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1章 封老师,这样的距离,就好。/枭宠重生之盛妻凌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凌子墨停下脚步。

凌子墨的朋友转眸看了一眼居小菜。

刚开始他就奇怪了,奇怪凌子墨为什么会在这种地方出现,后来看到了居小菜就有点明白了。

他调侃一笑,“果真后悔了啊!”

凌子墨眼眸一紧,“你去上面等我。”

他朋友耸肩,自己上了直升机。

居小菜小跑步走过来。

凌子墨面对着她。

居小菜看着凌子墨的西装革履,看着他规矩的头发,看着他如此的高贵挺拔,和他前两天在这里的狼狈完全不同,这个男人,其实适合这么高高在上!

她说,“对不起,我昨晚……”

“没什么。”凌子墨直接打断了她的话。

他不想听到居小菜的对不起。

她的道歉只是因为,她的良心过不去而已,没有其他任何意思。

居小菜咬了咬唇,说道,“刚刚的钱,其实没必要……”

“嗯,我就是这么粗俗。”凌子墨说。

居小菜看着凌子墨。

凌子墨根本就不用听到居小菜往下说,就可以猜到她对他的鄙夷。

他说,“我就是这样,只会用钱侮辱人。不像展然那样,以德服人。”

“我不是这个意思。”居小菜想要解释。

“展然挺好的。”凌子墨说,“和你很配,你们在一起很好,我真心祝福你们。”

居小菜看着他。

凌子墨又说,“我没忘记我要送你们大礼,尽管我送的大礼还是粗俗的钱。”

居小菜那一刻突然就不说话了。

凌子墨也觉得,和自己这种人真的是无话可说的。

他看了一眼居小菜,“你保重。”

然后就走了。

居小菜没有再叫他。

也没有在多说一个字。

凌子墨回到了直升机上。

直升机响起巨大的声音,扬起地上的尘土,离开。

越来越远。

居小菜看着直升机的方向。

展然从另外一边走过来,他顺着居小菜的方向看了看,说,“你和凌子墨说什么了?”

居小菜回神。

她也不知道刚刚那一秒,为什么会有点,心口波动。

她转头对着展然一笑,“我给他道歉,昨晚误会他的事情。”

“你就是太善良了。”展然搂抱着她,“这种事情其实不用内疚,换成任何人在那种情况下,都会误会的!”

居小菜笑了笑。

其实,不是内疚。

好像不只是内疚。

但她也说不出来是什么情绪。

她说,“真相大白了就好。”

“我始终还是理解不了凌子墨的处理方式……”展然摇头,“算了,我也不想评价凌子墨了,他走了,至少少了很多麻烦。”

居小菜点头。

那一刻却莫名有些,说不出来的滋味。

但这种滋味很淡,淡到转瞬即逝!

……

驿城。

下了几天暴雨又突然转晴的天空。

夏绵绵终于在家陪着封逸尘休息了好几天之后,开始上班了。

她第一天上班让人吃惊了很久,包括夏以蔚。

夏以蔚其实巴不得夏绵绵再也不要来了。

但显然,夏政廷还不能放心夏以蔚独当一面,否则她就真的可能回来不到了。

她坐在自己的办公室。

何源在汇报着将近一个月以来的相关工作。

所有工作都在井然有序。

也是夏政廷放纵她休息了这么长时间的主要原因。

她认真的听完了何源的汇报,点了点头,“好,我知道了,把我需要处理的工作放在这里,我一会儿处理完了拿给你。”

何源点头,整理规矩之后,离开了她的办公室,不耽搁她工作。

夏绵绵真的很庆幸,自己当年把何源留在了身边,帮了她大忙。

她埋头处理一大堆遗留事情。

房门外突然响起敲门的声音。

“进来。”

杜文娜推门而进。

夏绵绵抬头,然后缓缓放下了笔。

杜文娜将房门反锁,然后坐在了夏绵绵的对面。

“怎么了?”夏绵绵看着她的模样,直觉知道,杜文娜这段时间过得并不好。

“夏政廷现在和卫晴天感情越来越好了。”杜文娜直白,“我差不多就成了一个上床的工具,上完床之后,夏政廷根本就不会停留,直接就去了卫晴天那边。夏政廷现在几乎都不会怎么和我交流,更多的时候还是要卫晴天来照顾他的起居。”

“卫晴天的手段确实了得。”夏绵绵不得不承认。

“现在怎么办?我都不知道我还能给夏政廷暖床多久!”杜文娜心慌。

“上次给你说的事情,你做了吗?”

“你不在,我真不敢轻举妄动。”杜文娜慌张地说道,“我怕弄巧成拙,我会死的很难看!绵绵,我好不容易才走到今天的地步,我不想就这么功亏一篑!”

“我也不想。”

“但是卫晴天真的太厉害了,她完全可以掌握到夏政廷的每一个点,只要夏政廷想了,她就可以知道夏政廷要什么,而我在这段时间就一直处于被动的状态。毫无反手之力,我不知道该怎么办了?就只有在床上不停的讨好夏政廷,就怕他对我产生厌恶!”

“这样下去确实不是好事儿。”夏绵绵沉思,说道,“卫晴天如此聪明的一个人,最知道怎么做对自己有利。我敢肯定,再这样下去不超过一个月,卫晴天会亲自给夏政廷身边安排另外的女人,而这个女人很有可能就会在床上取缔了你。卫晴天知道自己现在已经不能满足夏政廷,倒不如找一个自己能够控制的女人去满足他,至少保住了她在夏家的地位!”

“我也料想会有这种情况的发生!”杜文娜心惊的说道,“但我现在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做!夏政廷现在几乎对卫晴天是言听计从,我真是恨死了卫晴天,她怎么可以这么理所当然的让自己亲生女儿的性命去换取自己的这种利益!”

“她心狠手辣的手段还有很多!”夏绵绵咬牙。

杜文娜看着夏绵绵,她说,“那我们现在怎么办?”

“还是按照原计划。”

“你说还是那样做吗?”

“嗯。”夏绵绵说,“而且不能耽搁了。”

“好。”杜文娜一口咬定,“我都听你的。”

“你这段时间一定要小心翼翼,千万不要让卫晴天抓住任何把柄,一旦你被抓住了把柄,你就会被立刻赶出夏家。夏政廷的现实,你应该比谁都清楚!”

“我知道,我一直在很注意。”

“其他别多想,卫晴天早晚会自取灭亡!”夏绵绵在给予她信心。

“嗯。”杜文娜点头。

那一刻也因为夏绵绵的回来而稍微安了心。

这段时间确实被卫晴天搞得心慌意乱。

她真怕夏绵绵就不回来了。

夏绵绵看着杜文娜的背影,那一刻也有些心烦意乱!

前几天才经历过一次她认定的劫数!

而她不知道这个劫数多久会再来,而她不能保证自己每次都能够有这么好的运气免于一难!

她重重的深呼吸了一口气,电话突然响起。

她看着来电,接通,“爸。”

“你到我办公室来一下。”

“好。”

夏绵绵起身走向夏政廷的办公室。

“爸。”她推门而入。

夏政廷点头,“坐。”

“爸找我有什么事情吗?”夏绵绵毕恭毕敬。

“这段时间和封逸尘出去玩得怎么样?”夏政廷关心道。

夏绵绵笑了笑,“挺好的。”

至少没死。

“柔柔也……唉。”夏政廷叹了口气。

夏绵绵也有些悲伤的样子。

“不说她了,她终究是自己害了自己!”夏政廷说,“你小妈这段时间也伤心欲绝,整个人瘦了一大圈,我看着都有些心疼。”

“这个时候小妈最需要人安慰了,爸多安慰安慰她。”

“是啊。”夏政廷点头,又说道,“从此以后,爸就只有你这么一个女儿了!”

“我会好好活着的。”夏绵绵肯定道。

夏政廷欣慰的笑了笑,“爸这把岁数就怕白发人送黑发人。”

“不会的,我和以蔚都会好好的。”

“对了,刚刚说到你和封逸尘的事情,你和他之间现在感情如何?能怀上孩子吗?”夏政廷说询问。

所以老狐狸说什么怕白发人送黑发人,实际上,还是巴不得她给他卖命!

她说,“不知道,但我们发生关系了。”

“做措施了吗?”

“没有。”夏绵绵说,“不过例假还有几天,我不知道能不能怀上。”

“要是怀上了最好。”

“嗯。”

“封老头子现在最大的心愿也不过想要有人传宗接代,你怀上了封家自然不会亏待你!”

“我会努力的。”

“绵绵,爸爸看好你,以后夏家的一切还好靠你壮大!”

“嗯,我不会辜负爸爸的。”

“出去忙吧,以后没事儿多回家,家里少了个人,就突然觉得空了不少。”

“好。”夏绵绵微微一笑。

笑着准备离开。

“对了。”夏政廷说,“你小妈这辈子跟着我不容易,现在柔柔也去了,她一个人孤苦伶仃的。我在想,要不要先把杜文娜就送走了,我是怕你小妈看着也堵心。”

“小妈不是和杜文娜感情很好吗?”夏绵绵看上去很诧异。

心里不仅也有了些慌张。

女人的第六感确实很强,杜文娜大概也感觉到了自己的岌岌可危。

所以才会如此无措。

“都是表面的,你小妈也是因为我喜欢所以纵容我,你想哪个女人愿意让别人来分享自己的老公,你小妈也是不想我不高兴而已。她这辈子,什么都是在为我考虑,为我容忍。”夏政廷说得很是无奈。

果然。

男人都是现实的动物,向着谁的时候,做任何事情都是对的。

她笑了笑说道,“爸要是觉得这样是最好的安排,我当然是支持爸了。但我也要提醒爸,杜文娜对爸也是铁了心的,这么小小年龄就甘愿无名无份的跟着你,你让她走我觉得也不是一件难事儿,爸可不要后悔。”

“这有什么好后悔的!”夏政廷笑了笑,“都是逢场作戏的事情,唉,你不懂男人。”

夏绵绵当然不懂。

她就是很鄙视而已。

她笑道,“既然如此,爸做决定就好。”

夏政廷心里也有了答案。

“对了。”夏绵绵突然想到什么,“这段时间爸和杜文娜同房了吗?”

“怎么了?”

“我建议爸在她这个月来例假后再让她离开,万一怀孕了,省得后面麻烦。”夏绵绵提议。

夏政廷倒是没有考虑到。

他点头,“那也是,不过像爸这把岁数,哪有那么好让人怀孕,上次也真的就跟中了彩票似的!”

夏绵绵一笑,“也不差这几天。”

夏政廷点头。

是越发的觉得夏绵绵考虑周到。

“没什么事情我先出去了。”

“到时候杜文娜离开,你帮我劝着点她,别让她闹出什么不雅的事情出来。”

“放心吧爸。”夏绵绵点头。

离开了夏政廷的办公室。

那一刻脸色一下就沉了下来。

她快速的回到自己办公室,拿起电话,“杜文娜你进来一下。”

杜文娜似乎也觉得事情有些严重,放下手机连忙就走进了夏绵绵的办公室。

夏绵绵劈头就问,“你例假多久来?”

“还有十来天吧!”

“这是我能够给你争取到你能留在夏政廷身边的最后时限!”夏绵绵直白。

杜文娜心惊。

“夏政廷确实有了让你离开的打算,甚至就是这几天的事情,我为你争取到了这次例假之后,理由是万一你怀孕了后面麻烦,夏政廷应该是听取了建议,也就意味着,只有十天时间,我们得把卫晴天赶出去。”

杜文娜有些愤怒,“夏政廷真现实!”

“他就是这样的,新鲜的时候觉得你什么都好,但凡觉得没意思了,你就什么都不是!”

“我知道怎么做了!”

“嗯。”夏绵绵点头,“小心点。”

杜文娜离开夏绵绵的办公室,内心其实是狂躁的。

她真的没想到,夏政廷居然真的会如此对她!

就算这几天对她冷漠了些,但在床上还是会各种舒爽,对她也是各种喜欢,一穿上衣服,就什么都不是了!

她咬牙。

绝对不可能让自己这么灰溜溜的就走了。

她拿起手机,拨打。

那边接通,“找到合适的了吗?”

“我给你几段录音你听听。”

“马上发给我。”

“好。”

杜文娜拿着手机停了停。

她把其中一段发给了夏绵绵。

夏绵绵坐在办公室里面,也听了一会儿,给杜文娜电话说道,“你把我们需要的内容让对方说一遍。”

“好。”

杜文娜又联系了对方。

不一会儿,传来录音。

“嗯,就这个了。”夏绵绵说,“每天凌晨2点,准时给卫晴天打电话,就用这个声音,至于电话号码,用网络虚号。”

“好。”

夏绵绵挂断电话,嘴角一阵冷笑。

她就不相信,卫晴天做了这么多坏事儿,不会心虚。

对于卫晴天确实找不到可以突击她的地方。

她只能寄希望她还有那么一点点心里良知!

所以她让杜文娜找了和夏柔柔相似到几乎相同的声音,然后装神弄鬼吓唬卫晴天!

这么想着些事情,她埋头,努力让自己回到工作之中。

一直到……过了下班时刻。

她看了看时间。

伸懒腰。

工作上的事情一多,就忙得忘了时间。

她起身拿起自己的包下班。

此刻都已经7点了。

她有些累的打开办公室的门。

门外,意外的看到了封逸尘。

就坐在秘书室外面的等候椅上,坐在那里低头看着杂志,显得很高贵。

她转眸看着自己的秘书。

秘书连忙说道,“封先生等了你很久了,我本来要敲门给你说的,封先生说不要打扰到你。”

夏绵绵微点头,走向封逸尘。

封逸尘优雅的放下二郎腿,站起来,挺拔的站在她面前,看着她。

“你在等我?”

“嗯。”

“是找我有事儿吗?”

“接你回家。”

“……”夏绵绵抿唇。

封逸尘这样让她真的有些无所适从。

“走吧。”他主动牵着她的手。

手心间,还是熟悉的温暖。

其实这几天在家两个人也都装作和平时一样的相处,也都装作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的住在一个屋檐下,睡在一张床上,当然,没有做什么少儿不宜的事情,无论如何,心里有个疙瘩。

而她以为他们以后就过着这种相敬如宾的生活,谁都不要越池一步。

但显然。

封逸尘并没有。

他对她很主动。

她跟着他坐在了他的小轿车上。

车子开在驿城宽广的街道上。

车内有些安静。

夏绵绵主动开口,“你腿伤好了吗?”

“不痛了。”

“嗯。”夏绵绵点头。

其实枪伤处理得当,很容易好。

她突然又不知道说什么了。

封逸尘开口说道,“你有特别想吃的吗?”

“嗯?”

“我给林嫂说了,今晚不回去吃饭。”

“哦。”夏绵绵点头,“没什么特别想吃的,随便去哪里吃都可以。”

她也没有特别期待。

封逸尘似乎是点了点头。

车子就这么安静的行驶在驿城的街道上,然后停靠在了一个比较繁华但明显有些吵杂的街边。

夏绵绵有些诧异。

她看着面前的小龙虾馆。

这是上次她带封逸尘来吃过的地方,而且上次某人还过敏了。

她跟着封逸尘下车。

两个人走进了馆子里。

封逸尘很自若的坐在了一个小包间,然后开始点餐。

夏绵绵听着他点的菜,忍不住说道,“不用这么将就我的口味。”

“不是。”封逸尘说。

夏绵绵看着他。

“我也很想尝试一下。”

“但你过敏啊?”

“可能多吃几次就不过敏了。”封逸尘说。

夏绵绵无语。

过敏跟次数没关系的好吧。

而后。

不算大的饭桌上,堆满了菜,小龙虾就有两大份,还有很多江湖菜,都是有辣椒的。

她看着封逸尘用筷子夹了一块尖椒鸡放进嘴里。

尖椒鸡很辣的好不好。

某人吃得面不改色心不跳。

吃了尖椒鸡,又吃了红烧兔,又吃了干瘪耗儿鱼,又吃了爆炒小龙虾……

吃着吃着。

夏绵绵就看到了封逸尘身上的红色疙瘩,从脖子处,从手腕处冒了出来。

“封逸尘。”夏绵绵拉着他的手。

封逸尘看着她。

“别吃了。”夏绵绵说,“我去给你买点过敏药。”

“我还好。”封逸尘回答。

“封逸尘。”夏绵绵说,“我们没必要这样,你没必要这么来将就我的生活习惯。”

封逸尘看着她。

“其实就这样就好了。”夏绵绵说,“我不想我们彼此尴尬。”

封逸尘放下碗筷。

夏绵绵说,“很早之前我们结婚的时候就说了,大家互利互惠,各取所需。你在我身上得到你想要的,我在你身上得到我想要的,就这样就行了。就这样的距离,就好。”

封逸尘直直的看着她。

夏绵绵垂下眼眸,“我叫人进来买单。”

“夏绵绵,我现在不想停留在那个阶段。”封逸尘突然开口。

但事实就是,他们之间最好的相处模式就那样。

到头来各自分开的时候,不需要有任何不必要的情愫。

“我希望有生之年,我可以好好爱你。”封逸尘一字一句。

夏绵绵心口一动。

人心真的很难控制。

她在想,如果上辈子阿九听到的是这些话,她应该会死而无憾。

但她已经不是阿九了。

她说,“可我不想要。”

封逸尘喉咙微动。

“而且我更希望听到你说,有生之年,你不会杀我。”夏绵绵一字一句。

封逸尘就知道。

这段时间两个人相处得相安无事,其实都是表面。

夏绵绵对他已经有了深深的排斥。

尽管她知道,他不会杀她。

他说,“好。”

夏绵绵看着封逸尘。

缓缓,还是让人买了单。

他们离开了龙虾馆。

夏绵绵终究觉得,她和封逸尘不是一路人,他们彼此不会拥有共同的生活习惯,她喜欢喝酒,但他对酒精过敏,她喜欢吃辣,而他对辣椒过敏。

上天早就定了,他们无缘无份!

轿车最终停靠在了一间高档的西餐厅。

夏绵绵陪着封逸尘吃着高档的牛排。

封逸尘给夏绵绵开了一瓶红酒。

而酒精,他是想要将就,都无法将就。

吃过晚餐之后。

夏绵绵有和封逸尘一起回到家。

就像是逢场作戏一般,把一切过程都要好好走完。

一回到家里。

小南就蹦出来了。

非常热情,“小姐,你们去吃小龙虾了吗?”

夏绵绵蹙眉。

“你今天早上上班的时候不是在嘀咕说好久没有吃小龙虾了吗?”小南看着她,“姑爷没有带你去吃吗?”

夏绵绵转头看着封逸尘。

封逸尘自若的走进了客厅。

小南看着封逸尘的背影,拽着夏绵绵小声道,“今天下午我准备来接你下班的时候,姑爷叫住了我,还问我是不是也听到你说了想吃小龙虾的,我以为他来接你下班就是要带你去吃小龙虾啦?!姑爷这么不懂风情?”

“是我不懂。”夏绵绵直白。

小南懵逼。

这两个人怎么了?!

之前不是还好好的,怎么突然相处就又怪怪的了!

夏绵绵直接转身上楼。

封逸尘似乎也不愿意在客厅多待,也跟着上了楼。

走了两步。

夏绵绵突然顿足。

封逸尘看着她。

夏绵绵说,“你先上去吧。”

封逸尘蹙眉。

夏绵绵一笑,“我现在有点怕你走在我后面。”

封逸尘敛眸。

因为,没有安全感是吗?!

他大步走在了前面。

夏绵绵看着他的身影。

确实,没有安全感。

总怕身后,突然暗箭难防。

两个人先后回到卧室。

夏绵绵洗完澡之后,封逸尘也洗了澡。

然后睡在了一张床上。

静静的,彼此都很安静。

封逸尘突然动了动身体。

夏绵绵带着警惕。

封逸尘靠近她,将她抱在怀里。

夏绵绵就这么僵硬着身体。

“睡吧,我不会碰你。”封逸尘说。

夏绵绵靠在他的怀抱里。

周围都是他的味道,熟悉的味道。

她说,“其实没关系,我不排斥你碰我。”

“但你排斥我这里……”封逸尘抓着她的手,将她放在他的心脏处。

她小手还能够感觉到他心脏跳动的触感,很有力的撞击。

她把手从他手心缩了回来。

她说,“睡吧。”

之后。

谁都没有再开口说话。

翌日。

一早。

夏绵绵伸懒腰起床。

封逸尘还在睡觉。

而且她都开始上班了,他还在家里休息,其实他身体已经无恙,但她没有过问。

她蹑手蹑脚的起床,是不想打扰到封逸尘的休息。

刚掀开被子。

“醒了吗?”封逸尘问。

夏绵绵转头看着她,“吵醒你了?”

“我今天也要上班了。”

“哦。”终于要上班了。

夏绵绵说,“那你早点起来,我去洗漱了。”

“嗯。”

两个人之间,就是这么淡淡的相处,淡淡的互动。

夏绵绵洗漱完毕换了衣服下楼吃早餐。

封逸尘也如此。

吃过早餐之后,各自去上班。

小南看着身后的那辆黑色轿车,忍不住感叹,“小姐,姑爷对你真的很好,你就不能和姑爷好好在一起吗?!上次姑爷都让你用枪口对着他的心脏了,把自己生命都交给了你的男人,你为什么还要拒绝啊?!”

夏绵绵看着窗外的景色,淡漠的笑了笑。

曾经她也不自己生命交给了他。

但他,也拒绝了。

这大概就是善恶有报,不是不报!

时辰未到而已。

小南一路念念叨叨的把车子停靠在夏氏大厦。

夏绵绵走进公司,回到自己的办公室。

开完早会,杜文娜又走了进来。

夏绵绵看着她,“怎么样?”

“不知道,昨晚给卫晴天打电话了,卫晴天也接了,虽然很快就将电话挂断了,但我听了录音,她绝对听到了里面的声音,然而今天还是没有任何反应。”

“很正常,卫晴天的隐忍能力比谁都强。”

“接下来还继续每天给她打电话吗?”

“卫晴天肯定不可能让自己去接这个电话,她会选择直接关机。”

“那怎么办?”

“找人黑她的手机,她平时也会用聊天软件,黑了她的手机,点开某些软件的时候就自动播放之前的那条录音。”

“好。”杜文娜点头。

“找得到黑客吗?”夏绵绵问。

“我不知道。”

“我来找,你负责多准备几个录音就行。记住,一定不要让人发现了,否则你会死得很惨!”

“嗯。”杜文娜点头。

夏绵绵看着杜文娜出去之后,想了想,给封逸尘打了电话。

那边甚至是秒接。

她说,“封老师,找你帮个忙?”

“你说。”

“有认识的黑客吗?”

虽然是询问,其实知道,封逸尘的组织除了杀手,其他能人也很多。

职业黑客只是其中一种而已。

“嗯?”封逸尘扬眉。

“需要黑客帮我做一点小事情,当然我会给报酬!”

“做什么?”那边问。

“我希望和黑客亲自沟通。”夏绵绵说。

“我会。”那边直接回答。

夏绵绵一怔。

“你会攻克程序?”夏绵绵不确定的询问。

“嗯。”

“那晚上回去我们详谈。”

“好。”

夏绵绵挂断电话。

封逸尘来做她当然更放心,在对待夏氏集团的事情上,两个人的目的至少是一致的。

一到下班点。

夏绵绵半点都没有耽搁的准时离开。

她刚打开办公室的门。

封逸尘又坐在外面了。

不是说今天上班吗?!

他早退?!

秘书看着夏绵绵出来,又是抱歉的一笑。

夏绵绵微点头,“走吧,封老师。”

封逸尘依然将她的手拽着手心里,两个人一起离开夏氏大厦,坐在了他的高级轿车上。

夏绵绵说,“以后不用来接我下班了,小南就行了。”

“我顺路。”

“……”骗鬼呢!

两个人回到家里。

吃过晚饭之后。

封逸尘带着夏绵绵回到了他的书房。

夏绵绵为了方便就坐在了封逸尘的书桌上。

封逸尘打开电脑。

夏绵绵说,“主要是黑卫晴天的手机。”

封逸尘点头。

夏绵绵解释,“夏柔柔的死,我觉的和卫晴天应该脱不了干系。”

封逸尘没有说话,修长的手指在键盘上操作。

“我传一段录音给你,你黑掉卫晴天的手机之后,就把这段录音强制性的在她打开她目前最常用的一些APP软件的时候,进行自动播放,顺便附加一张夏柔柔的照片。”

“好,给我半个小时。”封逸尘说。

“只需要半个小时?”夏绵绵有些不相信。

封逸尘点头。

没再多说,他修长的手指拿着鼠标已经打开了他的特殊网页,开始流利的操作。

夏绵绵就坐在他的电脑桌上,看着他认真的模样。

封逸尘到底都会多少她所不知道的事情。

她以前一直以为他就是身手敏捷,她打不过他。

后来她重生了,接触了商业上的封逸尘,还以为他头脑聪明,而且家庭环境所以会经商。

到现在。

现在,他居然还是黑客。

她就这么在旁边打量着他。

当初选择和这个人做对,她果真很佩服自己的勇气。

她等了还不到半个小时。

封逸尘敲下了回车键,说,“好了。”

“这么快?!”夏绵绵不相信的看着他。

这才20分钟吧。

“这不难。”封逸尘解释。

又骗鬼呢!

“一会儿有数据反馈对方接收录音的时间和次数,到时候我把数据提给你。”封逸尘自顾自的说道。

“哦。”夏绵绵点头。

点头那一刻,她说,“你黑我手机应该也很简单吧?!”

所以想要监控她,还真的不需要安装什么定位器。

封逸尘看着她。

“我就是随口说说。”

封逸尘将视线回到屏幕上,默不作声。

夏绵绵看着他的侧颜。

突然。

她头靠过去,亲了一下他的脸蛋。

封逸尘眼眸微转。

“谢谢。”

封逸尘看着她。

夏绵绵突然被他看得有些尴尬,“我回房了,你等会儿把数据给我就好,唔……”

话未落音。

封逸尘突然托起她的后脑勺,直接封住了她的嘴唇。

她一怔。

下一秒就感觉封逸尘的舌头非常不检点的伸进了她的嘴里,纠缠着她的舌头,吮吸,吮吸……

“唔……”夏绵绵抱着他的脖子。

身体坐在课桌上,被他桎梏着差点没有直接从桌子上摔下来。

她只得紧紧的抱着他,然后两个人的距离,越来越近。

吻也越来越火热。

夏绵绵甚至感觉到封逸尘从办公椅上微站了起来,然后将她整个人压在了办公桌上,身体压在她的身上,吻却一直没有放开过。

“封……”夏绵绵手抵触在他的胸口。

她快要喘不过气了。

封逸尘这次的亲吻,明显攻击性很强,而且,一直在不停的深入,不停地让她,真的招架不住。

她以为她可能就会被封逸尘在这种地方上了。

然而。

封逸尘突然放开了她。

她能感觉到他心跳一下一下,压在她身上撞击着她的胸口,分明在很克制。

封逸尘稳定了一会儿,他把夏绵绵从办公桌上抱起来。

夏绵绵看着他隐忍的模样。

她正欲开口。

封逸尘已经走出了书房。

脚步甚至是有些快。

夏绵绵就这么看着他离开的背影。

其实,她真的可以接受。

成年人之间,不应该互相满足吗?!

她咬唇。

听到电脑发出了两道信息提示的声音。

她坐到办公椅上,拿起鼠标点开信息。

信息显示:手机ID83548在打开XX聊天软件的时候,正常播放一次,13秒。

所以这是不是就代表着,卫晴天已经听到了第一条录音了。

她冷笑。

她不相信卫晴天真的可以无动于衷。

她无所事事的继续等待,等待信息反馈。

此刻也确实无聊,她随手拿着封逸尘的鼠标,玩他的电脑。

那一刻就是突然想到封逸尘说他的技巧是跟着片学的……

所以,这里面是不是存了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

这么一想,连忙就打开了封逸尘的电脑,进入CDE盘。

那一刻,拿着鼠标的手突然顿了一下。

她看到一个文件包,里面写着《职场管理方法》的字样。

她点开。

里面是一份WORD文档,文档里面,内容就是她以前看到的那本书的内容一模一样,仅仅没有排版而已。

所以……

那本所谓的《职场管理方法》是封逸尘自己的写?!

不说内容精湛,但两本书好几十万字,他平时这么忙哪里有时间写?!

那一刻。

就是有被感动,但她很平静。

她关掉WORD,准备退出他电脑,总觉得,有些秘密其实不知道的好!

而就在那一刻,夏绵绵就是看到了一个女人第六感就会觉得比较特别的文件夹,而她又鬼使神差的点开了。

文件夹里面,就放了一张照片。

她双击鼠标。

而后……

她看到了一张熟悉的面容。

其实,都快忘了。

现在这一刻却突然让她如此的触不及防,触不及防到甚至是,触目惊心!

------题外话------

达拉,绵绵剧情回归。

你们别这么嫌弃我家子墨了!

好啦,昨日奖励:QQ3a8099cea50e6、sumiyy、知若yi、爱笑的甜妮儿、紫色的云

今日问题:所以绵绵看到了谁?!

真的暂时没有二更哦!

小宅会弥补的,小宅保证!

最后,月票马上过期了,亲们不投月票就真的……就真的过期了!

心已痛得麻木!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