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9章 他恨不得重新投胎让自己变干净/枭宠重生之盛妻凌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你还在发烧。”居小菜看着他,看着他红彤彤的脸颊。

此刻出了点汗,似乎退了些。

凌子墨点了点头。

是觉得一身软乎乎的。

他看了看有些昏暗的灯光,“现在很晚了吗?”

“有点晚了,你睡了一个下午了。”

“哦。”凌子墨应了一声。

因为实在是尴尬到不知道该怎么和居小菜正常交流。

他甚至手指都在不自在的弯曲伸直,再用小动作缓解自己的心里不适。

“你刚刚梦到凌爷爷了吗?”居小菜问。

凌子墨一怔,“你怎么知道?”

“你刚刚叫爷爷了。”居小菜说。

“就只叫了我爷爷吗?”

“嗯。”

凌子墨微微松了口气。

还好,没有乱叫。

只是那一刻,凌子墨忽视了居小菜欲言又止的表情。

两个人沉默了一会儿。

居小菜突然问道,“你饿了吗?”

凌子墨摸了摸自己的肚子。

是很饿了。

但看着时间,大家应该都已经吃过了。

他也没有那么好意思让人帮他单独做,何况他也不算什么东西。

他说,“我继续睡了。”

“你起来吃点东西吧。”居小菜说。

凌子墨摇头,“不用麻烦了。”

他知道居小菜善良居小菜好心,可能要单独去帮她让人做饭菜,一方面不想为难了居小菜,一方面也觉得自己真的没有那个能耐要让人为他如此费心。

他盖在被子里面。

居小菜说,“那我去帮你找点药你吃了再睡。”

“嗯。”

居小菜离开。

凌子墨从被窝里面出来。

他在想,居小菜如此的温柔如此的细心,就真属于别人了。

他窝在被窝里面,心口就一直在淌血,一直在淌血……

“凌子墨。”居小菜又在旁边叫他。

凌子墨从被窝里面起来。

起来那一刻,还闻到了特别特别香,香到都要流口水的味道。

他看着居小菜手上没有拿来药和水,反而断了一杯泡面。

泡面此刻的香味真的让人拒绝不了。

他努力咽口水,努力让自己不动声色。

“空腹吃要不好,你还是把泡面吃了吧。”

“这里有泡面吗?”凌子墨惊奇。

简直就是人间极品!

“我当时买的。”居小菜说。

凌子墨准备接泡面那一刻,手顿了顿。

他说,“不是给展然留的吗?”

“你吃吧。”居小菜说。

凌子墨还是接了过来。

他就是这么经不住诱惑。

他就是这么控制不住自己的食欲。

他饿。

他接过来,大口吃了起来。

这辈子没吃过这么好吃的东西。

他吃得很快。

恍惚中听到居小菜说,“泡面也是垃圾食品。”

“……”所以,她不舍得展然吃这种食品吧。

没关系。

他现在很庆幸。

庆幸这种垃圾食品可以填饱自己的肚子。

没人和他抢。

他三两口吃完了,连汤水都喝光了。

其实还饿。

但这种饿是没有吃够,胃其实差不多已经满足了。

他把盒子还给居小菜,“谢谢。”

“你休息一会儿,等会儿我给你带药进来。”

“嗯。”

凌子墨躺在了被窝里。

他其实哪里还睡得着。

现在就觉得头疼,大概是发烧后遗症,然后眼睛看着帐篷顶部发呆。

发呆,也不知道自己都想了些什么。

他恍惚听到有人说话的声音。

仔细一听,展然和居小菜的声音。

展然说,“他好点了吗?”

“不知道,可能好点了。”居小菜回答。

“这种大少爷真的不适合在这种地方。”

“嗯。”居小菜点头,“他从小就养尊处优。”

“找机会我送他回去,在这里他也帮不上忙而且说不准又会出什么事儿。”

“好。”

“不早了,你早点去休息吧,女眷那边我都安排好了。”展然柔声道。

“我去把药给他,就去睡觉。”

“嗯。”

声音渐渐消失。

凌子墨听到了脚步声。

他真的很想装死。

但他怕自己露馅。

居小菜走到他身边,叫她,“凌子墨,你醒醒。”

凌子墨睁开眼睛,缓缓做起来。

他看着她手上的端着的白开水以及两颗药丸,听着她说,“你吃着再睡,明天就会好。”

声音中还带着安慰。

他点头。

什么都没说,把要药丸吃了。

其实他宁愿身体不好,心好了就成。

他又躺下。

居小菜准备离开。

离开那一刻,居小菜突然想到什么,说,“刚刚小展说了,有机会就会送你回去。应该明后天就会有送物质的直升机进来,到时候你跟着一起走。”

“好。”凌子墨没有任何犹豫,一口答应。

居小菜也觉得,凌子墨是巴不得早点离开这里。

想来,当时也是因为她他才跟着进来。

心里其实有些内疚。

她不再多说,起身出去,不想打扰到他休息。

“你会走吗?”凌子墨捂着被子,问道。

“我暂时不走。”居小菜说。

他想到她不会走了。

“我陪陪小展,顺便也能帮帮这里的灾民。”居小菜又解释。

他知道她是为了展然。

居小菜看凌子墨没有在说话,想着他可能是要睡了,也就起身走了。

没多久。

帐篷中陆陆续续回来了很多人。

清一色男人,回到自己的被窝躺着睡觉。

大家吵吵闹闹的。

凌子墨其实也睡不着,就窝在被子里面,听着他们神侃。

说这些无关精要的事情。

突然有一个男人开口,“小展,真的好嫉妒你,你女朋友千里迢迢冒着危险过来陪你,要是我有这样的女朋友,我就是死了也值!”

“说什么晦气话,不要死不死的!”另外一个男人责备道,但随即也带着羡慕的口吻,“居小菜真的是个好女人,干干净净白白嫩嫩的,却一点都不说这里辛苦,也没有半点觉得住不习惯,还帮着村民一起做事情,小展你遇到居小菜真的是好福气!”

展然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笑,“我也觉得,我就打算等这边过了,回去找机会求婚,不知道她会不会同意?”

“肯定同意啊,你是大英雄嘛!女人都喜欢你这款的。”男人附和道,“倒是结婚的时候可别忘了哥们些,我们都要来喝你们的喜酒。”

“顺便让嫂子也给我介绍一个女朋友啊,孤家寡人太长时间了,想娶老婆得很。”男人起哄。

其他人也都调侃着。

展然和他们聊得很嗨,也能够感觉到展然的幸福。

是应该很幸福吧。

凌子墨窝在被窝里面。

让人嫉妒到无奈的幸福。

……

第二天一早。

凌子墨醒来之后,整个人也轻松了不少。

昨晚吃过感冒药之后,果然就退烧了。

他果然身体很强壮。

这么得意着,他掀开被子起床。

发烧后身体都是粘乎乎的,让他很是不舒服。

他走出帐篷。

帐篷外救援队伍又不在了,剩下些村民在做着些自己的事情,他看了一下,看着居小菜此刻正在帮一个小孩子复习作业,居小菜很温柔,小孩子很喜欢她,一直在问她问题。

凌子墨那一刻看得有些出神。

他在想,居小菜是不是很适合的母亲。

和小孩子在一起,毫无违和感,即使看上去好年轻。

那一刻恍惚就突然想起……

想起,他和居小菜曾经也有过一个孩子。

其实知道那个孩子还是从他爷爷口中知道的,居小菜没有主动告诉他,当时他正在外面玩得高兴,然后被他爷爷骂了,说都要当爸爸的人了,还这么不懂事。

他要当爸爸了!

当时真的觉得晴天霹雳。

他才20出头,让他当一个小破孩的爸爸,搞笑的吧!

他才不想这么早把自己给吊死了。

虽然没有很情愿,但也没有觉得这个孩子会突然没有。

接到没有电话的那一刻,他也在玩。

还是玩了个通宵之后,才开通电话知道。

当时也不知道什么感受。

没有自己想的那么开心那么轻松,当然也没有特别的情绪。

他当时去的时候就看到居小菜脸色惨白的躺在床上,其实那一刻应该有一点恻隐之心,但他傻啊,就是不会让自己去感受那点心疼,反而还可以喜笑颜开的对别人说,他终于解脱了。

现在想来。

自己当时真的好渣。

渣到好想回去杀了那个的自己。

那个时候的居小菜有多心灰意冷。

对他有多失望。

现在就全部都报应在了自己身上。

他默默的转移视线。

甚至都不敢再去回忆,以前对居小菜的种种。

他走向一边。

居小菜似乎也发现凌子墨醒了,她对着小孩子交代了几句,起身走向凌子墨。

凌子墨往帐篷外走去,一个人走在有些空荡荡的地方。

“凌子墨。”居小菜大步追上来。

凌子墨转头看着她。

看着她近在咫尺却远在天涯。

她说,“你的衣服都干了,帮我你收拾了放在帐篷里,鞋子可能要等到下午,你先把衣服换了吧。”

“谢谢。”凌子墨礼貌。

居小菜有些诧异。

凌子墨难得这般的客气。

那一刻微微一笑,“没什么,那我过去了。”

“嗯。”

居小菜走了。

凌子墨就一直看着她的背影,看着她的背影,回神,走回帐篷。

帐篷里,果真整整齐齐的叠着他的衣服放在了他的位置上。

他恍惚觉得这样的画面有些熟悉。

他恍惚记得,曾几何,自己柜子里面的衣服,也是这般叠得很好。

他情绪波动,隐忍着,拿起衣服准备换上。

“大哥哥!”熟悉的小男孩声音,就这么穿了进来,紧接着,小男孩跑了进来,以及他身边的那条小土狗。

凌子墨不耐烦,“你怎么又来了?”

“我想你了啊大哥哥!”小男孩一脸纯真。

凌子墨无语。

受不了这么肉麻得要死。

“大哥哥今天你准备做什么?”

“不做什么,你出去,我要换衣服了!”凌子墨撵着小男孩。

“大哥哥,我是男人,我可以看的!”

“滚!”谁说可以了!

小男孩嘟嘴。

大哥哥脾气还是这么不好。

他灰溜溜的准备出去。

刚走了几步,“你等等。”

小男孩瞬间喜笑颜看,露出他白色的小牙齿,黑黝黝的大眼睛望着他。

“这里有地方可以洗澡吗?”

“大哥哥要洗澡吗?”

“你别让我在露天洗了!我又不是野蛮人!”凌子墨连忙说道。

“有专门洗澡的地方,我带你去。”小男孩连忙说道。

“是有门的吧?!”

“有的有的。”小男孩连忙点头。

凌子墨一脸不相信的跟着小男孩一起,走到了一个简易的小破屋面前。

虽然简易,但还真的是一间房,看上去勉强算一个浴室。

他走进去转了两圈,没看到有防水的地方,又转了出来,“没有水怎么洗澡?”

“你等我!”小男孩说完,就飞哒哒的跑了。

小黄狗也很兴奋的跟在小男孩的屁股后面。

凌子墨就这么一个人站在浴室门口等。

等了好半天。

麻痹的不会是被一个小孩子耍了吧。

他左右看了看,看着周围在忙着做事情的妇女些也都用诧异的目光看着他,看着他抱着衣服站在那里很傻逼的样子。

卧槽!

真被这个小破孩给耍了吗?!

凌子墨各种冒火的时候,突然看到小男孩带着他的小土狗,还有一个30多岁的妇女提着一大桶水走了过来。

小男孩大步先跑了过来,“我让我妈给你烧水了大哥哥。”

“……”凌子墨看着小男孩。

玛德。

他果然心很软,很容易被感动。

分明上一秒气得都想宰了这小兔崽子!

他转头看着妇女将大水桶放在他面前。

凌子墨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谢谢。”

妇女笑了笑,“听说你救了小黄,还没来得及感谢你,小黄从出生就陪着明明一起长大的,要是你不去救他的小黄,说不准他就自己跳下去了,想着都让人后怕。”

凌子墨不知道怎么去回应这份感激。

他不太适合和这些人交流。

不知道该说什么话。

“对了,明明一身也脏兮兮的,你帮我给他一起洗洗吧,还有一桶水,我马上提过来。”妇女连忙说道,似乎也感觉到了凌子墨的不适。

“哦。”凌子墨稀里糊涂的就答应了。

答应之后就看着这个叫明明的小男孩一脸兴奋,“大哥哥我们要一起洗澡了!”

“……”

他怎么都觉得他很吃亏。

妇女又提了一大桶水过来。

凌子墨带着明明进了浴室。

两个人脱光了衣服。

“你自己洗干净点,看你脏兮兮的。”凌子墨嫌弃。

明明点头,“好。”

但是小孩子,怎么可能真的把自己洗得干净。

凌子墨看不下去了。

哥就是这么好心肠。

他对着明明说道,“你过来,我帮你搓。”

“哦。”明明乖巧的过去。

凌子墨给他打了香皂。

不得不说,香皂的用法还是这小屁孩告诉他的。

他一直以为洗澡液就应该是洗澡液。

虽然嫌弃,但洗了之后发现还挺干净的也就用得很爽了。

他狠狠地搓洗着小男孩的身体。

小男孩也没叫痛,就是好奇的看着凌子墨的地方,忍不住说道,“大哥哥,你的好大啊!”

凌子墨低头。

此刻洋洋得意,“那当然。”

“大人都会长这么大吗?”

“当然不是!”凌子墨自豪道,“我这是超级尺寸。”

“真的吗?”

“还可以更大!”

“真的吗真的吗?”明明好奇到不行。

“那是!”凌子墨无比得意,“你以后要有哥哥的这样,你的女人就享福了!”

“那我可以摸摸吗?”明明问。

“不行!”凌子墨拒绝,“这个是给女人碰的,不是给你玩的。”

“这是给女人碰的吗?”明明更加好奇了!

“你以后长大就知道,那种感觉就是极致的享受,特别要是女人有技巧,会爽死的!”凌子墨说得口无遮拦。

明明听得津津有味,“是不是就是大哥哥说的大美女?!”

“孺子可教也!”凌子墨点头。

“大哥哥被很多女人碰过吗?”明明单纯的问道。

“那必须的。”凌子墨说,“那些美女可都是自愿的!”

“哇呀,哥哥好厉害!”明明一脸崇拜。

就是没理由的,盲目崇拜!

凌子墨心情不错。

就是……也可以让自己心情不错。

他把自己和明明都洗了干净。

两个人换上干净的衣服,神清气爽的走了浴室。

走出去。

就觉得周围好像有些异样的光芒。

他转头,看到了好多妇女在旁边,有的洗衣服有的在择菜有的在做饭,大家都莫名其妙的看着他。

这其中还有居小菜。

话说哥是突然洗了澡就帅晕了你们这帮没见过世面的家庭主妇了嘛?!

正在有些暗自得瑟的那一刻。

突然一个激灵。

他刚刚和明明的对话……

他一把拽着明明,低声在他耳边说道,“这里隔音吗?”

“隔音?”

“就是我们在里面洗澡说话,外面能听到吗?”

“能啊!”明明眨巴着大眼睛,“我在里面叫我妈,我妈在那头都能听到呢!”

“妈的。”凌子墨小声咒骂!

他麻痹的当成了他家的全隔音浴室了。

他根本没想到……

他脸突然就红了。

简直是爆红。

无地自容!

他也不知道为什么,在居小菜面前总是出丑。

总是出不完的丑!

那一刻甚至是逃跑似的回到了自己住的那个帐篷。

他很想撞死啊!

真的很想撞死!

他捂着被子,一脸生无可恋。

好久。

帐篷中突然有些动静。

凌子墨看着居小菜。

居小菜那一眼也看到了凌子墨睁着眼睛。

凌子墨连忙转移视线。

居小菜说,“刚刚展然回来说,明天一早就有直升机过来,到时候你就可以走了。”

“哦。”

“你别睡过头了,等会儿吃午饭,晚了会没有菜的。”居小菜提醒。

“嗯。”

居小菜起身准备出去。

“居小菜。”凌子墨突然叫着她。

居小菜转头。

“刚刚都听到了吗?”

刚刚?!

她回眸。

确实听得很清楚。

周围的妇女都听到了。

然后羞涩的都在笑。

她当时也在其中,没笑,只觉得脸火辣辣的烫,但没人发现。

居小菜没有回答。

是因为不知道怎么回答,而她能够感觉到凌子墨的尴尬。

“你是不是很嫌弃我和很多女人做过?”凌子墨突然问。

居小菜一怔。

缓缓摇了摇头,“以前会介意,但是现在不会了。”

现在不会,是因为她和他没关系了!

就是这么这样的。

凌子墨笑了笑。

有些话真的什么都不用说得明白,很容易就能让人理解。

居小菜看着凌子墨的模样,缓缓道,“其实,你也可以收敛了。你今年27岁了。”

凌子墨点头,“嗯。”

“之前凌爷爷在世的时候,尽管经常打骂你,但真的是很希望你可以成熟起来,可以好好管理凌氏企业。不只是对凌氏的管理,还有你的个人问题,凌爷爷一直很想你能够稳定下来,当年凌爷爷不顾你的意愿让你和我结婚,其实他后来应该也是后悔的。”

凌子墨看着居小菜。

居小菜说,“他可能也没有想到我们的感情会这么不好。”

凌子墨想说的话,就这么咽在了喉咙里。

不是他们感情不好,是他没学会珍惜。

“凌家就你一根独苗,凌爷爷寄希望在你身上,你要是真的让他老人家可以安息,就不要再游戏人生了,我知道外面的花花世界很诱人,女人可以给你带来很多刺激和快乐,但人终究都要找和自己走下半辈子的伴侣,你好好的找一个自己喜欢的,好好的对人家,然后结婚生子,别辜负了凌爷爷。”居小菜说得很真诚。

很真诚的在劝他,让他好好的找个人好好的过日子。

他不想答应。

但他不得不答应。

他说,“好,我会试着找找看。”

“嗯。”居小菜那一刻释然的一笑。

其实凌子墨还是有改变的。

要是换成以前她给他说这些,他早就翻脸了。

她说,“你记得起来吃午饭,我先出去了。”

凌子墨看着居小菜离开的背影。

看着她离开的背影。

看着她的背影,心痛不已。

他想,这辈子应该找不到下一个女人,可以让他,心如刀割了!

……

中午的时候,凌子墨还是出去吃午饭了。

一群妇女看着他笑。

甚至还有人往他下面看。

凌子墨有些无语。

有什么好看的。

哥哥就是大就是大就是大!

他端着一个大腕,坐在一边吃饭,一个人吃饭。

他就是这么不合群,当然也没有谁会特别照顾他,除了明明。

明明对他就是盲目崇拜。

展然看了一眼凌子墨,回头对着居小菜,“听说他上午又闹笑话了?”

居小菜一怔。

也料到,这种事情应该很快就会传播开,毕竟女人的嘴是最管不住的,何况这么劲爆的八卦。

她点头,“嗯。”

“凌子墨确实很幼稚,他把和女人的上床作为他炫耀的资本。”展然说,“一看就是没长大才会有的表现。”

居小菜笑了笑,“他从小就一帆风顺,大概很难长大。不过我猜想,慢慢应该也都会有所改变的……”

她真的感觉,凌子墨好像在变。

“还好他幼稚,否则……”展然看着居小菜。

眼神中的深情,她看得很明白。

她羞涩的一笑。

有些感情,尽在无言中。

吃过午饭之后。

凌子墨和明明以及他的小土狗无所事事的玩了一个下午。

凌子墨说,“明天我就要走了。”

明明一听,立马哭了出来。

凌子墨无语,“你哭什么啊,我都没哭。”

“我舍不得你走,我舍不得你走啊!”

“你可别爱上我了!”凌子墨有些不耐烦。

但心里,心里莫名有些小暖。

“大哥哥,你走了是不是以后都不会回来了?!”

是啊。

谁他妈没事儿到这种鸟不拉屎的地方来!

但那一刻看着明明的脸,硬是没有说出来。

明明说,“大哥哥你走了之后会不会想起?”

“应该吧。”

“我会很想你的。”

“嗯。”

“大哥哥。”

“不许哭了。”凌子墨声音很大。

明明满脸泪痕的看着他。

凌子墨心软,嫌弃的帮明明擦拭着眼泪,“男子汉不能动不动就哭的知道吗?”

“为什么?”

“因为你要保护好女孩子啊!”凌子墨说。

明明擦了擦眼泪。

“你要是动不动就哭,没有女孩子会喜欢你的,以后你要打算一个人过一辈子吗?”

“不,我要像大哥哥一样,让很多女人来碰我的小鸡鸡!”

“……”凌子墨那一刻竟有些无言以对。

他真不想带坏小孩子。

他轻轻的咳嗽一下,看上去一本正经,他说,“不要让很多女人来碰,一个就好了,只要你喜欢的那一个就好了。”

“为什么,大哥哥不是让很多人碰了吗?”

“所以到现在肠子都悔青了。”凌子墨说,有些无奈的说道,“总之,别像我一样重蹈覆辙,否则当你真的爱上一个女人的时候,你恨不得重新投胎把自己变得干干净净。”

“哦。”明明显然不太懂。

但还是乖巧的在点头。

凌子墨摸了摸明明的头,说道,“好好长大,以后做国家有用之人。”

“大哥哥说的话突然跟我们老师说的一样。”明明忍不住笑了。

凌子墨现在才觉得,其实老师是对的。

比如展然就很好。

展然从小应该就是听老师话的乖孩子。

而他不是。

他小时候最喜欢做的事情就是给老师惹麻烦。

惹不完的麻烦。

他说,“总之,女孩子都喜欢大英雄!”

“嗯。”明明重重的点头,忽然又一秒变忧郁,“可是大哥哥明天真的就要走了!”

“人生无有不散的宴席。”凌子墨深呼吸了一口气,说道,“每个人都会成为每个人的过客,过不了多久,你也会忘记我的。”

明明觉得自己不会。

凌子墨也不想再多说。

有时候时间真的可以证明一切。

他也希望,有那么一天,时间可以让他忘记很多人。

夜晚。

所有人都在陆续入睡了。

凌子墨躺在床上之前,展然专程来找他,给他说明天提供食物的直升机会来接他离开,明天一早,让他别睡了懒觉。

他应了一声。

躺在床上却翻来覆去的睡不着。

耳边还有男人们调侃的声音,一直在说话,尽管慢慢其实已经小声了下去,但他听着,听着,就是说不出来的滋味。

他突然起身离开了帐篷。

明天一早就要走了。

当然他知道没有人会舍不得他,除了明明。

他就是有些感叹,这辈子可能再也不会经历这些,再也不会。

他不得不承认,他居然有些不舍得离开。

其实,是不舍得居小菜。

但居小菜不会跟他一起走。

他走向帐篷外的一颗大石头上,坐着,看着黑暗的天空。

面前还是那么大的河水,但显然已经没有往上涨的趋势,听说周边城市也停止了下雨,大坝开始在往下流陆续放水,这里的灾情应该很快就会过去。

他也不知道自己想了些什么乱七八糟的事情。

他深呼吸一口气,起身准备回到帐篷。

他想现在他们应该都聊完天了,应该不用再听到所有人羡慕展然的声音了。

他刚从石头上下来。

凌子墨那一刻差点没有被吓死。

突然就看到一个穿着白色衣服的女人出现在自己面前,简直要命。

他狠狠地看着面前的人,“你是谁?!”

“凌子墨,我认识你。”女人说,恍惚在黑暗下,还能看着她在笑。

“不是鬼吧!”

“你真幽默。”女人笑得更明显了。

凌子墨松了口气,“大半夜的不睡觉,你跑出来乱窜什么,吓死人了你负责吗?”

“你不也是没睡觉吗?”女人反问。

凌子墨不想啰嗦。

他直接就想离开。

“凌子墨。”女人拉着他的衣服。

凌子墨皱眉,带着不耐烦,“做什么啊?!”

女人却突然无比大胆,大胆的把手放在了他的胸口上。

凌子墨身体一顿。

他经历过太多这种事情了,也面对过太多这种投怀送抱的女人,当然知道面前的女人要做什么,他倒是没想到,这种穷乡僻壤的地方也会遇到这种事情!

想来,不守妇道的女人也是不分阶层的。

他当然没兴趣,直接拍开了女人的手,“别碰我。”

“别这样!”女人说,“我来那天我就注意到你了,你长得很帅。我前些年就死了老公,现在一个人寂寞了很久,放心,我不需要你负责的,而且你明天就走了,我也找不到你负责!不过就是想要和你快活一晚!”

“谁要和你快活,走开走开!”凌子墨不耐烦,还带着厌恶。

“凌子墨。”女人带着些撒娇的口吻,又说道,“今天你洗澡的时候说你的超级大,就让姐姐心痒痒的,来让姐姐见识见识!”

“……”他能说他很恶心吗?!

哥哥的再大也不是你等能亵渎的!

他说,“别妄想了。”

“男人哪里能拒绝女人。”女人似乎很有自信,“你在大城市看多了哪些花枝招展的女人,尝尝乡下口味的不好吗?”

“没胃口行吗?”

“是不是你们城里人喜欢主动一点的?”女人说。

说着,居然当着凌子墨的面就开始脱衣服了。

女人穿得不多,而且里面压根就没穿。

就算在暗黑的天色下,也能看得清楚好嘛!

他眼睛连忙转向一边。

真没怎么看。

也不想看。

他转身就想走。

女人却一把将他死死的抱住,裸露的身体缠在他的身体上,就跟八爪鱼死的,弄个弄都弄不开。

凌子墨这么多女人还真没有遇到这么这么主动这么这么不要脸的。

他一阵厌恶。

动作也稍微粗鲁了些的推着女人。

两个人纠缠了一会儿。

女人的力气也是出奇的大。

不知道是不是农活干得多,比起城里那些娇滴滴的小女人,不知道大了多少!

两个人纠缠着,不知道谁绊着谁的脚了,猛的一下两个人摔在了地上。

凌子墨压在了女人的身上,不可避免的响起了一些声音。

而这个动静,突然就惊动了其他人。

所以一个惊醒的人就从帐篷里面出来了,拿着手电筒想看看发生了什么,就看到了凌子墨和女人如此不堪的模样……

女人看到有人靠近,还看到了手电筒的亮光,突然一声尖叫,“啊……”

这一声,完全是吵醒了所有的人。

不一会儿,好多电筒都出来了,都看到了凌子墨和女人这一幕。

女人眼看事情暴露了,突然就放开了凌子墨,然后哭了起来。

凌子墨皱眉。

我他妈没哭你哭什么啊!

还好劳资保住了清白。

他从地上爬起来,拍了拍身上的泥土。

明天他还要穿这套衣服回去的,断然不能让人看到他在这里地方的狼狈,所以不能把衣服弄脏了。

这么想着。

一个大汉突然就冲了过来,扬着拳头就往凌子墨的脸上揍去。

凌子墨一怔,硬生生的接了一个拳头。

“卧槽,你疯了吗?!”凌子墨怒视这眼前的陌生男人。

陌生男人青筋暴露,“你个狗东西,你强奸我老婆!”

什么?!

凌子墨看着面前的男人。

他强奸?!

到底是谁强奸谁?!

等等。

这似乎有哪里不对。

他说,“她不是说自己老公死了吗?!”

“你才死了,劳资活得好好的!”男人生气的大吼。

说着又要冲上去打凌子墨。

凌子墨当然不会瞪着他打,他往后走了好几步。

女人抱着自己的衣服,“老公,他,他,他……我不过是出来上个厕所,没想到就被他这样欺负,老公……”

女人哭得委屈得要死。

男人一听,更是气不过,上前就又要去打凌子墨。

遇到这种事情也没有人好劝。

但明显,大家看着凌子墨的眼神又变了。

男人冲上去又是一个拳头。

凌子墨硬生生的又被挨了一个,痛得他咬牙。

他怒吼,“我没碰你老婆,她自己巴上来的,卧槽,你这个野蛮人!”

“老公,他诬陷我,他诬陷我……”女人说,“我跟着你这么多年,我到底怎么样你还不知道吗?他……我不想活了,我死了算了……”

凌子墨简直是恨不得杀了这女人。

“看我不打死你!”男人一听自己女人的委屈,就又怒火冲天!

凌子墨也来气了。

他从来都不是能够忍气吞声的人!

他猛地一脚,一脚踹在了男人的肚子上。

男人一个不稳,狠狠地坐在了地上。

“让你打劳资,卧槽!”凌子墨咒骂!

男人整个人更加不平衡了,想到自己老婆被人欺负,还被人揍在地上,大声吼道,“二弟三弟,给我打死他!”

大概是男人的两个亲弟弟,这么被叫着,就突然走出来了两个人身型彪悍的男人。

两个人一起走向凌子墨。

凌子墨那一刻反而不怕了。

不就是打架嘛!

哥哥从小打到大,来啊!

他举着拳头就打算直接冲上去和人干起来。

“凌子墨,闹够了吗?”

黑暗的人群中,突然听到一个熟悉的嗓音。

熟悉的,居小菜的声音。

如梦魇一般,挥之不去。

------题外话------

昨日奖励:13500628095、fffly、S蜡笔小丸子、查查檬、sumiyy

今日问题:小菜会误会小猪吗?!

今天更新很早,但没有二更!

PS:其实宅也没想到小菜的这个剧情这么长,但想着不能中间一半又穿插大家看着也不过瘾。

小宅郑重承诺,绵绵和封老师的剧情马上就来了!

推荐袁雨《钻石宠婚之新妻上位》

她是费城最大珠宝公司的千金小姐、她是F大珠宝设计系的天才少女,

她集万千宠爱于一身,却在婚礼前夕从云端跌落:

父母莫明自杀、自己车祸至残。

而这一切,都没能让裴宝儿长大。

她以为,只要有秦沐阳在,她就可以永远不用长大。

直到闺蜜的一句无意的玩笑,才让她如梦初醒--

过去的二十二年,自己活得象个白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