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5章 往上一点,心脏在这里!/枭宠重生之盛妻凌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夏绵绵狠狠看着面前的男人,看着男人手上拿着的黑色手枪。

她确信这枚杀手她不认识。

本来组织就存在很多杀手,本来很多杀手之间就从未谋面过,如果没有搭档,基本不知道封逸尘的手上,到底存在多少人!

她心口一惊。

此刻不用考虑翻窗户跳楼的逃生手段,因为跳下去依然是死。

如此狭窄的空间也没办法找到可以逃避隐藏的地方,而且她肯定,她但凡有一点点轻举妄动,对方就会对她一枪暴毙!

当然她现在也没时间去思考为什么家里会有人埋伏在这里,但仔细一想,如果真的有心要杀了她,潜入这么一个家里面,轻而易举。

她咬唇。

咬唇的那一刻。

看着面前铁铮铮的男人阴森的扣动扳机。

黑色的枪口冰冷的对着自己。

费尽心思,就再一次死了过去。

她咬牙。

在思考了各种可以自救都无法存活的方法之后,确实有些绝望了。

她狠狠地看着面前的男人,眼睁睁的接受自己的再次死亡。

然后。

“哐!”

浴室门外,小南突然拿着卧室里面的一个落地台灯,猛地一下直接砸在了男人的后脑勺上。

男人一怔。

手指弯曲的那一刻僵硬了一下。

就一下。

夏绵绵眼疾手快的一脚狠狠的踹在了男人的手上,与此同时。

安装着消音器的手枪打了一颗子弹,打在了浴室的墙壁上。

小南惊吓,整个人突然就蹲在了地上,捂着耳朵,不知所措。

夏绵绵和男人近身搏斗。

男人一直想用手枪对准她,却每次都被她轻易躲过。

夏绵绵跃起身体,一脚狠狠的再次踹在了男人后脑勺的关键位置。

男人眼前一黑,昏倒了她的面前。

她狠狠的喘气。

此刻整个浴室里面到处都是打斗后,狼狈不堪的画面。

夏绵绵看着地上吓得都快要哭了的小南。

这个女人总是在关键时刻爆发惊人的能力。

就如上次他们的小轿车被人动了手脚一样,小南展现出了她超人的开车技术,此刻,也让人惊讶。

不得不说,又救了她一命!

她说,“你去房间帮我找两根皮带过来!”

“啊?”小南听到声音,后怕的看着面前的夏绵绵。

夏绵绵此刻身上也都挂了彩,但整个人看上去很有精神,半点都没有任何慌张,冷静无比。

她是第一次看到小姐居然有如此身手。

她一直以为,小姐手无寸铁。

刚刚那一秒她上楼,不过是因为小姐和姑爷出去了好久,想要再次上楼看看小姐,问问她国外好不好玩,为什么姑爷会玩两天才会回来……没想到刚推开房门,就看到房间里面一个男人拿着黑色手枪对着小姐,她当时很怕,但更怕小姐被人杀了,所以鼓起勇气随手抓起一个台灯就对着男人打了下去,不知道最后的结果会如何。

显然。

小姐居然将如此高大的一个铁铮铮的大汉打趴在了地上,她就只受了一点小伤而已。

小南已惊呆!

“小南,快点!”夏绵绵催促。

小南回神,连忙去房间找到皮带,然后看着夏绵绵将面前的男人的手脚捆住。

夏绵绵说,“和我一起将人抬出去!”

小南咬牙,听着吩咐和夏绵绵一起将人给拖出了卧室,直接拖出了家门。

夏绵绵将人送进电梯之后,就带着小南回到了家里。

杀手的手枪被她留到了身上。

一般任务失败,杀手不会停留,会下次找机会!

而且一般辅助的人只负责逃生,不会负责行动,所以她不太怕此刻还有人进来杀她。

她对着小南说道,“林嫂不在吗?”

“从你们去蜜月之后,林嫂就回去陪她外孙了,说等你们回来之后她再回来。”

“这件事情不要说出去知道吗?”

“小姐到底遇到了什么人,要来杀了小姐,而且小姐的身手……”

“一时半会儿我也解释不清楚。”夏绵绵说,“总之,我现在要离开这里,我待在这里不安全!”

“小姐要去哪里?!”小南惊呼。

“先避一段时间再说。”夏绵绵也不知道能去哪里。

现在有人想要杀她,她除了躲之外,没想到更好的方法。

“我跟着小姐一起!”

“不用。”

“小姐,小南从小一直陪着你。”小南面带委屈。

“这些人是冲着我来的,你跟着我会很危险。”

“小姐你要是有个三长两短,小南也不会苟活的!小姐你就让小南陪着你,跟在你身边好不好!万一我还能帮什么忙呢!”小南央求。

夏绵绵很犹豫。

小南在她身边确实危险。

她太懂杀手的规矩了,确定目标绝对不会牵扯他人,但如果他人影响到了他对目标的行动,一样也会赶尽杀绝。

她抿唇。

此刻也没时间耽搁她久,这个杀手没有成功,还会有下个杀手来,不达目的誓不罢休。

她说,“你准备一下,快点!”

“好。”小南破涕为笑。

夏绵绵也回到房间,三两下换了自己的衣服,没带什么多余的东西,就拿了自己的包和小南一起离开了家门。

小南开车。

车子在如此大雨天气,漫无目的的行驶着。

小南开了好久,询问,“小姐,我们去哪里?”

夏绵绵犹豫。

终究,“你手机带了吗?”

“带了。”

“给我一下。”

“好。”

夏绵绵拿过小南的手机,给龙一拨打了电话。

这是她唯一能够想到可以保她安全的方法,也是为什么她拼命想要回来的原因,至少回到这里,还可以有人抗衡封逸尘的暗地组织,其他地方,她只能一直不停的逃避追杀,毫无反击之力!

“哪位?!”对面传来有些冷漠的声音。

夏绵绵开口,“是我,龙一。”

“舍得给我打电话了?”口气分明,有些不是滋味。

她承认,她很久没有主动找过他了!

而她每次找他总是自己遇到了麻烦。

有时候她自己都觉得自己,太过现实!

但她没时间说再多其他的话,她只说,“我遇到点事情。”

那边瞬间就严肃了,语气坚定,“你在哪里?”

“我在回龙路的路上,但我觉得我的身份并不适合去你们龙门,你能不能安排一个地方,让我暂时住下来!”

“我马上出门找你,你把你的地理位置分享给我。”

“好。”

夏绵绵将地理位置给了龙一。

此刻,她也只有靠龙一来帮自己了!

她咬紧了唇瓣,让小南将车子停靠在了大雨的街边。

等了不到20分钟。

龙一的专用轿车停靠在了她的车旁。

车门打开。

龙一冒雨下车,然后打开夏绵绵的小车,带着小绵绵还有小南一起,回到了他的车上。

不知道为什么。

看到龙一那一刻,夏绵绵全身紧绷,从在丹尼奥尔就全身紧绷的紧张情绪,瞬间松懈了下来!

就是莫名有一种龙一会给她绝对的安全的感觉。

龙一说,“我现在带你去一个安全的地方,你告诉我,你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夏绵绵看着龙一。

在电话里面他什么都没问,就是为了不耽搁时间找到她。

就是想要第一时间确保她的安全!

找到她之后,当然也会疑惑,她为什么会突然如此!

“封逸尘想要杀了我!”夏绵绵笃定。

坐在旁边的小南一怔,不由得插嘴,“小姐,你是不是误会姑爷了!”

姑爷怎么可能想要杀小姐。

分明爱都爱不够。

“小南你闭嘴。”

“但是小姐……”

“再多话我就把你丢出去。”

小南嘟嘴。

怎么都觉得小姐对姑爷存在偏见。

“他为什么要杀你?!”

“我不知道。”夏绵绵其实也没有想明白。

封逸尘这段时间就跟突然转性了一般,会主动说话甚至会主动说情话,对她宠溺到她感觉不到他的任何一点真实,她真的不知道封逸尘为什么会如此,她不相信他说的新欢她,她真的无法相信。

一个人的感情转变不会这么快。

上一秒还让她离婚,下一秒就爱上了自己。

亦或者。

封逸尘其实就是在报复她,让她不离婚付出该有的代价。

更甚者。

也许是因为夏柔柔。

夏柔柔死的时候,封逸尘没有什么特别的情绪,甚至很淡。

但他这个人一向不动声色,可她肯定,他一定猜得到,夏柔柔经历的那些丑闻和她脱不了干系!

其实很多她想象的理由,仔细一想,似乎每一个理由都不成立。

所以,她真的不知道。

龙一看着夏绵绵的模样,说,“我先把你安顿好,接下来的事情我去帮你调查。”

“龙一你注意安全!”夏绵绵提醒,“封逸尘真的不是你看到的那么简单,他的暗地组织,真的不小。尽管我不知道有多大,但龙门绝对不能低估。而且封逸尘还不是首领,我预感应该还有另外一个人在暗中一直控制着封逸尘。”

龙一冷眸。

夏绵绵继续说道,“尽管这些年看上去封逸尘培养的全部都是杀手,做一些雇佣兵的事情!但实际上,应该为了某个目的在壮大自己,然后等到一定时机,就会有着什么不为人知的阴谋爆发,你一定要小心!”

“我知道。”龙一脸色阴冷。

也是时候,和封逸尘所谓的暗地组织,正面交手了!

两个人聊着些事情!

磅礴大雨中,轿车停靠在了一栋私人别墅。

夏绵绵跟着龙一下车。

别墅在驿城最偏远的一个别墅区,地理位置不是很好所以价格并不贵,入住率当然也不高,显得有些空荡。

龙一带着夏绵绵和小南走进去,说道,“这是我的私人地盘,除了我父亲,任何人都无法进来。别墅中安排了十个人的保镖团队,都是我这些年培养的人才,身手不凡,保护你的安全不成问题。你安心在这里住着,其他事情交给我来处理。”

夏绵绵点头。

那一刻很感动。

她说,“谢谢你龙一。”

龙一淡笑,“别客气。就是不知道为什么,无法对你袖手旁观。”

她咬唇。

“好啦,什么都别想了,去洗个热水澡好好休息。”龙一微微一笑,“明天我再过来找你,深入了解你所知道的很多很多细节的东西!”

龙一没有选择今晚就和她谈,大概也看出了她的疲倦,以及这几天的经历让她几乎透支的身体。

“嗯。”夏绵绵没有拒绝。

“那我先走了。”龙一说。

“好。”

龙一带着自己的随身保镖离开了。

偌大的别墅,除了十个不同地方巡逻的保镖,就只有夏绵绵和小南两个人。

小南此刻一脸懵逼的看着如此金碧辉煌的地方,又转头看了一眼夏绵绵,说,“小姐,为什么我觉得今晚经历的一切这么不真实!”

“你什么都别想,找个房间睡觉。”

“小姐……”小南拉着夏绵绵,“你会不会喜欢上龙少爷。”

夏绵绵蹙眉。

“龙少爷笑着的时候挺帅的啊!”小南花痴的说道,“尽管没有姑爷有魅力,但还是很吸引人,小姐你会不会婚内出轨……”

“闭嘴!”夏绵绵受不了。

她都要被封逸尘杀死了,还管麻痹的婚内出轨。

夏绵绵直接上了二楼。

小南看着小姐的背影,无奈地叹气。

小姐为什么对姑爷如此的不信任!

总觉得两个人之间的感情……路漫漫其修远兮!

……

夏绵绵洗完热水澡,躺在了陌生的大床上。

她看着天花板发呆。

这几天一直处于完全不能放松的状态,恍惚又回到了当年当杀手的事情。

但也有所不同。

杀手至少是想着怎么去杀人,而不是担心什么时候被人杀。

两种不同的位置交换,果然给人的心里撞击完全不同。

好在她当过杀手。

杀手的很多杀人方式,她都懂。

所以应该不至于,很快就被暗杀了。

她闭上眼睛。

勉强自己睡觉。

睡眠对一个人而言尤其的重要,没有足够的睡眠,反应能力,思维能力都会大大下降,也就会大大的降低自己的安全系数。

她翻身。

脑海里却莫名还是浮现了封逸尘的身影。

封逸尘知道她突然离开后会怎么样?!

会……还能怎么样!

派人杀到了家里。

她捂着被子,不打算再多想。

她刚开始一直捉摸着,以她夏绵绵的身份,封逸尘应该不会对她动了杀念,而他们开始动手的时候,一定是她先引起,却没想到封逸尘未卜先知,弄得她完全是措手不及。

至少,她还没有把夏家的一切拿到手上,这么看来,是不是有些事情的顺序要颠倒了。

而她真怕那个时候,杜文娜早就被卫晴天弄死了下去。

她深呼吸一口。

现在已经顾不了那么多了!

杜文娜会不会坚持得过去,看她自己的造化!

她现在要开始,自保,并反击!

她卷着身体,地把自己缩成一团,久久的,终于睡了过去!

……

丹尼奥尔国际机场。

经历了整整一天的延机之后,飞机终于起飞,往驿城开去。

封逸尘坐在头等舱里面,默默的看着外面的白云。

表情一直很淡。

仿若不管经历了任何人生大事,表情都可以如此,一沉不变。

“BOSS!”身边传来一个女性的嗓音。

封逸尘眼眸未动没有转头。

身边坐着的是爱莎。

“好久不见。”爱莎手上端着一杯香槟,递给他一杯白开水。

似乎是想要主动敬他一杯。

封逸尘眼眸一转,毫不领情。

爱莎也没有任何情绪,嘴角还笑了笑,她将酒杯放下。

封逸尘说,“什么时候接到命令的?”

“半个月前。”她回答。

封逸尘眼眸似乎是冷了一下。

“接到出行任务的时候是三天前。”爱莎补充解释。

封逸尘不再开口说一个字。

周围的空气都变得僵硬而窒息。

爱莎识趣的也不敢再多说。

其实接到通知说要去杀了夏绵绵那一刻,他们就在做周密的计划了,但上头没有说夏绵绵有身手,她也就没有做太多的考虑,想着只要避开BOSS杀了夏绵绵就好。

万万没想到,夏绵绵居然身手不凡,就过了两三招就可以感觉到,她的身手绝对不在她之下!

这么多年,她第一次的主攻任务以失败告终,受到的惩罚自然不必多说,更大的是心里上的不能接受,自然会记恨在心。

而后也因为BOSS一直在夏绵绵身边,她找不到机会动手,上头的任务也说得清楚,在有BOSS的场合,不能动手。

一方面是因为上头不想和BOSS引起不必要的事端,另一方面,凭他们两个杀手也打不过BOSS,对于胜算为零的事情,也就不用浪费那个时间。

夏绵绵是如何提前走的,她并不知道,亦或者根本没走。

但他们却接到通知,和BOSS坐了同一班飞机回国。

既然什么事情都被BOSS发现了,也就坦然了很多。

飞机飞了8个小时,停在了驿城国际机场。

驿城时间,下午三点。

下飞机后。

爱莎和另外一名杀手就自觉地离开,回到自己该去的地方。

封逸尘提着行李,坐进了机场停靠在VIP接待出租车里。

此刻驿城的天空还在下着小雨,整个城市全部湿漉漉的,天很沉!

车子到达目的地。

封逸尘下车,走进电梯,走向家门。

家里一片冷清。

封逸尘将行李直接放在了客厅,然后上楼,打开了夏绵绵的房间。

果然,空无一人。

他眼眸一转,看到了浴室中凌乱的打斗痕迹。

似乎还有一两滴血渍。

封逸尘脸色狰狞。

眼神中嗜血的味道,毫不掩饰。

他转身下楼,拿起车钥匙直接出了门。

他车子很快,很快的直接往封尚大厦开去。

走进大厅之中,来来往往很多员工,对于消失半个月没见的封总很是热情,不停的打着招呼。

封逸尘完全没有听到一般,直接走进了电梯。

身体带着的冷冽让热情的员工自觉地退让。

电梯停靠在楼层。

封逸尘直接出去,走向一间办公室。

办公室门口的秘书嘴角一笑,“封总,你回来了……”

封逸尘已经强势的将办公室的房门打开。

猛地一下,将房门关了过去,反锁!

秘书被吓得一怔一怔的。

封总这是怎么了?!

而办公室里面的人抬头看了一眼封逸尘,看着他毫不掩饰的冷森,讽刺的说道,“我以为你打算和夏绵绵在国外缠绵着不用回来了!”

封逸尘眼眸紧盯着面前的人。

突然上前。

一拳狠狠的打了过去。

办公椅上悠闲坐着的人身体灵活一闪。

与此同时,一脚猛地踹了过去。

封逸尘避开,直接掀开了面前偌大的实木办公桌,响起剧烈的声响,愤怒毫不掩饰。

紧接着,他一个前踢冲向面前的人。

面前的人又避开了!

他踹在了前面的墙壁上。

墙壁上的壁画猛地掉了下来,响起异常的声音。

“你闹够了没?!”

闹?!

封逸尘根本没有让自己停下来。

不停的和面前的人厮打起来!

一拳一脚。

终究,在对面人落败下,房间安静了下来!

封逸尘狠狠的掐着面前人的脖子,用力的掐着,青筋暴露。

“封逸尘,放开我!”怒吼的声音,带着命令和威胁。

封逸尘的手指却在不停地用力。

用力!

下一秒!

身边突然出现两个人,两个人拿着黑色手枪,枪口对准他的头上。

他其实早知道身边有人,此刻只是想要发泄想要发泄甚至想要杀她而已!

“我数三声,你要是还不放开我,我保证你脑袋马上开花!”

封逸尘却似乎并没有听到一般,手指却越来越用力!

“你死了,夏绵绵立马给你陪葬!”

如此的声音,深深切切传入封逸尘的耳膜里!

那一秒。

封逸尘的手指突然一松。

松开那一瞬间,封逸尘猛地被人拽到了地上,两个黑色大汉将他狠狠的踩在身下,无法动弹。

面前的人摸了摸自己的脖子,蹲下身,用力的抬起封逸尘的狰狞的脸,狠狠的说道,“为了一个夏绵绵,值得吗?封逸尘!值得我和我如此作对吗?!这些年我到底都是怎么培养你的,你这个狼心狗肺的东西!”

“你要是敢再动夏绵绵,我就算死,也不会再为你做任何一件事情!”

“够了封逸尘!”声音尖锐到恐惧,“杀了夏绵绵是为了你好!”

“那你杀了她试试!”

“怎么了,第一次学会跟我反抗了?!”

“杀了夏绵绵你试试!”封逸尘重复又阴森的说道,“我说过这辈子我会对夏绵绵负责到底!”

“啪!”一个巴掌狠狠的甩在了封逸尘的脸上。

用力到,嘴角都被咬破。

他却似乎感觉不到痛一般,眼眶猩红的看着面前的人。

看着……

他的母亲,杨翠婷。

“威胁我?!”杨翠婷狰狞的脸上,带着嗜血的味道,“你以为我不敢真的杀你!你以为你就那么重要!你不过就是我这些年养育的一条狼狗而已!现在开始反咬我了!”

“我就是你养的狗,什么时候是你儿子!”封逸尘冷声!

杨翠婷看着封逸尘,暴露的情绪,那一刻突然从地上站了起来。

她转身,站在偌大的落地窗面前,背对着封逸尘。

房间中异常的安静。

过了不知道多久。

杨翠婷手一动。

两个贴身保镖放开了封逸尘。

封逸尘动了动剧痛的身体,从地上站了起来。

杨翠婷转身看着封逸尘,说,“我不杀夏绵绵!”

封逸尘冷眼看着她,并没有因为她这句话而露出任何喜色。

“但你最好记得你自己的身份!你自己该做的事情!”杨翠婷一字一句,“而我很肯定的告诉你,你要是死了,夏绵绵绝对活不了!”

封逸尘脸色阴冷。

他什么都没说,转身就走了!

办公室的房门打开。

杨翠婷看着封逸尘的背影。

这么多年,还是第一次被封逸尘如此反抗,甚至以前从未对她反抗过!

她眼眸一紧。

暂且先留着夏绵绵!

要是封逸尘无用了,早晚一起死!

……

离开了办公室。

封逸尘直接离开了封尚集团。

封逸尘开着车,急速前进。

他挂上蓝牙,拨打电话,“夏绵绵在哪里?!”

小南接着电话都有些手抖。

刚开始看着电话来电的那一刻,她还看了两眼大厅中小姐和龙少聊天的画面,然后偷偷摸摸的拿着手机走到一边接通,不知道该如何回答。

“夏绵绵在哪里?!”

“姑爷,小姐现在在一个安全的地方。”

“地址给我。”

“姑爷……”小南为难。

“地址给我!”那边盛怒。

完全是暴怒。

小南被吓到了。

她告诉自己,告诉自己她就是胆小,因为胆小才会把地址分享给姑爷的,不怪她出卖了小姐。

她刚把地址发了出去。

身边突然就出现了一个人。

我滴个乖乖。

吓得她差点灵魂出窍。

她默默地看着旁边的小姐,咬住唇不敢说话。

“封逸尘找你了?”

“小姐,姑爷好像很急着找你的样子,我觉得你们之间可能有什么误会,真的,姑爷不会杀你的,不会!”小南急忙解释。

夏绵绵早该料到,封逸尘找不到她,肯定会和小南联系。

而小南这妞,最经不得被人的恐吓。

她想了想,也没有责怪小南。

杀手就是如此,没有那么多的抱怨,有些事情就是这般理所当然的接受。

她转身走向龙一。

龙一看着她,“怎么了?”

“封逸尘要过来了。”

龙一的眼神中起满杀意,冷声道,“需要我杀了他吗?”

夏绵绵有些沉默。

龙一看着夏绵绵的模样,“不舍了?”

“不是。”夏绵绵看着龙一,“怕你受伤!”

“我不会受伤!”龙一一字一句。

夏绵绵敛眸,说,“那你杀了他吧!”

“你确定?!”

“没什么好确定的。杀了就杀了吧!”夏绵绵说得淡然。

小南就这么默默的听着他们的对话。

小姐这是真的要谋杀亲夫吗?!

不行,她得通知姑爷。

她连忙悄悄地编辑短信,“姑爷,小姐说要让龙少杀了你,你别来了。”

此刻的封逸尘按照地址,急速前行。

完全不顾,打滑的公路。

手机突然亮了一下。

他点开。

点开那一刻,嘴角就这么莫名的笑了一下。

他将手机一扔,车速并没有因为而减了下来。

……

别墅中。

夏绵绵和龙一坐在沙发上,等。

等封逸尘自投罗网。

房间一度很安静。

小南就一直在祈求,气球姑爷一定不要来,一定不要来。

就在自己碎碎念念中。

门口外似乎听到了什么声响。

不只是小南突然抖了一下,夏绵绵那一刻很明显的有些颤动。

龙一转头看着夏绵绵。

看着夏绵绵的模样。

夏绵绵回眸,保持冷静。

门外的动静似乎越来越大。

打斗声音一直在外面,很剧烈的传入在大厅之中。

过了大概半个多小时。

封逸尘一身是血的走进了大厅中。

外面躺了一地的人。

他此刻紧捏着拳头,拳头下,顺着他湿润的一身,血跟着他的脚步,往下流。

夏绵绵和龙一自然的从沙发上站了起来。

不知道封逸尘赤手空拳怎么将外面是个保镖打趴在地上的。

此刻就看到封逸尘,出现在了他们面前。

满脸狰狞。

眼眶一片血腥,血腥的凝视着,在干净大厅中的,穿得干净整洁的两个人。

夏绵绵真的看不懂封逸尘。

她不知道为什么他会如此出现。

刚刚和龙一的对话她没有避开小南,是因为知道小南会通风报信,以封逸尘的警惕,就不回来了,就算来,也会带一些人一起来,这样就算打斗,也算是公平公正。

很显然。

封逸尘身边没有一个人。

就他,连武器都没有带,赤手空拳的走了进来。

即使,满身的伤,满身的血。

封逸尘眼眸直直的看着夏绵绵。

夏绵绵咬唇。

那一刻,突然咧嘴一笑,“封老师,我们这么快就又见面了!”

封逸尘眼眸微动。

他转眸,那一刻甚至是故意忽视了她的笑容。

这种言不由衷的笑容。

这种让彼此距离变得疏远的笑容。

他转眸看着龙一。

龙一说,“还打吗?!还是就放弃了!”

封逸尘根本没有废话。

上前就是一脚,直奔龙一。

龙一身体一动。

而后主动攻击。

夏绵绵其实不知道封逸尘的底在哪里?!

龙一也不知道。

显然这次,露底了。

他不留余地疯狂的和龙一搏斗。

一拳一脚,狠烈而致命。

龙一也没有再留余地。

因为,留不了余地了!

封逸尘的进攻,让他确实惊叹。

在被他十个保镖打成了这幅模样之后,还能够和他拳拳相向,甚至他并没有占到任何上风,反而在封逸尘的攻击下,有些被动,被动的在应付!

整个大厅中响起剧烈的打斗声。

小南吓得缩到了墙角。

姑爷也好厉害。

比她电视上看到的那些武术功夫还要厉害。

还要凶猛。

但是这个模样的姑爷好吓人好狰狞好血腥!

她不敢有任何动作,那一刻却忍不住默默的打量着小姐。

小姐总该有点反应吧。

夏绵绵确实有反应。

她真的不知道封逸尘这么绝烈到底是要做什么!

他此刻仿若带着死一般的嗜血,完全在让自己,到达极限的崩溃。

导致龙一,好像处在了下风!

而吓人的却并非龙一越来越吃力的身手,反而是封逸尘脸上,狰狞的味道。

她咬牙。

在封逸尘完全疯狂的到毫无理智,到龙一或许下一秒就会落败的那一刻,她直接上前。

上前,一把黑色的手枪对准了封逸尘!

那把手枪是从杀她的杀手上夺过来的。

她用来防身。

当然,也有可能用来杀了封逸尘。

显然,此刻派上了用场。

两个打斗的人突然都怔住了。

封逸尘满脸的血,眼眸一转,看着用枪口指着自己的夏绵绵。

夏绵绵咬牙,“封逸尘,你真不该来的!”

封逸尘冷笑了。

那一刻分明薄唇动了一下,带着无比阴冷的弧度。

他没有说话,也没有受到夏绵绵的威胁。

他眼眸一紧。

又是一拳狠狠的往龙一身上打去。

龙一侧身!

夏绵绵手指一紧,扣动扳机。

“砰!”

一颗子弹从黑色手枪中,迸发而出!

直接打在了封逸尘的大腿上。

封逸尘出脚的那一刻,明显顿了一下。

与此同时,龙一一个后空翻,一脚狠狠的从上而下踢在了封逸尘的肩上,偌大的力气让他身体猛地一下倒在了地上。

龙一顺势又是一脚准备桎梏。

封逸尘在地上翻滚了一圈。

龙一的脚扑空,又是一脚狠狠的踹了过去。

封逸尘在地上滚了两圈,弹跳起来。

他身体一个迅速。

这次却并没有和龙一正面相对,而是直接冲向了夏绵绵。

大概也知道,再打下去,他打不过龙一了!

他身体迅速的出现在夏绵绵的面前。

夏绵绵始料不及,心口一怔。

举着手枪对准封逸尘。

封逸尘满手都是血的手,一把桎梏住夏绵绵。

夏绵绵一惊,手指被封逸尘狠狠的抓住,想要扳动的手指,却无法用力。

她狠狠地看着面前的封逸尘。

龙一在那一刻也突然收了腿。

他冷冷的看着封逸尘,看着封逸尘面对着夏绵绵,枪口依然对准他,但却桎梏着无法让夏绵绵开枪。

如此安静的空间。

封逸尘和夏绵绵对视的视线,谁都没有说示弱。

夏绵绵在想,封逸尘是不是有那个能耐还能从她手上直接夺走手枪,同时一枪毙了她。

她一直在警惕,一直在防备。

甚至很想使眼色给龙一见机行事。

至少封逸尘在杀了她之后,龙一也能第一时间杀了封逸尘。

封逸尘的死,不管如何对龙一是有好处的,也算是她还了龙一一个人情!

她一直捉摸着,控制自己逐渐紧张的情绪。

“夏绵绵。”封逸尘突然叫着她。

夏绵绵咬牙。

咬牙,突然感觉到自己的手被封逸尘拖着,枪口往上移动了一点。

她努力冷静地看着封逸尘。

“心脏在这个位置!”他说,“你的枪法一向不会这么不准!”

夏绵绵心口一怔。

其实那一刻是没有思考他的话的。

她只是没想到,封逸尘会带着她的手,将枪口对准了他的心脏。

而后。

她感觉到他手指松了。

松了,让她可以灵活的控制手枪,灵活的扣动扳指。

身后的龙一在那一刻也安静无比。

他就这么打量着面前的两个人,看着夏绵绵的枪口,真的准确无误的对准了封逸尘的心脏位置。

房间一度安静到不行。

小南吓得已经不知所措了。

她就眼睁睁的而看着夏绵绵拿枪指着封逸尘。

这到底都是发生了什么事情!

城市生活好险恶。

她好想回农村啊!

------题外话------

昨日奖励:深夜书店、洛水寻依v、QQ3a8099cea50e63、可不可以不要昵称、13500628095

今日问题:绵绵会对着封老师开枪吗?!

好啦,今天没二更。

但小宅还是要厚脸皮的求月票,并好心提醒你们,月底了,月票要过期了要过期了要过期了!

心好痛!

三昧水忏《枕边99吻:黑帝闪婚小甜妻》

都说易秉兼是个老gay,只有她知道他是食髓知味的狼,不舍昼夜压榨她——

未婚夫和姐姐滚了床单,被她捉奸在床,竟还敢理直气壮发来挑衅视频?

关掉手机,酒精冲脑的慕雪优跳上酒吧舞台大吼:“有没有人愿意娶我!站出来!我嫁给他!”

洁癖霸道的总裁先生捡了个能让他浑身酥得飞起的老婆,而慕雪优却以为自己捡了个便宜“酒店少爷”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