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6章 我不会让你死在我前面!/枭宠重生之盛妻凌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僵持的别墅大厅中。

夏绵绵的举着手枪,枪口对准了封逸尘的心脏位置。

封逸尘全身都是血,全身都是伤。

他站在夏绵绵的面前,一动不动。

龙一站在封逸尘的后面,看着面前的两个人。

空间一度,安静到窒息。

封逸尘身上的血,还在不停的往下,一滴一滴。

他却似乎什么都感觉不到,整个人站在夏绵绵面前,整个世界都是她,整个世界都是她……

夏绵绵突然轻咬了一下嘴唇。

有那么一秒,她真的很想杀了封逸尘。

杀了他,所有前世今生的恩怨就可以彻底了断,杀了他,曾经的阿九就可以,得到安息。

但那一刻。

她松手了。

她把手枪放了下来。

她说,“你走吧,我现在不想杀你。”

封逸尘喉咙微动。

那一刻也没有因为夏绵绵的放过而露出任何可喜的神色,反而还是如此,还是如此冷冷的看着她。

夏绵绵起身,打算越过封逸尘直接走向龙一。

龙一应该也受伤了,尽管不太严重。

但她内疚。

所以她打算去看看龙一的伤如何。

刚踏出脚步。

手臂突然被一双有力的大手狠狠拽住。

夏绵绵看着封逸尘。

看着他都是血的手,狠狠的抓着她。

“封逸尘!”

“跟我回去!”

“我不要!”夏绵绵拒绝,没有任何犹豫。

封逸尘那一刻却并没有给夏绵绵任何选择的机会,拉着她的手臂,直接走出的大厅。

夏绵绵眼眸一紧。

本能的准备反抗打斗的时候,那一刻却又莫名隐忍。

她咬牙。

被封逸尘几乎是拖着小跑步走的。

整个大厅,突然就安静到吓人。

龙一看着大厅中离开的封逸尘和夏绵绵,那一刻却没有出面阻止。

如果夏绵绵想要留下来,以现在的封逸尘的状况根本拦不住。

而他其实也确实觉得,封逸尘和夏绵绵之间,至少在这件事情上,存在天大的误会。

他有些自嘲。

分明恨不得夏绵绵留在自己身边,恨不得和这个女人相守一生,却就是做不出来任何让她为难的事情。

他默默的看着眼前消失的人影。

身体果真是痛的。

那一刻也真正的认识到,封逸尘的实力,惊人的存在。

他看着被封逸尘打趴在地上的保镖陆陆续续的带着各种重伤走进大厅,感受着自己身上不能忽视的打斗留下来的痕迹。

果然。

夏绵绵说得没错,他真不能小看了封逸尘。

“那个……”房间中突然出现细小的声音。

龙一眼眸微转。

“我是不是也应该……滚了?”小南躲在门缝后面,小声询问。

龙一看都没有看小南一眼,大步离开了。

带着那十个走路都走不整齐的保镖,离开了偌大的别墅。

小南面对突然空荡荡的别墅。

一脸懵逼!

……

轿车疯狂的在驿城的公路上行驶。

夏绵绵安静的坐在副驾驶室,看着封逸尘紧抓着方向盘,一直在急速前行。

封逸尘全身都是血,看上去狰狞而恐怖。

稍微仔细一点,在他满脸的血痕上,嘴唇却已经惨白得吓人。

“我来开车吧。”夏绵绵说。

她是怕封逸尘突然晕倒,而他们发生重大车祸。

封逸尘当没有听到。

他车速越来越快。

夏绵绵咬牙。

车子终究还是平安到达车库。

封逸尘迅速下车,转过车头走向夏绵绵,一把将她从副驾驶室里面拉了出来,依然用力的拽着她,拽着她直接走进电梯,回家。

家里面一片冷清。

夏绵绵看到家里的两箱行李放在了客厅中间。

她恍惚想起在丹尼奥尔的日子。

那时的时光,终究,稍纵即逝。

她转移视线,不去看不去想。

回到家里的两个人。

依然处于沉默。

夏绵绵其实不知道封逸尘要做什么。

她就这么看着他,看着他站在客厅中央,也这么看着自己。

带着尴尬的气氛,家里的大钟一分一秒,滴答滴答的在耳边响起。

“我帮你取子弹。”夏绵绵先开口了。

说真的,比耐心,她比不过封逸尘。

封逸尘却依然无动于衷。

他似乎并没有感觉到身体上的任何伤害一般,眼眸直直的看着她。

夏绵绵转身准备去医药箱里面看看有什么可以用来取子弹的。

身体刚起。

就又被封逸尘拽住了。

夏绵绵抿唇,“放开我。”

“想听我的解释吗?”封逸尘问她。

夏绵绵看着他。

“需要我解释吗?”

“如果你想解释那是你的事情,不想,我也不强求。”

“夏绵绵。”封逸尘突然手臂一用力,将她一下抱进了怀抱里。

夏绵绵一顿。

鼻息间都是血腥味道。

身体被他紧紧的抱在怀里,紧紧的。

她分明感觉到,她撞到他胸口上时,他身体的本能疼痛反应。

夏绵绵没有反抗。

就靠在他的身体上。

身体还是暖的。

带着熟悉的味道。

他说,“我不会杀你。”

夏绵绵没有说话。

“我不会杀你。”封逸尘再次重复,很坚定的口吻。

夏绵绵安静的躺在他的怀抱里。

其实,冷静下来那一刻,自己也在怀疑自己。

封逸尘要杀她,真的用不着耍那么多花样。

不用说找什么杀手,他自己就可以把她了断了,他从来都不是一个喜欢玩花样的人,他一向,一针见血。

而她当时确实太过激动。

她想不到那么多,一看到封逸尘手下的杀手,就笃定了是封逸尘派来的人!

甚至是不愿意给封逸尘任何解释的机会。

她说,“嗯,我现在知道了。”

封逸尘抱着她的身体又紧了几分。

夏绵绵说,“你放开我,我帮你取子弹。”

封逸尘缓缓放开她。

夏绵绵转身走向医药箱。

她翻开医药箱,里面有些家用的包扎工具,却没有可以很好取出子弹的器材。

她咬牙。

远远的听到封逸尘说道,“不用了,我叫人帮我取。”

似乎是看到了夏绵绵的为难。

夏绵绵深呼吸一口气。

她起身,放弃了。

两个人坐在家里的客厅沙发上等待。

突然经历了那么多,总是带着说不出来的尴尬。

安静无比的空间。

门外突然响起门铃的声音。

夏绵绵起身,连忙打开大门。

门外,韩溱站在门口,对着夏绵绵一笑,“你好。封太太。”

夏绵绵对着他微点头,“封逸尘在里面。”

韩溱跟着夏绵绵走进去。

一进去就看到了封逸尘面无全非的样子。

他忍不住调侃,“这画面还真的千载难逢。”

“……”夏绵绵无语。

封逸尘睨了一眼韩溱,没有说话。

韩溱将手上异常专业的医药箱放在封逸尘的面前,让封逸尘躺在了沙发上,仔细的检查了一下他身体的所有伤口,说道,“先取子弹。”

“嗯。”封逸尘应了一声。

韩溱拿出自己的专用设备,剪开了封逸尘的裤子,露出了血铮铮的地方,血肉狰狞。

“我开始动手了,你忍忍。”韩溱说。

封逸尘应了一声。

韩溱用消毒液进行了消毒。

封逸尘的大腿不受控制的颤抖了一下。

夏绵绵蹲在封逸尘的旁边,看着他细微的一丝身体本能反应。

韩溱迅速的消毒之后,用夹子,深入……

“嗯。”封逸尘咬牙,发出了细微的一点声音。

这种疼痛,阿九的时候也经历过。

但不管经历多少次,一样都是生不如死。

她双手突然抓住封逸尘的手,将他狠狠的窝在手心。

封逸尘一怔。

他转眸看着夏绵绵。

夏绵绵说,“一会儿就好。”

那一刻似乎是在安慰。

封逸尘抿唇。

韩溱的手法也是极好。

取子弹很快,仿若一瞬间的功夫,子弹就被他放进了旁边的一个透明水杯里面,夹杂着封逸尘的血水,响起清脆的声音。

接着韩溱对他的枪伤位置进行了消炎,包扎。

紧接着,开始处理封逸尘身上其他的地方。

一边处理,一边说道,“我很好奇,谁能把你揍成这样?!”

封逸尘死活不开口说话。

大手已经反手将夏绵绵的手紧紧的窝在了手心中。

“不会是你揍的吧!”韩溱转头看着夏绵绵。

夏绵绵咬唇。

和她什么关系,是他自己耍帅费姚单枪匹马!

韩溱笑了笑。

是觉得这两口子,挺能折腾的。

他迅速的将封逸尘身上大大小小的伤处理好。

然后收拾自己的医药箱。

他提着医药箱,离开。

夏绵绵将韩溱送到门口。

韩溱说,“记得这两天一定不要沾水,很容易感染。而我很忙。”

“……”

“再见,封太太。”

“韩溱。”夏绵绵突然叫着他。

韩溱一笑。

看上去还很温和。

夏绵绵确信这个人应该不是封逸尘的杀手。

她说,“我们曾经是不是在哪里见过?”

她真的觉得韩溱给她的感觉太熟了。

熟到绝对不是幻觉。

韩溱咧嘴一笑,“封太太觉得呢?”

“我不知道,所以才问你。”

“或许你可以问问封逸尘。”韩溱提醒。

夏绵绵蹙眉。

意思是,他不会告诉她真相了!

“不好意思,我还有事儿先走了。”韩溱转身直接离开。

夏绵绵看着

韩溱的背影。

为什么就是想不起来。

而总觉得,这个人在她的生命中存在的意义,并不小。

她关上房门,转身走回客厅。

封逸尘全身绷带的躺在沙发上。

他没有睡觉,眼神就默默的看着她。

两个人其实也就一两天没有看到,却恍若,隔了一个世界那么长。

很多很多,物是人非。

夏绵绵说,“先回房吧。”

封逸尘点头。

她扶着封逸尘,一步一步小心翼翼的上楼,又将他扶在了她的床上,看着虽然伤口清理了,韩溱却没有给他清理其他血痕。

她转身准备去浴室。

手突然被封逸尘一把拽住。

夏绵绵解释,“我去帮你拿热毛巾擦下身体,韩溱说不能碰水。”

封逸尘才缓缓的放开她。

夏绵绵走进浴室。

浴室还残留着昨晚打斗后的痕迹。

她不知道这一刻该用什么心情是对待。

而不是封逸尘想要杀她,那么会是谁?!

她身体一怔,醍醐灌顶。

不是封逸尘,又能那么理所当然的指使那些顶级杀手,就一定是封逸尘顶头大BOSS。

她心口一紧。

为什么那个人要来杀自己!

是为了封逸尘,还是为了其他什么原因!

是她什么时候不留意触犯到了那个人?!

到底,那个人是谁?!

封文军?!

还是封铭威?!

亦或者,是其他谁?!

她不相信氏封铭严一家人,但纵观这么多人,她目前能够惹到的人,貌似就是封铭严一家。

可如果是那家人,封逸尘不可能和他们争锋相对。

她越想。

脸色越渐的惨白。

她不知道暗中之人是谁,却不得不生活在,如此刀锋之中,随时都可能,暗中一箭,直接封喉。

她想得有些出神。

心里的恐惧也在蔓延。

“夏绵绵。”浴室门口,突然传来封逸尘的声音。

夏绵绵那一刻真的是被惊吓的,看着封逸尘。

看着他强撑着身体,走向浴室门口,看着她。

夏绵绵回神。

封逸尘看着她惊恐的模样。

他说,“你在怕什么吗?”

夏绵绵扭头。

“过来。”封逸尘叫她。

她没有动。

她现在知道了,想要杀她的人不是封逸尘。

但她不知道,封逸尘可以违背上头的意思,几次!

封逸尘那一刻也没有生气。

他一步一步走进浴室,高大的身体将她一把抱进怀抱里。

夏绵绵咬唇。

她其实不知道她应不应该心安理得的靠在这个胸膛上。

而就在刚刚不久,她甚至很想一枪打在这里,结束他所有的生命气息。

“别怕。”封逸尘温柔的将她包裹,声音低低的说道,“我说过,我会对你复杂到底。有生之年,绝不会让你死在我的前面!”

夏绵绵心口一怔。

她的头埋在封逸尘的胸膛上。

她其实不知道该不该相信,但此刻却不想去拒绝。

那一刻,她主动的抱住了封逸尘的腰。

封逸尘一怔。

不是因为她碰到了他的伤口。

而是他以为,她永远不会再对他主动。

她说,“封逸尘,这句话我记下了。”

“好。”

他将她抱得更紧。

两具身体,紧紧贴在一起。

很久。

久到……

“啊……我真的不是故意的!”门口响起小南的声音。

两个人有些尴尬的分开。

小南本来想要逃跑的,但此刻却壮着胆子又冲了进来,“你们下次别把我忘了,我腿都快走断了才打到车回来!下次再把我忘了,我就哭死给你们看!”

封逸尘没有搭理小南。

夏绵绵那一刻其实有些内疚。

小南这么一个普通的女孩子,陪着她经历了那么多她这辈子都想象不到的惊涛骇浪,她着实觉得有些对不住她。

小南吼完之后,又突然贼兮兮的笑道,“你们继续亲热,我下楼帮你做晚饭。”

说完,就跑了。

跑得还很利索。

而她那句话,莫名让夏绵绵有些脸红。

封逸尘突然开口,“麻烦你帮我擦一下身上。”

说这句话的时候,夏绵绵看着封逸尘是对着镜子说的。

镜子中那个人不人鬼不鬼的模样,她甚至看到封逸尘自己都在嫌弃。

“你去外面等我。”

封逸尘点头,回到了床上。

夏绵绵拧了热毛巾,一点一点帮他俊俏的脸蛋擦拭干净。

脸上不可避免的青肿和伤口,可惜了这么帅的一张脸。

她说,“为什么不多带点人去?万一龙一的人动用武器,我现在就是在帮你擦拭你的尸体了。”

“如果不是一个人去,你会跟着我回来吗?”封逸尘问。

夏绵绵咬唇。

她不知道。

至少,可能不会那么信任他。

“你想过,如果我刚刚真的开枪了啦?”夏绵绵一字一句。

“我知道你不会!”

夏绵绵蹙眉,“为什么?”

“因为了解你。”封逸尘薄唇微动。

夏绵绵看着他。

封逸尘转移视线,解释,“我对你还有用。”

夏绵绵心口一紧。

封逸尘突然拉着夏绵绵的手,让她俯身,轻轻的靠在胸口上。

夏绵绵也没有反抗,顺从的躺了下去。

他说,“我不放心你在任何人的身边,包括龙一。”

夏绵绵就听着。

听着他喃喃道,“而我欠你的,我会还给你。”

欠我的……

欠我什么?!

而后。

而后,封逸尘什么都没有说。

缓缓,听到了他沉重的呼吸声,睡了过去。

夏绵绵从封逸尘的身上起来,看着他睡得沉稳的模样。

太多的疑问,让她越发的怀疑,封逸尘到底都知道了些什么!

而她决定,静观其变。

她起身,准备离开,让封逸尘好好睡一觉。

不知道为什么,就是知道,这两天或许他睡得还没有她好!

她刚走了两步。

电话突然响起。

手机是龙一帮她买的。

之前的那个手机已经被她扔在了丹尼奥尔。

到此刻她也不敢再用,她相信封逸尘不会杀她,但她却无法对他,坦诚相对。

她拿起电话走出了房间。

“龙一。”

“和好了吗?”那边问,分明还带着调侃的语调。

夏绵绵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给你打电话就是怕你内疚。”龙一的语调轻松,“其实我个人情绪还好。”

“龙一。”

“而我忍受不了的是,封逸尘居然将我十个保镖打得下不了床,这笔账我会好好和他算的!”龙一故作咬牙切齿。

“你怎么样?”夏绵绵问。

“我当然生龙活虎。就封逸尘他还伤不了我……”

话音刚落。

就听到电话那边有个声音说道,“你手臂都骨折了,别逞强了!”

“你能闭嘴吗?!”龙一低吼。

夏绵绵紧捏手机。

听到龙一说,“我经常骨折。”

“封逸尘现在躺在床上,大概好几天下不了地。”意思是,封逸尘更惨。

“他还能活着也算他走运。”

“龙一,你多休息。以后我会报答你的。”

“夏绵绵。”那边声音严肃了些,“不需要你的报答,我做的一切,只是想让你活得更好。”

“嗯。”夏绵绵重重的点头。

因为真的找不到任何其他可以去感谢。

“虽然我很不喜欢封逸尘,虽然我巴不得你离开他,但不得不说,这次的事情你可能对他存在误会。他如果要杀你,很容易。而以我这么多年和他的交手对他的了解,他连自己的命都不要的却要你跟着他,无非只是想要把你留在身边保护你。而我觉得,在形势如此不明的情况下,你跟在他身边比跟在我身边更安全!”

夏绵绵点头。

这点,她也考虑到了。

跟在龙一身边,杀手绝对不会善罢甘休。

不说龙一不能绝对保护她,但终究有可能会在某个疏忽的时候就被人暗杀了,而且还会引起龙门不必要的纷争。

而跟着封逸尘……

封逸尘既然可以斩钉截铁的说会保护她,那他就有绝对可以保护她的能力。

她深呼吸了一口气。

想来,现在也只能如此。

“不说了,有什么事情再找我,24小时待机等你。”

“嗯。”

夏绵绵挂断电话。

如果有生之年可以……

她会,她会报答龙一的知遇之恩!

她放下电话。

电话放下那一刻,看到封逸尘就这么出现在了卧室门口,看着走廊上的她拿着手机,有些若有所思的样子。

她眼眸微动。

封逸尘看着她的手机。

夏绵绵紧捏着,说,“我换了一个。”

“嗯。”封逸尘没什么表情。

“你不睡了吗?”夏绵绵转移话题。

“不睡了。”

“那下楼吃饭吧。”夏绵绵起身去扶封逸尘。

封逸尘顺势的靠在夏绵绵的身上。

两个人一步一步下楼。

小南愉快的在厨房里面做晚餐,看着他们想来,笑盈盈的说道,“马上就好,我也通知了林嫂了,她明天一早就回来。”

夏绵绵应了一声。

也不知道小南的心思为什么就会这般单纯。

换个人遇到这么多事情,早就吓得六神无主甚至早就离开远远的了。

就她。

没心没肺到,还这般没当回事儿。

正想着。

又听到小南高昂的声音,“可以开饭了。”

夏绵绵扶着封逸尘走向饭桌旁边。

很简单的三菜一汤。

小南说,“我也就会这些了,你们凑合着吃。”

“辛苦了。”封逸尘突然开口。

小南一怔,那一刻明显是感动的。

姑爷平时不爱说话。

更不爱给她说话的。

“不辛苦。”

“昨晚也辛苦了。”封逸尘说。

昨晚?!

小南那傻妞明显没有反应过来。

夏绵绵其实秒懂。

封逸尘在说昨晚,小南帮她的一切!

她对着小南,“吃饭,赶紧!完了还要帮我把浴室收拾出来,还有这么大两包行李。”

“收到!”小南点头,就像打了鸡血一般。

下一秒,就猛地三两口吃完晚饭,放下碗筷就,“我收拾完了就下来洗碗。”

说着,小南跑向了客厅中央,费力的搬着那两大箱行李上了楼。

夏绵绵看着小南的身影。

封逸尘转眸也看到了一眼。

而后,两个人默默的吃晚饭。

很多事情夏绵绵不想多问,问多了,其实也问不出来一个什么。

而封逸尘也习惯了,什么都不说。

吃过晚饭之后。

夏绵绵又扶着封逸尘上了楼。

房间中,浴室已经打扫干净。

小南哼着小曲在她的衣帽间里面收拾行李。

感觉到他们上楼楼,连忙从衣帽间里面出来,手上还拿着一个珠宝盒,笑着说道,“小姐,这是姑爷送你的吗?我真的是不小心才打开看了一下,好闪好美哦!”

夏绵绵一怔。

封逸尘什么时候送她珠宝了。

而她甚至没有看到封逸尘有买。

她纳闷。

或许是给谁带的礼物。

她没在意。

却听到封逸尘说,“本来是打算送给你的,离开的前一晚。”

离开的前一晚。

夏绵绵脑海里面浮现的就是,满天的星辰,漫天的烟花,满地的刀叉,淫乱的餐桌……

她说,“哦。”

“如果我说里面没有装什么定位器,偷听器……”封逸尘欲言又止。

夏绵绵看着他。

看着他突然对着小南说,“你收拾好放进衣柜里,挺贵的。”

“小姐不用戴吗?”小南诧异。

这么美的东西,这么贵的东西,干嘛不带。

夏绵绵也觉得此刻如果说戴有些尴尬!

她说,“我留着当传家宝。”

“……”小南竟无言以对。

她拿着珠宝只得又回到衣帽间。

卧室中。

夏绵绵看着封逸尘。

那天在海上小屋封逸尘的小时,不仅仅是准备那顿丰盛的晚餐,还是去帮她买礼物了吗?!

而她……

当时真的误会了。

……

驿城持续在下雨。

有时候小雨,有时候磅礴大雨。

整个城市每天都是湿漉漉的。

新闻中也在播报,驿城临近的几个周边区县城市开始涨了洪水,很多村庄被洪水冲走,目前依然还在抢险救灾之中,所有人似乎都在关心,洪水对受灾人民带来的伤害。

夏绵绵无所事事的也在家里看着这些实时新闻。

有时候真的觉得个人利益在天灾人祸面前真的微乎其微。

心里在默默感叹。

继续看着抢险救灾的相关报道。

回来三天了。

三天,她和封逸尘都没有去上班。

封逸尘受伤了,不方便,而她在家里陪她。

她想到当时她受伤严重的时候,封逸尘也是如此对她,她仅仅只是在礼尚往来而已。

封逸尘看了一会儿电视,又将视线转移,拿起了家里的报纸。

明天周一。

夏绵绵想,她已经大半个月没有上班了,再这样下去,可能自己的位置也可以不保了。

她其实想了很多。

既然暂时她安全了,那她一定要趁着她安全这段时间,做更多的事情。

心里盘算着。

房门外突然响起敲门的声音。

小南去开的门。

门口处看着凌子墨打了鸡血似的站在门口,脸上分明有些青肿,却就是可以笑得那般灿烂,硬是弄得小南半天没有反应过来。

“小保姆,哥哥把你帅傻了吗?!”凌子墨眉头轻佻。

小南很想吐。

她转身直接走了。

凌子墨也不在乎小南的态度,大摇大摆的走进大厅,嘴里还嘀咕着,“我才出了车祸,却还是冒着这么大的雨开车过来看你,封逸尘你不觉得很感动吗?”

封逸尘眼皮抬了一下,没搭理。

“我滴个去,你脸怎么了?!”凌子墨惊呼,“谁这么不会怜香惜玉,居然揍你这张盛世美颜!”

对于凌子墨的夸张,封逸尘当没听到。

凌子墨的心疼不超过两秒,第三秒就非常幸灾乐祸的笑道,“我们果然是难兄难弟,你看受伤都是一起的,对不对?!”

封逸尘无语。

凌子墨也不觉得不自在,一屁股坐在封逸尘的旁边。

他突然叹了口气。

封逸尘看了他一眼。

凌子墨说,“为什么突然觉得人生这么的生无可恋。”

封逸尘眉头皱了一下。

“你再不回来,我觉得我一天可能都要被我一天对生活的毫无意义而折磨死。”

封逸尘说,“还没有走出感情的阴影?”

“你终于舍得和我说话了?!”

封逸尘又闭嘴了。

凌子墨说,“走不出来了,这辈子就栽到居小菜的手上了。”

夏绵绵那一刻恍惚笑了一下。

凌子墨看到了。

他无视。

反正也没想过瞒着着两口子。

他忍得够辛苦了。

“过段时间就好了。”封逸尘说,勉强算是安慰。

“鬼知道。”凌子墨耸肩。

但凡一想到居小菜那个女人,他就觉得全身都痛。

痛得喘不过气,但又没有任何可以发泄的途径,就一阵一阵的感觉心如刀割。

他靠在沙发上,躺得特别大爷看着电视节目。

还算安静的客厅。

凌子墨突然从沙发上跳了起来。

封逸尘和夏绵绵同时嫌弃的看着他。

凌子墨指着电视屏幕,“这货不是居小菜那野男人吗?!他特么怎么会在电视上?!”

夏绵绵蹙眉。

所以这个穿着制服的小警察,就是居小菜想要给给她介绍的男朋友了?!

话说就是一个几秒的镜头。

夏绵绵倒是没太清楚他的长相。

“他怎么会在灾区?!”凌子墨诧异。

前几天不还在驿城处理了他的交通事故吗?!

这会儿怎么就去了临川县了!

“救灾啊!”夏绵绵都觉得凌子墨一遇到居小菜,就24K纯傻!

“哼!”凌子墨不是滋味的说道,“我也捐钱了,我捐了好几百万!”

“是是是,你最有爱心了!”夏绵绵无语。

没人这么幼稚的。

夏绵绵应付着,此刻却认真的看到电视上播报着新闻。

新闻中说,当地突然发生了特大洪水,将临川县其中一个破山村给淹没了,洪水几乎冲走了整个村庄,目前很多救灾人员都深入到了村庄之中进行紧急救援,因为天一直下着大雨,很多媒体进去不了,里面信号也被洪水中断,无法了解到里面的最新情况。

夏绵绵咬牙。

她拿起电话拨打。

那边传来居小菜的声音,“绵绵。”

“你在家吗?”

“我在。”居小菜说,“但是……”

“怎么了?”

“我男朋友去支援灾区了,现在听说里面发生特大洪水,没有了信号,我刚刚给他打电话也打不通了。”

“你别担心。”夏绵绵就知道居小菜此刻已经六神无主。

“我再等等。”居小菜咬牙说道。

“要不要我过来陪你。”

“不用了。”居小菜说,“我马上去一下小展的父母家,我怕他们也在担心。”

“那你注意安全,外面雨大。”

“我知道。”

说着,居小菜就挂断了电话。

夏绵绵看着手机,有些发呆。

凌子墨当然也听到了她们的讲话,有些不是滋味的说道,“居小菜应该担心死了。”

“她没你这么没心没肺!”

凌子墨把头扭向了一边。

他什么时候没心没肺了。

他坐在沙发上,各种不是滋味。

“你刚刚让居小菜小心一点,她这么大的雨还要出门吗?!”凌子墨没忍住,还是问了出来。

反正他也不差被夏绵绵多嘲笑一次。

“她说她要去她男朋友的父母家。怕那边父母担心要过去安慰他们。”

“居小菜就是傻逼。”

夏绵绵翻白眼。

她真的很想跟告诉凌子墨,像你这样,注定孤独终老!

房间中又安静了下来。

所有人似乎都在看着新闻,似乎都在等待里面重灾区传来消息。

凌子墨突然坐不住了。

他猛地又从沙发上蹦了起来。

“我走了!”凌子墨直接冲了出去!

夏绵绵和封逸尘就这么怔怔的看着凌子墨的突然抽风。

凌子墨也觉得自己在抽风。

他凭什么就要这么不淡定啊?!

凭什么啊!

不就是听到居小菜说大雨天气要出行吗?他就傻逼西西的开着车往居小菜家的小区下开去真他妈的撞鬼!

关键是他一路骂着自己还特么一路的到了小区楼下。

此刻雨下的昏天暗地。

雨刮完全停不下来,一刮就是一大滩水。

居小菜丫的不知道自己开车技术不好嘛?!

他心里碎碎念着,等了一会儿没看到居小菜的车出来,琢磨着是不是早就离开了,他拿起电话准备拨打,就看到居小菜的小车就车库里面驶了出来。

凌子墨连忙放下电话,踩下油门就跟了上去。

雨真的很大。

居小菜技术不好,所以开得不快,自然更注意不到有人跟着他。

她刚刚出门前给小展的父母打了电话。

那边明显担心到不行,居小菜安慰了一会儿,劝说着他们,其实自己反而越来越担心。

犹豫了一下,就开着车出了门。

她不知道自己的这个举动会不会太过大胆,但她真的很怕展然出了什么事儿!

当时展然对她说他要报名去灾区的时候她没有阻止,是知道展然是一个正直的人,单位要求他们去五个人,展然说很多都结婚有小孩不方便去,他第一个报名。

当时她也没想到大雨会一直下这么多天,而且洪水还在猛涨……

越想,越是心惊。

居小菜居然提了点速度。

她想的是,就是去周边问问情况,然后赶着夜黑就回来。

凌子墨是一直跟着居小菜的。

刚开始觉得这个女人开得还挺稳的,缓缓就觉得有些不对劲儿了,甚至,居小菜开往的方向也越来越奇怪,貌似是上高速!

他一个激灵,瞬间就想到居小菜要做什么了!

他猛地一脚一脚油门,急速停在了居小菜的前面。

居小菜一惊,看着前面突然窜出来的车,踩下刹车,心有余悸!

那一刻,恍惚看到那辆熟悉的轿车下面下来一个男人。

居小菜咬唇。

看着凌子墨冒着大雨直接走向她,狠狠地敲打着她的车窗户。

居小菜看着带着怒火的凌子墨。

那一刻心里一紧,突然一个倒车,一脚油门,扬长而去。

车子急速开走之时,还溅了他一身的水!

麻痹的,居小菜!

------题外话------

昨日奖励:新新点灯啦、A流风之回雪、zengyuan529、莫名其妙WW、哆来咪苏

今日问题:凌子墨要不要追上去?!

好啦,今天没有二更哦,么么哒!

月底了,疯狂求月票!

疯狂求月票!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