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7章 如果我都改,还愿意跟我吗?/枭宠重生之盛妻凌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麻痹的居小菜,居然溅了他一身的水。

这女人胆子太肥了都!

凌子墨狠狠的看着居小菜车尾的方向,根本不假思索,快速的回到自己的小车上,追了上去。

一路追上了高速路。

居小菜这次是注意到了凌子墨。

但她选择忽视。

轿车一路往临川县城开去。

她打开了车载收音机,听着里面关于灾区的相关新闻,到目前为止,依然没有传回来里面所有的消息,就好像突然中断了一般,让她无法安心。

开了2个多小时。

车子到达了临川县。

县城里面到处都积水严重,街道上的车辆很少,有些地方需要借助皮划艇,街道上很多武警官兵,很多人被困在了自己的家里,整座城市看上去很狼狈。

而这里还并非受灾最严重的地方,临川县的破山村才是。

以展然的性格,他必定会主动申请到最前线去支援。

居小菜把车子停靠在了一个还算安全的街道旁边,她下车。

到了临川县反而没有下雨了,天空还是阴沉沉的,沉得让人心慌。

她停好车,往临川县的一个小商铺走去。

凌子墨跟了她一路。

但不知道什么时候,就突然跟丢了。

她开车注意力分散不了那么多,不知道凌子墨为什么就不在后面了,她理解为凌子墨心血来潮就只有那么几分钟,而后在某一个高速路口就下了高速又掉了头回去,不管如何,凌子墨犯不着赌气到,和她去这么危险的地方。

她不多想。

去商铺买了一点干粮,随口问道,“大姐,破山村里面的情况怎么样?”

“还能怎么样!大水给冲走了呗!”大姐有些无奈的说着,“我有个亲戚就在破山村里面,昨天深更半夜被送了出来,我听说里面的村庄全部都被冲走了,很多人都遇难了!”

居小菜一阵心惊,她说,“今天里面是不是又严重了?”

“是啊,这个天一直下雨,洪水就没有要退的意思。里面具体什么情况也不知道了,只知道说今天里面就给断了所有信息,好多救援人员在里面都给困住了,也不知道有没有遇难。这个天看着又要下雨了,怎么都还要涨几天的洪水,老天爷真的是疯了都!”售卖大姐忍不住抱怨。

居小菜一听,心里更担忧了。

她问,“现在还能进破山村吗?”

“谁这个时候不要命还进去!洪水都是不认人的,来势凶猛一会儿把人冲走就没了!”大姐激动道,“小姑娘,一看你就不是本地人!是不是有朋友在这里做支援?!”

“我男朋友在里面。”居小菜承认。

“我就知道是这样。”大姐劝道,“小姑娘我劝你不要进去,现在里面的人都巴不得出来,没有人出来还会回去的。你就在这里好好的等你男朋友的消息,听大姐的,别冒险了。”

居小菜表面上点了点头,心里却已经有了自己的答案。

刚开始她真的只是想要打探一下消息就回去。

此刻,却怎么都舍不得走,甚至……要进去。

她想要确保展然的安全!

她道谢了大姐,用手机搜索出破山村的地图,开车去了破山村。

破山村离临川县不远,乡村公路开了半个多小时,公路中断了,前方有了积水,车子不好通行。

但看得出来,积水并不是特别深。

居小菜想了想,下了车徒步走了进去。

这边受灾之后,整个乡村道上基本没有什么人了,应该是很多人都被迁移到了安全的地方。

她走了一个多小时。

看着浑浊的小溪此刻已经盈满在了周边所有田坝里面,整个村庄都被覆盖了一半,有些小屋就只剩下了一个屋顶。

她看着里面的狼狈。

再深入,里面就真的是洪水区了,她看过新闻,破山村临边的大河水势很汹涌,洪水一涨,得不到及时控制,就用再次冲浪着整个存在其他更多的地方。

她犹豫了两秒,往高处还是进入了破山村。

到处似乎都很安静。

天空却越来越沉。

居小菜不知道救援队的落脚点在什么地方。

听说不是所有人都被送了出来,送出来的是本来就在周边的村民,真正里面受灾的居民,全部都安置在一个高处,等待洪水退去,重建家园。

居小菜走了好长一段路,面前有些山体滑坡了,举步维艰。

不远处的河水似乎有了越涨越高的趋势。

天空又黑了很多。

此刻也才下午4点多而已,天就已经黑到快要塌了下来。

居小菜看着周围的一切。

不害怕都是骗人的。

而她凭她自己一己之力,想要真的深入灾区到达最里面并找到展然,真的是难以上青天。

她妥协了。

她很担心展然,但深入后发现自己根本没有能力进去,她决定离开。

在临川县等也好。

展然至少还有救援团队一起,而且他们都有经验,如果是她遇到了危险,可能连自救都不行,她是太低估了洪水的猛烈了。

她决定回程。

却在回程的那一刻,眼眸陡然一紧。

脚下的小路突然开始蔓延浑浊的水,一点点,越来越多,瞬间就已经覆盖了居小菜的脚踝。

她回头又看了一眼。

看着河水强势的翻滚着,就像海啸一般,突然就往她这边滚了过来。

居小菜惊吓。

人的本能会在绝境中寻找自救的的方法,她也不例外,那一刻猛地往旁边的高处跑去。

高处是一个小山坡,但此刻因为山体滑坡特别的不好走,她走了几步,差点被滑了下来。

眼看着水越长越快,前方的河水冲浪着周围的树木房屋,不停的翻滚。

居小菜迅速的爬上山坡,刚准备上去的那一刻,脚一滑。

身体就要这么坠落了下去。

那一刻她甚至做了最坏的打算。

她要是摔了下去,河水肯定已经蔓延了过来,她会被瞬间冲走。

心里的思绪千变万化,那一刻只感觉身下突然出现在了一个稳健的身体,猛地一下将她一把托了上去,紧接着,一个人影也跟着跑了上来。

居小菜心有余悸的看着凌子墨。

看着他坐在他的对面,两个人气喘吁吁。

洪水就身边呼啸而过,水势越长越高。

凌子墨看了一眼居小菜,那一刻真的忍不住想骂她的愚蠢,但此刻却一个字都没有说出来。

他跟着她一路上了高速,却因为某个收费站导致他跟丢了居小菜,后来到了临川县,也不知道居小菜去了哪里,但想到居小菜一根筋的性格,直接把车子看向了破山村,开了不久,就看到了居小菜的小车停在路上,人已经不在车上了,那一刻真的是毫不犹豫的直接就冲了进去,居小菜那女人简直在玩命。

他找了她一个下午,在看到洪水再次来袭的那一刻,终于发现了居小菜的身影。

那女人真的不要命了!

刚刚要不是他将她托上去,她是不是就为了一个破警察死了?!

他狠狠的看着居小菜。

居小菜此刻也看着凌子墨。

她以为他回去了,不管如何,这么危险的地方,凌子墨不应该来的。

她咬了咬唇。

还未开口说话。

凌子墨突然从小山坡上站起来,拉着居小菜的手往山坡上唯一的一棵大树边走去。

“爬上去!”凌子墨说。

居小菜看着他。

“爬上去。”凌子墨再次说道,“到了下午和晚上,洪水会越长越高。”

意思是这个小山坡,有可能洪水会蔓延。

而纵观周围,这里算是地势最高的地方了,前面的路太远,中间有凹陷,早已被洪水淹没,根本过去不了。

想到这里,居小菜没有啰嗦,直接往树上爬去。

树很大,树干很长,居小菜根本就爬不上去。

凌子墨看了看水势的上涨的程度,蹲下身体,“你坐在我肩上,快点!”

居小菜看着凌子墨半蹲下身体。

这个时候,真的不能太耽搁时间,她也发现了洪水还在不停地往上涨。

她坐在了凌子墨的肩膀上。

凌子墨托着她,让她能够勾到大树树干上的枝头,用手抓住枝头。

尽管如此,对于居小菜而言,还是很难爬到上面的那个枝干处。

凌子墨一咬牙。

是直接举起了居小菜,让居小菜狠狠的抱着树干,在脚空荡着无法用劲儿的那一刻,凌子墨用手做了居小菜的脚步支撑,让居小菜的脚蹬着他的手,然后终于爬了上去。

爬上去后,凌子墨三两下也爬了上来。

“你在往上,到最高的那根树干处去!”凌子墨吩咐。

居小菜连忙一直往上爬。

爬到了能够支撑她重量的最顶端。

那个时候,洪水已经开始蔓延到了树根,涨势非常快。

一会儿,就已经蔓延到了树中的位置。

如果刚刚没有即使爬上来,他们现在会不会已经被淹没了。

她看着凌子墨,看着他严肃的表情,缓缓道,“谢谢。”

凌子墨此刻还在观察水势,也看了看前面被洪水覆盖的一片汪洋大海,突然就听到了居小菜说话的声音。

他回头瞪着居小菜,“我要是死了,做鬼都不会放过你!”

“我没有让你跟着我来!”

“你以为我他妈想吗?!”凌子墨没好气。

他怕死得要命!

他真是疯了才会和居小菜发这种神经,而且还会困在这种鸟不拉屎的地方!

要是没有人来,要是洪水不退,他们就得变成干尸死在这里。

心里这么想着。

凌子墨连忙拿出手机。

该死的,果然还没有恢复信号。

他很是不爽的表情让居小菜更加内疚了。

居小菜此刻也不知道还能说什么。

两个人就抱在大树上,大眼瞪小眼。

水势在涨到他们脚跟不远的下方,终于有了控制的痕迹。

居小菜松了口气。

她想,应该总会有救援团队出来巡逻的。

天色开始变黑了。

不是天空的阴沉,而是夜晚要来了。

凌子墨无语。

他一向都是养尊处优惯了,难道今晚要在这么一颗大树上吊死吗?!

他特么好想念自己那张柔软舒服的大床。

他想睡死在床上。

心里默默念叨着。

那一刻似乎感觉到了一丝异样。

不只是他,是居小菜整个人也突然倒抽了一口气。

两个人木讷的看着大树上突然出现的一条小臂一般大小的黑色蟒蛇,正虎视眈眈的看着他们。

凌子墨那一刻想,倒不如被洪水冲走算了,他这辈子最怕的就是这种冰冷的软体动物了。

居小菜整个人也吓傻了一般。

蟒蛇此刻正舔着舌头,一直对着他们。

居小菜在上面。

蛇离得最近的就是她。

她此刻已经惊吓到说不出一个字。

蟒蛇看上去一副,随时都可能进攻的模样,又不知道蟒蛇什么时候进攻,这种心灵上恐惧,真的会将人折磨死。

“你怕蛇吗?”凌子墨问,声音很轻很轻,怕惊动了蛇一般。

此刻眼神一眨不眨的看着他这辈子最怕的动作。

居小菜没有说话。

准确说,现在说不出来话。

她很怕。

很怕。

她很怕这种动物。

此刻却不得不去对视着,忽略不了它倾略性的存在。

在她不知道该如何反应不知道该怎么办的时候,她突然感觉到身下的人动了一下。

“啊!”居小菜尖叫。

那一刻她似乎看到了蟒蛇柔软的身体往前一动。

那一刻似乎是要往她脸上跳了过来。

然而意料中的疼痛没有,冰冷的触感也没有。

她猛地睁开眼睛,看着凌子墨的手臂不知道何时出现在了她的面前,那条蛇狠狠的咬在了凌子墨的手臂上,凌子墨憋红着脸,另外一只手上不知何时多了一把瑞士军刀,猛地一下直接刺到了蟒蛇的身体上,蟒蛇似乎是痛了一下,瞬间放开了凌子墨的手臂,身体摇摆着,猛地掉在了洪水里,一会儿就消失不见了。

居小菜转头看着凌子墨。

惊呼道,“你怎么样?”

说着就抬起了凌子墨的手,看着明显的几颗牙齿印,流了血。

凌子墨现在还处于惊恐之中。

根本反应不过来。

脑海里还一直浮现着刚刚那条蛇姚缠到他身体上的模样,想着都忍不住打冷战。

却在那一刻,突然感觉到一个温热的嘴唇,靠近了他的手臂。

身体猛然一动。

那一瞬间,一把推开了居小菜的嘴,“你疯了吗?万一有毒怎么办?!”

居小菜看着凌子墨。

凌子墨骂道,“电视剧看多了吧,这条蛇要是有毒,你这样死的比我还快!”

居小菜轻咬着嘴唇。

那一刻完全是本能,本能的很怕这条蛇真的有毒,而她想要帮他吸出来。

不管如何,凌子墨刚刚是救了她。

那条蛇本来是冲向她的。

她说,“谢谢你。”

“不用了。”凌子墨看着自己手上被蛇咬伤的痕迹。

刚刚的那条蛇是典型的一条水蛇,水蛇是不会有毒的,而且黑色的没有任何花俏,看着也不像是有毒的,算是不幸中的大幸。

但刚刚居小菜的举动还是把他吓到了。

万一麻痹的有毒,这女人不是找死吗?!

心里这么想着,被蛇咬了的痛渐渐地明显了。

他从小就怕痛,此刻就跟火烧了似的,全身不自在。

当着居小菜的面也不敢说出来,就在哪里浑身不爽。

“痛吗?”居小菜问他。

“不痛。”

居小菜看着凌子墨。

凌子墨就是一副,劳资痛死了也不会让你看到的表情。

其实居小菜知道凌子墨怕痛。

有一次听凌爷爷说,都上大学了的凌子墨不小心用小刀划伤了一下手指,流了一定点血就哭得昏天暗地的,凌爷爷还说这么没有男子气概的男人,可能找不到老婆。

当时的居小菜对这个奇葩的凌子墨,充满了好奇。

她转移视线。

此刻天色也暗了下来。

两个人趴在大树上,就这么默默的等待救援。

凌子墨看着面前的居小菜。

夜晚,加上这种偏远的地方,似乎降温了。

居小菜穿得并不多,如此单薄的身体,看上去都冷。

“你下来。”凌子墨开口。

让她下来一点点,到他的枝干处。

枝干还挺结实,称重她们两个人,应该不成问题。

居小菜转头看着凌子墨,“你怎么了?”

“你下来!”凌子墨声音带着些不耐烦。

居小菜其实习惯了凌子墨对她大呼小叫而且毫无耐心。

她看了看他的手臂上的伤口,还是听话的到了凌子墨的身边。

凌子墨将居小菜一把抱进怀里。

居小菜一怔。

她不得不承认,凌子墨身上很暖和而她此刻真的很冷。

但这样的举动,让她内心不能的排斥。

“别动!”凌子墨不爽。

抱一下要死啊,又不是要上你!

何况又不是没上过。

居小菜说,“你放开我。”

“我冷死了,就是让你帮我取暖而已,你丫的想哪里去了!”凌子墨暴怒。

居小菜身体怔了怔。

“这么瘦骨伶仃的,我没兴趣。”凌子墨口无遮拦。

实际上居小菜的身材很好。

有些地方,一点都不瘦。

居小菜咬了咬唇,没反抗了。

任由凌子墨这么抱着。

抱着,身体渐渐也没有那么冷。

只是夜晚越来越黑。

洪水没有要退潮的痕迹。

“你怕吗?”凌子墨突然开口。

居小菜说,“有点。”

“有点你还来,你是傻吗?”凌子墨又暴怒了。

居小菜咬唇。

仿若每次和凌子墨的交谈,说不了几句话就是争吵。

“就那么喜欢那个小警察吗?”凌子墨幽幽的问道。

居小菜没有回答。

有时候不回答,就是最致命的答案。

凌子墨不是滋味的说道,“他有什么好的?”

“他很好。”居小菜说。

“哪里好了?”凌子墨固执的问道。

“他会做饭,也会买菜,也会做家务。”居小菜说。

“请个保姆,做得比他好一百倍!”

“他很温柔,对我很好,会照顾我的感受。”

凌子墨不屑,“热恋期间的男人,你让他帮你摘天上的星星都可以,等过了这个时期,男人都是一样的!”

“他不一样。”

“就是一样的。”

“至少和你不一样。”居小菜一口咬定。

凌子墨一口老血差点没有喷出来。

“他不会强迫我做任何事情。”居小菜说。

“我他妈强迫你什么了!”凌子墨愤怒。

“也不会这么大声的和我说话。”

“……”那一刻,他真想跳进洪水里,被他妈冲走算了!

“凌子墨,你改改你的脾气吧。”居小菜突然说道。

凌子墨看着居小菜。

居小菜也这么看着凌子墨,眼眸有转移了视线,“你脾气不太好,以后不好找女朋友。”

“我改了脾气就好了吗?”凌子墨问。

“应该吧。”居小菜应付。

她其实也不知道。

“如果,我说如果,我要是改了脾气,也不对你大吵大闹,也不强迫你做任何事情,甚至……”我学着做饭学着做家务学着和你一起出门逛街买菜,“你会不会……”考虑重新和我在一起?!

“前方有亮光!”居小菜突然惊呼。

在凌子墨好多欲言又止的话语下,突然就被打断了。

那一刻他甚至在怀疑居小菜没有听到他的任何一个字。

他鼓起了那么大勇气说出来的话!

他就感觉到居小菜那一刻突然像是打了鸡血一般,看着前方的亮光,兴奋不已。

她大声说道,“救命!救命!”

那个远远的亮光似乎听到了一点反应。

放出了一道救援的信号。

“救命,救命,我们被困在了大树上!”居小菜很激动。

差点没有跳起来。

凌子墨那一刻却很沉默。

沉默的,突然不想这么快被救援,突然就很想和居小菜困在这棵大树上,然后一直一直……

很久很久都行。

居小菜看着远方的亮光在逼近,她说,“我们得救了。”

很兴奋。

是啊。

得救了。

他又可以回去享受他的舒适大床了。

他蓦然的看着一道小皮艇从远处划了过来。

一个穿着军服的人上前,“你们拉着我的手下来。”

“好。”

居小菜先上了皮艇,凌子墨也跟着上了去。

皮艇上两个人救援人员。

此刻划着船往安全的地方去。

一边问道他们,“怎么被困在这里?身边还有其他人被困吗?”

“没有了。就我们两个人,刚刚突然发洪水,我们就爬在了树上等待救援。真的谢谢你们!”居小菜感激道。

“听口音你们不像是村里本地人,怎么这么大的洪水还进了这里来?!”军人诧异的问道。

“我来找我男朋友。”

“这么危险!你都不要命了吗?”军人有些责备的口吻。

另一个军人似乎还诧异的看了一眼居小菜旁边的凌子墨。

凌子墨脸色不好。

我他妈被人挖墙脚了我他妈不行吗?!

军人也感觉到了凌子墨不友善的态度,转移了视线。

“我只是很想了解一下里面的情况,没想到又发大水了。”

“还好我们每晚都会在涨水之后过来巡逻,否则你们还不知道会被困多久!”军人无奈的说着。

居小菜低着头,也不再多说。

觉得此刻,是给他们带来了麻烦。

“话说你男朋友是谁?是这里的人受灾群众,还是支援部队?”

“支援部队,他叫展然。”

“展然?”军人声音提高了些。

“你知道吗?”居小菜很紧张。

千万不要出事儿,千万不要出事儿。

“我当然知道,他在灾区里面的英勇事迹说都说不完,一个人冲锋陷阵永远都是跑在最前面,还在洪水巅峰的时候只身一人去救了一个被洪水差点冲走的小孩,我没看到这么不要命的!你是他女朋友吗?”军人询问。

“嗯。”居小菜连忙问道,“那他现在还好吗?”

“还好,就是体力透支得厉害,受了点小伤,你去见到了就知道了。”军人说道。

居小菜一直放心不下。

展然受伤了吗?!

小伤吗?!

凌子墨就默默的坐在皮划艇里面。

听着居小菜和别人的对话。

说什么展然冲锋陷阵,英勇事迹。

他把头扭向一边,傲娇的不想知道任何展然的好。

皮划艇在半个小时后,到了一片地势更高的山坡。

山坡上人多了起来。

扎下了很多帐篷,一些是提供给灾民的,一些是提供给救援部队休息的。

此刻夜晚,除了一些巡逻的人,很多都已经睡了,安静一片。

两个人军人将他们带到帐篷外等候,一个军人走进了一个大帐篷,不一会儿,一个熟悉的面孔出现在了他们面前。

凌子墨知道是展然。

即使在黑暗下看得不清楚。

居小菜当然更知道了。

她甚至是没有犹豫的,直接就跑进了展然的怀抱里。

展然身体一紧。

他没想到居小菜会出现在在这里,他真的是做梦都没有想到。

而这里这么危险。

他反手将居小菜抱得更紧。

两个人紧紧相拥。

弄得就跟生死离别一样。

凌子墨把头转向一边。

傻逼。

以为拍电视剧吗?!

傻逼!

凌子墨暗自咒骂,一直骂。

骂到后面,有点想杀人。

“你怎么到这里来了?这里这么危险,你出事了什么办?”

不知道抱了多久。

凌子墨觉得自己在忍无可忍的时候,听到了展然带着责备分明又是极度宠溺的声音。

他还听到居小菜说,“我就是担心你,所以就进来了,本来只是打算在外面打听打听消息就回去的,结果也不知道为什么就进来了。”

“傻瓜,你这样你知不知道会让我很感动?”展然心疼的看着面前的居小菜。

他一直觉得她就是温室里面的小花朵。

她不能经手一点点风吹雨打。

却为了他,到了这么危险的地方。

听说还被困在了一颗大树上。

心里说不出来的感触,这是这几天见了太多生死离别之后,给予他最大的人性温暖。

他又将居小菜一把抱进怀抱里。

狠狠的抱着。

这辈子就算辜负任何人,也绝对不会辜负了居小菜。

居小菜被展然抱得很紧。

她靠在他的胸膛上,好一会儿似乎才想起凌子墨跟着她一起来的。

她轻轻的推开展然。

展然放开她,说道,“我带你先进去休息。”

“小展,凌子墨也来了。”居小菜说。

展然一怔,那一刻大概也是惊讶的。

而且从始至终,刚刚把全部注意力都放在了居小菜身上,根本没注意到旁边还有一个人。

他转头,看着不远处的凌子墨。

凌子墨也感觉到了他们的视线,很高傲的说着,“我特么也可以抢险救灾,也不是只有你才有那份爱心!”

展然那一刻却没有因为凌子墨的故意而有任何情绪,反而还很友好,“谢谢你把居小菜平安送来。”

“谁稀罕你的感谢!”凌子墨不爽,“我也就是顺路而已。”

展然那一刻突然笑了笑。

凌子墨这种性格,真的很难找到女朋友。

同样作为男人,他很清楚凌子墨现在对居小菜的感情。

但毕竟他们都是过去式了,他也能够感觉到,居小菜对他真的没有了任何留恋。

“我带你们去休息。”展然不再多说,搂抱着居小菜往帐篷里面走去。

凌子墨是犹豫了一会儿。

突然感觉到一阵冷风,才不情愿的跟着展然走进了一个大帐篷。

帐篷很大,有微弱的灯光。

里面睡了一排人,大家都是挤在一起的,不知道是不是白天太累,此刻睡得很熟,甚至有着很吵闹的鼾声,此起彼伏。

凌子墨有些嫌弃。

今晚就让他睡这种地方吗?!

“凌子墨,你睡那里吧,刚好还有一个位置。”展然小声说道,怕打扰到了自己的队友。

凌子墨看着角落边的位置,有些不情愿。

展然也没有太在意凌子墨的情绪,反正也知道,在这种地方,怎么都将就不了他这种大少爷。

他转身温柔的对着居小菜,“你跟着我睡这边。”

听到这句话,凌子墨差点没有直接跳起来。

展然这个骚货!

而居小菜那一刻就是温顺的点了点头。

他就看着展然带着居小菜和他睡进了一个被窝。

两个人紧紧的睡在一起。

其实居小菜也有些羞涩。

之前本来是想过和展然同居的,那晚上刚好凌子墨出了事儿,展然被叫去执勤,接着展然就收到通知说去抢险救灾,然后,两个人就分开了,自然,没有发生任何身体上的事情。

但此刻,虽然合衣,还是被展然这么抱着入睡,多少有些不自在。

她背对着展然。

因为这里的人都是睡在一起的,所以很挤,空间很窄。

她还能感觉到展然的身体紧挨着自己,有些尴尬。

她脸蛋羞红。

展然似乎感觉到她的不自在,说道,“今晚就将就一晚上,现在很晚了,不方便把你带到女眷那边去休息,所以只有委屈你和我睡在一起,如果明天你不能回去,晚上我会安排你去和其他女眷一起睡。”

“没什么。”居小菜小声说道,“你累了一天了,早点休息吧,明天应该会早起。”

“嗯,你也辛苦了,晚安。”

“晚安。”

居小菜闭上眼睛。

很快就听到展然均匀的呼吸声,微微还有些鼾声。

大概是真的很累。

居小菜有些心疼,身体僵硬着,缓缓也睡了过去。

唯有。

凌子墨。

翻来覆去睡不着。

耳边全部都是鼾声,一个比一个响亮。

睡在这种地方就够让他憋屈了,旁边还跟打雷似的。

他不爽。

不爽。

再想到,旁边的旁边的旁边,展然和居小菜两个人……

玛德!

他简直是造了什么孽。

他要来忍受这种非人的待遇。

他要这么眼睁睁的看着居小菜和另外一个男人躺在一个被窝,尽管那两个人早就上了八百次床了,但这种眼前目睹,还是他妈的晴天霹雳!

他忍得心肝肺都在痛!

夜晚越来越深。

也不知道多久,也不知道过了多久。

凌子墨渐渐睡了过去。

一觉醒来的时候。

天已大亮。

凌子墨顶着一头乱糟糟的头发从床上起来,看着空荡荡的帐篷里面突然一个人都没有了。

这是几点了。

他拿出手机。

手机也没电了。

他不爽的走出帐篷。

帐篷外,居小菜坐在外面,看着不远处有人在烧水做饭。

居小菜转眸,看着凌子墨。

看着凌子墨乱糟糟的模样。

“人呢?”

“他们出去了,据说里面还有一个小村被困在了里面,要去全部营救出来。”居小菜解释。

凌子墨点了点头,兴趣不大。

“你手臂怎么样了?”居小菜问。

这个时候舍得关系我了?!

妈的昨晚上就和那小警察一直卿卿我我,他要死了他估计她都不会看他一眼。

“没事儿了。”凌子墨没好气的说道。

没毒,一个晚上之后,不碰着也不痛了!

倒是此刻,他有些饿了。

昨天一天基本没怎么吃东西。

他说,“有吃的吗?”

“我之前带了些干粮,我去帮你拿。”居小菜起身。

她买了干粮放在背包里,背包一直带在身边,是有想到万一被困了还可以自救。

她从背包里面拿了一小盒饼干,一点矿泉水。

凌子墨很嫌弃的拿过去,三两口吃了。

明显不够填饱他的胃,他说,“没了吗?”

居小菜咬了咬唇。

“还有吗?”凌子墨没好气。

他要饿死了。

“还有点我想留着给展然。”居小菜说。

今天一道早展然就走了,她想展然回来的时候,应该会很累。

现在里面资源这么欠缺,展然有这么辛苦。

凌子墨真的很想杀人。

他顶着乱糟糟的头发,直接走了。

也不知道去哪里。

反正就走了。

往前面走,走得还很快。

妈的居小菜。

妈的居小菜!

一口一个展然一口一个展然!

他猛地一脚,狠狠的踢在面前的大舌头上。

“啊!”凌子墨猛地抱着自己的脚。

妈的好痛!

凌子墨眼泪都差点不受控制的掉了出来。

他这辈子天生和居小菜犯冲是吧!

天生和她犯冲!

他各种咬牙切齿。

“叔叔!”身边突然传来一个小破孩的声音。

凌子墨恶狠狠的转头,看着一个穿着破烂的小男孩,大概6、7岁,很急的大声叫他。

“你叫谁叔叔?!劳资有那么老吗?叫哥哥!”凌子墨吼。

小男孩一怔,随即,“大哥哥,你救救我家小黄。求你了,你救救它!”

凌子墨蹙眉,“小黄是谁?你妹妹?”

“你跟我来。”小男孩急急忙忙的拉着凌子墨。

凌子墨就被莫名其妙的被这个小男孩拽着往不知道什么方向走去。

一路上凌子墨都在嫌弃。

嫌弃小孩脏兮兮的。

就是没有照镜子看看自己现在的模样,更小男孩其实也差不了剁手,甚至头发乱成了鸟窝,更夸张!

“它在那里,你帮我救它上岸好不好,我求你了。”小男孩都快哭了。

小手指指着前面被洪水困住,此刻有些奄奄一息的趴在一个小木棍上的小土狗。

凌子墨看着那小狗的小眼神。

“求你了,没有人愿意救它,你帮帮我好不好?”小男孩说完,猛地就哭了起来。

凌子墨脑袋大。

“你别哭了!”

吵死了!

------题外话------

昨日奖励:xiaojiejiejie11、沙漠之海、洛水寻依v、市井小草、霖霖妈咪

今日问题:凌小猪又要干嘛了?!

么么哒,求月票哦!

月底了哦!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