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3章 旅行(4)最后的美好的时光?/枭宠重生之盛妻凌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或许,你要不要跟我去看看情况?”展然询问。

就是能够感觉到,居小菜的担心。

他其实可以理解。

不管如何,凌子墨和居小菜之间也有一段感情,凌子墨出了重大车祸,居小菜不会视而不见,这不是因为爱或者不爱,仅仅只是因为居小菜善良。

居小菜点头,“嗯。”

两个人迅速的换了衣服。

展母和展父还在客厅看电视,看着两个人突然穿好衣服外出,忍不住关心道,“小菜还是要回去吗?”

“不是,今天全队加班,出了很多交通事故,有一起事故是小菜的朋友,我带她一起去看看。”

“那你们小心点,外面雨那么大。”

“我知道,你们早点睡。”

说着,展然就带着居小菜出了门。

展母看着房门关过来,忍不住抱怨,“都是你,非要让我们儿子去读什么警校,万一出什么事儿了怎么好!”

“你说你就是小鼻子小眼睛的,一点都没有革命精神。警察这么光荣的职业,我难得和你说!”展父自豪无比,“我要不是因为身体原因我现在还会坚持在岗位上!”

“算了,懒得和你多说。”展母说不过展父。

这么多年,每次她一抱怨展父就一堆大道理。

展母重重的叹了口气。

不出事才好!

……

倾盆大雨的天空,仿若天都要塌下来了一般,豆大的雨珠打在地上,捡起很深的水窝。

展然开得很稳。

作为交通警察,处理过太多交通事故,自然也知道什么天气是最危险的。

居小菜坐在副驾驶,也没有催促,只是无比安静的空间能够明显感觉到居小菜的紧张。

展然将车子驶入目的地。

冒着大雨的好几个警察已经到了现场,现场拉起了警示线,听着闪着警灯的警车,此刻120救护车也赶到,车上下来很多医务人员,全部都往车祸现场走去。

小展将车子停好,递给了居小菜一把雨伞,“你打着伞下来,外面雨大,我去看看情况。”

居小菜接过雨伞。

展然已经下了车去了人群中央。

居小菜看着外面的人群,看着那辆红色大卡车和那辆黑色保时捷深深的撞在了一起。

她咬牙。

撑着雨伞去了现场。

居小菜走过去,展然从里面出来,即使穿着警察专用的雨衣,此刻似乎也已经湿透了,他说,“凌子墨应该没有生命危险,现在正在全力将他从驾驶室弄出来。”

“我能进去看看吗?”

“你跟我来。”

展然带着居小菜走进去。

居小菜看着那辆熟悉的小轿车内,凌子墨被困在里面,闭着眼睛,头上流了很多血。

周围很多嘈杂的声音,大家都在努力的将他从里面拖出来。

大卡车上面的司机倒是没有任何伤,此刻一边看着凌子墨的情况,一边在回答警察的一些问题,说得义愤填膺,“我开车算是慢的了,也知道这种天气打滑不好开,谁知道这辆车跟疯了似的从那边开过来,我刹都刹不住车就给撞上了。我真是倒了八辈子的霉,遇到了这种不要命的……”

居小菜默默的听着。

她眼神一直看着驾驶室里面的凌子墨。

医护人员一直在叫着凌子墨的名字,凌子墨没有睁眼,但应了几声。

好久。

所有人才打开了凌子墨的驾驶室,将他从里面拖了出来,全身都是伤口,好像到处都是血。

医护人员将他放在了担架上,抬着上了救护车。

展然拉着居小菜,“你去看看吧,我处理完现场马上就到医院来接你。”

“嗯。”

居小菜跟着上了救护车。

凌子墨躺在救护车上,紧闭着眼睛。

妈的。

出个车祸真的是全身都痛。

他咬牙切齿。

“还有多久到医院,要痛死了!”凌子墨忍着痛吼道。

医护人员忍不住嘲讽,“这一刻你应该担心自己是不是要死了。”

“我他妈要死了吗?!”凌子墨一个激动。

激动地差点没有从担架上蹦起来。

身体一阵痛,睁开眼睛看着面前的白衣大褂。

那一刻眼眸一顿。

他是出现幻觉了吗?!

还是已经死了。

居小菜怎么会坐在那里。

安安静静的没有说一句话,就坐在他旁边。

身体的痛好像都已经消失了一般,他就直直的看着居小菜。

居小菜转眸看着他,和他四目相对。

凌子墨居然闪烁的转向一边。

他麻痹的居然心跳在加速。

在不受控制的加速。

他咬着唇,突然不发一语。

救护车上很安静。

医护人员看着凌子墨突然如此安分的模样,说道,“一会儿就到了。”

凌子墨也没有再回答。

救护车一路到了目的地。

凌子墨被抬下来,然后送去急救室。

居小菜就这么跟着旁边,也不说话,也没有太多的情绪,一直都是安安静静的。

“你不会走是不是?”凌子墨被送去急救室的那一刻,死拽着医护人员不让送进去。

居小菜看了一眼凌子墨,“嗯。”

她等展然过来接她。

凌子墨得到居小菜的肯定回答,才不放心的让护士抬了进去。

抬进去还没有关上急救室的门,就听到里面凌子墨大吵大闹的声音,“你们轻点好不好,想痛死我吗……”

声音渐渐消失。

居小菜一个人坐在走廊上。

就这么安静的坐在那里等着。

她想了想,从包里拿出手机,准备给凌琳打电话通知一声,却在按下拨打键的时候犹豫了一下,她起身走向护士台,对着护士说道,“刚刚出车祸的男人凌子墨,这是他家人的电话,麻烦你们转告一声。”

“好。”护士温柔道。

居小菜交代完之后,就又回到了走廊上等着。

等了一个来小时。

凌子墨被送了出来,身上惨了些绷带,看上去有些惨重。

居小菜起身,走向医生。

凌子墨是一出来就在找居小菜,看着她还在,才稍微松了口气。

妈的,都让那群庸医快点处理了,要居小菜不在了他不弄死他们!

“他怎么样?”居小菜问医生。

医生说,“还好,都是皮外伤。”

“有骨折吗?”

“看上去是没有了,明天再去做一个相关复查确定一下。”医生说道。

“好的,谢谢医生。”

“不客气。”

居小菜转头,看着凌子墨被人推向了一边的病房。

她犹豫了一下跟着去了。

病房中护士在交代要注意的事项,以为是超级VIP,其实需要注意的不多,大多是如果凌子墨出现什么异常,一定要及时通知他们。

居小菜一一答应了。

护士出去之后,房间中就剩下居小菜和凌子墨。

凌子墨也没睡觉,缠着绷带看着居小菜。

居小菜坐在他病床旁边,问道,“你早点睡吧。”

“我睡着了你应该就走了吧。”

“不会。”居小菜说。

凌子墨嘴角刚起。

居小菜补充说,“我等展然来接我。”

凌子墨嘴角僵硬。

他转头不去看居小菜。

居小菜看着他的模样,淡淡道,“我通知了你姑姑,她们应该马上就会赶过来了。”

谁他妈稀罕她们过来!

凌子墨说,“你怎么知道我出车祸了!”

“展然接到队上通知,要求过来处理你的交通事故。我陪他一起过来的。”居小菜说。

“你们倒是夫唱妇随。”

居小菜也不多说。

“打扰到你们今晚的好事儿了?”凌子墨故意讽刺。

事实上确实是。

居小菜没有回答。

“亦或者说,其实展然也就那样,2分钟?!”凌子墨嘲笑。

“你要是不想睡,就玩会儿手机吧,医生说你没什么大事儿,明天再复查一下就行了。”居小菜直接转移了话题,她是真不想和凌子墨说太多,“我出去了。”

“你不是要等那什么展然吗?!”凌子墨激动。

“我在外面等他。”

“居小菜!”要不是手上插着点滴,他特么真的会从床上跳下来。

居小菜停了停脚步,“这里是高级VIP区,有一对一的护工和一对一的护士,有什么你可以叫他们。”

“反正你巴不得我死是吧!”凌子墨冷冷地说说道。

不管他出什么事情,她都是一脸无动于衷的对吧!

居小菜没想他死,但确实不想和他待在一个屋檐下。

她没有停留,往外走了。

“居小菜,我都要死了,你就不能陪陪我吗?”凌子墨看着她的背影,忍不住说道。

口气依然很霸道,但仔细一听,分明带着乞求。

居小菜咬唇。

凌子墨很紧张的看着她停下你的脚步。

“我就是想吃点水果什么的。”凌子墨胡乱的找借口。

居小菜终究是心软的。

一个人的孤独其实她很清楚。

人生病的时候,这种孤独就会越渐的放大。

她回头,“你想吃什么水果?”

凌子墨看着高级病房本就用准备的一盘水果篮子,“我要吃石榴。”

居小菜看着凌子墨。

“就此石榴。你要一颗一颗掰下来,我手受伤了不方便。”凌子墨再要求。

居小菜习惯凌子墨所有幼稚的行为。

她走向茶几边,用水果刀切开石榴,开始一颗一颗掰下来,放进了水果盘里面。

凌子墨眼眸一直看着居小菜,看着她安静恬静没有半点脾气的,帮他把石榴籽一颗一颗仔仔细细的放进盘子里,表情很认真,很乖巧,很想一直就这样,天荒地老也好。

他喉咙微动。

就是不想居小菜就这么走了。

就是不想她走。

居小菜是掰了好久,才把石榴全部掰完,递上到凌子墨的面前。

“你喂我。”凌子墨说。

居小菜看着她。

“我这只手受伤了,这只手在打点滴。”凌子墨一脸坦然。

“那就打完点滴再吃吧。”居小菜直接将石榴放在了一边。

这妞居然给她使脾气了。

凌子墨瞪着居小菜。

居小菜不再看凌子墨,就默默的坐在他旁边,自己拿起手机看了起来。

她但凡做任何一件事情都是好认真的模样。

嘴唇有时候会因为看到的东西而微微撅起,模样可爱到他真的很想把居小菜拖上床,压在身下,然后吻着她的小嘴一直不放……

他妈的真的中邪了。

凌子墨自己都不敢想象,身体居然就可耻的石更了!

他转移视线,看向一边。

深呼吸,喘气,深呼吸,喘气。

“闷吗?”居小菜从手机上转移视线,看着他,“要不要帮你打开窗户?”

“不用了,我睡了。”凌子墨说。

居小菜也不再多说。

凌子墨闭上眼睛。

不去看就不用想了,不去看就不用想了。

脑袋里面就像魔咒了一般,不停的重复重复,最后终究在疲倦下,睡了过去。

居小菜感受到凌子墨均匀的呼吸,微叹了口气。

她眼眸看着凌子墨因为车祸而青肿的脸,还有额头上包扎后还有些血渍侵染,想到刚刚的车祸现场,她其实都以为凌子墨凶多吉少,却没想到,身体居然就只是受了点皮外伤,大概是,祸害活千年。

她起身,走向床边。

外面已经还在不停地下着大雨。

她不知道是不是因为雨大所以凌琳没有出来,至少等了很久了。

她拿起电话准备给展然拨打。

凌琳来不来其实也没有多大关系,这里有足够的人可以照顾好凌子墨,而她也没有义务陪着他。

她刚按下电话号码,突然又犹豫了。

展然说不定现在正在忙或者正在开车,万一接她电话分了心怎么办?!

她最后还是放弃了。

再等一会儿吧,既然展然说让她在医院等他,她就等着。

何况这么大的雨,她也不敢冒险回去。

她坐在高级VIP病房的沙发上,夜晚已经很深了,她靠在哪里,不知不觉就睡了过去。

……

凌子墨一觉睡到了大早上。

他没想到自己居然就真的睡着了。

而且还睡得特别的香。

他睁开眼睛看着陌生的环境,好半响才反应过来,昨晚麻痹的差点就死了。

这一秒,他猛地从床上坐起来。

居小菜呢?!

他有些激动,身体撞到床畔上,痛得他咬牙切齿,却在看到居小菜躺在沙发上温顺的睡在那里的时候,貌似全身都痛感都没有了,只有心里无比柔软的温暖。

他掀开被子,走向居小菜。

居小菜缩成一小团,像一只小猫咪一样,倦在那里,睡得很是香甜的模样。

凌子墨完全是本能的,本能的嘟嘴,将嘴唇嘟得很高的就去亲居小菜。

嘴唇还未靠近。

居小菜突然睁开了眼睛。

睁开眼睛,就看到凌子墨撅得无比夸张的嘴唇。

居小菜猛地用手捂住自己的嘴。

凌子墨亲在了她的手上。

居小菜伸手推了一下凌子墨。

“啊……”凌子墨身体一痛,随即怒吼,“你丫的想杀了我吗?!”

居小菜从沙发上坐起来。

连忙看了看自己的衣服。

还好,都穿在身上。

凌子墨看着居小菜的模样,心里很是不爽,“你以为我会强奸你吗?!”

居小菜不想多说。

她起身就往外走。

她也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睡着的,她只不过是闭着眼睛休息一下然后等展然过来接她,然后一个晚上过去,展然没有过来,她就睡了过去了吗?!

展然不会是出了什么事情吗?!

这么一想,心不禁紧张起来。

她准备那手机询问,身体突然被人一把拉住。

居小菜转头看着凌子墨。

“你去哪里?!”

“我要走了。”

“居小菜!”凌子墨叫着她,“你这么怕我做什么?”

“我没有怕你。”居小菜尽量让自己冷静,“我只是很担心展然,我不知道他昨晚去了哪里?!”

“肯定是处理完了交通就回去休息了啊,分明就是把你忘记了!”凌子墨一口笃定。

所以以后跟着我吧!

我发誓以后不会抛弃你。

“放开我。”居小菜都懒得和凌子墨多说了。

展然是什么样的人她清楚得很,他绝对不会放她不管。

越是这么一想,心里就越发的担忧。

正打算推开凌子墨的那一刻。

“小菜。”耳边听到了熟悉的嗓音。

居小菜转头,转头看着展然穿着警服大步走过来。

居小菜甚至是本能的直接甩开了凌子墨的手,大步跑向了展然,“小展,你没事儿吧。”

“我没事儿。”展然一把将居小菜抱进怀抱里,“昨晚事情太多,我本来打算处理好凌子墨的车祸现场就过来的,哪里知道又接二连三发生了好几起,就一直忙到现在才能过来接你。”

“你没事儿就好。”居小菜松了口气。

凌子墨就这么远远地看着那两个人,看着那对狗男女!

展然放开居小菜,转身走向凌子墨,“凌子墨,你要是没事儿了,出院后记得到交巡警支队去处理你自己的交通事故。”

“我不去!”凭什么你叫我去我就去!

展然说,“我只是通知你一声。”

似乎也是不愿意和凌子墨多说。

凌子墨狠狠的看着展然。

看着展然拉着居小菜的手就这么走了。

在他面前眼睁睁的走了!

妈的!

狗男女!

凌子墨忍得心肝肺都痛了。

“表哥,表哥!”凌小琳带着哭腔的声音,从不远处跑了过来。

凌子墨收回视线。

他转身回到病房。

“表哥你没事儿吧,你昨晚这么大的雨还出门就说会出车祸的!”凌小琳哭嚷着,“你没事儿吧没事儿吧!”

凌琳此刻也跟着走进了病房。

凌小琳那死丫头跑这么快!

关键是一路上还和她吵个不停,说昨晚就收到通知说表哥出了车祸为什么不说,为什么非要雨停了才过来,骂了她一路!

她也问了情况说没什么大事儿才没来的。

何况那么大的雨,谁开车她都不放心。

她还不想死。

“我没什么,你去帮我问问医生,我是不是可以出院了。”

“表哥身体真的没有怎么样吗?你看你脸都青肿了,还有身上这么多绷带。”

“都说了没事儿了!”凌子墨有些不耐烦。

凌琳上前也关心道,“真是谢天谢地,爸在天上保佑着你,子墨你没事儿就好。”

凌子墨直接躺在病床上,窝着被子。

吵死了。

他就是会突然很想念,居小菜在他身边时安安静静……

但是那女人,跟别的男人走了!

“这里怎么这么多石榴籽,我最喜欢吃石榴了。”一阵吵闹之后,凌琳突然说道。

凌子墨猛地一下从被窝里面蹦出来,一把拿过那盘石榴。

凌琳惊吓的看着凌子墨。

“不准吃。”

“为什么?”凌琳纳闷。

凌子墨抓着石榴籽大口大口的往嘴里喂。

“……”凌琳和凌小琳看着凌子墨。

好半响,凌琳忍不住说道,“子墨,你会不会撞坏头了……”

怎么看怎么觉得很不正常。

……

丹尼奥尔,国际商场。

封逸尘带着夏绵绵走在世界奢华商场中,偌大的地方,金碧辉煌,磅礴大气。

夏绵绵看了看,世界顶级甚至稀缺到全球紧紧开不到十家的奢侈贵族品牌,这里全都有。

她被封逸尘拽在手,两个人真的如一对情侣一般,在逛街。

说是逛街,也不过是夏绵绵在逛,封逸尘在陪而已。

女人天生对衣服鞋包有着偌大的追求,夏绵绵也不例外,毕竟包治百病。

他们走进一件奢侈品牌。

里面的服务员热情无比,对待顾客就是在对待上帝一般,夏绵绵承认,她在驿城高档商场都没有享受到过的如此高档服务。

她只需要坐在高级贵宾区,所有的产品就会一一的有人送上来,任她挑选和参观,不管她买或者不买,时间耽搁得长短,工作人员绝对不会有半点脾气,还会因为自己的商品没能满足她而带着歉意。

她一边喝着顶级红酒,一边看着工作人员一一呈上来的限量款时尚小包,人间天空也不过如此嘛。

她指着其中一个宝蓝色链条单肩包,说道,“把这个给我看看?”

“是的,夫人。”工作人员连忙恭敬的递上。

夏绵绵怎么看怎么都觉得,这个包很适合居小菜。

她嘴角一勾,问道,“可以拍照吗?”

“当然。”

夏绵绵用手机拍了一张,发给了居小菜,“好看吗?”

那边秒回,“很漂亮。”

“你喜欢吗?”

“喜欢。”

那就买了。

她准备让买单的时候,居小菜的短信又发了过来,“凌子墨昨晚出车祸了,车祸很严重,但人没事儿。”

“祸害活千年。”夏绵绵笑,又写道,“话说昨天不是凌子墨生日吗?是在外面玩疯了所以出车祸了?”

“不知道,但昨天他过生日吗?!”

“你不记得了?”

“因为他从来不和我过。”

“所以忘了就忘了吧。”夏绵绵无所谓。

那边也不再多说,“还有多久回来?”

“过两天吧。”其实她也不知道封逸尘计划多久带她回去。

他转头看着身边的男人,看着他坐在她旁边,一直低头在看这里的报纸,感觉到她的视线,回头看了他一眼。

夏绵绵收回视线,一边让工作人员买点,一边说道,“凌子墨昨晚出车祸了。”

封逸尘眼眸一紧。

“不过没怎么受伤。”夏绵绵补充。

封逸尘点头。

夏绵绵说,“我们什么时候回去?”

“快了。”

夏绵绵也不再多问。

封逸尘去刷了卡,提着购物袋带着夏绵绵继续逛街。

夏绵绵又走进了其他几家奢侈品店,买了不少的包,有些打算送人的,有些给自己留下。

反正封逸尘让她来逛街的,她没打算手软。

走得有些累了。

两个人走进一间甜品店。

夏绵绵要了一个冰淇淋,封逸尘点了一杯咖啡。

“你确定不吃冰淇淋?”夏绵绵问。

据说这里的冰淇淋世界极品,花钱在其他地方都吃不到的。

不吃真的可惜。

“我不爱吃甜食。”封逸尘拒绝。

确实,这货喝得咖啡都是黑咖啡,不加糖的。

她瘪嘴。

自己舔了舔。

入口的滋味,软软柔柔带着奶油醇香,又冰冰凉凉的,好爽。

封逸尘不吃真的是可惜了。

她一边舔着,一边捉摸。

这一刻莫名觉得封逸尘的眼神有些奇怪。

她蹙眉。

那厮丫的耳朵在红什么红。

她又舔了几口,突然将冰淇淋往封逸尘的嘴边送了过去。

封逸尘一个触不及防,一嘴的白色冰淇淋。

夏绵绵得逞的一笑。

让你丫的脑袋瓜里面思想不健康。

她大口吃着冰淇淋,大概也猜到了封逸尘丫的刚刚在羞涩什么了。

封逸尘也没有冒火,甚至没有拿起餐巾纸擦拭,就用舌头舔了舔嘴上的冰淇淋。

话说这冰淇淋都是她舔过的。

不知道为什么,吃个冰淇淋都能吃得这么色情。

她把视线转向一边。

断然不能被这妖孽一般的男人给蛊惑了。

她正吃得开心。

听到封逸尘说,“挺好吃的。”

哼。

姐可是美食专家。

“我再吃点。”封逸尘说,恬不知耻。

刚刚谁一脸嫌弃了。

她拒绝,“不要!”

封逸尘眼眸一紧。

夏绵绵还很得意,得意的吃得特别夸张。

下一秒她特么就后悔了。

她真不应该挑衅这货的。

她就看着封逸尘突然邪恶一笑,身体站起来,嘴直接就扑向了她手上的冰淇淋,夏绵绵眼疾手快的将冰淇淋护好,殊不知那货压根不是想要吃她的冰淇淋,而是想要吃她……

“唔!”她嘴唇被他吻住。

这真的是光天化日,旁边还有好几桌,外国友人。

她就感觉封逸尘的舌头舔着她的唇瓣,又拗开了她的嘴唇,舔舐着她因为吃了冰淇淋甜甜的冷冷的舌头,乐此不彼。

亲了好一阵。

封逸尘才放过她,说,“很甜。”

甜你妹!

夏绵绵整个嘴里都是封逸尘的味道。

她三两口将冰淇淋吃完。

吃得胃都凉了。

“还要吗?”封逸尘说。

“不吃了。”夏绵绵没好气道。

封逸尘一笑,“那我自己再吃一个。”

“你不是不喜欢吃甜食吗?!”

“总会因为一个人而改变的。”

都是为自己想吃找的借口!

而后。

两人还是分别再吃了一个,才心满意足的离开。

离开后,他们又去逛了时装区。

夏绵绵挑选了几间衣服,去衣帽间试穿。

封逸尘在外面等她。

偌大的衣帽间里面,足足四个人帮她服务。

她被人伺候着脱衣服。

那一刻眼眸陡然一紧。

她眼神看着其中一个服务员,将手上的衣服突然提了起来,她说,“不用试穿了,直接帮我结算就好。”

工作人员有些诧异,随即还是点了点头。

夏绵绵直接离开了衣帽间。

离开的那一刻,眼眸往一边看了一眼。

而后,她大步走向封逸尘。

封逸尘看着她,“这么快?”

“没心情试穿,直接买单。”

封逸尘眉头微皱,那一刻似乎也发现了夏绵绵突然的一丝异样。

他什么都没说,去结了账。

“我去个洗手间。”夏绵绵说。

“夏绵绵。”封逸尘一把拽着她。

“很急,放开我。”

说着,夏绵绵直接推开了封逸尘的手。

封逸尘看着她的模样。

夏绵绵走进了女士洗手间。

避开了封逸尘的视线之后,脚步瞬间加快了些。

她在想,封逸尘是不是在给她最后的美好时光,而后……

她眼眸一紧,暗自咬牙!

------题外话------

昨日奖励:bolbh、心心佳儿、紫竹梦、228969、vian0915

今日问题:所以绵绵是误会了什么?!

好啦,依然无比疯狂的求月票!

爱你们哒哒啦!

下午继续二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