话。

房间的灯打开。

展然对着居小菜一字一句道,“听说凌子墨出了车祸,我现在要赶去现场处理!”

居小菜咬着嘴唇。

很显然,此刻脸色有些不自然的白。

他说,“或许,你要不要跟着我去看看情况?”

------题外话------

昨日奖励:做个安静的女汉子、市井小草、13500628095、谨时里、茨波德i

那啥,那些威胁宅要福利的!

哼哼哼,你们不给宅月票宅就不给,就是这么任性,哦呵呵呵呵!

好啦,我还是要无耻的求月票!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