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2章 大阴谋(1)/枭宠重生之盛妻凌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书房中。

所有一切似乎都已经安静。

即使,电脑上又在发出信息,意味着卫晴天又接收并打开了她设定的录音软件。

那一刻,夏绵绵却没有一点兴趣都没有。

她的视线一直放在电脑上的那张照片上。

整个全世界仿若都已经置身事外了一般。

她看着电脑上的那个女人,看着她笑容满脸的模样。

她已经记不得这是阿九什么时候照的了。

她甚至不知道阿九会有这张照片。

她只是看着照片中,阿九穿着一套简单的运动装,站在曾经的一个训练场,扎着高高的马尾,似乎准备去接受训练,她不知道当时她看到了谁会笑得这么甜,后来一想,大概是碰到了封逸尘。

封逸尘很难会去看她训练。

所以,她会受宠若惊。

而照片中的阿九应该还没有满18岁,那个时候还以为自己可以靠近封逸尘。

她看得出神。

是真的都快忘了,阿九长这样。

她一天看得太多夏绵绵的样子,看得太多,都不记得自己原本的模样。

照片中的阿九,五官稍显普通,在女人中不会有夏绵绵这般如此有存在感,但却满脸的胶原蛋白,皮肤白皙滑嫩,就算穿着运动服,也不难看出,她凹凸极致的身段。

那个时候的阿九……

那个时候的阿九……

现在,连骨头都不剩了。

她眼眸微动。

身边,不知道何时多了一个冰凉的气息。

是真的冰冰凉凉,因为他洗过冷水澡了。

也因为……他突然的冷冽。

她只感觉只是手上的鼠标一松,一只修长的手,直接关掉了她打开的照片。

她没有回头。

只感觉封逸尘俯下的身体,靠在她的后背上。

一身的冰凉。

“她是谁?”夏绵绵问。

封逸尘捏着鼠标的手一顿。

“她为什么会存在你的电脑里面?”夏绵绵继续询问。

封逸尘没有回答。

他把所有电脑程序退出,说,“你让一下,我帮你看反馈的信息文件。”

夏绵绵转身。

转身看着封逸尘。

但她没有让开。

她就是一眨不眨的看着他,“封逸尘,我突然觉得,你瞒着我的事情比我想的更多。”

封逸尘回眸看着她。

看着她,说,“以后都会告诉你。”

“以后?”夏绵绵讽刺,“你死了之后吗?”

“嗯。”封逸尘点头。

那一刻恍惚还觉得很肯定。

夏绵绵咬牙。

她其实不敢用一张照片来笃定封逸尘所想,也不敢用一张照片就来说明,阿九在封逸尘心目中的特殊,亦或者,他只是对这个女人有些内疚,亦或者,他只是因为凑巧有了这张照片儿凑巧没有删除,亦或者……

她不知道。

她只是有些崩溃。

她猜不透封逸尘。

她突然起身。

封逸尘一把拽着她。

夏绵绵说,“放开我。”

有些时候,有些情绪需要好好的消化,然后慢慢的可以当成什么都没有发生过,过着循规蹈矩的生活。

“由始至终,我只喜欢你一个人。”封逸尘一字一句。

“你是在给我解释,她在你的电脑里面的存在,只是个意外吗?”夏绵绵说。

封逸尘没有回答。

“既然只是意外,就删除了吧。”夏绵绵开口。

封逸尘没有任何举动。

夏绵绵直接拿过封逸尘的鼠标,迅速的找到照片,点删除。

不够。

打开垃圾箱。

清除。

动作一气呵成。

弄完了之后,夏绵绵把手机还给封逸尘。

走了。

没有看封逸尘的表情,就这么走了。

她就说,有些秘密不知道的更好。

知道了就会变复杂。

而她不想有任何改变。

她回到自己的房间,该刷牙刷牙,该洗澡洗澡,该睡觉睡觉。

她睡得心安理得。

封逸尘却是很晚了都没有回到房间。

而她睁开眼睛的时候,封逸尘也已经起了床,他把一张信息4A纸放在了她的床头。

她随手拿起,看着里面的记录。

昨晚上卫晴天正常接收和播放了语音有5次,过了凌晨就没有再收听了,而她看了看信息记录的最后时间是早上7点,也就是意味着,以卫晴天6点半就要起床的人来说,她起床了并没有再看手机。

想来,之后很长一段时间也不会看了。

她想了想,起床刷牙,收拾好自己,出门。

“小姐,你和姑爷吵架了吗?”小南看着夏绵绵下楼,连忙上前询问。

“没有。”

“姑爷今天又一早就走了,早饭都没吃。”

“嗯。”

“哎呀小姐,你和姑爷好好的不行吗?”小南仰天长叹。

真是皇帝不急太监急。

夏绵绵说,“我和你家姑爷很好。”

小南瘪嘴。

小姐就知道忽悠她。

姑爷这个人这么简单,总觉得姑爷和小姐感情好不好,看姑爷的脸色就知道了。

姑爷对谁都不动声色,除了小姐。

“不早了,吃了早饭上班。”夏绵绵一身轻松的说道。

小南有时候觉得小姐比她还要没心没肺。

早饭之后,小南送夏绵绵去了夏氏大厦。

夏绵绵走进自己的办公室。

杜文娜没多久也走了进来。

夏绵绵说,“你太频繁找我,终究而言不是好事儿,人言可畏。”

“我知道。”杜文娜点头,“但我控制不住我自己。”

“你有什么事情直说。”

“今天卫晴天有些神经衰弱。”杜文娜难得笑了起来,“今天一早,我明显看着她脸色苍白,而后我跟着夏政廷一起来上班的时候听到夏政廷随口说什么卫晴天昨晚上一直在做噩梦,吵得他一个晚上都没睡好。”

“做多了亏心事儿,自然会心虚。”

“如果卫晴天每个晚上都这么睡得不好,夏政廷这么爱惜自己身体的人,肯定会和卫晴天分开睡。”杜文娜说,“而我就有机会重新讨好夏政廷。”

“确实是一个机会。”夏绵绵点头。

杜文娜说,“夏绵绵你果然很聪明,我想都想不到,会用这种方法去对付卫晴天,我甚至不知道该怎么对付这个老奸巨猾的老女人!”

“你别高兴得太早。”夏绵绵说,“以我对卫晴天的了解,她不会这么容易就上当的,还有可能反弹。”

“她现在能怎么反弹?才讨好了夏政廷,她根本就不敢做什么极端的事情,她清楚得很,这次要是惹毛了夏政廷,她以后就再也没有机会留在夏家了!”

“所以在着关键时刻,我们才要稳住。”夏绵绵提醒。

“好。”杜文娜点头。

越发的信任夏绵绵。

夏绵绵说,“你先出去,以后有什么事情尽量给我打电话,太频繁到我办公室,也会引起人怀疑。”

“嗯。”

“出去吧。”

杜文娜离开。

很难得,心情确实不错。

夏绵绵看着杜文娜的背影,她倒没有杜文娜的乐观。

卫晴天如果那么好对付了,也不会倒现在还能在她面前耀武扬威。

她眼眸微转。

拿起电话给小南。

小南接通,“小姐,你找我?我刚从公司离开,我马上回来。”

“不是,你替我回别墅一趟。”

“夏家别墅吗?”

“嗯,去帮我拿一样东西,我房间里面的一瓶淡粉色香水,顺便看看卫晴天在家没有。”

“好。”

小南一口答应。

夏绵绵挂断电话,没多想,将注意力投入在工作之中。

半个小时后,小南打来电话。

“小姐,夫人不在别墅,听佣人说,老爷出门不久她就也跟着离开了,去了哪里不知道。”

“好,你到公司来接我,现在。”

“哦。”

夏绵绵等了一会儿,下了楼。

楼下小南将车子停在门口,看着小姐上车之后急忙问道,“小姐要去哪里?是夫人又来招惹小姐了吗?”

“去夏柔柔的坟墓。”

“你去看二小姐?”

“去看看卫晴天。”夏绵绵直白。

小南完全不懂,还是听话的将车子看向了驿城郊区的墓园。

墓园在一个据说风水极好的山头,一般达官贵人才能够安葬在这里,真正的是寸土寸金。

车子停下。

夏绵绵小车。

小南打算跟上。

夏绵绵直接开口道,“你在车上等我。”

“小姐你不害怕吗?这种地方?!”小南疑惑。

她怕什么?!

该怕的人是卫晴天。

她直接走进了墓园,顺着石板路一直往上走。

夏柔柔安葬的地方,其实也算是夏家的一个家族墓地,夏家从她爷爷那辈算起往上3辈人都安葬在那里,包括夏绵绵的母亲。

她没见过夏绵绵的母亲,连照片都没见过。

但在夏柔柔安葬的时候她去看了夏绵绵母亲的墓碑,墓碑上有一个黑白张片,和夏绵绵长得很像。

想来当年也是大美女,却还是被卫晴天给弄了下去。

应该也是,心有不甘吧!

她一步一步走向目的地。

远远的,就看到了一个身影。

卫晴天的身影。

她猜得没错,卫晴天果然来了这里。

一天天频繁的听到夏柔柔如此凄惨的叫声,没被吓死,也算是卫晴天的能耐!

她脚步停在卫晴天的身后。

卫晴天在和夏柔柔说话,说得很小声,这个女人做事情习惯了小心翼翼,但因为太过专注,并没有发现她的到来,反而在夏绵绵开口的那一刻,卫晴天才被惊吓着,整个身体都在颤抖。

她猛地转身,转身看着站在她身后的夏绵绵。

脸色已经苍白无比。

她尖叫,“夏绵绵你疯了吗?你突然出现在这里!”

心有余悸,就像失了魂似的,又突然回过了神。

夏绵绵一笑,“我来看看……”

夏绵绵眼眸看着夏柔柔的愤怒。

卫晴天狠狠的看着夏绵绵。

“我来看看我妈。”夏绵绵说,说着直接走向了旁边的墓碑。

“夏绵绵,你在搞什么鬼!”卫晴天咬牙切齿。

她看着夏绵绵如此模样,那一刻真的想要掐死那女人。

不得不说,这两天她整个人有些恍惚不安。

她真的是被夏柔柔吓死了。

那晚上莫名其妙接到一个虚拟电话,电话一接通,就是夏柔柔的叫她妈的声音,她当时真的差点没有尖叫,奈何夏政廷在旁边,她忍住了,没敢再听下去,把电话关了机。

第二天醒来,也没太当回事儿。

她直接把那个虚拟电话号码给删除了。

没想到,昨天打开手机里面的任何软件,突然就会传来夏柔柔哭嚷的声音,“妈,我死的好惨,妈,你为什么要让我这么死,你为什么要给我刀,为什么……”

她差点没有把手机直接给扔了出去。

夏柔柔凄惨的声音在她耳边挥之不去。

挥之不去。

她晚上做了无数多的噩梦。

梦里面全部都是夏柔柔满身是血的模样,满身是血的掐着她的脖子,问她为什么这么狠心,为什么这么狠心!

今天一早。

夏政廷对她脸色明显就有些变了。

她很清楚,夏政廷这个男人最在乎的是自己的身体,而她影响到了他的睡眠,一次两次或许可以忍受,但时间一长,她自然就会被他嫌弃,从而又便宜了杜文娜那小贱人!

好不容易让杜文娜知道了她的厉害,知道了,杜文娜也不过就是夏政廷暖床的工具而已,当然不可能让杜文娜翻了浪。

所以她在今天一早夏政廷离开之后,就来到了墓地。

她带了很多夏柔柔生前喜欢的东西,不停地和她说话,在告诉她,她以后一定不会让夏绵绵好过的,让她好好安息,等着她给她好消息。

她没想到,夏绵绵突然会出现。

人吓人吓死人。

她从未有过的恐惧,真的有一种差点死了的感觉。

现在回想起来,都恨不得杀了夏绵绵。

此刻的夏绵绵坐在她母亲的墓碑前,看着和夏绵绵如此相似的一张脸,她喃喃的开口,声音不大不小,但卫晴天绝对听得到,她说,“这几天突然每晚做梦都梦到你,梦到你说你死不瞑目,梦到你说,你做鬼都不会放过当初害你的人……”

卫晴天脸色苍白。

到此刻简直毫无血色。

“可是你总是不告诉我说谁是害死你的人,你让我今天来看你,是不是在暗示我什么?!”她那一刻转头,转头看着卫晴天。

卫晴天对视着夏绵绵的眼神,心口一阵凉意,冷飕飕的让她止不住颤抖。

她说,“你看我做什么!”

“没什么。”夏绵绵回头,回头又看着夏绵绵的母亲。

卫晴天从地上站起来。

她直接就往墓地外走去。

越走越发的觉得不对劲儿。

为什么夏绵绵会突然出现在这里?!

刚刚夏绵绵说的话到底是真的还是在故意,故意让她心虚?!

这么一想。

所有一切会不会就是夏绵绵在做鬼?!

就是夏绵绵在故意让她心虚然后让她露出马脚?!

她顿然,嘴角邪恶一笑。

夏绵绵,你简直太单纯了!

她大步离开。

嘴角的笑容越发的得意。

夏绵绵看着卫晴天的背影,嘴角也拉出了一抹冷笑。

卫晴天聪明总会被聪明误。

她很清楚,这种方式对卫晴天不过是一两天有用,时间一久,卫晴天可以不用手机,可以不用电脑,可以不用任何通讯设备,这样一来,她做什么都是无果,反而拖延了时间,指不定那个时候杜文娜都已经被赶出了夏家。

她现在就是要让卫晴天知道,她在故意挑衅她,然后让她先反击。

卫晴天要是不反击,她在哪里找到她的蛛丝马迹将她一网打尽。

这么想着。

她又回神看了一眼面前的照片。

看着墓碑上的女人,她说,“我不知道当年你是受了一些什么委屈,但我向你保证,我既然借用了你女儿的身体,我就一定要把你以及你女儿承受的一切,全部帮你们变本加厉的讨回来!”

墓地一片安静。

当然,如果有人回应,就真的是见了鬼。

她起身离开。

回到小车上。

小南看着车,透过后视镜看着后排的夏绵绵,“小姐,你怎么知道夫人来了这里?”

夏绵绵笑了笑。

因为卫晴天做贼心虚。

“话说刚刚我看到夫人离开的时候,脸都是白的,是因为伤心二小姐的离开吗?”

“是被我吓的。”

“……”

夏绵绵说,“你家小姐最大的仇就要报了。”

“什么?”小南完全听不懂。

什么你家小姐。

我家小姐不就是你吗?!

她不明白,但在夏绵绵明显不想再开口的视线下,闭了嘴。

车子停靠在夏氏大厦。

夏绵绵走向自己的办公室。

此刻已经到了中午时间,大多数人本应该去吃午饭了,莫名今天大家都坐在位置上,没有谁敢轻举妄动。

夏绵绵蹙眉。

她也不过离开了2个小时,是发生了什么大事儿?!

她给了一个眼神给何源。

何源当然明白,连忙跟着夏绵绵走进了办公室。

办公室房门关过来。

何源说,“刚刚有检察机关的人突然过来将董事长带走了。”

“什么?!”夏绵绵完全是坐不住的。

“夏以蔚跟着走了,现在应该都传遍了全公司,在这个时候所有人都不知所措,不知道要做什么,都在静观其变。”

“说什么原因带走了吗?”

“消息还没有传回来。”

“好,我知道了。”夏绵绵不再多说。

何源看着夏绵绵,离开的时候不得不感叹,“发生在你身边的事情可真多。”

“这就是豪门。”夏绵绵直白。

何源耸肩。

耸肩,走出了她的办公室。

夏绵绵坐在办公椅上,沉思了片刻。

夏政廷突然被检察机关带走,事情绝对不简单,不管以什么名义把夏政廷带走,都很蹊跷。

她拿起电话,给杜文娜拨打。

杜文娜急急忙忙的接着电话,“夏绵绵,我现在在检查机关,夏政廷被人带进去问话了,不知道出了什么事儿,夏以蔚也跟着一起的,我不方便给你说太多,我现在在厕所里,你赶紧过来。”

“嗯。”夏绵绵一口答应。

杜文娜挂断电话。

此刻真的是六神无主。

都不知道到底出了什么事情,夏政廷会突然被带到检查机关里来。

而她为了表示自己的关心,也确实是担心夏政廷出了什么事情,她付出了那么多,要是夏政廷完了,她所有的一切不是在自讨苦吃吗?!

她有些焦虑的从厕所出来,走向外面的大厅。

夏以蔚站在大厅口,冷冷的看着杜文娜。

杜文娜知道夏以蔚对她的敌意,所以很多时候都是在故意避开他,今天也是因为无可奈何,才会跟着一起过来了。

“你刚刚接谁电话了?”夏以蔚狠狠的问她。

杜文娜没有说话。

“你哑巴吗?!”夏以蔚声音有些大。

杜文娜咬着嘴唇。

“我告诉你杜文娜,你少在我面前得意,你好日子也就这几天了,我们走着瞧!”夏以蔚讽刺无比。

杜文娜根本不敢在夏以蔚面前有任何反抗,不只是夏以蔚,对卫晴天也是如此。

她心里是很不好受。

好不容易今天看到了卫晴天的慌张,夏政廷却出了事儿!

她简直有点受不了了。

她压抑着情绪。

大厅走廊上突然出现了高跟鞋的声音。

杜文娜以为是夏绵绵到了,欣喜的那一秒,却看到了卫晴天急急忙忙的赶了过来,身边还带着一个律师,看上去很焦急的模样。

夏以蔚看着自己的母亲到了,连忙上前,“妈,你来了。”

“我带着钟律师一起来了。”卫晴天说,转头对着钟律师说道,“麻烦你去打听打听一下情况。”

“夫人先别急,我去问问再说。”

“谢谢。”卫晴天很是感激的说道。

钟律师大步走开。

大厅中就剩下了夏以蔚,卫晴天还有杜文娜。

杜文娜浑身不自在,在这对母子面前,她总觉得自己赤果果的,被他们的眼神贬低得体无完肤。

卫晴天冷眼睨了一下杜文娜,回头看着自己的儿子。

夏以蔚突然邪恶一笑。

卫晴天给了他一个眼神。

他立马心灵省会,恢复了该有的担心。

不多时。

大厅走廊上又传来了一个高跟鞋的声音。

这次是夏绵绵赶到了。

夏绵绵远远的看到了大厅中的人,没有停留的走了过去。

她对着夏以蔚,“什么情况?”

“不知道,今天中午快下班的时候,爸叫我到他办公室去汇报一下工作,突然检察机关的人就进来了,说有一起曾经的案子需要他协助调查,还说对于夏氏之前的一个项目案件融资有人举报说非法,需要他详细了解情况。然后爸就被带到了这里来。”

“为什么会突然发生这种事情?平时我们夏氏对这些打点还不够吗?!怎么可能直接就被带走了!”夏绵绵疑惑,说道,“这对企业这对爸的影响太大了!”

“具体我也不清楚。”夏以蔚一脸茫然,“刚刚我妈带着爸的私人律师来了,现在去了解情况了,一切还得等律师和爸出来了再说!”

夏绵绵也知道自己此刻问什么都问不出来。

她看了一眼杜文娜。

看到杜文娜此刻的不淡定,也没有给予多余的眼神,只得等待。

半个多小时。

钟律师大步走过来。

卫晴天很是激动的大步上前,“钟律师,怎么样?!”

“现在夏董事长还在里面被审问,具体情况都不是很清楚,只是好像……比较严重。”

“什么比较严重?!”卫晴天看着很紧张。

“听说是董事长涉嫌一条命案,同时,涉及商业违法融资。”钟律师说,“具体的事情我也没有问得清楚,得等到检察机关的人审问完毕,我要通过正规手续去拿去控诉文件内容才知道具体。以目前的状况来看,我们只有先等着。”

“到底都发生了什么事情啊!”卫晴天焦虑到不行。

整个人完全无法淡定,看上去很是不安。

夏绵绵就这么看着卫晴天的表演。

是表演吗?!

她若有所思。

几个人在大厅等了3个小时。

钟律师会传召了进去,然后又等了一个小时。

钟律师拿着一份文件,和夏政廷一起走了出来。

“政廷。”

“爸。”

卫晴天和夏以蔚最激动。

杜文娜和夏绵绵也跟上了脚步。

“到底出了什么事儿?”卫晴天急得眼眶都红了。

夏政廷此刻脸色很不好,他说,“回去再说!”

卫晴天只得上前扶着夏政廷。

一行人急急忙忙的坐进了小车里。

夏政廷带着卫晴天,夏以蔚还有钟律师坐在一个轿车上。

夏绵绵和杜文娜坐在一个小车里。

杜文娜憋不住了,“我真的很想杀人!”

夏绵绵转眸看了她一眼。

小南看着车,也忍不住看了一眼杜文娜。

还一脸警惕。

“你淡定点?!”

“夏政廷要完蛋了,我他妈的做了这么多,到底是在发疯吗?!”

“夏政廷不会完蛋!”夏绵绵一字一句。

杜文娜看着夏绵绵。

“事情没有了解清楚之前,先不要下任何定论。”夏绵绵冷声道。

杜文娜深呼吸了一口气,此刻始终淡定不了。

“你看看卫晴天就比你冷静很多。”

“谁知道她是不是装的!表面上,我也能演。”

“不管是不是装的……”夏绵绵眼眸突然一紧。

杜文娜看着夏绵绵突然欲言又止的话语。

总觉得夏绵绵是不是突然发现了什么。

她紧张的看着夏绵绵。

夏绵绵对着杜文娜,“我在想,会不会是卫晴天在捣鬼!”

“你说什么?!”杜文娜一阵吃惊。

“先不管了。”夏绵绵这事儿也没想明白,“先回去看看到底夏政廷摊上了什么大事儿!”

杜文娜越发的觉得,夏家的人,不管是夏绵绵还是卫晴天,还是其他谁,都深不可测!

而她,完全是在自不量力。

车子停靠在夏家别墅。

夏绵绵和杜文娜急急匆匆的从外面进去,走进大厅。

大厅中夏政廷卫晴天夏以蔚还有钟律师都坐在沙发上,谈事情。

夏政廷看着夏绵绵和杜文娜出现,对钟律师使了一个眼神。

钟律师话说到一半,停了下来。

夏绵绵蹙眉。

夏政廷明显不想让她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她不动声色,但看不出来,着急的上前问道,“爸,出了什么事情了?”

夏政廷说,“一点小官司,不碍事。”

夏绵绵不相信的看着他,“爸,你别瞒着我。”

说着,都快哭了。

夏政廷看着夏绵绵担心的模样。

卫晴天当然也看到了,心里冷讽。

夏绵绵何时也这么会演戏了。

那一刻却丝毫不在意。

夏绵绵以为她可以用些雕虫小技来弄她,殊不知,她早就在筹备更大的阴谋了,只是,时间稍微提早了一点而已,她原本打算等夏政廷将杜文娜撵走之后再好好慢慢的实施自己的计划,倒没想到夏绵绵居然想算计她,她就是要打得夏绵绵,毫无还击之力!

她表面上不动声色。

看着夏政廷从沙发上站起来,对着夏绵绵说道,“爸没事儿,你先带着杜文娜回去。”

“爸!”夏绵绵叫着他,是真的眼眶红了。

“听话。有些事情,外人知道了不好,你想帮我带她离开。”她,自然指的是杜文娜。

而杜文娜就是外人。

杜文娜轻咬着唇。

她默默地看着夏政廷。

夏政廷此刻也看了一眼杜文娜,“你跟着绵绵先离开这里,等事情过了再说。”

“政廷。”杜文娜柔声道,“你不会有事儿是吗?”

“我不会有事儿。”

“那我等你。”

夏政廷不耐烦的摆了摆手。

夏绵绵只得按照夏政廷的意思,她带着杜文娜走了。

卫晴天暗自讽刺一笑。

夏绵绵还真以为,她可以和她斗了?!

她只是没有真的拿出杀手锏而已!

这一次,她绝对要赶尽杀绝!

……

夏绵绵带着杜文娜又离开了夏家别墅。

杜文娜尖叫,“夏政廷这个贱人!”

夏绵绵看着窗外。

杜文娜不停的发泄,“我他妈真是受够了,他到底当我是什么东西了,说把我撵走就把我撵走!夏政廷这个老不死的,总有一天会出门被车撞死!”

小南忍不住透过后视镜看着杜文娜。

看着女人发疯的时候,真的好吓人,还好难看。

“卫晴天那老女人也是,恨不得她被人强奸致死!”

“你骂再多也没用!”夏绵绵听不下去了。

杜文娜咬牙切齿。

她现在整个人半点都淡定不了。

“倒不如想想,接下来到底该怎么做?!”夏绵绵说。

“还能怎么做,我都被夏政廷撵走了。就算不撵走,夏政廷要是出了事儿,你以为我还会等他吗?我他妈又不傻!”

“你确实不傻,你是蠢。”夏绵绵直白。

杜文娜狠狠的看着夏绵绵,那一刻在努力忍耐。

夏绵绵说,“这件事情绝对不像表面上这么单纯,我敢肯定,这其中一定有什么蹊跷。按照夏政廷目前在驿城的地位,检察机关敢直接到夏政廷的办公室来将人带走,除了有着特别确凿的握有夏政廷证据外,还有人故意先把事情搞大。找到这个暗地里人才是关键!”

“怎么找?”杜文娜满脸讽刺。

现在夏政廷根本就不放心她们知道他发生了什么事情,她们能从哪里入手?!

“在找这个暗手之前,我要先知道夏政廷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居然瞒着我,全权信任卫晴天!”夏绵绵就是觉得无比奇怪。

按理,现在夏政廷更相信她的能力,他要是遇到了麻烦,肯定第一时间会找她商量,而今天很明显是避开了她,说明这件事情可能和她有关?!

和她有关的事情?!

她咬牙,心里有了答案,但她需要确定。

她连忙拿起电话拨打。

那边很快接通。

夏绵绵其实是深呼吸了一口气。

因为每次,都会特别内疚。

“没事儿,你直说。”龙一似乎感觉到了她的情绪,他反而很坦然,还笑道,“我这人就是欠虐,稀罕你来折磨我。”

“……”夏绵绵无语。

她捏着手机。

缓缓道,“帮我查一下,我爸夏政廷今天突然被检察机关带去审问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情?!最好能够详细到检察机关内部握有的证据,当然,如果不好办也不需要太为难,我就是想要知道,夏政廷到底犯了什么罪?!”

“好。”那边一口答应。从来不问为什么!

就是这么靠谱!

夏绵绵不知道还能说什么。

龙一直白,“有消息给你打电话,拜拜。”

电话被那边挂断了。

夏绵绵看着“通话结束”的字样,终究有些说不出来得情绪。

“我现在怎么办?!”杜文娜看夏绵绵打完电话,问道。

夏绵绵回神,“你先回到之前那栋公寓去住着等消息。”

“我等死吗?!”

“那你就等死吧!”夏绵绵没好气的说道。

她也被杜文娜吵得心烦。

杜文娜看夏绵绵有些发脾气了,咬唇,不敢再多说,闭了嘴。

夏绵绵让小南先把杜文娜送回了公寓,此刻也已经到了下午下班时刻,也没打算去公司,让小南开车回家。

路上。

龙一回拨了电话过来。

龙一总是这么靠谱。

她接通,“怎么回事儿?”

“打听到的最内部消息,你父亲涉嫌十二年前的一桩人命案,而人命案的对象就是你母亲,也就是说,夏政廷涉嫌谋杀文淑莉,同时,利用文淑莉的名义非法挪用颂文集团进行融资,导致颂文集团自己短缺经营不善最终宣告破产!”龙一说得清楚。

所以。

夏绵绵总算明白,夏政廷为什么不想这件事情她来插手了!

明摆着,这件事情最大的受害者就是夏绵绵。

作为夏绵绵的角色,绝对不可能帮夏政廷,反而会因此恨他。

她回神,对着手机说道,“好,我知道了。”

“情绪还算稳定吗?”龙一问。

在外人看来,这应该是晴天霹雳的事情。

自己亲生父亲杀了自己亲生母亲!

一般人大概会疯。

好在,她不是一般人。

她说,“我很好。”

“那还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给我打电话。”龙一从来不会为难她,更不会缠着她。

“嗯。”

而她很感谢。

夏绵绵放下电话,看着窗外夕阳西落。

这么大一部狗血剧,她要怎么顺利的演完?!

她回眸,又重新拿起电话,按下电话号码,“小菜。”

那边声音温柔,“绵绵,我刚开机你就来电话了,有事儿吗?”

“你在家吗?”

“哦,我在回家的路上。”居小菜手机还用车载充电器充着电,看了看周围的环境说道,“大概5分钟到家。”

“我到你家来找你。”

“绵绵。”居小菜有些为难。

夏绵绵蹙眉,“不方便吗?带男人了?”

“不是。”居小菜有些脸红。

虽然此刻小展确实在帮她开车。

她说,“我家里太脏了,很多天没有打扫了,如果不是太急,明天过来行吗?”

“很急。”夏绵绵直白。

居小菜有些为难,也不知道拒绝,“那……”

“你直接到我家来。”夏绵绵当机立断。

居小菜不想被别人撞见自己家的不干净,有些人的洁癖就是如此,她能理解,所以她让她直接到她家里来就好!

“真的这么急吗?”

“对。”

“那好吧。”居小菜答应。

夏绵绵说了声谢谢,挂了电话。

有些事情,她确实不想耽搁,即使有点让人为难。

车子一路停到了小区停车库。

夏绵绵和小南回家,一打开家门。

一个高昂的带着调侃的男性嗓音,“想哥哥了没有?”

夏绵绵翻白眼。

这头猪来得还真是时候!

------题外话------

昨日奖励:泥絮123、红中發财样样来、ivychooi、小骨头i、QQ3a8099cea50e63(奖励大半夜前五看文还回复宅问题的亲)

今日问题:你们想卫晴天怎么落幕?!

好啦。今天是最后一天了!

本月最后一天咯!

所以,你们知道月票会过期的对不对。

爱你们哦!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