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8章 等你们结婚,我送你们大礼/枭宠重生之盛妻凌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你别哭了!”凌子墨一脸嫌弃。

长得本来就丑了,哭起来更难看了。

他简直要被这个小破孩给吵死了!

小男孩怔怔的看着凌子墨,也没想到这个乱糟糟还脏兮兮的大哥哥脾气怎么这么坏!

凌子墨转头看着洪水中间的那只小土狗,可怜巴西的抱着一根小木头,大概也是挣扎累了,有些绝望的小眼神看着自己的小主人,以及他。

得了。

谁让爷爱心泛滥呢!

谁让爷就是个大英雄呢!

他脱掉早就被水泡得不成型的鞋子,卷起裤脚。

“大哥哥你小心点,水很深。”小男孩提醒。

凌子墨睨了一眼小男孩,一脸不屑。

哥哥可是练过的,在游泳池那可是帅得不要不要的!

否则怎么撩到一堆迷妹!

他“噗通”一下,猛地就跳进了大河水里面。

河水有点急。

而且因为泛洪水浑浊不堪,凌子墨跳下去那一刻就被水呛到了喉咙处,差点没有让他一口气憋死在水里,他奋力的游了两下,勉强勾到了那只小黄狗,小黄狗一看到有人过来就他,连忙就跳到了凌子墨的身上。

凌子墨又被这突如其来的重量给捂在了浑水里,差点没有呛死。

他努力冒出来,狠狠的咳嗽了两声,打算带着小黄狗游上岸。

水流本来就有些急,而且他游过去是下游,游上来就是上游了!

他奋力扑了几下,发现游了好一会儿还在原地打转!

他咬牙,又游了几下。

体力开始有了透支的迹象。

妈的!

这完全和在游泳池的感觉差太远了!

“唔……”一个小浪过来,凌子墨吃了一嘴的水,混杂着沙粒,滋味简直要命。

小男孩站在岸边看着凌子墨的样子,看着他似乎越来越吃力的样子。

“大哥哥你怎么样?我来帮你,我去找竹竿……”小男孩惊吓,大声叫着。

“找什么竹竿,快去找人来救我……唔……”劳资要呛死了!

凌子墨就觉得自己的身体在往下沉,越来越重。

小男孩一看凌子墨的模样,听到他说的话,连忙转身大步跑了出去。

他迅速的跑到山坡上的驻扎地,急急忙忙的吼着,“救命啊,有人掉进河水里面了,救命!”

此刻刚好回来一批救援人员,展然就是其中之一。

展然正和居小菜聊了几句,居小菜把干粮给展然,展然才吃了几口,就听到小男孩的声音,放下干粮想都没有想就冲了过去。

居小菜也连忙跑了过去。

“怎么回事儿?”展然紧张的问小男孩。

小男孩被大人的模样吓哭了,他说,“有个大哥哥掉进河水里面的,在那边……”

“快走!”展然一把抱起小男孩,速度很快!

其他人也都跟了上去。

居小菜也跟了上去,总觉得……

她心惊,确实没有看到凌子墨的身影。

所有人到了河岸边,远远的就看到凌子墨和一只小黄狗在水里扑腾。

凌子墨看上去已经精疲力尽,身体冒出来又沉下去,冒出来又沉下去,周围打起很多水花,渐渐小了很多……

展然根本没有犹豫,放下小男孩之后,就跳了下去。

“展然!”居小菜叫着他,“你小心点!”

展然奋力的游向凌子墨。

凌子墨依稀听到了一些声音,也努力的看到了岸边的人。

展然跳下去之后,其他救援部队开始找到救援绳索,远远的甩了出去,但凌子墨飘得太远了,绳索根本就够不到那么远。

展然根本就不顾自己,游得很快。

很快游到了凌子墨身边,对着凌子墨说道,“你别动,我拖着上岸,你要是挣扎我们俩都得困在水里。”

凌子墨停止了挣扎。

展然从后面拖着凌子墨的身体,一点一点往岸上去。

河流似乎越来越急了。

展然拖着凌子墨,游不了那么快!

“展然小心!”岸边的人大声叫着他。

展然转身,后面一个大漩涡突然就盘旋了过来。

凌子墨回头也看到了。

他远远的看了一眼居小菜,看不太真切但他感觉得到她的担心,很担心。

展然要是出了什么事情,居小菜会不会跟着去死?!

他说,“你放开我,我自己游。”

他很清楚如果是展然自己,可以避开那个旋窝,但拖着他不行。

“别逞强了。”

“放开我!”凌子墨身体挣扎。

“凌子墨让你不要乱动。”展然此刻也有些透支。

漩涡眼看越来越近。

展然突然一个用力,将凌子墨推了出去。

凌子墨一个噗通,呛进了水里,身体在水里胡乱扑腾,突然似乎抓到一条绳子,他本能的紧抓,下一秒就感觉自己的身体被快速的拖动着,而后被拉回到了岸边。

他上岸得救了,还有身上死抓着他不放的小黄狗。

凌子墨狠狠地呛了好几口水,喘着粗气。

在自己还未来得及安心,就听到有人大声叫着,“展然!”

凌子墨连忙看向河边。

展然的身影越来越小。

一个漩涡过来,他整个人突然就淹没在了河水里。

“展然!”居小菜大叫。

那一刻的恐惧让她眼眶一红。

她眼睁睁的看着展然的身体突然消失不见。

此刻河水也急了起来。

有人已经连忙去拿皮艇了,快速的往展然消失的方向划去。

所有人都紧张的看着大河。

大气都不敢出。

救生皮艇开向了河水中央。

救生员在周围打捞。

展然的身体突然消失不见,河水又急,根本就不知道展然被那个漩涡带到了哪里去。

大家紧紧的看着河面,没有谁开口说一个字。

凌子墨也很紧张。

他没想过会让展然来救他,至少这么救他。

他转头看着居小菜。

居小菜都吓哭了。

吓得眼眶红透,那一刻倔强的咬嘴唇,似乎一直在控制自己的情绪,似乎怕自己一个崩溃,展然就不会回来了。

他不知道居小菜此刻在想什么,但他很想很想将她抱进怀抱里,给她一点安慰也好。

他从地上爬起来,默默的走向居小菜,默默的去拉她的手。

手指刚碰到她的手。

那一刻的居小菜就像是碰到了什么不干净的东西一般,一下就移开了。

凌子墨看着她。

看着她眼眶红头眼泪弥漫的模样。

居小菜侧身,就是一个轻微的举动,凌子墨感觉到了她的厌恶和排斥。

他不敢再动。

不敢再轻举妄动。

整个周围好安静。

河水中没有看到展然的身影。

那一刻其实他比谁都想展然活着。

真的。

他比谁都想展然活着。

他紧紧的看着河面,等待着等待着……在大家都快要绝望的那一刻。

展然突然从河水里面冒出了一个头。

凌子墨那一刻看到身边的居小菜突然就泪崩了。

如此不受控制的情绪。

其他人也开始大叫,“展然在那里,展然在那边!”

救生皮艇划了过去。

支援团队扔下绳索。

展然一把拉住绳索,皮艇上的人将展然带上了救生皮艇上。

所有人开始欢呼雀跃。

展然没死。

展然被救生皮艇救了回来,正划向岸边。

凌子墨转头看了居小菜,看着她的视线半点都没有转移的放在了展然的身上,看着她哭得西里巴拉却突然扬起的笑容。

他低头,什么都不去看。

展然被救生皮艇带回了岸边。

展然有些精疲力尽的从皮艇上下来。

所有人都围了过去,当然也包括居小菜。

居小菜扑进了展然的怀抱里,展然安慰道,“我没事儿。知道你在岸边等我,所以我不会有事儿。”

居小菜满脸感动。

女人就是傻。

男人在热恋中说的话,怎么能够相信!

他之前撩妹纸都这样的,想上妹纸的时候,嘴比什么都甜,玩够了之后,话都不愿意和妹纸多说。

男人都是这样。

男人都是这样的……

凌子墨心里一直默默嘀咕着。

嘀咕着,耳边还是能够听到大家对展然的赞扬崇拜,大家对展然的拥护。

缓缓地。

人群离去。

所有人都走了。

都跟随着展然的脚步离开了。

居小菜当然也是其中之一。

他其实身体也有些透支,但没人会关心他,想来,没人骂他都是万幸了。

他一屁股坐在地上。

看着面前的大河水,看着滚滚激流,想到刚刚其实自己也很英勇啊!

不过是。

差点搭了一条人命而已。

“大哥哥。”耳边,突然传来一个小男孩的声音。

凌子墨转头看着小男孩。

小男孩一脸崇拜地说,“大哥哥我觉得你好棒你好英勇!你是小黄的救命恩人,也就是我的救命恩人!”

凌子墨笑了笑。

就算有些自嘲,还是带着些高傲。

他修长的大手随手摸了摸小男孩脏兮兮的头发,“武侠剧看多了吧!”

“大哥哥我真的觉得你很棒!”小男孩眼睛里面冒着璀璨的星星,“你刚刚都没有犹豫就跳下去救小黄了,我这辈子都会感激你的,真的!”

“行了,带着你的小黄回家吧。”凌子墨挥了挥手。

小男孩还是一眨不眨的看着他。

凌子墨脾气不好,声音大了些,“还不回去!”

小男孩惊吓。

连忙抱着他的小土狗撒腿就跑。

跑了两步,小男孩又停了下来,扬着声音吼道,“大哥哥你就是我的偶像!”

吼完,迅速离开了。

凌子墨耳边似乎一直萦绕着小男孩无比崇拜的肯定嗓音。

人生还是第一次被人当偶像。

他是不是可以苦中作乐,安慰自己也不是那么无能。

他在岸边坐了有一会儿。

也不知道多久。

大概有点久。

久到,都被人忘记了吧。

他离开岸边,拖着全身依然还是湿透的衣服回到了帐篷驻扎地。

驻扎地那个时候回来了更多的救援部队,此刻正好到了中午吃饭时刻,大家围成了几个圆,坐在一起。

而他的出现,就是这么唐突。

他眼眸随便扫了一眼,看到居小菜坐在展然的旁边,和展然一起在吃饭。

展然和其他队友在有说有笑,气氛很好。

他就在众目睽睽之下走向了那个大大的黑色柴火锅面前。

看着面前的白米饭。

他是真的饿了。

他拿起旁边的大碗,自己盛了白米饭。

然后坐在一边自顾自的吃了起来。

也没有菜。

白米饭还特别硬。

从没想到自己有一天会这么惨。

惨到想死。

他默默的吃着。

吃了几口。

身边突然多了一个小身影。

那个他救过他家小黄的小男孩,屁颠屁颠的跑过来,手上也端着一大碗,扒了一般,但明显看得出来里面有些青菜叶子还有些小肉丁。

“你说我是你偶像是不是?”凌子墨开口。

小男孩闪烁着崇拜的大眼睛,猛地点头。

“现在偶像想吃你这碗,你愿不愿意和我交换?”凌子墨说。

小男孩看着凌子墨的白干饭,明显犹豫了。

凌子墨开始忽悠,“偶像是不能不吃青菜叶子和小肉丁的,这样偶像就会被饿死,到时候你崇拜谁去?”

“你不要死!”小男孩连忙说道,“我和你换!”

凌子墨邪恶一笑。

小朋友就是好欺负。

他就这么理所当然的和小男孩互换了饭碗。

刚换过来。

一抬头就看到了居小菜突然出现在了他的面前,手上拿着一个小碗,小碗里面装了些青菜和肉丁。

凌子墨那一刻其实是有些尴尬的。

毕竟欺负小孩子也不是一件什么得体的事情。

但想了想。

在居小菜心目中,他又有什么形象,他也就很坦然的吃起了小男孩的饭菜,莫名还觉得味道很好。

居小菜也没有多说,将小碗里面的蔬菜和肉丁放在了凌子墨的面前,转身又回到了展然的身边。

展然和队友聊着天,看着居小菜回来,也会知道她做了什么,柔声道,“我把我的给你。”

“不用了,你那么累多补补。”居小菜拒绝,“我吃白米饭也行。”

展然却还是分了居小菜一半。

要知道,每个人的份量真的很少很少。

特别是肉丁。

而展然几乎把所有的肉都给了居小菜。

居小菜鼻子一酸。

展然真的很好很好!

而那边的凌子墨,看着面前的小碗,那一刻却一点都没有动里面的青菜和肉丁。

倒是一边的小男孩看得嘴馋到不行,“大哥哥,我可以吃点吗?我好想吃。”

凌子墨睨了一眼小男孩。

小男孩低头扒饭。

缓缓,“大哥哥,我真的好想吃。”

凌子墨一个眼神过去。

小男孩又扒饭。

过一会儿,“大哥哥,我还要长身体……”

“吃吃吃,小心吃成大胖子!”凌子墨没好气的说着。

说完,还是将面前小碗的青菜和肉丁都给了小男孩。

反而自己那一刻食不知味了。

他不知道刚刚居小菜对他算不算施舍。

大概算吧。

他还看到展然把自己的一半分给了居小菜。

而居小菜,很感动。

吃过午饭之后。

救援部队又开始出行了。

这里又显得稍微冷清了些。

凌子墨远远的看着河面上救援部队的身影,捉摸着,他是不是应该回去!

只是这种地方该怎么回去?!

他当然不敢再麻烦谁送他走了,这不说在浪费救生支援,大概还会被居小菜鄙视到死。

这个时候还考虑什么居小菜啊!

她早就对他不屑一顾了。

他坐在一颗大石头上,无聊得很。

没有手机,没有电视,没有任何通讯,连一个说话的人都没有,就跟与世隔绝了似的。

“大哥哥。”耳边,又传来了那个小男孩兴奋的声音。

凌子墨嫌弃。

谁稀罕一个乳臭未乾的小破孩像个尾巴一样的跟着自己。

“大哥哥,你在这里啊,我都找你好久!”小男孩站在凌子墨面前,黑溜溜的眼睛还是那般崇拜。

身边跟着的小黄狗在大半天的修护之后,已经可以活蹦乱跳了,此刻也摇着尾巴跟着小男孩一起望着他。

“你找我做什么?”凌子墨兴趣不大。

他一向很讨厌小朋友。

觉得他们又脏又吵。

“我就是找你玩,我知道你一个人很无聊。”

“我很有聊。”被人戳穿,就是本能的反击。

“大哥哥你不是一直都是一个人吗?书本上说了,一个人就是孤独的。”小男孩笃定。

“谁说我是一个人!”凌子墨暴躁,“我特么身边很多女人,美女你知道吗?就是大眼睛白皮肤前凸后翘的大美女。”

“啊?”小男孩被凌子墨说得一脸懵逼。

“算了,给你说了你也不懂。”凌子墨不耐烦,“你这辈子估计都没有美女愿意跟着你!”

小男孩嘟嘴。

虽然不明白大哥哥的意思,但也知道他说得不是什么好话。

凌子墨看着小男孩有些委屈的模样。

真是烦死了。

他就说他讨厌小孩子吗?!

又闹又烦,关键是吵了吧,还莫名有内疚感。

他说,“得得得,你长得最帅了,长大了成群结队的美女跟着你屁股后面行不行?”

“就是大眼睛白皮肤前凸后翘的大美女吗?”小男孩眼睛中闪烁着星星般期待。

凌子墨忍不住一笑。

看看看,男人的色,从小就能看出来。

这是本能。

小男孩看着凌子墨突然笑了,自己也咧嘴的笑了起来。

这个大哥哥脾气一直不好,他都没看到他笑过。

他笑起来原来还挺好看的。

“大哥哥真的有很多大美女吗?”小男孩无比好奇的问道。

“当然。”凌子墨一脸得意。

他在这里完全找不到任何存在的价值,但他也有自尊啊。

吹吹其他牛逼还是停爽的。

哪怕是面对一个幼稚儿童。

他说,“什么款的都有。火辣的,清纯的,成熟的,青涩的,身材特好的,脸蛋特美的……太多太多了,我自己也数不过来。”

“哇,大哥哥好厉害!”小男孩又是一脸崇拜,单纯的问道,“那些大美女都在大哥哥家里吗?”

“你傻啊,我都带回家,我他妈不精尽而亡啊!”

“什么事精尽而亡?!”

“你长大就知道了。”

“哦。”小男孩完全不懂,又开口道,“那大哥哥每天都会和大美女一起玩吗?”

“那是当然。”凌子墨又是得意得要死。

小男孩的玩和他嘴里的玩自然是不同的。

当然。

听到成年人的耳朵里,就是成年人的“玩”。

居小菜就站在凌子墨的身后,听着他和小男孩的对话。

她以为凌子墨多少在经历了今天的事情之后应该有些不同,心灵上应该会有些伤害,至少大家多多少少都会责备他的不小心导致展然的差点丧命,即使是眼神的不友好,应该也会刺激到凌子墨,但显然,她的担心有些多余。

其实,他这样没心没肺也挺好的。

她没有上前,转身走了。

走了之后。

凌子墨回头看了一眼。

居小菜的感觉太熟悉了,熟悉到,他觉得就算她靠近自己方圆十米,他也能嗅到他的存在。

他脸上神采奕奕的表情慢慢淡了下去。

“大哥哥!”小男孩似乎也注意到了凌子墨的情绪。

凌子墨回眸,突然问道,“这里怎么才可以离开?”

总觉得自己在这里,就跟废物似的。

毫无作用。

“不能离开吧。我爸爸妈妈说周围都被水淹了,根本走不了。大哥哥是要离开了吗?!”

“废话,这种鸟不拉屎的地方,给爷几百万爷都不会来!”

“你爷爷要来吗?”小男孩一脸单纯脸。

凌子墨翻白眼。

天被你成功聊死了。

“大哥哥你不要走!”小男孩突然上前拉着他。

凌子墨嫌弃的看着他脏兮兮的模样。

“你不要走,我想和你多玩几天。”小男孩不舍。

“谁愿意跟你这个小屁孩一起玩。”凌子墨挥了挥手,“自己玩去,爷要……我要找个地方上厕所了,话说,你们厕所在哪里?!”

憋了一天都没尿尿了。

好在喝的水少吃的东西不多。

“大哥哥你要尿尿吗?”小男孩直白。

“是啊,都快憋不住了,带我去上厕所。”

“我带你去。”小男孩连忙就拽着凌子墨往一边走。

凌子墨实在受不了小男孩时不时就用他脏兮兮的小手碰自己了。

他一向很高贵的好不好!

小男孩带着凌子墨到了一个无人的地方,旁边还有一块大石头挡住。

小男孩说,“大哥哥你尿吧,我去帮你看人。”

“你是来搞笑的?!”凌子墨看着平坦的地方,让他在露天解决。

拜托。

劳资身价几百亿!

劳资是那种随地大小便的无素质公民吗?!

“大哥哥你快上啊,妈妈说男孩子不能憋尿憋久了,小鸡鸡就不好用了!”小男孩直白。

凌子墨差点没有被口水呛死。

你妈也是奇葩。

他也实在有些憋不住了,忍着各种身体不爽,吩咐,“你去那边帮我看着点别有人过来了。”

“好。”小男孩连忙走向一边。

凌子墨拉开自己的裤子拉链。

衣服裤子连内裤都是湿透了。

好在这个天气不算太冷,好在他身体强壮。

他对着面前的土堆,好不容易才上了出来。

这种地方还是有生以来第一次,他做了好多心里挣扎,才让自己真的释放出来。

简直要憋死了。

他尿得正爽。

那一刻,那一刻……

他恍惚突然看到了居小菜。

看到居小菜此刻就这么出现在了他身边,然后看到他的举动。

居小菜顿了一下,身体往一边转了过去。

转过去。

耳边还是能够听到哗啦啦的声音。

凌子墨看着自己的尿液。

有那么一瞬间,他真的很想撞死算了。

总是自己最不堪的一面,被她撞见。

他尿完,拉好裤子。

小男孩带着他的小黄狗从一边跑过来,大声吼着,“大哥哥你上完了吗?!”

你他妈是要让全世界都知道劳资在随地大小便吗?!

小男孩根本注意不到凌子墨的情绪,看到居小菜那一刻有些惊讶,“这个大姐姐怎么也在这里?!”

我他妈还想问你!

你帮我看得人看到哪里去了?!

卧槽你个槽!

“你给我走开走开!”凌子墨不耐烦的冲着小男孩发脾气。

小男孩委屈,但似乎习惯了凌子墨的脾气不好,变得不太在乎了。

凌子墨真的气得很想杀人。

他转身就走。

小男孩连忙跟上去,还有他的小黄狗。

“凌子墨。”身后,居小菜突然在叫他。

居小菜看着凌子墨此刻的模样。

身边甩不掉的小男孩,甩不掉的小黄狗,一身脏到已经看不到他身上的半点帅气,莫名却觉得这一刻的凌子墨,很接地气,不像以前那般,不像以前她以为的那般,一直高高在上。

凌子墨脚步停了停。

他回头,解释,“我没找到厕所才在这里上的。”

居小菜一怔。

她其实并不在意这个。

她知道凌子墨在某些方面,其实教养很好。

她说,“我帮你去找了一套村民的衣服,你要不要换了。”

凌子墨看着居小菜。

“虽然不好看,但至少是干的,你全身都湿透了。”居小菜说。

凌子墨低头看着自己的衣服。

不只是全身湿透了,还脏得让他嫌弃。

他说,“好。”

他总不能跟自己过不去。

居小菜说,“你跟我来。”

凌子墨跟着居小菜的脚步。

他其实不知道居小菜突然这么对他是因为什么。

嗯,因为施舍。

他现在看上去应该很惨。

他跟着居小菜走进了一个帐篷里面。

居小菜拿出那套衣服,说,“可能有点短小,你先穿着。”

凌子墨接过来。

居小菜自然的走出了帐篷。

小男孩和小黄狗还眼巴巴的在他屁股后面看着他。

“我要换衣服,你出去!”凌子墨吼着小男孩。

小男孩越来越不在乎他的脾气了,他笑得一脸天真,“我们都是男孩儿,可以一起看的,小黄也是公的!”

凌子墨还是把小男孩轰出去了。

真是一群无知的土包子。

凌子墨一个人在帐篷里面,换上了衣服。

裤子是一条黑色毫无版型的西裤,很短,腰处却很大。他只得把自己原来皮带系上看上去很滑稽。

衣服是一件薄款的长袖衬衣,也是特别的宽大,袖口又断。

他怎么都觉得自己丑得有模有样的。

硬是不想出门。

“好了吗?”外面传来居小菜的声音。

大概是等得真的有点久了。

凌子墨硬着头皮,还是走了出去。

居小菜看了一眼凌子墨。

看着凌子墨一脸嫌弃的模样,看着如此一套衣服!

她承认,真的很丑。

但她没笑。

她想她要是一笑,凌子墨会当场就把衣服给脱了下来。

她只是越过他身体,直接走向了帐篷里面。

凌子墨看着她。

看着她捡起被他脱在地上的衣服和鞋子,就往外走。

凌子墨诧异,他大步走过去,“你做什么?”

“我帮你把衣服洗了,应该明天一早就能换过来。”

她知道他会多嫌弃他身上这套衣服。

“你帮我洗吗?”凌子墨看着她。

在他心目中,不只是他,包括居小菜都不会自己洗衣服的。

“你会自己洗吗?”居小菜问他。

“我不会洗衣服。”凌子墨直白。

居小菜就没再多说了。

凌子墨却不屈不饶的问道,“你会洗吗?”

居小菜其实是不想回答的。

但她还是点了点头,“会。”

凌子墨看着她。

看着她抱着他的衣服,走向了一个小水池。

小水池里面的水当然比大河里面的水干净很多,居小菜就蹲下身体,开始帮他清洗,手法很熟练。

他甚至从来都不知道,居小菜要洗衣服,居小菜会洗衣服。

婚姻那几年,他到底都干了些什么。

仔细回想,有居小菜的画面,几乎都是一片空白!

他真的回忆不出来,那几年的婚姻中,居小菜的所有一切!

他沉默着站在了居小菜的身边。

看着居小菜一件一件将他的衣服整理好,看着她将他的内裤拿了出来。

凌子墨有些尴尬。

居小菜其实那一刻也有些尴尬。

她的小手还是将他的内裤清洗了起来,揉着洗衣粉的泡沫,一直在搓洗。

凌子墨静静的看着居小菜,看着她低垂着头无比认真的侧脸,看着她长长的睫毛,如此恬静如此美好。

他喉咙微动。

他说,“你也经常帮展然洗衣服吗?”

居小菜揉着四角裤的手顿了顿。

她咬了咬唇没有回答。

凌子墨猜想应该是的。

他自嘲的笑了笑。

空间一度有些安静。

跟在自己身边的小男孩和小黄狗也不知道去了哪里。

这一刻凌子墨反而希望小男孩来吵闹一番。

至少不至于这么尴尬。

他眼眸看着远方,幽幽的开口道,“今天上午的事情……”

他说的是展然救他的事情。

“嗯。”居小菜应了一声。

“我不是故意的。”凌子墨解释。

“我知道。”居小菜说。

凌子墨不会傻到自己跳进河里面去游泳。

但她承认,有那么一秒,她对凌子墨真的有责备。

只是因为当时展然生死未卜。

“就是刚刚那个小破孩你知道吗?跟在我屁股后面崇拜我到要死那孩子,非要我去帮他救他的小黄,就是那丑不拉几的小土狗……”凌子墨又在解释,即使看上去很不耐烦的样子,“我以为河里游泳就跟在游泳池里面一样,我在游泳池里面真的很能游,你看我身材就知道我体力很好啊,但我没想到河水这么急还这么脏,我之前在海里都没这么狼狈,我……”

“嗯。”居小菜点了点头,“你没事儿就好了。”

凌子墨吵吵闹闹的嘴,停了停。

他看着居小菜,看着居小菜真的如此平静的模样。

他觉得心口很痛。

但他没有表现出来。

他说,“你给展然说一声,谢谢他。”

居小菜抬头看了一眼凌子墨。

凌子墨被居小菜看得有些无措。

他说,“我也没什么可以报答你们的,要你们结婚的时候,我送一份大礼给你们。”

居小菜一顿。

那一刻恍惚心口有些,不知道什么滋味,一闪而过。

她笑了笑,似乎还带着些羞涩,“还没有这么快结婚。”

凌子墨转身突然离开,“我有些困了,我去睡一会儿。”

说着,就转身走了。

走出去之后。

眼眶莫名就红了。

他没想到,说出他们“结婚”两个字,会让他情绪如此的崩溃。

他怕自己再和居小菜多待一秒,会做出居小菜厌恶的事情。

所以他只有逃跑。

跑出去,压抑自己。

至少,居小菜不会这么讨厌自己。

当然,他也不知道现在的居小菜对他有多讨厌。

他只知道,居小菜对他很多时候,都是在忍。

忍着他的各种坏脾气抽习惯还莫名的自大无比!

他把自己捂在被子里。

被子其实有些味。

帐篷里面也不太干净。

那一刻却似乎也管不了那么多了。

他想睡着了就好了。

睡着了就好了。

睡着了就不会心痛了。

他努力的努力的,终于让自己迷迷糊糊的睡了过去。

睡梦中,做了很多梦。

很多噩梦。

突然就梦到了他很多亲人。

他其实已经记不得他的父母了,本来也没有印象,梦里面也很模糊,就看着他们在玩,在有说有笑,他知道是他的父母但他怎么叫,他们都没有回应。后来又梦到了他爷爷。

他去世的爷爷。

梦到他很小的时候,他爷爷抱着他哄着他。

梦到很小的时候,他爷爷却还是要丢下他一个人离开。

他就是一个人孤苦伶仃的感受着家里空荡荡的一切。

再后来。

他爷爷去世了。

整个人躺在白色的病床上,脸色惨白,闭着眼睛很安详。

就这样,他身边的亲人越来越少……

越来越少。

他看到了某个熟悉的身影。

他看到了居小菜在一个角落里面,那么瘦小的身体,一个人,很孤独很孤独。

居小菜……

居小菜。

凌子墨叫她。

她抬头看着自己。

然后转身走了。

冷漠的背影,跑得很快。

他很努力的追了上去,追着追着,居小菜就不见了。

突然就不见了。

“凌子墨!”

凌子墨突然从床上坐起来。

头上大汗淋漓,整个人还处于无比惊恐的状态。

脑海里面全部都是居小菜离开的画面,全部都是她越来越远的距离……

“凌子墨。”身边,响起一个熟悉的嗓音。

声音,温柔中带着小心翼翼。

凌子墨木讷的转头。

转头看着居小菜。

看着眼睁睁在自己面前的居小菜。

他突然一把将居小菜抱进怀里。

别走了。

我求你,别走了!

他抱得很紧。

抱得很紧很紧。

怀抱中的女人出奇的没有反抗。

就这么任由他抱着。

抱着。

渐渐,他开始恢复理智。

渐渐知道,刚刚做的是一个又一个噩梦而已。

居小菜似乎也感觉到了凌子墨的冷静,她推了推凌子墨。

凌子墨放开她。

有时候,真的是怕自己的越界。

怕越界后居小菜会离他越来越远。

“你做噩梦了。”居小菜说。

凌子墨点头。

其实也不算噩梦。

毕竟是事实!

居小菜又补充道,“你还在发烧。”

------题外话------

昨日奖励:心心佳儿、猥琐儿、莹莹Zby、QQ3a8099cea50e63、小娟娜

今日问题:凌小猪可怜不?!说,心不心疼他?!

对了,很多亲都说不喜欢小菜的剧情,小宅就说一下,宅的文一般双男主双女主。是双哦。

很明显小菜就是另外一个女主。

至于会有多大篇幅。

宅会告诉你,请参照上本文古歆,上上本文姚贝迪。

……

推荐《豪门重生之撩夫上瘾》格子虫

上辈子,她叫顾小希。

眼瞎爱上渣男,一颗真心被肆意践踏。

临死才知道,他爱她,不过是爱她的心脏。

因为,她的心脏可以挽救他心爱的女人。

可笑,可悲。

然而,老天开眼。

一朝重生,她竟成了她——白靖宇真正的心上人沈霏霏。

于是,

这辈子,她叫沈霏霏。

意外重生一世,必然,有恩报恩,有仇报仇。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