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3章 大阴谋(2)这就是一个结局/枭宠重生之盛妻凌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驿城的街道。

居小菜坐着自己的轿车,但车是展然开的,他送她回去。

临川县破山村的洪水褪去,抢险救灾告一段落,剩下重建家园的事情就交给了当地政府,展然以及展然的救援团队均被调回驿城原有单位,居小菜自然也跟着展然一起回来了。

她转头看着展然,“刚刚绵绵给我打电话,有急事找我。”

“嗯,我听到了。”展然点头,“是要送你去她家吗?”

“对。”居小菜其实有些内疚,“说好回了家换套衣服就去你家的,你父母应该在等我们?”

“没关系,你朋友这么急着找你肯定是遇到事情了,我回来会给他们解释的。”

“谢谢你。”

“傻瓜,对我还客气什么!”展然腾出一只手,摸了摸居小菜的头。

居小菜微微一笑。

和展然在一起真的很温暖,很多事情他都会习惯性的对她顺从,甚至是宠溺。

她说了夏绵绵家的地址。

展然停在小区门口,看着她下车问道,“晚点过来接你吗?”

“不用了,你累了这么多天,回家好好休息,晚点我让绵绵送我回去就行。”实际上她应该也不会麻烦夏绵绵,就是不想展然这么劳累,她打个车回去也行。

“那好,你忙完了也早点回去,这几天辛苦你了,让你陪我在那种地方待了这么久。”展然有些心疼。

“我知道照顾自己。”居小菜微笑。

展然也笑了笑。

居小菜打开车门下了车。

她走向夏绵绵的家门,按下门铃。

房门打开。

夏绵绵也才回来,回房间换了一身衣服,刚下楼就看到凌子墨很自然的走向门口打开了家门。

居小菜看着凌子墨。

凌子墨看着居小菜。

瞬间的尴尬。

居小菜本打算进来的脚步往后顿了一下,有一秒以为自己走错了地方。

“没走错,这是夏绵绵家。”凌子墨说,“进来吧。”

凌子墨开完门之后就直接走进了客厅。

居小菜犹豫了一下,还是跟着走了进来。

这时夏绵绵也到了门口,给居小菜拿了一双拖鞋,解释,“我不知道他今天会来我家。”

“没什么。”居小菜笑道,“都是过去式了。”

夏绵绵点头,也不多说什么。

居小菜跟着夏绵绵走进客厅。

此刻封逸尘和凌子墨在客厅沙发上聊天,大半时间都是凌子墨在说封逸尘在听,分明就不太待见。

凌子墨也不在乎,自顾自的说得还很高兴。

居小菜其实有些不自在。

好在此刻小南在厨房打好了下手,走向客厅开口道,“可以吃饭了。”小南在厨房打好了下手,走向客厅开口。

夏绵绵拉着居小菜,“吃了饭再说。”

“好。”居小菜一向很会为别人考虑,所以总是温和顺从。

一桌人围在桌子上,吃着晚饭。

还算安静。

“不是说在相亲吗?”封逸尘突然开口,声音是飘向凌子墨的。

凌子墨大口大口吃着饭菜的手停了一下,他咽下一口说道,“就不能让我歇口气吗?这两天我姑姑给我安排了6个相亲对象,早中晚都有,看得我他妈都差点脸盲了。简直受不了,我再不出来透透气,我觉得我会憋死。”

“你姑姑是怕你没人要吗?”夏绵绵讽刺的笑道。

凌子墨翻白眼,对着夏绵绵也很无语,“我像是没人要吗?!哥哥就是洗心革面,打算好好找一个姑娘好好过日子!”

“受了什么刺激?”夏绵绵毒舌。

凌子墨无语,“不和你说了,简直没有共同语言。”

夏绵绵也难得再和凌子墨废话。

她转头对着居小菜,问道,“你这几天是去灾区了吗?”

“嗯。”居小菜点头,“今天才回来,那边洪水退了,就跟着展然回来了。”

“我看到展然的报道了。”夏绵绵说。

有时候看新闻也看得到。

展然在灾区的英勇事迹都被新闻播报了出来。

居小菜脸有些羞红,她声音有些小,“他人挺好的。”

夏绵绵笑了笑。

笑着,转头看了一眼凌子墨。

看着他低头扒饭,也看不出什么表情。

似乎是感觉到有人在看自己,抬头。

抬头就看到夏绵绵故意的笑。

夏绵绵怎么就这么腹黑啊!

他又低头扒饭。

吃过晚饭之后,夏绵绵就带着居小菜上了楼,借用了封逸尘的书房。

居小菜看着夏绵绵的模样,也知道夏绵绵应该是遇到什么事情了。

她显得严肃了些,等着夏绵绵说话。

夏绵绵也不拐外抹角,“我咨询一下关于法律方面的相关知识。”

“好。”

“我直白点说,我父亲夏政廷现在面临一起官司,官司牵扯到十多年前的一个杀人命案,死的人是我母亲文淑莉。同时,还牵扯到一个商业方面的违法融资,我父亲非法用了我母亲的名义挪用了文颂集团的一笔巨额资金,导致文颂集团最后宣布破产。对于这样的一个案件,如果罪名成立,夏政廷会怎么样?”

“如果证据确凿,你父亲会判处死刑。退一万步讲,就算有着巨大隐情有着超神的律师帮他打官司,免不了无期徒刑。”

“也就意味着,夏政廷真的要完了。”夏绵绵喃喃道。

居小菜看着夏绵绵,询问,“十几年前的事情,为什么现在会被人曝光了出来,为什么现在才有证据指正?”

“当然是有人故意为之。”夏绵绵这一刻可以肯定。

但在肯定前,她要明确一件事情,“按照法律,如果夏政廷罪名成立,法院会不会让夏政廷将十多年前挪用的资金进行赔偿,亦或者加倍赔偿?!”

“按理是会的。”居小菜说,“但这个存在很多法律漏洞,以前我也看过一个法律案例,商业犯罪和你父亲的差不多,但对方为了不让自己的财产吐出来,在自首前和自己妻子离婚,将所有财产过户在了自己的妻儿身上,这样可以保住资产。”

“后果是什么?”

“后果就是,当事人判刑更重。你知道法律的判处会根据产生的结果进行判刑,结果包括当时产生的后果加上现在可以挽回的伤害,而挽回的伤害就会根据法院的判处进行经济处罚以及得到当事人的原谅程度。有些人为了家人,为了不连累家人,宁愿自己承受一切。”

“也就是说,按照我父亲本来就已经要判处死刑亦或者无期而言,他很可能会用你刚刚说的方法?”

“如果你父亲能够想得通,我想是的。”居小菜说,“而且从专业角度来讲,我们接到这种案件,也会建议当事人为保住财产而选择用这种方式。当然,这一切都要看当事人怎么想,亦或者你父亲抱着还有一丝希望进行法律辩护,也有可能不会这么做。”

夏绵绵嘴角冷笑。

夏政廷肯定不愿意,但在卫晴天的忽悠下,可能会同意。

而卫晴天……

卫晴天果真不简单。

十多年的证据她能够拿得出来,说不定早就等着这一天的到来!

之前一直不动那是因为没有到这个地步,现在是忍不下去了?!

而她也真没想到,把卫晴天逼到绝境之后,她居然放了如此大招!

不得不说,卫晴天还很会找点,刚好找到这个,夏政廷对她又重新信任依赖的点上,她说的话自然夏政廷会听得更多,而且想想,夏家这么大的家产,夏政廷肯定不愿意就这么没了,关乎到家族荣誉的事情,夏政廷也会有自己的那份负担。这份负担就会导致夏政廷可能会选择孤注一掷的方式,这种方式就是,将夏家的一切全部交给夏以蔚。

夏以蔚虽然还没有到夏政廷可以全部放心的地步,却也是唯一的选择。

想通一切。

夏绵绵是真的觉得有些心累。

貌似,找不到更好的方法,去弄卫晴天了。

怎么想,夏政廷最后都会听信了卫晴天,和卫晴天离婚,将自己的财产全部移交给了那对母子。

“绵绵,你要是需要,我可以做你的辩护律师。你想要我做哪边的?”居小菜开口询问。

原告是她父亲。

被告是她母亲?

居小菜都不知道该怎么安慰夏绵绵了。

这种事情发生在任何人身上应该都是一件让人崩溃的事情。

夏绵绵回神,说,“不用了,夏政廷有自己的律师,至于原告,交给司法机构就好。”

“也好。”居小菜点头。

这种事情,还是旁观比较好。

“但之后我可能会有很多法律相关的东西问你。”夏绵绵补充。

“你随时找我。”居小菜笑道。

“不早了,你早点回去吧。”夏绵绵起身。

也知道居小菜才从灾区回来,其实很需要休息。

居小菜点头,跟着夏绵绵一起从书房出来。

楼下,封逸尘和凌子墨在一起看综艺。

封逸尘一脸平静,凌子墨已经笑得不成样儿了。

真不知道他们是不是看的同一个节目。

封逸尘和凌子墨都转头看了一眼从楼上走下来的两个人。

夏绵绵送居小菜到门口。

“开车了吗?”夏绵绵问。

居小菜怔了怔,“开了。”

“那路上小心点,拜拜。”

“拜拜。”

居小菜离开。

凌子墨收回视线。

居小菜不知道自己说谎的时候,其实很明显吗?!

房门关过来。

凌子墨突然从沙发上站起来。

夏绵绵看了一眼凌子墨,没搭理,直接上了楼。

凌子墨对着封逸尘说了声,“我先走了。”

然后就冲了出去。

凌子墨离开封逸尘家,远远的就看到了居小菜在小区大门口招揽出租车。

这种高级公寓,出租车本来就不多。

他走向小区停车位,启动车子,从居小菜身边开过。

居小菜怔了一秒。

她认出了凌子墨的轿车,看着他从自己身边离开也没有多大情绪,依然很认真的在招揽出租车。

下一秒,脚边却突然又停靠了一辆轿车。

刚刚分明已经走了,就又倒了回来。

车窗按了下来,凌子墨伸出头,“上车。”

“不用了。”

“这里很难打车。”凌子墨说。

居小菜还是没有答应。

凌子墨淡笑了一下。

他按上窗户,准备离开。

却在刚踩到油门那一刻,副驾驶室的门突然被打开。

居小菜坐了进去。

凌子墨唇瓣轻抿。

“麻烦了。”居小菜客气道。

凌子墨点了点头,没再说话。

车子在驿城夜晚的街道上行驶。

到处灯火光明,到处繁华喧嚣。

有些安静的空间。

气氛其实有些尴尬。

凌子墨眼眸看了一眼坐在副驾驶室一直看着前方拘谨无比,甚至如坐针毡的居小菜,故意拉开话题,还用了比较好笑的口吻,“坐我的车有需要这么严肃吗?”

“啊?”居小菜甩着马尾,转头看着他。

凌子墨解释,“放心出过一次车祸之后,我开车很稳了。”

“哦,不是。”居小菜摇头。

想要多说什么。

但又不知道说什么。

却不得不说,凌子墨开口说话之后,好像气氛也没有那么僵硬了。

她微微松了口气。

在破山村那几天大家并不太愉快,凌子墨走的时候似乎也存在很多误会,而她其实也没有想过要去解释这种误会,甚至如果不是巧遇,他们应该不会再有交集。

“你和展然一起回来的?”凌子墨随口问道,看上去很自然。

“嗯,才回来。”居小菜回答,“刚回来就被绵绵叫来了,她遇到点事情。”

“放心吧,发生在夏绵绵身上天大的事情,她都能好好解决。”

“我也觉得。”居小菜一笑,“她看上去好像真的很强大。”

凌子墨附和着。

两个人很自然的交谈。

谈一些无关紧要的事情。

居小菜默默的放松了自己,她以为她和凌子墨再次见面可能又会箭弩拔张,她没想到,他们之间其实也可以这么和平的相处,谈一些普通朋友可以有的话题,没有冷场和尴尬。

两个人说了一会儿。

居小菜的电话响起。

凌子墨看了一眼,认真的开车。

居小菜接通,“小展。”

凌子墨开着车的手紧了紧,但那一刻,嘴角抿出的却是一道淡淡的笑容弧度。

“回家了吗?”展然询问。

“在回家的路上。你呢,吃过晚饭了吗?”

“吃了。刚洗完澡准备睡觉了。”

“那你早点休息。”

“我打电话就是提醒你,回家别先做清洁,洗完澡后早点睡觉,明天我有假,我过来帮你一起做。”

“不用啦。”居小菜有些不好意思,“我自己做清洁就好了。”

“你是我老婆,当然由我来做。”展然笑道,“总之,今晚早点睡,明天我一早就过来。”

“嗯。”居小菜点头。

“老婆,明天见。”

“明天见。”居小菜准备挂断电话。

“都不叫我吗?”那边不打算挂断。

居小菜脸红了。

有时候展然也会固执。

“叫一声老公试试?”展然故意说道。

此刻展然躺在床上,真的是才分开就想念小菜了。

而且到了夜晚时分,情侣之间总会有些情话。

居小菜转头看了一眼凌子墨。

看着凌子墨很自若的开着车,脸上没有任何异样,甚至还能够看到他嘴角上扬的弧度,心情似乎还很好。

她连忙收回视线,耳边还有展然说着情话的嗓音。

他说,“不为难你了,反正总有一天你要习惯的。”

居小菜松了口气,“嗯。晚安。”

“晚安。”

挂断电话,居小菜脸还有些微红。

平时展然很正直的,特别是在面对自己工作的时候,但私底下,有时候也会特别的肉麻,情意绵绵的话,让她总是脸红心跳。

她放下电话。

车子刚好停靠在一个红灯前。

凌子墨转头看了居小菜,带着调侃的口吻,“展然说什么了,让你这么羞涩?”

居小菜脸更红了。

就好像说情话被人发现了一般。

她说,“没什么。”

凌子墨笑了笑,“让你叫他老公啊?”

“啊?”居小菜怔住,咬唇,“你听到了?”

“你手机隔音效果其实不太好。”凌子墨逗笑。

居小菜脸更红了。

凌子墨就这么淡淡的,淡淡的,然后平静的看着她的模样。

绿灯起。

车子又是那般平稳的行驶在街道上。

又突然有些安静的空间。

凌子墨的手机响了。

他不习惯带蓝牙,又不愿意一边开车一边拿手机,就直接按下了车载接通。

“子墨。”那边传来凌琳的声音。

居小菜是本能的,有些排斥。

她把头扭向一边。

“姑姑,干嘛呢?”凌子墨声音带着些吊儿郎当,和他原本给人的感觉一模一样。

“今天你放人家鸽子了?”凌琳有些不悦。

“姑姑,我不过就是说可以相亲试试,没让你恨不得把所有未婚女青年都介绍给我啊。你一天让我见三个,姑姑,你是觉得你侄子有多没人要吗?!”

“你毕竟是二婚啊。”凌琳口无遮拦。

凌子墨一口老血差点没有吐死。

他无语道,“二婚对女人影响比较大吧,我还是抢手货!”

“现在女孩子挑剔得很。”凌琳解释,“何况姑姑给你找的又不是那些不三不四的女人,都是顶级货,比居小菜好一百倍。”

凌子墨转头看了一眼居小菜。

看着居小菜的马尾对着自己。

他说,“好啦,不说她了。”

“是是是,不说那女人了,姑姑知道你厌烦她。”凌琳一副了然的表情。

凌子墨其实觉得有时候是真的没办法解释的。

他也不想和他姑姑再纠结在居小菜的事情上,直接转移了话题,“以后你一周给我安排一个就好了,有合适的我就定下来。”

“一周一个不会太少吗?我才联系了好几个千金小姐。”

“姑姑,我平时也要上班也很忙。”

“好吧好吧,一周一个就一周一个。”凌琳连忙点头,就怕凌子墨厌烦,“反正我安排的姑娘你绝对有看得上的。”

“嗯。”

“姑姑就你一个侄子,我们凌家也就你这么一个独苗,你早点定下来也算是把你爷爷的夙愿完成。最重要的是,早点生孩子,越多越好,姑姑一定帮你好好带孩子的。”

“好啦,好啦,我知道了,我这次就是奔着结婚的目的去相亲的,结了婚立刻造计划,立刻生一堆小屁孩。”凌子墨应付着凌琳。

“这才乖。”凌琳在电话那头笑了,“不知不觉,姑姑觉得你长大了不少。”

“人都要学着成长嘛?!总不能幼稚一辈子。”

“你爷爷在天之灵也安慰了。”凌琳笑着,“不说了,姑姑做美容面膜去了。”

“好,我一会儿也回来了。”

凌子墨把电话挂断。

挂断电话。

小车内突然就安静了。

安静到好一会儿。

居小菜开口道,“你真的在相亲吗?”

“是啊。”凌子墨回答,口气还很欢快。

“你以前很排斥被人安排的。”

“是不是觉得我成熟了不少?”凌子墨玩笑。

居小菜笑了笑,“是啊,凌爷爷应该也会高兴的。”

“你呢?会高兴吗?”凌子墨问。

居小菜一怔。

“开玩笑的。”凌子墨自若道,“别放在心上。”

“嗯。”居小菜点头。

点头那一刻。

她说,“你不讨厌小孩了吗?”

凌子墨捏紧方向盘。

居小菜似乎也没想过要得到凌子墨的回答,喃喃道,“嗯,不讨厌就好。”

凌子墨终究没有再说什么。

他想,他还是不够成熟,还是没有长大。

他连一句“对不起”都说不出口。

他真是很怕这句“对不起”之后,他和居小菜就彻底,没有了任何关系!

车子停靠在了居小菜的小区楼下。

居小菜打开车门下车。

“谢谢。”她道谢。

对他总是很有距离感。

“不客气。”他也这么客套。

他开着车离开。

刚刚开得很稳很稳,他是怕居小菜会害怕,但这一刻,他却真的控制不住自己,控制不住自己,在脱离了居小菜的视线后,狠狠的踩下油门。

他一口气将车子开到自己家小区地下车库。

他真的很怕自己控制不住……

控制不住,又去招惹了居小菜!

……

同样夜晚的天空下。

夏绵绵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

脑海里面全部都是夏政廷的事情,全部都是卫晴天的所有阴谋算计。

她在想,就算不是她的故意争夺,到某个时期,到夏以蔚可以独当一面的时候,说不定,卫晴天早晚会拿出这些证据然后把夏政廷送进监狱,所有一切就都是他们母子的了,当然也有可能,如果夏政廷对卫晴天好,如果夏政廷毫不犹豫的将家产全部继承给了夏以蔚,这件事情也有可能避免,但不得不说,卫晴天真的给自己留了好大一条生路!

这个女人的心思简直让人惊讶到恐怖。

“在想什么?”身边,突然听到了封逸尘的声音。

夏绵绵惊吓。

她说,“吵到你了吗?”

“不是。”封逸尘将她抱进怀抱里。

夏绵绵也没有反抗,就温顺的靠在他的胸口上。

“听说你父亲遇到点事情。”封逸尘说。

“传开了吗?”

“嗯,都传开了。”

“你爷爷应该有所行动了吧?!”

“他只是提醒我们,要抓住时机。”

“我知道。”夏绵绵说,其实心里并非那么有把握。

她也想了很多。

以夏以蔚现在的情况,夏政廷就算把夏氏交给了夏以蔚,夏以蔚也不可能自己管理得下来,卫晴天对商场上的东西一窍不通,夏以蔚早晚得把夏家的家产败了出去,而她也还有机会从夏以蔚手上拿走夏家的一切,当然也有可能,夏家的一切还没有经过她的手,就已经落在了别人的手上,比如封尚集团。

封尚这些年一直在虎视眈眈,遇到这种好机会绝对不会放过。

而且之前她也给封文军承诺过为封尚收购夏氏,这个时候如果她不帮封尚,下一秒她就会被封文军赶出封家。

她心里有些烦躁。

是真的被卫晴天搞得有些头大。

还真没想到卫晴天有一天会把她逼到这个地步。

还真没想到,卫晴天最大的杀手锏是夏政廷。

她做好了所有卫晴天要针对她的准备,却没想到,画面突然一转,倒是夏政廷成了替罪羔羊。

她努力让自己平静。

平静下来问封逸尘,“你说以夏以蔚的能力经营夏家,能保持几年?”

“三到五年。”封逸尘说,“但……”

“嗯?”夏绵绵望着封逸尘。

她总觉得他的欲言又止让她有些期盼。

“我之前给你说过,夏政钦和卫晴天有联系,如果夏政廷落马,夏政钦有可能会为了夏以蔚撑起来。夏政钦虽然没有夏政廷的能力,但到了这把岁数,在夏氏也上班了这么多年,主持主持大局是没有问题的。这样一来,如果夏以蔚成器点,夏氏还能够坚持得下去。”

“这就是卫晴天此刻没有犹豫的要把夏政廷拉下马的原因吧!”夏绵绵讽刺。

卫晴天倒是给自己所有的后路都考虑得周周到到。

“当然也有可能卫晴天是被逼到了绝境。”封逸尘直白,“显然,你把卫晴天逼得太紧,毕竟夏政钦要撑起夏氏,不说夏政钦和卫晴天有什么暗地勾当,到了他们那把岁数,没有经济利益的交涉肯定不可能。也就是说,不管夏政钦和卫晴天有没有感情,卫晴天应该要给夏政钦好大一笔不义之财,这笔钱卫晴天也会拿得心痛。如果有的选择,卫晴天应该不会轻易走出这一步。”

夏绵绵点头。

所以是她太急功近利了?!

是她把夏政廷先弄下了政治的舞台。

她当然不会内疚,夏政廷这么弄死了夏绵绵的母亲,还吞并了文颂集团的资产,他罪有应得,她不过是不想便宜了卫晴天而已。

“凡是都有转机。”封逸尘说,“明天我再了解一下你父亲涉嫌官司具体情况。”

“不用了封老师。”夏绵绵拒绝。

封逸尘眉头一紧。

“我自己来处理。”

“不信任我吗?”封逸尘说,说出来的时候,其实音调很轻。

“你们封尚一直对夏氏虎视眈眈。”

“不包括我。”

“可是我没有理由相信你。”夏绵绵说得直白。

封逸尘沉默地看着她。

夏绵绵也知道自己有些过分,她说,“如果你想让我相信你,我希望这次夏氏的事情,你不要插手。”

封逸尘依然沉默。

黑暗中,她真的看不到他的表情。

她咬着唇,继续说道,“如果我自己处理失败了,我不怪任何人,你们封家要是追究起来,我承担所有的后果,包括,选择和你离婚。”

封逸尘依然没有说话。

但她能够感觉到,他抱着她的身体,在渐渐地放开。

放开她。

她感觉到他的举动,背对着他说,“谢谢。”

这句谢谢,就是可以再次把他们的距离,越拉越远!

夜晚,陡然安静了下来。

夏绵绵闭上眼睛,努力让自己沉睡了过去。

翌日一早。

夏绵绵去上班。

封逸尘一早就走了。

小南一边给她开车一边感叹。

不只是小南,她到现在也不知道该如何处理和封逸尘的感情,可能……

处理不好了。

好在,现在她很忙,忙着做的事情很多,可以不用把自己陷入这个死漩涡里面。

她到达办公室。

明显能够感觉到,所有人少了平时工作的激情。

她坐在办公椅上。

何源敲门而进。

“董事长发生了什么事情?”何源询问,“现在整个公司都人心惶惶。”

夏绵绵看着何源,她说,“如果董事长出事儿了,撇开我们的关系,你会不会跳槽?”

“有打算。”何源直白,“最高领导人都出事儿了,公司还能够坚持多久?!没有人愿意待在一个看不到未来的地方发展,人都是自私的。”

“好,我知道了。”夏绵绵说。

何源看着夏绵绵,确实不知道她在考虑什么。

她说,“你先出去,帮我把我秘书叫进来。”

“好。”何源点头。

不一会儿,秘书走了进来。

夏绵绵交代,“找综合部,让他们以公司的名义召开全员大会,上午十点,还有一个小时,抓紧时间。”

“好。”秘书连忙点头。

夏绵绵想过了。

攘外必先安内。

她现在先把内部稳定了再说。

不管最后夏氏集团属于谁,她得为自己做最周全的打算。

这么捉摸着。

十点一到。

她出现在夏氏最大的会议室,会议室容纳了总部600多员工。

她坐在最中间的位置。

所有人都看着她。

夏政廷的事情早就传遍了公司,此刻大家都很好奇,夏绵绵召开全员大会是为了什么,是不是会说明董事长到底发生更了什么事情?!

会议室一片安静。

夏绵绵没有走那些综合流程,直接对着话筒开口道,“我想大家应该都知道,我父亲,也就是夏氏集团董事长发生了一点个人事情。我今天不是作为夏氏集团市场部副总的身份召开全员大会,而是作为董事长的女儿,给大家说明一些事情。”

毕竟作为夏氏集团市场部副总,还没有那个资格召开全员包括高层在内的大会!

所有人都看着她。

是没有想到才发生事情就有人出面解释。

以往一般都是以讹传讹不了了之。

想来,这次的事情应该影响确实不小。

至少公司内部很多人都没有了上班的激情。

夏绵绵说,“我知道作为员工,对企业对领导人的期待,我也不否认我父亲确实遇到了点事情,但我可以在这里非常明白的告诉大家,我之所以可以站在这里,直面现在的事情就是想要告诉大家,我父亲不会有事儿!而我们夏氏集团,也不会因为我父亲的一点点小事情就影响到了整个企业的发展,夏氏根基百年,每年的市场份额都在持续高升,每年的资产都在不停上涨,夏氏的潜力还在持续!”

依然安静的会议室,大家看着夏绵绵的霸气。

“最后,我不得提醒大家,能和企业共患难的员工,就是夏氏以后会提拔和器重的员工,你们现在的表现就是以后你们能够在夏氏发展的关键。在此,我诚心的感谢大家对夏氏的支持,夏氏不会亏待了在座的任何一位!”夏绵绵突然从座位上站起来。

站起来,深鞠躬。

所有人都安静无比的看着夏绵绵。

看着这么小小的一个身体,却有着如此惊人的爆发力。

她鞠躬之后,说,“耽搁了大家时间,散会。”

简单几句话,没有拖泥带水,转身就走。

夏绵绵没有煽情。

因为越是煽情越是显得企业的懦弱,她如此强势只是想要让员工明白夏氏的辉煌还在,就算有人不信,但也不敢在这个节骨眼做出什么决定,特别是明白的说明现在的表现是以后在夏氏的一个关键,大多数人应该都不敢在这个节骨眼上怠慢了工作,甚至会更加积极。

这样的目的,就是想要让夏氏内部支撑起来,不能在刚开始发生事情就让外界有了趁虚而入的机会。

她回到办公室。

把何源叫了进来。

何源不得不赞许,“你今天的举动很霸气,不说别人,我听了你的话都不敢在这个时候作妖。”

“这也只是暂时的。”夏绵绵说,“我父亲的事情闹大了,就没这么轻松了。”

“你需要我做什么?”

“我这几天对工作上的事情可能照顾不多,我还得去处理夏政廷的官司。”夏绵绵脸色一沉。

“我会帮你随时关注着夏氏的一切的,包括员工动向以及各项工作的推进情况。”何源了然,笃定道。

“辛苦了。”夏绵绵说,“不能给你任何承诺,但我保证,只要有我在的地方,我不会亏待你。”

“就靠你发家致富了。”何源幽默道。

夏绵绵忍不住也笑了笑。

何源算是她夏绵绵身份的第一个朋友。

不知道不觉,就都认识两三年了。

时间过得好快。

有些事情,也该尽早做一个了解了。

她说,“出去忙吧,随时给我打电话,我不管在哪里,只要可以都会接。”

“嗯。”

何源也不耽搁夏绵绵。

是知道现在夏绵绵要处理的事情很多。

夏绵绵看着何源离开,拿起电话,“小南。”

“小姐,我在公司楼下。”

“好。”夏绵绵点头。

来的时候就知道自己在公司不会待太久,所以让小南一直等着。

她现在要去夏家别墅。

有些事情,还是要找到当事人才行。

挂断电话之后,她离开办公室,坐到小南车上时,又拿起了电话,拨打,“杜文娜。”

“夏绵绵。”

“十分钟后下楼,我接你一起去夏家别墅。”

“夏政廷看到我不会不爽吗?!”杜文娜诧异。

“会不爽,但对比起我找他的事情,他看着卫晴天会更不爽,在这个事情上你多刷点存在感,不会有错。”

“那我马上下楼。”那边毫无不犹豫。

夏绵绵挂断电话。

眼眸陡然一紧!

卫晴天。

这次,就是一个结局了!

------题外话------

昨日奖励:梦幻2012、许小娴、明镜hou、做个安静的女汉子、泥絮123

今日问题:哎呀,你们就畅所欲言吧!

爱你们么么哒。

对了,前几天欠的奖励昨天就都已经奖励了,大家核对一下哦,么么哒!

虽然月初,但是求月票还是不能少的,么么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