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0章 我不在乎在她世界再恶心一次/枭宠重生之盛妻凌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凌子墨,闹够了吗?”居小菜从人群中走出来,走出来一把拽住他。

凌子墨看着居小菜。

他是在闹吗?!

他哪里在闹?!

那两个男人看着居小菜走出来,也没有强硬的上去揍凌子墨。

居小菜拽着凌子墨就往一边走。

凌子墨不太愿意。

但也没有执拗过居小菜,不情愿的跟着走向了一边。

身后还听到有人说,“凌子墨不能就这么走了,他必须对这件事情负责!不解决好绝对不让他明天就这么走了!”

“凌子墨这个狗杂种!”

有人骂。

骂的很难听。

还有那个女人哭天喊地的委屈声。

凌子墨跟着居小菜走了两步。

他真的不是一个好脾气的人。

他真的不是那么好欺负。

他玛德就是忍不了!

他突然一把推开居小菜,力气很大,居小菜几乎是踉跄了两步。

他猛地转身跑了回去。

一脚踹在了那个骂他狗杂种的男人身上。

男人一痛。

“玛德凌子墨,你以为我怕你吗?!做了这种事情你还好意思打人了!你这种人就应该天打雷劈!”

“我他妈的天打雷劈了我也要弄死你!”凌子墨又是一拳打了过去。

男人虽然最贱,但胆子小不敢还手。

而且看凌子墨这种要杀人的表情,往人群中躲了躲。

凌子墨也没有和男人纠缠。

他大步走向那个还在哭天喊地的女人,怒吼道,“我上你了吗?我他妈上你了吗?!”

女人怔怔看着凌子墨,是真的被他的样子吓到了。

“你他妈说话!劳资上你了吗?!”凌子墨暴吼,“劳资可以马上叫直升机带医生过来提取精液,我要是上了你,我麻痹的马上跳河里面去!要是没有,你给我去死!”

“你、你刚刚是还没有,但是就差点,如果不是他们及时赶到……”女人战战兢兢的说道。

这一刻是都不敢看凌子墨的眼睛了,说着也没有底气!

“玛德!”凌子墨真的忍无可忍,“你算个什么东西!你以为你身材很好吗?你以为你很漂亮吗?你他妈给我添脚都不配!劳资的女人你连队都排不上!你就算脱光了劳资也只会觉得恶心厌恶!”

“你你你……”女人被凌子墨说得无地自容,“你刚刚想碰我的时候,还说你很兴奋,在城里不会遇到我这样的……”

“臭婊子!”凌子墨一巴掌扇了过去。

他不打女人的!

但他忍无可忍!

女人被打得一脸懵逼。

接着又哭得撕心裂肺,嘴里嚷着,“我不活了,我被洪水冲走算了,我被人这么欺负了,还要被人如此侮辱……”

“凌子墨你他妈的真不是男人!”一个男人突然冲了上去。

是刚刚正准备和他打架的其中一个。

另外一个男人也冲了上去。

两个人朝凌子墨拳打脚踢。

凌子墨也在气头上,整个人就像发了疯似的,不要命的狠狠地打了起来。

“别打了!”有人开始劝架。

展然此刻也上前去阻止。

是真没想想到,明天凌子墨就要走了还会闹出这么大的事情出来。

还真的不是省油的灯。

他上前去桎梏凌子墨。

凌子墨此刻已经打红了眼,就是一副劳资命都可以不要的模样,一拳狠狠地揍在了来劝架的展然脸上。

展然一个吃痛。

往后退了两步。

凌子墨又冲过去打那两个男人。

那两个男人自然也不会轻易放手,其他人也拦不住,又和凌子墨打了起来。

展然硬生生挨了一个拳头,停了一下又上去阻止。

他桎梏着凌子墨的手臂,凌子墨就用脚踹。

打的很没有形象,还很狼狈。

“你他妈放开我!”凌子墨一边用脚一边吼道!

“凌子墨你冷静点。”展然阻止他,“有话好好说!”

“说你麻痹说!”凌子墨疯狂的挣扎。

一个猛力,将展然一下推到在地上。

凌子墨那一刻转头看了一眼。

看着居小菜快速的走向展然,从地上扶起他,关心道“你没事儿吧?!”

展然摇头,从地上站起来。

是没想到凌子墨发起狂来,这么不受控制。

凌子墨分神的那个空隙,一个男人一脚踢在了他的腿上。

他回神,也一脚踹了回去,力气比刚刚更猛。

而且整个人的气势突然就变得更加吓人。

那一刻反而震慑住很多人,就连刚刚还气冲冲的两个男人此刻也因为凌子墨突然的疯狂而惊吓着,反而不敢太出手。

凌子墨是真的完全不受控制。

他跳起来逮着一个男人就把他压在地上,疯狂的揍着那个男人。

力度很大。

男人不停地挣扎,嚎叫。

凌子墨那一刻恍惚听不到一般,他就想杀人。

就想杀人!

“凌子墨!”居小菜叫他。

他不听。

其他人甚至不敢上前,总觉得此刻的凌子墨真的太吓人了。

“凌子墨够了!”居小菜拽着他的手臂。

凌子墨猛地推开她。

展然从后面抱着居小菜。

“你别过去……”展然打算自己过去,话还没说话。

居小菜整个人突然就扑在了凌子墨的身上。

身体抱着他。

紧紧的抱着他。

凌子墨那一刻扬着的拳头,突然停了一下。

“别打了。”居小菜将他抱得很紧,那一刻身体似乎都在颤抖,“你不要打了!”

他咬牙,理智似乎渐渐恢复。

他脸上身上都是血。

看上去很狰狞。

那一刻,他突然就放下了拳头。

居小菜把凌子墨从男人身上拉起来。

凌子墨难得的顺从了。

男人在地上不停的叫痛,不停的叫痛。

居小菜似乎怕凌子墨又不受控制,拉着他急速的走向了一边。

而站在那里的展然,就这么看着他们的身影。

就这么看了好一会儿!

……

居小菜一口气把凌子墨带了很远。

离事发地,离帐篷很远。

那一刻似乎都还心有余悸的喘气,喘气,缓缓的放开他。

放开他。

整个世界仿若都是安静的。

突然就安静了。

凌子墨看着眼前的居小菜,他说,“你是不是也觉得我要强奸那个女人?”

居小菜一怔。

她回头看着凌子墨,看着在暗黑的天空下,无比阴沉的一张脸。

她没有回答。

但是有些答案就是这么不言而喻。

凌子墨笑了。

突然就笑了。

那一刻居小菜反而觉得有些心惊。

其实仔细一想,凌子墨不可能做这种事情。

就像他自己说的,他女人那么多那么美,随便一个都比那个女人好一百倍,他犯不着去强奸这么一个女人!

只是当他问她的那一刻,她也不知道为什么,会不想去回答。

她听到凌子墨凉凉的声音带着无比讽刺的味道,“是啊,我就是一条狼狗,但凡是女人我都想要上,我他妈就是管不住我下半身,我他妈就是看着女人就发情!”

“凌子墨……”

“你不要我是对的!我他妈说我自己是渣男都抬举了我自己,我就是一烂货!”凌子墨说,说得很暴怒。

“凌子墨,其实……”居小菜知道他就是这种脾气。

有时候就是幼稚到,破坛子破摔。

她其实相信今晚的事情,不是他的原因。

居小菜看着他的模样,那种仿若心死一般的模样,突然忍不住想要去拉他。

凌子墨手突然一抬,避得很快,“别碰我,我怕脏了你的手!”

“凌子墨,你别这样……”

“你滚!”凌子墨狠狠地冲着居小菜怒吼,“我这个人时不时就会发情!时不时就可能会强奸你了,你之前不是领教过吗?!我就是这么烂!”

“凌子墨……”

“凌子墨你够了!”展然突然从那边跑过来,一把将居小菜护在怀里。

居小菜看了一眼展然,温顺的任由他护着。

凌子墨看着他们的模样,又这么笑了笑。

心里想着。

居小菜不爱他理所当然的。

他都看不起他自己。

他转身欲走。

“凌子墨!”展然狠狠的叫着他!

凌子墨停了停脚步。

“你最好把这件事情解决了,被你揍的那个男人伤得很重,骨头都骨折了。那个被你欺负的女人现在在叫天喊地的要自杀……”展然说。

凌子墨回头,“需要多少钱才能摆平?”

“凌子墨!”展然脸上难得露出这么明显的厌恶表情。

这一刻是真的看不起凌子墨。

凌子墨就这么坦然,坦然甚至很狂妄,“除了钱,一切免谈!”

丢下这句话,凌子墨走了。

拖着一身的伤走了。

能去哪里?!

别想回帐篷了,所有人都恨不得弄死他。

他就一个人一个人走了一段距离。

走到身体痛得麻木到再也走不动了。

他坐在了地上。

一屁股坐了下去。

全身都在痛。

全身都在痛。

还好,死不了!

他身体一软,全身都躺在了地上!

就躺在那里,看着天空漆黑一片。

看着所有一切,漆黑一片!

那晚上他不知道自己睡着没有。

或许也有睡了几分钟。

总之,他眼睁睁看着升起的太阳。

眼睁睁的看着直升机高高的盘旋在天空,缓缓的落下。

他从地上爬起来。

一身都痛。

一身都僵硬无比。

但他还是觉得自己很牛逼。

他能够自己站起来,站起来,一步一步走向送物资的直升机那边。

救援部队很多人都在搬运物资,所有人突然就都看到了他的存在。

看着他没什么面目表情的走进了人群之中。

然后,也没有人搭理他。

他自顾自的往直升机上走。

刚准备坐上去。

突然有人大声叫着,“不能就让凌子墨这么走了!”

凌子墨没搭理。

有人附和,“就是,不能让这种人走了,事情都没解决,不能让他就这么离开!”

“别以为我们就好欺负,凌子墨不准走!”

“拉住他!”

有人开始涌动了。

凌子墨嘴角冷笑。

他转身,面对面看着想他冲过来的村民,看着他们一脸正气盎然的样子。

他此刻的脸部其实很狰狞。

脸上混杂着血液混杂着泥土,嘴唇苍白无比,似乎还能够清清楚楚看到他唇瓣干涸的一条一条纹路。

他冷冷的面对村民的靠近。

冷冷的看着他们冲向自己。

在正准备动手打人那一刻!

展然突然出现在人群中,拦住了煽动的人群,他说,“让他走,他的事情我来解决,我保证给他们一个满意的答案,要不然我不走!”

村民都看着展然。

里面很多人都是展然救的。

展然在他们之中的威望很高,甚至比救援队长还要有群众基础。

那些人看展然都这么说了,有些不服气,但还是妥协了。

凌子墨又是一笑。

所以,他又给展然添麻烦了。

他眼眸微动。

那一刻就是不能的不受控制的还是往人群中看了一眼,看到居小菜恬静的站在那里,眼神看着展然……

有展然就够了。

他转身走进了直升机中。

直升机送完物资,螺旋桨煽动,盘旋着离开了。

凌子墨淡淡的看着身下人越来越远,离自己越来越远……

直升机飞了2个小时将他送回到了驿城。

驿城这座熟悉的城市。

也没有再下雨了。

整个城市看上去井然有序。

他打了出租车回到自己的家里。

那个时候,凌琳和凌小琳都在,两个人看着凌子墨回来,凌小琳几乎没有控制住,一下就哭了,“表哥,你去哪里了,你消失好几天了,你吓死我了,我都差点要报警了,前几天这么大的雨你还要出门,你以后别这样了!”

凌子墨看了一眼凌小琳。

凌小琳猛地上前将自己扑进他的怀抱里。

其实身体有点痛。

那一刻却没有推开。

这个世界上,其实还有真的在乎自己真的关心自己的人。

他不是什么都一个人!

他努力拉出一抹笑,“没什么,就是发生了点小事情,我现在很好。”

“你脸上怎么那么多伤!”凌琳也走了过来,心疼的看着自己侄子这般狼狈的样子。

凌子墨说,“就是和人打架了。”

“你从小就爱和人打架,你说你这孩子都多大了还这么收敛不住脾气。”凌琳有些责备,又叹了叹气,“姑姑带你去医院看看。”

“不用了,都是小伤。”

“子墨。”

“我有些累了,我回房休息一下。”凌子墨说。

凌小琳舍不得放开她表哥。

凌子墨推开凌小琳,起身回到自己的房间。

凌小琳跺脚。

每次表哥都把他推开。

她咬牙,心里很不是滋味。

凌子墨一下躺在了自己的大床上。

床很软,很舒服。

比起那个破地方,不知道舒服了几百倍。

他讽刺的笑了。

笑着,起身拿出自己的手机,充电。

然后去浴室,将自己里里外外洗了干净。

脸上却是有些伤痕,但洗干净了之后,他的脸庞还是恢复了帅气。

他把这几天的胡渣剃干净。

然后把自己的头发梳理好,定型。

最后去衣帽间,换了一套西装革履。

打上领带,穿上了透亮的皮鞋。

他看着镜子中的自己,冷漠一笑。

他回到卧室,拿起已经开机的手机,拨打。

那边很快接通,“凌先生。”

“帮我准备500万现金!”

“什么?!”

“半个小时后我来取。”

“凌先生,这么急着要现金是出了什么事情吗?”银行高级经理询问。

“我败家!”

“……”

凌子墨挂断了电话,又拨打了另外一个。

那边接通,有些吊儿郎当,“我说子墨,这么久都想不起我,你今天抽风吗?是不是晚上让我陪你去夜场玩?!”

“我听说你买了一辆直升机?”

“你在打什么主意?”那边警惕,“告诉你,你别想着用我的直升机泡妞,我特么好不容易才让我爸给我买的,我还保证了在我爸公司无偿工作半年才有的待遇,你别动我‘大老婆’的主意!”

“你停在哪里?!”

“凌子墨。”

“借用一下。”

“我都说了别打主意了!”那边心不甘情不愿。

“你停在哪里了?!”声音有些暴躁。

那边无语。

自己的东西还要被威胁。

他说了地址。

凌子墨有挂断了电话。

他看了看手机的充电情况,取下拿着,打开了房门。

房门外,凌琳和凌小琳在聊天看电视,看着凌子墨突然和刚刚完全是变了两个人的出来,都有些愣怔。

凌小琳少女心爆棚。

她表哥真的好帅!

“表哥,你要去哪里?!”凌小琳看着凌子墨出门,有些紧张的问道。

这次会不会一离开又是几天。

凌子墨说,“我今天会回来。”

“表哥。”

凌子墨直接离开了家门。

凌小琳满脸不悦,“都不知道表哥一天在做什么,总是神出鬼没的!”

凌琳也觉得有些奇怪。

凌子墨打了一辆出租车先去了银行。

他现在没车,车停在了临川县,而他把他旗下很多资产都卖了,现在却又开始败家了。

银行高级经理在VIP室等他,连忙让人提了5箱子钱放在凌子墨的面前,“需要给你当面点清吗?”

“不用了。”凌子墨说,你让人跟着我送我去一个地方。

“好。我安排押钞车。”

凌子墨点头。

高级经理和两个业务员以及两个押钞员一起,坐在押钞车上,到了凌子墨指定地方。

偌大的一片空地,一个有些吊儿郎当的男人在那里等他。

看着凌子墨身后带着的人整个人完全是愣怔住了。

这架势是要干嘛?!

扮演黑社会老大?!

那个男人连忙上前,“子墨,你今天发什么疯啊?!”

凌子墨看了他一眼,说,“会开吗?”

“什么?”

“直升机!”

“废话,当然会,不会我爸能给我买吗?!我当时可是费了好大的劲儿才考过直升机驾驶员的,我特么都佩服我自己……”侃侃自吹。

他这帮朋友都是如此,觉得全世界就自己最牛逼。

凌子墨让人将五百万放进了直升机里面。

然后对着她朋友说道,“带我去个地方!”

“哪个妞让你这么兴师动众的!”男人不情愿的走向驾驶室。

凌子墨坐在直升机里面,没有回答。

男人瘪嘴。

总觉得今天的凌子墨和平时完全不同。

平时没这么严肃。

他启动直升机,开动引擎,起飞。

“你确定你是要去临川县的方向。”男人询问,“那边可是受灾区,有地方可以停靠直升机吗?!话说你真的是转性了吗?喜欢上了哪个农村姑娘?还是那个志愿者?还是……”

“能不说话吗?”凌子墨开口。

男人一怔,有些不爽,“平时你话别我还多,你今天到底都怎么了?!”

凌子墨依然不想回答。

男人有些无趣。

直升机在天空中盘旋了一阵,出现在了帐篷驻扎地的天空。

男人又问道,“确定在这里降落?”

“嗯。”

男人看了看还算宽广的平底,将直升机降了下去。

原本还算安静的驻扎地,很多人听到了声音就都从帐篷或者其他地方出来了,以为又是来送物资的,大家很期盼。

期盼着看着直升机落下,周围卷起沙土。

直升机舱门打开。

凌子墨对着他朋友说道,“帮我提一下东西。”

男人从驾驶室走过来,看着五大箱子,纳闷,“这里面装什么了?”

“钱。”

“……”男人越发的觉得凌子墨在发神经。

他还是提了两个箱子跟着凌子墨提着的三箱子,下了直升机。

外面的人都诧异的看着他们两个人。

看上去好像并不是送物资的。

而且怎么都觉得走在前面的男人那么熟悉。

定眼一看。

有人大叫了声,“凌子墨!”

凌子墨冷笑。

凌子墨身后的男人直接无语。

这里还有人认识他?!

他尾随在他的屁股后面。

凌子墨的出现,让更多的人出现在了他们的面前。

包括展然和居小菜。

居小菜没想到凌子墨还会回来。

她以为,他走了就走了。

他一向都是如此,留下一大堆烂摊子,然后走得比谁都理所当然。

居小菜看着凌子墨,看着他突然的出现,心口有些说不出来的触动。

她不知道这种是什么感觉。

她就眼睁睁的看着凌子墨,看着他突然光鲜亮丽的停在了人群面前,他说,“不是让我解决事情吗?我回来解决了!”

所有人都警惕的看着凌子墨。

看着他明显穿着打扮,比他们这里的人高了好几个档次的男人。

突然就觉得,高不可攀了一般。

凌子墨眼眸一转,他对着展然,“人在哪里?”

昨晚上所谓被他“强奸”被他打得都骨折的人在哪里?!

展然看着凌子墨的模样。

心里其实是有些不屑的。

仗着自己有钱,回来耍帅了吗?!

他没凌子墨的幼稚,所以自然不会把自己的情绪表露出来,他说,“你跟我来。”

凌子墨跟着展然的脚步。

凌子墨的朋友自然屁颠屁颠的也跟上,此刻是好奇心大于一切。

展然把凌子墨带到了一个帐篷里面。

里面几个人在劝说那个坐在地铺上哭得死去活来的女人。

“就当被狗咬了,那种人你去和他计较那是侮辱了你自己,别想了!”

“就是,那种人模狗样的畜生,就是有妈生没妈养的杂种!”

“凌子墨那种人,早晚被雷劈!”

凌子墨就这么淡然的听着这些人的咒骂。

凌子墨的朋友真的是稀奇了。

凌子墨在这里都做了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

更稀奇的时候,凌子墨听到自己被人这么骂,还这么的无动于衷。

他静观其变。

此刻里面的人看着外面有人进来,也都转向看了过来。

一眼就看到了一个帅气挺拔的安男人,仔细一看。

“凌子墨!”那些咒骂他其中的一个女人尖叫。

那个哭嚷着的女人也看到了他,那一刻本能的心惊。

凌子墨走过去,居高临下的站在他们面前。

“你还好意思回来!”一个女人从地上爬起来,指着凌子墨的鼻子,一脸厌恶。

凌子墨眼眸一冷。

他直接对着那个所谓受伤无比的女人说道,“你那死去的老公啦?!”

“凌子墨你说的什么狗屁话!”有人打抱不平。

“帮我把你那死去的老公叫进来!我们好好谈谈昨晚的事情。”

“凌子墨你怎么这么不要脸!”又有人开始暴怒。

凌子墨无所谓的冷笑了一下。

他一把拉过一根小板凳,翘着二郎腿直接坐在了板凳上。

那模样就是在等待。

其他人倒还真的不敢上前,就这么看着他如此报霸道的模样。

等了不到一分钟。

一个男人冲了进来,脸上有些伤。

身边还跟了两个男人,其中一个受伤更严重。

所以昨晚和他打架的人都来了。

他看着虎视眈眈的三个男人,看着其中一个愤怒的说道,“凌子墨你还好意思回来,我告诉你我跟你没完!你别以为我们是农村人就好欺负,我会找律师把你告上法庭,你等着瞧!”

凌子墨眼眸一动,他冷讽,“找律师?”

男人说,“我就不相信没有了枉法!”

“这里不是就有一个现成的律师吗?”凌子墨没有看居小菜,淡淡的说道,“你找她,她这么正义的一个人,说不定还能给你免了律师费!”

居小菜看着凌子墨。

看着满脸讽刺。

凌子墨似乎也不想和他们在废话。

他突然放下二郎腿,将身边的箱子打开。

一打开。

所有人全部都惊呆了。

那个在床上坐着的女人,突然也被愣住了一半,没在哭,眼睁睁的看着面前的钱,一动不动。

凌子墨将箱子打开放在地上,说,“除了这箱,我还有四箱。一箱一百万,够吗?”

“凌子墨!”展然有些看不下去了。

这种行为,太伤人自尊了。

凌子墨看了一眼展然。

他就是这么龌龊。

他没有展然那么高尚的品德!

“你这是什么意思?!”那个男人看着满箱子钱,此刻似乎瞬间就少了底气。

他说,“你说呢?!”

“你想用钱打发我?!”男人狠狠的说道。

“不,你不配!”凌子墨一字一句。

“凌子墨!”男人突然火冒三丈,“你以为你有钱你很了不起吗……啊!”

男人身体一痛。

凌子墨拿出一沓钱,直接扔在了男人身上。

男人看着钱,那一刻即使被打通还是一把接住了,甚至那一刻就紧拽在了手里。

凌子墨说,“喜欢钱吗?”

男人狠狠的看着他,不说话。

凌子墨又拿了几沓钱出来,拿在手上,“我这里很多,你过来拿!”

男人怒视着凌子墨。

但看着钱的那一刻,明显有些犹豫。

凌子墨说,“不要吗?”

“凌子墨你什么意思!”男人怒吼,是真的被凌子墨折磨到疯。

凌子墨淡笑着,淡笑着说,“这箱子的钱你都可以拿去。”

男人不相信的看着凌子墨。

但那么大一箱子钱,不仅开始心动,却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没好意思上前。

“前提是,让你老婆自己过来。”凌子墨将手上的两沓钱扔到了箱子里,那一刻似乎是有些嫌弃。

男人站在那里一动不动。

他转头看了一眼床上的女人。

床上的女人此刻也被眼前的钱弄得傻了眼。

“凌子墨。”居小菜突然开口,大步走到他面前。

凌子墨当然知道,在居小菜此刻心目中,他是有多恶心的存在。

他就这么看着居小菜。

看着居小菜蹲下身体帮他把有些凌乱的钱整理,准盖上箱子。

凌子墨也没有阻止居小菜,就看着她的举动。

忽然。

一个女人突然冲了过来。

她一把推开居小菜。

居小菜有些踉跄。

踉跄的被推在了地上。

凌子墨手刚动。

展然就先一步的将居小菜护在了怀里。

凌子墨坐直了身体。

女人说,“这些钱是我的!”

居小菜怔怔的看着那个刚刚还哭得昏天暗地的女人。

凌子墨也看着她。

女人说,“凌子墨,这件事情就这么解决了,我们也不会再找律师告你。”

说着,抱着那箱子钱就准备往她男人那边走去。

“把钱放下!”凌子墨说。

女人一怔。

“放下!”凌子墨声音很大。

女人惊吓,“不是给我的吗?”

“你有什么资格拿我的钱?”

“你不是说让我过来就给我吗?”女人看着凌子墨。

她以为凌子墨就是想用钱来息事宁人。

而她这辈子都没见过这么多钱,这么多钱!

“我只是让你过来,没说给你!”凌子墨说,“我数三声,给我放下!”

“一、二、……”

女人咬牙,将箱子扔在了地上。

箱子没有盖好。

扔下来后,一沓一沓的钱都落了出来。

女人看着恨不得将它全部都拥有。

“想要这些钱不难,对我而言这些都是鸡毛蒜皮,我这边还有很多。”凌子墨对着女人,看着女人的模样,说,“你就说清楚,昨晚上到底都发生了什么事情?!说清楚了,钱都是你的了!”

“这不是逼人说假话吗?”有人开始附和。

心里也有些不是滋味。

刚开始觉得这女人受了莫大的委屈,但现在看着这么多钱,大多数人还都是见钱眼开,心里就是有些不平衡了。

这么多钱,他们这辈子都赚不到这么多。

居然让这女人贪了这么大的便宜。

“你好好说,告诉他们,你到底说的是假话还是真话!”凌子墨诱导,“说清楚了,你就可以拿着这些钱走,甚至我这里还有,你想要多少,我都给你。”

女人紧咬着嘴唇,那一刻啪啪啪打脸的事情,还是很犹豫。

但看着眼前这么多钱……

她心一横。

就算和自己老公离婚了,她拿着这些钱也可以过一辈子了。

她说,“昨晚凌子墨没有强奸我,是我主动勾引他的。”

话一出,所有人都看着那女人。

凌子墨嘴角一笑。

冷笑的弧度很是明显。

他说,“你把细节说清楚,比如听到我和明明洗澡的对话就想要尝试我的超大尺寸云云之类……”

“对,我就是不甘寂寞,我就是很想找人快活一番,我老公长年不举,根本就没办法满足我!昨天我听到凌子墨说自己很强我就想要去尝试一下,我没想到男人会拒绝,而也是因为他的拒绝才导致我们摔在了地上,然后有人发现了我们!”

所有人不敢相信的看着面前的女人,听着她说得如此不堪如此露骨。

“我看事情暴露了,所以就陷害了凌子墨,其实昨天晚上都是我要去勾引凌子墨,而凌子墨根本就不想碰我!”女人大声说得特别大声。

“发誓说你刚刚说的都是真的!”凌子墨提醒。

女人咬牙,又是大声道,“我发誓我刚刚说的都是真的,否则……否则天打雷劈!”

“不,否则你生儿子没屁眼!”

女人看着凌子墨,硬着头皮,“我生儿子没屁眼!”

“啪!”一个巴掌狠狠的甩在了女人的脸上。

女人捂着自己的脸。

当然是自己老公打过来的。

男人青筋暴露,“你个贱货!”

女人那一刻也豁了出去,“你以为你很了不起吗?你那东西半点用都没有!我跟着你这么多年,你从来没有满足我一次!”

“贱人!”男人有时一巴掌,狠狠的扇了过去。

男人最无法接受的莫过于说自己不行,莫过于被自己女人戴绿帽。

“你打死我也是这样,反正我要和你离婚了,我受够你了!”女人尖叫。

现场突然一片混乱。

“你个贱人。你妈的贱货!”男人暴怒。

暴怒着一边咒骂,一边动粗。

凌子墨就这么淡淡的看着如此滑稽的一幕。

他起身。

留了那一箱子,提着其他四个箱子走了。

他以为,得花500万。

没想到。

这么容易摆平。

钱真的是个好东西。

他冷漠的想着,冷漠的离开。

“凌子墨。”有人叫他。

他其实不想在和任何人就纠缠,所以没有搭理。

“凌子墨你等等!”一个陌生的中年男人上前,“要是我告诉你,那女人从来都不知检点,嫁给我们村之后就没有收过妇道,你能不能也适当的表示一点。”

凌子墨顿了顿足。

他转头看着他。

陌生男人说道,“她主动爬上过我的床!这种女人根本就不可能所谓的强奸,碰都没有碰到,就骚得不行!”

凌子墨扬眉。

“也主动勾引过我!”突然又有一个男人说道。

“我之前和她还在玉米地里面做过!”

“这个女人跟谁都可以上,每次都说自己老公不行,满足不了她……”

身后的声音越来越多。

附和的声音越来越多。

凌子墨讽刺。

果然,果然钱是个好东西。

他没有停留,自然也没有把钱留下,走了。

这里,没任何值得他留恋的。

以后也不会再出现。

他和他那朋友一起往直升机的方向走去。

他朋友调侃,“没想到这种地方你都还能发生这种风流事儿,话说就那女人的模样,还能入得了我们凌大少爷的眼吗?也太抬举自己了,就你玩的那些随随便便的女人,就甩几百条街了。这些人还真是可笑之至。”

凌子墨没有附和。

他只知道,所有人都能够看明白的事情,但是居小菜看不明白。

居小菜不相信他。

他回来也不是为了让居小菜相信他。

他就是幼稚的,幼稚的咽不下那口气。

在居小菜的心目中,大概也是不堪的,不管最后结果如何,他的所作所为就是让人不耻。

但又能怎样……

他都已经不存在居小菜的世界里了,多恶心她一下,有什么关系!

他大步的和自己朋友走向直升机。

“凌子墨!”

身后,传来居小菜的声音。

凌子墨脚步停了停。

------题外话------

昨日奖励:13500628095、霖霖妈咪、晚晚老妈、睿宝麻麻、M皌S

今日问题:凌小猪就这么放弃了了小菜吗?!

好啦。

明天上绵绵!

爱你们么么哒。

最后两天,求月票,在不投月票就过期了过期了过期了!

求月票!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